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欲望
自己急忙赶来解救,希望在才貌出众的东方火舞那里博得好感。万万没想到,
却是见到了如此惊人的一幕,向来被家族认为是废物的东方不败大发神威,横扫
四方。真是爽快解恨,对他们兄妹两个的天衣无缝的配合羡慕不已。如此默契,
得多少年的朝夕相处,互相信任到极致才能做到。
东方不败皱着眉头,一脸不善的看着东方玄缓步走入外院。东方玄,家族中
天赋异禀,惊才绝艳之辈,此人比自己大不了太多,却已经是后天高阶巅峰,家
族中最闪亮耀眼的存在,家中长老的心头宝。
虽是他是族长的儿子,可在修炼一路上,艰苦勤奋,再有得天独厚诸多的资
源,几相结合他修为进步惊人,现在距离宗师也只有一步之遥,是大家默认的未
来家族族长的接班人,家族振兴的希望。
「东方不败,想不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倒是我瞎担心了。」东方玄满脸
惊叹,一脸真诚的笑容。哑仆东方叔半步之距恭敬的跟在后面。
东方不败对此人无恶感亦无好感,含着金汤勺的家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肯定不安好心。他毕竟东方家少主,自己得罪不起,冷淡地说:「少族长前来所
为何事?」
东方火舞漫步出来,见到东方玄主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微微一点头,礼
貌中带着一丝疏离。
「东方不败,说起来你比我小几个月,是我族弟。」东方玄微微一愣,神情
有点尴尬,忙忙的解释道:「别误会,我是来帮忙的。」
东方火舞秀眉微挑,眼眸澄澈明净如盈盈轻灵的湖水,波光粼粼。满脸不解
的问道:「少族长,你要帮我们?」他们杀了这么多族内人,就算自己在理,也
是死无对证,东方不败刚回来,不能再多生枝节,有东方玄的帮忙应付会少很多
麻烦。
「举手之劳,火舞姑娘不要推辞。」东方玄嘴角微微扬起,眼眸隐藏着深情
仰慕,趁着说话这会,心头细细的勾勒东方火舞的模样,刻在心头,同时,心中
暗暗打定了一个主意。
也不等东方不败说话,回头朝哑仆东方叔,轻轻的点头示意。
「东方玄,我自己会想办法的,不要你多此一举。」东方不败怎么看都觉得
东方玄贼眉鼠眼,眼睛老是盯着舞儿,顿觉不爽:「舞儿,不要别人……呃。」
眨眼间,黑烟冒起,狗腿子的屍体发出滋滋快速腐烂的声音,不一会变成焦
黑的粉末,风一吹变成扬尘随风四散,除了地上残余的血迹,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院中的哑仆东方叔手持一个瓶子,迅捷的在一个个屍体上倒上『化屍散』粉末。
东方火舞睁大了杏眼,惊喜的展颜一笑,拉住东方不败的胳膊娇呻道:「大
哥,这个真好,一劳永逸。」
似乎察觉到东方不败微微的不快,东方火舞撒娇的摇晃着他的胳膊,低声说
道:「大哥,我们不要计较一时之气。」说话间,眼神中带着一丝乞求。
东方不败明白舞儿是不想后续再给家里遭祸,男子汉大丈夫不能瞻前顾后,
失了胸襟大气,对东方玄一拱手算是承情:「感谢少主的好意我领了,我会记在
心中,有机会一定回报你。」快意恩仇,豪气大升。
「好。」东方玄也不矫情,大方的接受了东方不败的建议。眼光朝东方火舞
亲密的挽着胳膊瞅了一眼,似乎他们兄妹间也太过亲昵了吧。东方玄摸了下鼻子,
心下微微酸溜溜的难受。
那个东方叔,很快就把事情处理完了,恭手站在了东方玄身后。
「那我先告辞了,东方不败你放心好了,整件事情都是这些恶奴搞出来的坏
事,怪罪不到你们头上。三长老如果不服,我自会向爹爹说明一切。」东方玄见
事情平息,自己也不能厚颜的留在此地,拱手相辞。临走前目光留恋的看着娇俏
