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18-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
「啊?」李想突然感觉到一点不妙,「你这是要干嘛。」
「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人类,你是我的人,我跟定你了。」
自顾自地缠上来,挽住手腕到自己的胸前,一般这是福利的项目却因为已经
做过后续的戏码成为小小的添加剂罢了。
「我挺中意你的,或者说你挺符合实现我愿望的人选。」
「你的愿望……?」
AG抛了个媚眼,头带动胸部来配合攻击,因为不涉及bf所以李想有些享
受这种被倒贴的感受——如果回到日常生活,搞不好就这样开后宫了。
「秦雨应该和你说过,希望你获得优胜吧?」
「嗯,说过了。」
「我也希望你获得优胜,这样我就能获得自由了。」ag不知不觉将头靠近,
发出的呢喃用吐息的方式撩逗李想,「如果你就这样被击败了,我就会作为这个
仪式的系统而继续留存在这个学院,但是如果你优胜的话,我就能解放出来,以
一个全新的身份活着。」
「你的意思是这个仪式会被终结?」
「不,会换一个新的系统——因为我已经没有用了。」
「……」
用一个替代品来给自己解脱,这样悲伤的事情,说出来却那么轻松,ag究
竟目睹了多少次仪式的经过呢?
为什么系统会觉得自己没有用是一个愿望呢?
「虽然这代表会有一个不幸的系统代替我——但是,这是一个新的生命诞生。」
ag顿了一下,「按照常理,我是不会生孩子的吧,也许这就能变成我生命的继
续,从而努力地活下去。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为什么你说这种台词那么熟练啊?」
「一言不合就白起来了,你这个人……」
作出要打的姿势,ag有些不开心起来。
「换言之,你现在不能离开这儿?」
「对的,所以我会用我的方式帮助你。」
「你的方式不是已经帮过我了吗?」
刚刚的精神重生对李想来说非常受用,虽然他现在会对女体感觉怪怪的,但
是内心逐渐会操纵这种波动,并且让它不再将自己的理智开始燃烧起来,而是能
确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会毫无缘由地将理智抛弃。
对李想来说这个能力是如虎添翼,因为他本身就是这种压抑类型的,如果能
让自己那种接近于冷淡的模式更加清晰条理,而不是毫无目的地进行忍耐反击,
有一个明确的思路,是再好不过的了。
「别忘了,我可是ag啊。」
话音刚落,ag从眼中消失了,而李想莫名其妙戴上了一串手环。
「啊……?!」
「这是类似于人类印象中的xx手环,我可以帮助你监视到你想要的身体数
据,相对来说还多了一点监控bf数据的能力,如果你使用得当,还能对对方的
数据进行记录。」刚刚精神死亡时候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脑内的某个空间传达着
自己的想法,「不过在你失去理智的时候我会和你断开连接,因为这相当于病毒
侵占了你的身体。」
「你的原理是这个相当于电脑吗?」
「嗯,你就是电脑本身,而我这个软件虽然能做的事情不至于让你的身体产
生质的变化,但是这些数据聊胜于无吧?」
「帮大忙了!」
这种将对方优劣势数据化交给自己分析,而且还有人工秘书的情况可是非常
宝贵的,这很可能让自己面对后面的对手天生就占据优势;而且随时报警的机制
能让自己不至于在陷阱面前毫无抵抗能力,ag对于仪式上面的经验远丰富于自
己,能随时给予意见是非常棒的支援。
「能给你帮上忙就最好了,这一次我也想为了成为一个正常人而努力呢。」
