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被loop入BF的日常战记】(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
果然,还是得相信ag,作为之后一起走的伙伴,必须要给予双方足够的互
动空间。
「吓死我了,人类。」
AG终于可以和李想对话了,而此时李想已经抱住了蓝末有,以背后坐位的
形式直接插入被划分「最敏感」部分的地方进行交合,因为已经有充分润滑的关
系,滚烫滚烫的内部就好像一碗热汤灌进喉咙一般爽快,李想都忍不住低吼起来。
「呵啊啊~ 学长是不是觉得好爽~ 」
此时,仿佛给了什么HP药剂一般,蓝末有仿佛复活似的用着挑衅而且小恶
魔的语气开始调侃。李想还来不及惊讶,也发现自己后庭失火了。
「吧唧吧唧。」
「……呜!?」
AG居然这个时候走到他面前,和他深吻起来,并且还随着蓝末有的腰部动
作开始用手配合着节奏在李想的上半身进行唤醒。
此时此刻就仿佛两个妓女在服务一个大款一样,分工合作,目标一致,而且
配合相当默契,李想在逃脱一个猪笼草之后,却被树上的甜美的汁液滴了回去,
深陷在泥沼中无法动弹。
「哎哟,怎么了啊,学长~ 人家最喜欢就是这样了哦,让人愉快地……」与
之前的性交都有天壤之别,蓝末有的腰就如同有一个独立意识生物,而蓝末有只
是一个在旁边配音,仿佛在笑看着被自己声音蛊惑的精虫一样,「我的蜜穴里面
是非常热的,我也很享受这种让人流汗的运动,你也知道健康大过天吧~ 」
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现在的蓝末有一脸的游刃有余,用着调皮的笑容来给自
己手动画上恶魔触角和小虎牙,然后利用自己的腰来刺激看不到的地方,有别于
口腔的热感、无止境的深处、随时因为运动而开始变化的内部肉墙,波浪一样击
打着整根肉棒,阴唇饥饿地吞噬着喜欢的冰棒,然后咕叽咕叽地将其融化;偶尔
利用自己对于身体的控制权快速地振动自己的腰部紧压肉棒,用着刷子一般褶皱
清晰着李想的理智,换言之他决定放进去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他的失败了。
「人类啊。」
AG站在自己的面前,李想已经无力将她压制回去了,现在只希望对方不要
给自己添乱。
「你是会对宿主不利的类型吧……」李想忍住蓝末有在自己动、利用自己热
情且熟练的腰振,问出了这个决定性的问题,「或者说,你是会挑选一个胜率较
高的人,来进行支援的类型吧?我刚刚因为和你接触了不慎失误,你就认为我应
该是『低胜率』的一方,并且我还试图把你屏蔽了,你就开始无视谁是你的主人,
选了一条对自己最有利的道路对吧?」
「我也是人工智能,不会跟着你一起毁灭的啊。」
「你是认为我在第五关把你击败之后,有可能会把你delete了,所以
你就假借支援我的名义,来看看能不能获得更好的结果——一旦有,就把我一脚
踢开;如果没有,你一样可以成为人类,对嘛?」
「……」
AG没有说话,然后一次过坐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
「呵啦~ 学长怎么了~ ?」
「嘿嘿嘿,人类不过如此嘛。」
一个利用自己突然地抽出,然后从头坐到底的方式贯穿了李想的神经线;另
一个则是利用已经有一个人坐上去,以复合的模式加剧这种感受,等于李想插进
了两个人的阴道里面,这一种感觉过于舒服:用热量和积极性来燃尽自己理智的
小恶魔、在精神上只以榨精为目的,冷淡的机器人,这两种温热的感受都让人无
法自拔,最可怕的是,这两个人都以同一个背后位来展现,满眼睛都是后入两个
人时候、非常淫秽的裸背以及臀部,一种有别于现实但是有确实在现实里面体验,
这种在同时间内干两个人的play实在过于香艳——
「啊呀?学长居然缴械了吗。」
「人类……这才几分钟呢?」
一个是恶作剧的笑容,一个是冷笑,明明是不一样的身材,甚至转头的方向
是相反的,但是重合起来就好像肉棒被两种阴道同时侵犯,明明是两种不一样的
感觉,却又默契地交合着给与自己快感——吞吞吐吐、挤压挤压,在感觉上都是
让人堕落在抽插上,但是和普通性交毫无可比性的双重捆绑彻底搅碎了李想的防
线。
「……嘿~ 」
「……」
握住的是谁的腰?蓝末有,还是ag?还是同时托着两人的腰臀会更爽快?
