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上)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上篇
简介:何浩在因被诬告强奸而在被警察抓之前跳楼自杀,在和地面进行亲密
接触之后,他的灵魂被淫神带到了宇宙中,淫神告诉他,他的生命要到尽头了,
他要一个继承者,他找了数百个位面,终于在地球再到了他,淫神将他的力量给
何浩,他便消失了,何浩本来想回地球的,可是一想地球上哪来那么多美女,于
是新一任的淫神开始了他的宇宙『冒险』。
北京威武伯府
「不知道夫君他在江南过的怎么样。」在后花园穿着一身华丽裙子的韩幼娘
边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满面甜蜜的说道。
「夫人,你放心吧,老爷他可是文曲星下凡。」站在一旁的小云安慰道。
「唉,我想也是夫君他那么用本事,怎么会有事难倒他呢。」
这时一名仆人走到韩幼娘跟前,「夫人,宫里来了位大人,说是来宣读圣旨
的。」
「圣旨?夫君他都不在府内,为什么圣上他会有圣旨来啊。」韩幼娘虽然十
分的不解,但是还是起身去迎接圣旨。
在大厅中玉堂春和雪里梅两女已经到了,两女坐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
在两女讨论正欢是,韩幼娘走了进来。
「两位姐姐在讨论什么啊。」韩幼娘走近两女问道。
「幼娘啊,我们在讨论老爷他是不是在江南立了什么功,使得圣上还没有等
老爷回府就颁下圣旨。」玉堂春笑道。
「是啊,一定是老爷立了什么大功。」雪里梅在一旁帮腔道。
「我不渴望夫君他立了什么大功,我只是期望夫君他能在孩儿出生时陪在我
身边。」韩幼娘摸着小腹情绪有一点低落的说道。
「幼娘,你不要太担心,老爷他啊,一定会在你孩儿出生前回府的。」见韩
幼娘情绪低落玉堂春赶紧安慰道。
「是啊幼娘,你不要太担心了,你现在啊最重要的是安心的养好胎,将来给
老爷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雪里梅拉起韩幼娘的一只小手柔声道。
本来韩幼娘还想说点什么,可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
「大明调教司司长何浩大人到。」
三女一听宣旨的大人到了,急忙的跑到门口跪下等候圣旨。
只见门外一名有一点微胖的男子骑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缓缓的走了进门。
何浩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中间绣着一只仙鹤的一品官服,左手里拿着一条缰
绳,缰绳的另一头是一块狗咬胶,而狗咬胶被女子咬在嘴里,右手里则是拿着一
条马鞭,不时的往女子的翘臀抽上一鞭。
承担何浩坐骑的女子一丝不挂的酮体上布满了红红的鞭痕,白皙的肌肤和鲜
红的形成了一道十分诱人的风景,虽然身上布满了鞭痕,但是女子精致的瓜子脸
上且是满满的幸福,她的眼睛里充满了臣服和依赖。
女子平坦的小腹上用毛笔写着大明皇后夏思雨(原文里没有交待她叫什么,
只能自己想一个名字了,以后就写成夏皇后,)调教司司长专用坐骑。
夏皇后的菊穴被塞入一个带马尾巴的肛塞,而夏皇后的小穴则被圣旨填满了,
长长的圣旨只被塞入了一半,而另一半圣旨则留在了外面,夏皇后每爬一步都要
控制小穴里的嫩肉用力的夹住它,以防它滑落。
在夏皇后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镂空的项圈,显得十分精致,在项圈上还
有一个纯金的铃铛,夏皇后每爬一步铃铛都会发出一声清脆而悦耳的声音。
「民女恭迎圣旨。」何浩刚刚骑着夏皇后到门口韩幼娘三女便喊道。
何浩跳下坐骑,从夏皇后的小穴里抽出了湿淋淋的圣旨,再将马鞭插进夏皇