ag稍微想了想,「当然啦,我的能力是不会消失的,它会伴随我终生;唯一有
变化的是,我的寿命会变化,其实我也有人类用的名字。」
「方便透露一下吗?」
「等你成功之后我就告诉你吧,到时候这个手环会刻下我的名字,而我将会
重生与你再见。」
「哇啊,说得好震撼的样子。」
「作为系统可以提醒你,接下来的对手都很强硬,你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能比你和师傅厉害的人,这个学校不多吧。」
「话是这么说……」
就这样走在楼梯上,突然间没有了路。
「……?」
眼前是一扇防空门,完全阻碍了去路。
「下面就是原点了,为什么会有这扇门——打不开。」
「……有人故意锁了吧,逼迫你去她所在的楼层。」
「会是谁?」
「就近原则呗。」
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警惕的自己,任由自己暴露后背的瞬间是致命的——李
想疏忽了这一条,就被一对柔软却前所未见的强力手掌捂住了嘴巴。
「这位是学长吧,有没有时间和我来一趟呢?」
「……(点头)」
李想发现一个很恐怖的现实——对方这一捂居然让自己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对方不是拥有特别大的力气,甚至有些过于无力:但是对方的膝盖顶着的地
方却是能让自己痛到失声的背部龙骨位,从对方顶的位置来看,比自己矮却非常
敏捷,对男性的身体可以说有很充分的认识。
「嗯,那么请学长直接进入最近的楼层,这是来自淑女的邀请哦。」
「……小心,这个人非常难缠,即使是现在的你也未必能摆脱她的纠缠。」
AG的声音也非常没底,李想更加警惕起来。
毕竟整个仪式已经进入期中考试阶段,这是他不容有失的一战。
第十九章
明明没有被手铐限制行动,却被向前推着走,李想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种感
觉——对方是个很娇小的女孩子,却能够准确让自己失去反抗能力的可怕货色。
「学长,我是高一哦。」将束缚解开,刚刚身体略微不适的感觉开始放松下
来,「有学妹给你倒贴是不是感觉很棒呢?」
眼前的少女穿着白纱裙,脸上确实是充满稚气、尚且没有摆脱初中生的风情,
甚至有些婴儿肥,让人忍不住会想摸一把那圆嘟嘟的小手和脸蛋;确实非常娇小
的身姿,伴随着在原地有些多动症似地原地踢踏,显得非常可爱。
「看起来你很了解男生呢。」
「学长的意思是,你之前遇到的女生有不了解男生的bfer吗?」
「不用岔开话题,我们都还没开始对战,你就知道我并不是在说这方面。」
李想没有被对方的节奏带着走,对方可能会趁机撬开例如希严可这样不擅长
bf的人作为比较,先手一步说自己高于对方能带来更好的享受,在这方面如果
想入非非的话会非常危险。
对方的身姿非常轻盈,白纱裙有些小透视的效果,加上视野光线十分良好,
其实这种翩翩衣裙的效果对现在的李想来说,是起到一个催情的作用——虽然能
压制住,但是这是不可能可以避免的。
「……比我想象的要弱很多啊,人类。」
「因为我和你战斗之后几乎没有任何停止吧。」
这个时候ag才发现自己可能强迫李想做了一些超规格的事情,可能一时间
兴奋两人都忘记了男方其实没有休息,直接打上二回战——现在等于开了障碍给
自己,想不跟着对方的步伐走已经要拼尽全力了。
「学长之前遇到的,几乎都是同龄女生吧。」
「……」
「我知道的哦,因为我是这十二个人里面唯一的高一生。」女生微笑着,
「蓝末有很高兴学长能大驾光临呢,要知道人家可是从初中刚度过不久,新鲜热
辣的呢。」
「嗯,像营养不良似的。」
李想尝试用辛辣的口吻来刺激对方,然而并没有奏效。
「学长想用这样的手段来让我心理失衡,不是很绅士呢。」出乎意料,这个
