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灵武改编版】(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4章
就在众人前往路上同时,身旁开始有人议论纷纷。
「喂,你刚刚看到那穿短旗袍的骚货没有,竟然没穿内裤」
「嘿!看到了看到了,听说这样的女人性欲都挺强。」
「我看她不只是强而已喔!」
「你想不想上?」
「怎么上?我能感觉得到他们都是强者,你难道不怕死吗!」
「那也是,我刚刚看到他们往那最近新开发的世界铁轨往那里走去了,据说
这是飞灵门好多大能联手研究的,而且花费了好多天材地宝,搭乘一次就能把我
一生积储用光,但我要去拼了一搏能不能入那些美人眼了,要是勾搭上随便一个,
这辈子我就值了,你一起来不来。」
「……………………」
「老婆,你看!都没穿啊!」「唉唷!真敢!」
「……………………」
这时摊位四周热闹起来,站着旁观的人甚至比购物历练的人多。
有的人用眼睛余光瞅白灵的旗袍裙摆,希望那古灵精怪的少女再把这裙摆翻
开,有的人小声议论着,有两个人笑眯眯将手插在胸前气定神闲的欣赏这幕外泄
的春光,甚至有一位母亲急忙拉着玩得正高兴的两个儿子匆忙离开。
众女也注意到周边的异常,但毫不介意自己淫秽的打扮,因为她们可是代表
着这溷沌所有世界的女主人,代表着这世上至高无上陆少游妻子的身份,虽然现
在她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小世界,旁人可能不认识她们,但也在外人面前也是表现
的落落大方,穿着异常的淫荡,但是神情却是清冷而又高傲,风采令所有人倾倒。
吕小玲、云红菱、蓝灵、还不时的和她们的儿子勾肩搭背的,有时候甚至会
把胸前那两个大乳房夹着自己儿子的手。
独孤璟雯这次和众女外出,是北宫无双让她来跟着,此时独孤璟雯在和白灵
聊天,「没注意」
他们,他们的胆子就更加大了起来,这一切尽被独孤璟雯眼底,但独孤璟雯
还是假装不知情,毕竟来之前北宫无双已经和她说了,「只要她们不是偷外面的
男人外,就不用管了。」
虽然独孤璟雯对不是偷外面的男人就不用管,有点疑惑,难道是自家的男人
就可以了?要是以前独孤璟雯肯定会追问个不停,然后对一一对众女好好一番说
教,这次她却选择了沉默,有点抗拒但心里也是有一点接受这个想法。
「反正不是外面男人就可以了。」
几个人六弟陆方最是大胆,当母亲吕小玲和他说笑时甚至会吃母亲豆腐,而
吕小玲也只是笑骂着。
看到吕小玲和陆成也不生气后,八弟陆象胆子也大了起来,不时的摸蓝灵光
滑的背部,而对着蓝灵也只是对着陆象狐媚一笑,「哥哥好坏。」
一旁的陆象的亲生妹妹陆巧嘻嘻笑着,看到哥哥轻薄自己的母亲一点儿也不
生气。
而那边老四陆成自从心中放开一切后越来越大胆了,已经开始在嬉闹中把手
摸向母亲的胸和屁股,而陆成在一次「不小心」
碰触之后,云红菱没有生气,相反看着陆成的眼神很开心,并且充满了鼓励,
之后陆成的手放肆了起来,在云红菱的屁股和胸不断袭击。
几兄弟他们在和自己母亲的时候,不时用眼神挑衅老五陆直,因为陆直的母
亲是独孤璟雯,独孤璟雯乃是陆家的第二最有威望的人,虽然陆直也试过「不小
心」
的把手直接放在母亲的臀部,但被独孤璟雯一瞪眼之后吓了一跳,所以陆直
这一路上也不敢造次,只能顶着几个自己兄弟调戏的眼神,脸色阴晴不定的往前
走着,只是眼睛总是不时的瞟向白灵裸露的背,若隐若现的屁股和肉屄。
自天地发生几次变化后,北宫无双也发现众女和自己的变化,一时间慌张无
比,作为陆家大妇的她,甚至还想过把众女的修为禁锢住,免得她们做出什么不
耻的事情,但这时候大儿子陆惊云站了出来,「无双姨娘不必担心,此事怕是和
父亲有关,相信这些年天地变动,怕是和父亲修为又有进展有关,溷沌天世界本
就和父亲是一体的,父亲修为越高,这溷沌天世界就会跟着父亲同化,而且无论
这世上发生任何大小事,父亲定会马上知晓,此时父亲并没有打断修炼,必定是
认为这对我们并无害处,安心修炼目前的新属性就可,无双姨娘无须忧心。」
「对啊对啊,我最近感觉这样子修为可以大幅度增长喔,我们只是穿着暴露
一点,而且这些服装这么漂亮,走出去也就给别人一点眼福,听惊云说他能感觉
得到他父亲近日就快回来了,我们这次再不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困住少游的心,下
次这个没良心的又不知道又跑出去多少年了,又找多少女人了!而且我们又不是
去偷外面的男人,无双姐,别禁锢我们啦~~~~。」
此时小玲和红菱一左一右抱住北宫无双的手撒娇道。
听到陆惊云和众女的恳求和怨气,北宫无双半信半疑,她们穿着这么暴露出
去和讨少游欢心有关系吗?北宫无双还没在这个问题多想,就被众女围住叽叽喳
喳的讨论怎么着装性感漂亮,又讨论到她别浪费一幅好身材,应该展现出来才能
讨少游欢心,虽然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怪异和纠结,还是选择相信了她们,被打断
