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一卷)(0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林间独处
熊耳山南,断水岭。
清晨,熊耳山的空气一片清新盎然,让人心肺舒畅,不由地想要在林间欢快
歌唱。
熊耳山,没有苍牙山的险峻,林间的清晨也没有薄薄的浓雾,有的只有那一
片绿色。远处的林间,如那浩瀚的海洋,连绵起伏,汹涌澎湃,让人感觉仿佛走
进了一片绿色的世界。
虫鸟都在欢快的鸣叫着,树荫里时不时窜出几只野兔,捏着小小的短腿,晃
着脑袋,嗖的一声又没入了树荫里。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走在了这条林荫小道里。很安静,两人之间地气氛安
静地可怕。朝光暖洋洋照在两人的脸上,都没有打消两人之间的阴霾。
这一男一女正是秦婉柔和李凡,只是这对冤家怎会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
秦婉柔走在了前面,每当李凡试图接近她时,她都会快走几步,将他拉下。
秦婉柔今日似是刻意得打扮过,只见她一身湖蓝色薄衫连衣裙,外披轻纱,三千
青丝用着蓝色飘带束起,莲步轻晃着踩在前头,留个李凡的只是一个婀娜背影。
这衣裙甚是合身,上身略紧,巧妙地勾勒出了女孩那傲人曲线,酥胸饱满坚
挺,胸口处用银针绣线缝合了一朵蓝色百合,更是衬出她清冷优雅地气质来。身
后裸露出一片粉嫩雪白的脊背,线条柔美,极具美感。下身裙裾皱褶颇多遮于玉
腿之上,裙摆摇挡,粉腿交错间,裸露出两只浑圆精细的脚踝来,弹性细润的小
腿上,则各缠了绣蓝丝带,小巧莲足下是双粉色绣花鞋。
秦婉柔一会儿在这头采几朵花儿,一会儿又去那头逗弄树梢的鸟儿,蹦蹦跳
跳地,好不自在。
看着那蓝色丽影在林间穿梭,李凡只觉得心神荡漾,不由得滚了滚喉咙,眼
前是那,修长白腻的玉腿,腿上的飘带更是为此添了分许诱惑,朝上看去是那洁
白光滑的裸背,女孩一晃一晃的带动的那双纤秀的藕臂,裸露的肌肤无一处不白
腻玉润,娇嫩欲滴。
李凡尽是有丝羞涩,不知该看向哪才好。只得暗中吞吞口水。
一个时辰,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一前一后,期间两人无一句话语,时
间长了,也可能是佳人感到累了,渐渐地脚步慢了下来,也不再一蹦一跳的了,
就那么缓步走着,宛如一只静静飘舞着的蝴蝶。
眼前的佳人明明尽在眼前,可是那一步却十分遥远。李凡紧紧地跟着眼前佳
人,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她,尽可能地不让她受到伤害,像一只笨拙的狗熊一样。
那蓝色幽静带些妩媚的蝴蝶轻轻地飘晃在眼前,摇摆着,舞动着,他渴望着
想要伸出手来去触碰,可是当手将要触摸到时,那摇晃着的蓝色蝴蝶又轻轻地飘
走了,他无奈,他拿这只蝴蝶没有丝毫办法。
秦婉柔快要被这木头气死了。心中越加的烦躁,放快了脚步。
李凡突见佳人脚步变快,心中慌乱不知所措,只得紧紧跟上。
秦婉柔忽然间忆起了昨夜的私语。
「那傻小子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当娘亲的我没有教他琴棋书画,诗词歌
赋,没有教会他我所会的。把他教育成了个野小子。
那孩子,笨拙,不会讨女孩欢心,不善言辞,话说到一半会冷场。可是他,
善良,淳朴,细心体贴,没有坏心眼,他能为别人的悲伤而感到悲伤,这难道不
是宝贵的的吗。
他笨拙,只是因为他未接触过其他的人。娘亲,相信他聪慧过人。