稚气的女生有着一对非常显眼的修长手指,如同音乐家一般美丽的包围网,「我
会用这对手,来掌控学长的肉棒,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上挤压,让你们同步地
流出口水,来取悦我这个弱弱的小妹妹。」
空气中好像真的存在可以握着的东西,很用力、很用力地扭着,却因为没有
实体的形状以及娇弱的外貌而显得有气无力,带有停顿感、节奏变化地向自己的
嘴巴推动,讲话中的吐息、偶尔显露的舌尖、笑容所带动的牙齿,好像都吐在了
应该存在那里的东西一样。
如果,自己被这样应付——
「人类!冷静!」
李想忍住了扑倒对方的冲动,蓝末有一对如同湖水一样的汪汪双瞳仿佛看穿
自己,稍微低下了头,利用抬眼看的姿势来增加威力,好像她是一个发情的野兽
一样,吸引对方狠狠地蹂躏自己。
李想虽然能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除去二番战这种借口明显的理由,最重要
的就是之前的战斗里面没有哪怕一个人不是上来就就和他肉搏起来——这个明显
比自己小,还不知道小多少的学妹,却在勾引自己进攻;而他不能就这样推倒对
方,如果就这样做的话,他就很轻易把自己的忍耐上限粉碎。
慢慢靠近对方,希望能摁住对手进行接吻一类的进攻;缓缓地向后退,如同
舞蹈一般慢慢抽离目标。
如同长廊一样,怎么样也无法触及对方。
「你这是……明明是bf你却在躲……」
「……没有说不可以啊,学长。」
很缓慢,但是步伐非常之大,裙摆以一个很诡异的幅度在飘荡,大腿肌肤一
点点地展露,一点点地表现自己更多的是美妙之处,甚至能隐约看到内裤的颜色,
但是就是没有完全看清楚,就是有一点点不够。
虽然人还是娇小类型,但是腿步线条非常完美,而且婴儿肥捎带有肉的展示
让蓝末有与秦雨那种黑丝包裹的类型有截然相反的魔力:如果说黑丝是那种很想
由上往下把玩,那么这一种就很想揉在手里用力掐,然后失控地进行乱摸。
李想大概明白对方是想诱惑自己急于进攻的特点进行周旋,如果自己忍不住
追扑对方,类似于刚刚的「扣押」那种身手,对方是不会让自己轻易近身的,久
而久之就会失去理智;如果不主动发起进攻,对方就会不停地做出浮想联翩的动
作拖延时间,一旦自己无法忍耐希望发泄,那会很快被对方速攻得手。
「学长你知道吗,如果男生不是因为看到女生的身体就会兴奋的笨蛋的话,
是不会那么狼狈地进入两难境地的。」
挑衅似地伸长自己舌头,任由唾液沿着自己的脖子划过去,落在锁骨上,闪
过一下光辉就溜进了衣服深处——蓝末有故意急促的呼吸让衣领附近的阴影一闪
一闪,仿佛随时要露出乳沟一般。
「人类……她说的是事实。」
「……」
李想已经没有闲工夫和ag讨论什么策略啊、心态啊,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开
始有点发热,喉咙都开始干涸起来——这些不是他能压制的生理现象,他的理智
尚存,或者说根本就知道对方的如意算盘,如何让身体跟上脑子,这是他开始急
躁的另外一部分原因。
「那么要怎么阻止我呢,学长?」
这一次捻住还在飘舞的裙摆,不让它落下来,刚刚完全看不到内裤在这一动
作下面开始展现出最底部的一角,目光锁定在那一块布料上,慢慢地展现出完整
的样貌,向上卷着,慢慢开始展现出一个完美的三角地带,两侧部分的大腿内侧
线条加深了阴影的面积,与白相对应地流露自己的存在感。
「可恶的家伙……」
向前一步,甚至一大步,甚至有些小跑地扑过去,却保持一个微妙的距离—
—触手可及能碰到那软绵绵肉体的程度,然后瞬间被拉开。
「怎么了,已经忍不住了吗~ ?」
用着调皮的笑容刺激着不停落空的李想,很从容地开始转圈圈——
「……」
「怎么了~ ?」
——故意背对着自己,用着侧脸的余光瞄着,吐着舌头做出嘲弄表情;腰部
