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第二部)(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颜倾城破处
身穿无袖修身黑色衣服,膝盖位置蓝色短裙的极品美女不是别人正是穿越,
辛苦寻找凌战的颜倾城。
可是眼前的凌战不是颜倾城的相公,而是地球的正真凌战,不过当他听见颜
倾城的话后,脑海浮现出跟大陆艳姬颜倾城双修的画面,很奇怪他就相信眼前颜
倾城的话,他抬起手抱着她的娇体,忽然情不自禁哽咽道:「娘子。真的是你吗。」
颜倾城闻然,娇体一颤,娇手更加用力抱着凌战,点头哭道:「呜呜,相公,
真的是我啊。呜呜。」
车内的梁艳芬见状坐不下去了,她感觉凌战可能又要多一个女人,而且是莫
名其妙的,不是故意去泡的,她下了车,来到凌战身边,脸色不是很好娇声道:
「战,她是谁啊。」
颜倾城闻然流着泪扭头看着梁艳芬,没等凌战开口就哭着道:「你是谁啊,
我是他的老婆。」
梁艳芬闻然,内心不爽,娇声道:「我也是凌战的老婆。」说完,她感觉好
像有些不对了,因为她生了孩子,不知道凌战会如何看待自己,连忙扭头看着凌
战。
凌战看见梁艳芬眼中的不安,他知道鬼上身的自己有很多女人,而且个个都
被征服,他当然不想失去梁艳芬,于是道:「倾城,你跟艳芬都是我的老婆。」
梁艳芬闻然一喜,眼睛泪水汪汪,内心很感动,很幸福,而颜倾城闻然,脸
色一变,不过随即她想起凌战是出名的淫魔,知道肯定不少女人,加上大陆本来
强者就有很多妻子,而她更是大陆出名的艳姬,与无数男子双修过,因此她很快
接受了。
片刻,凌战哄了很久,又在大路上强吻梁艳芬好几分钟,她才羞涩娇羞的独
自开车侧回去,而凌战坐进颜倾城的离开。
……
十来分钟后,颜倾城搂着凌战的手回到家中,进门后,颜倾城就急不及待的
关上门,拉着凌战进去房间。
来到床前,颜倾城娇手环抱凌战后颈,脸色红润,媚眼爱慕,春意盎然,吐
气如兰娇声娇气,羞涩道:「相公,我这具身体还是处女,你知道我这段时间多
么难受吗,为了将清白的身体留给你,我忍着不去寻找男人,而且我还,因此梦
遗了,你说该如何补偿我。」
凌战本以为颜倾城这么猴急应该不是处女,而且可能跟很多男人上床了,哪
知她说还是处女,不过她的话让他感觉她好像有些神经病的感觉,不过这些他都
不关心了,因为她的话,让他知道,他可以跟她上床并且破她的处女膜,他顿时
兴奋无比,脸色通红,眼神炽热,呼吸粗喘,抱着她的娇体,感受压在胸膛的饱
满,他强忍着立刻推到眼前千娇百媚,端庄妩媚的颜倾城,温声道:「你说的是
真的吗,真是辛苦你了,老婆我爱你,但是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补偿,你说你想要
什么补偿。」
颜倾城闻然顿时媚眼泪水汪汪,内心幸福,感动,就这句话,她觉得之前的
痛苦忍受都是值得的,爱慕深情求欢娇媚道:「,相公,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相公,给我,我等这一天,等的实在太久了,我不管
你要跟我双修到我满足为止,唔……唔。」
凌战闻然没有再说话,因为看着泪水汪汪,楚楚可怜,又千娇百媚,端庄妩
媚的颜倾城,他心跳加速,他自问这时的颜倾城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即使网络
上的所谓女神也比不起她,确实,颜倾城这具身体本来就是校花级,加上附身时
又逼出杂质,还有她本来妩媚又高雅的气质,根本很少女性能跟她媲美,当然还
有一点,现在的凌战记忆虽然共享,但是只有看见有关的人或者遇到有关的事情
脑海才会自动浮现记忆共享,如果让他记起魅姬,那样他只能说两人都是这个世
