【姬汁】(终章)(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姬汁(终章-1)
第五章魔女跟公主的传说
魔法书的解读进展很多。
第一、二卷,是关於农业改良跟健康的改善方法。但一卷卷读下去,发现了
强力魔法。操控人心的魔法,束缚自由的道具制作──现在读的这几页,则是写
了直接伤害他人的攻击魔法。
「魔法导致战争变得激烈的说法,看来是真的……」
我这么说后,把书阖上。蜜香听见后,停止打扫看了我。
「关於历史的话题,应该让玛莉殿下也听听看吧?而且还能顺便收集汁喔?」
「不过……这样会害奥尔托丹蒂生气、闹彆扭啊。」
「需要……我跟玛莉殿下请求,帮忙收集汁吗?」
出乎意料的一句话,让我无法回答。实际上,跟玛莉收集汁也无妨。她一直
在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一定很乐意帮忙吧。但我最近一直都是跟奥尔托丹蒂做
爱。自从出现黑心猛后,她倒是不让我收集汁了。
「唉呀,主人这么喜欢奥尔托丹蒂殿下,就没办法了。主人跟奥尔托丹蒂殿
下打得火热呢~?」
「别用唱的!你是小学生吗!」
这么抱怨,感觉有些不自在。实际上,我很在意奥尔托丹蒂也没错。
「不过,关於魔女的调查上,现在主人等於是权威喔。毕竟,您是唯一能看
懂魔女文字的人。」
「嗯……我想知道的,并非是魔女的事,而是魔女周围的人有什么看法,当
时大家是怎么看待她的。关於这方面,奥尔托丹蒂完全不肯告诉我。」
「这个时候,就是玛莉殿下的守备范围了呢。」
虽然没有直说,眼神却写满恶意。『请您快点去找玛莉殿下。然后收集汁。
难道不是奥尔托丹蒂殿下就不愿意吗?』露出奸笑。
继续留在这里,只会继续被讽刺吧。我去跟玛莉讨论看看──这么说后,我
就离开了。
在书库跟玛莉说完后,她推荐我看『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
以前跟她提起时,有听过这本书。现在还是第一次看──浏览一遍后,阖上
书皱起眉头。
「没帮上忙吗……?」
「不,这本书很有用。」
上面写着一个青年的英雄故事。
坏人是住在山上的可怕魔女。她把钱、食物抢走,造成人们痛苦。不只如此,
还让空气变成毒气,河水氾滥,发生大火……用各种手段折磨世人。
附近的国王们派出骑士讨伐魔女,却通通被打败了,而且还被报复施加诅咒。
在束手无策时,一个勇敢青年出现了。他单枪匹马过去魔女那边,找出机会杀了
魔女……
上面画着的魔女,就是典型的坏人脸。
但是,我怎么想都搭不起来。魔女创造让生活便利的魔法,人们真的没有受
到帮助吗?
「对於魔女后代的金刚同学来说,应该很刺耳呢。这些故事反映了当时王族
的看法。」
「这些故事是国王编出来的?」
「当时的纸很贵,懂得印刷技术的人也不多。光是把这些故事大量印刷流传
出去,就肯定有什么意图吧。」
「这样啊。除了这本书以外,其他都是用手写的……」
魔女留下的书也是吧。
恢复疲劳的魔法,下一页是驱逐害虫的魔法……那本书照顺序,写了很多魔
法。
高达数十册的书,没有照着系统分门别类,应该只是依照创造出来的顺序写
上去吧。这么一来,根据上面魔法内容的变化,也等於呈现魔女本身的变化。一
开始都是帮助生活便利的魔法,渐渐变成攻击魔法,给人们带来痛股,最后活活
被烧死。只剩下『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
「金刚同学很认真研究呢。」
「有办法解除诅咒的人,只有我一个啊。其他人没办法的话,我只能尽量努
力了。」
「看着金刚同学这么努力,可以理解您身为王族后代的事实。我们之所以立
於人上,就是为了舍身帮助人民,这是父亲给我的教诲。」
玛莉说到这里,转移视线。叹了两口气后,舔舔因为紧张而乾燥的嘴唇。