的问题也众女一嘴一言说这是对少游好,心中竟然莫名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后,顿
时感觉得到很久没突破的瓶颈有了一丝松动。
「这是为了少游好,而且她们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些年少游一直不在
家难道是自己缘故?」
北宫无双想到了这里,心里愧疚更大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受了众女
穿着几乎没几块布的服装到处逛的事情,而且每次回家都看见她们脸上的自信和
笑容越来越多,倒是让北宫无双心中也不禁有点羡慕,对于众女在她耳边一直说
着让她的改变也有点心动,北宫无双不能否定自己偶尔夜半的迷乱,但是北宫无
双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忠实于爱情。
女人,一生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纯洁,贞洁的身体,只能属于爱人。
当世界铁轨出现在她们视线中后,视野范围只有一个字「人」,无数的人,
以他们肉眼目测,随便一掌估计就能击杀千万人,击杀完后可能不一会这等人数
又会填上了,没人知道这溷沌三千世界到底有多少人,世界铁轨目前一趟只能乘
坐十万人,此时无数的人在排队想着铁轨,而且今天来的只是以前和飞灵门友好
的人。
铁轨的想法乃是取自于陆少游家乡地球的地铁,整个车厢都是透明的,所以
哪怕再挤再多人,也不怕欣赏不到溷沌三千世界所有最美的景色。
好在世界铁轨是飞灵门弟子研发出来,她们众人都拥有着特权,可以直接乘
坐首次的世界铁轨。
独孤璟雯此时皱了皱眉头,天生喜欢清冷的她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倒是其
他人早就习惯了,此时陆直看到母亲脸色不喜道「母亲,等下上去我护着你就行,
一切有好。」
「对对,母亲们有我们护着就可,大家不用担心。」
老五陆直说完后,几个兄弟马上出来表示诚意了。
独孤璟雯看到儿子竟然会关心她了,她感觉到这次出来的决定没错。
进站的车打断了独孤璟雯的思绪,儿子们都拥着母亲往人潮中挤向车门。人
多得上车都困难。背后人群涌动,一只手几乎环在独孤璟雯腰上,用力地将独孤
璟雯拥推向车内,看着儿子和丈夫的差不多容貌,独孤璟雯突然有点迷乱了,一
直没有丈夫相伴,独守空房的心有点骚动。
众人已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还好在车厢的拐
角处,人群的涌动终于逐渐停了下来,面前和左侧都是墙壁,人群一层层压过来,
背后的人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独孤璟雯曲线优美的背臀,独孤璟雯几秒钟的空
白后,终于反应过来。
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还好独孤璟雯知道这
是自己的儿子陆成,如果是别的男人的话早就大开杀戒了。
铁轨开始晃动地来,这是铁轨开始启动了,随着各方四处不同的景色,车厢
里的人也沉迷在里面。
一只手突然覆上了独孤璟雯圆润滑嫩的臀峰。
确实通常独孤璟雯会用严厉的目光和明确的身体抗拒,让自己身后儿子知道,
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
可是现在,在背后的陆直巧妙地控制下,独孤璟雯即使想用力扭头,也无法
看到背后。
虽然独孤璟雯以前都是穿着非常保守的衣裳,但这次跟着众女出来,也免不
得会有攀比心理,而且在众女的教唆下,为了避免连身窄裙上现出内裤的线条,
并没有穿着内裤,粉腿上穿着黑色带有斜条纹的薄丝袜,脚上穿着黑色瘦腿鹿皮
高跟靴,长度刚好在膝盖以下。对自己信心十足的独孤璟雯,也认为这样才能充
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
因此而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慢慢占领着它的入侵的怪手显示着
丰盈和弹力,从裙外早就伸到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独孤璟雯圆润滑嫩的臀峰。
今天儿子如此大胆的直接袭击,也是独孤璟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一时间,头脑好象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
只是异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象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
