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一卷)(14)(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回约定誓死之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顶上顿时充满了紧张地气氛。
天空之上红云妖异地翻卷着,如浪潮般汹涌猛烈,将脚下的大地映地红澈透
亮,苍芎之上猛地劈下一道子闪电,撕裂了长空,破云而出,降落人间。
那异常妖艳的红云,破了个大洞,内里映含着雷电,似是要吞噬地上的一切。
男儿看着天空的那个大洞,紧皱眉头,低沉地应道:「这气色可真是奇怪啊,
那洞似是能够吞噬人心。」
李凡心中是有些紧张的,他总觉得接下来会有着什么事要发生。
他仔细的打量着前方,那是两抹子人影走了过来,越来越近。
李凡紧了紧手上的刀子,眉间汗水掉了下来。
那两抹影子慢悠悠的走着,像是两片黑色的影子,无形地压力笼罩在了男儿
心头。
「明师妹,你看看,这天空的云朵多美啊,这是我此刻的心情啊,在这样的
地方大干一场,老天爷是多么开眼啊。」男子仰望着天空,大叹道。
少女同样望着天空,那妖异的红云似是有着眼睛盯向了自己,令人浑身不适,
她心下有些后悔,总觉得此趟来到这里有些不妥。
那是阴沉地笑声,透着一股子肆无忌惮,传到了李凡的耳里,是那么的刺耳
不适。
人影接近了,那是个橙衣的少女。年龄不过十六七岁儿。容貌却是让李凡微
微一怔。
少女一身橘橙色的纱衣,肩上也披着黄罗轻纱,微风拂过,给人一种飘飘欲
仙的感觉,乌黑的青丝披在肩上,略显柔美,娇媚如月的脸蛋儿未施一丝粉黛。
霞光照在少女脸上更是显得她娇艳逼人,轻纱下裸露出浑圆精致的锁骨,肌
肤莹润凝滑。
淡橘色的肚兜裹着一对娇弹酥胸,腰若约素,裙摆遥拽间,荡的出一只百合
绣花鞋,鞋中未着罗袜,内里是那软弱无骨的白嫩脚儿,莲步交错间,已来到男
儿眼前。
男儿细看才发现少女生的极美,女孩有着六朝粉黛的鹅蛋脸儿,身形纤美秀
长,粉肩单薄,摇晃间一对玉乳似是撑出肚兜外,玉沟儿无不吸引男儿眼球,望
之让人心迷神摇。
转眼间,少女停了下来,那双眸冰冷如水,透人心脾,毫无一丝感情的看着
男儿。
李凡同样也在打量少女,心中不由赞叹:「好一个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的姑
娘,她和柔儿比,却是各有不同哩。」
男儿眼神注意到少女腰侧的长鞘宝剑,心头一紧,再仔细瞧到少女身后的那
抹子人影。
一身白衣的男子,眼神阴霾,透着股凶恶,杀意毫不掩饰的从那双眸子溢了
出来。
李凡心下想到:「是柔儿的仇人吗。」
又瞧了少女一眼,叹道:「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孩。」
男儿紧了紧手上的柴刀,眼神如刀突然变得锋利了起来,一股凛然的气势散
发了出来。
少女看着眼前的男儿突然转换了气势,眸下一亮,心中思道:「这荒山里头
的男儿竟也有如此气势。」刚想着心下猛然一惊,一柄柴刀闪着锋利的光芒朝着
颈部划来,手法极其利落。女孩看到,男儿眼神冰冷,柴刀已诡异的方向斩来,
她真气一涌,险险的避开了男儿的功势。
兰指凝聚了一股真气,依次朝着男儿持刀的手腕、肘间、腿骨、膝盖打去。
李凡只觉得手上剧痛,胳膊一麻,再也无力持刀,手臂垂了下来,膝盖忍不
住弯了下来心下一沉:「果然厉害,差距是这么大吗。」
少女发丝乱了少许,酥胸微颤,柳眉倒竖心道:「好狠的少年,眼神堪如柴
狼。」
女孩身后的男子走了上来,挡住了少女,拍手狂妄言道:「好个狠辣的小鬼,
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将妖女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李凡心念百转间苦思不知如何破局头痛欲裂:「该死,这两人果真是找柔儿
的。现在看来,强打我定不是对手,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娘亲。」
男儿下意识的将眼神瞥向了身后的小屋。
「噢,看来是在那身后的小屋。」男子露出十分夸张的惊讶声。
踏着步子走上前去。
「站住。」李凡低沉的声音传来。