界上最美的。
红唇与嘴唇紧贴热情的摩擦,舌头进去口腔交缠娇舌,唾液在混合,被争夺
吞咽,颜倾城媚眼半眯泪水汪汪,眼神迷蒙爱慕,抱着凌战热情回应,而凌战眼
神炽热兴奋,抱着颜倾城,疯狂索吻,内心激动无比道:好甜。
吻了好几分钟,颜倾城身为合欢宗的艳姬跟无数男子双修,本来欢爱技巧就
很高超,后来被凌战征服后,技术更加厉害,这时的凌战只感觉跟她热吻,每一
下的吻,舌头的交缠都传来很舒服,引发内心欲望的美妙,加上作为新手的他哪
里忍得住,当时就,抱着颜倾城往床上倒下去,紧接着两人更加疯狂热吻,凌战
大手在颜倾城娇体乱摸。
颜倾城媚眼水汪汪迷蒙爱慕,躺在床上娇手环抱凌战后颈,主动跟他热吻,
内心有些疑惑道:今天相公怎么了,不但比以前猴急,而且吻技好像差了很多,
可以说基本没有使用吻技,难道他不是相公。
内心这个疑问一出,颜倾城内心顿时一惊,脑海不由回想刚才的遇见凌战的
事情,随即她娇手伸到下体,伸进凌战裤子里面,抚摸坚硬粗长的阳具,顿时送
了一口气内心否认道:我当时没有感应错,加上他的样貌跟那次穿越回来时一样,
下面也是跟那次双修的一样大,他肯定就是相公,可能相公没想到会跟我相遇,
内心欢喜高兴才会忘记了,没错,肯定是这样,居然如此那我也不用那些双修技
巧,尽情的跟相公做一次。
又吻了两分钟,凌战感受阳具被娇手轻握住套弄,传来舒服的酥痒,他本能
的进一步行动,下一秒,隔着衣服乱摸娇体的手开始深入衣服内摸起来,当大手
隔着胸罩揉搓乳房时,颜倾城娇体颤抖,套弄阳具的娇手停止下来,凌战狂喜,
因为记忆共享他知道女人的敏感部位被触碰时出现的其中一种表现,同时他脑海
浮现赵雪的记忆,因为这时他遇到了跟赵雪一样敏感部位在同一个位置,记忆因
此共享了,凌战没想到颜倾城跟赵雪一样,敏感部位在乳房上,通过记忆他知道
这种女子乳房比一般的女子敏感很多,只是轻轻触碰就会有感觉。
凌战通过记忆知道有次凌战跟赵雪和施洁儿去逛街,由于人多拥挤,有人不
小心手肘撞到赵雪的乳房,她当时就脸色红润,忍不住「啊哈」的娇吟出来,并
且浑身无力,最后还是由鬼上身的他扶着离开,回到车上,赵雪内裤已经被淫水
湿透了,之后缠着鬼上身的他做爱才恢复过来,如果一般女人被撞到虽然也感受
到,不过隔着衣服胸罩除非很用力,不然感觉不大,最多惊呼一声,不会发出娇
吟的,所以他知道这种敏感部位在乳房的女子,其实是哄上床的,也知道这种女
子其实性欲很旺盛,只是因为鬼上身的他床上技术太厉害,赵雪即使来月经也想
做爱,没办法乳房位置是敏感部位,洗澡时她也会因此擦拭乳房性欲起来了,不
过鬼上身的他很轻易的满足赵雪,即使用手也可以让她高潮连连,加上赵雪虽然
性欲旺盛,不过她受不了太多,只需要每天一次高潮其实也可以了,而施洁儿的
承受能力强,但是施洁儿来月经却不会要求做爱,因此性欲却没有赵雪厉害,只
是每次都是赵雪首先承受不了,所以看起来感觉施洁儿性欲比赵雪厉害。
凌战知道颜倾城的敏感部位后,更加刺激,他感觉阳具坚硬的疼痛,他不想
再忍受了,捉住修身的衣服拉起,颜倾城很配合的抬起手伸直,凌战离开红唇,
脱了她的衣服,接着两人就急不及待的再次热吻在一起。
房间里只见凌战一边吻一边脱颜倾城的衣服,脱掉的衣服,裙子乱扔,片刻,
房间里到处都有衣服,有黑色的衣服,粉色的胸罩,蓝色的短裙,白色的内裤,
白色的衣服,牛仔裤,蓝色内裤。
两人赤裸拥抱在一起疯狂热吻,过了三分钟后,两人呼吸急促困难,默契的
离开对方嘴唇,凌战挺直身体,跪在颜倾城两腿之间时,眼睛瞪大,眼神不可思
议,满脸震撼的愣住看着身下的娇体。
只见千娇百媚,端庄妩媚,气质高雅的颜倾城,此时赤裸平躺在床上,她雪
白如玉娇嫩白滑的肌肤,散发诱人的莹莹光泽,圣女峰形状极美挺拔饱满,柔软
却又弹性十足,手感极好,娇乳粉色娇嫩,坚挺花生米大少,散发引人犯罪的光
