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希灵帝国改)】(01-03)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1
梦和一切开始的早晨那诡异而扭曲的天空此时看上去格外可怕。灰色是
这个世界的主色调,灰色的高大建筑,灰色的合金地面,灰色的交通工具,灰色
的天空,还有悬挂于天空的那三个无比巨大的灰色球体。
这是一个已经死亡的金属世界。
这应该是废墟吧?
走在沉寂的钢铁丛林中,我不由得这样想道,但与印象中的废墟不同,这里
的一切都没有损毁的痕迹,最起码从外表上看,这些冰冷的钢铁表面没有一丝伤
痕,它们似乎并不是因严重破坏而被废弃,而更像是进入了一种休眠状态,沉睡
的巨兽——这是我想出的更适合它的称呼。
这个沉睡的世界并非一片死寂,耳畔除了脚步声还能听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呻
吟,走了不知道多久,我终于感到有些劳累,于是找了一个宽敞的平台坐了下去。
根据以往的经验,距离离开这里还要一点时间,无聊之余,我开始再次打量
天空那三个巨大无比的金属球体。它们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空
三分之一的面积,在它们的表面隐隐可以看到无数尖锐的突起和网格一般的纹理,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科幻片中的巨大行星要塞一般——说实话,这个世界的一切比
任何一部科幻片都要科幻。
我就这么盯着天上的那三个行星般巨大的金属圆球,直到它们带给自己的压
迫感使我不得不转移开视线为止。
感觉,它们距离地面又近了一些。
事实上,它们的确在不断接近地面,在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它们还
只是高高挂在天空的三个小黑点,但每当我进入一次这个世界,它们就会更加接
近地面一点,有时候一次就接近很多,有时候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不仔细看的话
根本分辨不出它们是不是移动过,但我知道,它们一直在下降,也许终有一天它
们会接触到地面也说不定,不知道到那时候这个世界会不会产生一些变化呢?无
聊的我对此真是相当期待啊。
「还没有找到……」一个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天空,然后整个世界开始剧烈晃
动,我知道,离开的时候到了。
「咕唔……咕……」从怪梦中醒来,恍惚间耳畔充满了阵阵吸吮声,伴随着
下身传来的温暖与压迫感,没过多久我的身体微微一颤,一股热流从下体喷涌而
出,我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唔……咳咳,阿俊,咳,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射了,咳咳」掀开被子,伴
随着初冬的些许寒气一同进入我的感知的是一名留着长发的漂亮女孩,唯一的问
题在于她赤裸的娇躯上只穿着一条棉布围裙,此刻她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纤手
捂着嘴不住的咳嗽着,些许白色的液体从指缝间流出滴到床上,见状她趴下身轻
轻将床单上的液体舔舐干净,留下一片湿痕。这个女孩就是收养我的姐姐—陈倩。
我,陈俊,一名高三学生,孤儿,没有父母兄弟,从小是被一对商人夫妇收
养,自从养父养母去世之后,便只有这个大自己五岁姐姐和我相依为命,虽然我
们从养父母那里继承了产业,但不懂得经营的小孩子很难守住家业,没过多久公
司就入不敷出,最终不得不在养父生前好友的帮助下卖掉了公司,有了这笔钱加
上亲友不时的照拂让我们的生活不像其他的孤儿那样困难,但要强的姐姐不想别
人添麻烦也不想坐吃山空,于是没过多久她就开始作为雏妓援交,成年后因为姣
好的面容和身材加上从小开始接客的丰富经验成为了K市有名的妓女。即使客人
众多,她依旧每天照顾我,让我感到了家庭的温暖。
就在我给你们做背景介绍的时候,姐姐从床上站起身,看向我「阿俊,你终
于起来了,时候不早了!」或许是被我看得有些发毛,姐姐有些慌张 「怎么了
阿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说着用手擦过脸颊,看着手上的精液不好意思的
笑笑,轻轻地将精液吸入口中,接着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配合
脸上着因为刚刚呛到而产生的红晕,我不禁第二次「晨勃」了。
姐姐看着愣住的我,嗔怒道「还愣着干嘛?还想迟到吗?」
「啊,我马上就走」我答应着,飞快地收拾床铺,穿好衣服,套上袜子,再
把左脚的袜子脱下来套到右脚上,再猛然想起来袜子不分左右——最后抓起书包
连滚带爬地冲出了门。你看我早起这一会功夫有多热闹。
「诶——等等,你还没吃饭……」
「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沧澜私立高中,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除了花费高昂之外其本身的
