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下体涨得难受。
原本就是被露娅服侍到一半后,勉强压下欲望,结果那两个小傢伙还坐在我
的腿上,一边争宠还一边百合,让我越发欲火难耐了。
不过,我没有继续让露娅服侍我,姊姊变成这样就已经够冲击了,要是再让
露娅妹妹看到姊姊给我口交的样子,天晓得她会有什么反应……可恶,又是这傢
伙害的!
幸好,这个庄园里面还有个可以让我发泄欲火的东西。
我来到了一号实验室,进入实验室,虽然里面没有半点光线,但是透过虫王
魔力附带的夜视和气流侦测,我仍准确地把握住了室内的状况。
实验体依然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全身沁满了冷汗,透过魔力反馈,我察觉
她已经用魔力将断骨固定住了,并且按照这恢复的进度来看,只要一个晚上,断
骨就能痊癒如初吧!不过,也许是集中於治疗的关系,实验体没能腾出力气拔除
身上的种子,三枚吸收魔力型的种子也还黏在她的三颗小豆上。
我在实验体身旁蹲下,伸手按住她的大腿。
「是、是谁……」察觉到我的存在,实验体虚弱地问道。
我没有回应,沉默地输出魔力,治疗实验体的伤势。
虽然我因卡莉大人的转生秘法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但当时我曾死过一次,加
上背弃了人类的信仰,因此我无法使用圣属性的治癒魔法,但是我的体内拥有卡
莉大人授予的淫魔族魔力,将这股力量作用於生物体,能够使细胞活性化,可以
用来让人发情,也可以激发自癒能力,催淫和治疗,正是淫魔族的看家本领。
「吾、吾主?」实验体的声音虚弱依旧,但是可以听出满满的希望。
这正是我的目的。
对於实验体的处置,肉体上的调教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摧毁她的心灵,然而
因为重度的都合主义,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不幸,都会被解读成试炼,效果大打
折扣。为了突破这一点,我决定先从她的「神」开始着手,并非否定神的存在,
而是藉由身份不明的施恩者来顶替神的身份,成为她的精神寄託后,再设计一个
情境揭露真相,以此对她造成打击。
这只是个粗略的想法,关於揭露真相的方式还没有头绪,不过那是之后的事
了,首先要让实验体相信我是神才有得谈,因此我轻柔地抚遍她的全身上下,继
续着治疗的过程。
断骨的部分先前已经处理过了,放着不管她自己也会长好,我主要着重於内
出血的清除和气血的疏通,如果没有足够的人体知识,单靠再生能力处理这些伤
势的话,可是很容易造成暗伤的。
「呜、呜呜……主、吾主……终於见到您了……」
「人家、人家很努力了,虽然很痛很可怕,但是菲儿很努力了……」
「那些会毁灭世界的戴米尔,人家也很努力地去消灭了……」
「吾主、为什么不说话呢?」
「对、对不起,居然让您显圣……一定花费了很多魔力吧?所以也没办法说
话……」
「吾主是来救菲儿的吗?」
「不、对不起……因为这是试炼,所以必须由菲儿自己跨越才可以吧?虽然
是这样,但还是感谢吾主的治疗……」
怀柔战术的结果,实验体透露出了一些新的讯息,就连我的沉默,也被她用
都合主义一带而过了。菲儿应该是实验体的自称,她的本名叫作菲莉丝的样子,
不过,毁灭世界的戴米尔……没记错的话,戴米尔是几百年前对兽人的称呼,后
来慢慢衍生成人类以外的所有异族,但是近百年来已经不再使用这个名词,而是
直接称为异族或亚人了,就连我也是在皇家学院的书库深处看到这个名词,也不
知道她是在哪里听来这个说法的。至於毁灭世界,应该是她自己脑补出来的设定
吧?