「所以、那个……我也要努力达成义务。收集汁的进度还顺利吗?」
「没问题。圣水差不多快满了。」
「因为奥尔托丹蒂殿下的协助吗?」
我说不出话。那个瓶子装满了我干奥尔托丹蒂的汁──这么想想还挺丢脸的,
对奥尔托丹蒂也不太好意思。
「总之,玛莉不要太勉强自己了。义务、舍身什么的……如果出自这种目的
上床,玛莉应该不愿意吧?」
我这么说后,站起来。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书库时──
「这跟义务没关系喔,我可是很乐意跟您上床呢……」
玛莉自言自语的这段话,被门挡住了,没传到我的耳里。
「汝是否认为用甜甜圈收买本宫就好了?」
奥尔托丹蒂右手拿着甜甜圈,左手抱着装满甜甜圈的纸袋。我跟她走在城里
的石板路上。因为前几天出现黑心猛的关系,让她心情一直很不好,为了安抚,
带她去附近的甜甜圈店。
「不过,你喜欢甜甜圈的程度很夸张耶。」
「甜甜圈算是本宫活到这个岁数,觉得不枉此生的极少数例子。汝也要吃一
个吗?」
「喔,谢了。」
奥尔托丹蒂这么说后,把甜甜圈给我──但我只碰到什么都没有的空间。
「给汝这个甜甜圈的空洞部分。外侧本宫会负责吃掉。汝只要吃空气就够了
吧?」
奥尔托丹蒂一脸愉快说着,吃掉甜甜圈。
边走边吃不太好,看起来却很美丽,这是因为她的美貌吧。买了大量甜甜圈,
总算让奥尔托丹蒂的心情变好。
「我看过玛莉推荐的『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了。」
我这么说。
「上面都是写魔女杀人、抢走食物跟财宝的故事。重现这个国家的人,是奥
尔托丹蒂吧。」
奥尔托丹蒂咬着甜甜圈,默默走着,把甜甜圈吞下去。
「她没有从任何人的手里抢走东西。只是有人求她、就满足对方的要求,是
个很温柔的人。」
瞬间,奥尔托丹蒂视线看着远方。相处好一段时间,我也能感觉她的心情了。
她很少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就算我询问魔女的话题,她平常也是什么都不说。
「人心有坏的部分……汝曾经说过吧。但是,她因为太过温柔了,不知道有
这种事。对於那些意图利用魔女的人,她只是出於善意,一直给出魔法。就算下
狱,她也没有抵抗,活活被烧死。下令烧死她的,是本宫的父亲。」
「抱歉。不想说的话,不要勉强。」
那是平静、欠缺起伏的声音。但是,奥尔托丹蒂继续说。像是剖开自己封闭
已久的内心。
「把人心邪恶面告诉魔女的人是我。然后她诅咒王族,给了本宫长生不老的
诅咒后,死去了。但是,都过了七百年。就算她做了什么坏事,也应该原谅他了
吧。」
奥尔托丹蒂像是怀念起什么似的,视线飘动。
她希望从诅咒解脱。却没有能够解除诅咒的人。没有对未来的渴望。
无论她希不希望,一切都快划上终点了。
小瓶子的圣水快要装满。再干一次就满了吧。接着就是抉择。如果把圣水给
了奥尔托丹蒂,其他人就不能用了。
我们回去城里,接着去我的房间。
看过小瓶子后,奥尔托丹蒂毫不犹豫脱掉衣服。
「已经做过很多次了,看来,这是最后一次了。」
这句话让我心痛。
最后一次──对於奥尔托丹蒂来说,性交不过是用来解除诅咒的准备吧。一
开始就是这种关系,所以我没什么好抱怨的。就算这么想,我还是感到很不愉快。
「尽管享受本宫的身体吧。」
奥尔托丹蒂躺在床上,伸展身体。
这是当作鑑别礼吗?反正是最后一次了,随我怎么玩是吧?越来越不爽了,
我喘口气脱掉衣服,让奥尔托丹蒂的身体翻转。
抓住屁股分开,她的肩膀抖了一下。
屁股底部的肌肤,有着比周围更红的狭窄洞口。我呼一口气,奥尔托丹蒂身
体颤抖,视线不安转头。
「变态……就算本宫说任汝享受,竟然用这种玩法?」
奥尔托丹蒂说得像是莫可奈何,声音却有着强烈羞耻心。这个声音更刺激我,
