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07-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后天中阶
青木种子发芽后,也停止了吞噬真气,安安静静的浮在意识海中。不知怎么
的,东方不败似乎能感受到,小绿叶似乎气鼓鼓的瞪着他,充分对他的行为表示
不满。
东方不败小脸微红,有点不好意思,呐呐地刚想说话,转念一想,你这家伙
不声不响,连个招呼也没打就住进了我的意识海,这么些年吃我的真气,害我修
为一直停滞不前,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小样,别说掐个角,就算把你叶子揪光了,
也算便宜你了。
想想这些年,因为修为不高所受的屈辱,东方不败眼露凶光,恶狠狠的盯着
小绿枝,大有你不服气,打到你服气的匪气。
小绿枝身子一颤,枝叶畏畏缩缩的低了几分,一副理亏的表情。东方不败轻
哼一声,警告意味十足,随即拍拍屁股离开了意识海。
青木神诀虽然比较容易修炼,可东方不败毕竟第一次修炼,很多地方需要参
悟修炼。渴了,饿了。都有神屌给准备好的溪水,肉食。
凭着强大而坚定的信念,日日夜夜的不断苦修,踏入门槛的东方不败,水到
渠成般的成功修成了大青木神诀的第一层,将葵花诀彻底进阶为青木神诀。
此时的大青木神诀,与原先葵花诀修炼的方式略有不同,但总体而言,依旧
是葵花诀的架子。运转起来,气海内的真气减少了足足三成,让气海内,有些空
荡荡的。
但东方不败不惊反喜,因为经过神诀淬炼之后的真气,祛除了杂质,异常的
精纯,远不是普通真气可以比拟。
人的真气和体力都是有限的,如此反複淬炼一招葵花开路,百拳过后,东方
不败的青木真气已经告罄。更严重的是,体内肌肉骨骼,还是经脉,都难以承受
住突如其来的高强度淬炼,东方不败身体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到了这一步,就必须停止修炼,静待身体恢複,调养数日,恢複气血才行。
否则强行修炼,势必会反伤其身,得不偿失。当然,若是有钱人家,多买些疗伤
炼体的丹药,或是请高阶的木系,水系强者帮助治疗也能达到尽快恢複的效果。
不过那是有钱人的专利,远不是东方不败这种连小聚灵丹都难得能享用的人可以
接触的。
东方不败想到此,就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咒骂起来,发泄过后,还是老老实实
的盘膝而坐,凝聚心神,继续调息炼气,气海之中被挥霍一空的青木真气,再次
充盈了起来。
然而,让东方不败惊异的一幕显现了。意识海中的那根嫩株,摇头摆尾,讨
好般的沁出了一丝绿意,融入到了青木真气之中。
疼痛难忍的肌肉骨骼,经络,好似饥饿的野兽,贪婪的吞噬那丝绿色,撕扯
般的酸痛感,正在渐渐消失。
这让他惊喜莫名,万万没想到,意识海中的那根嫩株竟然有如此奇特的功效,
仅仅是融合了一丝绿意的青木真气,竟然能发挥如此骇人的治愈效果?若无上好
的药物治疗,那些细微的暗伤起码得两三日后才能恢複.
但在融入了一丝绿意的青木真气的治疗下,不多片刻,全然恢複. 这太神奇
了,东方不败傻愣愣的盯着小嫩株,眼神满是诧异。
小嫩株傲娇的抖了抖叶子,满脸的不屑,像在说,我可不是白吃白喝的主,
知道我的珍贵了吧,以后不许虐待我,啦啦啦,我要吃好的,喝好的……
东方不败蓦然头上一抹黑线,斜撇了下嘴,无语的掉头就溜。
正所谓拳炼千遍,身法自然。玄真技招数的修炼,不但要靠悟性,还得靠千
遍万遍的反複淬炼才能娴熟自然,揣摩出其中的真意。
不再多耽搁,趁热打铁的继续修炼那一式葵花开路。
「轰……」
十日后,面色肃然,满脸凝重的东方不败再次爆出一记葵花开路,整个动作,
流畅娴熟,一股刚猛霸气,硬不可挡的气势油然而生。
这仅仅是表面,而内在的气血,也是调度自然,在一拳轰出之际,爆发出了
猛烈的力量。在气血的燃烧下,右臂好似粗壮了一圈,丝丝淡绿色的真气,直透
拳面,爆得空气都形成了一圈透明水波纹,向四下扩散。
初窥门径!
