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九章老中青下
周思邈如何忍奈得住,当即双手架开玉腿,探头更舔。
慕容天瑶全身猛地一抖,立时呻吟起来,她只觉一根舌头紧抵住淫裂,不住
价舔拭洗刮,时而吸吮,时而乱钻乱闯,便在周思邈含住她的小珍珠时,慕容天
瑶直美得连打几个哆嗦,用力抱紧慕容星河,嘴里叫道:「瑶儿要死了,干爹他
……他要弄死你的瑶儿了!」
慕容星河听得异常激动,握住她一只巨乳用力搓捏,犹如搓面团似的,弄得
形状百出,旋即又咬住另一边乳头,大肆吸吮起来。
慕容天瑶如何抵受得住,十根玉指,全插入慕容星河的发中,如泣如诉道:
「你们二人杀了我好了,这样玩弄人家,这回必定快乐死了……啊!爹爹,用力
吸吮瑶儿,好舒服,瑶瑶快要丢给干爹,快要来……来了,来了!」
突然身子僵住,大股汁液狂射而出,当头浇了周思邈一脸。
周思邈已跪到慕容天瑶胯间,手握肉屌,正把龟头抵在花唇上磨拭。而慕容
星河却埋着头,闭着眼,狠命地吸吮她酥胸,兀自吃得唧啧有声,埸面极度淫媟
猥亵!
但见慕容天瑶一脸迷醉,那对水汪汪的美目,半睁半闭,在灯烛映照下,更
显得她容姿独立,娇柔迷人,忽听她嘤咛一声,轻声腻语道:「干爹,你不要只
顾乱挤乱磨嘛,这样折磨瑶儿,难过死了,快插进来好吗……」
说话一落,即听得慕容天瑶「啊」的一声,用力搂住身上的爹爹,叫道:
「好美,一下子便插得这么深……」
「瑶瑶还是和后庭第一次时那样紧,那样美,那样会收缩。」
慕容星河听得此话,抬头往二人交接处望去,只见周思邈双手按住她膝盖,
腰肢不住前后晃动,一根丑陋的粗大肉屌,如桩子一般来回出入,直看得他又是
嫉妒,又是兴奋,数十抽之后,见那肉屌每一拉扯,便有汁液随棒喷出,这个现
象,足见女儿是何等甘美快活!
慕容天瑶紧紧握住爹爹的弯曲肉屌,挺臀拱腰的受着男人的抽送,哼唧道:
「爹爹,瑶儿的花心都给干爹弄开了,你看见吗,人家的水不停地流,你叫瑶儿
怎能不爱他,啊……爹爹,快不行了,我又想要丢,干爹你再用力些,不用怜惜
瑶瑶,让瑶瑶全丢给你……」
周思邈听后当即加快速度,一根肉屌飞也似的,撞得慕容天瑶身子乱抖,一
对美乳不停地打着圈儿,上下颠荡,诱人到极点。
慕容星河望见女儿那满足畅悦的神情,如何再忍得住,当下蹲近慕容天瑶,
把弯曲肉屌抵到她檀口,慕容天瑶看见,一把握实,忙张嘴含住。慕容星河腰下
加力,挺身疾捣,竟肏起她的嫣红檀口来。
不觉间周思邈已干了数百下,慕容天瑶终于熬不住,身子猛然几个抽搐,丢
了出来,周思邈问道:「宝贝瑶瑶舒服吗,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慕容天瑶脱开嘴里的肉屌,娇喘道:「干爹你好厉害,不要停下来,求你再
继续,当着我爹爹面前干死我算了。干爹,瑶瑶好爱你!」
周思邈听得最后这句话,登时精神百倍,志满气得的望一望慕容星河,下身
依然狂插不休。
慕容星河气得横眉瞪眼,只好把一股怨气发在女儿的小嘴上,而慕容天瑶似
乎甘于承受,上忙下迎,来者不拒,双棒全收。
房间霎时淫气熏天,没过多久,已见周思邈喘气不停,头上的汗珠子,如黄
豆般大小滚下来。慕容天瑶顿觉阴中肉屌一抖一抖的,再看见周思邈这个样子,
便知他发射在即,当下紧缩膣室,使劲咬住肉屌,而一对眼睛,却牢牢盯住爹爹,
柔声说道:「干爹你想射,就尽管来吧,瑶瑶好想要干爹的阳精,灌满人家是了。」
慕容星河听见,不由脑袋轰的一声响,被她这句话儿刺激得脸红脑胀,却又
异常兴奋莫名,真个是五味杂陈,好不是味儿。
周思邈果然疾冲几下,便即噗嗤嗤的狂射而出,暖烘烘的热流,一阵接住一
