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计划之圣光战队】(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日本,筑波。
晨光中氤氲着薄雾,科学城的灯光还尚未随着点点星辰一并退去。
城市森林的一边,高架桥下,一道身影,姗姗从容。
……
随着文明的发展,矛盾也日渐显现。
工业时代的战争炮火,信息时代的物质繁荣。
人类最原始的本性被一次又一次的武装,一次又一次的进化。
杀戮,淫欲,贪婪,懒惰。
而与之相对,在人类的发展史中,也有致力于与这些来自本源的势力斗争的
英雄。
二十一世纪中叶,日本圆谷财团出资,针对逐年不断上升的犯罪率,秘密召
集并招募在日本全境中,拥有过于常人的能力,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天才」们。
而这些「天才」们,也将根据能力不同,分队编制,或秘密执行,或与政府
及军队相合作,完成打击恶势力,维护和平的任务。
在普通人之中,他们一般被叫做……
英雄。
……
高架桥下,靠着行人道一旁的铁丝网,一名衣衫褴褛的游民缓缓从睡梦中醒
来。
如此肮脏的衣衫裹在他的身上,不禁让人想劝道。
「你还是睡在垃圾箱里更直接。」
而那游民也只是用浑身上下唯一称得上干净的一对眼珠,默默的注视着行人
道。
他在等。
慢慢的,在行人道的一边,渐次响起了轻轻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清晨的雾气弥漫,他看不清楚,但心跳却明显快了起来。
性感的「哒」「哒」声渐进,有人从晨雾中走出,来到了游民的近前。
那人显然注意到了浑身弥漫着恶臭的游民,停下了脚步,但却并未向他走近,
对这般气味,任谁也会避退三舍。
而游民全然不在意这些。
在他的眼前,是名约莫二十五六的漂亮女子,乌黑靓丽的长发披肩,浅蓝的
皮衣上倒映着滴滴露水,再往下是纯白的短裙,高高的乳白长靴,一尘不染。
游民炽热的目光被厚厚的肮脏的大衣很好的掩饰住了。
因为那女子根本无暇顾及。
她从皮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块干净的湿巾,一千円,一并放在了游民身前不
远的地上。
随后,她也没说话,只是脚步加快,又向前走去,消失在了这晨雾之中。
或许,这游民并没有去和那些住在高速路下的蓝色大棚的同类聚伙的原因,
就是因为她。
……
上原美咲走在行人道上,心情一如往常,毫无阴郁,对这个世界怀揣着期望。
早在国中时期,她便已是对身边的种种,抱有深深的不解。
暴走族,杀人犯,黑社会……
为什么总会有人甘心身处肮脏的泥沼,而不愿自拔。
这让平素行为规整,甚至有着严重洁癖的她,十分不理解。
幸运的是,随着长大,她发现她与身边的人,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在体格上,162CM的她与其他同学并无异处,但无论是反应迅速还是动
作机敏,都要远远的高于她的同学乃至体育课老师。
这个特长,除了让她在体育课成绩上,常年得到「优」级评价外,看似并无
其他用处。
但在校外,她已然是多次将身边的不法之徒狠狠的修理过一番。
虽然只是些偷鸡摸狗的毛头小贼,可见到那些深受其所害的人一张张感激涕
零的脸后,仍旧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些人,是需要自己来净化的。
后来,她从筑波大学的社会科学系毕业,又学长引荐,顺利的入职了上岛工
业株式会社,做起了一名普普通通的officelady。
平凡的生活,躁动的内心,直到她在LINE上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自此
终结。
「上原美咲小姐,恭祝您入职一周年愉快!」
消息本平平无奇,可在消息最后,却附有一笔来自LINEPAY的转账,
署名是上岛泽,上原美咲的顶头上司。
上原美咲仔细数了数,总共是一百万円。
一笔不小的数目,就在她以为是哪个同事的恶作剧时,又有一条新的消息弹
了出来。
