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今天的妹妹又在提瓦特战败了】(01)心海的败北,沦为肉奴隶的巫女

「呼,呼,呼···终于,要甩掉了···」
姿态狼狈的心海在树林中匆匆小跑,她的面色红润,呼吸急促,时不时还在
紧张地回头望向身后。她淡粉色的秀发已经乱掉,昔日如星空深海般颜色的巫女
服在匆匆逃窜中被灌木挂坏,少女圆润雪白的下乳在衣服裂口中隐约可见。不过
现在的心海已经没有精力顾及自己的仪态了,因为她身后的不远处,愚人众士兵
们的杀声还在间断传来——「你逃不掉了!」
冷静。冷静。心海在心中对自己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本来这次对旅行者
的搜救行动就是仓促进行,反抗军内部又很可能有内鬼,只是···只是这次没
想到愚人众士兵对她的计划了如指掌,在海祇岛的滩头进了他们的包围圈。心海
和属下在乱军中被冲散,不得不抄小路逃跑。然而当她孤身一人挤出树丛时,看
到的正是等候她多时的愚人众士兵们:「油煎火烤!」
「不好!」
面对数名火枪兵的齐射,心海来不及多想急忙闪躲。仓皇躲避的她尽管躲过
枪弹,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就此晕了过去。
「嘿嘿,这妞还是个雏儿,这次有的玩了。」
「真没想到海祇岛的大军师,连床都没上过,哈哈哈!队长,您要不要……」
「我不感兴趣。你们随便玩,别玩死了就行。」
望着仰面躺倒昏迷不醒的心海,讨债人收起猎刀从她的身旁走开。身后匆匆
赶来的雷锤和风拳,连同露出猥琐笑容的火枪手将她围住。看到了美人衣衫凌乱
的模样,这些饥渴男人们的裤子下,也纷纷支起了帐篷。原先握住武器的粗糙手
掌,毫不怜惜地撕开她的衣衫抚上粉嫩的肌肤,美人胸前那对小巧可爱的酥乳也
在风拳的手掌中被整个握住把玩。随着分开她两腿的雷锤伸出手拨开她光洁无毛
的阴唇,随着男人看到心海穴内那层淡粉色薄膜后发出惊呼,众人的讥笑和嘘声
也响了起来:「哈哈哈哈,今晚有的玩了!」
「呜,啊,呜哈···啊——」
「海祇岛大军师的处女,就由我收下了!」
「哼···唔···」
随着坐在她两腿间的雷锤急不可耐地解下裤子,将已经硬到极点的肉棒一把
送进了心海的穴内。在健硕猛男的冲击下,昏迷不醒的美人整个身体都被向前撞
了几寸,一缕鲜艳的处子之血正从她的股沟处流下。落入愚人众手中的心海,就
这样在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被夺去了贞洁,正在她的穴内抽插着的雷锤,则露出了
满意的奸笑——「哈哈哈哈,我听说她外号什么来着?人鱼公主?是不是人鱼我
不知道,但这下面可真是水灵灵的啊。」
「明明是个处,下面却这么轻松就把肉棒吞进去了,真是个骚比。」
「雷锤哥你行不行啊,怎么你这牙签都干不醒她啊?」
「这不醒了?这淫娃还是得本大爷的肉棒才能干醒。」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啊···放开···放开我!」
「哈哈哈哈,老老实实变成愚人众的精壶肉便器吧!」
「呜!呜哈——」
雷锤的动作逐渐激烈,正在猛男身下被撞得花枝乱颤的心海呻吟声逐渐变大,
最后睁开眼睛的她看到了自己被众人玩弄的姿态,想要挣扎却被无数双有力的大
手按住。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理智,士兵们玩弄的刺激从身体
的每处传来。被捕获的心海在众人的围攻下,逐步沉沦在欲望的深渊中。
「神之眼?我看也比不过老子的邪眼吧!」
「呜!电···不要电,呜啊!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小穴里一边
被电一边被干···」
「这婊子下面的小嘴正吸着我的肉棒不肯松开呢,真他妈爽翻了。」
「乳头都立起来了,之前在神社里没被人少玩吧?」
「不,不是!我是现、现人神巫女,怎么可能会有,会有——呜哈!去,去
了···」
美人两条纤细秀美的长腿被士兵们牢牢抓住,白丝下隐约露出的圆润脚趾,
如深海的珍珠般诱人。一只脚被一位火枪牢牢把在掌中挠着,另一只洁白的「雪
