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王之倾城泪】(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消息
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大山脚下,有着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不断的往低处流去,
顺着这条溪流逆行而上一直到达这条溪流的源头,只见在一座百米高的石崖上不
断的有水往下流,水流很急形成一条七八米宽的瀑布不断的往下坠。
就在离瀑布不远处的岸边正站着两个人,只见两人中那个只有十来岁的少年
看着眼前的瀑布道。
「就是这里了!」
说着他转过头眼神爱慕的看向站在旁边的绝美妇人。
这个妇人用绝世颜容都难于来形容她了,袅娜多姿的身材,完美得难于用笔
墨形容,如此完美的女子,绝世无双,只见她穿着一袭雪白的纱裙,本就倾城绝
世容貌的她,在这么一身雪白纱裙的衬托之下,更显得清冷而又出尘,仿佛她就
是来自九天的倾世仙子。
在这世间竟有如此绝美的妇人,难怪在她身边的少年会以那样痴迷爱慕的眼
神看着她。
不用多说这个如同仙子般的唯美妇人当然便是莫倾城,而刚刚对着她说话的
少年就是带着她来到这里的唯天。
莫倾城没有说话只是用她那清冷的美眸看着前面的瀑布。
而对于莫倾城冷漠的反应,唯天也猜到了会是这样,于是他继续说道。
「只要我们穿过这个瀑布,就可以见到我师父了。」
说着他便伸出手朝莫倾城的一只玉手抓去,而然才刚抓起她白嫩的玉手,便
被对方用力的甩掉。
唯天抬头看去,只见莫倾城退后了几步,用她那清冷的美眸满是警惕的看着
自己。
唯天很是无奈,自从那晚之后她总是一脸冷漠的对着自己,只要自己一向她
靠近,她的反应都是特别的大。
他很清楚虽然那晚是莫倾城自己主动、自愿的,但是这对莫倾城来说这只不
过是跟他的一场交易而已,在那晚她已经满足了他所需要的,她已经对他表达了
自己的诚意,已经不需要再对他表达什么诚意了,反而是他自己既然已经接受了
她给出的诚意,那么接下来就是要他来实现他对她做下的承诺,于是他解释道。
「你别误会,我并不是想占你的便宜,只是我们想要穿过瀑布并不是随随便
便就不能就能到达师尊那里的,因为我师尊已经在瀑布后面留下了空间阵法,只
有在阵法上留下标记的人才能通过,没有标记的人是无法将阵法激活的,所以只
能是由我带着你一起进去了。」
对于唯天的这样的回答,莫倾城也不没有那么排斥,只是她还是一副不假以
辞色、清冷的样子。
见莫倾城没有再露出那警惕的眼神,唯天于是又抓起了对方那温润光滑的小
手,这次却没有遭到对方的拒接,拉着爱慕之人的小手他表面是一副淡定的样子,
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接着唯天也不再犹豫便拉着莫倾城往那激流而下的瀑布飞去,要知道那瀑布
后面可是整面的石壁,然而他们两人却一头扎了进了瀑布,很快两人都消失在瀑
布里,瀑布还是不断的从石崖上倾斜而下,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紫薇神庭东皇英的寝宫前一个长得眉清目秀、脸颊曲线分明的英俊男子正恭
恭敬敬的站在门口,从他修为的可以看出是个超凡境圆满的强者,他的修为已经
到了这个境界的极致只需要某些契机便可突破到界主境。
这个有可能就快要突破的人就叶展,他听从东皇英的召见所以就马不停蹄的
来到此处。
不一会儿一个侍女从寝宫内出来,对着叶展说道。
「神使有请,大人请您跟我来。」
说着侍女便领着叶展往寝宫里走去,虽说是寝宫是睡觉的地方,但是里面豪
华和复杂的程度一点也不比某些门派的主殿差,毕竟东皇英是直接听命于天神,
是天神得力的助手,有着的待遇也不奇怪。
「大人神使就在里面。」
侍女领着叶展在寝宫里七拐八拐的终于在一个门前停了下来,接着对叶展说
道,说完她便独自退下。
叶展站在门前刚准备出声,便听见从门内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
「是叶展么?」
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叶展马上就知道是谁,于是立即回答道。
「是的,神使大人。」
接着门内那道好听的声音又再次传来。
「进来吧。」
得到同意叶展整理了一下仪容,心里有些兴奋的伸出手将那扇紧闭的门推开,
然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就看一个足有五六米宽,两三米高的屏风挡在他的面前,屏风上有
些透明,不过却画着一些色彩斑斓的花鸟鱼虫很是精美,让他看不清屋内的情况,
不过在那屏风的上方不断有水汽在升腾,叶展由此判断出这里应该是间浴房,这