我由得实验体胡言乱语,初步完成治疗以后,开始剥除她身上的种子,她完
全没有怀疑我为何能够轻易取下种子,直接一句「不愧是吾主」带过了。
由於「神」对实验体而言是无所不能的,没可能只拿掉吸附型种子而漏掉魔
力吸收型,所以我连三颗小豆上的吸盘种子也取下来了,拔除的时候,种子上的
倒刺拉扯着小肉芽,令实验体痛呼着不住扭动身体,因为数个小时内不断被迫提
升敏感度的关系,拔除的瞬间她全身猛地颤了一下,看样子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我动作不停,将双乳上的种子也拔了下来,她抽搐得更厉害了。
从她的反应来看,这应该是她初次体验高潮,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和精
灵相比,人类女性更容易因为肉体上的刺激达到高潮,然而这并非生性放浪,而
是单纯生理构造的问题,由於大脑接受疼痛和快感的部位相同,两者有一定机率
被混淆,这也是部分女性喜欢被粗暴对待的原因。
实验体的高潮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缓过劲来后,她先是问了一句:
「刚刚那个麻麻的、是什么感觉?」然后才想起来对我道谢:「谢、谢谢吾主、
刚刚那个、也是吾主的赐予吗?」
喔呀?似乎是把性高潮的感觉,当做是我给予的治疗之一了吗?不过,没有
澄清的必要就是了。
接下来,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我脱掉裤子,然后将实验体的双腿抬了起来,在她呼唤吾主的疑问声中,直
接将勃起的阴茎插入她的小穴里。
实验体惨叫一声,虽然刚才确实因为阴蒂的刺激高潮了,但是没有经过爱抚,
腟道依然不够湿润,被我用蛮力强行插入,不痛才怪。
然而,我们交合的地方,并没有流血。
一方面是宝具强化了实验体的体质,虽然年纪尚幼,但是普通的插入并不足
以导致撕裂伤;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早就不是处女了。
下午在凌虐实验体的时候,我便发现了这一点,并试着以此来羞辱她,结果
她反而一脸自豪地表示,自己早已经将处女奉献给了神……害我一度以为她口中
的神是实际存在的,在那之后又是一番拷问,结果发现她对奉献处女的描述非常
的模糊,大致上是说神突然出现,取走了她的处女并且赋予了力量,然而不管是
神的样貌或者取走处女的理由,实验体都完全答不出来,我最后的结论是,她藉
由都合主义美化记忆,逃避过去遭到侵犯的事实。
真是的,虚构信仰也就罢了,偏偏幻想一个会叫唆屠杀的神,真是会给人添
麻烦啊!
不过,也多亏实验体相信自己的处女是被神给夺走的,所以也方便我用她来
处理性欲……既非调教也非媾合,而是单方面的泄欲,我完全不在乎实验体的感
受,压着她的肩膀挺动下体,毫不怜惜地用阴茎侵犯她的小穴,没有爱抚或者亲
吻,完全把她当作一个肉娃娃在使用。
即便如此,在不断的抽插之中,实验体仍慢慢分泌出了爱液,痛呼也慢慢变
成娇喘,开始逐渐获得快感了。
被侵犯也会产生快感,和刚才的小高潮一样,单纯是实验体作为女性的自我
防卫本能,一来是阴道的润滑可以减轻异物入侵受到的伤害,二来是大脑会分泌
快乐物质,减轻痛楚的同时转移被侵犯的不快和痛苦——几乎所有的女性都具备
同样的机制,就连精灵也不例外,只是程度不如人类罢了。
这是生物的本能,不受女性的意志左右,以前在羞辱调教的时候,我常常会
利用这一点让奴隶误以为自己天性淫荡,然而这个方法并不适用於实验体,年纪
太小是一方面,经历特殊是另一方面,根本不能指望她会有女人的羞耻心,无所
谓,反正我现在也不是要调教她。
数分钟的冲刺后,我把积存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实验体体内,然后将阴茎拔了
出来。
被我一阵抽插过后,实验体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虽然用魔力包覆住了
断骨,这点程度的冲击还不至於加重伤势,不过疼痛是少不了的。
虽然发泄了欲望,但是看着这样的实验体,另一种微妙的不快腾上心头。
不算露娅的口交,我已经有将近半年没碰女人了,然而刚刚那一轮抽插实在
是不过瘾,结束得太快,而且没能看到实验体高潮失神的表情,实在是有些美中
不足。
要不要再干她一次呢?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实验体忽然开口说道:「吾主…
…魔力、够吗?「
魔力?够?