双手揉着肛门。把小洞拉开,奥尔托丹蒂身体颤抖。
「都做过那么多次了,看见屁股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吧。」
「吵、吵死了……快点收集完最后一次的汁。」
羞耻心让自尊产生裂痕,为了隐瞒这一点,态度更高傲。
这点也让我很喜欢。对奥尔托丹蒂来说,性交应该只是解除诅咒的手段。但
对我来说,她是很特别的女人。
啾,亲了屁股,咿,听见尖叫声。
就算舔这种地方,奥尔托丹蒂也没有抵抗。应该说她不晓得怎么反应吧,我
更用力舔。
「嗯!小子!汝在舔哪里……啊啊……嗯、咕……那、那里不是可以舔的地
方吧……」
舌头似乎让奥尔托丹蒂很痒,难受扭动。
在她困惑的叫声当中,五次当中有一次吧,混了难以掩饰的快感声音。
一定很舒服吧。发现这点,我继续舔下去。涂口水、转动皱褶、舌尖刺进去,
一脸噁心舔着。奥尔托丹蒂的呻吟,从三次中有一次,变成两次中有一次了……
「呜呜……嗯嗯……肚子好痒……住手……舌头、别动了……啊……嗯、啊
啊……呜呜呜……」
最后连自尊也被舔掉了,奥尔托丹蒂开始舒服呻吟。
肛门的抒发方式,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奥尔托丹蒂不是缩起身体,而是全
身彷彿失去力气,表情淫荡、声音放松,被我舔到很爽。我把关得紧紧的菊花打
开,用舌头轻轻压住。
「差不多该插进去了。」
我抬头时,奥尔托丹蒂不安看着我。
我不管那么多,把屁股掰开,肉棒前端插进刚刚玩弄很久、她最害羞的地方。
「嗯、嗯、嗯嗯……呜呜……好痛……」
龟头出现强烈压迫感。
奥尔托丹蒂咬着嘴唇,抓住床单颤抖。虽然舔很久了,但肛门还是紧到让肉
棒会痛。
「你这边的第一次,也是我的。」
单方面宣告后,用体重压上去。因为夹得太紧,无法一口气插入,肉棒慢慢、
慢慢插进去。最后整根都塞进去,下腹部碰到奥尔托丹蒂的屁股。
「呜呜……立刻拔出去。有话、等之后再说……哈啊……」
看见奥尔托丹蒂这么难受的模样,让我想起第一次干她的那天。
至今,一定有无数男人,称讚过奥尔托丹蒂的美貌吧。不过,知道她一切面
貌的人,只有我一个。乳房的手感、缠住肉棒的淫肉、写满羞耻跟快感的淫荡表
情、肛门的紧度、直肠的柔软都是。
「嗯、呜呜……虽然说任汝享受,没想到会做这种事……」
抗议的声音也没有魄力。
本来关得紧紧的洞,被我左右撑开,让奥尔托丹蒂很难受吧。嘴唇轻轻张开
喘气。我慢慢晃动腰部,她的喘气变成苦闷呻吟。
「开始动了,我会注意别把你的屁股差坏。」
反抗紧度腰部退后时,屁股也跟着隆起。
插进去时,这次肛门周围的肉跟着陷进去,慢慢陷进体内。奥尔托丹蒂彷彿
美的化身,肛门却是这么淫乱。这个模样,让我加速摆动。
「哈、啊啊……好难受……啊、嗯……没办法了……住手……!」
声音渐渐夹杂着快感。她一定不是只有痛吧……我这么相信,仔细挖着直肠。
改变深度、角度,让直肠习惯,用力插进去……
「啊……咕、呜呜……嗯嗯……!」
然后发现她叫声好听的点,集中攻击这个地方。找寻处女肛门沉眠的敏感带,
一个个唤醒。
「奥尔托丹蒂连这边也有感觉啊。不用怕,屁股也可以高潮的。」
「别、别开玩笑了……本宫……才不是屁股有感觉的变态……」
「不过,很爽吧?表情出卖你了。」
肉棒插到底,她的身体大幅颤抖,哼出像是从丹田挤出来的甜美喘息。
快感一定超越痛苦了吧。我开始用力摆动。肛门夹得很紧,直肠却是很润滑。
加速摆动,交互享受两种触感,越来越兴奋。奥尔托丹蒂似乎也忍不住肛门的刺
激,开始大口喘气。
「咿、嗯啊、啊、咿……好热……不、不行了……」
嘴巴说不行,她却没有抵抗,乖乖献上屁股让我干。这个声音、表情、态度,
都刺激着男性的欲望。用难受表情喘气的模样,只会更让人想干她吧?