泽,脖子修长雪白,小腹平坦没有丝毫赘肉,竖立分开的双腿,白嫩修长笔直性
感,娇手和小脚晶莹,翘臀丰满挺翘,阴毛幽黑浓密,看得出的性欲旺盛,流出
一丝淫水的秘处,肥美粉嫩没有丝毫外翻,极度诱惑,颜倾城整个人仿佛精心雕
刻出来了的完美无瑕,而且娇体全身上下散发诱人的体香。
颜倾城看见凌战看呆了,内心又羞又欢喜,虽然这具身体不错,不过比不起
她原本那具被称为艳姬的身体,现在看见深爱的凌战看呆了,知道他欢喜这具身
体,内心当然欢喜,她媚眼水汪汪,眼神羞涩爱慕,微微红肿的樱唇半张吐气如
兰道:「相公不要看了,给我。」
凌战闻然回过神来,立刻眼睛通红,他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拥有如此完美的女
神女友,虽然不久前他跟陈晓颖和梁艳芬这两位校花级的美人做爱,可是那时他
的感觉其实好像在做梦,看着赤裸的她们,他早就被欲望占据理智了,哪里有时
间去欣赏呢,这时他从头到脚认真的欣赏颜倾城的裸体,加上他亲自脱了颜倾城
的衣服,这才让他感觉到真的不是做梦的真实感,情不自禁说出发自内心的话道:
「倾城,你好美!!」,说完就满脸通红,兴奋激动,低头,握住坚硬的发痛的
粗长阳具,对着没有开发的处女秘处口挺过去。
颜倾城抬起头,低头看见凌战粗长,狰狞的坚硬阳具,媚眼异样连连,眼神
无比期待喝望,内心惊呼道:哇,好粗好长,那次在大陆双修时间太急,又因为
太思念相公没时间留着,现在才发作哪里不比生前那具身体差多少,我果然没有
看错人,不枉我牺牲长生也过来这边,我的爱慕的男人果然天赋异禀。
「嗯,嗯。相公,嗯,啊,痛,相公,用力一下,这种好痛的,啊。好痛。」
颜倾城虽然内心很期待,不过当阳具插入秘处内,硬生生撑大秘处时,传来一阵
阵的疼痛,感受阳具缓慢的进去,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她就叫凌战用力一
下挺进去,然而当凌战用力一挺时,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她仰着头,瞪大媚眼,
眼神痛苦,满脸苍白疼痛,红唇大张,娇体僵直,因为实在太痛了。
凌战看见颜倾城如此疼痛,内心心痛不已,不过他通过共享记忆,知道这时
该如何做,只见他趴在颜倾城的娇体上,一手揉搓乳房,一边张口吃下一颗坚挺
的粉色乳头吸吮,阳具一动不动。
颜倾城仰着头脸色苍白,满脸疼痛,红唇大张,疼痛的泪水很自然的流了出
来,脑海被撕裂的疼痛痛的一片空白,很自然的她脑海浮现让她感受过如此痛苦
的第一个男人,那就是她的师傅,空白的脑海,浮现出本以为遗忘,其实埋在深
处的记忆。
颜倾城此刻很清楚的记得那时被师傅按在床上,看着原本溺爱自己英俊潇洒
的师傅,变成另外一个人,眼睛瞪大通红,英俊的容貌变得狰狞,他淫邪的看着
自己的裸体,他发出低沉的淫笑,说她多美,多么爱她,然后不顾她的反抗,求
饶,提着坚硬的狰狞阳具对着秘处就是用力一挺,那一刻的撕裂疼痛,她失去了
清白之躯,那时她才十三岁,但是她没有怪师傅,因为在合欢宗只要长老级的人
看上她,就要无条件跟那个人双修,所以她宁愿将清白之躯交给师傅,即使那时
她有喜欢的人,但她本来就想将清白之躯交给师傅才会跟个喜欢的人双修,因为
她也爱师傅,正如师傅夺取她清白之躯说有人看上她所以才那么焦急拥有她,不
然会等她成年再考虑的。
果然在跟师傅双修一个月,那时的她是是自愿的,因为她本来也喜欢师傅,
加上她对感受专一,同时那时师傅在宗门宣布她是他的道侣,因为只要这样做就
是告诉对她意图不轨的人知道,然而那时她的样貌虽然有些稚嫩却已经绝色倾城,
那次她刚做任务回来,一位长老要她跟来,她看出那长老对她没什么意图就跟去,