「如果不够的话,请尽量菲儿的身上提取吧!」实验体吃力地张开双腿,似
乎是动到伤口的样子,她的表情更痛苦了。
提取魔力……「神」的显圣需要依靠魔力来完成,不足的部分,就由她来补
足,是这样的设定吗?
「虽然是任性的请求,但是请和菲儿说说话吧!好久没有听到吾主的声音了
……」
那是当然的吧?毕竟「神」打一开始就是你虚构的啊!不过,既然她主动提
出要求,那就好办了。
我伸出中指插进她的小穴,她的爱液混杂着热腾腾的精液,变得黏黏糊糊的,
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些,而是用姆指按住实验体的阴蒂顺时针搓弄,同时中指开始
高速震荡起来。
两根手指分别进行不同的运动,而且还是如此高强度的频率——完全违背了
人体工学,一般人别说是掌握这种技巧了,光是尝试都做不到吧!不过,我拥有
巨虫族之王的魔力,还曾受过巨虫族之王的亲自指点,对局部肌肉的掌握可以说
是炉火纯青。
和人类相比,高级魔族基本上都是长寿种族,为了在过於漫长的生命中打发
时间,往往会发展出许多人类无法想像的兴趣嗜好,并且这些兴趣嗜好通常和种
族天性直接挂勾,比如淫魔岭源远流长的性文化。
巨虫族也是如此,巨虫族的男性魁武高大,体肤如甲虫外骨骼一般坚硬,是
天生的战士,然而这一族的女性虽然体态娇小,却拥有和巨虫交媾、诞下巨虫并
操控其行动的特殊天赋,因此巨虫族是一个採行母系社会的种族……并且因为和
巨虫交媾的传统,巨虫族在性爱方面也有着许多花样。
无论是我晚餐前对露娅使用的舌技,还是现在对实验体使用的指技,都是得
自巨虫族之王的亲传……当初刚完成转生并被授予顾问一职时,为了回报那些对
我施以援手的魔族诸王,我曾花费数年的时间,依照他们各自的喜好和习惯开发
性爱魔法和情趣道具,甚至调教了一批特殊的奴隶,也因此加深了和他们的交情,
同时入手了许多秘传技巧……原本是想交流一些魔族独有的魔法知识的,不过因
为当时已经挂上卡莉大人近臣的名头,交流的主题不知怎地就往特定方向倾斜了
……
也许是因为被种子长时间刺激的缘故吧!实验体的阴蒂变得相当敏感,稍稍
刺激一下便濒临顶峰,不过在高潮来临之前,我就抽出了手指,再次抬起她的大
腿,将经过短暂休息后重新打起精神的小老弟插入她的小穴中,接着操控跨下的
肌肉,在她的痛呼声中,使阴茎震动起来。
这同样是藉由巨虫族之力才能施展的技巧,普通男性只能操控阴茎上下跳一
跳,我却能使用高频率的震荡进行全方位运动,虽然会造成负担,但是震荡肉穴
反馈而来的快感无以言语,而且挑逗的效果绝伦,实验体的痛呼很快变成了娇吟,
在我不停的抽插之下,露出了女性的表情。
真不赖。
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一面……不,就算心里再怎么扭曲,肉体都是女性的缘故
吗?不过,这傢伙的肉穴还真不是盖的,也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宝具强化的缘故,
特别的紧实富有韧性,我的阴茎尺寸只能算是中等,但是比起年纪尚幼的实验体,
还是大了太多,然而无论怎么抽插,她的肉穴都能将我紧紧包覆。
正当我准备进一步享用实验体的时候,心中忽然闪过一丝警兆,接着看见原
本不断呢喃着「主、吾主」的实验体,表情忽然变得错愕……我连忙抽身后退,
下一刻,一柄匕首划过我的颈部原本的位置。
实验体翻身而起,手持匕首摆出战斗姿势,只不过泥泞一片的下体和不断往
外流淌的精液,使她显得格外狼狈。
「居然假冒吾主……」实验体的小脸上满是怒气,紧抓着武器的手也在颤抖
着:「罪该万死!」
喔呀?居然被发现了。
冒名顶替只能算是一种尝试,失败了也不打紧,我并没有太投入於演戏……
然而,应该没有太明显的破绽才对,退一步说,就算有什么问题,也会被她
的都合主义解释掉才对,是哪里估算错误了呢……
既然被察觉真实身份,也就没必要隐藏长相了,我调亮房间的光线:「真无
情啊,你刚刚明明很舒服的,不是吗?」
「那、那是!」听了我的话,实验体又羞又恼,急急忙忙辩解道:「那是因
为吾主与我同在,我才会感到舒服的!」
……少女,在这里承认舒服的话就输了喔?