不,借助青木真气作用下,葵花拳发挥出来的威力倍增。葵花宝典中的葵花
拳,竟然和青木真气的契合度如此之高,不过想想也对,毕竟葵花宝典是大青木
神诀的一部分。
强烈的兴奋感,让东方不败的心颤悸不已。十日,区区十日的时间。竟然能
将这一式『葵花开路』,修炼出了一丝葵花的神韵,达到了初窥门径的层次。
东方不败修炼数年,仅在一招防守招数『葵花漫天』上,反複淬炼,勉强达
到初窥门径。
可别小觑了初窥门径的层次,只有将招数的神髓拳意打出来,这才算是入门。
东方不败借助绿液,短时间内不断淬炼,找出发劲技巧上的种种错漏之处,
飞速不断纠正和改善,不断打磨这一招葵花开路。
绿液是小嫩株生长出来的,只有反複不断用青木真气去温养嫩株,反刍它,
才能重新凝聚起绿液,过度的压榨,嫩株会停止生长,甚至会直接凋零。
在前世,修炼这招葵花开路,东方不败足足练了一年,才勉强达到初窥门径,
而现在。
短短十日,初窥门径,这种修炼速度,放在整个东方氏宗族,也是让人惊歎
不已的天才,东方不败所得,也不是凭空而来。哪怕有着嫩株绿液带有的强大治
愈性,可以反複不断,周而複始的淬炼同一招数。然而在短短十日之内,一式葵
花开路被他使了足足上万遍,这种枯燥,这种毅力,这种对身体和心灵上的折磨,
也非寻常人能做到。
若非东方不败咬牙切齿的坚持着,凭着心中一份执念,又岂能硬生生的做到?
兴奋之中,想趁热打铁,继续修炼葵花拳的东方不败,却陡觉一阵头晕虚弱,
身体的疲劳感也是席卷而来。着实难敌精神上的疲惫不堪。
不敢再修炼玄真技,再切下来一片百年野参,吞入腹中,开始打坐修炼大青
木神诀。
足足数个时辰后。
东方不败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猛然睁开的眼眸越发清亮,周身气机充盈,
青木真气又是凝练厚实了一些,经脉里白色光雾更深了许多。精神抖擞,那种由
自内心的疲顿感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见辛辛苦苦修炼的葵花拳没有白练,熬炼了筋骨气血。
外炼体魄,内壮气血。才能在修炼一途上,越行越远。
精力充盈的东方不败按捺不住,又开始修炼起了葵花拳。但这一次,却是针
对着剩余招式,一式接着一式的梳理训练。讲究个全盘皆进。
因为有葵花开路的经验与掌握的那一丝神韵打底,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进展
迅速。
等气血和绿意悉数耗尽,便继续打坐炼气,熬炼气血,温养嫩枝。
如此周而複始。
气质被打磨的有些沉稳内敛的东方不败,正盘腿而坐,默默修炼着大青木神
诀。此刻的大青木神诀虽然仅等同于凡品下阶,却也初露狰狞,有着一丝包容万
物的意蕴,和葵花拳这种刚猛路子的玄真技配合起来,也是威力倍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真气和气血都已经膨胀到了临界点,他的经脉形成了鼓
胀欲裂的疼痛感。就在此时,轰的一声异响仿佛在他脑海中炸了起来。
一道如同涌泉一般的清凉透骨气息,不断沖刷着身体,温养经脉……
在这空旷而无人烟,寂静无声的空间中。
蓦然传来了一声清亮的长啸。啸声之中,透着一股强烈的喜悦感,又有一股
