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师莫离】(穿越神雕调教NTR)(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一目十行,文曲星落鸳鸯谱;颠鸾倒凤,紫芜穴吞少年茎
世间真有生而知之者?
蒋秀芬的内心是崩溃的,她亲眼见证了许多只在词典上出现的词语,比如过
目不忘,比如一目十行,比如举一反三,比如融会贯通。面前的少年少女:男孩
高大阳光,干净爽朗,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干草的清香,特别是那张脸,健康俊
俏,双眼熠熠发光,微微一笑便能驱散所有女性心底的乌云;女孩要比男孩小上
许多,十岁左右年纪,粉嘟嘟的鹅蛋脸煞是可爱,美中不足的是走路发颤,必须
坐在轮椅上。
授课的前两个小时,这两人一页页地翻书,直到把所有小学初中教材全都翻
光。唯一奇怪的一点,女孩看的是小学教材,男孩看的是初中教材。男孩可能受
过小学教育不奇怪,那个小妹妹翻完小学教材之后居然连初中内容都记下。一个
上午的课程,除开他们记忆的两小时,剩下的时间全都在答疑,而且同类型的疑
问只会有一个。
「蒋老师,补习费5000元整,你点点。」客厅里,紫夫人盘着长发,涂
了紫色唇彩,穿了一件无袖黑底白花的旗袍,下摆仅到臀沿,尽管里面穿一条黑
丝裤袜,完美饱满的淫臀仍能从开叉看到整个轮廓。旗袍无袖,高隆的丰胸撑起
绸料,腋下副乳连带一双玉臂暴露白花花的美肉,极尽诱惑。倚在真皮沙发上抽
着水烟的紫芜,丰臀柳腰,媚眼含春,慵懒艳美,满满的熟女贵妇风情。
「不用点了,这钱我受之有愧,一上午顶多四课时……」蒋秀芬正襟危坐。
她仍旧是那套办公室套装,套裙及膝,西装老式,全方位隐藏了那具放荡勾人的
淫娃娇躯。任何男人见了,激不起一点涟漪。
「姐姐,喝茶。」蒋秀兰小心翼翼地把一杯热茶放到茶几上。到莫宅的第二
天,她就投入了打扫模式。现在下身穿着牛仔短裤和肉色裤袜,肉臀肥厚,与旧
牛仔裤完美贴合,仿佛没穿似的,清晰凸显了两扇大腚的蜜桃淫态。肉色裤袜好
多地方开线,在膝盖处磨破两个大洞,跪得发红的光滑美肌惹人怜爱。好在上身
穿着一件宽大的旧T恤,下摆能遮住淫臀,可惜一上午的辛苦劳作,香汗淋漓的
美熟妇浑身湿透,T恤后摆黏住美背,胸前巍峨肉山被衣料紧紧包裹,轻松透视
出胸罩上的老式花纹。
「该多少就是多少,蒋老师不必客气。以后,我们家莫离还会转到你班上,
昨晚我已经托人准备转学事宜,今后还请多多照看。」紫夫人不容拒绝地坚持道。
说到莫离,闷骚熟女教师内心一荡。就跟男人喜欢美少女一样,女人对俊俏
的小鲜肉几乎没有抵抗力。看着莫离或隐或现的健壮身躯,饥渴如她早已心痒难
耐。可惜碍于师生身份,换作网络上,她不介意和莫离相互视讯手淫,展示自己
湿润的熟女肉屄,倾听他青涩的叫床声。
「既然如此,那我告辞了。」蒋秀芬无视殷殷期盼的妹妹,起身,毫不留情
地走向玄关,穿上高跟鞋,甩门离去。
「蒋老师走了?」莫离从楼上下来,随口问道。原本一脸失落的吴嫂看到莫
离,莫名脸红,低下头赶紧走进厨房,却不料莫离也跟了进来。
「小老爷,你……有什么事吗?」吴嫂不敢正眼看莫离,扭捏地倚在洗手池
边上,肉嘟嘟的美臀紧张地上下颤动。T恤后摆被汗水黏贴后背,小腰上丁字裤
的绳带都露了出来。如此娇羞的美人,低眉顺眼、任君采撷地展现熟美肉躯,莫
离看得下体都硬了。他赶紧移开视线,说:「我过来找水喝,楼上的水被蓉儿喝
光。也不见她运动,怎么这么缺水。」始作俑者把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黄蓉
被干得流了那么多水,能不多喝吗?
