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回春雨迷离君别
温池柔泉下,一对有情人受到情欲的挑拨,尽情地享受着此刻欢愉。
只听见女孩的娇喘声越来越大,阵阵传来回荡在这山峰间。
「嗯嗯……好热……咿咿……」
秦婉柔仰起螓首,星眸半眯,缓缓地揉按着雪阜,浑圆精致的锁骨上滴下细
密的汗珠,缓缓地滑落,白皙的手指摁着那小小的蒂子一阵轻揉,蛤嘴里汁液直
流,渐渐地滑到腿根,湿了男儿的腰腹。
「唔唔……色胚……好爽利……」
从李凡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女孩忘情地抠挖着玉蛤,男儿看到她两腿屈起,
脚尖儿点地,纤指在那玉蛤里一下下的进出着,随着指儿的抽进,蛤里的嫩肉被
男儿看得一清二楚。
女孩募地尖叫一声,两腿子伸的笔直,浑身打颤,喷出了大量的精水。
秦婉柔一动不动的趴在了男儿身上。
许久,女孩芳道:「色胚,柔儿倒是先忍不住了,我们开始吧。」
李凡心里期盼了好久,还是等到了,眉眼的欢喜通通写在了脸上。
「我要来了,色胚。」秦婉柔娇声道。
接着女孩看着男儿的脸细道:「色胚,一会儿我的灵力会向你的体内传过去,
不要抵抗,当我的灵力运转一圈后,我退出灵力,你的灵力涌入我的体内,在我
身内运转一圈,随即退出,这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最终我两的灵力会相互交融,随后各自归内。「
看着男儿一时半解的样子女孩道:「一会儿,我说什么你便照做就行。」
李凡见女孩脸色认真,做了个明白的表情。
女孩将蛤嘴对准了棒儿,轻轻地磨着,蒂儿酥颤,娇呼了一声,内里早就是
泛滥成河,因此没有一丝阻碍,轻而易举地坐了下去。
李凡觉得有着无数的小嘴吸吮着棒儿,腔壁内紧致弹实,异常温润,舒服的
男儿直哼哼。
「哦……嗯嗯……哈啊……哈……」秦婉柔被入的魂飞魄散不住娇喘着。
「柔儿…就是那儿……快……」男儿低吼道。
女孩雪臀有节奏的上下摇晃着。
男儿不能动,所以秦婉柔想怎么弄就这么弄,哪里痒了就磨向哪里,深浅自
己掌握,也是自在。
女孩不停地起落着圆滑玉润的屁股,口中断断续续道:「色胚…嗯嗯…就现
在……运转内经……沉下心…不要抵抗…唔唔……」
「啊啊啊……啊……嗯……哈啊……好酸……」
李凡觉得一股细小的气流,从小腹处穿过,流入身体四处,随着女孩的速度,
气流也是有着强弱,不由的大奇。
那股热流流转的速度不是很快,麻麻地,热热的,男儿正在细细的感受着就
听女孩急道:「快……将你的灵力传入我的体内……唔唔……慢些……」
李凡满头大汗控制着体内的气流,再也顾不上女孩身子的柔美触感了,一心
沉入气流互换的过程中了。
男儿心道:「得心应手后,发现也不是那么难,只要掌握好和柔儿的节奏就
可以了。慢着,我的手臂能动了。」
李凡试着将注意力放在了手臂上,果然手臂有了知觉。
「恩恩…哈啊……咿呀……柔儿好累啊……呀你的手……」
女孩柳腰摆动的速度慢了下来。
「柔儿,我的手能动了,不光是手。你看。」男儿双手揉捏着女孩的臀股说
道。
突地李凡起了恶作剧的想法,双手捧起了女孩的屁股,用力的挺进,将女孩
的花心顶歪了,女孩娇呼了一声。
「啊啊啊啊……你要顶死我啊……肚子都给顶透了……用力……就是那儿…
…快……」
秦婉柔觉得剧烈的酸麻从下面传来,内里的那块嫩肉如蚂蚁爬过,只想让那
棒儿狠狠地在上面捣个几捣。
「啊啊……嗯嗯……再深一点啦……」