男子继续走着,无视了李凡的声音。
「站住,你没听到吗。」李凡大声道,语气非常坚定。
男子脚步停了下来,斜眼看着慢慢站立起来的少年,目露一丝惊讶,双手之
上显出团团黑气,凶光毕现,右掌心打在了李凡腹部,黑气瞬间涌入男儿五脏六
腑,从李凡背部渗了出来。
李凡只觉得一股阴深的力量袭入心房,啃噬着心肺,浑身上下寒冷无比,痛
的他弯下了腰,一股子黑气涌上了脑海,突地,男儿脑中出现了个金色的小人,
抱臂环坐其上,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密密麻麻地金色小字,腹部内一小团淡淡的
气流涌入全身上下,暖暖地。
「这是,柔儿传给我的内经,差点把它给忘了。」李凡自嘲着想着,突觉得
喉头一紧已被男子左手捏住。
男子眼神如蛇盯着李凡,诡异阴森道:「没有实力地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只是被强大的生物吞噬着的弱小虫子。」
李凡拼命地挣扎,在那双阴寒狭小的眸子注视下,缓缓地伸出了右手,搭在
了男子的手臂上,使出全身力气,对视着男子口中勉强挤出了句:「那你又是个
什么东西。」
「你这小鬼可真敢说啊……」男子神情凶残,面目狰狞不堪。
李凡只觉得那只大手似是要捏断了自己的脖子,脑海发蒙,喘不上气来,身
体也渐渐地失了力气,男儿心中不甘咆哮:「就这么完了吗,娘亲还在屋内,我
可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啊。」
女孩儿心思慎密,她从踏上峰牙就觉得不安了起来,看着那被男子捏着无力
还手却还一脸倔强的少年,眉间微皱摸着胸口心忖道:「这股不安究竟来源哪里
呢。」
男子突觉得腕上一股巨力传来,忍不住看向了还被捏在手里的少年,那一刹
那少年的眼眸是暗红色的。
在两人的惊视中男儿挣脱了脖颈之上的手臂。
李凡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新鲜的空气,全身皆是破绽。
少女看着眼前男儿佝弯着身子,发丝缕缕垂落面前,眼神凛然不屈的盯着自
己,心尖儿一颤。
而男子垂着眼眸,面色灰暗异常,手腕上还传来阵阵的疼痛,沉默许久后,
盯着眼前的男儿狂笑道:「小鬼,你可真是让我越来越惊讶了。」
「这一掌就了结了你。」男子双手之上的黑气愈发浓烈。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
李母从屋内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衣衫略显单薄,任由寒风吹打着柔弱地身
子。
三人同时一惊。
「娘亲,别过来,这两人都不是好人。」李凡大喝。
李母叫脚下一缓,可还是走到了男儿的身旁,轻轻抚拍着他的后背,眼眸担
忧地看着前方。
男子仔细的打量着李母眼里闪现着丝丝淫欲说道:「没想到这鸟不生蛋的地
方,竟有如此美人。」
李母盯着男子,眼中的鄙夷之色毫不掩饰。
又看了看少女,心中一叹。
「你们二位是何人,为何为难我的孩儿。」李母薄怒道。
少女面色一红,咬着薄唇,闭口不言。
男子朝着前方看也不看做了一礼轻笑道:「忘了做自我介绍。晚辈,轩天教
派柳慕白。这位是我的师妹,明璇。」
「你俩来这儿竟为何事?」李母又道。
叫做明璇的少女上前一步轻道:「我俩在追寻一位妖女,恰好那妖女的气味
就到了这儿。」
李凡怒道:「柔儿才不是妖女呢。」
少女继道:「这是江湖上的纷争,晚辈希望夫人和这位少年不要卷了进来,
那妖女打伤了我派三位长老还用卑鄙手法杀死了一位,与我派已是结了大仇,晚
辈承诺只要夫人你将妖女交了出来,我两人定不会为难你和少年。」
眼前两人来势汹汹少女这话又是透着股子威胁李母不好妄断轻言道:「我不
知道你两口中的妖女是谁,不过我们的确收留了一位女孩,但她是个好姑娘,可
不会像你们这样欺负弱小。」
「好个口齿伶俐的人。」明璇心道。
接着明璇又道:「夫人,明璇一再好言相劝,您可别莫失了分寸。」
李母看着眼前姑娘不似穷凶恶极之徒只好试试应道:「你两可以去屋内搜的
看看,看有没有你们说的那妖女。」
说着给李凡一个眼色拉了拉他的衣角,为眼前二人让出了一条道来。
两人进了内屋,屋内被暖炉烧的暖洋洋的,桌上还残有着未打折的食物,尽
头的床位上却无一人。