让他内心更加的期待起来。
关上门后,叶展站在屏风前对着里面说道。
「不知神使大人您找属下来是有何事?」
只听里面那道好听的声音说道。
「你们先下去吧。」
「是!」
接着又一齐传来几道女声,随着叶展便见到有几个侍女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见到叶展后施了一个礼后便退了出去。
里面的人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于是又说道。
「过来。」
叶展连忙朝屏风走去,只见屏风后面是圆形的水池,此时水池表面水汽腾腾,
还是洒满了红色的花瓣,一个样貌出众的绝色美妇正面朝着叶展靠在最里面的水
池边上。
这个绝色的妇人全身浸泡在水池里,只露出酥胸以上的位置,她的秀发因为
洗澡的缘故高高的挽起,不过还是有几缕散乱的长发垂在水面上或在贴在湿露的
玉颈上,白皙的玉脸因为长时间被池水浸泡的缘故变得有些通红,如此场景使原
本气场强大的美妇人增添上了几丝妩媚。
站在水池前见到如此场景让叶展大呼受不了,小腹邪火升腾呼吸粗重,不过
他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怕被眼前的女人发现。
「你的修为有何进展?」
东皇英看着站在水池前的男人说道。
「属下的修为已经到了超凡境圆满的极致,可是现在始终感觉缺少一些契机
无法突破。」
东皇英点了点玉首说道:「不错,自从你进入神庭到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有
如此的修为。」
「这当然是靠神使您的指导和神庭的栽培,属下才能有如此的长进。」叶展
恭维道。
「如果你能在神庭大会前突破,以你的资质足可以在大会上大放光彩,得到
天神的重任,甚至有可能像我一样成为天神座下的神使。」
「属下怎么可能和神使大人您相提并论,当然就算属下能得到天神的赏识,
也不会忘记大人对属下的好。」叶展说道。
听到叶展的话东皇英柳眉轻轻一挑,微笑着对叶展道:「哦,是真的么?」
叶展也不笨听出了这话中的含义,心想这正是表示自己忠心的好时候,于是
说道。
「属下对大人您绝无二心,如果有一天属下可以跟大人平起平坐,属下也会
对大人马首是瞻。」
听到叶展的回答,东皇英玉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拿起放在池边的一个酒杯
道。
「好,那我在这里提前祝你可以在神庭大会上取得一个好成绩。」
「多谢神使大人。」
经过东皇英示意叶展看到水池边桌子上也有一杯盛满酒的杯子,于是他拿了
起来和东皇英一样将酒杯举在空中相互示意,而后两人便一同将杯里酒饮尽。
整杯酒下肚,叶展感觉自己的腹中更加的火热,看着水中的东皇英越发的痴
迷,嘴里不假思索的赞赏道:「大人您真美!」
听到叶展的话东皇英并没有生气,而是将靠在水池边的身子直了起来坐立在
水中,而随着她的动作胸前的那对丰盈玉乳也跟着在水底下晃动,泛起一阵水波
将水面漂浮的花瓣微微荡开,饮酒后的她玉脸上红晕更加明显,变得越加的妩媚
动人,对着叶展盈盈一笑道。
「我真的有你说得那么美么?」
「当然了,大人您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叶展将心的所想的说了出来。
听到叶展的回答东皇英美眸的中生起了一层春意,声音娇媚的对着叶展说道。
「既然你把我说得那么美,那你对我是不是有过什么想法呢?」
东皇英娇媚的声音让叶展浴火难耐,而更让他把持不住的是她所说的话,他
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水池中的美妇人,下个瞬间他跳进了水
池被一把将水里的美妇人抱住,同时嘴里疯狂的说道。
「想过,我当然有想过,我第一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对您有想法了。」
东皇英任由叶展将她抱住,趴在叶展的怀里听着他粗重的喘息声。
「你居然对我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你不知道我可是天神的女人。」
此刻的叶展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毫无畏惧的说道。
「不怕,就算是天神我也不怕,只要能让我得到您,就算让我下十八层地狱
我也不怕。」
听到叶展的话东皇英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玉背重新靠在水池边,一脸笑意
的看着叶展说道。
「好,我可以给你可以得到我的机会。」
「是真的么?」叶展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睁得大大的。