阵,全都打在花心深处。慕容天瑶美得紧紧抱住慕容星河,失神叫道:「爹爹抱
紧我,干爹他射死你可爱的女儿了,瑶瑶好舒服喔……」
慕容星河眼见自己女儿接受其他男人的种子,不禁又是兴奋,又是无奈,但
另一股无名之火,却猛然而生。
这时周思邈已拔出肉屌,滚身下榻,那根大屌依然高高竖起,遍布精水,润
光闪然!慕容星河狠狠的望了他一眼,回过头来,却见慕容天瑶正望向自己。
慕容天瑶看见爹爹脸色有异,自是明白原因,双手忙箍住他脖子,亲昵道:
「不要这样嘛,你应承了瑶儿不再计较的,现在又这个样子。」
说话之间,伸手探到他胯间,一握之下,发觉肉屌硬得卜卜乱跳,微微笑道:
「下面这个宝器已出卖你了,刚才是不是看得很兴奋?」
慕容星河闭口不答,慕容天瑶又道:「现在瑶儿又想要了,爹爹你想报仇,
就使出手段把你闺女干死吧,好教干爹知道你的厉害。」
一番淫辞,听得慕容星河连吞几下口水,一骨碌来到慕容天瑶胯间,已见她
把腿儿尽开,露出那毛发旺盛的淫裂,一道白色浆液,正从洞儿流泻而出。
慕容星河看见,怒火更盛,拿起床帐,撕下一块布片,把那些脏物抹去,岂
知连抹几回,依然不断流涌而出,心里骂道:「这个老东西究竟射了多少进去,
真她妈的……」
他一手将布片扔掉,只见小珍珠怒凸,两片花唇不停张合翕动,不由越看越
火动,实在难忍难熬。想起方才慕容天瑶的淫荡模样,怒从心起,横了心暗地发
誓,今回定要把她肏得半死,要不实在难消心头之气,当下提起火烫的弯曲肉屌,
把个龟头紧抵淫裂,望里一送,「吱」一声便进去了半根。
妈的,和她娘一样的紧,一样的骚,被那么多人进去了,还是没有变,真是
有其母必有其女,慕容星河愤恨的想着,化酸楚为动力。
慕容天瑶下身一阵充实,正自甘美,骤觉弯曲肉屌又再一沉,全根尽没,整
个阴阜立时塞得爆胀,堂堂满满,真个快美难言。
站在一旁的周思邈把眼看去,立时看得呆住,随见慕容星河挺起弯曲肉屌,
露首尽根的大出大进,把个美人儿干得呻吟大作,不由瞧得淫兴复萌,原本软掉
的肉屌,竟然跳了几跳,又再作怪起来。
慕容天瑶给他一阵抢攻,浑身无处不美,骚水再次汹涌如潮,不住地狂喷,
叫道:「爹爹的弯曲肉屌忒煞厉害,干得瑶儿好舒服。干爹,我也要你,过来让
瑶瑶舔一舔。」
周思邈连忙挪身过去,慕容天瑶也不理满棒垢污,张嘴便舔,周思邈爽得连
连打战,一面伸手轻抚她额前的秀发,一面盯住她那晓露芙蓉的娇颜。
慕容天瑶突然吐出肉屌,说道:「干爹,扶我坐起来,瑶瑶想你从后抱住我。」
周思邈见说,便依言将她扶起,坐到她身后。
慕容天瑶把背靠住他胸膛,将一对美腿大大的张开,任由眼前的爹爹抽捣,
提起周思邈的双手,引领到胸前来,仰头向后说道:「亲我,我要你在爹爹面前
玩瑶瑶。」
说话一完,闭目送唇,二人当即亲吻起来。
慕容星河听得异常动火,眼见周思邈握住女儿一对美乳,搓玩得高低涨落,
时而夹着乳头拉扯搅动,不由看得欲火高烧,忽听得慕容天瑶「嗯」了一声,贴
着周思邈的嘴唇道:「干爹,爹爹既然肯接纳你,从今以后,你就是瑶瑶的干爹
爹了,再也无须像以前那样,偷偷模模的了。」
周思邈微笑点头,又再低下头亲她一口。慕容星河听得此话,心中怒极,暗
骂:「这女儿真是她生的,太像了,有了我与东方那小子还不够,还要个老东西,
真是老中青齐全了!」
一念及此,更是恼怒,一根粗大无比的弯曲肉屌,便如狂风暴雨般乱捣,在
她体内尽情发泄。
慕容天瑶给慕容星河连番狠戳,美得呀呀娇呼,双手环后,抱住周思邈的脑
袋,仰起头喘声道:「啊!干爹,你的干女儿要给亲爹插死了,好美好舒服,你
不要停手,继续玩,嗯……要来,快要丢了,真的要丢了……」
说话刚完,只见慕容天瑶全身痉挛,一颤一抖的,终于又高潮了!