「开始了,奥尔托丹蒂!」
我也忘了奥尔托丹蒂的屁股还是第一次,专心摆动腰部。
奥尔托丹蒂也回应我的粗暴举动,一直呻吟。最后我的兴奋达到顶点,喷出
精液……
「啊啊……高潮……屁股……竟然高潮了……」
奥尔托丹蒂身体抖个不停,直肠接收所有精液。肉棒不断抖动,奥尔托丹蒂
的身体也一直抽搐……漫长高潮终於结束,我们都趴在床单上。
最后一次收集汁,比想像中更爽。安抚害羞又不甘心的奥尔托丹蒂,让她趴
在床上。挖出弄髒屁股的精液,然后把瓶子贴住她的肛门。
「咕……这种耻辱、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把她直肠里的精液也挖出来。她肯定感觉像是拉肚子吧,避着眼睛,忍耐精
液被挖出来的感觉。
把汁收集完,开始精制圣水。
装满汁的小瓶子发光,光芒越来愈亮。然后至今累积起来的透明液体,开始
发出金色光芒……
「这就是解除诅咒的圣水啊……」
看着完成的圣水。奥尔托丹蒂缓过气候,也坐在床上看着这边。
我注意到那个视线的瞬间,表情有些紧张。
「不要像一开始那样浪费掉。就照汝的想法去用吧。本宫没打算再从魔女手
中得到什么东西了。」
奥尔托丹蒂发现我很紧张了吧,用平静声音说道。
如果这个圣水能解除奥尔托丹蒂的诅咒,解决所有问题就好了。但是,被诅
咒的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我、玛莉、不认识的贵族跟王族……需要圣水的人一定
很多。小瓶子却只有一个。而且,很可能用一次就没了。
「……你不想解除诅咒吗?」
「发现解咒希望时,确实想要解除诅咒。这点本宫不否定。但是,本宫很喜
欢这种可以永远保持美貌的诅咒。」
奥尔托丹蒂说得很平静。
「但是……这么说吧。如果说本宫有一个希望实现的心愿……就是希望身为
现代魔女的汝,能够杀了我。」
但是,太过平静了。像是把内心所有想法通通压抑的平静声音。
终章-完
奥尔托丹蒂憎恨大闹国家、还给自己加上诅咒的魔女。
我一直这么想。但实际上感觉却是相反。她谈论魔女的声音,有着怀念跟悲
伤。
『不过,那个魔女给本宫的国家带来很多麻烦。所以父王才要处死她。身为
现代魔女的汝,需要负起这个责任,让本宫从可恨的诅咒中解脱!』
她一定是在说谎吧。活着七百年的证人,只有奥尔托丹蒂一个人。就算说谎,
我也没办法能够验证。
「但是,干嘛要说那种话啊……?」
我坐在中庭的长椅上,拿起圣水小瓶子。
金色圣水让太阳光穿过,闪闪发亮。为了这瓶圣水,这段时间跟种马没两样。
最后终於达成目的,心情却愉快不起来。
把圣水小瓶子拿在手里,回想奥尔托丹蒂说的话。
希望汝杀了我──
若是不久之前的我,就能直接反驳『说什么傻话!』了吧。但是,我们两人
的关系加深很多。我现在能够明白奥尔托丹蒂出现这种心愿的悲伤了。她应该不
恨魔女吧。『温柔的人』──奥尔托丹蒂是这么评价魔女的。这个温柔魔女受到
坏人利用,最后对背叛者们加上诅咒,就此赴死。奥尔托丹蒂自己也生存在七百
年的痛苦之中……
「您在想什么啊、金刚?」
突然、有人拿走小瓶子。
眼前站着姬子跟玛莉。我一直在发呆,没注意到她们靠近。
「哇、还给我!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唉呀、好像在哪里看过……啊、难道是那个瓶子!?」
姬子像是碰到什么髒东西似的,吓了一跳,我连忙把掉下来的小瓶子接住。
「里面全部都是像那个时候的……?」
「啊啊。用很多汁做出来的圣水。」
听到这句话,姬子更退缩了。虽然跟她那一次是误会了,但她肯定想起来了
吧。
「终於结束了呢。」
姬子表情可怕,玛莉则是浮现安心的表情。
「不过……抱歉,有可能无法解除玛莉的诅咒。」
「没关系的。那是金刚同学的东西,用在自己身上是理所当然的。」
「那个……」
「难道、有其他想要解除诅咒的人吗?」
我结巴时,她坐在我的身边,握住我的双手。