「感谢您在这一年间的积极作为。」
随后的信息中所悉数列举的,并不是她作为一名officelady在上
岛工业株式会社的成绩,而是在休假日里,乔装打扮上街时,对所遇一些不平之
事的仗义出手。
可这些事件之间,间隔颇长,有些甚至连她本人一时之间也回忆不起,但在
这则信息中,不止当事人的姓名,年龄,职业,事件的全程,就连事发时间也精
确到了分钟。
看着这条信息,上原美咲不禁起了一头冷汗。
条件反射般,她拿起了手帕擦拭起来。
「究竟……是谁?难道……」
「难道是那些人的报复?」
上原美咲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天晚上,引荐她的那位学长便临时通知
她要接待某位重要客户,不得已,她也只好按吩咐乘TAXI到了约定的地点。
约定的地点正处在繁华的筑波中心大厦广场,下车后,灯火辉煌的夜色,驱
散了上原美咲些许不安。
给定的地址是在筑波中心大厦顶层的旋转餐厅,上原美咲于是坐上了电梯,
明明是繁华时段,可随着电梯层数的攀升,电梯中的乘客却渐渐稀少,直到30
F以后,电梯之中便只剩下了上原美咲一人。
电子屏幕上的数字仍旧在飞速跳动,而上原美咲也没来由的一阵不安,幽闭
的空间,伴着失重的晕眩,让她几欲作呕。
终于,伴着「叮咚一声」,电子屏幕上的数字定格在了「42F」,电梯门
缓缓拉开,眼前富丽堂皇的装潢映入眼帘,她急急迈出了电梯,可还没等身后的
电梯门闭合,她便又发觉出了蹊跷。
这宽大的旋转餐厅,在楼顶明晃晃的吊灯映射下,竟空无一人。
「上原小姐,久等了!」
带有磁性的男声蓦地在这儿响起,尚未回神的上原美咲被吓了一跳,循着声
音看去,才发现在靠窗的一侧,正端坐着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
那人根本不是她意料之中的客户,分明是只能在年终尾牙上遇见几面的,她
的顶头上司,上岛泽。
「快点,过来坐下。」
几乎是魂不守舍的被上岛泽招呼着,上原美咲坐在了他对面的座位上。
「吓了一跳吧,抱歉抱歉,但是,有些事,还是要说的,只能选在这种地方
了。」
看着上原美咲略显苍白的美丽面容,上岛泽忙出口致歉。
「不……不!只是,有些搞不懂状况,不好意思。」
「啊,是啊,废话就不多说了,既然你来了,那我就明说了……」
上岛泽笑了笑。
「是……是。」
上原美咲不明所以,只能点头应道。
「那个,几年前的圆谷财团,还有最近那位MissAmerica,听说
过吗?」
「哎?」上原美咲一头雾水,但还是照实回答,「MissAmerica
是新闻上那位?」
「没错,银行的暴力劫匪,搞军火交易的三浦党,以及前些时间的连续杀人
犯,都是被她一人解决,新闻上,WEB上也都只有些抓拍的照片,她戴着面具,
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只是因为快要成为都市传说的神秘女子。」
上岛泽说着,一脸的兴奋。
「难道,您认识那位!」
听上岛泽所说,上原美咲也起了兴趣,显然她也是极为崇敬那位MissA
merican。
「当然,不过,这件事暂且不说,提到圆谷财团,你应该也能知道些什么。」
「是,几年前在WEB和早报上有看到,说是要公开招募,招募什么……」
天才「之类的,但也没有留下详细的联络方式,一段时间后也不了了之了。」
说着,上原美咲一脸可惜。
「你既然记得这么清楚,大概也有过差不多的想法吧?」
「哎?」
好像是被上岛泽看穿一般,上原美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确实,但是……难道,今天上午的那条讯息和转账,是……圆谷财团?」
「你很聪明。」
「那……为什么是我,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上岛工业株式会社,也就是我的企业,只是作为圆谷财团之下的一个分部,
我们自然也有一整套寻人流程,但是你的话,还是机缘巧合,被你的那位学长发
现……」
「这么说,那些都市传说,都是……真的?」
「是啊。」
「啊!难以置信。」
上原美咲抚了抚额头,巨大的震撼使她有些难以置信。
「你……不止今天,从你出手的那一天起,就难免的会有种不安,我没说错