婉柔,若是喜欢,就多包容他,试着相处吧。「
秦婉柔心里叹了口气渐渐地放慢了步子,期待着什么。
李凡突然发现远处那只幽蓝的蝴蝶,越来越近,飘在了眼前,仿佛自己可以
抓的到,触摸着。
「婉柔姑娘,她是在等我吗。」李凡心中迟疑道。
佳人的身子骨越来越近了,白花花的一片,十分可口诱人。
那一步男儿踏破了阴霾,踏破了犹豫,勇敢的迈了上去。
两人间的距离成了一条平行线,越靠越近。
终于两人并肩走在了一起。可是似乎还是有着什么不对,对了,两人之间依
旧是静悄悄的,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要凝结在了一起,异常沉闷。
「喂,你是哑巴啊,到是说句话啊。」秦婉柔终究没忍住将心口的话说了出
来。
李凡一怔心中渐感欢喜突道:「婉柔姑娘,你今天真漂亮。」
秦婉柔没料到他蹦出这么一句俏脸一红不再说话了。
李凡心中后悔不已,只怪自己说错了话。
「可是,她今天确实很漂亮啊。」李凡心中不解道。
一会啊,秦婉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宛若那百灵鸟般清脆甜美,在
这空旷谧静的林间越传越远。
「算了,本姑娘无聊得紧,就陪你聊聊吧。」秦婉柔心情看起很好,一双明
眸月牙似得弯的。
李凡顿时大喜。也不怕佳人烦心中所言一股脑的纷纷涌上。
阴霾散去,林间不时传来了一男一女的笑闹声。
「婉柔姑娘,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李凡道。
秦婉柔顺口回道:「嗯,我想想。都是一些讨人厌的家伙啦。」
李凡心道:「这是什么回答。」
李凡又道:「婉柔姑娘,你的父亲是怎样的人呢。」
秦婉柔似是想了想方才言道:「我的父亲吗。外人看来他是一个严酷无情又
专断的人。了解他的人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天真贪玩又糊涂的人。而在我看来
他就是一色老头子。」
「你是不会觉得我这么说自己的父亲挺奇怪的。」秦婉柔看到李凡不解应道。
「 不会,我就是觉得婉柔姑娘挺了解自己的父亲的。」李凡低着头不知想
着什么。
秦婉柔道:「 那你对李妈妈不了解吗。」
李凡抬起头来看到的是繁茂的枝叶脑海里思绪一片混乱:「 我只知道她是
我的娘亲,待我很好。」
秦婉柔心中一柔不知想着什么。
李凡接着道:「 可是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她从未给我说过,我不知道
自己父亲的容貌,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爷爷奶奶,这一切我都不知道……」
李凡低垂着脑袋双眼暗沉缓缓地说着可是语速越来越快神情激动。
「 咚 」的一声。李凡捂着脑袋。
「 笨蛋,不想瞎想了,李妈妈待你很好。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她
不告诉你,也许是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秦婉柔看着李凡的这个样子气道。
李凡清醒了过来。一时间羞愧不语。
「 色胚,我挺羡慕你的,还有着娘亲,而我三岁时,便没有了娘亲,我不
知道她的容貌,不过,她一定很美,很漂亮。」秦婉柔幽幽的说道。
「 对不起,让你想到了不好的事情。」李凡抬起了头看着身边佳人。
这一刻李凡觉得佳人很美,她的眼神温柔似海,眸中泛着水光。好似周围的
一切都温柔了起来。
秦婉柔发觉男儿盯着自己俏脸一红,朝着李凡微微一笑。