只见东皇英玉手中忽然多了一样东西,她拿着这样东西对着叶展说道。
「这个可对你的修炼很有帮助,只要你能在神庭大会前突破到界主境我就是
你的了。」
唯天带着莫倾城穿过了瀑布内的空间阵法来到了一间石屋内,这间石屋不大,
没有任何的装饰,不过却被唯天的师尊布下了重重的阵法,如果是一些不知道情
况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触动石屋内攻击阵法而导致灰飞烟灭。
唯天对这里是了如指掌,他对着身后的莫倾城道。
「这个房间布有大量的攻击阵法,你要紧跟着我的步伐走。」
随后唯天便带着莫倾城出了石屋,便看到一个院子,这个院子有奇花异草、
亭台楼阁、嶙峋山石、石子画为路,有弯弯曲曲盘成一圈奇特的树木,也有供人
休息小巧凉亭,还有形状奇异的山石假山,很明显这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后院。
「这片世界是我师父创造的小世界,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这片小世界
内的某个地方,是我和师尊在这小世界内最常用的落脚点,在这里你很安全不用
担心会被人发现,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过在此之前我先带你去见我师尊。」
唯天对着莫倾城介绍道。
来到这里莫倾城还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对唯天说的话爱理不理,不过唯天对
此并不介意,因为他已经将这个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绝美女子当做是自己的女人,
就算他知道对方和他发生关系只是为了达到她的目的而利用他,他也还是丝毫不
介意,还是把她当做自己最爱的女人。
「咦,奇怪?按理来说只要我们出现在石屋的时候,师尊就会发现我们了,
一般都会在院子里的凉亭等我,今天却没在这里。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唯天看着空无一人的凉亭自言自语道,说着他又带着一言不发的莫倾城往其
他地方走去。
「师尊应该是外出或者闭关了吧,我先带你去休息,等师尊回来我再带你去
见他。」
找了好几处地方都没见到他的师尊,唯天只好无奈的对着莫倾城说道。
当夜,唯天的房间中,唯天没有修炼,而是躺在床上想着那个让他心动的倩
影,就在他想的入迷的时候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房间内。
躺在床上的唯天却毫无察觉,直到他那个身影发出了一道声响,唯天才回过
神来,并发现房间内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他顿时警惕了起来,不过当他看清了那
道身影后,他连忙下了床来到那道身影前说道。
「徒儿拜见师尊。」
那道身影全身都裹在一件宽大的白袍内,看不清他的容貌,只听他哼了一声,
声音沙哑的说道。
「哼,多日不见你的功力到是长进了不少啊!」
唯天听着这个熟悉的沙哑声,那里听不出这是一句反话,有些颤颤一笑道。
「徒儿刚刚在想些事情,所以没能及时发现师尊,请师尊谅解。」
唯天的师尊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说什么。
「你这次回来做什么?难道你已经收集到了什么有用的情报?」
「额……到没收集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过徒儿今天带回了一个人,她应该
对紫薇神庭的情况知道一些。」唯天道。
「你是说在隔壁的那个人么?」
唯天也知道师尊身为天神境的强者,肯定早就知道了隔壁有人,所以他对师
父的话也不奇怪。
「是的。」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谁让你带一个陌生人来到这里的。」唯天的师尊那带
着怒意的沙哑声从白袍内传出。
「请师父放心,这人对紫薇神庭可谓是恨之入骨,不会是对方派来的卧底。」
「那要是其他地方派来的呢?」
唯天顿时语塞,确实他对莫倾城不怎么了解,但是他知道莫倾城一定不会是
坏人,想了一会儿他正想开口辩解,便被他师尊打断。
「好了,你带回来那个人为师会去了解,不过你既然回来了,为师正好有事
要你去办。」
「不知师尊有何安排?」唯天问道。
「你应该知道再不过不久界主境的神庭大会就要开始了吧。」
「是的。」在神庭主城待了这么久他能不知道么?
「我要你参加这届的神庭大会。」唯天的师尊道。
「可是,神庭大会不是差不多还有一年才开始么?」
唯天有些不解不知道师尊为什么突然要自己参加神庭大会,而且现在离神庭
大会还有一段时间这么早告诉自己干嘛?