做出了很漂亮的弯曲动作,白色内裤包裹着的结实臀部破坏力丝毫不会比胸前的
两块大棉花糖低,对着李想扭动着的臀部仿若催眠术一样用着节奏感来迷惑对方
的心智,加上刚刚不停的周旋,李想已经有些忍不住放下理智了。
大部分人根本就忽略了从后看去,臀部扭动那种视觉效果有多么可怕,被当
成猴子一样耍的李想有些不管不顾起来。
「呃唔~ 」
这一次,对方居然就这样被抓住了——有些没头脑地一伸,居然真的将手搭
在了蓝末有的屁股上,不过女孩儿没有任何动作,完全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什
么药。
「……不对,人类,快放开啊!」
AG来不及嘀咕,她和李想之间的对话突然就有了信号干扰,虽然不知道为
什么只是这种身体接触这个男人就开始理智崩溃,内心有些鄙视的同时也感觉到
对方给予的简单压力是多么的有效。
「学长很喜欢我的身体呢,不过只能握住我的屁股会不会不够啊?」
手仿佛被沼泽吸了进去,直接在臀肉上面肆意地伸展自己手掌的肌肉,一种
难以用言语表达、和胸部有相似但是完全不一样触感的吸附力,比之那种有时候
柔若无骨的脂肪,这种握着的感觉如同手中有什么东西可以粗暴地挤压到极限,
配合着那一片白色布片美妙的触感,大拇指不由自主在缝的附近做着圆周运动,
那种感觉太过美妙开始往更上推着,甚至恶作剧地摇晃起来。
「啊咧,学长爽的说不出话了?明明只是用~ 力,摸摸我呢。」
「……死小鬼。」
很不高兴地用力、用力、用力——那种感觉通过自己越发强烈地施力越来越
舒适,裤裆里面的野兽开始寻求出路,本能随时都要脱缰,还在依靠心智来压抑
着去顶对方的欲望,但是这样子去抚摸让自己崩坏只是时间问题。
「人家就是小鬼啊,而且还是那种——」慢慢地靠近,慢慢地靠近,什么时
候靠近到胯下,用臀肉去顶住下体,不动都能让颤抖的肉棒隔着衣服进行摩擦,
「——你想抓又抓不住,现在抓住了可以欺负的小鬼呢~ 」
「唔哦……」
AG这个时候的心情?感觉和看到自己小孩在艹苹果派一样绝望吧——眼前
托付重任的男人居然就这么轻易地交出自己身体,还发出了相当丢脸的呻吟,这
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就像个性冷淡,虽然ag是人工智能但是作为女性的尊
严此刻就是被碾压了呀!
蓝末有悠闲地拨开自己的头发,然后慢慢地扭着屁股,有些轻松地开始玩着
手机——虽然眼前的对手通了五关,但是说到底不过是个男人罢了,而对于男人
的叫声,她可是很容易就分辨对方真实想法的。
眼前的情况也是挺滑稽的,蓝末有在用自己惯常的手段来蹂躏男方的自尊心
并且带动他的快感,也在无意识中蹂躏着另外一个女性的自尊心。
「隔着衣服会不会不够爽呀,学~ 长~ 还是说~ 」蓝末有有些恶作剧、妖艳
地扭动自己的腰,如同一条灵活的弹簧,慢慢地抽榨着空气,「你是不是很迷恋
这种触感,用初中毕业的小女生内裤来撸啊~ ?」
裤子已经成为累赘,勒住李想的同时在不停地削减他的理智,解开的话只是
一种虚假的解放,后续的行动可以给摧毁性的压力。虽然李想已经有些失去控制,
但是也只是陷入不能动弹的境地而已。
「你搞什么飞机……!」
「……」
李想没有回答ag的问题,而是在僵持着,他不希望急于寻找出方法,因为
对方的行为是给予了自己两种选择,一旦做错选择对方会抓住这个机会来给自己
一套combo,凭借现在能力是不能撑下去的。
「我知道你在烦恼什么,但是你这样被带动节奏你就有机会突破对方的牢笼
了吗?!」
「……你才是人工智能为什么那么着急。」
「你的状态是骗不了我的。」
嗯,除去蓝末有的步步紧逼,连ag都不打算放过自己了,李想感觉确实不
太好。
「咿呀~ 」
蓝末有的内裤被趴了下来,毫不逊色于人工制白色的光滑皮肤,再加上露出