正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李凡顿时瞧得入迷,痴痴地看着佳人。
秦婉柔看着男儿傻样,心头一喜转过身道:「 不过我还有一个妹妹,就是
过于古灵精怪了。」
李凡听到心忖道:「 这妹妹,不知道长得是何模样,一定似婉柔姑娘那样
美丽可人。」
「 色胚,你在想什么呢。」秦婉柔看到李凡低头不语说道。
李凡慌道:「 没有啊,没想什么。」
秦婉柔轻哼一声踩着碎步又再次走在了前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是正午。
苍牙峰顶,一间小屋子里。
木桌之上摆着些简单的饭菜,可是仔细看去这些饭菜营养搭配十分均衡,两
菜一汤,饭香阵阵飘过,引得人食指大动。
李母拿着竹筷在餐盘中不停地拨弄着。似乎是腻了,方才将盘中的芹菜丝送
入口中。细细地嚼着。
一小会儿功夫,李母轻轻地拍了下着腹部,显然是已经吃好了。
餐盘中,还剩下许多的饭菜。李母微皱着眉头,一只藕臂搭在了木桌之上,
单手托腮,那双半眯着的桃眸微微转动着,下颌圆润微微上翘,似是思索着什么。
「不知那两孩子这时是怎么个状况。不过,他两都是好孩子,相处的应该会
不错吧。」李母欣慰得想着。
一转眼间又咯咯笑道:「婉柔今天的穿着定将那傻小子迷得晕头转向,神魂
颠倒。那可都是我年轻时想穿却不敢穿的衣服。」
天刚刚亮,明日缓缓东升。一处用草料做的屏障后面,女孩匆忙的换着衣裳,
烟纱罗丝裙挂在女孩那莹嫩的小腿上,露出两瓣若似雪桃子般的浑圆翘臀,女孩
儿的柔荑轻捏裙角藕臂一晃便将裙纱提了上来。盈盈一握的腰下露出一圈白花花
的雪肉,脚下踩着尖尖地粉荷绣花鞋。
女孩害羞地探出头来,小脸欲滴似是拧出水儿来,薄薄地粉唇上面抹了层淡
淡地胭脂。蓝色的丝带交叉绑在了弹性结实的小腿之上,玉腿轻抬,伸出了屏外。
女孩儿酥胸半露,乳房饱满,粉色的抹兜紧紧地护住下缘雪肉,胸口一朵淡
蓝百合,一缕发丝垂于胸前,小腹处那点细长肚脐也露了出来。
女孩略施粉黛,眉眼羞涩,似柔似媚,真是那画中仙子现世。
李母眼眸眯起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咯咯笑道:「不错,乃是不错。准能把那傻
小子迷死。」
秦婉柔扭捏地走了出来泫然欲泣道:「李妈妈,这衣裳是不是太露了啊,背
后凉飕飕的,还有这裙子的系带像是会要断掉。」
原来女孩的纱裙只有几根细小的丝带系住,难怪女孩会担心掉了下来。
李母接道:「这大山里又没有别人,你只给我那傻小子看,有什么不可以的,
别多想了,你这一身出去,那小子魂怕是都要没了。」
李母又接着催道:「快点儿,一会儿那小子该醒来了。」
李母收了桌上的餐盘,趟在绣榻之上翻来覆去,不知忆起了什么,嘿嘿傻笑。
李凡像往常一样睡醒,洗漱着。
李母突然闪在李凡身后,顿时吓了李凡一跳。
李凡惊道:「娘亲,你这是要吓死孩儿。」
李母笑道:「娘亲,是送孩儿一个礼物。」
李凡疑道:「什么礼物。」
李母道:「出去看看。」
李凡心中疑惑可还是走出了门外。
那是,李凡看到一抹蓝色丽影。
「怎样,娘亲送给孩儿的礼物。」李母凑到李凡耳边轻轻地说道。
「孩儿,满意极了。」李凡看着秦婉柔斜依而坐于秋千之上,一臂环缠藤蔓,
一臂搭放腿上,一身蓝衣装束,脸颊略施粉黛,朝阳一衬,容色越发红润欲滴,
俏脸羞涩微红,美艳不可方物。
男儿悄悄地咽了咽口水,大步迈了出去。
第九回断水岭柔泉谷
断水岭南,远处绿油油的一片,枝繁叶茂,十分苍郁。隐约间可以听到湖水
湍湍流淌地声音。四周似乎也因地势地原因变得凉爽了起来。
林荫间猛地传来了一声娇喝,鸟儿四散飞去。
男儿一惊忙向女孩看去。
一抹蓝衣女孩儿提起裙摆,轻抬玉腿,垂头仔细的打量着雪润白腻的腿子,