「恩……哈啊…哈啊……唔唔……」
李凡狠狠地在那块肉儿上挺刺着,只觉得女孩下面嫩唇娇软,愈发紧窄,里
边滑腻温润,抽添不着丝毫阻碍,舒爽至极,每一下都顶到那处嫩心子上,狠狠
地抵揉着,几十下过去,突觉女孩内臂肉儿深陷小块,心中一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灵力运转加快啊……柔儿快要到了……呀唔
唔……」女孩仰起螓首,被插的媚眼如丝,咿咿呀呀叫唤不停。
男儿觉得内里的气流愈来愈快,顾不上多想,女孩的那块肉儿又变出了小蛇,
咬着自己,不敢用力深入,那万般软肉齐咬,进退两难,只好闭起眼来,一咬牙,
狠狠地抽添了起来。
「啊啊啊啊…要坏了啦……唔唔唔呜……嗯嗯嗯……」
女孩欲仙欲死,似是要到了高峰。
李凡听着女孩的娇喘犹如吃了春药,捧着那娇弹雪股疯狂的挺耸着,欲要将
女孩的心子都给磨碎。
下边突然有着一股子憋胀,龟头的眼儿里都似被小蛇钻了进去,大叫一声,
一股阳精狠狠地打到了女孩嫩心子上。
秦婉柔只觉得花底饱胀欲裂,被烫地酥麻,娇喝一声也泄出了身子。
女孩柳腰打着颤儿一动不动的趴在男儿身上,通体一片酥红。
两人交合处,还在往外溢着淫液,看起了分外挑人情欲。
「柔儿,你真好。」男儿亲吻着女孩的耳坠。
秦婉柔脸颊一烧,紧紧的抱着男儿,将脸蛋埋在了男儿胸口。
女孩儿的乳蒂,顶着男儿,李凡伸出指腹绕着细小的乳头儿,划着圈圈。
「柔儿,你看我能动了。」
「身体才好了些,就来欺负人家。」秦婉柔眼波泛着浓浓地情意,娇嚷道。
只听女孩又道:「你的身子也只是能动了而已,脉络还有堵截,那些只能靠
你自己冲破。一个月,你绝对不能行功动武。」
李凡认真道:「柔儿,我保证在我身子好前,绝对不与人动武。」
「不对,好像说的我十分爱打架一样。」李凡道。
秦婉柔缓缓道:「色胚,柔儿,明天又要走了,这耽误了一天,族内要是真
有大事,柔儿可真是罪大了。」
李凡一愣,抚摸着女孩的柔背,认真听着。
秦婉柔看着男儿的眸子道:「色胚,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只听李凡说道:「柔儿,我想去见识一下江湖,我的力量终究是太弱了。」
女孩皱着眉幽幽道:「江湖有什么好玩的,那群人没什么出息,就只知道打
打杀杀的,脑海里也只有打打杀杀,我可不许他们将你教坏了。」
李凡看着女孩儿可爱的模样狠狠地在小嘴亲了一口,引得女孩娇嗔连连,男
儿言道:「我家柔儿也太霸道了吧。」
女孩一怔脸颊像个熟透的番茄结巴道:「讨,讨厌。人家才不是你家的呢。」
秦婉柔想了一会儿捧住男儿的脸缓缓道:「你要是将来对不起我,我就把你
那儿给剪了。」说着不怀好意的看着男儿。
李凡一惊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连忙哄着女孩。
秦婉柔咯咯笑着,声如银铃般清脆,非常动听。
女孩认真道:「色胚,你现在只是好奇。因为你很少接触别的地方,总之,
你到了所谓的江湖,你会发现,江湖对你来说太小了,你的胸襟应该放在世界。」
「世界?」李凡一愣,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
秦婉柔也是糊涂道:「这是我父亲,老说的一句话,他总是会说一些让人奇
怪的话。
意思是说,人的心是无限大的。「
李凡深思了好久道:「世界吗?柔儿给我讲讲你知道的世界吧。」
女孩想了想接道:「就我们最近的这块大陆,叫做盘古大陆。大陆上有立于