的后庭和阴户,一股淫靡的气息和纯洁的色彩做对比,让人有一种大快朵顾的急
迫。
不过这也是李想的策略就是了,因为这样反过来用布制品摩擦对面,其实也
算是个针锋相对的选项。
对方的手向前伸,如果想控制对方的行动,难度有些大,李想最后抓住了对
方的腰,开始隔着裤子来摩擦对方。
「唔……?!」
这种奇怪的接触让蓝末有也有些感觉新鲜,之前被诱惑的男性都是迫不及待
露出自己的肉棒一爽到底,这一次却用布料反过来让她有一种恋物心理的升腾,
内心不由得佩服眼前这个没有彻底认输的男人所做的选择。
但是隔着裤子摩擦阴户,虽然是能让自己兴奋,但是男方没有足够兴奋的话
其实对对方也是一种拷问,所以她需要一个机会来反打一波。
慢慢地在摸索对方头部的位置,找到的话,就能逼迫对方将主动权交给自己
了。
互相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虽然表面上看——乃至ag的判断,都是被压制
的情况,但是感受到压力的反而是蓝末有,李想的表现和实际行动和之前的男人
都不同,这是让她有些诧异的原因,不是很敢放开手脚应付对方。
当然,李想只是做做样子,如果真的直接交锋,他自己也清楚没什么胜算,
如果能缓一缓再好不过了。
「学长……你喜欢先用手感受一下啊……?」
被攻击阴蒂,按道理来说已经湿润了,是可以直接插入的程度,对方依然继
续刺激自己,有一些不怀好意。
虽然将背部暴露给李想,但是这些情况也在蓝末有的控制范围,因为对方能
顶自己阴户的时候,自己的屁股也能去磨蹭对方的肚子,柔软度和视觉冲击都很
出众的情况下,这样的身体接触毫不逊色于直接接触。
而且能阻止对方的仔细观察,虽然李想很警惕,但是蓝末有很容易就知道他
有没有丰富的经验——并且捕捉到了龟头部分,隔着裤子能感觉到一个很圆润的
地方。
「……嘶。」
硬生生,硬生生就是这样隔着裤子把龟头吞进小穴里面,这种奇怪的感受让
李想和蓝末有同时都陷入了一场狂欢盛宴里面,来自布料的隔阂以及因为异常的
摩擦从而产生大量温热爱液的湿润,因为有了阻碍所以两人交合的时候对对方的
感知产生了过分的增幅。
「这是什么……啊。」
「是你把腰放下来的……」
两个人都因为这种奇怪的展开开始混乱起来,李想还在适应着这个奇奇怪怪
的节奏,蓝末有的心态已经被打乱了,有些后悔自己那么鲁莽。
「可恶的家伙……」
蓝末有有些不高兴,整个人向后施加重量将李想坐倒了,并且在对方失去平
衡的时候抽了出来,迅速地扒掉对方的裤子。
「啊呜!」
完全解放出来的肉棒,总算不用被限制住的畅快感让血液可以畅通无阻地开
始伸展在各个地方,这种放松的感觉会让腰不受控制地用力,蓝末有只要在这个
时候配合着用力张嘴一口吞进去!
「人类啊!」
AG突然将李想拉回了现实,双手也及时地限制住了蓝末有头部的下落——
即使反应如此之快,也只是让对方将将地限制在可以舔到马眼的地方,对方确实
在试图用力下压,但是怎么也不能成功的情况下开始用舌头钻着、破坏着快感神
经带来的崩坏。
「你……」
「学长你干什么啊,对小女人用蛮力本身就很失礼,bf里面这样逃避对手
的攻击,也是够怂的哈。」
「应该说你一直在进攻我,是害怕我和你正面对刚的时候你会受不了吗?如
果69的话,我敢保证你不是我的对手呢。」
「……这样低级的激将法你也信啊,败给学长的对手真不容易。」
舌头一点点地将唾液带出去,仿佛蜘蛛网一样开始包裹龟头,温热但是在空
气下面急速冷却的产品开始一点点的给李想带来有别于口交时候的包裹感,如同
冰棒的糖衣,整根因为刺激而胀大的肉棒发亮起来——轻轻吹一口气,李想的双
手就无法继续支撑下去。
「谢谢款待!」
也许是因为吐口水的模样太过色情,还是这一招本来就很好用?嘛,已经无
所谓了,蓝末有已经将目标猎物捕捉到手,剩下的仅仅是她要如何处理对方的问