其实不跟去就会触怒那长老,所以她跟去了,突然,那长老毫无征兆的封住她的
灵力,将她扔进隔音阵法的房间内。
房间里面有个青年是那长老的儿子,不用想也知道青年对她意图不轨,求他
父亲帮忙,那天失去灵力的她哪里挣扎得了青年,她当时又哭又求饶,又威胁说
师傅知道有他受,可是青年哪里会理会,加上那长老肯定欺骗师傅,所以没有丝
毫的意外发生,青年撕烂她的衣服,提着坚硬的阳具插入她没有丝毫湿润的秘处
内,将她强奸了,青年索取很疯狂,感受得出对她觊觎很久,足足两日两夜青年
才满足,之后还威胁她不准告诉师傅并且每天过来他房间,可是青年不知道师傅
是何等爱慕与溺爱她,她刚回来就看出了,那天师傅将那长老打成重伤,废了那
青年,所以后来合欢宗的人都不敢对她再出手,然后,她脑海又浮现,那次因为
师傅愤怒杀死救过她的性命,又经历生死并且双修过发生关系的男子,也就从那
天起她恨师傅,她故意赌气跟看上的男子双修,就是告诉师傅,他不能控制她,
最终因为师傅太爱她,做出很多让她厌倦的事情,那次一时冲动,觉得师傅在妨
碍她寻找幸福,在跟他双修时运用了采阳补阴的双修秘法吸光了师傅的灵力,她
还记得师傅临死前说:死在她手里,他很幸福,那样我们就永远不分开了,你要
好好照顾自己。
那时的颜倾城修为大进,突破了境界,拥有跟师傅一样的实力,也在那刻她
才知道,是师傅故意不反抗,不让她连一点灵力也吸不到,也明白了师傅在成全
她,她终于体会到师傅到底有多么爱她,她好后悔,好痛苦,她哭得好厉害,也
就在那时起,她封闭自己的心,也同时她的理智扭曲了,之后她看见那些恩爱的
道侣,她就很羡慕,故意勾引那些男子,因为她已经是大陆出名的艳姬,容貌绝
世倾城倾国,加上天生媚骨,魅术高深,一笑一言都散发引人犯罪的魅力,那些
男子虽然知道她是魔女魅姬,但是抵抗不了她的诱惑,全部瞒着道侣跟她双修欢
好,双修一次后,几乎所以男子都果断与道侣分手,因为她不但容颜绝世倾城倾
国,床上功夫更是厉害无比,不过那些男子她都吸光他们的灵力,当然有例外,
那些事后后悔的男子主动想道侣坦白,得到道侣的原谅后,她就没有再出手,就
当送他一场艳遇,直到遇到了凌战,那时她知道凌战淫魔,她原本可以杀死他的,
不过她一时好奇就不反抗,看看到底谁床上功夫厉害,就是那次,她不但输了,
被凌战抽插得高潮不断,之后凌战离开后,她勾引两三个男子可是没法让她满足,
之后她专门去勾引凌战,可惜凌战不受,不过身为淫魔的凌战当然不会放过她,
几次的双修后,每次她都败的一踏糊涂,接着没多久,她就被凌战征服了,并且
因为相处下来凌战对她跟师傅一样溺爱她,所以连心都征服了,从那天起就成为
爱慕凌战至死不渝的女人。
「好痛,嗯嗯,相公,嗯。」脑海的记忆看起来很长,其实就是一眨眼的时
间,当感受乳房传来酥麻阵阵快感,颜倾城不过感觉还好痛,疼痛娇吟道。
凌战看见颜倾城脸色苍白,满脸疼痛,感受她娇体僵直绷紧,听见她的痛呼
知道肯定疼痛无比,此时他下体不敢动,虽然感受阳具被秘处紧紧包裹,很想抽
插,但是他死死的强忍着,颜倾城千娇百媚,端庄妩媚,他第一眼就倾慕她了,
现在他真的又心痛又兴奋激动,他这时一手温柔的揉搓,揉捏挺拔饱满柔软却又
富有弹性,嫩滑散发阵阵诱人清香的乳房,一边一手轻捏另一边的乳房,嘴巴含
着香嫩坚挺只有花生米大小的粉色乳头,不敢用力,舌头娇喘乳头几下才温柔吸
吮,顿时口水沾染过乳头后,变成淡淡乳香和诱人清香的宝液,他一边温柔吸吮,
一边贪婪吞咽,每一下吸吮,吞咽都发出「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吞
咽声。
过了片刻,颜倾城感觉疼痛不厉害后,脸色苍白,眉头紧皱,媚眼泪水汪汪,
眼神疼痛又期待,仰着头,娇手紧抱凌战身体,双腿竖立分到最大,脚趾用力蜷
缩,呼吸娇喘,倒吸着冷气,娇吟道:「嗯,嗯。相公,你可以动了。」