「是吗?那你的『神』在哪里,为什么都不来救你呢?」
这类问题,下午已经不知道问过几次了。
「吾主在我的心中……吾主已经授予了我力量,剩下的是我必须克服的试炼。」
这个答案,实验体也不知道回答过几次了。
「结果你还是逃不掉不是吗?这是因为你对祂不重要,所以祂不愿意借你更
多的力量,还是祂根本已经放弃你了呢?」
「住嘴!你这个异端!」
然后,这是她不知道第几次被激怒,强行驱使着重伤的身体向我扑来。
「嘿——咻!」
「咕!咿、呃呀啊啊啊————!」
并且,不知道第几次,被我掐着脖子按倒在地。
实验体仍然不肯屈服,幻化出一支鞋子朝我踹来——不、不是鞋子,是鞋刃,
看来她是想把我踢个肚破肠流。
我不闪不避,任由她砰地一声、踢在我的身上——毫发无伤。
这是当然的,实验体的战斗方式在於千变万化的武器,宝具对她的肉体强化
着重於速度和灵巧,单以肉体强度而言,我要远高於她,更何况她现在是如此的
虚弱。
至於鞋刃……实验体构成武器所用的魔力全在我的支配之下,因此无论刀刃
还是尖刺都会在命中的瞬间骤然崩解,没有我的同意,幻化武器的能力在这个房
间里,只是伤不了人的杂耍罢了。
我装出狰狞的表情,召唤出四根平滑触手,绑住实验体的手腕脚踝。
实验体当然是奋力挣扎,只是力气并非她的强项,现在又重伤在身,根本无
法挣脱力气比我还大的触手。
我一边嘲笑着女孩的努力,一边抚摸她的脖子和下体。
 脖子一旦被掐住就没办法呼吸、断了甚至会死——因此保护脖子是生物的本
能,实验体的战斗经验丰富,想必遭遇过无数针对脖子的攻击,这点会让她
更讨厌被人抚弄脖子;至於下体,作为女性的羞耻和排斥自不用说,还能提醒她
刚刚被我侵犯的事实。同时被我抚摸这两个地方,实验体的表情扭曲了起来。
啵的几声闷响,四把小刀凭空出现,狠狠斩在触手上头——一点效果也没有,
实验体虽然能够凭空操控武器,但威力会大打折扣,更何况武器钝化的规则同样
适用於触手。
与三号实验室不同,因为一号实验室专门用来处理具备战斗力的奴隶,所以
这里的平滑触手比较特别一点,如果遭遇斩击,各部位的肌肉就会随机收缩,用
白话来讲,就是会猛力挣扎的意思。
训服力气强大的魔物幼崽时,会用一根粗麻绳将牠们绑住,因为力气不足,
即使挣扎到破皮出血仍无法脱开,只会在心中种下无法逃脱的恐惧,即使长大后
有了足够的力量,也不会兴起逃脱的念头——如果奴隶试图逃走,就施予会令其
感到痛苦甚至恐惧的反击,这就是设计这些触手的原理。
套用在现在的实验体身上,抓住手脚的四根触手遭到攻击后,立刻朝不同的
方向猛力拉拽。为了避免拉扯的力量过大直接将奴隶扯碎,平滑触手使用的力道
是根据先前战斗中蒐集到的数据调整的,对实验体使用的是连大象都能拉动的等
级三,虽然腕骨踝骨没有被绞断,但是四肢的断骨都被扯开,扭曲成奇怪的角度,
女孩瞬间发出了非人的惨叫,下体喷出大量尿水……失禁了。
真可怜。
如果她肯老实一点,或者没有揭穿我的真实身份,糊里糊涂地将我当作「神」
的话,本来让她爽一爽也无所谓……既然发现了,那就没办法啦!