「这杯水是什么?」莫离看到灶台上放着一杯浊白的液体,举到鼻子前一闻,
却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那种精臭和女子下体分泌物的腥臭混合的味道。吴嫂见
了,脸色更红,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小老爷,昨天我在书房打翻了好多
牛奶,地上都是。紫夫人让我收拾干净,我觉得这么多牛奶这么擦掉实在浪费,
就自作主张地收起来一些……不过小老爷放心,我都自己喝掉了,这是最后一杯,
还兑了水的。」
也就是说,吴嫂把昨天的精液以及她自己的淫水当做牛奶重新收集起来喝。
咕噜!莫离的喉结不自觉地咽动,一想象到吴嫂喝下自己隔夜的浓精,水杯里的
臭味都蜕变成一股让肉棒火热的催情剂。他偷瞄一眼客厅,发现紫夫人已经上楼,
便像偷东西的小孩一样,颤声说:「那……吴嫂,你能当面喝给我看吗?」莫离
克制不了内心的冲动。
吴嫂用水汪汪的眸子看了一眼莫离,正好迎上莫离炙热的眼神,俏脸更加潮
红,身子不禁软了,生不起反抗的心思,只是想着:好羞人,小老爷为什么想看
我喝牛奶的样子。听人说,下贱的女人会喝牛奶来勾引男人,因为牛奶很像……
很像男人鸡巴里射出来的精液……哎呀,我在想什么羞人的东西啊……我都这把
年纪了,小老爷怎么可能会对我感兴趣呢,他想看,就给他看吧。
蒋秀兰接过水杯,深深吸了一口气,享受至极地闭上眼,一只手压在涨扑扑
的胸脯上,赞美道:「好美味,好浓郁的牛奶香。」她微微张开香唇,嘴里已经
湿漉漉分泌了大量唾液,臻首后仰,水杯里的白液倒流进幽暗的口穴深处。「先
别咽下去!」莫离连忙提醒,颇有些无师自通道,「张开嘴,让我看看嘴里的模
样。」
这个小老爷,真是不知道在哪里学坏了,牛奶在嘴里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嘛!
吴嫂嗔怪地瞪了莫离一眼,却还是缓缓张开了肉唇,露出了满口散发恶臭的淫荡
白液和白液中翻转搅动的香艳小舌。张嘴时间一长,唾液分泌,嘴里的臭水眼看
要漫出来,蒋秀兰连忙吸溜吸溜地吸进嘴里,咕噜一声把这一腔淫水咽进胃袋。
喝完以后,性感的双唇湿润润的,还有一滴白浊的液滴挂在唇边,吐息间溢满淫
靡的精臭。
莫离被气味引导,逐步逼近窘迫的吴嫂,火烫的鸡巴隔着短裤顶住蒋秀兰牛
仔裤里的美屄,健壮的胸肌更是和那对晃悠悠的大奶子来了个亲密接触,他的双
眼则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呵气如兰的香唇。那张喝下精子和淫汁的小嘴,他好像
去吻住它,用舌头刮擦口腔和皓齿的每一个角落,让那股恶臭从吴嫂嘴里与他共
享!
如突其来的年轻男子体味令蒋秀兰沉醉,加上刚刚咽下的恶臭「牛奶香」,
此时的她神经麻木,一时没了反应。当莫离用鸡巴顶住她的肉屄,缓缓将她整个
人顶起,顶到肉臀枕上台面,她才浑然惊醒。
「不可以!」吴嫂一把推开莫离,双手捂住颤巍巍的巨乳,扭过身子,「小
老爷,你……你不是找水喝吗?别妨碍我做事了,等下就要吃午饭,我……我还
要准备午餐呢!」
莫离被推得后退好几步,尴尬又不知所措,连忙倒水,咕噜咕噜地喝,企图
缓解这怪异的气氛。吴嫂也有同样想法,她蹲下身子,找出一个牛皮水袋,说:
「小老爷,你回楼上的时候,把这个水袋带给紫夫人……」她说着话,没注意到
下蹲时啪的一声脆响。等她站起来,莫离一眼看到,牛仔短裤的纽扣被肥厚的肉
臀崩开,正面拉链下拉,牛仔裤朝两边翻开,露出中间被丁字裤紧紧勒住的密密
麻麻一片乌黑的阴毛丛。
这个惊喜太过突然,惊得莫离的龙根完全勃起,能清楚地透过短裤呈现轮廓。
呀!被莫离这么死盯下体,吴嫂再迟钝也发觉了不对,惊叫地捂住了下身,又喜
又羞。好羞人,怎么办,那么多毛被看到了,我那黑乎乎的浓密阴毛被小老爷看
到了!吴大军一直说,有这种黑云屄的女人天生就是淫娃荡妇,欲求不满,小老
爷会不会也以为我是一个下贱的女人?而且……而且……好像是我在主动勾引小
老爷一样,呜呜呜,怎么办……最气人的是,小老爷居然因为我这个中年女人硬
了,刚才还想强吻我,我……我该怎么办……先解释清楚吗?