「可以说给我听吗?虽然不晓得能不能帮上忙,但至少能让您轻松一些。请
不要一个人苦恼。」
听见玛莉这么说的瞬间,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自己一直背负着问题。这几天则是一直想着奥尔托丹蒂说过的话,陷入思考
瓶颈了。
「抱歉、玛莉……」
看着眼前平静微笑的公主,我坦白说明。奥尔托丹蒂的真面目、她口中魔女
的印象、诅咒、解除诅咒的圣水……
「奥尔托丹蒂殿下,就是奥尔托丹蒂陛下吗……?至今都没注意到,很不可
思议呢。而且、跟魔女之间有这层关系……」
奥尔托丹蒂让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魔法,只要直接给予情报,就会失去效果
了。玛莉跟姬子也像是回过神似的,看着我。
「奥尔托丹蒂想要我杀了她。这种事我半不到。可是,我并不晓得七百年都
活在痛苦之中,究竟是什么感觉。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再怎么想都找不出来。」
「请您冷静。重新把事情一件件做个整理。一旦打结了再怎么拉扯,都无法
找到正确解答的。」
照玛莉说的,把脑内打结的线重新一条条拉好。
当时的王,对魔女做了很过分的事。
所以,这个国王的王跟贵族才会受到诅咒,奥尔托丹蒂是这么认为的。也很
有道理。没有直接杀人,而给予比死更难受的痛苦……但好像怪怪的。
「那么,干嘛要留下解除诅咒的方法啊……?」
「因为不想让魔女的血脉断绝吗?」
「比死更难受的痛苦,会让自己的后代也一起受苦吗?如果是为了留下后代,
应该有很多更合理的方法吧?」
这是我以前也想过的问题。但因为奥尔托丹蒂隐瞒自己的身分,不肯认真回
答。这个问题也就放着不管了……
「而且,魔女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怨恨过任何人呢?」
「世人对魔女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如果不恨的话,就不会留下诅咒吧?」
「诅咒或魔法什么的,只是我们擅自冠上这种分别,其实会不会根本是同样
的东西?魔法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可以用在好的方面、也能用在坏的方面,跟
道具一样吧……?」
到了这里,才第一次发现。一直看作『诅咒』的东西,仔细想想,长生不老
原本就是人的一种梦想吧?如果是为了报复,造成仇敌的痛苦,却让对方长生不
老,也说不过去吧。
「魔女怨恨人们。这么想想,就跟金刚同学的看法一样了。可是,魔女没有
怨恨任何人……如果从这个前提来看,就能发现不一样的世界了?」
「……这种推测,会不会太异想天开了?」
「怨恨、不也是我们擅自的推测吗?」
魔女给了人们魔法,改善生活。
但是,却因为这些她曾经帮过的人,被活活烧死。
然后,她对王族们施加诅咒,这是客观的事实。实际活过那个时代的奥尔托
丹蒂,当时也只能这么推测魔女的想法吧。
「这么说来,她在谈论魔女的事情时,总觉得语气很怀念啊。明明受到诅咒,
却没有对魔女感到愤怒。让奥尔托丹蒂出现那种表情的魔女,应该不会仇视人类
吧……?」
「对吧。比起我在书库介绍的故事书,金刚同学读过的几十本史料,您更相
信奥尔托丹蒂陛下对吧?」
有些捉弄、推波助澜的声音。
玛莉难得露出这种笑容。我有种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的感觉,赶快起身。
「谢谢、玛莉!我要再一次……」
说到这里,啊啊、干!我大声尖叫,背后阵阵发热。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这样很难看,有时间废话还不如快点行动喔!」