激动情绪难以宣泄感。
三年了,足足被人视作废物已经三年了。
自己终于摆脱了噩梦,突破了桎梏,从后天初阶晋级到了中阶。
能够感觉到小腹之下的气海之中,真气充沛,根据大青木神诀的法门略一运
转真气,一缕带着生机勃勃般气息的青木真气,顿时沿着体内经络到了手臂之中。
东方不败拳头一捏,劲气鼓胀,骨骼噼里啪啦的作响,拳如离弦劲箭般打出。
「嗖」得一声破空声响,拳头已经停留在了手臂舒展之处,拳面上萦绕包裹
着一缕掺杂着丝丝白意的淡绿色,充满生机盎然的真气。
「后天中阶!」
东方不败发现,无论是真气质量,还是骨骼血肉的强壮程度,都远非之前可
以比拟。这非但是量的变化,还是一种质的蜕变。
只是那一株价值千金的百年野参,也是在此过程中消耗殆尽。
又是在这寂静空间里待了些日子,不浪费半点时间的努力修炼。
百日一到,那片由老神屌凝聚起来的神奇空间,如碎片般的轰然破裂。下一
瞬,东方不败重新出现在了庞然巨物般的老神屌面前。
虽说东方不败在修炼空间中已经待足了百日,但在现实空间中,才短短一瞬。
看到神屌那巨大的龟头时,东方不败不由再次感慨了一番,不愧为神屌,如此神
通让他闻所未闻?自己一直以来都崇拜的慕容星河,与之相比如萤火皓月之别。
潜心默默修炼了百日,参悟了大青木神诀第一层,融合了葵花诀,将真气转
化为了青木真气。非但如此,还将桎梏了自己数年的修为,提升到了后天中阶。
一套凡品中阶的玄技葵花拳,达到了初窥门径的层次。
若是以此时战力再碰到东方烨的话,绝对有信心占得上风,打得他爹妈都认
不出来。
最大改变的,还是他的气质。清秀而俊逸的脸庞上,多了些坚毅不屈帅气的
棱角,虽然衣衫褴褛,浑身髒兮兮的,却难掩盖他那清澈如玉的通透气质。
「百日之久,就能修炼到大青木神诀第一层,不错,不错。」老神屌有点腥
臭的巨大马眼惊歎的盯着东方不败,一副惊喜的表情,声音甕声甕气:「更难得
的是心性和毅力,百折不挠,勇猛精进。百日寂寞,让你的意志愈发坚定了起来,
不错,不错。」
虽现实之中只有短短一瞬,东方不败心系家人,急忙说:「神屌前辈,我已
经达到了您的要求,以您的神通把我送出小洞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不急不急,既然你继承了神族衣钵,本神屌当然知道,练大青木神诀的苛
刻要求。」说完,神屌闭上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东方不败着急回家,却也不敢出声打扰,惴惴不安的等待着。
十息后,巨大神屌睁开了眼睛,眼神里满是不舍,又似乎带着决断:「本神
屌作为青木神族的守护神屌,代替主上,决定给予你,优秀的神族后羿,至高奖
励。」
东方不败一脸惊喜,满是期待,神族至高奖赏,怎么都得是五品以上功法吧,
就在着憧憬美好奖励之时,毫无征兆般的,一枚足有丈许般大小的蛋,嗖然出现
在了他的面前。
东方不败惊愕,瞪大了眼睛使劲瞅着这枚蛋,蛋壳呈深绿色,看似平滑的蛋
壳上,却像是布满了无数玄妙深奥,仿佛昭示着天地至理的纹路。
苍茫的荒古气息,扑面而来。
「傻小子,你还愣着做什么?」巨大神屌催促着说:「快把那蛋吃了。」
东方不败心中似有猜测,隐隐有些激动,看着那丈许大的蛋,要怎么吃呢?