她想回头说些什么,而莫离早已如惊弓之鸟,跑得不见踪影。
莫离手里拿着牛皮水袋,一路逃窜,跑进二楼的玻璃阳台。这间阳台专门用
来晾衣服,顶部是种特殊的单向玻璃,经得起风吹雨淋,从下面看得见上面,从
上面看不见下面。紫芜很喜欢在这顶上晒日光浴,还置办了沙滩上才有的遮阳伞、
沙滩椅,一旁有一圈小楼梯可以走上玻璃顶。莫离进来的时候,紫芜正好在顶上
晒太阳。
这娇媚的美人,戴着大框墨镜,浑圆的翘臀坐在沙滩椅上,正一个纽扣一个
纽扣地解开旗袍。随着纽扣的崩开,大片美肌裸露,饱满雪白的胸脯和棕色的巨
大乳晕也一寸寸地展现出来。哗啦,旗袍落地,淫熟娇娃一时间只有黑丝裤袜包
裹着下体。沙滩椅旁边放了一双镶钻的紫色恨天高,有整整15厘米,在阳光折
射下熠熠生辉。紫夫人抬起双腿,把黑丝包裹的肉脚一左一右塞进高跟鞋里。玉
手一扶,从沙滩椅上站起,整双美腿显得纤长挺拔,黑亮亮,滑溜溜,引人犯罪。
从莫离的角度看去,本来椅子遮住了最美的旖旎风光,仅能仰望到一双标致
魅惑的黑丝美腿。当紫夫人站起,他才清楚看到,那对绝美的黑丝美腿有多么的
艳丽,美轮美奂地踩踏着玻璃顶板,时隐时现地开合着阴部的幽暗。莫离发不出
声音,或者说他不想发出任何声音,当意识到紫夫人看不到他的那一刻,内心的
阴暗再也遏制不住。
紫姨,紫姨,你知道吗,我好后悔当时没有干翻你的肉屄!他脱掉短裤,握
住肉棒,抬着头开始加速撸动。你跟我说,莫峰伯伯把你从淫窟里救出来,你被
很多人上过,那你为什么不能和我操屄?黄蓉用心音说你是贱人,是淫妇,是勾
人的骚蹄子,举手投足就像个淫荡的娼妓。我很想否认,但是,你放荡的体态,
熟透的美尻,丰满的奶子,淫贱得让我无时无刻不想把你按在地上,就地操你!
阳光和煦,走了两步的紫芜没有回去坐到沙滩椅上,而是就地卧倒在玻璃顶
上。顿时,丰满巨大的美乳,稍有赘肉的蛮腰,以及黑丝包裹下黝黑乌暗的阴部
全都压倒在玻璃上,挤出一片暗色肉晕。莫离眼睛都看直了,连忙架起放在一边
的折梯,爬上去,几乎零距离的欣赏那条曼妙娇躯。棕色乳头乳晕上的每一个淫
荡的凸起,窄而深的淫荡肚脐,没有穿内裤的裤袜下体,以及若隐若现的细密阴
毛,他看的清清楚楚,口水发干,浑身燥热。
好美!好美!我好想舔你的肉屄!莫离控制不住自己,张开嘴,狠狠地亲上
玻璃那头阴阜的位置,一边还伸手在乳压的方位使劲厮磨。紫姨,你舒服吗,莫
离舔的你舒服吗?来,张开腿,让我把舌头伸进你的小穴,快用你的屄肉夹断我
的舌头!可恶,可恶,为什么有层玻璃,我讨厌这层玻璃,我好想舔紫姨的骚穴!