的东方火舞,默默的紧了下拳头,心里的决心又加重一分。
首战胜利,东方不败的心里却没有一丝雀跃高兴,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想要
守护住家人还远远不够,就是刚才那东方玄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自已暂时不是对
手,还有东方德水在一边虎视眈眈,阴毒的盯着自己,一定要抓紧时间修炼。
不过东方不败坚信,有了青木神树的自己,肯定能够超越他。
兄妹两个和家人叨唠了一番后,清洗了一番乱糟糟的院子。
东方灵萍快速的准备好洗漱用具,粗布的毛巾瓦盆,一汪清水,低着头默默
的帮东方不败擦拭血迹,心里满是不舍心痛,眼眶里噙满是泪水,却怕孩子们担
心,咬着牙,硬是不肯让泪水滑落。
「娘亲,我自己来。」东方不败一把抢过瓦盆,转身把东方灵萍按在了椅子
上。
美丽的母亲操持这个家,为两兄妹牺牲太多了,更是为了自己让那畜生发泄
兽欲。
要不是自己闯下祸事,如何会让风华绝代的母亲深陷其中。心中沉重如山,
暗暗发着誓,一定要让母亲幸福无忧无虑,一定要让那费我的奸夫悔不当初。
处理好伤口的东方不败回到房间,炼气打坐。青木神气果然不凡,那股一股
生生不息,连绵不断之力,正好契合了葵花拳的意境。
这还只是大青木神诀的第一层境界,品级仅仅等同于凡品下阶的主修功法,
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东方不败不禁憧憬起自己修炼成第二层,第三层,大杀四
方,威风凛凛的样子,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
转念间,东方不败就一脸的愁容,郁闷的扁了扁嘴,想要晋级大青木神诀的
品级,领悟修炼到第二层,必须让大青木神诀融合吞噬其他创世精元。可是如今
自己穷啊,暂时没有办法升级。
除此之外,生长在子孙袋中的那嫩株,效用同样出色。在今天一场场的恶战
中,若非有绿液的帮助,仅凭自己的大青木神诀和葵花拳,又如何能得胜?同样,
这也个吃资源的大户,不把它照顾好,以后也甭指望它能沁出绿液。
想到此,东方不败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在心中喃喃自语道,真是穷人的
孩子早当家啊,一定要想办法赚钱,想那东方玄,要是有此机缘,眼前的问题也
就不是问题了。
恍惚间的那个梦,嫩株未来会长成参天大树,结出青木女神来,也不知是真
的,亦或是自己梦呓?
东方不败再次回到子孙袋,今天嫩株的绿液一再被压榨,此时的它,精神奕
奕,散发出微弱绿光,叶片晶莹剔透的,光彩夺目。
东方不败心道,自己今天战斗明明用来不少绿液,小嫩株怎么看也不像萎靡
不振的样子啊。仔细看去多了两个人,是真正的植物人,要不是还听到微弱心跳
声,还以为死了。
只见东方浩和东方擎两人,四肢干瘪,像干树枝挂在那,东方擎穿了个洞的
胸口,也没血液流出,只有绿色的粘液不是渗出,两人浑身上下都鼓胀着如蚯蚓
般的血管,在外面看,血管还不时有东西通过,而小嫩株正用两根藤蔓,接着两
人勃起的肉屌,吸食阳精什么的。
小嫩株也聪明,吸到他们两人,几乎都要心跳停止了,又沁出一点绿液治疗
下,恢复后在吸,就这样小嫩株可见的慢慢长大。若是要它发挥出更大功效,应
该让它有机会长得更加强壮些。
东方不败看着小树苗茁壮成长,离开子孙袋空间后,想到什么似得,瞄了下
裤裆里的小神屌,让东方不败惊喜的是,小神屌终于是突破束缚,露出了那墨鱼
般的龟头,突破后的神屌是精神奕奕,恨不得立马找个洞钻一下。
几日之后,东方不败的伤势已经调理的无碍。而那嫩株,也是在不停的吞噬,
