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丰收
那东西的速度很快,佃户们就算用细目网兜抓捕也收效甚微,只得眼睁睁的
看着虫子祸害灵谷,急得嚎啕大哭。
正好一只妖虫展翅从东方不败跟前飞过,他伸手一抓,顺手将其捏爆。一股
灵谷浓浆粘在了手指上,让他好一阵心疼。这些可都是灵米,价值不菲。
好在此番击杀了那贼人,收获意料之外的丰厚。尤其是那本柳叶身法,捐献
给家族后所获贡献值,绝对数倍于此番灵米的损失。
但能弥补损失,不代表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灵米就这么被害虫啃食掉。哪
怕救出一半,不,三成都是好的。
尽管东方不败很用心的杀着蚜虫,可惜大部分蚜虫都钻入了灵谷中享用美食,
难以杀死。半刻锺后,仅杀了十多只。
杀着杀着,神屌居然飞速进入战斗状态,让那经过战斗破碎的裤子,挡都挡
不住,碧玉般的神屌暴露在空气中,只见小神屌,深深吐了口气,猛的一吸,附
近在灵谷上的蚜虫,纷纷的争先恐后,被神屌吞噬吸收。
让东方不败十分惊讶神屌还有这功能,除虫效率十分好,比较怪异的是,自
己扶着肉屌,一下左边一下右边来回除虫,样子十分猥琐,还好周围没人看见,
如此一来,神屌就成了除虫武器。
回头听李叔的说法。这次虫袭事件虽然应对及时,但总体产量起码要降三成。
此时,李叔和那些佃农看东方不败的眼神,已经是由衷的钦佩了。碰到如此
事件,竟然还能保住那么多灵谷,足见少爷的能耐和运气。
一夜劳顿,佃农们都去睡了。
东方不败心有不甘,找了一株被侵害最严重的灵穗仔细观察了一番。那株灵
穗中的谷物,未成形的灵米浆已经被破坏一空。
灵谷干瘪而透着一股死气,要不了多久,这株灵穗就会枯败而死。东方不败
心下一阵悲恸,这要不了多少天,灵谷就会成熟了啊。
他尝试着用青木神气,缓缓注入其中,以期滋润灵谷,助其恢複生机。
他的青木神气脱胎自葵花诀,木系真气的最大特质,那就是代表着勃勃生机,
尤其是对植物,颇有裨益。一些木系真气修为高深者若是种植一些灵植物的话,
效果远好过于普通人。
可惜,他的真气修为层次太低,只有后天中阶,恢複力微乎其微。根本不可
能用以挽救这些即将死亡的灵谷。
正在他心痛而惋惜的歎息,准备接受事实,放弃用真气治疗时,玄妙的事情
发生了。在他卵蛋中,那几乎被他忽略了的,长有三片嫩叶的种子出现了微妙的
变化。
一滴娇嫩欲滴的绿液,从青葱嫩绿的叶片中沁出,将嫩叶压得腰肢弯弯,最
后滴落到了卵蛋空间中,激起一荡漾的『水纹』。
与此同时,绿液化为无数细粒,融入到了东方不败的神屌中。以东方不败的
青木神气为媒介,融入到了灵谷之中。一丝绿意到了灵穗之中,一瞬间就驱逐了
灵穗的死气,融入了丝丝不息的生机。
非但如此,它的生机还不断膨胀着,很快就恢複了植物的运转。叶片从清晨
的阳光中,贪婪的汲取着天地之间最纯净古老的能量。细长致密的灵谷根须,卯
足了劲,拼命粹取着大地的养分和丝丝灵气。
灵谷是植物,植物也是生命。在遭受了重大危机得以重生,并获得了一丝绿
液后,开始拼命全力以赴的催动着植株每一个器官。
不消片刻,东方不败便惊奇地发现原来已经接近枯死的灵穗,重新灌浆最后
凝结成灵米。东方不败顿时喜上心头,如释重负。至少,可以让家人不再蒙受压
力了。而且根据他的观察,不知是否绿液的作用,新灌的米浆如晶莹玉液,质量
比先前更好。
弥散在卵蛋中的那些绿液,若是长时间不用会自行消散。不敢多耽搁的东方
不败,在『治愈』了一株灵穗后,又开始了下一株。
这一株灵穗,受损较小,治疗起来更加轻松,仅耗费了一丝丝绿意,加上又
有三大后天高阶的植物人提供养料。
几次三番下来,东方不败倒是得出了个规律。那些受灾小的灵谷在被救治后,
耗费绿液极少,但重新灌浆后,两股浆液结合在一起,质量反而普通。
而越是那些遭灾严重,濒临死亡的灵穗,救治起来耗费绿液很多。但同时新
灌的浆液,更为剔透晶莹,质量更佳。
有了此等经验后,东方不败反而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那些濒临死亡的灵穗上。
因为他知道,如果灌浆的质量越高,最终结晶成的灵米品质也越好。高一等品质