扁嘴着恼道:「好痛,有虫子咬我。」
男儿目光朝着女孩儿腿上看去那白花花的小腿之上通红一片,肿了起来,腿
上泛起了细密的红疹点子,是只通体呈碧绿色的虫子,虫子通体如玉,晶莹剔透,
头端处有着红色的赤角,一动不动地趴在上面,虫子不大,状若透明,若不细看
真发现不了。
李凡瞬时奔起,手掌一挥将女孩腿上的虫子拍了下来,接着大脚狠狠地踩向
了碧绿虫子,虫子顿时被踩的稀烂。
秦婉柔腿上一痛不觉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呜,这是什么虫子啊,好毒。」秦婉柔看着肌肤上涌起的红点言道。
李凡接到:「这是唯有熊耳山才有的虫子,其性烈毒,好食人体血液,被咬
者起初是患处起小疹子,不久后漫至全身,七天之内下不了床……」
秦婉柔越听越怕不由怒道:「你是个猪吗。还不快扶我起来。」「李凡还在
叨叨的说着猛然间被打断话语。
听到女孩话后脑袋耷拉下来应了一声后走上前去。
李凡看着女孩腿子之上的红点不由的一阵心疼。轻轻地将手臂放于女孩粉腿
之下,一手扶于女孩背处,在女孩一脸震惊地表情中,将女孩横抱了起来。
女孩儿的肌体温软弹性,尤其是那胸前的两团乳球,紧紧贴于李凡胸口,胀
鼓鼓的,热乎乎的,手掌贴于女孩裸背之上感受着那细腻光滑的肌肤,另只手臂
处传来了阵阵弹性,那是女孩的两瓣翘臀。
秦婉柔慌乱中想要抗拒,感受到男儿结实的臂膀强壮的胸膛,男人般的气息
笼上心头,芳心一颤。
耳边传来男儿一声轻喝:「别动,腿子不想要了。」
秦婉柔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可靠了那么一点,闭眼静静地趴在了男儿胸膛。
李凡感到怀中女孩老实了起来,心下一松。
女孩身子骨很柔很轻,没有多少分量,李凡就这么抱着女孩儿一步一步朝前
迈去……
路漫漫,似乎没有那么顺心。
颠簸中,女孩肌体不断地碰触刺激着李凡,胸前坚挺乳房,随着李凡走动上
下摩擦,怀中的身子骨娇弹如玉,传来阵阵清香,刺激着李凡的心神。
女孩领口敞开,露出半对雪肉,粉色抹兜晃眼诱人。李凡轻瞥一眼顿时眼神
发亮,再也离开不了。看到女孩眼眸紧闭,李凡心中大感放心,狠狠地盯着半缘
乳房,心火直冒,只想在那团之上揉上一揉。
胯下生痛,立起如柱,裤面上鼓起大大一团,刚巧顶在女孩臀瓣之上,随着
上下抖动,轻轻地碰擦着。
李凡面红气喘,手脚颤抖,胯下被顶的生痛。不由得将女孩儿抬起。
怀中女孩似是感到不对,睁开眼眸。
秦婉柔看到李凡气喘嘘嘘,额头冒汗,心中疑惑道:「这色胚这么不济事,
才几步路累成这样。莫非是本姑娘太重。」
「色胚,你行不行呀。这才几步路啊,看你身板也挺强壮的,要不放我下来。」
秦婉柔轻声调笑道。
李凡强撑道:「 小事,没有问题。」随即拱起身子,微微弯腰,狠咬嘴唇
心中重复默念:「 非礼勿视。」
秦婉柔感到李凡走路怪怪的,微躬着身子,也没有多想。只是她感到屁股下
有个怪东西老是硌着自己。在看到李凡奇怪的神情,心中已然明白。不禁脸上大
羞,轻咬下唇,眸中泛着春情。
李凡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终于自己的小弟弟好像听话了起来,疲软了下去,
李凡撑起女孩臀部将怀中女孩抬高了起来。向前方走去。
好久,耳畔传来的流水声越来越响,两人心情大振。
李凡对着怀中女孩儿轻声言道:「 婉柔姑娘,前面就是柔泉谷。」话中夹
杂着一丝喜悦。
秦婉柔也是喜道:「 嗯,这里好凉爽啊。快呀,抱本姑娘去前面看看。」
柔泉谷。
两人同时注意到三个大字,这字笔走龙蛇,矫若惊龙,笔触苍劲而有力,透
着股古朴雄厚之气。
「 也不知是何方高人将字刻于壁上。」李凡惊叹。
「 快点走啦,猪头。" 女孩娇嗔。