昆仑仙山之上的第一道派清玄派、中都的魔法学院、中土的天佛寺、北荒境界的
魔族、九天外的天道、统治民的大夏皇朝,和其他各个小派王朝。
这是我所知道的。
可是父亲说道,不对。这只是这块大陆上人们无知而狭隘的定义。
这块大陆外,有着更大的世界。「
「更大的世界,那是什么,还有别的大陆。」李凡急道。
秦婉柔继道:「父亲说,有很多我们不曾见过的种族,小人族、美人鱼、精
灵、泰坦一族、翼人族、魔法师、气功师、很多柔儿给忘了,他们都在一块大陆。
另一块大陆上,是残留的妖族。「
男儿听得入迷呐呐道:「柔儿,你的父亲一定很伟大吧。」
女孩得意道:「我不知道,三娘亲曾对我说父亲和他的兄弟们航行过整片大
海,探索过所有的大陆。」
秦婉柔看着男儿发呆强行给男儿惯着耳音:「我不管,你有一天也要和那臭
老头一样,带柔儿游遍天涯海角。」
李凡郑重道:「柔儿,我发誓,我一定会带你去的。」
两人在温泉里泡了好久,畅开了聊着。
男儿揉捏着女孩的乳房,听女孩道:「色胚,有机会了,你一定要拜进清玄
派,父亲对我说过,那里都是一群变态的老头子,同时很开明,配得上第一大派。」
女孩又道:「我办完事后,就去那找你,所以你一定要进去。」
李凡郑重应道。
「我两上去吧。」女孩觉得有些发晕。
「嗯」。男儿应道。
秦婉柔缓缓地穿上了衣裙,发丝披在柔背后面,灵力一涌,衣衫都干了。
李凡在女孩惊呼中一把抱起女孩朝着屋内跑去。
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女孩将脸颊紧紧的贴着男儿的胸口,心尖儿暖洋洋的。
……
一间小屋子内,微弱的烛光照在床边。
一男一女赤裸的抱在一起,夏风透过窗隙渗入屋内,两人未觉的寒冷,反而
暖洋洋的。
两人相互抚摸着对方,彼此的唾液还挂在嘴角,舌尖纠缠,吻得难舍难分,
底下的身儿也紧紧贴着相互撕磨,粗气和娇喘夹杂在这间小屋,情欲汹涌。
秦婉柔通体酥麻的瘫在男儿身上,大口的喘着气儿,突感到脖颈一阵酥痒,
睁开眸子,乜见男儿伸着舌儿在自己的脖颈上来回吮舔,心中觉得倍儿甜蜜娇羞
道:「色胚…好痒啦……不要……嗯嗯……」
李凡抬起头来,唇儿吻上了女孩那线条柔美的锁骨,慢慢滑向了那美人凹。
女孩身体绷得紧儿,蓦觉得花底热烫,蜜儿溢了几滴出来,纤指伸向了那泛
滥的蛤口,嘴里娇吟:「唔唔唔……好热啊……哈啊……」
李凡喘着粗气,热浪呼在了女孩翘起的乳头上,细密的圈儿泛起了红晕,男
儿眼神火热一口便罩住了幼嫩的乳蕾,如饥似渴的吮舔着,女孩的乳蒂儿被吮的
湿滑发亮,眼角瞥见另外的一粒,又扭头去吃,似是怎么都不满意,双手儿堆起
一对乳儿,将两粒乳蕾叠在一起吮如了口中。
秦婉柔羞得紧脸儿都似拧出水来,但看的心上人高兴,只得闭起眸儿承受着。
女孩快美间昏昏想道:「天一亮,就得起程,也不知何时才能在见眼前人儿,
就任由他随意玩吧。」
李凡似是玩够了胸前的两粒乳头,向下瞅去,女孩的花底一片湿腻,那白腻
腴美得雪阜、乌黑的毛儿、粉嫩的缝儿,无一不吸引男儿眼球,看得他血脉贲张。
男儿伸出指儿分开了蛤嘴,露出了里面粉嫩的细肉来。
李凡先前看得不太仔细,这次仔仔细细的将那儿看着,娇润欲滴的花瓣儿微
微蠕动,蛤嘴顶端的小小玉芽透过包皮探了出来,当真是如新剥的蚌肉,鲜美无
比。
李凡看得心燥,瞅头便是吻了上去。
秦婉柔美得几欲昏了过去,突地间脑海一清,睁开了眸子忙呼道:「色胚…
…不要啦……那儿脏儿……痒啊……」
李凡充耳不闻,来回的舔挂着娇缝,逗弄着那勃挺的蒂子,女孩私处奇嫩,