教学素质也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公立学校,这导致它成为了一般平民学生想都不敢
想的地方,能够进入这里读书的学生都是巨富之后或者权贵之子,要不就是在全
国都可以排的上名号的超级学霸。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所学校是一个从各方面看
都很符合偶像剧舞台的地方,灰姑娘和白马王子在这里按营编制,这地方扔韩国,
连演员都不用募集就能直接当影视基地用……
我之所以要对这个学校介绍这么多,就是因为自己正是在这所学校——的对
面上学的……
K市第二中学,我的母校,从名字就透着一股土气,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是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学校,和对面宛若皇家园林一般的沧澜私立高中比起来
简直一个是巴黎一个是昌黎,在这里读书的人也是相当普通的学生,我们中的大
多数人甚至连对面学校的学生每天穿的衣服都叫不出名字来,这样仅隔着一条大
街而对比鲜明的两个学校也成为了这里出名的景观之一。
我就是这座学校的的学生之一,毕竟虽然自己和姐姐家境还算富裕,但要和
沧澜的入学标准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自己这点选择题靠命填空题靠编的脑子,
也不像能被当精英学生特招过去的料……
「阿俊!」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一扭头,正好看到一个留着短发,
身材娇小的女孩向自己跑来。裙角飞扬,发丝飞舞,蓝白碗隐约可见,仿佛一朵
在台风中旋舞的花朵,嗯,就是风大了点。
这个元气满满的女孩名叫许浅浅,(这个名字是因为她天生子宫很浅,浅到
可以轻松做宫颈交),她是我的青梅竹马,不过在上初中之后他们搬家到了城市
的另一个地方,俩人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但并没有影响到我和浅浅的关系,
来到这所学校后,我们惊喜地发现两人竟然在同一个班级,于是好像又恢复到了
从前一起上学的时光。按照一般剧情的发展,这样一个青梅竹马有很大几率成为
我的恋人,然后被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天降系截胡,变成败犬,那我下半辈子也就
有着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们俩人早就做过爱,却始终没能进一步
地发展,就这么维持着介于死(炮)党(友)和情侣之间的关系,至于原因——
难道是太熟悉了?
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当一个对方是一个连你小时候撸过几回管都知道
的女孩时,你是很难将对方当成一个能恋爱的对象的。
「阿俊,想什么呢?」浅浅快步走到我面前,爪子在我面前用力地晃了晃,
不满地说道。
「哦,跟读者介绍女主的情况……」
浅浅:「……?」
这时,不远处突然聚拢起来的人群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2.找到了
不远处的发生的是非常狗血的富家子仗势欺人的剧情。没想到一大早就遇上
这么让人不爽的事,但我又无可奈何。毕竟身为一个普通学生,如果我抡着板砖
上去打抱不平,那之后麻烦就大了,还有可能连累到姐姐,升斗小民,生活不易
啊……
「嘁,」我低声说道,「真想揍他一顿。」
我随口一说,脑海里却仿佛有什么开关打开了,我立时感到一阵眩晕,梦中
那个金属世界闯入我的脑海,然后一个模糊的声音在意识深处响起。随着声音结
束,一道半透明如同水流的柱子突然从天空落下,消失在那个富家子脚下。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光柱,但我发现那道「水流」消失的地面上多了一个
暗红色的小洞,周围融化的地面正缓缓流动。
幻觉吗?我这么想着,那名富家子突然向前走了一步,这一抬脚,正好踏在
了那一小片暗红色的地面上。瞬间,杀猪般的惨嚎猛然响起:「哦嗷嗷嗷!!」
高温灼伤了他的脚,也点燃了他的裤子,现场顿时一片混乱。但是脑海中紧
接着响起的声音让我顾不上关注面前的混乱场面。
「试探攻击完成…………开始正式打击……主武器阵列充能…………十秒钟
后所有战斗单元开火……十,九……」
大事不妙,这是我内心唯一的想法,不知道哪里来的试探攻击就可以融毁路
面,那面对正式攻击我们都在劫难逃。「浅浅!」我猛的大喊了一声,拉起她便
向外围跑去——尽管以我俩跑步的速度可能很难逃离即将到来的不明觉厉的全面
攻击。但不论如何,都不能让浅浅因为自己的原因出事!「阿俊,怎么……」浅
浅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由得大叫道。
还没来的及回答,一阵眩晕突然袭来,我感到眼前一黑。
浅浅惊慌的叫声模糊地传了过来。
「外部指令集异常,失去权限……远程空间打击系统停止运行……」
——(野生的分隔线)——
头……好痛……