吧?」
上岛泽开口问道。
「是……是,虽然……」
上原美咲犹豫的点了点头。
「虽然你做的事……没错。」
「嗯,谢谢。」
……
短暂的沉默后,上岛泽站起了身,面向着宽大的落地窗,俯瞰着这个城市的
夜色,一片辉煌。
「怎么样?你的想法是什么?如果想与我们合作的话。」
上原美咲仍坐在原位,不停地捻动着手指。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有个计划,当然,你的身份,作为上岛工业株式会社
的职员的身份,是不会变的。」
「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大。」
望着玻璃中自己的镜像,上岛泽感叹。
终于,上原美咲也不再犹豫,做出了决定。
她站起了身,对着上岛泽深深地鞠了一躬。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您了,请多多指教!」
上岛泽侧过了身子,笑了笑。
「啊!多多指教!圣光战队的……」
「BattleBlue!」
……
与上岛泽以及圆谷财团达成了协议后,在上岛株式会社中,上原美咲依然是
兢兢业业的行政职员,只不过在其他同事看不到的地方,她一直秘密执行着训练。
体能训练,情报処理,紧急应对,枪械应用……
其间,她也在位于筑波科学城一处的「筑波联络指挥分部」见识了许多在上
岛泽口中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世界。
自动识别身份的安保程序。
与城市各处都有着联系的「天网」。
在中央联络指挥室的繁杂的电子系统。
一身红色紧身衣,遇事冷静的中年男子,赤城一郎,圣光战队的「Batt
leRed」
一身黑色紧身衣,枪法精湛的美少年,黑泽,圣光战队的「BattleB
lack」
能射出高聚合射线的仿勃朗宁式自动手枪。
为她量身配备的战队制服,蓝白色相间的紧身衣,亮蓝色的头盔,雪白的低
跟皮靴与皮质手套,双肩至胸前一层薄薄的淡金铠甲。
这样的装备非但没能拘束行动,反而令上原美咲本就矫健的身手更加灵活。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秘密训练,虽然上原美咲仍旧对这「筑波联络指挥分部」
以及「圆谷财团」一知半解,但一身的装备运用的已然得心应手,眼见着本来不
可一世的暴徒,一个个倒在她的脚下,她的信条也变得愈发坚定。
果然,这些深陷泥沼的人要由自己来净化。
哪怕只是些蝇营狗苟的小贼,她也从不手软,与对待那些作奸犯科的恶棍一
般,一一制裁。
她从来不知道,也不屑于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铤而走险选择这样的道路。
而经由她手所净化的黑暗,也正一步步的在向这座城市逼近。
……
几年之后,在筑波及其周边地区,一支名叫「圣光战队」的组织渐渐活跃起
来。
每当筑波的地方警署接到警情而赶到现场后,前几分钟还在耀武扬威的暴徒,
无一例外的正倒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呻吟,而那传闻中的「圣光战队」,往往只是
在远方留下三道背影。
新闻媒体的热点。
普通群众的英雄。
红色,黑色,蓝色。
……
「DiDiDi!」
腰间的传讯器响起,在这空阔的清晨大街分外急促。
上原美咲忙戴上了耳机。
「上原!前些日子逃走的那些松江组的家伙,我抓到他们的线索了,快些行
动,一小时后在和田百货的顶楼天台会和,我估计他们也要有动作了。」
赤城一郎说完后,匆忙的就切断了连线,经过了几年的磨合,上原美咲显然
也是对这样的行动轻车熟路,转身便朝指定的和田百货的方向跑去。
而在偏郊区的一所出租公寓中,一名黑色长发的美少年整顿好了衣装,元气
十足的对着镜子鼓气。
「好!这次一定要让上原姐对我另眼相看!」
……
「长尾先生!筑波已经呆不下去了啊!」
「是啊,那个圣光战队,太可怕了,松江组都被他们下手了。」
在这高高的顶楼天台看去,天空阴郁,日光被笼罩在了厚厚的云层后,似乎
要下雨。
「蠢货!不会动动脑子吗!就连筑波都呆不下去,那别的地方还有活路吗?