「所以我要你在接下来的这一年里好好的闭关修炼。」
「可是师尊以我现在的实力去参加神庭大会跟本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这一
年闭不闭关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看就没必要了吧。」
「不行,我让你闭关并不是因为害怕你在参加神庭大会中出现什么问题,而
是参加神庭大会之后如果遇到天神你怎么办?天神强者深不可测,每一位天神都
有自己擅长的方面,万一让某个精神力强大的天神知道了你的骨龄,他肯定会对
你非常注重,到时肯定会调查你的背景,所以你现在还是给我安心修炼,实力能
更进一层,以免到时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唯天的师尊声音沙哑的说道。
「可是师尊你为什么要让我参加神庭大会?」唯天提出了自己疑问。
「你现在不需要知道,等您进了紫薇神庭为师自会告诉你的。好了不要再多
说什么了,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去修炼,修为没有长进就不准出来。」
「那我去跟我朋友说一下。」
他只要一想到要一年的时间见不到莫倾城他的心就觉得空落落的感觉好像少
了什么似的,他必须要跟莫倾城解释一下,以免她误会。
「不用了,为师会去跟你朋友说的。」
「好吧」
虽然唯天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对自己百般宠溺的师尊现在会对自己这么强势,
不容商量的就决定这么一件事情,但是他也不敢违逆师尊的话只能无奈的答应。
入夜更深,屋外下起了倾盆大雨,莫倾城打开窗户往外看去,只见外面的院
子里漆黑一片,可是却不影响她的观看,她也能听到屋外的一切都在承受着雨水
的一次次击打而发出沙沙的声响,雨下得很是认真,可是还是会有那么几滴雨水
被风吹进了窗内,滴落在站在正窗边的莫倾城身上。
站在窗边的莫倾城是那么的美,仿佛她就是来自天上的唯美仙子,玉脸上一
双清澈的明眸,高挺的琼鼻、红润的小嘴组合得是那么的契合、完美没有一丝的
瑕疵,她的气质清冷,让人生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意,婀娜窈窕的胴体上
穿着一袭的得体的白色长裙,这更是让她又增添上了几分圣洁的仙气。
看着屋外那滂沱大雨,莫倾城有些惆怅,皱起秀眉轻轻的叹了口香气。
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是否是正确的,她看中了那个少年的天赋与实力,
觉得他能帮助到自己,所以她为了复仇忍着背叛夫君的愧疚和悲痛将自己冰清玉
洁的身体毫无保留的交给了那个少年,可是事后她又有些后悔了,因为她只知道
少年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和天赋,对于其他的事情却一无所知,甚至连他口中说的
那个天神境的师尊到现在也没有见到。
她暗恨自己真的是被仇恨蒙蔽了头脑,干嘛要这样糟蹋自己背叛了她的夫君,
然而现在想到这些已经太迟一切已经发生,她只能寄希望于那个少年,希望他能
给自己带来想要的结果。
她忍着悲痛的泪水不让流下来,告诉自己一定活下去,给死去的亲朋好友还
有生死不明的夫君报仇。
「倾城?」
忽然莫倾城的背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莫倾城一惊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
个全身裹在白袍里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她警惕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自己的身
后的白袍人,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白袍人他怎么会
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白袍人当然便是唯天的师尊了,他将唯天送到一处闭关的地方便赶了回
来,他需要了解一下这个让徒弟如此关心的人,而且徒弟还说她知道关于紫薇神
庭的一些事,这让他更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果是对方派来的人,那
么他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于是他来到了莫倾城所在的门前,因为之前只是凭着强大的实力简单的感应
道了隔壁有人住着,并没有用神念进行查探,对于房间内的人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所以他在进门之前神念查探了一番,可是这一查探让他感到十分的震惊,因为他
认识房间里的人,他非常的激动失去了身为天神强者的冷静,直接进了屋内,直
到对方警惕的看着自己他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唐突了。
「倾城,是我。」