天空澄碧,纤云不染,幽静地山谷里,传来阵阵虫鸣,透着那么股子神秘气
息。一条天然雕琢的蜿蜒石渠流水缓缓流过,滴滴汇聚,涌入前方的潭池之中。
黑龙潭。是这潭水的名字,远处看去,潭水是黑色的,近处看,潭水晶莹透
澈,明净柔缓,水面之上蒙着层薄薄青雾,使整个水面又好象是笼着青纱的梦。
潭水幽静深不见底,偶尔黑色的游鱼游过,背脊上反射出粼粼波光。
潭池非常之大,两侧是为光滑平实的石台,潭子正后方有三挺高低不一的巨
大石柱,高高耸立,在远处是绿油油的一片尽显苍翠之色。
「喂,色胚,快看,快看,这儿地景色真是漂亮哩。」怀中女孩儿雀跃道。
「嗯嗯,我在看呢。确实很美。如仙境一样。」李凡感受着女孩儿的心情,
自己也大是高兴。
秦婉柔突然忆起自己还在李凡怀中,面颊一烧娇嗔道:「还不放我下来。」
李凡一愣,似是舍不得,轻轻地走到一处石台将佳人放下,动作轻柔之极,
十分温柔。他单手托着女孩裸背,似是无意间打掉了女孩儿发带,一缕发丝滑过
男儿脸颊,痒痒地,麻麻地。
秦婉柔坐于石台之上,两腿展直,发丝披落背后,两缕秀丝凑巧滑落胸前,
感受着男儿动作,水雾似迷蒙的眸子渐渐迷离起来,心尖儿似是被什么触动。
两人近乎贴着面颊,两眸相对,怔怔地,似是被定了魂般,恍惚间能够听到
对方砰砰地心跳。
秦婉柔那对摄人心魄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眼波里荡漾着盈盈春情,双颊赤红
如霞……
李凡发觉女孩儿呼吸急促了起来,玉颈前探,缓缓地将唇儿凑到男儿面前。
「她这是让我亲她吗……」李凡心中受宠若惊,慌乱不定,迟疑了下来。
秦婉柔看到男儿迟疑,心中暗骂,强忍住娇羞,微扬着下颚。
眼前佳人,粉唇轻颤,那柔软的嫩脂泛着淡淡的润泽水意,十分诱人。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不知是谁先将唇瓣靠近了谁,亦或彼此。
四唇相接,顿时难舍难分,二人身心瞬陷触电般的悸动不休,沉醉于忘我的
陶醉之中,此刻,唯有尽情得索取、探求。
李凡紧紧地搂着女孩,舌尖探寻着樱口,肆意品尝。良久,才慢慢退出,可
知女孩儿柔舌儿紧探了过来,绕着男儿舌尖打着圈子,两只舌儿揉咂于一团。
李凡似是得到允许般,大手抚摸着女孩背肌,感受着那细嫩娇脂,唇瓣贴于
女孩脖颈向下滑落,唇点轻触,感到女孩儿身体轻颤,唇间呼出一声娇喘,一时
意念大动,将女孩儿放平于石面之上,一手隔着布料覆在女孩儿右乳之上,抓捏
了起来。
秦婉柔羞涩难忍,心中小鹿乱跳,她本是想索吻于男儿,让他尝一丝甜头,
谁知那色胚如此胆大,竟连胸前的乳球都让他摸了去。
乳尖之上传来了波波快意,似是吞噬着自己的心神,发出一声轻吟,不觉得
暗自后悔。
这声娇喘如催情剂般刺激着李凡,李凡将手探进女孩儿领口,推开了那粉色
抹兜,捻弄着那翘起的粉红奶头,夹着奶头轻抚慢捏绕着晕儿划着圈儿,偷偷看
了女孩一眼,只见她两颊绯红,呼吸急促,眼眸紧闭,该是没有怪罪自己,不禁
胆子变得更大,大掌抚过肚脐,缓缓向下伸了过去。
秦婉柔的身子甚是敏感,被李凡这么揉弄越发感到难受,心痒难耐,突觉乳
上一痛,尽是泄出了一丝蜜来,汁水滑向了沟底,弄得女孩不适,心头一阵害怕。
原来是李凡,兴奋过了头,失了力道,将女孩儿的一只乳房捏扁了。
李凡抽出手来,伸向了女孩裙下,去寻探那抹柔嫩娇脂,指尖抵着布片感到
一道凹陷,在那处细细的抠挖着。
秦婉柔突感胸前的大手没有了,正感奇怪,却发觉男儿的手探入了自己那处
私密之所,顿时大惊,在没了欲念。
秦婉柔睁开了大眼,拼了力气将男儿魔手抽了出来。嫩着嗓子摇头朝着男儿
告饶道:「不要,,不要了,,呜,」
竟是一下子哭了出来。