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简直就像一团浆糊,各种各样杂乱的
东西被搅和在一起,
学校,富家子,攻击,远程空间打击系统……
「浅浅!快跑!」我大叫着,猛然坐起身子,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学校门口。
环视四周,发现周围都是那些在梦中出现的金属建筑,毫无疑问,失去意识后自
己又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揉揉额头,环视四周,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好像,太
暗了点。于是我抬起头来……
天空中此前的金属球体几乎已经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巨大的球面遮蔽了将
近一半的天空,如同另一片大地一般沉沉地压了下来,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表面
复杂的金属结构,这骇人的钢铁丛林缓缓地在天空移动着,无声地将灭顶的恐惧
传达给在它们正下方的我。
等等,另外两个金属球呢?原本天空是有三个金属球体的,但现在怎么只能
看到一个?难道是躲在这个已经快接触到地面的金属球的背后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有闲心想这些事,一个已经足够把我变成饺子馅
了,再来两个顶多把馅再压匀一点。
但就是这么一闪念间,我已经有些混乱的思路出现了一瞬间的清明,我想起
了在学校门口的时候那道能量柱出现时脑海中响起的声音。似乎,我可以在某种
程度上影响到那个什么天顶攻击系统,或者说,那个攻击系统有极大可能就是被
自己激活的,现在看来,这个梦中的世界和那个天顶攻击系统之间一定存在着什
么联系,也就是说,或许我可以影响到这个梦中世界的东西?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事到如今我早已经不把这个世界
当成是一个普通的怪梦了,这个奇特的梦甚至上升到了灵异事件的高度,天知道
究竟是我在做梦还是自己被某个幻境吞噬了进去。
尽力平静下心情,我开始努力集中精神,试图控制天空那个即将给自己带来
灭顶之灾的天体要塞。
这很难,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只能试图与那个球「交流感情」
让它放我一马。
几十分钟过去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寂静的天地间只能听到自己越来越沉重
的呼吸声,巨大的球体明显更加接近了地面,原本还有些模糊的金属突起物此刻
已经清晰可辨。
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一种什么东西被连接上的感觉从自己的精神深处传
来。
我心中一阵狂喜,然后立刻集中注意力,将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准确地传达出
去。
终于,那个机械的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接收到外部指令集…权限确认…
…模糊指令分析……指令内容将改变世界仲裁机关的运转形态……二号世界仲裁
机关盖亚改变轨道……」
随着声音落下,巨大球体发出了低沉的轰鸣声,开始缓缓的上升与此同时这
个寂静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每次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会响起的那个声音再次回响在天地之间,第一次
带着喜悦的感觉:「找到了……」
3.不得不当的皇帝
「找到了!」
随着声音的回荡,这个死寂的世界重新开始了「呼吸」,仅仅十几秒,就恢
复了色彩,面前超现实的未来景象展现出一种壮阔的美,「这是……」,我呆立
在变样的金属都市中,几乎忘记了呼吸。
一个轻灵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这里是希灵帝国首府星之一」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立刻向一旁跳去,这才看到悄然间出现在我
旁边的「人」的模样。
一个身着淡蓝色纱衣的女孩漂浮在那里,她的身体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前
胸开的很低却看不见吊带之类悬挂的东西,由于看不见背部的样子,宽松的纱衣
似乎全由一对丰硕的玉乳上粉嫩的乳头托住,让人憧憬着走起路来的景象;轻纱
朦胧,除了胸前的两点嫣红,纤腰与下身看得不甚清晰,只是隐约可见私处一抹
引人遐思的黑色。
看到她的装扮,我下面立刻支起了高高的帐篷,「你好,」我露出一个尴尬
的微笑,「我叫陈俊,那个……你有啥事?」
「您好,」对面的女孩鞠了一躬,「我是世界仲裁机关二号机,盖亚,很高
兴见到您,皇帝陛下。」
世界仲裁机关?皇帝?这个剧情的发展也太快了吧?