后的小穴里,感到本来被塞的满满的小穴突然空虚了下来,夏皇后小穴来的嫩肉
不停的在蠕动像是在寻找着那能填满她那空虚的小穴的东西,何浩将马鞭插进夏
皇后的小穴后,夏皇后那从皇宫憋到侯府欲望瞬间得到了释放,夏皇后小穴里的
淫水像是喷泉一样的喷涌而出,直接将插在夏皇后的小穴里不久的马鞭给冲到了
两米外。
见此何浩摆了摆手,大门外马上走进来两个侍女,一人拿起掉在地上的马鞭
重新的插回夏皇后的小穴里,另一人则拿出一条铁链扣在夏皇后的项圈上,然后
两人便将夏皇后熟练的牵了出去。
解决了夏皇后的事情之后,何浩走到了三女面前打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观今之天下,但凡姿色越九十分之女,多忘为妇
之道,今设立调教司教导天下越九十分之女为妇之道,为表于天下,京城之公主,
皇妃,诰命一并入调教司,凡入调教司职女子,需称司长为主人,自称性奴或母
狗,凡主人要求之事需一例照办不得违背,违背者当以欺君之罪论之。钦此。」
「不知夫人听懂了否。」何浩『体贴』的问道,何浩的一只手解开了韩幼娘
胸前的衣服,将手伸进了韩幼娘衣服里隔着肚兜把玩着韩幼娘那娇小的椒乳。
「回大人,民女明……啊。」何浩把玩着韩幼娘椒乳的手猛地用力一捏,韩
幼娘刚说到一半的话立刻变成了尖叫。
「夫人,你要称我为主人,自称性奴或母狗。」何浩提醒道。
「是……回主人……性奴明白……呜呜……」
何浩松开了握住韩幼娘椒乳的手,不过没有抽出来而是深入到韩幼娘的小穴
前,狠狠的一扣。
何浩从韩幼娘的衣服里抽出手来,捏了捏韩幼娘那嫩嫩的小脸。
「不知两位夫人明白了吗?」何浩双手各握在玉堂春和雪里梅的雪峰。
「回主人,奴奴明白。」玉堂春和雪里梅温顺的说道。
是夜,威武伯府主卧室。
韩幼娘被全身赤裸的反绑在椅子上,两只雪白挺拔的乳房被迫向前挺起,使
得本来就挺拔的乳房显得更加的挺拔,两条笔挺的玉腿不停的在摩擦,两腿间隐
隐可以看到一丝湿润,小嘴里还被塞入一颗用木头做成的口塞。
「主人好棒……肏死玉奴了……主人好棒……插的好深……要到子宫了……」
玉堂春趴在床上高高的翘起丰臀,嘴里发出一声一声引人入胜的娇喘。
雪白的丰臀被何浩抓在手里如同是两团高级的面粉,不停的拍打着,直至这
丰臀布满了红红的掌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红红的馒头,让人不禁的想要咬上一
口。
「玉奴,是我的肉棒厉害,还是你老爷的肉棒厉害。」
「当然是主人的……肉棒厉害……老爷他的肉棒又小又射……的快……肏的
玉奴不上不下……难受死了……哪像主人肏的……玉奴都快要……升天了……」
一说到杨凌玉堂春的凤目之中立即出现了浓浓的厌恶和不肖,仿佛说的不是
她的丈夫而是一个十分讨厌的人。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你的主人是谁。」何浩得意的拍了拍玉堂春的丰臀说
道。
这时雪里梅走了进来,雪里梅身上穿着一件极其性感的黑色皮衣,这件皮衣
的背后是镂空的,将雪里梅细腻犹如丝绸一般的后背露了出来。
在胸口的位置被开了一道心形的口子,将半个雪白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而裤子只到了离大腿根部只有半厘米的地方,雪里梅一双修长浑圆的美腿穿着一
双高跟靴。
如果雪里梅的手里再拿着一条皮鞭的话,那么就是一位让人心跳加速的艳丽
女王。
但是呢,雪里梅手里拿着的是一个木桶,木桶里装满了清水。
雪里梅将装满了清水的木桶放在了绑着韩幼娘的椅子旁边,韩幼娘一看到那
个装满了清水的木桶,眼睛里立刻出现了深深的恐惧,娇小的酮体开始不停的挣
扎起来,不过韩幼娘的挣扎显然是徒劳无功的,任凭韩幼娘怎么挣扎绑在韩幼娘
身上的绳子也没有丝毫的松动。
「幼娘,小心你的腹中胎儿哦。」雪里梅伸出一只纤手在韩幼娘的小腹上轻
轻的抚摸着,『善意』的提醒着韩幼娘。
原本还在挣扎的韩幼娘一听到这句话,立马便安静了下来,但是酮体还在微