莫离忘情地舔吸,却没想手指摩擦玻璃那点细微声响被紫夫人察觉。她皓首
一低,看到胸前玻璃上有几个暗色指压,紫唇邪魅一笑,迅速理清了下面的状况。
嗒嗒!紫钻高跟敲击玻璃地面,这艳妇妖娆地站起,两腿大角度叉开,缓缓
地下蹲,呈淫浪的马步状停下,然后放荡地前后摇摆阴部和肥臀,一手按压阴蒂,
一手揉动乳房,发情地呻吟:「莫离,紫姨的宝贝莫离!人家那么喜欢你,那么
勾引你,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每次见到你那雄壮的鸡巴,健壮的胸肌,还有那英
俊的脸,我的骚屄就开始发痒、发骚、发情,好想用你硬硬的大鸡巴来填充,填
充我的肉穴、我的菊花、我的嘴屄。为什么,你宁肯射给吴嫂,也不愿意干死你
下贱的紫姨!」
紫姨原来真的是个下贱的荡妇,紫姨原来真的在勾引我,紫姨原来真的喜欢
我!莫离看到这一幕,肉棒撸得飞起,隐约间居然看到紫夫人的肛门并没有闭合,
露出一个圆溜溜鹅蛋一样椭圆的东西。不是上次的珠子,紫姨,你又往肛门里塞
了什么东西,好想看啊,紫姨,快脱下裤袜,让我看个够吧!
紫夫人好像听到了莫离的祈求,哀怨地喊着:「坏莫离,坏老爷,你这么折
磨我,不来干我,我只能靠这个东西来缓解菊花的瘙痒!」说着,她刺啦一声撕
拉开裤袜,饱满多汁的鲍鱼美穴和深色蠕动的菊花从黑丝的束缚中跳出。噢!噢!
她发出阵阵呻吟,菊门开启,括约肌蠕动,屁眼里的东西一寸寸往外拉屎一样排
出。拉出来的物件呈肉色,和龟头的形状一模一样,湿漉漉沾满了黏湿的肠液。
当!龟头部分接触到玻璃地面,另一头仍然连接深色的菊穴。
「噫噫噫——」排出的过程,紫夫人摆出一副痴女高潮脸,牙关紧咬,口水
从唇角漫流,眼白上翻。一圈、两圈,直到地上的长条转到第三圈,整个物件才
当啷一声掉落在地,紫夫人也一屁股坐在水泽中。早在她拉出的时候,玻璃地面
已经被肠液和快感产生的淫汁给浸湿了。仔细一看,是一条塑胶软体双头龙,有
七十公分长。双头龙的尾部缠绕一条黑色丝织品连接还没完全闭合的菊穴,竟是
一条沾满肠液的丁字裤。紫夫人在塞进双头龙的时候,连带脱下的丁字裤一起塞
了进去。整整七十公分的双头龙几乎完全填充了这淫妇饥渴的肠道,可以想象,
她就是以这个淫贱的姿态,与莫离共进早餐,和蒋秀芬谈笑风生。
噗呲!紫夫人费劲地扯出丁字裤,按住双头龙轻轻一推,却用力过猛推到楼
梯口,哐哐哐地滚落了下去。莫离早已饥渴难耐,没有多少犹豫,爬下折梯,跑
到楼梯边上,捡起了湿润温热散发异味的双头龙。
这……就是刚从紫姨肛门里拉出来的东西?好热,好湿,好臭!可是,我却
忍不住,忍不住想去含,想去吸!莫离把双头龙递到自己嘴边,迫不及待地张嘴
吸嘬上面温热的肠液。好奇怪,但是好甜好美味,紫姨肠液的味道!他摘下挂在
尾部湿哒哒的丁字裤,小心缠绕在自己发直的肉根上,配合上面的肠液,咕叽咕
叽快速撸动了起来。紫姨,我进到了你的肠道里!你的菊花咬得我好紧,好舒服,
我要干死你!