难道不知道那个女人吗!」
姓做「长尾」的中年男子急躁的训斥着面前两个不良少年打扮的学生。
「那个……MissAmerican?」
「废话,还能有谁!」
「那……长尾先生,事到如今,我们?」
「我俩……不,我们一伙本来就没什么钱,也只是想着多赚些,才和松江组
的大哥们,不过,杀人放火的事,我们……绝对,绝对没做过也不会想做的……」
「混账东西!」
那名不良少年没等说完,便被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在了脸上。
「你们难道还想要给那三人讨饶吗!」
「不……不!实在是抱歉!」
两名不良少年非但不敢还嘴,反倒诚惶诚恐的跪在了中年男子的脚下。
「你们,争点气!整个松江组里,就我们三个逃了出来,前些天我已经同东
京那些委托人联系上了,他们说好可以暂时让我们去避一避,不然我也不会冒着
这样的风险,来这里找你们。」
说完,他转过身去,靠着栏杆,对着拂面的凉风深深地吸了口气。
「但……但是,长尾先生,不是你给我们发信息说,在」和田百货「的顶楼
天台回合,给我们出路的吗?」
「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猛的转过了身。
「不是你们发给我……糟糕!」
还不等他作出反应,便听到顶楼天台的中央,那一处铁质门的后面,传出了
「咚」「咚」的声响,哪怕有一旁的制冷机在运作的噪声,却依然听得清清楚楚。
「嘘!」
对着两名不良少年做了个眼神,中年男子压着脚步,慢慢的向着那扇铁质门
靠近。
而在他身后,两名不良少年也紧紧地跟着。
「我们……上来的时候不是有反锁过来吗?」
「闭嘴!」
中年男子按捺着心跳,将一只耳朵贴近了铁质门。
「咚!」
「咚!」
一声又一声,虽在耳边响起,却向着心脏的方位逼近的声音。
随在中年男子身后的两名不良少年也屏气不语。
「啪。」
这时,一只手搭在了其中一名不良少年的肩上。
「烦人!走开!」
不良少年不耐烦的一把甩开,而就在他余光的尽头,放佛是看见了……
亮红色的头盔和紧身衣,纯白色的手套和皮靴。
「你……你是……」
那名不良少年瞬时两腿瘫软,一脸惊恐地望着眼前的「BattleRed」
而一阵大力又将他身子拉直,随即高举过肩,朝着身后狠狠的甩去。
只见那名不良少年随着渐远的呼喊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弯曲的轨迹,然后重
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刹那之间,剩下的那名不良少年才与中年男子反应过来,而才等他们转过身
去,面对「BattleRed」还没做好招架的准备时,身后的铁质门被「咚」
的一声重重的踹开,巨大的冲击下,那两人也与先前那名不良少年一同,被撞倒
在了地面上。
「嘛,就这么完事了?」
「BattleBlack」拍了拍手套上的灰尘,从铁质门后走了出来。
「不要大意!」
「BattleRed」远没有那般兴奋。
「是!是!说起来,上……Blue呢?」
「BattleBlack」有些期待的四处张望。
「BattleRed」摇了摇头,开口说:「现在在任务中,她一定也在
附近守望着,好了,将那个『长尾』带回去吧,他手上还有东京那些人的资料。」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见到那个……传说中的,Miss……」
「大概吧,快点行动!」
「BattleRed」打断了「BattleBlack」,才准备将身
下的中年男子抬起时,却不料中年男子正趁「BattleRed」说完话片刻
的放松,猛的挺起了身子,一脚踢在了他的脚跟。
猝不及防,「BattleRed」险些就着了道,所幸一身的好身手加上
这一套制服,他很快的就稳住了身子,随后便准备向中年男子反击。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中年男子非但没有在偷袭得手后闪身逃走,也没有接着
攻击眼前的「BattleRed」,而是上前一把将他死死抱住,意图扑倒在
地上。
「你这家伙!要做什么!」
即便是「BattleRed」,对这种无赖也无可奈何,就算身前的中年
男子这样子无法伤到自己分毫,但自己短时之内也无法摆脱。
一边的「BattleBlack」赶忙跑上前去,试图将那中年男子从
「BattleRed」的身上拉开。
「你们俩!」
这时,那中年男子却拼尽了浑身的气力,边同「BattleRed」纠缠