微的颤抖,不知道是怕雪里梅让她失去她的孩子,还是怕那一桶清水注入她的体
内。
见韩幼娘安静了下来雪里梅满意的轻拍了一下韩幼娘的小腹,然后走到床前
盈盈跪下,「雪奴给主人请安。」说完雪里梅便将头轻轻的磕在地上。
「雪奴,我交代的事情办的怎么样啊。」何浩回头对跪在床前的雪里梅说道。
「回禀主人,事情已经办妥了,我想她已经在路上了。」雪里梅恭敬的回答。
「唔,不错,哦……玉奴接好主人的恩赐吧。」何浩抓着玉堂春丰臀的双手
转而抓住了玉堂春那不堪一握的纤腰,突然腰间一麻,顿时精关失守,大股大股
的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
「啊……主人……的……精液……射进来……了……玉奴……好美……玉奴
……要……升天了……」感到一大股浓稠而炽热的精液被射进了自己的阴道的玉
堂春本来顿时便达到了高潮。
 何浩从玉堂春那不断有精液流出来的小穴里抽出了他那虽然爆发了一次但是
依然坚挺的肉棒,那犹如婴儿手臂一般粗的肉棒上沾满的玉堂春淫液和何浩
自己的精液的混合液,在这混合液中还有一丝鲜红的处女落红。
看着何浩那沾满了淫液和精液的肉棒,雪里梅的小嘴里立刻产生了大量的香
涎,大眼睛里也充满了渴望,仿佛何浩的肉棒是什么极品的美食。
「主人,你看你尊贵的大肉棒都这么脏了,要不雪奴帮你清理一下。」雪里
梅咽下了一口口水,一脸讨好的对何浩说道。
何浩点了一点头,一见何浩点头雪里梅立马快步爬到何浩的面前。
雪里梅伸出两只白嫩修长的纤手轻轻的握住何浩粗大的肉棒,小粉舌在马眼
上轻轻的划了下,然后小嘴一张将何浩那粗大如婴儿手臂的肉棒猛地吞入三分之
一,微微的感受一下何浩肉棒那不可言喻的美味,雪里梅的小脑袋开始了前后不
停的摆动,吞吐起了何浩的肉棒。
「主人……的肉般……好好词啊……雪奴……换药次……跟多……主人……
的肉般……套美……味了……「雪里梅一边吞吐着何浩的肉棒一边含糊的说
道。
「喜欢吃,那就多吃一下。」不得不说作为莳花馆的头牌雪里梅的口交技术
可谓是顶级的啊。
「谢主人……恩赐……唔唔……根本停……不下来啊……」听到了何浩的话
后雪里梅更加卖力的吞吐何浩的肉棒。
何浩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雪里梅跟好的服侍她的肉棒,然后何浩从自己的私
人空间(神的私人物品储藏室)里取出一本书,这本书的封面上画着一只十分难
看的章鱼,它的画风可以说是毕加索复活也看不懂,在封面的右侧写着淫神初级
法术。
「这个死老头,明明可以直接将法术复制到我的脑子里的啊,可那个死老头
偏偏给我个U盘(那本书)让我自己动手,更可恨的是这死老头还TMD设定了
时间锁,不到时间不让看,更不用说复制了。他就不怕我不会法术被人弄死吗?」
何浩满腹不满的碎碎念的抱怨了一圈后认命似的打开了书。
第一页上用金色的字体写着:催眠术,神级,可传授而他人。介绍:你懂的。
何浩无语的看着这页,死老头你写多两个字会死啊,无语过后何浩翻到了第
二页,今天可是第二页的解锁日啊,死老头你这时间锁就不能到分吗?只有天,
鬼知道是几点解锁啊。
第二页上记录的法术比第一页上的多了三个,这四个法术分别是:记忆修改
术,身体改造术,一级机器制造术,清洗术。
记忆修改术,神级,可传授而他人。介绍:自己领会。
身体改造术,神级,可传授而他人。介绍:自己想。
一级机器制造术,神级,不可传授而他人。介绍:可以制造一些简单的机器
(对神而言)。
清洗术,神级,可传授而他人。介绍:字面意思。
还好我不是要学习这些法术而是直接复制到大脑里,不然我一定会打死这死
老头,你的介绍就不能写的详细一点吗?这TMD的是什么鬼。
何浩整理了一下刚刚学到的几个法术,然后双手抓住雪里梅的小脑袋,肉棒
狠狠的挺进雪里梅的小嘴,不过何浩显然不满足于此,在占满雪里梅的整个小嘴
后,何浩的肉棒开始缓慢而又势不可挡的向雪里梅的喉咙进军,「哦,好爽啊。」