凌战闻然,很不舍的吐出口中香嫩的乳头,抬起头看着颜倾城,看见她脸色
苍白,眉头紧皱,他心痛温柔问道:「娘子,真的可以动吗,要不还等一下没那
么痛再做吧。」
颜倾城看着凌战,媚眼泪水汪汪,眼神感动,爱慕,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直
接主动吻着他的嘴唇。
凌战见状,再也不再忍受,一边热吻,一边双手揉搓乳房,一边阳具开始缓
慢的抽插起来,伴随着阳具的抽插响起「啪啪啪」,「啪啪」清脆。缓慢的撞击
声,同时随着阳具的进出,带出一滴滴代表清白之躯的处女血,滴落在床上。
两人吻了很久,直到呼吸困难才不舍的分开,然而没有了修为,只是普通人
的颜倾城,却不知道身上的凌战并不是她所爱慕的凌战,她仰着头,内心幸福,
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半眯着,眼神迷蒙愉悦,眉头微皱,感受乳房被揉搓,
乳头被吸吮,秘处传来阵阵酥麻,酥痒,充实发涨,还有阵阵的疼痛,可谓痛苦
与快乐并存,虽然她清楚感受到没有以往跟凌战欢爱舒服美妙,不过因为这具身
体初经人事第一次异常敏感,所以也是快感连连,微微红肿的樱唇半张,娇吟道:
「啊啊。相公,我好开心,啊啊,我这次可以将清白的身体交给你,啊。啊哈。
啊哈,」
「哦,倾城,你夹得好紧。好舒服啊。倾城我爱你,」凌战吐出乳头,抬起
头爱慕的看着颜倾城一边抽插,一边揉搓乳房呻吟道。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猛烈响亮。
身体刚破处异常敏感的颜倾城,即使灵魂身为老手,但此时在猛烈的抽插下,
异常敏感的秘处传来的极度快感,她也忍不住,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忍耐,
她脸色潮红,仰着头,娇手紧抱凌战,竖立大大分开的双腿,情不自禁抬起伸直,
小脚用力蜷缩,媚眼水汪汪半眯着,眼神迷离失神,娇体痉挛,微微红肿的樱唇
半张,发出诱人的娇吟声:「啊啊,啊啊啊,相公,啊啊,我要来了,啊啊,啊,」
就在颜倾城「啊」的高潮一声,凌战感觉秘处用力夹着阳具,仿佛要夹断那
么厉害,但是却传来无比舒服的快感,身为新手的他根本忍不了,当即吐出口中
香嫩的乳头,脸色红润,满脸享受,阳具用力往秘处深处一顶,接着舒服呻吟道:
「哦,你夹得好紧,我也不行了,啊。」
颜倾城几乎同时,感受阳具顶在花心上,喷射烫热的精液,忍不住娇吟道:
「啊,好热啊。啊。」
两人呼吸急促,粗喘娇喘,享受着高潮带来无法形容的快感,过了五分钟左
右,房间内,床上的两人,又开始热吻起来,没多久,「啪啪啪」的撞击声再次
响起。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凌战与颜倾城再次高潮,原本颜倾城还想要,不过凌战
早上跟陈晓颖,梁艳芬已经高潮两次,加上这两次已经是四次了,虽然他发现身
体比以前各方面好很多,不过他觉得足够了,而且他感觉好累,所以找个借口蒙
混过去,凌战拔出阳具后,拿来纸巾,低头看见原本粉色的秘处,此时鲜血淋漓,
流着红白的鲜血和精液混合液体,他见状又激动又刺激,他小心的擦拭干净秘处
后,看见秘处红肿不堪,并且撑开一个一时间无法愈合的洞,之后自己擦拭阳具
后,在躺在床上,抱着满脸幸福看着自己的颜倾城,听着颜倾城说一些莫名其妙
的话,比如说他穿越回去大陆时她知道后,立刻赶去,又说他死了,她一直闭关
直到他回来才出关之类的,听得他越发感觉颜倾城神经病,不过他听着听着就因
为太累睡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