两人便走了出来,明璇朝李母施了一礼道:「夫人,看来妖女确实没在这里。
明璇冒昧打扰,多有恕罪。」
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小手一翻递到了男儿眼前。
「这瓶里是一个回转丹,吃了会有用的。你身上的伤,就算是你擅自攻击我
付出的代价吧,实力这么差,还学人逞英雄。」少女玉靥微红,明眸善睐的眼神
似是会说话般,眨着眼儿看着男儿。
李凡一愣看着眼前的小手,那只手儿白皙柔顺,玉指十分纤细修长,似是见
男儿没了动静小手轻轻的抖了抖,待看到他盯着自己时,胸口莫名地一窒,强撑
地道:「不是有毒的,你爱吃不吃。」
男儿盯着眼前这个唇红齿皓的姑娘,嘴角上扬轻道:「你倒也不是个坏女孩,
先前是我不对。」
说着男儿便从女孩手心之上将瓶子取了过来,女孩手儿上传来的柔美触感让
他不由的在上面挠了一挠。
明璇脸颊一烧,忍了忍没在说话。
少女背后柳慕白阴沉着脸,杀气丝丝地从那狭小纤长的眼缝中溢出,男子低
垂着头,黑气团团从身上冒出,形成了一丈多高的魔影。
阴影如山,笼罩住了三人。
「小心。」李凡大喝。
明璇一惊,便感到身后一股强风袭来,接着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被一掌打向
李凡面前。
身后猛地响起一阵阴邪低吼:「明师妹,你和这小鬼聊得挺热啊,这次上山
来莫非是戏耍我不成。」
李凡瞳孔突然放大,一股带着少女芳香的娇体被搂入了怀中,明璇突地喷出
了一口鲜血,打在了胸口,粉颊苍白,失了血色,看着那急速浮动的胸口,男儿
心下一急,大掌贴在了女孩的左乳上。
明璇心中薄怒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神惶恐地看着男儿便听一声:「你
没事吧。伤的好重。」
隔着一层衣衫李凡感到了女孩心口强烈的跳动,来不及细想什么,手掌上浮
出了一团淡黄色的气流,包裹着女孩的胸口。
女孩觉得舒服了许些便听到男儿焦急道:「那个,我功力不够,姑娘你可不
要见怪。」
在女孩羞怒的表情下将手心伸入了女孩肚兜。
少女的乳房极其娇弹滑手,软实胸肉上渗着滴滴汗水,一颗幼嫩的蒂子顶在
了男儿掌心,李凡不敢多想,使出浑身解数,将真气涌入了女孩的心口。
明璇感到胸口有着一团子热气,传入心脉,和内里的黑气做着斗争缓缓地将
黑气一丝丝逼出了体外,看着男儿脸上担心的表情愧疚道:「明璇贪功,将这小
人带上了峰牙,犯了大错……」
李凡当下打断:「别再说了,眼前形式恶略,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逃脱。」
明璇轻道:「有,不过需要时间。」
少女瞪了男儿一眼,从男儿怀中站了起来。
捋起衣袖,柔荑轻轻拂过手臂上的玉盘,对着男儿说道:「三十秒,撑过这
些时间,我便可以带一人逃脱。」
李凡道:「难道不能多带一人吗,你故意整我是吧。」
明璇挑衅道:「就是有意的,你能把我怎样。」
「带上我的娘亲,你若真心悔错的话,替我照顾好她。」李凡言道,说着一
个闪身到了李母身后,打晕了她。
明璇走上前去,揽住李母将其抱在怀里对着男儿言道:「我只能勉强带走一
人,我答应你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说着在李凡母子二人身上个点了几下。
李凡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明璇道:「界生咒,可以感知人的生死。」
李凡苦涩道:「你到是想的挺周全的。」
「你这对狗男女聊完了,放心,你们一个也别想走了,那个小鬼,一会儿杀
了喂狗,至于剩下的女的,都要成为我的炉鼎。」
柳慕白阴着脸朝着三人步步走来,走的却是极慢,似是要看着这些蝼蚁们露
出惊恐的神情这才痛快。
明璇脚下开始闪着如墨的光芒,成了小圈将她和李母包围其中,那漆黑的光
圈上,映出了许多个小球,闪闪发亮,旋转的越来越快。
而李凡大踏步迎了上去,只留给了女孩一个背影。
「你身上的伤,我发誓一定会为你讨回来的。」男儿大喝道。
女孩一征看着那个无助的背影心口抽痛轻言道:「你可别死了啊。」
男儿嘴角上扬,看着眼前的人影越来越近,奔了上去。
第一卷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