水煮还是油炸。
还没等他想好,意识海里的小嫩芽,就已惊人的速度吸收着巨蛋的能量,仿
佛它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待东方不败反应过来时,巨蛋已经消失了,而被爆掉的
蛋蛋地方,开始麻痒难耐,像伤口愈合时难受。
接着东方不败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拉开裤裆,只见,原来被英俊男人爆掉
的蛋蛋重新出来了,比原来的更大了,储存的弹药应该十分充足,原来被切了还
剩两公分的肉屌,慢慢的生长,三公分,五公分,二十公分,看着肉屌从新长出
来,东方不败的内心是欣喜若狂,尤其长到三十公分还在长。
比原来的何止粗大了几倍,正当东方不败满脑幻想时,肉屌像长到了极限,
「啪」的声响,然后……
东方不败看着定型的肉屌,有点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只见肉屌通体碧绿,
似宝石般晶莹透亮,大小嘛,只比大拇指粗那么一点,是的就一点,长度也差不
多,最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个包茎。哎……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有总比
没有好。
「小子,这就是本神屌的子嗣,神屌最正统的血脉后代。」巨屌气势十足的
说:「让它陪伴着你一起成长,成为你的老二,一起重新建立青木神族的辉煌。」
果然是巨屌的子嗣,东方不败的心都要跳了出来。但看着双方的差距,真怀
疑是不是它的种,如果以后可以长到老神屌那样,岂不是天下无敌?
这时东方不败像想到了什么,撸起那刚长出来的肉屌,让他放心的是感觉很
好。
「小子,以后它就是你的老二,战友了。它还小,一切都拜托给你了。」神
屌嗡嗡的说道。
小神屌似乎嗅到了某种香味,浑身抖了抖,就把意识海中的小嫩株,拉到蛋
蛋里面了。
呃,看样子小嫩株半推半就从了老二,在肉屌下的其中一个子孙袋住下了,
东方不败嘴角一阵抽搐。
几乎是与此同时,小洞天外,东方不败家里。
「轰!」的一声大门倒塌的声音,东方火舞从房间内急忙的赶到门口,便看
到一帮不知名的人已经沖进院子内,正奔着内屋而来。
小庭院内,只有几根练功用的桩子和一口水井,略显空旷,冷冷清清。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对这众来者不善的人,东方火舞娇美脸庞涨起了
一层怒气,她伫立在门口,穿着紧身红色战衣,披风烈焰如火般的飘动。
众人止步,看到门口一位十几岁的双髻红衣女孩儿。女孩虽小,未曾完全长
开。但是那亭亭玉立的身材,柳叶弯眉下,一双水灵动人的眸子,加上一颗樱唇
小嘴,将俏脸点缀的完美无暇,端的是一个罕见的美人胚子。
「弟兄们,能砸的砸。」众人看出来的是一位小女孩,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目光在她身上游离了一会儿,后面的一位大汉发话了。
「是。」听到这声指挥,众人开始野蛮的朝着内屋涌去。
「住手!」东方火舞一声怒斥,随后掌心之中已经凝聚一团火焰,小跃而起,
一招「火焰掌」顺势拍出。她灵活敏捷的身姿,火红披风如火焰般的在空中飘动,
娇躯灵动的来回游走,像是一只带着烈焰的小火凤凰,让近身的人感到一股热浪
袭身。
一个回合下去,几个外姓子弟已经躺在地上不断的哀嚎。
众人见状,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仔细盯着那看似可爱,玲珑如玉的姑娘,