「很痛耶!大将也有听到我们刚刚说什么吧?」
「只听得懂一半,重点是奥尔托丹蒂殿下的悲伤,金刚却没有安慰她,不知
道怎么处理对吧?」
「真厉害。确实有一半说中了。」
「那就快点过去啊!」
乓!背部又被拍了一下,我赶快跑走。
「玛莉、大将,谢谢了!下次我会好好道谢的!」
我连忙跑进校舍。剩下两人,用複杂眼神看着我的背影。
「可以吗?这下子他们就算是真正交往啰?」
「无所谓。每天在教室看到那傢伙失落的模样,感觉就很不好。」
「喜欢的人一脸失落,光是看着就很难受呢。」
「说得没错──」
说到这里,姬子才回神闭口。玛莉则是脸红,瞥了同班同学咿眼。
「算是彼此彼此呢。」
说完、浮现苦笑。
如果只看故事书,可以发现魔女从很久以前就被当成坏人。
还有诅咒。知道玛莉跟王都被诅咒后,肯定会害怕魔女吧。
舍弃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再次从头看看那本魔法书。
奥尔托丹蒂谈论魔女时的怀念表情。就算活了七百年,她也不恨魔女。对於
魔女最后被活活烧死的这件事,她一直感到后悔。我对於历史的知识还不足,奥
尔托丹蒂却是很熟悉。她这么喜欢的人,不可能是个坏人吧。
从书堆里面挖出来,五册、十册……看完的书堆成一座山,开始累积第二座
山时,在书架里面发现古老的纸堆。
没有标题,没有编册,用线随便把纸绑起来。打开看看,里面是魔女文字写
的文章。
我有着让想法化为现实的能力。以人类女性的外表,人们就不会对我的能力
感到讶异了。总之,以调查人类情报过程中得到的言语,把自己的力量当作『魔
法』。
跟至今看过的书不同。写着『魔法纪录篇』的书,纪录了魔法的使用方法。
但这篇手稿用『我』自称。是魔女开始反思自我了吗──?
对我来说没有不可能……一开始是这么想,却只是我的自大。人命跟人心,
即使可以暂时维持跟複制,却是无法创造。
尽可能让世界变得美好。尽管每个人的思想跟理念各有不同,但只要互补不
足,世界就能变得美好了。
美妙的世界跟人们,如果用我的魔法,应该能达成这个理想吧。
下雨、让天气暖和、聆听动物们的声音。希望治病的话就出手救治。饿肚子
就指导制造食物的方法。
最后不只是我,人们也把这些方法当成『魔法』看待了。可是施加魔法的道
具、使用魔法的魔法阵,会因为使用者的不同,产生各种影响跟规模。需要研究。
人们对我道谢,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艺术、思想、文明、教育。就算是食品加工,也会因为每个人的制作方法不
同,味道各有差异。
在这当中,麵包很有意思。烧烤、油炸,在麵团里面加些东西增添风味,改
变形状跟出炉时间,感觉很有趣。
在我满足人们期望,感到喜悦的同时,也有人把我看成神了。我说自己不是
神,他们就把我称为圣女跟「魔女『。回过神来,就有了这些称号。
没错。这是魔女的笔记。
拥有接近万能之力的一名女性,把力量分给人们。世人依赖魔女,魔女也爱
着人们,为了他们使用魔法。这就是奥尔托丹蒂所说、温柔的魔女吧。
但这篇笔记,也记录了她感到幻灭的一连串过程。
最后,人们把魔女的力量,用在战争跟权力斗争上头。各国国王跟贵族秘密
派出使者,希望魔女对某人施加诅咒。魔女一直接受这些要求,不知不觉,邻近
诸国所有权力者通通都被诅咒了。
跟预想差不多的内容。如果是这种经过,就是人们自作自受被诅咒的。以前
爱着人们的魔女,因为被他们背叛,产生改变了吧……?我战战兢兢看着笔记写
的魔女医生。最后,在笔记中发现某一句话。
彷彿自身能够发出光辉似的,任由流风吹动金发,奥尔托丹蒂来到这里。
瞬间,感觉庭院里像是出现一座雕像。奥尔托丹蒂就是美到这种地步,而且
缺乏生气。跟那种厌倦世上所有一切的忧郁表情很搭配。开口损人、吃甜甜圈、
被挖苦到脸红、设法报复我的笑容。我所知的奥尔托丹蒂,已经消失了。眼前这
位是我入学之后看过很多次,眼里写满忧郁的公主。
哪个才是她的真面目?