「怎么样?肯老实一点了吗?」我笑瞇瞇地问道。
「呼嗤、呵嗤……吾主……请赐予我跨越试炼的力量……」
「什么力量也不会有的喔?」我拿起实验体掉落一旁,尚未消失不见的小刀
把玩着:「差不多该面对现实了吧?你已经被你的神抛弃了。」
「骗人、吾、吾主与我同在……你要做什?等、等咯叽呀呀呀————!」
见到实验体费力摇头、怎么都不肯相信的样子,我当着她的面,拉过平滑触
手,用小刀在上面轻轻一切,触手立刻暴动了起来,实验体就像是遇到强风的旗
子一样,被触手胡乱甩动了一通,当触手终於平静下来时,实验体已经连抬头的
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样?肯相信了吗?」
「相、相信、什、么……」
「你已经被抛弃了,你的神不打算救你,放你在这里受苦。」
「不、可、能……吾主、一直在、我心中……」
真固执啊,我砍。
「嘎啊呀呀呀————!」因为剧痛,实验体翻起了白眼,不过居然没有昏
迷,照理说这已经超出她的承受能力才是。
稍微探测了一下,我发现实验体的脑部多了一些魔力回路,应该是用於防止
气绝的魔法,是因为下午数次昏迷、宝具自动产生的新术式吗?性能真优秀呢!
不过,这只会让她更不幸而已,因为这剥夺了她逃避现实的唯一管道。
「祂完全没打算救你的样子嘛!」
「你、你不理解、吾、吾主不、不可能抛弃我的……」
感觉继续往这方面追问不会有什么效果,再说了我现在是来泄欲而不是调教
的,因此我解除了三根触手对她的束缚,只留下一只脚。
「你、要做什……」就算是重度的都合主义者,实验体也没有傻到认为是神
让我放开她的,只是她的表情很快就随着我高高举起的小刀爬满了恐惧:「不、
等等、不喀嘎咿啊啊啊、咕、噗呸呀啊啊啊————!」
随着我重重一砍,触手再次暴乱起来,刚才被四根触手抓着乱扯一通,女孩
的胴体估且还是被固定在原位的,但是现在只有一根触手抓着她,甩动起来就完
全没限制了,实验体就像是遇到狂风的风筝,被触手疯狂地甩来甩去,发出不规
则的惨叫。
砍了触手后,我立刻向后退开,以免被波击到,等到结束之后才上前查看。
实验体诡异扭曲着,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除了胸口微微起伏,全身上下
唯一还在动的地方就是她的股间,一抽一抽地向外喷着尿水,混合着肉穴中流出
的精液,模样说不出的悲惨。
检查的结果,又多断了几根骨头,不过因为经过宝具强化的关系,她的骨头
相当坚硬,断起来也特别乾脆,可以轻易接上。为了避免造成永久性伤害,我立
刻开始接骨,由於刚刚那一下十分激烈,这一次我没有特别採用会导致疼痛的方
法,但是实验体依冷汗直流,眼神几乎都要失去了神采。
我用对待物品的态度,把实验体的骨头都接回原位,这个过程中没有言语,
实验体也没有询问我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想和我这个坏人说话,还是怕惹得我
不高兴,又给触手来上那么一下子。
不过,当我完成接骨作业,开始抚摸她的股间时,她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你、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像刚刚一样,做快乐的事啰?」
「不、不行……」虽然嘴上说着不行,但是实验体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方法,
虽然她已经开始在用魔力包覆断骨了,但是在完成固定前,光是抬起手臂就会加
重伤势。
我当然不会理会她,抬起她的屁股,直接插了进去,实验体发出咕地一声闷
叫,小脸皱了起来,流下屈辱的泪水。
「这是试炼、这是试炼……」
又在自我催眠了呢?