对那两小人也是疼恨无比,也任由小树苗对他们的养牲口般的采补。
心潮澎湃的东方不败,满脸的坚定,到后院开始修炼玄真技,一遍,一遍,
默默地修炼着葵花拳,仔细揣摩着其中的玄妙,意蕴。
拼命修炼,求的不过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能够拥有更多的实力培养青木
神树。
现在的嫩株太嫩,吞噬天材地宝和采补强者的创世精元,才能让嫩株茁状成
长,如果到时候自己拥有更强,更多的绿液,才更好的配拥有这名字,日出东方
唯我不败。
一种强烈的声音,在他脑海不断回放。变强,再强,更强,体内的真气似乎
听到了心中的呐喊,疯狂的朝拳头奔涌而去。
「轰!」
一拳,院中的大石块受到猛烈的撞击,顿时爬满了蜘蛛网一般的细线,刹那
间,石块轰然倒塌,一片石屑漫天飞舞……数日之后的一个夜晚。
皓月当空,数星点缀,虫鸣嘤嘤,清风徐徐。
「娘,你回来了。」东方火舞开门让东方灵萍进来。
「少族长你又来看火舞啊,这么晚了,你们都各自回去休息吧。」东方灵萍
扫视屋内,对东方玄和东方火舞道。
这些天,东方玄总是找机会来找东方火舞,对她又是送丹药,又是献殷勤。
而东方火舞则对他若即若离,不是少族长不优秀,而是早有了人,装不下其他人
了,但东方火舞不傻,送上门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也可以拿给大哥练功不是。
东方火舞对东方玄越是欲擒故众,就越挑起男人那吃不到才是最好的,变态
心理,让东方玄在禽兽和君子间来回了好多次,最后在五姑娘的帮助下,还是当
了君子。
「好,娘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留了饭菜。」东方火舞说完就要出门。
她仔细瞧了下东方灵萍,发现东方灵萍似乎有点不适,说:「娘,你脸好红,
是不是生病不舒服?」
「没事,娘只是刚跑回来的,有点脸红而已,这不用你担心。」东方灵萍说。
待东方火舞走后,东方灵萍又对还在坐着悠闲喝酒的东方玄说:「少族长,
你也回去休息吧。」
「我还没吃完,东方阿姨,你也吃点吧。」东方玄仔细瞧着东方灵萍。
「那你吃吧,我不饿。」
东方玄发现东方灵萍连声音都有点不对劲。
「那算了,我这就走。东方阿姨你还是吃点吧。」
「没什么大事,正好我要换衣服,你快回去吧。」
东方玄应着,放下酒杯,又仔细看了看东方灵萍,准备起身离去,他走到门
口的时候,听见东方灵萍如释负重般的舒气声。东方玄没有将门关紧,心里期待
着什么。
东方灵萍这些日子过得不是很舒坦,在被东方浩半逼迫半顺从下,连续高强
度的交媾,就像开关一样,激发出虎狼之年的性欲。她在院子里,看着儿子东方
不败如天神下凡般,把坏人统统灭了,那种女人遇到英雄般的心情不言而喻。
看着和他父亲七八分像的坚毅帅气的脸庞,因战斗裸露出来的结实肌肉,如
天神般的身躯,打杀敌人时那疯狂的野性双眸,让当时还十分敏感的娇躯,不直
觉的湿润了。
帮他擦拭受伤的身躯时,闻着那充满阳光,因战斗胜利般的强烈雄性味道,
顿时就神昏目眩迷乱不已,手指抚摸着那受伤的伤疤,体会着男人保护自己战斗
心情,不直觉的强忍着泪珠,更是疼恨自己的淫荡,居然有十分强烈欲望想和他
云雨一番。
看着儿子努力练功时,那结实的胸膛,宽阔的肩膀,自己是多想靠上去,但
想到那是自己的儿子,不行,不能,不可,纠结的心情折磨着自己。但自己却偷
偷的,偷看儿子洗澡,看着那如花岗岩般结实身躯,胯下那独特的肉屌,欲望吞
噬了自己。
东方灵萍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但白天看着儿子努力修炼,晚上要靠自慰来安
抚空虚的身体,使欲火降下来。