「小老爷,你、你这是在干什么?」一声娇喊,把莫离从忘情的撸管中惊醒。
紫夫人捂住小嘴,棕色奶头发硬勃起,暗红色屄缝嗒嗒地滴着水,故作惊诧地盯
着莫离。她扭着柳腰,聘婷地从旋梯上走下,全方位摆动那只熟女肥臀,假意害
羞地停在莫离跟前,低头说:「小老爷,你……你都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她这幅娇羞的小女儿态,看得莫离只是呆呆地点头。
「对不起,小老爷,让你见笑了,紫姨就是这么一个淫荡的女人!我这幅下
贱的肉躯,被调教得离不开男人的滋润和操弄。小老爷这么英俊,这么年轻强壮,
我……我很喜欢你,居然痴心妄想和小老爷苟合……呜呜……」紫夫人梨花带雨
地哭了起来,双肩颤抖,楚楚可怜。莫离忍不住开口安慰道:「紫姨,我也很喜
欢紫姨,我……我刚才也意淫紫姨和我操穴,所以你不必挂怀。」
「小老爷也喜欢紫芜?」影后级艳妇演技大爆发,面露惊喜,「我的年纪都
可以做你的妈妈了,而且……」她扭过身,撅起那对大白屁股,玉手掰开肉腚,
露出流漏肠液的湿润雏菊,黯然道:「紫姨是个热衷玩弄自己肛门的变态女,即
便这样,你也喜欢紫姨吗?」
「喜欢,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紫姨!」莫离热血上头。当着紫夫人的面撸动鸡
巴上的丁字裤,喊道,「你看,我也是个喜欢紫姨肠液的小变态。第一次以为是
紫姨麝香催眠的关系,这一次我确定了,我喜欢紫姨肠液的味道,我想舔紫姨的
肛门,我想吃紫姨的肠液,我想把自己的大肉棒插进紫姨紧致的菊穴狠狠地抽插!」
终于说出来了,那你还等什么,还不来干死我这个小骚货!这一番告白听得
紫夫人淫水横流,她两手按住一旁的晾衣架,高高翘起了肥臀,左右疯狂摇摆,
高喊:「紫芜也想要被小老爷狠狠抽插菊穴,紫芜要做小老爷的女人,紫芜要吃
小老爷的阴茎,紫芜要给小老爷生孩子!快,用小老爷的大肉棒干死紫芜吧!」
这么一只美艳无双的雌兽在面前摇臀求欢,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御这种诱
惑,何况是卸下了心防的莫离?他再没有顾忌,张开双手猛力揉捏那对肉感丰臀,
感到掌下娇躯喜悦的颤动,挺起龙根,抵住了濡湿的肛门。不曾想这淫荡的菊花
居然主动张开吞食龟头,括约肌一松一紧有节奏的开合,还没进入就摩挲敏感的
龟头欲仙欲死。
「紫姨,我来了!」莫离一声低吼,腰部施力,下腹猛烈地撞击那肥厚的熟
女肉臀,发出啪的脆响。噢!紫夫人发出悠长的娇吟,这火热的大鸡巴,这慢慢
的填充感,果然不是冰冷玩具可以替代的。而且,尺寸远比一般的玩具要粗要大!
紫夫人媚眼如丝地淫叫:「小老爷,紫姨的直肠紧吗,舒服吗,爽吗?有没有感
到有很多小虫子在咬你的肉棒呢?」
「噢——爽,怎么会这么舒服,好多小小的,痒痒的虫子在你的肠道里。紫
姨,你这个下贱的骚货,居然给自己种淫蛊,看我不好好惩罚你!」说着,按住
肉腰,啪啪啪地激烈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紫姨跟不上莫离的节奏,感觉自己化作一只被驯服的母马,
遭遇无情骑士的疯狂抽打。那根火烫的马鞭,正不断地抽插自己的母穴,鞭挞她
更加疯狂地呻吟奔跑!她只能甩动自己饱满的奶子,张开小巧的紫唇,握紧冰冷
的铁架,蹬直笔直的双腿,扭动肉感的肥臀,来承受这性爱的狂欢!