的灵米,价格至少贵十倍。
到了此时的东方不败,反而有些嫌弃整片灵田的受灾不够严重了。不过等他
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将受灾的灵穗全部救治了一遍后,非但是自己全身的青木
神气消耗一空,就连原本的一滴绿液也是消耗完毕,身体一阵虚弱感涌了上来。
嘱咐了李叔和东方火舞联手值夜后,各方面都消耗极大的东方不败,胡吃海
喝了些东西。回到小屋后,就再也忍不住的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一觉睡了七八个时辰,再醒来已是次日清晨。受的内伤,只是稍好了些。昨
晚那种全身虚弱无力的感觉,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精神抖擞的清爽劲。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发现真气有是进步了不少,心下释然不少,原
来这也是一种修行。
暂时心系灵谷成败,便按捺下这想法。简单的盥洗一番,就窜到了灵田外。
入目的,是一片葱绿之中,夹杂着一粒粒嫩黄谷穗的场面。
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蒙遭大难的灵谷,此刻已经恢複了生机盎然。因为灌
浆饱满。灵穗已经压得根茎微微弯下了腰,沉甸甸的,甚是喜人。
「大哥大哥,你这究竟是施展了什么法术?」一夜未睡的东方火舞,却是精
神亢奋,一见东方不败激动的小脸蛋都红扑扑了。
如同一只红色的百灵鸟般,扑腾到了他身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好
奇和兴奋:「灵谷一夜之间都好了,长得比原来都好,李大叔说可能今年会收获
很多中品灵米。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可以换很多很多丹药,让大哥你很快修炼到
高阶,不,要很快晋升到宗师。」
呵呵,这丫头……东方不败心里面看着她的样子,着实无比温暖和安心,于
是说:「这件事情等我们度过这难关后再说,还有,这件事情必须保密。」
「舞小姐,大少爷说的不错,这件事情得保密。」李叔也是满怀欣慰过来,
但随后严肃的说:「少爷,我已经找了借口让佃户们不准接近灵田,让他们去管
理普通稻田。区区一亩灵田,咱们几个收拾起来也简单。」
李叔忠诚于东方家,却对东方不败的手段感到震惊之极。如此玄妙之事,他
是闻所未闻。也让他振奋不已,一直被人骂作废物的少爷,竟然如此有能耐。
以前都是把希望放在了东方火舞身上。可惜她再怎么厉害,都是女子。如今
大少爷初露峥嵘,而且手段神妙,让他欣慰至极。
谨慎的他,第一时间就把佃户们排除在外了。虽说佃户们都老实巴交,但人
多口杂,传出去的话大少爷就麻烦了。
「李叔,前天被我打死的那个蒙面人,原本是咱们家的门客吧?现在他投靠
到了谁的麾下?」东方不败眉头紧蹙,对此颇为介怀。
「他叫张良,投靠的是如今宗族中正当红的三长老东方德水一脉。」一说起
此人,李叔恨得牙齿直痒痒:「这东方德水真是过分,老爷没离开一直以老爷为
马首是瞻。老爷失踪后,翻脸比谁都快,这些年尽使些龌蹉手段,收了我们家不
少资产。谁料他还惦记着我们最后一块灵田,简直就是想把我们往死路上逼。」
「东方德水,又是他,都已经侵占我们多少财产了?」东方不败的脸色一阵
铁青,咬着牙说:「哼,迟早有一天,我东方不败要他们家连本带利的都吐出来。」
除此之外,那东方德水还是那个东方烨的父亲。从辈分上来说,他还是东方
不败的堂叔。他小洞天归来发生的那一幕,那些走狗也都是东方德水的人。如今
看来,新仇旧恨恐怕要一起算了。
「少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叔赶忙劝道:「东方德水经营多年,如今
正当红,明面上我们暂且斗不过他们的。我们暂且韬光养晦,重点是您和舞小姐
要尽快晋级到高阶,在族比上大放光彩,引起族长和其他长老们的重视。」
「李叔,我知道了。」东方不败谦逊的说。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尽管有了神