……
小洞天福地中。
泛蓝色荧光缠绕在金色阳光中,彩鹊含草掠过枝头,冲破一片五彩虚空,消
逝不见。
清茶溢香,细风撩动青丝,澹台幽莲仰卧在紫竹躺椅上,姿态优美而慵懒的,
轻轻翻动一本药典古籍,犹如仙界神女午后闲歇。
「咚,咚」,两个沉如铜钟的木桶落地沉闷响动,溅起一波水花。
东方不败衣袖挽起,强壮的小臂青筋毕露,汗水侵透了灰色衣袍。一阵清风
拂过,汗味漂浮,淋过澹台幽莲。玉指拂鼻,一双美眸终于移开书籍,微嗔的瞟
向了东方不败。
「嘿嘿。」东方不败干笑一声,露出白齿,与他已略显古铜的肌肤相衬,犹
显阳光俊朗。
澹台幽莲柳眉微轩,轻摇螓首。目光移转,继续翻读古籍。
东方不败讨好不成,讪讪一笑。
「哗……」茶壶提空,倾入白玉杯中,东方不败凑近满脸堆笑道:「师尊,
灵田浇完了,您喝茶。」
澹台幽莲轻点螓首,接过茶盅,一双水汪汪的灵动眸子,却始终倾注在药典
古籍上。
东方不败堆笑的脸庞如同绽放烟花一样,丝毫没有消散,反而越加灿烂。拿
起一把折扇,「呼」地一声打开,殷勤道:「嘿嘿,师尊您热了吧?我帮您扇扇
风。」
如此半番,澹台幽莲像是没当他存在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依旧芊指不时
翻动药典古籍。时至一刻,东方不败已有些酸乏,眼皮子都耷拉了起来。
澹台幽莲知道自己的小男人有事求自己,无论什么女子都喜欢自己男人向自
己献殷勤的,一时间也是心跳恍惚,眉宇间多了一丝惆怅。再看书,已心绪不宁。
她在血脉传承记忆里,知道神族与魔族的修炼不一样,但都有个共同点,需
要手下,很多的手下,神族需要女神来采集创世精元,魔族需要奴仆被自己吸收。
她也想为东方不败多签订尽量多的女神和魔奴,自己也好在他身上采补回来,因
东方不败勉强算神魔之体。
又过一刻钟,沙沙脚步声传来。禁不住抬头望去,她玉容变化明显,柳眉紧
锁,薄唇微张,略显紧张。
只见东方不败屁颠屁颠的捧着一碗热汤,满脸讨好的一溜小跑过来。
「你?」澹台幽莲捂嘴惊呼,柳眉微嗔的轻白了东方不败一眼。
「嘿嘿!」东方不败点头哈腰,满脸谄笑的贴了上来:「」师尊,这是弟子
参照古方,给您熬的人参百花养颜汤,喝了它不但神清气爽,而且滋养气血,由
内而外保养您玉润肌肤,保证您美上加美,气死仙子,羡煞妖女。「
什么叫羡煞妖女?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
澹台幽莲玉颊微微一红,星眸微翻,轻轻白了她一眼。然而眉宇之间,那若
有似无的一抹淡淡笑意。却将她深深地出卖,显然她还是蛮吃这套马屁的。
妙眸望向那人参百花养颜汤,姿态妙曼,柔若无骨的纤手接过尝了一口。半
闭玉帘,好半晌后,才在东方不败忐忑不安的眼神中,慵懒娇媚的说:「滋味倒
也凑活,便是人参用多了,略涩了些。」
东方不败急忙谄笑一声,拍马溜须着说:「师尊您不愧是仙女下凡,目光如