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畏惧之色。只见她那娇嫩的纤纤玉掌上,赫然蒙着一层淡淡的
火焰,凝而不散,妖冶舞动。可见这女孩在火焰的驾驭上,有着深入骨髓的默契
和灵动。
第八章东方灵萍
同样使得是火焰掌,但她在这一式上的领悟与威力。比东方烨有过之而无不
及,已经达到了『略有小成』的境界。
东方火舞年龄虽小,修炼至今也不过一年多。可修为境界,反而领先东方不
败一步,到了后天中阶的层次。尤其是对火系功法的修炼,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
而且她还是在修炼资源很不充沛的情况下。
「舞儿,怎么回事?」这时屋内迎面走来的美妇人就是东方不败的娘亲东方
灵萍,东方灵萍今年三十五岁,姿态端庄典雅,身段丰满迷人,尤其是那对丰乳
挺拔傲人。相貌娇艳亮丽,五官精致,单单非开五官其一来看难以形容,中庸无
异,然而整个看来风华绝代,盘起的头发用发簪定在脑后让她增添一分迷人的成
熟和淡淡的妩媚,身上散发着那浓重的淑女气质,落落大方端庄得体,举止优雅
毫不矫作,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娘亲,这帮人来捣乱。」东方火舞指着那帮人,娇容嗔道。
东方灵萍虽然是东方火舞的母亲,但是这个丫头并非自己所生,而是在十几
年前,丈夫和外面姓赫连女人生的,那女人也和丈夫一起消失了十几年,都不知
道是死是活。
至于她的名字,也是以她娘亲给佩戴的玉佩,上雕刻着赫连为姓,火舞为名。
「哼,既然你们人都在,那就好办了,你们家东方不败犯事了。」应声出来
的是一个身着东方家统一服饰的青年,正站立身后,正一脸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
东方灵萍。
东方火舞抬头一看,领头的是一位年约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正是东方烨
府中半仆人半弟子的管家东方浩。
东方浩这个人善于奉承欺软怕硬,又是贪财好色,早对对面的母女花有性趣
了。在老爷得知少爷东方烨被东方不败害死的时候,愤怒至极悲痛欲绝,想要将
东方不败一家淩辱至死,于是就主动带了些外姓子弟杀入东方不败家里,更主要
的目的是尝尝母女花什么味道。
因为他知道,丧子悲痛下,长老现在恨不得食东方不败家人的血肉。只是碍
于身份,不能明火执仗的下令而已。
在他看来,东方不败家里只不过是只有一对母女花等着自己而已,对于他后
天高阶的人来说,立下这个功劳可谓是探囊取物,又可以吃到美味,简直是一举
两得。就想了个办法骗骗她们。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东方火舞和东方灵萍一脸的惊愕和茫然,不过更
多的是对东方不败的担心和忧虑。算算时间,他出门采药差不多有三天了。
「你家东方不败将我家少爷害死,我家老爷已派人将他抓了起来了,就在老
爷府上,要是你们娘两服侍得我舒服点,或许我可以保住东方不败一条小命,?」
东方浩一脸淫荡样,发出绿光的眼神向东方灵萍她们狂扫。
东方不败说是去山上采药,其实是瞒着家人去了小洞天,不过被东方火舞知
道了。她知道大哥为了将肉屌治好的苦心,想跟他一起进去,但是里面太危险,
大哥不让自己进去,当她偷偷赶到的时候,小洞天已经封闭了。
东方火舞只能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大哥,身去深山老林与妖兽力搏,身负几
伤才采得一些草药给大哥修炼。
在此期间,她也到小洞天那里去了几次,只是小洞天已经封闭,她只知道二
哥还没有出来。