「居然会允许别人碰自己的女人,还真是个过份的神呢!」
「欸?」痛苦之余,实验体虚弱地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
「不是吗?如果这是试炼的话,不就代表你的神想要你被人侵犯?」
「那、那种事……」
「不然你要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你的神是个喜欢戴绿帽的变态?还是没有
能力协助你,所以骗你说这是试炼……我看你根本就被放弃了吧?」我一边开始
活塞运动,一边进行着言语攻击,比起自身,实验体更无法忍受我侮辱她的神。
「不可能、吾主、吾主……他骗人、对不对……」
咦?
她把我称作「他」?
实验体在跟谁说话?难道说,是神?
「呵哈、呵哈、唏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神是不会抛弃我的!」
果然,是神。
这究竟是她的幻想?还是神真的存在?
「喔?是吗?那你那位放任属下被侵犯的神在哪里呢?」问话的同时,我也
加强了警惕,虽然在一号实验室中即使对上魔王级的强者我也能不落下风,然而
神却是比魔王更规格外的存在。
「我的心里!」明明四肢都断掉了,而且也在被我侵犯着,实验体说出这句
话时,仍然是满满的自豪。
啥?
说起来,实验体的供词中,神常常以脑海中某个声音的形式出现,也就是说
她刚刚在和幻听对话吗?确认了这一点,我为刚才的紧张感到泄气:「你的那个
神,还对你说了什么?」
「哼!我会告诉你咿呀啊啊啊————!」对於她的不配合,我用力拧住她
的单边乳头向上一提,实验体立刻发出了惨叫。
「怎么样?肯说明一下吗?关於你的神,对你被侵犯这件事有什么说法?」
「噫——就是、试炼、而已……」
还来这一招啊?
「原来如此,是个喜欢戴绿帽的神啊?」
「吾主、才不喜欢戴绿帽!」
「那就是你这个使者给祂戴绿帽啰?」我轻轻捏着实验体的乳头:「你的奶
头都勃起了,给你的神戴绿帽,就这么兴奋吗?」
「不是、才不是……都是你、要不是你对我……对、对了,是之前那个贴在
身上的东西害的……」
喔呀?还不算太笨嘛!不过,这还难不住我:「和外力无关吧?说到底,如
果你对神够虔诚的话,外在的这点刺激根本就不该影响到你嘛!」
「那、那是……」
「你的肉穴也是,出了这么多水,还夹得那么紧,其实你根本很想要嘛!」
出於自我防护,任哪个女人被强奸的时候都会有反应,所以这点常常被用来
羞辱被害者,虽然是老梗,但是相当好用。
「想要什么的、才不可能……咿等、等下、不能、不要动得那么快,咿呀咿
咿咿————!」
问答的同时,我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同时轻拈实验体的乳头和阴蒂,将她送
上了高潮……与此同时,她的腟道猛然一阵收缩,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彷彿是在
榨取我的精液似的,我没有忍耐,再次将精液射在了她的肉穴里。
「……咿唏唏……烫!这是、什么?你在我的肚子里放了什么……」从违背
意愿的高潮中缓过劲来后,实验体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喔呀?不但不知道高潮,就连射精也不知道吗?这可真是稀奇。
依照艾米的说法,许多历史悠久的贵族世家,女孩子从小就要学习房中术,
以免长大嫁人后闹笑话……贵族尚且如此,王族就不用说了,实验体也差不多到
了能嫁人的年纪,居然还没接触过这些?有什么隐情吗?还是单纯在她学习房中
术之前,就带着宝具展开杀戮之旅了呢?