炬。弟子立马去改进,直到师尊您满意为止。百花坳里最近有野蜂筑巢,弟子这
就去弄些蜜酿来。」
「得了得了,你有这闲杂心思,还不如好好花在修身炼丹上。澹台幽莲娇躯
半躺,露出了从未在外人面前有过的雍容娇媚,声音柔柔的说:」说罢,到底有
什么事求我?「
听得她言语,东方不败笑得更灿烂了,搓着双手,恭维不断说:「师尊真是
厉害,洞察之力果然高深莫测,小徒还未开口就被您猜到了,真是让人佩服直至,
直至。」好不容易等到澹台幽莲开口,怎能放过,如同滔滔江水般,连绵不断地
赞扬一番。
同时不忘催发储物戒,丝光闪现,一排略有近十多种的药材隐现在旁,免得
横生枝节。
「易经丹。」澹台幽莲从容仙灵,然眼中还是忍不住闪现一丝错愕。看到所
现材料,身为五品药师的她,怎会不知晓其材料搭配所成?
「师尊好眼力,只看一眼材料就知道小徒想请您帮忙炼易经丹,您简直就是
仙子下凡,火眼金睛啊,弟子跟您算跟对了。」东方不败笑得愈发灿烂好看了起
来。
「你可知道它是五品丹药?」
东方不败自然知道,五品丹药售价单枚就达五十万两金币,很多人拿出几倍
的价格还不一定能买到。因为在天风国中能有大几率炼制出五品丹药的药师,只
有两人,一是长青谷不知下落的药狂。第二个就是眼前这位仙女师尊了。
其余四品药师,虽然也有几率能炼出五品丹来,但那成功几率,着实让人惨
不忍睹。
「知道,弟子这才求得师尊帮忙炼制。」眼神中满是崇拜。
澹台幽莲柳腰扶风般的起身,款步轻盈看了一眼生机勃勃的灵田,相信这东
方不败定是遇到了修炼瓶颈,方才需要这易经丹淬体,增强血脉。
「我虽为五品药师,但这易经丹在五品丹药中,也属难练之物。失败几率还
是很高,你愿意担这个风险吗?」澹台幽莲微微思量间,就只当是给他在霍英凡
事件中的出色表现奖励了。
「当然愿意,弟子愿意承担一切风险。」东方不败果断回答,但心中却怯怯
生危,女神师尊啊,你可千万别失败,要知道那可是我所有的家产了。
再者说,不找女神师尊炼能找谁啊?整个天风国只有两个五品药师……
见得东方不败坚定。
澹台幽莲终于答应了下来,领着他去了丹房。
一番周详的准备工作后。
她终于动了,兰花般玉指轻轻浮动,一抹青绿色真气飘落在药材上,药材被
一分为半。
玉足轻点,整个人已经轻盈飘离地面,宛若仙女般的悬浮在空中,衣袂飘飘,
美不胜收。
她皓腕婉转,藕臂轻扬,指间闪现一道白光,一枚玄青色灵石浮现,润色通
透。藕臂环体移动,绕着丹房飘忽飞行,旋至一圈,以她为中心点的四周,各悬
浮飘动一枚灵动好看的灵石。
玉指一点,灵石如飘落的花瓣,轻飘飘落在半丈之外。双掌下垂,环体合拢,
玄青色气息隐现,挥洒间气息流动,犹如仙女倾倒灵泉一般美妙动人。
霎时间仿佛隔世,随她掌间滑过,灵石受到催发而散发出青绿色荧光,缓慢
攀升,一个青绿色透明半圆气罩隐现,环照而下,与之外界隔绝,唯有那肉眼不
可见的天地灵气渐渐渗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