糕」前端已经被岩使含在口中吮吸,故意发出口水的声音羞辱着少女的自尊心。
上半身被牢牢按住的她,胸前的两团美乳也没有被男人们放过。粉嫩的小樱桃在
风拳的拨弄下已经兴奋地充血挺立,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两团雪白美肉,在男人的
大手中被肆意变形把玩。但风拳似乎还不满意,把目光投向不停吐出求饶声的软
糯红唇的猛男,随即抓着她的耳朵将肉棒送到了她的口中:「呜!呜哈···咕
哦···」
「来,给爷好好吸,舔的舒服了就赏给你精液吃。」
「噗哈,吸溜···呜···」
口中浓重的雄性气息几乎要夺取心海的意识,唇舌间火热的棒状物出入不停,
随着咸苦味道的先走液味道在少女的口中扩散开来,本能地吮吸着男人阳物的心
海意识就此堕落。原本如羊脂般洁白的肌肤因兴奋逐渐染上情欲的粉红色,柔软
脸颊时而因肉棒的顶撞隆起轮廓,时而又因吮吸的本能动作滑稽地变成马脸的形
状。而打断她忘我地吮吸肉棒的动作的,就是从下体传来的,因雷锤阵阵猛攻而
传来的无穷快感了。
「呜!呜啊···肉,肉棒···顶着里面,酥服···」

「啊···好深···爽,为什么做爱···这么舒服···穴里,呼··
·哈,里面被填满···」
「少说话,好好给爷舔爷的肉棒!」
「呜!是···呜哦···」
原先如一线天般紧紧闭合的紧致处女肉穴,此时却吞吐着一根和少女纯洁身
姿极为不符的凶恶性器。青筋凸起的红黑色阳物,狠狠地捅进正流下爱液的小蝴
蝶中,随着一次次抽插带出更多的淫液。光洁无毛的阴阜、兴奋地颤抖着的小豆
豆被粗野男人们面前被看了个干干净净,但此时的她还在更加分开双腿,毫不在
意自己的羞耻模样被看光,更多地渴求着雷锤的巨根更深地送入她的身体——
「呜哈···呜···吸溜···」
「水这么多,还装什么清纯!」
「干死她,干死她!」
巫女柔软而又曲折幽深的蜜穴深处,在一次次的冲击下变为男人阳物的形状,
用青春女孩曼妙的肉体为奸淫着她的男人带来无穷无尽的快感。如水做的一般的
心海在快感中泌出的大量淫液,很快便将破处的处女之血冲刷干净,将她的淫香
浇灌在海祇岛的土地上···旋转着缠上粗硬阳物的腔肉如同无数小手般轻揉肉
棒,再用少女下体极品名器所特有的吸力邀请着它更深地进攻少女的深处,就此
粉碎这位军师的脆弱计谋,从身到心都将她堕落成愚人众的玩物。每当她敏感的
花心被撞击时,心海都会颤抖着身体主动地扭着腰,更多地吞下男人的肉棒,被
完全濡湿的小穴内又随着更多的淫水变得一塌糊涂···心海雪白平坦的小腹甚
至都被肉棒顶出了隆起,沉浸在淫乱中的少女眼冒爱心,吞吐着口中的肉棒的同
时,还在娇喘间隙索求着男人们的精液——「哈啊···呜···肉棒,好好吃,
咕哈···好舒服···射进来···射给我···」
「啊!要被愚人众的猛男哥哥们···干到怀孕了···嘴巴里面都是肉棒
的味道···」
「小骚货,好好接着,马上喂饱你这张嘴!」
「呜!咕呜,咕咚···咕咚···」
在心海口中抽插着的风拳死死地攥住她的柔顺秀发,将颤抖着的美人整个脑
袋都按到自己的胯下。随着他的低吼声,低沉的吞咽声与吮吸声也从心海的口中
传来···从少女深喉时全方位挤压着龟头所带来的无缝快感,到柔软香舌包裹
舔舐着肉杆所带来的触电般刺激,再也忍不住的风拳就此在她的小口中一泻千里,
将自己的精华粗暴地灌进心海的小嘴中。直到是呼吸不畅的少女再也忍不住咳嗽
着两眼翻白,他才放开心海允许她将肉棒吐出,让众人欣赏着她咳嗽着吐出白浊,
就连鼻孔中都在流下精液的滑稽模样:「哈啊,精液,好好吃···呜···精
液,漏出来了···不想浪费···哈啊···」
「小姑娘可别呛死了啊,还有好多人等着操你呢!」
「下面也给你灌满咯!」
「呜!哈啊···呜啊——」
雷锤将健硕的身体都整个压上心海的娇躯,身心沉浸在性事中的她却是主动
地迎接着男人的肉棒,随着他最后一下用力的撞击,身下的少女发出一声高亢的
淫乱娇声,而之前一直在心海蜜壶中猛攻的肉棒,终于顶开了少女的花心,将硕
大粗硬的龟头都顶进了她柔嫩的子宫,用对少女最敏感私密部位的刺激将她送上
彻底的高潮。火热的浓精狠狠地灌进少女的蜜穴,在雷锤肉棒上放出的阵阵电流
刺激中,翻着白眼的少女就这样浪叫着最终失去意识,而她的身体还在本能地索