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象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
弹性。
独孤璟雯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有过如此的肌肤之亲,此
刻竟被自己儿子陆成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想到这独孤璟雯白嫩的脸上,不由地
泛起一片绯红,连身窄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
亵。
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
下来回揉搓,独孤璟雯竟然生不出有嫌恶的感觉。可是想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
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窄裙……独孤璟雯无比羞愤,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干出此
事可算是母子乱伦,要是陆家二夫人独孤璟雯和自己儿子当众母子乱伦,被别人
传出,陆家脸面可会丢得一干二净的,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
那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此事更似要贪婪探求独孤璟雯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直儿快停手……停手啊……」
独孤璟雯想到事发后的情景全身僵直,只能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就在这时,背后的儿子陆直突然稍微离开了独孤璟雯的身体,紧扣在独孤璟
雯腰部的左手也放开了她。
「莫非……」
独孤璟雯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儿子突然想明白了?随着铁轨的
突然一晃,车厢内光线稍微黑了数秒,这是要马上进入下一个世界情况。
独孤璟雯马上明白自己想错了,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那只左手又紧扣住了
独孤璟雯,儿子陆直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后贴压住诗晴的背臀,诗晴立刻感觉到
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
「这孩子,太过份了……」
独孤璟雯几乎要叫出来,可是独孤璟雯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初次遭遇如此勐烈的袭击,纯洁的独孤璟雯全身的机能好象都停滞了。
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独孤璟雯的臀沟,儿子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
面压在独孤璟雯丰盈肉感的双臀上,从过去的经验,独孤璟雯立刻知道,背后的
儿子,正开始用他的阴茎淫亵地品尝她自己的母亲。
「呸!真下流……」
独孤璟雯暗暗下着决心,决不能再任由儿子陆直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肉体,
必须让他马上停止!可是,和过去几次被骚扰时的感觉有点不一样,透过薄薄的
窄裙,竟会如此的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
着陌生的阳具的进犯。
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尖头的形状。
陌生的,却感觉得出的龟头的形状!已经冲到口边的呐喊,僵在独孤璟雯的
喉咙深处。
刚才放开她,原来,是去打开裤链,掏出了阴茎!现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陆
直是用他赤裸裸的阴茎,从背后顶住了她。
如果叫起来,被众人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独孤璟雯的脸
就变得火一样烫。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这肆无忌惮的淫行击碎了。
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儿子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独孤璟雯想不出抗拒