唯天的师尊再次说道,不过他的声音不在沙哑,而是变成了好听又有些激动
和冰冷的女声,说着白袍人又将头上戴着的帽子往后摘去。
莫倾城听着白袍人忽然变换了声音,那女声听起来有些熟悉,有些疑惑,不
过当她看到白袍人的真实面目顿时瞪大了美眸,和白袍人看到她一样也是一脸震
惊的表情,她激动的脱口而出。
「青儿姐姐!」
只见摘去帽子后的白袍人,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倾世容颜,她的美貌足以和
她面前的莫倾城相提并论,可以说两人的美貌就在伯仲之间难以比较,硬要说的
话就是她又着一头显眼的白色长发,在气质上也要比莫倾城冰冷许多。
不过此时在她那冰冷的玉容上也是和莫倾城一样一脸的激动,高兴的说道。
「倾城妹妹。」
原来唯天的这个白袍师尊就是莫倾城分散多年的好姐妹,也是她夫君的另一
个妻子,长青青儿。
分散多年的两女激动的抱在了一起,她们的脸上喜极而泣,同时流下高兴的
泪水。
抱了许久两女分开,只见哭的美眸通红的莫倾城率先开口说道。
「青儿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想你!」
平时总是冰冷冷的长青青儿此时也是双目通红,高兴的说道。
「我也很想你啊!」
说着两女再次抱在了一起,抱了许久之后,两女冷静了下来,又是莫倾城率
先说道。
「青儿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创造的小世界。」长青青儿回答道。
「难道说你就是唯天的师父?」
长青青儿看着莫倾城点了点头。
「真不敢相信唯天说了解紫薇神庭情况的那个人居然是你,你们两人是怎么
认识的?」
于是莫倾城将两人认识的经过告诉了长青青儿,只不过她并没有将那晚发生
的事情告诉长青青儿。
「看来你们还真是有缘分。」
提及唯天莫倾城神色有些异样,不过她并没有让长青青儿发现,而是说出了
她最关心的问题。
「青儿姐姐你有问天的消息么?」
莫倾城关心的这个问题,当然也长青青儿最关心的问题,本来也想问,可是
听到莫倾城这样说,她只能低下无奈的摇了摇玉首。
见长青青儿摇头,莫倾城倍感失望,接着又问出了另一个她关心的问题。
「那……你知不知道我孩儿的消息。」
「当然。」长青青儿点了点头道。
「真的么?快告诉我!」
终于得到自己失散多年孩儿的消息,莫倾城有些迫不及待。
「当年我们分散后,我就一直将他带在身边教他修炼,并取名秦唯天,说起
来你们母子还真是有缘的,要不是你们母子偶然相遇,不然我们两个也不可能重
逢。」长青青儿一改以往的冰冷笑着说道。
听到长青青儿的话,莫倾城一下子站了起来,美眸睁得大大的一脸的难以置
信。
「什么?」
一年以后。
紫薇神庭,一个散发着界主境气息的英俊青年在空中快速的飞行,朝着神庭
内的某个宫殿而去,这个青年便是闭关成功的叶展,他经过一年的闭关修炼终于
突破到了界主境界,而且还是领悟出三种天心意识的非凡界主。
出关后叶展便马不停蹄的往东皇英的宫殿赶去,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东皇
英,同时更让他期待的是东皇英对他说过的话,如今他已经突破到了界主境,就
看东皇英会不会实现曾说过的话。
他只要一想那个高贵绝美的女人即将被自己征服在胯下,他就越发的性奋与
期待。
不一会儿他到了东皇英所在的宫殿,在侍女的带领下叶展来到了宫殿的一个
房间,只见东皇英就坐在房间内的首位上,在其不远处还有几个人正毕恭毕敬的
站着,对于这位绝色高贵的美妇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给房间内的其他
人一种震慑之感,不敢与之直视。
进入房间后叶展对着东皇英道:「属下叶展拜见神使大人。」
东皇英对着叶展轻轻了点了点头,又接着对原本在房间内的另外几人淡淡说
道。
「这件事情就先这样,你们先下去吧,到时我另有安排。」
「是!」
几人退下后,东皇英将身上的气场尽数收敛,一改之前的强势笑眼盈盈的看
着叶展。
「恭喜你了,终于突破到界主境了。」
「属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领悟三种天心意识成为非凡界主,这都是神使您
的功劳,如果不是神使您的帮助,属下恐怕领悟一种天心意识都需要更长的时间。」
叶展感激道。
「这说明你的修炼天赋确实很不错,不然我给你再好的条件你也无法将其消
化。」
「神使待属下如此厚恩,属下没齿难忘,一定尽心尽力侍奉您左右。」
东皇英要的就是这句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绝美的玉脸笑容更甚。
「很好,刚刚我已经命人摆下了一桌酒宴,今天我要亲自为你庆祝一番。」
叶展心里欢喜不已,痴痴的看着那张绝美的笑颜,他似乎已经看到不久后可
能将会发生的事情。
宴桌上摆满了各种珍贵食材做成的美食和佳酿,叶展独自一人坐在宴桌前满
脸的期待之色,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久后头戴装饰,穿着光鲜艳丽的东皇英走了进来。
「抱歉让你久等了。」
「神使哪里的话,能等神使是属下的荣幸。」
叶展连忙站了起来看向走来的东皇英说道,不过当他看清之后,目光不由为
之眼前一亮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