「主人,主人!干死紫奴吧,紫奴的菊穴没有你的肉棒活不下去啦!噢~ 噢
~ 噢~ 」情到深处,紫色樱唇中蹦出一些奇怪的词汇。没等莫离询问,紫夫人突
然挺直了娇躯,回头和莫离激吻起来。两个淫乱的舌头相互缠绵,互相吸食着彼
此的唾液。另一边,佳人玉手引动笨拙的莫离揉捏自己巨大的乳房。
柔软的触感和香甜的口津分散了莫离的注意力,放缓了肉棒的抽送,让怀中
美人倍感不满。香舌分离,美娇娘反身环住莫离的脖颈,抬起浑圆的右腿,高举
过头,菊穴以肉棒为圆心右旋,居然在肉棒不离直肠的情况下,180度大转身。
坚硬勃起的乳头被柔软的乳肉挤没在男伴的胸肌里,浑圆匀称的玉腿腾空而起,
一下子箍住年轻的腰肢,淫妇娇羞地请求:「不要停,小老爷,干翻紫芜!」说
罢,送上淫舌,吞送口津,忘情深吻。
这个姿势,凌空而坐,最大限度地把肉棒插入娇嫩的直肠。莫离的第一次抽
送,就让接吻的紫夫人一下子断片,淫叫:「太……太深了……太深了!这个位
置,还没被肉棒开放过,只被玩具抽送过,轻一点……轻一点……伊呀呀呀!」
不知痛苦还是喜悦,紫夫人眼泪都被操出来,咬紧牙关不断的喊:「慢一点……
小老爷,慢一点……太舒服了,紫奴太舒服了,主人,求求你慢一点,让紫奴喘
喘气……噢……噢……太激烈了,你好强,肉棒好强!我要去了,紫奴要去了!」
浸泡在温暖肠液中的肉棒也蓄势待发,在肛门括约肌猛烈的收缩下,与紫夫
人的高潮同时触发。一时间怀抱在一起的两人分别抬头后仰,浓精喷进肠道深处,
潮水喷洒浇润莫离健壮的下肢。
呼哧!呼哧!莫离喘着粗气,低头看着怀里潮吹失神的美熟妇,眼中满是怜
爱,低声说:「紫姨,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看着莫离认真宠
溺的眼神,紫夫人也不说破,只是小鸟依人地伏在他怀里,娇嗔道:「小坏蛋,
谁要你负责呀。」
「对了,你在肛门里下的什么蛊?」莫离关心道。
「菊蜜血蛊。」
「这是?」爷爷并没有把蛊术中淫邪的部分传授给莫离,所以他在这方面完
全小白。
「这种蛊虫能分泌糖分,让肠液带有一丝丝甘甜,且在做爱的时候会不断按
摩肉棒。它们以精液为食,如果没有精液,可往肠道里注入新鲜的血液替代,一
般我都会注入猪血。那个牛皮水袋是你拿上来的吧,里面就是猪血,每天正午喂
食。不过有你在这里,我就不需要这个……哎呀,你干什么呀!」
莫离突然把大屁股美娇娘搁置在冰凉凉的洗衣台上,回身去拿那个牛皮水袋,
然后眼巴巴地看着紫夫人。紫芜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乖乖地在高台上转身趴倒,
撅起大白肉臀,吩咐道:「针筒我放在……噫噫噫~ 你怎么直接把水袋插过来了,
好冰,噢……进来了,不要挤,那么多进来,我肚子会冰坏的……噢……坏透了,
莫离你这个小坏蛋!」
感觉到龟头再次触碰到菊穴,紫夫人连忙转回来,一把握住那根勃起的龙根。
剧烈的转体动作,让冰凉的猪血在她的肚子激烈的翻滚。淫妇春情勃发地撒娇:
「你不能老是干人家的屁穴啊!」她撑开淫水横流的大阴唇,露出娇嫩鲜红的屄
口,发骚道:「快,快来干紫姨的肉穴,你说要对紫姨负责,那就把浓浓的精子
射满紫姨的子宫,让紫姨给你生孩子,真正成为你的女人!」
两具赤裸的肉体再次激烈的撞击在一起。
阳台门开着一条小缝,门外蒋秀兰张开腿跪倒在地上,一手伸入牛仔短裤中
自渎,一手抓住一条男式内裤深呼吸,淫水彻底湿润了整条牛仔短裤。而另一边
书房里,坐在轮椅上动弹不得的黄蓉,两只小手紧紧按住轮椅扶手,满脸绯红,
射精传达而来的快感让她的下体喷射出一股股激流,流得轮椅四周全是蜜汁。她
一字一顿地说道:「奸、夫、淫、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