李凡正感受着手尖两瓣湿润娇软,却感到手臂突然一紧,女孩儿哭了出来。
这是秦婉柔第二次在李凡面前哭了出来。
女孩儿一哭,男儿顿时慌了心神,连忙将手儿抽了出来,手指间还掉着一丝
粘稠汁液。
「李凡、李凡,你怎么又将仙女姐姐弄哭了呢。」男儿心中慌道。
李凡连忙将女孩儿扶起,佳人还在那娇滴滴的抽泣,李凡这才注意到佳人腿
上的细小红点越发密集了。恍然醒悟,差点误了大事。
李凡狠狠地朝自己脸上不停地抽着耳光,破口骂道:「你这个浑小子,该死,
真该死。」
秦婉柔停止了哭泣,睫毛上掉着泪珠,眼神扑闪着看着李凡。
看着这个笨拙的男子以他的方式道歉。
秦婉柔发现男儿脸上烧红,扭过身子,似是逃跑般急匆匆的跑向了前方坡地。
女孩连忙喝到:「色胚,你去哪儿。」
「婉柔姑娘,我去前方给你采药,你等着我。」不远处传来了男儿喝声。
看着男儿远去,女孩儿心中五味俱全。
秦婉柔裙皱下的亵裤早已湿透,蛤口顶端的小肉芽,尚留有余韵,恼人的酥
痒从臀沟处传来,女孩儿将白皙纤细的指尖滑向了软热润潮的所在。顺着缝隙向
前探去,指尖顶在一颗软中似硬的蒂子之上,心尖儿顿时一颤。
「呜,,,这是什么地方……每次摸那儿都觉得好难受,好舒服……嗯……
咿呀……」
秦婉柔不断地摇晃着胯部,两只腿儿夹了又松,松了又夹,指尖上似是不断
地涌出着魔力,诱使着自己逗弄着敏感的蒂儿,弄得那颗花蒂红亮亮地鼓了起来。
「好奇怪儿……又快乐又难受……麻麻地……」
手指从未想过朝肉壁里探去,只是浅浅的抚揉着蜜缝,指尖挑弄着水亮蛤蒂,
速度越来越快。
秦婉柔觉得那儿又要喷出水儿来了,似是越来越快乐,眼角瞥着男儿所在的
方向,嘴唇轻咬,压抑着口中呼出的娇喘。
女孩儿只觉得一股酸麻从这蒂儿传了过来,直涌入腿心,娇躯一颤,内里似
是阵阵蠕动,喷出了一柱水儿来。
秦婉柔两颊酥红,眼波泛着春情,显然是还停留在那快感之中,快感过后,
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空虚。
女孩努力的使自己朝着男儿的方向转了过去,直勾勾的盯着,看着男儿在那
片绿地里奔波着。
「都这么久了,那傻瓜怎么还不过来。」秦婉柔似是不耐烦了,心中焦急想
到。
女孩刚一想完,就发现那抹子男儿身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手里不知提着
两坨什么东西。
待男儿靠近才这瞧见,他手里拿着两朵色泽不一的蘑菇。
「婉柔姑娘,我找到了,我找到治疗你腿子的药物了。」
李凡的声音传了过来,女孩心中顿时跟吃了蜜糖似得,喜滋滋得。
李凡连忙走了上去,坐在了石台之上。
「色胚,你手里拿着的东西便能治好我的腿吗。」秦婉柔扭捏道。
「嗯,这是【本草经】中常说的仙灵芝,紫仙、黑仙。药性很大的。你那点
伤不算什么的。」李凡胸有成竹道。
「色胚,你说什么。那两个蘑菇就是仙灵芝。快点拿过来让本姑娘瞧瞧。」
秦婉柔急道。
李凡心瞧女孩儿着急,不由的笑道:「给你,这东西很多的,那后面长得都
是。」
秦婉柔拿着灵芝仔细打量狐疑道:「这东西很普通吗。分明就是蘑菇,你没
有骗我。」
李凡急道:「婉柔姑娘,这就是灵芝,本草经记载过得。」
秦婉柔看着少年急道心中思索:「本姑娘灵芝蘑菇还是分的出来的,想那傻
小子准是没见过灵芝才误将蘑菇当成灵芝的,这仙灵芝岂是如此好找,更何况满
地都是。」
秦婉柔认定心中所想温言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那是灵芝啦,可这东西
怎么治我的腿啊,是直接吃吗。」
李凡听到连忙呼道:「万万不可,我曾经拿赤仙给娘亲吃了一小块,娘亲身
子发烫就受不了了,你整个吃了定会烧坏身子,只需将它磨碎涂在伤口就行。」