想到这,她的心里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你胡说!」虽然知道大哥去了小洞天,但是东方火舞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
愤怒的火焰已经开始灼烧她的心胸,朝着东方浩一声大喊。
虽然知道他是后天高阶,但她却毫无畏惧。斜斜向前窜出一步,她那娇嫩的
纤纤玉臂上真气集聚,紧接着玉掌之中燃起了一抹烈焰,准备向着那个东方浩拍
去,不料却被旁边的东方灵萍紧紧的拉住。
「那你想怎样?」东方灵萍看东方浩的嘴脸,就知道他要什么了,但想到唯
一的儿子在他们手里,真有个万一,那就真的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所以明
知道有假,或是陷阱,做娘的也只有跳了。
东方浩淫笑着,掏出一颗丹药,指了指边上一间屋子。边上其他外姓弟子均
一脸淫笑,他们知道只要东方浩得手了,就少不了他们的,看着对面母女花,在
自己身下扭动娇躯呻吟连连,不禁都全体起立致敬。
东方火舞拉着要去接丹药的娘亲,道:「娘,不要去,他们骗人的,大哥不
在他们那。」
东方灵萍对东方火舞摇了摇头,道:「如果有事了,就一个人离开这家,去
找你爹爹。」说完,服下东方浩给的丹药,往那屋子走去。
东方火舞想阻止娘亲,但是大哥可能又在他们这些混蛋手里,知道大哥是娘
亲心中的唯一支柱,所以有一点机会,娘亲都不会放过的,心里也恨自己没有足
够实力,不禁紧握拳头,在指缝间都渗出点点嫣红。
东方灵萍最近每天晚上都有点欲火难耐,而且仿佛慢慢地变的强烈。她独守
空房时也会想到那事,可是从来没有最近这么让她渴望,那是身体反馈的实实在
在的感觉,她心里不禁浮现东方不败俊朗帅气模样,尤其最近两天晚上让她忍不
住自慰起来。
毕竟自己也正是虎狼之年,已有十几年没有欢爱了,所以才轻易答应东方浩
的无理要求。
而东方灵萍不知道的是,东方浩早就在算计她了。自从他第一次偷看了东方
灵萍洗澡后,他发誓要得到这女人,所以他很早就开始准备了,最近几天刚好东
方不败离开了。
他每次都会把一点儿催情药混在东方灵萍洗澡水里,每次都只放很少很少的
量,绝对不能让她察觉到,他知道东方灵萍对他有防范之心。
当东方浩轻身走进屋子时,服了催情丹药的东方灵萍开始只是辗转身体,慢
慢地东方灵萍呼吸有一丝沉重,她的一只手开始往下体伸去。
东方浩看不清具体动作,但是他听见那声音就知道,东方灵萍的手搓揉这自
己的牝户,一开始幅度不大,发出比较细微的声音,再后来东方灵萍呼吸变得更
加沉重,东方浩甚至听到了些微水声。
东方灵萍右手不停搓揉着自己湿润花瓣蛤肉和那颗粉嫩勃立的小珍珠,左手
揉捏着自己的丰乳,朱唇微张,吐气如兰。
渐渐地,花瓣处右手的力度变大,双腿不停地张弛紧夹,淫水也越来越多,
随着右手的动作发出淫靡的声音,此时东方灵萍是如此渴望她相公,希望此时此
刻他就在身边。
听着这淫靡的声音,进来已久的东方浩已经忍不住了,在东方灵萍忘我地自
慰快感连连的时候,他轻轻拨开床帘,一双色眯眯的绿豆小眼看清东方灵萍的淫
浪模样,原来这时候东方灵萍背靠着墙,一双修长的腿叉开正对着床帘。
平时美丽贤淑的东方灵萍现在就在东方浩面前自渎,东方浩激动得无以複加。
「我美丽高贵的夫人,我帮帮你把。」东方浩轻声蹦出一句话。
正在快感中的东方灵萍猛地倒喝一口凉气,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淫态全被人看
光了,虽说刚才做好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芳心大乱,惊慌失措,连忙闭起双腿,
抽出亵裤中的手,拉紧单薄的衣服。
「夫人,我知道你很想要,我刚才全看见了。」东方浩边说着边麻利地行动