但是对面的谜之女孩并没有给我质疑的时间,只是自顾自地说着:「我们对
您的身份及权限已经做出了判断,根据最后一次更新的数据库……我们……您…
………很抱歉…………服侍您,但我们……过远……连接…………」
我眼见这个女孩突然开始像受到干扰的电视图像一样剧烈地抖动起来,声音
也断断续续,这让我吓了一跳:「喂!你怎么了?不会是坏掉了吧?」
没有得到回应,我只觉得脑袋一疼,然后整个世界便再次沉入黑暗。
——(野生的分隔线)——
睁开眼睛,便感到身边的浅浅用力晃动着我的胳膊,「阿俊,你怎么了?怎
么突然定在那里,怎么叫你你都没有反应?」
「哦,没事,突然走神了……」
「走神有这么严重?」浅浅有些怀疑,但没有多问,而是拉着我走向校内,
「快走吧,再不走迟到了」
我顺从地跟着,但脑子里却在飞快地思考着「梦」的内容。神秘的女孩,皇
帝,希灵帝国……一切的一切都笼罩在迷雾中,让我无比困惑。
一天的校园生活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拒绝了浅浅做爱的要求后,我回到家中,
趁着姐姐接客不在家,开始尝试着再次连接那个世界。这次很顺利的,我便感到
了那种微妙的连接感。连接成功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询问关于希灵帝国的事情。
霎时间,庞大的信息洪流涌入我的脑海,不知道过了多久,资料的传递终于
结束,我的精神也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缓过劲来,我无奈的开始整理这些信息。
——(野生的分隔线)——
昨晚的信息虽多,但所幸并不像正常的记忆那样自由地存在于脑海之中,而
是被严格地分类汇总,这省去了不少时间,但让我深受打击的是,这些充满超现
实意味的指令集似乎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不可执行……
拜它们所赐第二天我就像宿醉一样精神恍惚浑身无力,以至于姐姐给我「早
安咬」的时候,还以为我萎掉了。
有些昏昏沉沉地走在路上,我不时用力甩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这
时,我突然感到有一种自己正在被什么人盯着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背后一凉,
有些发昏的大脑也清醒了许多。
抬起头,环顾四周,在不远的一个小巷口发现了一个正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的
小女孩。
对方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留着一头披肩的黑发,轻抿着的粉嫩嘴唇,
微微上翘的琼鼻,显得极为娴静,身上穿着哥特式的无袖短裙,束腰勾勒出她纤
细的身段,胸前繁复的蕾丝边遮掩住刚刚发育的胸部,裙摆上的蓝色十字意义不
明,白丝包裹的双腿让人不禁想要用手轻抚,脚上的黑色皮鞋与黑色的裙装相互
映衬,活脱脱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但是她那双眼睛却有一丝不协调,乌黑的大眼
睛看上去却完全没有焦点,只是眼珠转向这个方向,如果不是感觉她的目光就集
中在自己身上,我简直都要怀疑这个小萝莉其实是个盲人了。
我整整自己的表情,露出自认为最和善的微笑,走上前去说道:「小妹妹,
有什么事么?」
对面的可爱萝莉微微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观察了我一会,然后似乎确定了
什么「验证权限」说着,这个小萝莉一把抱住我的腰将我推到墙上,向我的裤子