求着快感···富有弹性的穴肉饥渴地缠绕着阳物,榨取着男人的精华让她的子
宫被精液尽数灌满,心满意足的雷锤,直到在她身体中射干最后一滴才离开她的
身体···「肉棒····精液···」
初次体验性爱便被快感所俘虏的少女呻吟着,眼冒爱心的心海现在脸上是一
副高潮后的阿黑颜,昔日清纯可人的容颜现在已经被精液所玷污。她的目光正在
周围的一圈男人们的胯下扫来扫去,刚刚被雷锤蹂躏过的小穴现在还在半张着,
穴口粉红色的嫩肉随着心海的喘息一开一合,还在吐出刚刚灌满她小穴中的精液。
「」哈哈哈,这一脸被玩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干得这么猛,到时候怎么和海祇岛的那些巫女交差啊?」
「把她们都操成这个样子不就好了?」
「走,把她带回营地,给弟兄们玩玩。」
「小骚货,我们来干你啦。」
「后面都水灵灵的干干净净,不愧是海祇岛的婊子巫女呀。」
「是!心海是海祇岛的···婊子巫女,是愚人众好哥哥们的···肉玩具
···」
几天后的愚人众营地中,两名晚间收队归来的火枪手打开了心海的牢笼,牵
着她的锁链开始玩弄她的身体···经过了几天的调教与中出,现在的心海已经
是愚人众营地中人见人爱的肉便器了。被扒掉了衣服的她每天都带着项圈锁在狗
笼里,白天接受着各种各样的调教,晚上则成为愚人众们胯下的玩物。她身前的
火枪将心海抱起,而心海则顺从地双腿环上男人的腰,配合地将肉棒一点点吞进
自己的肉穴中,而已经被开发的美人淫荡屁穴,此时则成了身后火枪最好的泄欲
工具。
「啊,哈啊!呜啊……后面,被深深地插进去了……」
「这骚货的菊花还在不依不饶地吸着肉棒,简直是求着我射进去啊!」
「呜……才,才没——」
「你的身体倒是很诚实哦?」
「哈啊,啊!火枪哥哥,用力操我……再用力些,啊……」
稍稍地加快节奏顶撞着少女的敏感点,男人怀中的心海就会呻吟着喷出更多
的蜜汁,纤细柔软的手臂环在火枪的肩头,而她那双指缝间还在滴下白浊的美脚
则交叉着死死地盘在男人的身后,将他的肉棒吞进身体的更深处,用身体索求着
更多的精华。被洗干净又调教到无比敏感的后庭,此时正榨取着身后男人的阳物,
收紧下体紧紧地缠住男根,用屁穴侍奉着男人的心海这几天已经学会了用身体的
每一处让男人们满意,让男人们将自己的身体由内到外染上无数人的气味。随着
她的身体上下动着,那对小巧可爱的雪白鸽乳也晃动不停,粉红色的乳头在粗糙
的愚人众军服上摩擦为心海带来更多的快感。正在她美妙玉体上耕耘的男人们,
也即将把他们一天所积攒的欲望发泄在少女的身体中——「呜呜呜···两根肉
棒,同时在小穴,和屁股里出入···」
「愚人众好哥哥们的精液,好多···好热,好舒服···前面和后面都被
灌满了···」
呻吟着的心海眼神迷离,从男人身上下来的她,下体刚刚被灌满的两穴现在
正一股股地流出精液,顺着纤细修长的美腿一路流下。她还在扫视着回到营地的
愚人众士兵们,渴求着更多男人的爱抚与插入···幸运的是,这个营地里永远
不缺精力充沛、想要泄欲的士兵们。
「呜,是……是谁……的手,揉着奶子,啊……好舒服……」
「小豆豆,不要刺激小豆豆啊——」
…………
「走快点!」
「母狗心海刚刚被主人们干完,实在没力气……」
「再磨磨蹭蹭,是想回营地被操一晚上吗?」
「呜!母狗心海,这就跟上来,汪……」
岩使游击兵操控着岩石绑上她的乳尖,又将自己的法杖顶上她的下体,操控
着岩石同时震动刺激着她的敏感点。被蒙上眼睛,绑在营地柱子上无法挣扎的她,
就这样潮喷着在士兵们面前一次又一次地潮吹直到精疲力尽昏死过去。拉扯着她
的项圈,让心海以四脚着地姿态在海祇岛沙滩上散步的水胖,又在几天后将少女
的羞耻心在母狗调教中摧毁殆尽,也让她小穴中滴下的精液在沙滩上留下一道淫
荡的痕迹···不到两周的时间,每天都在调教与做爱中度过的心海已经成为了
每个愚人众士兵们最爱的肉便器,而她身为海祇岛淫荡巫女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To be continued ?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原神 珊瑚宫心海 强奸 凌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