说着李凡便从裤中掏出了一块药臼,拳头大小。另只手儿不知从哪里拿出了
药杵。
「喂,色胚,你随身装个破药罐啊,也不嫌硌着。」秦婉柔调笑道。
李凡摸着脑勺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婉柔姑娘,你没来时,我每天都行于山
路间采药打野兽,磕磕碰碰地,总会受点小伤,这时候娘亲教我的本草经便会派
上用场了,这药臼也是那时养成的习惯。」
女孩从中听到了很多消息,眼前男儿越来越顺眼了呢。
秦婉柔眯起眼儿,笑嘻嘻地说道:「色胚,就叫我柔儿吧,婉柔姑娘,听着
怪别扭了的。」
男儿看着女孩儿,眼前的佳人此时是如此的可爱,就想紧紧搂住她在那粉嘟
嘟的脸颊上亲上一口。
李凡喜道:「好啊。」
说着男儿从女孩手中拿来了紫仙灵芝,将其放入了药臼中,他手中握着药杵
轻轻地捣着,灵芝顿时被捣的稀烂,药杵之上粘着淡淡的金色汁液,浓厚的药香
飘了出来,传了好远。
秦婉柔倒是想看看这蘑菇的功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凡手上的动作,直
到那药臼之中发出淡淡的金光。
女孩儿猛地睁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
香味越发地浓郁,吸引来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围在了两人周围。
秦婉柔雀跃道:「色胚,你好棒哦。还真是那仙灵芝呢。」
李凡看到女孩儿高兴嘿嘿傻笑。
「柔儿,药汁捣好了,我来帮你涂上吧。」李凡言道。
「嗯。」秦婉柔应道。
李凡坐于女孩身侧,将佳人的玉腿搭于自己腿上,看着那雪腻滑实的腿子上
蔓延起的小红疹子,心下一痛,摸着那弹性水润地肌肤,心头依旧有着一丝痒痒。
李凡温言道:「柔儿,腿上不痛吗。」
秦婉柔看着男儿抬着自己的腿子,心中羞涩,但也知道那是为了治疗,顺着
男儿话语言道:「没有,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痒。」
李凡心中疑道:「不对啊,难道是我记错了,【北荒经】明明记载了,被碧
玉赤角虫咬后,轻者患处发痒,疼痛难忍,重者通体赤红,暴血而亡。」
「莫非是我记错了。」李凡想到。
李凡看着女孩脸颊言道:「柔儿,我要涂抹了,可能会有一丝酥痒,你要忍
住。」
秦婉柔俏脸已是通红,轻应了一声。
「那个,,在那之前,我要将你的绣鞋脱下来。」李凡支支吾吾道。
秦婉柔轻轻地瞪了男儿一眼,柔声说道:「嗯,那就脱下来吧。」
李凡指尖滑过女孩儿弹性的肌肤,腿子颤动了下,指尖略微停顿,稍后又游
走着伸到了女孩足底。
女孩脚儿一手可握,白莹莹的脚背分外晃眼,李凡着魔般将绣鞋从脚上抽了
下来,又一把扯脱了雪白罗袜,裸露出一双白玉般儿的浑圆足踝和那软玉雕琢的
柔足。
秦婉柔足弓弯成个月牙儿般,肌肤十分柔嫩,粉嘟嘟的脚掌仿佛儿水做的般,
微一揉捏就泛起波波润红之意。
李凡如珍宝般捧着女孩玉足,指腹柔柔地滑过女孩脚心,玉趾细长挺直,浑
圆而柔嫩,淡淡地凤仙花汁涂抹在指甲上,男儿喉头大动,只想尽情得舔吻着那
白润脚背。
女孩儿家私处被男儿这般揉摸着,秦婉柔睫毛打颤,口唇颤抖,嘴里「咿呀」
一声连忙紧咬唇瓣,忍住了那将要呼出的呻吟。
秦婉柔小脚儿忍不住乱晃,足趾蜷起,娇喘道:「色胚,涂抹个药干嘛乱摸
人家呀。」
李凡耳朵一烧连忙做出正经之态,吭了一声后,将手掌拿开。
秦婉柔看到男儿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一下子忘了羞涩,掩嘴咯咯笑道,促
狭道:「色胚,人家脚儿好看吗。
李凡连忙点头应道:「好看。」