着,边大声吼道。
「既然不想再干了!就给我滚!滚回去你们的学校!老老实实的打工赚钱!」
原来之前的两名不良少年并没有晕倒,只是一直趴在地上,被吓的不敢有所
动作。
这时,他们都抬起了头,望着一脸狰狞的中年男子,不知为何发麻的双腿不
再打软,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
「上尾先生!!」
他们两人不敢再看眼前的一切,只用着能跑出最快的速度,从先前被踹开的
那扇铁质门处,逃了出去。
「你……这又是做什么!他们还是两个年轻人,我们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BattleRed」见那中年男子有些放松,便一脚将他踹开,解释道。
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冷笑了几声,才开口:「是啊,他们是不会
死也不会受伤,但是,如果是让人们知道,他们是被」圣光战队「制裁过的人,
那他们以后的人生,就全完了。」
「BattleBlack」对手下败将的话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正四处
张望时,才发现了一道亮蓝色的靓丽身影从安装制冷机的天台水泥房顶一闪而过。
「那是!Blue!」
「!」
「BattleRed」听到了「BattleBlack」的惊呼,也转
过了头看去,却只是瞥到了一抹背影。
「Blue!没必要再去追那两人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长尾!」
「BattleRed」拿起了传讯器,对「BattleBlue」喊话
道。
而对面,却没有丝毫回应。
几滴雨点这时坠落在了「BattleRed」脚边的水泥地上。
他知道,向来有着严重洁癖的「BattleBlue」不止是对待自己如
此,对待那些身上有着肮脏污渍的人,她也一样不会放过。
不过这次,他却突然有了一阵淡淡的不安。
一场大雨悬在天空,迟迟未落,遮蔽了正午时分的高阳。
两名才从「和田百货」逃出生天的不良少年一路狂奔。
穿过了街町巷弄,他们来到了在筑波科学城的一边,鲜有人迹的两栋废弃的
高楼之间的过道中。
他们停下了脚步,顺势跌到了一边,靠着身后的一处深蓝色的垃圾箱,大口
大口的喘着粗气。
冥冥之中,他们总觉得在身后,一道身影,如影随形,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
「差不多到这个地方,她也该收手了吧,我们还只是两个学生……」
其中一名不良少年抹了一把额头涔涔而出的汗水。
「实在不行,我们就从地上捡一根铁管和他们拼了!」
另一名不良少年应道。
「算了算了!稍微歇一歇还是接着跑吧!我认识一位大伯家离这里不远,咱
们就从那里暂避一下,他们总不能私闯民宅吧!」
「对!就这么办。」
那名不良少年嘴上这么说,可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铁管。
「好,那就接着走吧!」
胸腔间因剧烈呼吸的疼痛渐渐平复,两名不良少年便站起了身来,准备继续
上路奔逃。
「哒。」
就在这时,一声脚步落地,在这空旷的废弃高楼间,非外清晰。
甚至不用来人言语,那两名不良少年的身子已是僵在了原地。
他们机械一班,抓紧了手中的铁管,不约而同的转动头颅,向着身后望去。
阴阴的天空之下,是那一道亮蓝色的靓丽身影。
一尘不染的白色靴子,整洁的蓝白色的紧身战斗服,看不清面容的蓝色头盔。
「你……你是……」
「我……我们……」
这一瞬间,两名不良少年只觉心跳竟比先前全力奔跑时还要激烈。
失去了行动能力的他们,只能结结巴巴的对着「BattleBlue」开
口。
而还未等他们将讨饶讲出口,「BattleBlue」便已朝着他们两人
走去。
在身前,「BattleBlue」正一步步逼近,象征着正义的洁净,放
佛马上要将污浊驱散干净。
两名不良少年早已煎熬了一路,如今面对巨大的恐惧,再也无法克制心底的
情绪,颤抖着,用嘶吼传达出了他们最后的抵抗。
其中一名不良少年迈开脚步,趁着回荡在这废弃楼间的大喊声尚未消退,放
佛能带给他勇气一般,手中举着那根随处捡来的铁管,张牙舞爪的向着「Bat
tleBlue」奔去。
相对的,「BattleBlue」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不良少