题——用其他方式她也无所谓,但是根据刚刚她对李想的限制来看,如果用其他
手段来对付李想可能会被更加强壮的对方反过来利用,如果用嘴巴的话对方要是
准备反抗,在离开自己嘴巴之前就能给予对面极大的打击:比如一口咬下去威胁
对手。
李想同样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的对手除去希严可之外都在变换着花样
榨干净自己,不说炫技吧,这样应该更好给人带来刺激,而蓝末有在刚刚插进去
感觉不妙之后,没有顺势用其他部位进行压制,按道理来说对方可以用足然后顺
势自己一开始的的臀部、素股甚至二次插入;或者用手,配合着胸部来做点文章,
因为对方已经很明显是打视觉效果牌,一定会强调自己身体方面的魅力。
「想不到你发现了……」
「那当然……」
AG在这期间一直默默地观察李想的举动,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围观他什么
时候断电。没想到对方慢慢适应节奏,开始研究对策。
以自然而且流畅的性行为作为刺激来做动作,一直是ag所提倡和乐意见到
的东西,而对方没有这么做,加上一开始表现的风格,是比较诡异的。
蓝末有也有自己的考虑,有一些combo她很想打出来,但是顾忌李想的
身体能力——比如突然把她抱起来就完了,小个子的她绝对会被控制四肢然后疯
狂掠分;当然手口胸这个combo也很棒,但是自己的胸部不算很豪,如果没
夹住让对面跑了就得不偿失了。
而手的话,最大的麻烦还是李想可能会破坏自己的行动,比如刚刚如果挡的
是手,李想就能将蓝末有逆推了。
和之前体验过的口交不一样,蓝末有的口交不是让人沉迷到不可自拔、无法
忍受的程度,而是一种自己掌握了如何让男人迅速进入射精状态、猝不及防发现
自己已经到了极限的类型。单手把玩着李想的阴囊,用舌头清扫肉棒的沟冠,利
用大量的唾液润滑龟头,另外一只手顺着刚刚半干的口水来进行撸动,略微湿滑
所以手用力地把握住不让滑走,有如在抓不稳一根东西却不停地用力往高处拉扯,
最后往自己的嘴巴里面撸着,极大地挤压肉棒的空间,主要攻击前段和阴囊,中
间部分即使没有触碰也开始沸腾起来了。
「是输精管吧,学长?」
用大拇指,如同按摩一样往上部推去——有意无意地扭动屁股,刚刚掀起来
的裙子现在还没放下来,如果视野放在那两瓣被白色内裤包裹的浑圆臀部,再享
受看不见的手拔口交,这种仿佛妓女一样的挑逗还是很容易让人垂涎三尺的。
这样的难题来了——李想根本没法够着蓝末有头一下的部位,被这样攻击射
出来很稳,何况嘴巴上不说,实际上是因为ag附身在内不太敢暴露太多自己下
意识在享受被小恶魔侍奉的情况。
「你不会在担心我吧~ 」
「喂喂!你是卧底吧!」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ag居然还从后面抱住他给了一阵耳语,柔软的胸部顶着
后背上下摩擦,配合蓝末有的combo让李想欲仙欲死起来。
「?」
蓝末有发现对方的反应突然剧烈起来,条件发射地吞进了深处。
「啊!」
身心受到双重的刺激,而且之前已经被足够的刺激过,瞬间就缴械投降——
猝不及防,瞬间性的压迫是李想没有想到的。
「……啊,抱歉。」
「你是人工智能为什么做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啊……」
这次释放让自己回过神来,也不是坏事;蓝末有也通过这次射精暂时完成了
自己的目的,确定自己的节奏没有错,吸溜吸溜地吞掉了精液,并且用喉咙的深
处处理掉了李想最后的一丝残留的释放。
那么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来了。
李想要怎么去攻击对方呢?