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
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
可是儿子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在赤裸的臀峰在揉搓
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这是在
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阴茎的快感。
独孤璟雯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亲生儿子的淫邪进犯。
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阴茎无耻地一寸寸挤入独孤璟雯
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象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儿子的阳具向上翘起成令独
孤璟雯吃惊的角度同时,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独孤璟雯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独孤璟雯不像其他几女有着傲人的胸部,可是修长的双腿和纤
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又高又挺,这是其他几女都没有的,过去诗晴一直以此为
傲,可是现在,诗晴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
由于高臀和高跟鞋配合下的独孤璟雯,儿子的阴茎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
隐秘的趾骨狭间。隔着薄薄的宅裙,火热坚硬的阴茎在独孤璟雯的修长双腿的根
部顶挤着。
独孤璟雯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作用,独孤璟雯感觉着自己的儿子那粗大的龟头
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
从未在这种情况经历的火辣挑逗,独孤璟雯的心砰砰乱跳,粗大的龟头来回
左右顶挤摩擦嫩肉,背后的男人像是也在犹豫不定,独孤璟雯努力着把腰部向前,
试图把蜜唇从儿子的硬挺烫热的龟头上逃开,儿子陆直没有立刻追上来,也想要
看眼前母亲到现在究竟什么想法。
「儿子好象比老公的龟头还要粗大」
突然想到这个念头,独孤璟雯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自己亲生儿子玩弄,
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独孤璟雯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
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
独孤璟雯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不经意想起北宫无双出门对她的吩咐,「只
要她们不是偷外面的男人外,就不用管了。」
「只要不是外面的人?外面男人?那儿子呢?」
又想起了陆少游近几亿年为了修炼也没好好单独陪过她了,她虽然一直清冷,
但也是个女人,身边总需要有个男人陪着。
而且这些年一直在她身边只有自己儿子,儿子为了不让自己孤单,也从来没
有好过女色,给自己找媳妇,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估计还是一个处男,为了她,
这也是难为了自己,那作为母亲难道不能做点什么?「,独孤璟雯此时内心思考
极为复杂和幽怨,一股莫名力量似乎要主导她的思想。
北宫无双变得扭曲的吩咐,不想背叛自己的丈夫陆少游,又想起了无刻不在
都陪伴自己的儿子,这几种想法不停在脑海回荡和自己本来性格做着争斗。
「既不能在外面偷男人,又不能背叛自己的丈夫,可是儿子是自己生出来了,
只是身上一块肉,又不是外面的男人,那岂不是!」
此时独孤璟雯双眼一亮,眼里闪过一丝暗黑色的影子,那莫名力量还有对丈
夫的埋怨中,那力量终于占据了上风,从此完全改变了独孤璟雯性格。
陆直此时还在细细思考,可是双腿间一凉,竟然是母亲独孤璟雯自己压回了
后面,而且那窄裙已被母亲撩到了腰上,这回,陆直的粗大阴茎,和母亲独孤璟
雯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陆直简直不敢相信,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
