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香】(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0章:玉体盛宴
徐蓝氏最开始还想保留一点矜持,心想当是一场噩梦过去就算了,反正也是
在自己丈夫的允许下与人通姦,事情结束照样可以过平稳生活,但她显然低估了
自己即将所受的屈辱,在被人骑着脖子把阳物塞进她口中,让那髒臭熏人的东西
在她樱唇之间来回进出时,她已忍不住流下眼泪。
高忠可不会有所怜惜,玩女人多了,一般玩女人的方式已经不能满足他畸形
的慾望,新鲜的美人到手,要是不能把美人的尊严践踏的体无完肤,他可没有征
服的快感。
「夫人连哭的模样都这么俏媚可人,徐护院可真是好福气能娶了夫人你。来,
请夫人把奶子捧起来,老朽准备试试夫人这对大馒头奶子的软和劲。」
高忠从徐蓝氏的脖子上下来,只是把胯间骑到徐蓝氏的腹部,此时他的阳物
上还沾染着徐蓝氏的口水,连着从马眼流出来的黏黏的液体,把阳物放在徐蓝氏
的乳沟里。
徐蓝氏的双乳比之一般的女人要更大一些,乳头和乳晕都是鲜豔的粉红色,
这说明她虽然已是成婚妇人但被开发的还不够彻底。
高忠心想:「这奶子大是大,可惜比昨天老爷玩的那大胸小妮子还差了一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玩玩她那对大胸脯。」
徐蓝氏听到高忠近乎命令的话,心中觉得无比屈辱,但还是乖乖屈起双臂用
手把自己一对乳房捧起来,用乳肉把高忠的阳物包裹起来,道:「老爷可以开始
了。」
高忠原本还有些走神,听到话心中不由直乐,脸上不由带着狎玩的神色道:
「说清楚,开始什么?」
徐蓝氏抽泣一声,羞的把眼睛都闭上,樱唇张开以孱弱的语气道:「老爷可
以开始享用贱妾的奶子了。」
高忠听了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夫人也是个淫娃儿,这等淫话说出来也不觉
得害臊,青楼里的窑姐儿也不过如此。老朽就成全你,用老朽这条阅女人奶子无
数的恩物,试试夫人的奶子插起来是不是比青楼里窑姐更舒服。」
徐蓝氏听了这种调戏的话不由想找地缝鑽,闭着眼任由老的可以做她父亲的
高忠坐在她肚皮上用阳物在她双乳之间抽插,偏偏还要用手捧着奶子把那恶心人
的物事夹紧,桌子吱吱嘎嘎作响,毕竟只是张木质的餐桌,上面却同时承受着三
个人的重量,还有个夏维立在旁边正准备为小美女处子开苞。
就在徐蓝氏被人骑着有些气息不顺,想稍微挪动下身子喘口气的时候,便听
到旁边妹妹传来一声轻哼,徐蓝氏这才想起今天不单是她一人要受屈,她闻声睁
眼侧过头,正好能瞧见夏维的半截阴茎进到妹妹娴儿的花穴中,因为娴儿是处子
开苞,夏维的阴茎挺入受阻,稍微褪出一些的阴茎上还带着澹澹的血迹。
夏维试了两次都没把阴茎插进去,不由带着几分恼火道:「这没出闺房的小
丫头屄眼就是紧,他娘的居然插不进去。」
高忠原本还沉浸在徐蓝氏给他乳交的快感中,听到夏维的话不由瞥一眼道:
「真没用,连个小丫头的穴口都进不去,一会破她后洞的时候不是更没辙?让开,
在旁边看着。」
说着高忠从徐蓝氏的肚皮上下去,摆摆手示意先交换。
夏维赶紧让到一边去,把躺在桌上小妮子的阴穴位置让出来,以便让高忠完
成贯体的一次挺入,高忠的肉棒在徐蓝氏口交和乳交之后已经很硬,加上他玩女
人的经验实在太丰富,刚把肉棒对准位置,随着他狠狠的一挺,肉棒便彻底进到
里面去。
「呜。」
就算小妮子还在沉睡之中,也能感受到身体的这股不适,闷哼一声。
高忠随即将阳物退出娴儿的体外,鲜血已经顺着穴口潺潺流出。
夏维恭维道:「还是高管家技高一筹,一会给这小丫头破后洞,还非要您来
亲自示范不可。」
高忠脸上很得意,笑道:「不用等会了,趁着这条恩物还暖着,就这么把她
的小屁股给穿了,让她做个彻头彻尾的女人。」