起来。
待东方灵萍在惶恐中反应过来,东方浩已经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另一个丰
乳也被捏住。东方灵萍一脚蹬去,东方浩一时色心上头没注意,摔下了床,空旷
的房间中响动非常大。
「好呀,夫人你是不想救你儿子了。」东方浩厚颜无耻的爬起来,忍着疼痛
用很低而有力的声音说着。
「淫贼,你不得好死。」东方灵萍感到事态的严重,虽然她早已发现眼前这
个淫贼对她有非分之想,然而平时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之多不胜枚举,东方灵
萍这般聪敏细腻的人又怎会察觉不到。
「夫人,你难道就不想要男人吗?你独守空房这么久,渴望男人是正常的,
我一定把你弄得忘记所有男人」东方浩钻上床后就对东方灵萍的一对丰满的乳房
又揉又捏,舌头在她脖颈舔动。
东方灵萍一个乳头被东方浩含着,亵裤被扒了下来,肉屄也被两根手指拨弄
着,还用那硕大的坚硬的肉屌蹭她臀部。
体内的欲火被东方浩挑得高涨难耐,而且一直不敢发出声音。怕传到外面,
让女儿或那班混蛋听见,更是无地自容。
东方浩把东方灵萍两腿分开,伏下头舔弄着湿润的肉屄。东方浩舌头灵活巧
逗,东方灵萍差点叫出声来,她连推都不敢推东方浩,怕发出声音。
东方灵萍强忍着肉体上的刺激,肉屄已经泥泞不堪,随着东方浩的舌头舔动,
发出一丝水声。
东方浩把玩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心急过头,还没近距离看东方灵萍,加上
她还在那遮遮掩掩,说道:「夫人,你用手挡着奶子,我怎么仔细看啊?」东方
灵萍怕他更过分,只好从了他。
此时在朦朦阳光的照映下,东方浩终于能仔细欣赏到东方灵萍美得令人窒息
的胴体了。
玉肌雪肤细腻柔嫩,饱满丰乳幽谷峰峦玲珑浮凸,翘立的乳尖上点缀着一抹
醉人的嫣红,柳腰纤细毫无赘肉,紧闭的双腿根部间能瞥见些微萋萋芳草。
再顺着向下看去,大腿和臀部的曲线优美丰满,还有略微明显的肌肉线条,
看起来充满弹性和张力,还有那双玲珑美脚,不禁让东方浩心低浮出「天生丽质」
的字眼,东方灵萍一双美脚玲珑有致,肌骨协调,凹凸分明,小巧的指甲粉红淡
淡,晶莹透亮,这双美脚简直就是鬼斧神工雕琢的稀世美玉!
东方浩此时几乎忘了如何去呼吸,想到眼前的绝色佳人可以被自己弄得娇喘
吟吟,下体硕大的肉屌顿时紧绷弹跳,立马趴在床头,吸允着乳头,还故意发出
啧啧的声音。
看着面前这和儿子差不多大的青年,胯下那昂首坚挺的硕大肉屌,东方灵萍
又不禁想起东方不败,回想自己只有在春梦中才有的淫荡场面,赶紧撇过头。
东方浩故意把大肉屌晃了晃,说:「夫人为何害羞啊,难道没见过你相公的
家伙么?等会儿你还要让我出精呢。」
接着又像刚才那样,趴在床头吸允着乳头,一只手还捏着另外一只乳头,左
右交替又弄了不久,东方浩的臭嘴移到东方灵萍雪白的脖颈,还不时地轻舔耳根,
一只手用力地把坚挺的乳房揉成奇形怪状。
东方灵萍闭着眼睛,偶尔发出「嗯嗯」的声音,她感觉肉屄越来越湿了,身
体的欲望动摇着她的理智和矜持。
「夫人,我要舔你骚屄,坐到床沿,把腿打开。」东方浩不打算太客气,反
正在东方灵萍心中他已经是个万恶的淫贼,说下流的话本来就让东方浩感觉刺激,
况且还能慢慢打破东方灵萍的矜持。
听着东方浩淫荡下流的话,东方灵萍感到极度羞辱,头脑也被刺激得清醒了
点,她极不情愿这么做,连自己丈夫都没有这样做过,也从来没有被这般下流之
言侮辱过。
东方浩看她不配合,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一边舔着她脖颈,在耳边说到:
「夫人,别矜持了。」
「你看,骚夫人,你骚屄流出好多水啊,其实你很想要我的大肉屌,对不对?」