阴茎被独孤璟雯用小手调整到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
皮肤、肌肉与肌肉,母亲独孤璟雯鲜明地感受到儿子陆直的坚挺和粗大,自己的
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
陆直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轻轻的挤进诗晴的双腿间,还没用力,独
孤璟雯自己就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使得陆直用阴茎直接挑逗独孤璟雯母亲的蜜
唇。
独孤璟雯突然用尽力夹紧修长的双腿,让儿子陆直一边用身体摩擦着自己饱
满肉感的背后曲线,儿子陆直微微前后扭腰,在独孤璟雯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
慢地抽送着阴茎,品味着独孤璟雯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阴茎的快感。
「啊……」
此时独孤璟雯夹紧的双腿在为陆直儿子提供臀交,大臀部可是独孤璟雯的特
点,陆直的阴茎直接顶压在独孤璟雯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粗大灼热的龟头无
耻地撩拨着独孤璟雯纯洁的蜜唇。
独孤璟雯紧窄的幽谷中已淫水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独孤璟雯的肉缝因
为没有陆少游的开荒早被儿子陆直挑逗的不堪,可是陆直阴茎还在独孤璟雯蜜唇
间抽插,这使得独孤璟雯不由大急,可是身为自己母亲的角色,就算这次给了儿
子,她也不想太过急色,给儿子留下不好影响。
过了小半会,独孤璟雯越发忍受不住,「直……直儿,快…………快来啊。」
「娘……娘亲,我不会。」
独孤璟雯想起了儿子陆直为了陪着自己,一直没找过女人,还是一个处男,
此时母爱大发,也顾不得母亲的身份了,贴着前面墙壁,把腰弯了弯,让屁股更
加贴近陆直的阴茎,那小蜜唇更是又洒下一堆蜜水在陆直的龟头上面,用一只手
将自己娇嫩的两片蜜唇挤开分向两边,另一只手拿着自己儿子粗大火烫的龟头紧
密地顶压进自己贞洁的肉洞口,刚刚进入,独孤璟雯就发出一声娇呼,紧窄的阴
道在抗拒异物的侵入,而层层媚肉却在拼命往里吸,顺着淫水直接就顺滑插入一
半,独孤璟雯秀眉紧蹙,浑身酥软无力,小穴里更是涌出潺潺淫水,此时陆直无
师自通腰部一挺,整根肉棒没入母亲独孤璟雯的小穴,立刻换来她一阵轻微的颤
抖,空虚的子宫被顶的感觉令独孤璟雯身体本能地向上一缩,没几下就干得独孤
璟雯花枝乱颤,几乎失去意识,因为独孤璟雯上一次和丈夫陆少游欢爱都不知道
多少年了。
回过神来的独孤璟雯,配合着那动作,腰不自主地轻微扭动。
「喔……儿子在操我……啊……干我……整我……喔……奸……奸我……」
「啊……大鸡巴……啊……操我……操死我吧……」
独孤璟雯此时只能心里呼喊,在车厢上和自己的儿子陆成正在进行人伦大事。
此时陆直双手伸到独孤璟雯身前的奶子,被捏挤时,那已经翘起的乳尖,大
概有两、三公分,在陆成生疏的挑逗玩弄下,独孤璟雯乳头的前端,酥酥痒痒又
像充血过份似地隐隐涨痛。
溷杂在疼痛中的快感,也由娇嫩的乳尖一点而传遍全身。
左手摸完又轮到右手攻击向乳峰,陆直感觉到母亲胸部这么饱满还是第一次,
独孤璟雯看到儿子那种昂奋的样子,真是羞死了。
肉棒接着一直没听过抽插,但这次并非渐进式,而完全是采用快速度方式,
这个角度的操干每一下都势大力沉,每一下都直抵花心,独孤璟雯简直不敢相信,
比他父亲还长还粗大的肉棒,居然能够进出自己少女般的苗条身体,从开始到现
在,还是处男的儿子,居然已经能持续了近二十分钟,儿子肉棒的大小、以及插
进拉出时间的长短,对独孤璟雯来说这是儿子第一次。
但是经过了二十分钟后,由着插入的力量加大了,肉棒顶到子宫时,儿子的
下腹实实顶住自己的屁股,两手紧捏自己丰盈弹性的乳峰,死死压挤独孤璟雯苗
条肉感的背臀,粗大的龟头深深插入独孤璟雯的子宫,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
独孤璟雯宛如处女的贞洁圣地。
那时两人身体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但是立刻完全淹没在车内嘈杂的声浪中,
两人一起达到高潮。
独孤璟雯高潮过后,反转过来,把裙子往下拉了拉,还好自己是一个修炼之
人,能把儿子的精液锁在自己的子宫,自己的子宫现在热辣辣,使得独孤璟雯整
个人只能八爪鱼似的软瘫攀附在儿子陆直的身上一边享受的小高潮,但偶尔眼角
扫过云红菱和吕小玲和蓝灵几处时带着笑意,嘴角微微一笑,趴在自己儿子的身
上欣赏着自家小姐妹的春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