旁边正在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妹妹被亵玩的徐蓝氏近乎是哭诉道:「两位老爷,
要破后洞,破贱妾的就是了,娴儿她还是个孩子。」
高忠置若罔闻,一边把娴儿身体翻过来屁股朝上,一边侧目冷笑着看了徐蓝
氏一眼道:「孩子?不小了,平常人家的闺女,到她这年岁说不定头胎都生了,
给她开了瓢,她以后再有男人的时候就没那么痛,这可是老朽在做好事呢。」
说着话,高忠已经开始用手指头在拨弄娴儿那紧蹙城一团连根小指都插不进
去的小屁眼,先拨弄了些处子的贞血在上面,先将屁眼洞口稍微湿润了,再用食
指一点点捅进去,睡梦中的娴儿已经开始略微扭动身体,就在一根手指进去之后,
高忠已经迫不及待提着阳物过去,想用大了足足两号的阳物刺进屁眼中,可惜他
毕竟遇上的是处子之身的娴儿,就算前穴能一次而入,后庭也不会那么轻易被破
开。
高忠尝试了半晌也不得其路,有些丢面子,对旁边正目不斜视的夏维道:
「出去到马车里把木盒子拿来,里面有肛珠,专门给女人开屁眼用的。」
夏维忙不迭点头,转身兴致盎然地便出去了,不长时间便抱着个木盒进到屋
子里,脸上还带着嘲弄的笑容,进来后凑到高忠耳边道:「我们在里面玩徐老弟
的娘子和小姨子,徐老弟在马车里也玩的很是起劲。」
木匣里的肛珠,跟高忠龟头差不多大小,是他特别准备好的,因为肛珠是干
涩的,高忠直接捏着肛珠走到徐蓝氏身边,把肛珠塞进了徐蓝氏的花穴里。
徐蓝氏刚才又是用嘴又是用奶子给高忠服侍阳物,就算她有矜持,但下身也
忍不住是水流潺潺,肛珠塞进去便被淫水所浸湿,高忠在她的花穴里蘸了蘸水,
把肛珠又拿在手上,这次有了淫水的润滑,肛珠只是犯在屁眼上,往里面使劲一
推,珠子便已经过了屁眼肛肉的一关。
「看好了。」
高忠这次再提起肉棒到娴儿屁眼洞口,有了肛珠的开路,那屁眼穴口已经根
本无法阻碍他的侵犯,随着龟头的缓缓进入,到后面虽然阴茎行进困难,但怎么
说那小屁眼都是被高忠给破开。
高忠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道:「哈,爽快。」
随着第一次连根尽没,后面就是由缓慢而到快速的连续抽插,小处女的屁眼
毕竟不比花穴,每一次都能感觉到棒身被箍着,爽妙无比,等高忠刺了几下,感
觉龟头有发射的迹象,赶紧停下了抽插,旁边美妇人才是他的主菜,他可不想把
精液发射到小妮子的屁眼里。
「夏画师,你来试试。」
高忠笑道。
夏维兴高采烈便接替了高忠的位置,因为他的阳物更加粗大一些,再加上他
少有玩女人屁眼的经验,肉棒在娴儿屁眼进出还是很生涩,每次最多能插进一半
就不能再进入,只能退出重新抽插,就算如此他也乐开了花,才十几下下来,突
然肉棒一阵颤抖,精液突然从马眼喷射出来,半晌后肉棒退出来时,刚才还紧促
无比的小屁眼已露出个半大的孔洞,从里面源源不断流出来。
高忠笑道:「夏画师可真有些不济,不过也没关係,这里有上好的壮阳酒,
你先喝上两口,这就轮到给我们美丽大方而且是等急了的徐夫人开屁眼的时候了。
徐夫人,就请您先翻过身来趴着,让老朽和夏画师见识一下您的后庭小洞?」
徐蓝氏明显想拒绝,但高忠脸上的笑容奸诈中带着阴险,令徐蓝氏心中带着
无比的惧怕,就算内心想抗拒,身体还是老老实实从桌上爬起来,转过身趴在桌
上,把屁股抬高拿屁眼的位置正对着高忠,嘴里却无比可怜道:「贱妾身子柔弱,
还请两位老爷高抬贵手,饶了贱妾这回。」
高忠用手指在徐蓝氏的屁眼摸了摸,上面很干淨,而且比之小妮子屁眼的紧
致也不遑多让,不由带着几分惊讶道:「夫人乃是成婚已久的妇人,而且徐老弟
又深谙玩女人的花样,莫非未曾给夫人破了这小洞?」
徐蓝氏脸色凄哀道:「相公以前也曾想在贱妾身上一试,但才开始就因为太
疼,相公怜惜,以后未再提过。」
高忠笑道:「那就是夫人的不是了。女人要稳住自己男人的宠爱,自然要多
花些心思,就因为怕痛这都不行那都不行,这不是逼着自己的丈夫到外面去找些