嘛,怎样都好。倒不如说,这么一来就方便我使用对调教有利的解释了:
「刚刚那种感觉叫作高潮,你被我干得很快乐,才会出现那种感觉。」
「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至於射到你肚子里的东西,那是精液,会让你怀上我的小宝宝。」为了加
重实验体的嫌恶,我特意在「我的」上加了重音。
「什……不要!我不要!拿出来、快弄出来……」
前面提到高潮的时候,我没有和她争辩,这是一种话术技巧,将要灌输的概
念一带而过,会形成一种因为是事实所以无须辩驳的错觉,而后再使用怀孕这件
事对实验体造成冲击,使她在反驳这件事上产生不好的回忆,多少能减低她想起
并思考这件事的机会。
「什么啊?你刚刚不是很迫不及待的接受了吗?」
「那种事、才没有……」
「不是吗?刚刚你的小穴可是猛力收缩着,想要把我的精液榨乾喔?没想到
居然会看重这种天性淫荡的女孩,你的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
「胡说八道!淫荡什么的、人家才不是……」
「打算否认吗?刚刚你的小穴做了什么,你真的完全没有感觉吗?」
「才……咦?唔……」
由於我的反覆追问,实验体陷入了短暂的回忆,接着脸色大变:「才、才没
有呢!」
肯定是想起来了吧!女性在高潮的时候腟道会强力收缩,这是为了从男根中
榨出精液的生殖本能,由於知觉强化的关系,实验体多少能够察觉体内肌肉的律
动,并且明白我说的是事实,只是她不瞭解其中的意义,会误以为自己真的如我
所说,在主动渴求精液。
「吾主、吾主!不是他说的那样!我没有想要!我才不要怀小宝宝……」
如此哭喊着的实验体,表情开始崩溃了,效果意外的好。
「试着对自己诚实一点……嘿?」正当我重新插入,打算继续奸淫实验体的
时候,一股微弱的魔力波动传来,好傢伙,居然打算在阴道里面生成尖刺来暗算
我。
当然不会有用,我干扰了魔力的变化,将尖刺转换成麦片大小的小球,这些
小球令实验体原本平滑紧緻的肉穴增添了无数颗粒,使抽插的快感几何倍数增长,
并且这个快感是双向的,产生小球后,还没抽动几下,实验体便翻着白眼达到了
高潮。
真不赖。
「原来你的宝具还可以这样用啊?不错不错,你平常是不是也会变出棒棒自
慰啊?」
「不准你侮辱吾主咕唔哇啊啊啊————!」
这一次,我只是普通地把她的腿抬起来,但是因为她的大腿还没完成固定,
所以动到伤口了。确认没有错位以后,我再次开始抽送。
「你平常都这样取悦你的神啊?」
「才没有、才没有……吾主才不会、嗯~做这种事……」
一边抽插着,我一边爱抚实验体的身体,令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娇喘。
「既然不会做这种事,却取走了你的处女,不就说明他对你只是玩玩而已吗?」
「你懂、嗯哈~懂什、嗯咕~懂什么……吾主是、嗯呀~咕是、嗯哈~」
问话的同时玩弄身体,虽然达成了使实验体感觉错乱的目的,但是想要从她
的娇吟中分辨出答案,还真不是普通的累人……虽然她回答什么都不重要就是了。
「说到底,如果你的神真的重视你,会让你独自出来冒险吗?」
「这是、嗯哈~试、嗯呀~炼~」
「包括现在这样子被我强奸,也是试炼吗?」
「是、呣哈~也是、试炼……」
「既然是试炼的话,你明显不合格呢?」
「欸?为什嗯哈~」
问答进行到我里,我用力向前一挺,俯身盯着她的眼睛:「既然是试炼的话,
就是在考验你的忠诚心对吧?可是你却被陌生的男人给玩弄得高潮连连……喔不,
在那之前,被玩弄身体还会产生快感的变态,有什么资格自称是神的使者?