突然这么想。奥尔托丹蒂在十七岁的时候,应该是个表情丰富的少女吧。但
累积了七百年的忧郁,让她变得多愁善感。
「下定决心了啊。」
她平静说道。
「决定了。我要解除你的诅咒。」
「是吗?……终於可以结束了啊。」
「但是,我不会让你死。」
奥尔托丹蒂表情瞬间变得凶狠,气氛紧绷。
「本宫讨厌被人耍着玩喔。」
平静、却很有魄力的声音。
我被这股魄力押了过去,但还是决定面对她。她一定是用这种态度,苛责自
己吧。停滞不动的罪恶感,经过七百年变得更加沉重,形成厚厚的壳,覆盖住她
的内心。
「不要这么苛责自己。魔女没有恨过任何人。只是喜欢人们,有什么要求就
给予魔法、给予方便的道具……诅咒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对。吾等就是这么利用善良的魔女。然后以魔法用在恶徒当作藉口,将她
背负罪名,处死。现代的魔女啊,汝有权力报复这个仇。」
「我跟魔女,才没有希望过这种事!」
所以,必须打开覆盖她内心的壳。
七百年的岁月很沉重。我无法理解那份煎熬。她可能快要扛不住了,却也认
为自己没有资格置身事外吧。但是,这也是奥尔托丹蒂自己的决定。被七百年累
积起来的罪恶感压在身上,就是因为很看重魔女,才无法一走了之。
我拿出破破烂烂的纸张,奥尔托丹蒂讶异皱着眉头。
「这是魔女留下的笔记。也写了你的事情。把你看成第一个朋友。」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她双眼惊讶睁大。
这让我更确信了。一个男人把魔女逼上绝路,魔女却仍把他的女儿看成『朋
友』。所以奥尔托丹蒂无法憎恨她。魔女很温柔、喜欢人们。只是人们并不知道
她的能力有多们万能,所以把请求魔女陷害自身敌人的诅咒跟灾祸,都当成是魔
女自己发动的。
「在这当中,也写了魔女的恋人。魔女跟贵族青年恋爱,生下孩子,更喜欢
人们了。然后发现自己对人们施加诅咒的结果,自己愿意接受报应。你其实很清
楚吧。魔女只是过於温柔了。」
魔女就算怨恨自己被杀,也不可能诅咒奥尔托丹蒂。
包含奥尔托丹蒂在内,许多王族跟贵族都被诅咒了。所以魔女被问罪、被活
活烧死。原因跟结果通通倒转,奥尔托丹蒂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么荒谬的事实。只
是,她一定──
「不对!姐姐没有错!本宫本来就该赎罪了……!」
「你是这么想的对吧?你希望一直受苦当作赎罪,这不就是普通人会有的想
法吗?」
奥尔托丹蒂的眼里滚着泪珠。滴在她眼前、纪录了魔女思考的笔记上。
「本宫……看不懂魔女的文字……」
「我可以翻译给你听。而且,我也可以听奥尔托丹蒂的心里话。」
「怎么可能说得完?有七百年份喔……」
「这就麻烦了。时间不太够啊。六十年后,我跟奥尔托丹蒂都变成老人了。」
我打开小瓶子的盖子。
奥尔托丹蒂疑惑──却没有抵抗,静静闭上眼睛。
这就是点头的意思吧。我把小瓶子放斜斜的,把金色液体倒在奥尔托丹蒂的
头上。圣水化成光粒,被吸进去奥尔托丹蒂的体内。『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
背后隐藏起来遭到遗忘的另一个故事──温柔的魔女,以及怀念她的东之国公主,
到此终於来到完结篇了。
要说结论的话,就是小瓶子并非只能使用一次。
我的老爸,用一次就坏了。但那是因为把圣水用在自己身上。用完之后,老
爸就不是『被诅咒的人』了,难怪再怎么收集汁,小瓶子都没有反应。
老爸不在这里,我只能用猜的,这应该是真相吧。小瓶子可以制作很多次解
咒圣水。这点让人很高兴,但又出现一个问题。
「真是……汝未免人太好了。这样不是又再累积一次了?」