东方浩把手伸到东方灵萍蜜户,好多水。
东方灵萍羞愤地闭着眼睛,尽量不理睬东方浩下流无耻的侮辱之言。
东方浩抱着东方灵萍大腿,把她臀部拖到床沿,大大的分开修长的双腿,东
方灵萍一直闭着眼睛,头歪向一边,没有太多反抗,全身无力。东方浩蹲下来,
一边用手指拨弄着花瓣蛤肉,一边欣赏着美丽的牝户。
「夫人,你毛又黑又多,真淫荡。」
「闭嘴,淫贼!」东方灵萍愤怒,但是语气又有点软弱,体内的欲火正在燃
烧。
「好嘞,我应该干正事,好好服侍夫人的。」
东方浩手指插进淫水连连的蜜屄,舌头挑逗着小珍珠。慢慢地,手指越插越
快,带出一片片淫水。
「夫人,你水真的好多。」东方浩不会放过羞辱东方灵萍的机会。
东方灵萍则一直压抑着自己,不愿叫出声来,偶尔没忍住发出「嗯」的哼声。
再后来,东方灵萍快高潮了,却发现东方浩停了下来。
东方灵萍还是闭着眼睛,屈辱地忍耐着。
忽然感觉一个火热的东西在刮擦着花瓣,东方灵萍睁开眼睛,看见东方浩那
粗大的肉屌顶在自己蜜户上,上下蹭动着,她惊慌的推开东方浩说:「不行!淫
贼!」
「夫人,我没插进来啊,但是现在你要让我泄精。」说着东方浩挺着粗大的
鸡巴来到东方灵萍眼前。
「你自己弄吧,我不会。」东方灵萍撇开头不看那显眼的家伙,想到刚才那
恶心的东西居然已经碰到了自己身体最宝贵的地方,心里难受至极,仿佛觉得自
己已经不干净了……
「不会我教你呀。」东方浩拉着东方灵萍的手握住肉屌。
好热……东方灵萍感受着肉屌的热度,而且一只手还有点握不过来,她羞的
想把手抽回来,可以东方浩紧紧握住,东方灵萍没有太大动作。
「夫人,就这样握着,撸动就可以了,我射了就完事了。」
东方灵萍想早点结束,手握着不停的撸动着,东方浩一只手把玩着东方灵萍
的奶子,淫笑着。
撸了很久,东方灵萍手都累了,可是手里的肉屌还是那么硬那么热,丝毫没
有要射精的意思。
「你怎么还不出精?」
「夫人,单单用手是很难让我射精的,用嘴含住,很快就射了。」
东方灵萍万万没想到东方浩居然提出这样她想的不敢想的淫邪要求,自然是
不依,撇开头继续撸动着。
「夫人,这样下去估计太阳下山了都不会射啊,夫人给我点刺激啊」
东方灵萍还是不说话。
「夫人,还有一种办法,用你的奶子夹着我肉屌就行了,你奶子那么大,一
定很舒服,很快就会射了。」
东方灵萍还是没答应,以前跟夫君行房哪知道这么多花样,想想都羞耻。
东方浩觉得这样下去也难以让她依从了,就说:「好吧,夫人,那让我再服
侍一下夫人,我让夫人泄身就走。」
「什么服侍!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东方灵萍知道东方浩一直是在曲解事
实羞辱自己,原本不想理会,只是现在想拒绝。
东方灵萍不愿理会东方浩的下流淫秽之言就是怕引来更多的羞辱,她知道越
顺着东方浩的话说就越让东方浩觉得龌龊有趣。
此时东方灵萍只好依他,想想刚才已经被他玩弄了这么久了,现在赶紧结束
吧。
东方浩一只手拨弄着东方灵萍的小珍珠,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在蜜屄里抠
挖,东方灵萍的快感像是退去的潮水一样又涌了上来,东方浩的手指似乎总能找
到她最敏感的地方一样,弄得东方灵萍娇躯颤抖不已。
「嗯啊……」忽然东方浩的手指触碰到了某个地方,东方灵萍禁不住轻吟了
一声。
这时,东方浩手指快速抽插,而里面的手指也有节奏地弯曲拨弄着,东方灵
萍的蜜屄里的淫水越挖越多,「啧啧」水声越来越明显,后来就直接就顺着东方
浩的手指淌了出来。
东方灵萍尽力忍着不发出声音,只是张嘴呼吸着,腰肢扭摆不停,她自己都
不敢相信自己身体能流出这么多水。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