对了对了,差点忘记你刚才还主动榨取我的精液呢?「
「不是、我不次变态……」实验体茫然地摇着头,却组织不出反驳的话语。
女性因为被侵犯而获得快感时,很容易因为羞耻而产生混乱和自卑,有时即
使是性经验丰富的女性也不能免俗,更何况实验体今天才初次体验到作为女人的
快乐,在我的引导下,已经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了。
「说到底,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有脸自称神的使者吗?被玩弄被侵犯,结果
居然还会产生快感……简直就是耻辱,我要是你的神,都不敢认你这个使者了,
省得给自己丢脸。」
「不会的、不嗯~会的……」
随着我的恶言相加,实验体的脸色越发苍白,看来这就是她的软肋了。
「你的神放弃了你,所以你的力量才会失效,只能像现在这样任我宰割。」
「不是那样的、唔咕能、吾主……求求哼哈咿咿咿~」
由於今晚的目的单纯是泄欲,羞辱和调教只是顺手为之,所以我在抽插的时
候并没有配合问话控制频率,结果不等实验体回答完,便被我的抽送推上了高潮。
我暂停了对实验体的爱抚,等她缓过劲来后,伏下身子,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既然被神抛弃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实验体因为连番的羞辱和问答混乱不已,我打铁趁热,抓住她因为高潮脑筋
浑沌的时候偷换概念,把被神抛弃说得好像既定事实一样。
「吾、吾主与我、同在……不会、抛弃我的……」
喔呀?失败了,即使对自己的身体和试炼的说法产生怀疑,但是笃信神的存
在这点毫不动摇吗?也是,毕竟这可是支撑她大半人生的信条。
虽然剥除实验体对於神的依存大大有利於调教,不过想要打破那种虚构幻想
并没有速效手段,只能依靠时间慢慢化解,而我现在是来享乐的,工作的事就等
明天过后再说吧!
没有给实验体留下整理情绪的余俗,我重新开始了活塞运动,然后在她掺杂
着绝望的高潮表情中,一次又一次将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
………………
这天晚上,我将连日以来积累的欲望都发泄在了实验体身上,把她干得不要
不要的,结束的时候,实验体的眼神几乎失去了焦距,也再难以编织出完整的话
语,如果说每次高潮都是对神的背叛的话,那她今晚已经背叛了神近百次了——
相比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打击明显更能侵蚀她的心智。
原本还担心会不会就这样把她给玩坏了,不过防止昏厥的术式似乎具有安定
心神的效果,实验体在初次濒临崩溃边缘的时候我曾停手了一次,原本都打算开
始收拾善后了,没想到实验体才休息了一下下,就又回覆理智开始对我叫嚣,甚
至驱使着初步固定断骨的身躯,策划了一次不太高明的偷袭。
没得说,我又一次把实验体按倒在地,彻底干了个爽,直到精神术式出现了
崩溃的迹象才终告收手。
完事以后,我取来魔力吸收型的种子,重新贴到实验体的三颗小豆上,然后
拿了一根长麵包插进她的肉穴里,虽然被我干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在
被我告知那麵包是她的晚餐时,实验体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再次检查了一遍女孩的身体状态后,我关闭了房间的光源,走出实验室,伸
了个懒腰……可能是因为直接在地板上开干的关系吧,感觉肩颈有点痠麻,下次
果然还是在床上做吧?再过几天,艾米就要回来了吧?想到艾米,我的心都要发
热了,也是时候让露娅成为女人了……嗯?墙壁上还是实验室里的影像?我没关
吗?
对喔……下午的时候我直接离开去找露娅了,没有确认这点,刚刚过来的时
候,也因为墙面如同实验室内一样漆黑一片,要不是因为发现了「那个」,我可
能都不会注意到影像还没关闭。
如果整个晚上都开着这个功能,那么刚刚侵犯实验体的影像肯定也显现出来
了,既然如此,「那个」也就有得解释了。
我漫步走到某根柱子旁边,弯腰一探,在两声惊叫中,摸到了一黑一白两个
小屁股——是露娅姊妹。
两个小傢伙也不知道偷窥多久了,两人的脸蛋都是红扑扑的。
「晚上不睡觉的坏小孩,要惩罚喔?」我坏笑着向下探去,俩人的下体全是
淫水,肯定是因为刚才的活春宫发情了吧,被我这么说着,小露娅的脸蛋更红了,
露娅妹妹则不知为何有些高兴:「要调教我了吗?」
……还是一样残念呢。
虽然说着要惩罚,不过我发泄完欲望暂时没了兴緻,露娅姊妹初嚐雨露也不
好太过折腾,因此在确认了露娅妹妹只是普通地动情,不需要进行媚药的释放后,
我将姊妹俩一左一右挟在腋下,在浴室进行简单地沖洗,便回房休息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