当下东方灵萍更没心思多想,有股不可抑制的躁动在她身体里流窜。东方灵
萍不禁两腿夹紧搓动,感觉到自己两腿根部已经湿润而且仍旧蜜汁暗涔。
东方灵萍坐上床头,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只留一条亵裤。
门外的东方玄看到东方灵萍一对挺拔的双峰暴露出来,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液。
加上东方火舞的挑逗,每次回去都要撸几次,不然都不知道能不能保持君子形象。
身体里被唤起的欲望是如此强烈,东方灵萍想把脑海里的阳刚身影,驱逐出
去来抑制这股欲望,此时她感觉全身酥软无力,心息不平。
东方灵萍正身坐在床沿,正想喝口凉水,然而此时东方灵萍仍旧呼吸急促而
沉重,心火燃烧,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心息平复下来,她的身体有种想扭动摩擦
的强烈冲动。东方灵萍已经知道,回来时偷看过儿子在溪边游泳,那种要冲破禁
忌强烈感觉,让人筋骨酥软,若非自己放不下长辈面子和母亲矜持,早想勾引儿
子来云雨一番。
东方灵萍身体微微扭动,双腿时不时地向内侧紧夹。她禁不住将手伸向自己
最敏感最私密的地方,当她的手指触碰到自己充血勃胀又湿润花唇的时候,一阵
身体本能渴望的快感传来,这种快感对此时的东方灵萍来说就像水对一条快干死
的鱼一般,她渴求更多。
东方灵萍觉得蜜屄深处有一股瘙痒,她用手搓弄着自己的花唇和周围嫩肉,
她越来越用力,快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想要,她停不下来。东方灵萍随意地张
开双腿,又脱掉亵裤,似乎觉得它们很碍事。她开始用手揉捏自己的双乳,想着
那帅气的身影,儿子现在来爱娘吧,娘就要忍不住了。
外面透过门缝的东方玄此时已经血脉贲张,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他的期望,
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他期待的,或者更可以说是他梦寐以求的。东方玄原本只希
望能偷看到东方灵萍换衣服,但是他从东方灵萍的泛着春情的眼眸和白里透红的
脸腮看到了欲望,纠结着要不要上去帮助下,欲火难平的东方灵萍。
玉肌雪肤细腻柔嫩,饱满丰乳幽谷峰峦玲珑浮凸,翘立的乳尖上点缀着一抹
醉人的嫣红,柳腰纤细毫无赘肉,紧闭的双腿根部间能瞥见些微萋萋芳草。再顺
着向下看去,大腿和臀部的曲线优美丰满,还有略微明显的肌肉线条,看起来充
满弹性和张力,还有那双玲珑美脚。
东方玄实在受不了了,轻轻地开门进屋,然后又轻轻地把门关上。此时东方
灵萍仰面躺在床上,双腿弯曲,一只手不停地搓弄着自己的花瓣蛤肉,另一只手
用力揉捏着自己乳房,正忘情地慰藉着自己欲火燃烧的身体,直到东方玄走到床
边她才察觉到。
「啊……少族长,你……你怎么……」东方灵萍看到东方玄之后,忽然全身
一绷,惊羞不已,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东方阿姨,我忽然发现有东西落在这里,就回来找,没想到……」
东方玄两眼放光,抓住东方灵萍一个雪乳揉捏挤压,另一只手想去分开东方
灵萍弓曲的腿。
「不……嗯……别……少族长……」东方灵萍呼吸沉重,男人的肌肤触碰此
时对她的有格外强烈的刺激。
东方玄将手伸到东方灵萍胯间,东方灵萍不禁嘤咛一声,双腿夹紧,她想用
手去阻止东方玄,可是此时她的力气在东方玄面前是如此单薄。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