野女人?到时候染了不干淨的病回来,遭罪的还是夫人你不是?今天老朽就当一
回好人,为夫人你开了这后路的旱道,这也是为了增进你们夫妻的感情嘛。」
原本就是玩弄人家妻子的恶事,却被高忠说成是善举,可谓是无耻至极,但
徐蓝氏此时哪里有敢质问,眼见连她刚破身的妹妹都免不了后庭被破,她心知自
己更无法倖免,索性也不挣扎,任由高忠的手指在她的屁眼里抽插润滑。
「可惜肛珠在你妹妹屁眼里,现在要破夫人的,就只能先委屈夫人你一下了。」
说话间高忠已经抱着徐蓝氏的腰,把还胀着的龟头顶在屁眼的洞口,他是准
备强行破肛。
「啊……」
随着徐蓝氏的一声喊,龟头一刺而入,直接破开了肛肉的包裹,硬生生往内
挺了进去。
这次徐蓝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矜持,在她心中只剩下痛苦,唯有喊出来才能
将这股痛苦稍微减轻,不过女人的痛苦恰恰也是男人心理上最大的征服成就,徐
蓝氏越是疼的厉害喊的越凶,高忠越是冲杀的气劲,到后面他一个人已经力不从
心,让夏维过来一起,两人轮流在徐蓝氏的后庭肆虐,你方唱罢我登场,二人足
足把徐蓝氏的屁眼玩了半个时辰,才终于相继在徐蓝氏的屁眼里爆发出来。
此时的徐蓝氏已在痛苦中筋疲力竭,但高忠和夏维仍旧不罢休,二人把姐妹
的身体交迭在一起,四个人玩起了迭罗汉,直到把姐妹二人身上的六个洞都撒进
精液,方才有些意兴阑珊罢休。
肚子飢饿,便让被折磨了一个多时辰的徐蓝氏赤身裸体到厨房把酒菜端过来,
让徐蓝氏和妹妹娴儿在餐桌上并排躺好,高忠和夏维进食时,会用筷子夹着饭菜
在姐妹身体上划过之后,才吃进嘴里,连酒水也要洒在二女身上之后再用大嘴去
舔。
用餐之后,徐蓝氏和妹妹娴儿全身都是菜汁和酒水,可到了最后高忠和夏维
仍旧不肯放过,让徐蓝氏躺在地上用身体给高忠和夏维穿衣服时垫脚,而临走时
关于借条的事隻字没提,就好像随时都会再来品嚐这对姐妹花的美味一样。
徐蓝氏身体被折磨的不轻,但见高忠和夏维吃完便擦擦嘴要走,赶紧从地上
爬起来追出屋门,跪在门院之前提醒道:「两位老爷,我家相公欠债之事……」
高忠用马靴的靴面蹭了蹭徐蓝氏的俏脸,笑道:「夫人今日盛情款待,老朽
定当不会再逼着令夫还债,夫人大可不必担心。」
却还是不遵照承诺把欠条拿出来,此时已早在李员外家的姐妹花身体里爆发
了两次的徐护院在门口等的着急,听到院子里有声音,赶紧打开门来,他只见自
己秀外慧中的娘子正赤身裸体一身狼藉地跪在院门口,手拉着高忠的裤子,连头
都靠在高忠的胯间抬头看着高忠面带哀求。
高忠见到徐护院,有些扫兴原本他还想用绳子套着徐蓝氏的脖子牵着她在院
子里遛两圈,计划受阻,却是摆着架子道:「徐护院,这时候也不早了,这顿家
宴也就到这里结束吧。老爷日落之后便会回来,你也是时候随我和夏画师回府,
随时等候老爷的差遣了。」
徐护院拳头握的紧紧的,但也没办法只能是点头哈腰应了,连上去扶自己娘
子都不行,就被夏维拉着出了门口。
等把院门关上,高忠才凑过头道:「该回去了,令夫人应该知道怎么收拾残
局,回去路上,还有事跟你交待。」
徐护院难捨地看了院门一眼,生怕晚上散工回来自己的娘子想不开上吊死了,
最后被拉扯着上了马车。
到了马车里,高忠看过李员外家的姐妹花的状况,才知道徐护院虽然也算花
丛老手,但玩女人还是太有局限性,最多也只是让这对姐妹花给他舔了舔阳物,
他的第一发就是在姐妹花同时舔弄他肉棒的时候射在姐妹花脸上,至于姐妹花的
后庭他更是连碰都没碰,要知道经过高忠的开发,姐妹花的屁眼已经能容下大号
的假阳具,更别说是徐护院只是略微粗长的阴茎。
高忠见徐护院一路有些心不在焉,不由道:「徐护院,我知道你心里记挂着
家中的娇妻,不过你要放明白,男人有了权便有了一切,大丈夫何患无妻?等你
以后身边美女成群的时候,你还要感谢我呢。」
徐护院点头道:「高管家教训的是。」
原本高忠还担心徐护院以后不肯就范,但现在看来日后徐护院都要主动把妻
子和妻妹送给他玩以换得他的庇护。