舌儿轻易便能挑开花唇,内里的嫩肉顿时露了出来,无不是晶莹剔透,男儿连忙
瞧去,女孩的花径深处有着慢慢地探出了许多粒细小的嫩脂角儿,大小如橙粒儿,
环成一圈儿,快速的蠕动着,舌儿紧紧抵着那处,无数细小的软肉似是要钻进舌
尖,吓得男儿赶紧退了出来,不再深入。
「想必这就是那蛇儿般的嫩肉,当真是奇妙无穷。」李凡想着。
女孩心魂玉碎,不住娇喘昏颤道:「唔唔……痒……那儿有味道的哩……」
李凡吮吸几口女孩的花汁咂舌道:「柔儿,果然有味道,是香甜的哩。」
既又埋头细细吮允,尽情品尝。
秦婉柔脸颊烧红,心里似是吃了蜜儿非常甜蜜,心里真是爱是这人了叹道:
「傻瓜。」
女孩内里敏感异常,蓦地间娇躯急颤,拱起腰儿,射出几注水儿来。
秦婉柔羞的欲要昏去颤声道:「尿了……呜呜……我居然尿了……你就会欺
负我……」
李凡一时也是呆了,佳人花汁直流,滑腻腻的流在了男儿下颚上。
李凡再也忍耐不住,分开女孩的双腿,分别扛在肩上,挺起棒儿,直入了进
去。
女孩心尖儿一颤娇嗔:「慢点儿你……可痛死柔儿了……嗯嗯……呀呀……
吻我……快……」
秦婉柔柔情蜜意的环住男儿脖子,妖娆妩媚的献上蜜吻。
两人深深长吻,俱是如饥似渴,火热相抵缠绵着。
「啾啾……啾啾……嗯嗯……深点儿……」
李凡慢慢地抽舔着,见女孩美目如丝,神情妖魅,一副渐入佳境的模样,方
如吃了春药,大力抽插了起来。
秦婉柔见男儿爱煞了自己的身子,芳心颤美甜蜜,娇躯酥软酸麻,白皙的纤
指不由的放在了口中咬着,秀美紧蹙。
神情好似舒爽又似痛苦,端的可爱逼人。
李凡直直望着,突地把持不住,愈刺愈疾,下下采着花心。
秦婉柔娇躯时绷时松蓦地失身叫了出来,男儿一惊:「怎么了。」
女孩渐入云端,娇娇颤道:「不知怎么地……柔儿好像又要尿了……你不要
碰的太深……」
李凡控制不住自己,女孩内里的吸力吮着自己,像是要吞了棒儿。
猛地间男儿又觉得蛇儿般的肉探了出来,有了先几次的经验,他只是加快的
速度抽舔。
秦婉柔被插的欲仙欲死,蓦地春情贲发,发浪了起来,又觉内里的软肉儿酸
楚无比,犹如万般的虫蚁爬过,两只茭白笋尖不住乱踢了起来,脚尖时而蜷起,
时而绷直。
李凡乜眼瞥见,更觉欲火焚烧,伸着头儿欲舔女孩柔嫩的足趾,却怎么都触
不到,火起心急,膝下压起女孩弹实的玉腿,两手分别捏住那粉润的足底,将之
捧在了眼前。
望着那娇嫩白皙的春湾秀足,男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舌尖儿如鱼儿般穿梭
嘻细,舔过每条幽蜜的缝隙。
「唔唔……痒啊…不要了啦……」女孩掀着春指娇喘道。
李凡看着女孩不住晃荡的娇弹乳房,欲念愈胀愈热,发猛地挺耸起来。
秦婉柔目饧魂酥,赤裸的肌肤无不泛起玫瑰般的妖艳,突感到一股子强烈无
比的酸意,咿咿呀呀娇声尖叫:「嗳呀!……色胚……快一点……柔儿要美了…
…啊啊啊……快!」
李凡知道女孩要来了,憋着泄意,连狠耸几下,朝着心儿怒射了进去,女孩
儿感到几注热浆涌来蓦地娇躯通颤,打起了摆子,滑实雪腻的肚皮抽搐了起来。
女孩瘫做一团,贴着男儿胸口,慵懒看着心上人儿,粉颊上显出一丝丝满足
中夹杂着妖媚的神情,看得男儿一怔。
秦婉柔娇嗔道:「坏蛋!就会欺负人儿。」
休息了片刻,李凡逗弄着女孩粉嫩细小的乳头,在女孩耳边轻道:「柔儿,
我们继续吧。」
「讨厌。」女孩娇嚷道。
小屋内又响起了两人的娇喘,屋内尽显迷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