伸出了手,「等等,你……」我连忙阻拦,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连声音都发
不出来,而周围的路人好像视而不见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已开启屏蔽立场,请不要反抗」在我震惊的目光中,这个刚刚还人畜无害
的小萝莉拉开了裤链,一把握住了我的肉棒,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柔软而富有弹
性的触感,我可耻的硬了。
小萝莉的一只手捏了捏我的肉棒,开始缓缓撸动,另一只手则托住了我的睾
丸,轻轻搓弄起来。很快握住我肉棒的那只手便被我的前列腺液浸湿了,紧接着
她的舌头缠上了我的龟头,在马眼上轻点了几下之后,便将肉棒吞入口中,湿滑
的口腔拼命吸吮着,发出」啧啧「的声响,而舌尖像是在反抗一样不住的推挤着,
小萝莉脑袋前后耸动了几下后,猛然用力抱住了我的腰,我感到龟头滑过小萝莉
的口腔,向下进入了一个紧窄的腔穴,包围着肉棒的肌肉蠕动着,像按摩一样挤
压着我的输精管。
面对这种极致的快感,我精关一松,大股的精液喷涌而出,面对让姐姐呛到
的精液量,小萝莉鼓起双颊,喉咙不停吞咽着,没有遗漏一滴精华,喉咙的蠕动
更刺激了我的肉棒,精液的喷发愈发猛烈,待到我发射完毕小萝莉才吐出我的肉
棒,用舌头将表面残留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她松开了手,我跌坐在地上,看着这个小萝莉带着诡异的神情似乎在品味我
的精液,然后似乎确定了什么,微微点了点头,朝我一鞠躬。「很荣幸见到您,
皇帝,」面前的三无萝莉一开口就将我吓了一跳,「我的名字是潘多拉-zero,
希灵将军。」
「哈?」这个震撼性的自我介绍让我从刚刚的快感中清醒了过来,刚才这个
小萝莉叫我皇帝?还有她是希灵将军?
此刻,我终于不得不认真分析起来:如果这个小萝莉没有骗自己的话(她也
不太可能骗我,我从没向人提起过梦的事情),她就是那个神秘的希灵帝国的成
员了,现在看来,由于连接不稳他们直接派了个人过来。
一个原本只是存在于梦境中的世界突然变得越来越真实,甚至出现了一个活
生生的从那个世界出来的」人「,这让我感到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似乎看出了我
的疑问,这个名为潘多拉的小萝莉开始用机械的声线介绍我现在面临的一切。
——(介绍的分隔线)——
经历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问答环节,我才大致搞清楚情况。原来,这个希灵
帝国是一个由名为希灵使徒的种族建立的强大到超乎人类想象的文明,却因为未
知的原因陷入了沉睡;而我则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拥有了希灵皇帝(他们的皇帝只
是指高权限个体,据说有135名)的灵魂印记,偶然间唤醒了帝国,潘多拉被
派来辅佐我,刚刚为我口交就是在核对身份;至于希灵使徒似乎是什么可以随意
改变自己的物质形态半能量构装体生物。
「那个……我可不可以不当这个皇帝?「开玩笑,万一另一个皇帝也苏醒了,
发现了我这个冒牌货,随便给我来一下就不是我这个地球战五渣可以应付的!」
「依照希灵法律,放弃NT级权限的个体被认为是放弃存在性,这意味剥夺
所在支族的全体繁殖能力,您确认要执行这个选择么?这个确认将进行三次。」
……退货阉地球?!
我顿时头皮发麻,赶紧摆手:「好吧好吧不过先说好了,这是你们主动要我
当的,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你们不要找麻烦啊!」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