「对方经验非常丰富,每一个可以进行榨精的部位都很平均:手18、口2
2、阴部30、其余部位划分为20;在敏感度方面则是为手2、口8、阴户6
6、其他部位24。人类你要怎么才能摆脱她的纠缠来进行反击呢?」
「阴户的敏感度并不是因为她有多敏感,而是因为她是相对于其他部位特别
敏感对吧?」
「……是的。」
李想开始慢慢摸清楚ag的套路——对方虽然说要帮助自己,但是对方其实
依然没有走出自己的身份,有时候想帮助自己是一个本能性的「双刃剑」。
但是目前不能碰触到对方一些关键部位才是最大的麻烦,这种不平衡的状态
是绝对不能过获胜的,要想办法来解决对方。
「学长你怎么了,碰不到别人所以干着急吗~ 」
张大着嘴巴,让李想看到被精液玷污的口腔内部,并且开始和唾液一起:滑
溜溜,如同被对面洗脑一样,蛇一般与舌头环绕着肉棒而行。射过一次的肉棒没
有一种兴奋感,而是一种被慢慢包裹住的腐蚀感,然后由上而下的,让大男人心
理爆棚满足的征服欲望让李想差点摁住了蓝末有的头。
「……?」
「呜哇啊啊……!」
AG大吃一惊,李想真的把手放在蓝末有的头上,用尽全力地按到底——还
处于敏感的龟头因为这个吞噬深喉的挤压反应给予了一种瞬间晕眩的错觉,而相
对的蓝末有虽然打心底感到窃喜,但是也因为太过粗暴的动作有些翻白眼。
「人类?人类啊!」
李想没有和ag说话,重复着,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好像是从来没射过精一
样,往着深处「冲、冲、冲」砸穿了蓝末有的口交防线,蓝末有被粗暴地对待却
因为对方刚刚彻底射精过没有马上解开阀门的缘故,只能不停地承受一次又一次
的冲撞,尽管她经验是压倒性的大,调整能力也是绝对的上风,但是她却没有想
到自己其实有一个巨大的弱点。
「呜!呜呜呜!」
蓝末有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因为她下半身因为这种类似强奸一样、但是又
没有触碰到,有些类似看小说自慰的性质,开始不停地因为惯性兴奋着,双腿即
使是跪着也已经快到极限了,此时如果不小心触摸到下半身,真的开始安抚自己
就完蛋了——因为在李想摁住她的头的那瞬间,她已经丧失了主动权。
因为李想突然的射精,让蓝末有的如意算盘落空——她的初衷是勾引对方逐
渐因为感官抚慰的刺激起火而央求她用全身每一个部位让他享用,一个诱导式崩
坏。拉开距离这一个方式其实能变相不让对方碰到自己,算是一个小聪明;慢悠
悠进行勾引和口交,也是让对方不敢强暴自己,在大比分上面束手束脚从而让自
己保守死亡。
但是,现在蓝末有面临在她懂得男女交欢之事以来最困难的选择:她的腿已
经因为兴奋感有些站不住了,她的双手也已经开始发抖了,不能顶在地上,不然
会和双脚一起崩坏,那要怎么继续保持平衡?
她把手放到了李想的腿上,有一个比较软的支撑点。
然后,头部的粗暴感觉消失了,这个时候的自己因为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了
一瞬间的通畅——
「……诶。」
双手被拨了过去,整个人被拉了起来——如同撞钟一样再一次重创已经没有
防御能力的喉咙,蓝末有感觉失禁一般难受,下身的爱液不停地泄露着。
因为察觉到ag对自己的不利影响,李想强行将自己的节制力放松到一个很
可怕的地步——而这种情况能让他充分享受到对方的侍奉,应该说是自愿地堕落
在快感的漩涡中。即使赢下这一场,他也打开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大门,何况他是
凭借第一次射精导致的暂时停滞才有还手之力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仅仅侵犯口腔,就能让蓝末有这样丧失体力了,那么插
进体内就能让对方结束战斗了吧——刚刚ag也给了数据,相对于口腔,蓝末有
的下体要更加脆弱,只要突破防守就基本能获得胜利了。
AG作为机器人,一定会给出精准的答案,一定会让他走向胜利,只要再询
问她一个百分百通关的概率——
「不。」
「……诶?」
两人都在绷紧一条神经,李想轻声地说出这句话,蓝末有并不知道他是和a
g在说话,还没缓过神来。
拒绝了ag的协助,李想知道自己虽然和ag断了连接,但是对方就在拍打
那个无形的墙,寻求给自己的帮助。
「她,并不是给我帮助的人。」脱下了手环,然后反扣着无力的她,将ag
手环拷了上去,「虽然说得非常好听,但是她是一个,人工智能。」
「……你,你在说——」
没有说出想说的话,因为察觉到了,自己内心中无法抑制的一个存在。
AG依靠手环,侵略了蓝末有的精神世界——她能准确破坏宿主的判断和持
久力,那么这样做的话,无论蓝末有有多少手牌,她都要应付一个debuff
性质的双人夹击,她也明白了李想在说这句话的意思了。
「这是……学校的那个系统吗,我是第一次见到真面貌呢。」
仿佛在行刑一般,从后面挺进了蓝末有的——肛门。
「唔!?」
「什——」
一个是因为这个部位过分的压力而有些苦闷的呜咽,一个是因为从来没试过
被穿掉菊花感觉而过分的惊讶,但是马上因为一阵从内部撕裂肉一样的痛楚让她
惨叫起来。
但是发不出声音,这是为什么呢?