感受着雪里梅喉咙不断蠕动带来的快感何浩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而被深喉的雪里梅就没有感到多少舒服了,如果不是何浩对她用了一个身体
改造术的话,恐怕雪里梅早晕了过去了。
雪里梅双手抓住何浩的右腿,眼睛充满了雾气仿佛随时会落下眼泪,可怜巴
巴的看着自己的主人,就像是一只被欺负的小猫一样。
看着雪里梅那可怜巴巴的样子,何浩本来想要硬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去,毕
竟是自己的专属品啊。
然后何浩打开精门将犹如洪水一般的精液射到了雪里梅的胃里。
何浩抽出肉棒后雪里梅便随之软在这地上,雪里梅双手按在那犹如怀胎三月
的肚子上,脸上露出了一副十分幸福的表情,喃喃道「雪奴吃饱了,雪奴好幸福
啊。」
何浩下了床,没有理会软在地上的雪里梅而是直接走到了韩幼娘的面前。
韩幼娘抬起俏脸一脸春意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何浩,「主人,快来宠幸幼娘
啊。」
「别焦急啊,小幼娘,先试试主人我的新法术吧。」说完,何浩将一只手放
在韩幼娘的头上。
韩幼娘先是感到一阵的眩晕,然后一阵放松和舒服,舒服到仿佛要忘记了一
切。
然后韩幼娘的记忆像是录像带回带一样的在韩幼娘的脑海里回放,习武时的
辛苦,得知自己要嫁给杨凌时的忐忑不安,新婚之夜夫君突然病发时的害怕,夫
君族人的迫害,夫君返生的喜悦等等。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就在韩幼娘甜蜜的回忆着时,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仿佛是不容置疑的天神一般,让韩幼娘的心中无
法升起一丝的怀疑。
[想起来,想起来,想起来。](以下是韩幼娘的视角)我想起来了,在成
亲那天晚上杨凌是因为发现了我和杨泉偷情才会导致病情发作的,可是这事不能
怪我啊,谁让你们杨家拍杨泉来我家提亲啊,我阿爹好心留他下来吃晚饭,没想
到他居然在饭菜里下蒙汗药,迷倒了阿爹和弟弟们,将我按倒在桌子上,拿剪子
剪烂了我的裤子,直接捅了进来,那时我的小穴还没有被人用过,它是那么的紧,
而且又短又热,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肏我这小穴呢,在杨凌病倒了以后,家里就
没有了收入了,为了我们两人的生计我就只好去当我们村的村妓了,操一次我的
小穴只要十文钱,每天可以接到十来个客人,整杨家坪的男人都差不多都照顾过
我的生意,本来村里决定在杨凌死了以后就将我当作杨家坪的公共便器,被村里
的男人免费的肏,然后再让我怀孕,男的卖掉,女的就当作小肉便器来培养,本
来大家是要等杨凌下葬以后,就让我在杨家祠堂发誓成为杨家坪的公共肉便器。
可是没有想到杨凌在就要下葬的时候他居然又活了,本来常常来肏我的人也
不敢来了,使得我欲火焚身啊,本来以为杨凌会肏我的,没想到他居然碰都没碰
我一下,后来在鸡鸣驿的时候碰到了鞑靼攻城了,我听说鞑靼人在攻破城后会大
肆的强奸女子,我本来已经作好准备了,没想到那些鞑靼人这么的没用,居然被
打退了。
后来杨凌升了官,调到了京城。
皇上大婚那天整个京城的显贵们都去了,按照大明祖训所有的男子和姿色不
足的女子都要留在前宫,而貌美的女子则要进入到后宫去服侍新任的皇后和礼部
尚书。
在进入后宫前每一个人都要换上后宫的制服,一件苏州产的轻纱裙子。
后宫里其实只有一座宫殿(现实中可不是啊。),就叫作后宫,后宫的面积
大概有两千平方米,它的屋顶使用来自佛兰机的大理石做成的瓦片,大门则是用
红珊瑚打造而成,砌起四面墙的是进行了表面金层覆盖处理的砖头,窗户在离地
五米高的地方,窗户用的是稀有的琉璃,每一个窗户都有两米宽两米高。
墙面上画满了各色的美女,或可爱动人,或英姿飒爽,或冷艳,或妩媚,或
优雅,或清纯,尽管气质各不相同,但是这每一位走出来都是有着百分百回头率
的绝世佳人,不过好象是画师偷懒了,每一位佳人都没有画衣服,将她们那犹然