回到相府里已快日落西山,高忠最怕的还是高尚德回来,在问询了知客后得
知高尚德派人通知要一个多时辰后回来,他才鬆口气,至少可以进去收拾一下不
被高尚德察觉到他公器私用。
突然一名士兵走过来紧张道:「高管家,昨夜在咱府上杀了几个弟兄的女人,
又来了。」
高忠四下打量道:「可有此事?人在哪里?」
那士兵道:「人进了府门,便主动让弟兄们把她绑了,还是按照昨天的标准,
身上绳索锁链五花大绑,绝对跑不了,正等您示下。」
高忠一听这才放心,脸上带着阴笑道:「她可是老爷的人,你们可要客气一
些。找几个弟兄用锁链牵着她,先带过来让我先审审。」
士兵领命去了,原本高忠还想去自己的厢房把身上的衣服先替换了才出来,
但想到昨天高尚德玩甄楚绣时候那女人身上的一股骚劲,他又按捺不住心头的那
股蠢蠢欲动。
不多时,甄楚绣被人五花大绑用绳索拉着走过来,只见她面色有些苍白,好
像是生病了一样,倒不像是昨日那样神气活现。
人到了高忠面前,高忠坐在那趾高气扬道:「甄女侠,又见面了。」
甄楚绣苦笑了一下,微微点头当作是行礼,道:「民女见过高管家。」
「甄女侠客气了,您是老爷的贵客,老奴只是这府上的下人,可当不起您的
礼数。老爷去了衙门,还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回来,老奴这就带甄女侠前去偏厅等
候。」
说着高忠起身走上前,摆摆手示意士兵把拖着甄楚绣项圈的锁链交给他,近
乎是拖拉着甄楚绣出了正厅往后厅方向而去,走了一段路,高忠让甄楚绣走在前
面,而他则在身后跟着,这样他还能从背后欣赏一下这女人走路的姿势,顺带也
能比划一下这女人的屁股看看到底练武女人的屁股有什么不同。
快到后厅,高忠问道:「甄女侠,昨日老爷派你出去做任务,为何到现在才
回来?」
甄楚绣停下来,面色为难道:「回高管家的话,民女前去刺杀御史大人,却
不知他府上有几名自诩为名门正派的武林人士在保护,民女寡不敌众险些丧命,
但幸不辱命完成相爷交待的任务,因为要暂时养伤,所以不能马上回来複命。」
高忠惊讶道:「名门正派武林人士?女侠?」
甄楚绣道:「有男,也有女,其中江淮名剑阮氏夫妇也在内,若非他夫妻二
人,民女也不会受伤。」
高忠笑道:「这倒是有趣,没想到那些草莽中人居然敢跟我们老爷对着干,
老爷知道了,必定会派兵前去围剿,让他们知道跟朝廷作对的下场。」
甄楚绣陪笑道:「那还劳高管家多在相爷面前进言,那些武林人士,的确乃
是朝廷最大的隐患,当早些除之。」
高忠这才想到甄楚绣肯归顺高尚德的原因,她是想藉着朝廷的帮助来一统江
湖,说到底这女人是有野心的,想到这里,高忠手伸过去,一把抓着甄楚绣的屁
股,就算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这女人的屁股很柔软,笑道:「只要甄女侠做事得
当,老奴倒不介意多在老爷面前吹吹耳边风。」
甄楚绣屁股稍微一颤,才反应过来高忠是什么意思,转过头用很暧昧的眼神
望着,媚声道:「相爷昨日言,今日会临幸奴家卑贱的身子,所以奴家今日不能
好好伺候高管家,免得身体里留下些东西惹来相爷不喜,倒不如一会进到厅里,
由奴家为高管家吹奏一曲以祝雅兴?」
高忠冷笑道:「仅仅是吹奏一曲?」
甄楚绣原本以为高忠不过是相府的管家,只要献上口舌侍奉该能令其满足,
但未料高忠却不是那么好对付。
甄楚绣笑道:「奴家昨日受伤,不过同时也打伤了保护御史的那几个武林人,
现如今他们正藏身在城中的某处伺机对相爷不利,不妨由奴家告知高管家,高管
家带人前去并数拿下,也好立下大功一件?」
高忠这才露出稍微欣喜的神色,笑道:「哦?还有这等好事,那可就请甄女
侠说明这些贼人藏身之所,老奴这就派军将前去将其捉拿。就请甄女侠到里面,
边为老奴吹奏一曲,边把贼人详细来曆说与我听。」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