「没办法啊……这关系到玛莉父亲的性命。」
「真是……姆……下一次就没问题了吧?」
「不,下一次有玛莉预约了……啊、喔……这样舔、我爽到没办法说话……」
我全裸趴着,后面是同样全裸的奥尔托丹蒂。
她从背后舔我。抓住肉棒舔阴囊、沿着会阴舔上去,连肛门都舔。
「真是,这样一直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怀上丈夫的小孩……?」
奥尔托丹蒂声音有些生气,手动得更快。这种激烈玩法,让我腰部下意识跳
动。
「不过……为什么解除诅咒的手段,是用收集汁、这种异想天开的方法?」
「应该是第一次有了恋人、生孩子,太过兴奋的关系吧?」
「……如果是姐姐的话,无法否定啊。」
那篇笔记,也写了魔女生下小孩的喜悦。相亲相爱生下孩子,这比之前创造
出来的魔法,都更让魔女感到高兴。魔女的丈夫,则是被她诅咒到的贵族青年。
而且连小孩都被诅咒了,魔女知道这件事后,制作了解除诅咒的小瓶子。
总之,得收集更多汁才行。
如果我把圣水用在自己身上,解除不孕诅咒的话,这个小瓶子就不能再用了。
所以我一直没有解除自己的诅咒。接下来得解除玛莉大胃王的诅咒。除此之外,
国内还有许多被诅咒的贵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
「总之,快点解除诅咒。本宫不想一直等下去!」
她像个小孩闹彆扭,躺在床上。
不对,这应该是她的『原有模样』吧。诅咒解除之后,她渐渐表现出至今我
未曾见过的表情。这一定是长生不老活过七百年之前,真正的奥尔托丹蒂吧。
「就算你怎么抱怨,没办法就是没办法。有很多被诅咒的人啊。」
「本宫很为难呢。只能再活不到六、七十年了,这样下去,很快就变成老婆
婆了!很不好!」
「……我也没打算当六十年的种马啊。」
「那就快一点。趁着汝胯下那根还能用的时候,快点让本宫怀孕!」
奥尔托丹蒂身体乱动,丰满乳房也跟着左右摇晃。
对了,奥尔托丹蒂的诅咒解开之后,乳房感觉变得更软了。停在17岁的肉
体,再次开始成长了。我现在还是学生,生孩子跟结婚应该还要很久,但对於活
过七百年的奥尔托丹蒂来说,时间再次开始流动,可能会让她有些不安吧。
「……我知道了。一年!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会全部解决!」
我这么说,奥尔托丹蒂低着头,视线闹彆扭。
「真的?」
「我们约好了。之后就不是收集汁,而是干到让你生小孩!」
老实说,我没什么自信。
但是,这种时候装也要装出来吧。我努力摆出认真表情,奥尔托丹蒂撑起身
体,扭扭捏捏贴过来。
「真没办法……在此之前,丈夫就努力收集汁吧。本宫也会帮忙……」
她变得很会撒娇,这也是诅咒解开后的其中一个变化。像是一只跟饲主撒娇
的小猫,摩擦我的肩膀跟头,实在太可爱了。这次换我推倒她,肉棒插进已经湿
答答的裂缝。
「咕啊、啊……肉棒、进来了……」
奥尔托丹蒂尖叫,背部后仰。
无数肉襞蠢动,欢迎肉棒。一开始充满弹性的淫肉,随着每天被我干,也变
得更加水嫩,有种完全贴合肉棒的触感。这个变化,也是她生理时间开始走动的
证据吧。
数年后,奥尔托丹蒂怀了我的小孩。
奥尔托丹蒂的诅咒,我的魔女血脉,继承我们双方的女孩子渐渐长大,以
『长生不老的魔女』之名,在世界闹了好大风波。
这是很久之后的事情。我们两人不管那么多,而是享受目前的恋人生活。
「嗯、啊啊啊……热热的肉棒……撞到里面了……」
「还没完,就这样一口气让你高潮。」
奥尔托丹蒂很难受,我一直插。晚上还久得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