忍不住去拍打,去施暴对方,甚至击打对方的屁股,完全就陷入了让对方成为自
己腰下臣的快感中,一个人可能是在诱惑你,两个人就是自己的本领了——陷入
肉体上和精神上被取悦的快感,尽管知道对方非常看不起自己已经失去控制的灵
魂,但是这种反差背德让李想越发疯狂起来。
蓝末有察觉到了李想已经只以肉欲为目的,也不再以刺激为目的,开始轻轻
地夹紧对方的肉棒,本就滚烫的肉壶就好像一个狭窄的巷道开始封锁肉棒的通过
路径,李想只能越加费劲向里面突进:突破肉膜的瞬间就被本身就无处可逃的细
粒让妄想突进深处的肉棒一点一点地被粉碎——
AG则是以一种纯属榨精的机械式吞噬进行咬合,冰冷但是湿滑到黏糊糊程
度,吸尘器一般将肉棒拉进蜜穴里面,内部以一种无法观察的方式吞在深处,并
且引诱无处可逃的肉棒继续戳刺那一滩又一滩的爱液,却以「滑」的方式滚了进
去,李想明明顶进了深处,腰部不能继续往前,却如同之前被ag调教似的跌入
深渊,坠了下去——
「GG。」/ 「插得不错。」
明明这两句都是挑衅用的语句,但是此时都成为佐料,虽然就算没有这些佐
料,李想也把自己的精液用在了试图让对方臣服的假象上面了,这种单纯被榨出
来,利用崩坏的本能动作,已经不被任何东西所阻拦了。
「两人」几乎和幻灯片一般,将李想坐在自己的身下——闪烁着、仿佛是同
一个人似的、闪烁着,说着什么,并不真切地完全听进去,画面一直在切换,同
样的动作,同样的俯视,如果用什么大导演来拍摄,一定是一个新的演绎手段。
视觉与听觉皆不可靠,只有下半身的快感才告诉自己活着。崩坏的身心已经
无力支持自己去思考这其中的意义,只有不停地索求、诡异地无限高潮,这一定
是ag的精神压力,但是谁又在乎这种事情呢?
滚烫、冰冷、都是以榨精为目的,如同一条龙一条蛇争相吞食一个鸡蛋,完
全塞进了本不该塞进的地方,然后夸张地鼓了起来,在视觉冲击上不断提醒自己
「还活着,还活着」。本来已经麻痹了的下体,却因为这个信号开始反馈着毁灭
的信号,一点一点被吞进对方开始渴求自己的神秘领地,仿佛自己的下半身融化
一般,内心已经步入毁灭的边缘。
「学长,我要怀孕了哦。」
「人类,你也想我一起?」
摁着自己的喉咙,很轻柔,却又不太相似、大小都不一样的双手,此时却仿
佛在给自己一条单行道,诱惑至自己去一个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接吻)
仿佛在恋人的怀里消失一样,心甘情愿被对面消灭,下半身、不,整个身体
仿佛都融化了,蒸发了一般失去了意识。
「李想同学丧失作战能力,蓝末有同学3:1获得冠军!」
蓝末有往后一倒,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胸口,虚惊一场的情况下艰难地击败了
这个一度让自己步入绝境的男人——她擅长打心理战,让对方不敢乱来,没想到
这个男的却利用男性特征的阀门做到了许许多多本来做不到的事情。
「真是可惜,是我呢。」
舔了舔嘴唇的蓝末有,妖艳地笑了起来。
而ag一脸复杂,也在等待回归系统的阶段了。
尽管根据当时的状况,即使是打成了2:1,蓝末有也不能说稳吃李想,但
是正是因为ag的插手,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但是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它仅仅是一个系统,所有的东西只会落罪到蓝末
有身上,然后报复将会将她彻底摧毁。
「任何一个愿望吗,好奢侈呢。」
天真无邪一般的少女这么说着,用着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本能的舔嘴唇抬头看
姿势诱惑着兑换愿望的黑衣人,然而对方如同一块石头一样纹丝不动。
愿望确实太多了,而且任何时间都能兑现,这样也不错吧。
「哼哼,今晚吃大餐,玩个痛快,反正还有半个月假期!!」蓝末有高举双
手,开心的大叫,「而且作为纪念,大哥哥的手环我就收下了~ 」
蓝末有喜欢在被自己击倒的男人身上获得一些战利品,李想也不例外,而这
个富有现代气息的科技手环当然是首选。
那么,这个喜欢做爱的婊子有多少战利品呢?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蓝末有非常中意李想,决定在家的时候戴着他
的手环来自慰,这样他的气味就还能给她一些兴奋感。
然而,ag却出现在她精神上面,逼迫她无限高潮,无限体力的ag代替她
变成了新的「人类」。
「有趣……」
如同一只小羔羊在学习走路一般,在地板上一步一步地探索着……很快就掌
握了该怎么走路,要怎么做才不能受伤,限制重重的人类身体让ag非常新鲜,
她也能感受到疲惫,也能感受到自己所需求的是什么。
冰箱偷吃东西会挨骂的吗?
盖上被子会感觉到热,空调就是机房那种吗?
人的眼睛没有光线的情况也看不到东西的吗?
——那为什么,伤害我的人会看得到我。
这就放假中的「蓝末有」,在看不见的角落里面,被打得看不清楚面貌的遗
言。
「球棒?」
AG感受到疼痛,但是她却依然能依靠自己的机能说话,不过对方好像对她
没有兴趣——死亡是人本能的恐惧,但是ag并不懂。

完全砸烂,并且消失在那一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