「那就快帮我涂药吧。」秦婉柔眼睛眯了起来。
李凡将药臼里的汁液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了女孩腿上,细细的抚摸着,将那汁
儿涂抹均匀,整个腿子湿润润的,汁液似是融进了肌肤里,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秦婉柔感到腿上凉凉的,紧接着腿上传来了阵阵麻痒,如虫噬般瘙痒难忍,
只盼那手掌能快些子抚摸。
「嗯……嗯嗯……快些子啊……好痒……」秦婉柔发出了阵阵娇喘。
李凡心知便会这样,药效发挥作用了。李凡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女孩腿子,不
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男儿的手又抚摸在那柔足之上。
「啊……快啊……笨蛋……帮帮我……」
女孩脚心之上传来着剧烈酸痒,伴着说不出来的快意,似是有着万般蚂蚁爬
过,啃咬着那块地方。
李凡听着女孩儿急促的喘气声,那一阵阵呻吟诱的他魂都化了。
红点子一直蔓延到女孩腿跟处,李凡突然楞了起来。
秦婉柔觉得腿上的麻痒之意似是过了一些,那双儿大手抚摸过去,尽是痛快
之意,稍微舒服了会儿,突感男儿手上停了下来,不由朝男儿看去,他的目光汇
聚在自己的腿根处,那儿也有着细红点子。
「色胚……快动……朝人家那儿动啊……」秦婉柔娇喝道。
李凡征得女孩同意后,放下心来,将手探入了女孩裙中。
那处地方已是湿成一片,李凡拉起了女孩裙子,那白花花的私处呈现在了眼
前。李凡不敢多看,将药汁涂抹在女孩腿根之处,不停地揉摸着。
许久,药汁尽已入体,药效渐渐过后。
两人均瘫倒在那石台之上,一人面红耳赤,喘着粗气;一人两颊羞红,眉含
春情。
秦婉柔侧着身子凝视着男儿眼眸说道:「色胚,我的腿能动了,这灵芝的药
效果然好使。你从一开始便知道这儿有灵芝吗,怪不得我腿上的红疹子你并不着
急。」
「柔儿,灵芝我是知道这儿有,只是你腿上的疹子我给忘了。」李凡不好意
思地说着似是怕女孩儿生气始终注视着她的眼睛。
「傻瓜,男儿都很色呢。」秦婉柔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
李凡闭口不言,内心确是各种想法奔跑而过。
「为什么,不说话呢。是不是还想欺负我。」秦婉柔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
盯着男儿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李凡同样盯着女孩大眼,听着女孩话语,心中感到莫名地害怕,突然心尖刺
痛了起来,难以呼吸。
那是相识以来的记忆。
「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是按着自己的意愿,没有顾忌你的感受。对不起,
我知道我很色,无可救药,可是看到你的身子,我就是想要占有你,就是,,」
男儿发自肺腑地说着,没说出一句,心口都十分的刺痛。
秦婉柔听着眼前男儿的道歉,听着男儿的心声,感受着他的沉痛,她突然打
断了男儿的话语。
「我只想听你说的最后一句。」秦婉柔伸出柔指轻按在了男儿唇边。
「柔儿,我喜欢你。」李凡言道,话语坚定。
「再说一遍。」秦婉柔瞳孔放大,眼波泛着绵绵的情意。
「柔儿,我喜欢你。」
女孩紧紧拥住男儿,将唇儿渡了过去。
「柔儿,你瞧,那些小动物在看我们哩。」
「傻瓜,,闭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