屌和那枚神奇的种子。但因为自身太孱弱,想去和东方德水叫板翻脸还太嫩了。
韬光养晦,暗中积攒实力才是王道。
这两日光顾着灵谷遭祸之事了,连和周良一战的内伤都没有好好治疗。打定
主意留守农庄的他,嘱咐他们看好灵田,加固各种陷阱后,就回去运功疗伤了。
有了自己卵蛋中安家的嫩株,疗伤恢複就简单多了。
突然发现此物有些病恹恹的,没了精神。
看来它是为了帮助东方不败治疗灵田,贡献了绿液太多,伤了自身,又不想
一下弄死那三个植物人。
东方不败赶忙开始运转青木神气,帮助嫩株温养滋润。
但有三片叶子的嫩株,却反而像是个翩翩君子,不肯『偷食』了。每次用青
木神气帮它温养,都得通过经脉流转送到它的嘴边。
病恹恹的嫩株明白,这是主人在主动『施肥』了,毫不客气的拼命汲取起青
木神气来。吞噬之快,堪称鲸吞狼咽,东方不败好不容易攒出来的些青木神气,
短短几个呼吸间就被吞了一空。
那嫩株这才意犹未尽,讨好似的摇晃了一下,略恢複了些精气神。
「呼……」东方不败无语的抹了抹冷汗,这货这么嫩小的一根株芽,胃口每
次都这么大,自己满气海的真气,还不够它三两口塞塞牙缝的感觉。
难怪当它还是枚种子的时候,偷窃自己真气时,自己怎么修炼都慢如蜗牛了,
感情全喂了这大胃王。这么小就已经这样了,等它长成一棵树苗之类的状态下,
岂非一下子要把自己吸干?
心下嗔怪归嗔怪,但这嫩株的作用实在太有用了。看这架势,似乎不把它喂
饱了,根本别指望它能吐神奇绿液出来。
东方不败开始拼命运转青木神气,然后去灌溉嫩株。如此周而複始,足足一
天一夜,也不知道喂了多少真气。
那嫩株终于重新挺起了腰板,精神奕奕,生机勃勃了起来。但这过程,就险
些没把东方不败给榨干。
在催动着神念,以期嫩株给自己贡献一滴绿液,这让他莫名生出一种感觉,
好像是在费尽心力养头猪,然后终于可以开宰了般的複杂心情。
也许是东方不败的意愿不够强烈,那嫩株左晃晃,右摇摇,愣是不滴出绿液。
虽然那东西模样是一根嫩株芽,但东方不败却总能感觉到它就像是真有生命一般。
现在不是它给不出绿液,而是舍不得给,正在装傻充愣呢……
惹得东方不败的意愿一下子猛烈了起来,气势汹汹的逼着那嫩株,好像是在
表达你给不给?不给下次别指望真气灌溉了。
种种压迫之下,嫩芽终于扛不住东方不败的压力,摇摇晃晃,耷拉着嫩叶,
好像很委屈的挤出了一滴嫩绿青葱,绿意盎然的液体。绿液荡入意卵蛋之中,顿
时化作一片充满生机的嫩绿光粒。
内伤还远未痊愈呢,东方不败急忙在此运转青木神气,将卵蛋中的那些绿色
光粒,全部融入到了青木神气之中。如此一来,青木神气在经脉之中流转而过,
展现出了惊人的治愈力量。
那些受伤的五髒六腑,那些受损的经脉,血肉。在绿液治愈力量下,迅速恢
複着。短短一刻锺的时间,东方不败长身而起,讶然之极的挥舞着拳头,拳影如
电似箭,打在空气中,啪啪作响。
真气流转顺畅,力量感十足。
这绿液治愈的力量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不过后遗症也是立马显现,那
嫩株又是病怏怏的垂头丧气了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加萎靡不振,那看着几欲断裂
的嫩枝,微微摇晃了两下。
东方不败竟然能隐隐约约感知到它的意思,不能再压榨它了。如果不管它的
死活,也许它真的会枯萎而死。心下一惊,急忙让它吸收那三个植物人,以后找
更好的给它。
过得片刻后,它结束了三人的牛羊生活,小嫩株也恢複往日的精神。
对它释放出了一丝善意,东方不败才离开了卵蛋空间。
在接下来数日,东方不败和东方火舞一直留守在了农庄灵田边上。看管灵田
之余,东方不败就修炼一下葵花拳,以及柳叶身法。
所谓属性玄真技,就是类似于诸如火焰掌,寒冰掌之类拥有明确属性的玄真
技。
像之前东方不败这种主修葵花诀的后天,去修炼火焰掌根本无法掌握神髓,
威力连十之一二都难以发挥。而东方火舞这种火系修炼者,修炼诸如绵掌,柳叶
身法等这类木属性玄真技也难堪大用。
而抛开一些属性玄真技而言,还有很多无属性通用玄真技,葵花拳便是其中
一种。
如此,东方火舞就不用修炼柳叶身法了。