「人类真是有趣,居然会想到用这个方法来应付。」ag笑着,从后面抱住
蓝末有捂住她的嘴巴,虽然是精神上的钳制,但是却反应到身体上,这也算是一
种精神暗示级别的控制,「对嘛?蓝同学。」
「嗤……你不要太得意了,后庭是几乎没有快感的,您的宿主即将因为我的
身体高潮,好可惜哦~ 」
「我们拭目以待呀。」
AG开始利用对方不能动弹的特点开始亲吻蓝末有的耳勺,如果说李想在利
用自己暂时无法射精的特点进行粗暴地动作来打开局面,ag就开始利用自己富
有小动作而且手术刀一般精准的爱抚来平衡男方带来的痛苦——双手没有闲着地
开始在腰部和乳房中抚摸,就好像在处理一张平滑的纸,遇到稍微有点凸凹的地
方,就忍不住去把玩,去触点,感受一下慢慢那种硬质的触感,内心腾升起一种
满足。AG虽然是人工智能,却也开始理解恶作剧的心理。
「你也是想被这么做的吧?」
「住手!」
双脚完全解放出来的ag用起踢踏波浪的形式用脚后跟开始攻击蓝末有的阴
户,因为之前已经被李想冲击过其他部分,阴户可是非常渴望有东西能好好刺激
一下让自己好好解脱。
而另外一边厢,李想在忍受着无意识的后庭所带来的死亡缠绕,而且蓝末有
无暇应对两个人的攻击,基本上宣告了她失败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最大的难关
就是李想如果觉醒了第二发的意识,那么他很可能马上缴械投降。
不过好在ag做的不错,李想的肛交理论上只有自己的爽快感却让对方的身
体开始有所反应,本来说初次使用应该有很大风险,但是考虑到ag不一定会对
使用者完全忠诚,他也尝试了赌博。
事实上他赌对了,现在蓝末有被ag的大脚趾折磨地死去活来,本来很难进
行弯曲的双脚却仿佛灵体一样轻易地搂住了整个大腿根部,然后学着节拍器一样
蹭动着阴蒂,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一号的肉棒,何况还是精神世界,控制对
方简直易如反掌。
「唔啊啊啊啊!」
蓝末有忍不住喊了出来,因为她还发现自己肛交居然有感觉起来,她在极力
避免应付ag玩弄她时候让人难以接收的丑态,转过来却发现自己被李想当成一
个后庭的飞机杯进行爆破,痛楚慢慢习惯后把注意力集中回来,因为内部的反复
摩擦感有一丝丝的刺激而导致自己下意识把位置调到可以一个更加方便交互的位
置,甚至恨不得坐上去。
比起被一个人工智能玩弄,这样的男女交换还更能让她接受,哪怕就是即将
出局!
前后都仿佛塞满了东西,如果被两个人举到天堂上,然后又摔到地上——痛
楚和快感,已经分不清楚,自己身上的是汗水还是爱液,也不是那么容易区别了。
如同电流过境一般,全身不受控制地惊厥起来,腰部忍不住用力夹紧肉棒,
肉棒与之前所面临的刺激都不一样,仿佛被碾成碎片,终于把快感引导了出来,
第二发精液往着内部泼洒,这种非常不舒服的注入让前段舒服的感觉显得更加鬼
畜,刚刚高潮但是并没有被放过的阴户也被灌入了过多的快感,蓝末有差点把自
己的舌头咬断,却被ag和李想同时接吻。
啪!啪!啪!
神经线从三个地方粉碎得干干净净,成功潮吹了,并且直接将蓝末有的体力
压榨干净。
「蓝末有同学丧失作战能力,李想同学2:2晋级下一轮~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