年一步步的向自己跑来,静静地,毫无所动。
不良少年见状,非但没有得势的窃喜,反而被更大的不安所激发,想也不想
便将手中的铁管对着「BattleBlue」的肩膀狠狠地砸落。
伴着呼啸的风声,那根铁管堪堪的抵在了「BattleBlue」的左肩
上不到半寸方位,随即,一阵剧烈的绞痛便在那不良少年的腹间扩散开来,一时
之间,浑身无力,铁管也不自主的从手中滑落,无力的跌在了地上。
那不良少年自知不自量力,双腿一软便作势要跪倒在「BattleBlu
e」的脚下,可不等他的身子下沉,便又被「BattleBlue」拽着衣领
提了起来。
他正对着的,是「BattleBlue」的亮蓝色头盔罩面,从深邃漆黑
的罩面之中,他看不到上原美咲的美丽与神情,倒映的,只是他那一张惊恐的脸。
紧接着,便是一拳将他打得眼冒金星,随即向后跌出了数米后,便就瘫倒在
了地上,再也爬不起身。
转眼之间,解决完一人后,「BattleBlue」又朝另一名不良少年
看去。
深蓝色的垃圾箱旁,那名不良少林双手抱着不少散发着恶臭的淤泥,显然是
才从那垃圾箱中翻倒出来。
既然打不过「BattleBlue」,索性还不如能恶心一下她。
虽然不抱希望,但那不良少年还是大叫着,将一手的垃圾朝着「Battl
eBlue」泼去。
本以为「BattleBlue」会侧身闪开,或者干脆不加理会,直接向
着自己跑来,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
面对着这飞扬在半空中一滩秽物,若「BattleBlue」侧身避开,
势必也会在那一身整洁干净的蓝白色紧身战斗服沾上些许,更不用说不管不顾,
直接冲向那名不良少年。
无可奈何,「BattleBlue」只得迅速的向身后急退几步,虽显得
有些狼狈,但好在总算有惊无险的避过了这一滩惹人作呕的秽物。
倘若这样的东西真的会沾在他的身上,真是比在身上中上几枪还要痛苦。
那不良少年见有机可乘,赶忙又一脚将那深蓝色的垃圾箱踹翻,作罢,也不
管另一名同伴,转身便向远方舍命跑去。
满地的垃圾秽物横在过道之间,「BattleBlue」一时也不好追赶,
再加上之前那不良少年那番举动,让她不由一时火大,望着那不良少年渐渐远去,
忍无可忍的「BattleBlue」缓缓地从束腰一旁的枪袋中拿出了由圆谷
财团特别配制的仿勃朗宁式自动手枪……
而那名不良少年,在看到「BattleBlue」面对着此情此景一时竟
一时无可奈何,以及前方的过道尽头隐隐的光亮,不由得一阵狂喜,可还不等他
将这种情绪浮现在脸上时,只听脚下「嘭」的一声爆响,紧跟着尘土飞溅,一阵
力道在他脚下迸发,令他不由自主的重心失衡,随即狠狠地扑倒在了地上。
一时搞不清楚状况的不良少年,忍着一身擦伤的疼痛,转过身去看了一眼,
才发现先前自己所踏足的位置,现在已经是一块浅坑,周遭的泥土有着明显高温
烧灼的痕迹,淡淡的烟雾氤氲在四周……
他赶忙转过头,将头埋在了地上,像一只鸵鸟一样,装起了死。
「不会吧,不会吧,圣光战队居然要杀人了!?千万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对于死亡的恐惧,还是让他浑身战栗……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不到十几分钟,可在他觉得,却是度秒如年。
直到在他的身后,响起了越来越近警笛声,他在惊觉,随即缓缓的爬起了身,
回头看去。
另一名不良少年仍旧昏迷在原地,接到案情的警察赶到后,已然将他抬上了
警车。
「糟糕,快跑!」
那几名警察在将那名不良少年安置好后,显然也发现了蹊跷,于是便一路沿
着痕迹,继续向前追去。
而此时,那名及时发现了情况,又幸运的没有被「BattleBlue」
一枪放倒的不良少年,却早已远走高飞……
……
「大伯!大伯!您在家吗?快让我进去!外面有人在追我啊!」
此时,那名不良少年正在街町一边的一处民宅的门前,疯狂的敲打着。
可无论他怎样叫喊,民宅之中都无人回应。
「可恶!可恶!」
深知自己在叫下去也只是白费力气的不良少年恼羞成怒的踹了几脚大门,随
即又转身顺着街道跑走。
就在那不良少年走远的同时,正有一名一身黑色风衣,戴着纯黑色口罩,满
脸的烧伤痕迹被黑色的鸭舌帽压在阴影之下的中年高个男子,又站到了那处民宅
门前。
他看了看门边上写着「田中」这个姓氏的牌匾,随即便紧紧跟上了那名不良
少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