而此刻东方不败虽然将青木真气,悉数转化为了青木神气。但依旧是葵花诀
的底子,从根本上来说,只是在青木真气之中,融合了一丝生生不息的青木之力
而已。
修炼,或使用木系玄真技,毫无障碍。
在晒谷场上,摆开了大小不一的数十块石头,就以如此简陋的环境修炼起了
柳叶身法。柳叶身法属于木系玄真技,讲究的是提气纵身时,翩然如絮,凭借风
力顺势而行。
因风无常态,忽快忽慢,忽卷忽舒,因此柳叶身法也无常形,飘飘荡荡,往
往借着风力而行。自然给人予一种飘来荡去,难以捉摸的感觉。
虽然此玄真技契合东方不败属性,然而毕竟是中阶玄真技,普通资质者修炼
此玄真技半年,也未必能入门。
东方不败悟性本就不错,再有丝丝绿意能不住补充帮助修複自身消耗过度的
经脉,可以几乎日夜苦修。
但即便如此,足足五天之后,也只是掌握了形似,难以体悟到柳叶身法的真
正神髓所在。
而葵花拳,却在他努力修炼之下,更为精纯娴熟了一筹。但想突破层次,达
到葵花拳小成境界的话,还有待继续努力。
不同于初窥门径,任何一门玄真技想要修炼到小成境界都绝非易事。所熟知
的同龄人中,能有一门玄真技修炼到小成境界者,寥寥无几,而且多半修为层次
已经到了后天高阶,甚至是巅峰。
唯有东方火舞,以稚子之身,后天中阶层次的修为,将火焰掌修炼到了小成
境界。
修炼一途,本就讲究个循序渐进,稳打稳扎。如今卵蛋中那嫩株能不主动偷
窃自己的修为,加上大青木神诀能大幅度帮助自己修炼玄真技,已经让他极为满
足了。
中断修炼,那是因为灵谷已经彻底熟透了。期间到也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或
是妖兽想来分一杯羹。可在严密防守下,都被驱逐走了。
知悉内情的三人上阵,半天功夫就收割脱谷完了。
看到收获的喜悦,东方不败和东方火舞也是觉得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因为此番灵田有了变故,东方不败将佃户们排除在外,仅自家三人收割。一
场欢乐的收割,清理后,统计出来了。这一次足足收获了一百二十斤的灵米,比
往年产量还高出了两成。但重点是,此番收获之中,有足足五十斤是中品灵米,
还有四斤多是上品灵米……
这惊呆了包括东方不败在内的所有人,东方不败自己也料想不到,绿液的效
果竟然会如此之强。
所有收获,如果都换成下品灵米的话,总数额都超过一千斤。以下品灵米每
斤值三两黄金算,哪怕去掉交给家族的公粮,也能有近三千两黄金的收获。
这是往年收入的十几倍。
「少,少爷……」李叔被吓到了,紧张的说:「这些灵米我们一定得小心处
置,若是让外人知晓了,麻烦就大了。」
「嗯,下品灵米部分交公粮,剩余的再加三斤中品灵米,光明正大拿去卖,
这样能得到两百余黄金。」东方不败也知道这些灵米拿出去卖,就会引发轩然大
波了,便仔细规划着说:「麻烦您私下带十斤中品灵米,跑远些。到玄陵城去卖,
多换些黄金回来。至于剩下的灵米,咱们家自己吃。」
「自,自己吃?」李叔被震惊到了:「那,那都是中品灵米啊?」对他来说,
能吃到下品灵米饭已经非常奢侈了。至于中品灵米,那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什么中品灵米?」东方不败笑着说:「就算是上品灵米还不是给人吃的?
李叔,这其中有你半斤上品灵米,五斤中品灵米。」
「这,这怎么可以?」李叔激动的脸都发红了,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但坚定
的摇头说:「大少爷你和小姐都是在长身体,打基础的关键时候,灵米对你们比
我重要的多。这次托少爷的福,收成极好,我老李就厚颜要一斤中品灵米尝尝鲜。」
「这些年来,家里经济全靠李叔在帮忙维持,多有辛苦,这点点灵米算什么?」
东方不败正色地说:「何况我想凭着我和舞儿的能力,还缺这几口灵米吗?」
「就是就是,李叔你就放心享用吧。」东方火舞帮腔着说:「以大哥种田的
本事,说不定过几年后我们顿顿都是吃上品灵米了。」
李叔推脱了半天,最后感激的收下。东方不败再拿出十两金票,作为佃农们
的奖励。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