瓷器一般的酮体展现了出来。
在宫殿的中央有一个高一米宽有二十米的圆台,在圆台上一名成熟美妇趴在
地上向后高高翘起肥臀,犹如一条求欢的母狗一样,在美妇的背后一个微胖的男
子双手拉住美妇的一双莲臂,像是在骑马的时候抓住缰绳一样,男子胯下的肉棒
犹如蛟龙一般的在美妇那肥美的丰臀中七进七出,每一次的插入都会使美妇发出
一声如泣如诉的呻吟,美妇的每一声呻吟都刺激着男子更加用力的肏弄美妇,大
概过了一刻钟后,美妇突然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男子也顺势的伏在美妇的背上,
下身的肉棒紧紧的贴着美妇的肥臀。
男子不知伏身在美妇的耳边说了什么,使得美妇激动的强吻了男子,直到男
子快要晕了过去时,男子才推开了美妇的头,然后双手握住美妇的纤腰慢慢的将
肉棒抽出,美妇的小穴变成了一个圆形的肉洞,小穴里的嫩肉还在不时的蠕动,
像是在寻找那根给她带来了无限美好的肉棒。
男子挺着他那在爆发后依然坚挺的肉棒向后招了招手,在圆台下方的几名宫
女如奉圣旨一样的将一个特制的推车推上了圆台,这个特制的推车就像是在一辆
平板车上装了一张欢乐椅,椅子上坐着一名穿着一件明黄色轻纱的少女,精致的
瓜子脸上满是红晕,一双不大的椒乳上的小葡萄硬的像是一颗小石头,一双温软
修长的玉腿大大的分开,将她那可爱的白虎小穴露出来。
男子走到少女的面前,伸出手在少女的耻部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少女便如雷
击,大量的淫液从少女的耻部喷涌而出,大量的淫液不仅打湿了男子的手还在地
上留下了一大滩水,看到这个场景少女的脸更红了。
不过男子没有理会湿淋淋的手,轻轻的俯下身子,肉棒对准了那白虎小穴,
少女眼神迷离的看了这个即将夺走她宝贵处女的男人,男子轻轻的吻上了少女散
发着清香的小嘴,粉嫩的小舌头顿时成了俘虏,被男子的舌头不停的追赶,或被
男子的舌头抓到他的嘴了品尝,少女的双手不自觉的缠在男子的脖子上。
男子腰身一挺,粗大的肉棒顿时顶开了两瓣花瓣,突破那道薄薄的阻碍,享
受着少女小穴里嫩肉的按摩。
少女的惨叫被男子堵在了小嘴里,少女的双手也因为疼痛更加用力的抱住男
子的脖子。
男子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开始做活塞运动,刚开始男子的动作还很温柔,在少
女适应了男子的抽插以后男子的动作开始变得大开大合起来,男子将肉棒整根抽
出再整根插入,男子每插一下少女便会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
慢慢的男子开始不满男上女下姿势带来的快感,男子将少女抱起,双手托住
少女的翘臀不停的上下活动,粗大的肉棒的每一次抽出都会将少女的花瓣打开,
原来尚未开花的花苞绽放成了一朵鲜艳的粉红玫瑰,而且肉棒每一次的抽出都带
出来大量的淫液,在淫液灌浇下的玫瑰显得十分的鲜艳动人。
为了防止滑落少女将修长的双腿盘在了男子的腰上,两只白嫩可爱的玉足则
结了一个美丽的蝴蝶结,少女的两只玉足随着男子的抽插也在不停的上下摆动,
仿佛两只真正的蝴蝶。
在男子快要射精时,本来是托住少女的双手变成了将少女的翘臀往下压,最
后在少女如泣如诉的呻吟中,男子顶开了少女身上的最后的处女地,在少女圣洁
的子宫里爆发了出来,大量浓稠的精液灌满了少女的子宫后男子才把肉棒从少女
那变成了粉红肉洞的小穴中抽出来,只有小量的精液流了出来,绝大部分的精液
都被锁在了少女的子宫里。
按照大明祖训在新皇后的开苞礼之后就是赐福礼了,赐福礼就是所有的女子
排成一列,扒在地上撅起屁股由礼部尚书进行赐福,但是每一个女子只能被赐福
一次,赐福开始时新皇后开始自慰,礼部尚书则走到每一名女子身后,用肉棒插
进被赐福女子的小穴,停三息后拔出,然后到下一名女子,插完了最后一位女子
后,新皇后立即停下自慰,礼毕后,全部女子向皇后和礼部尚书行三拜九叩之礼
后退出后宫。
男子走到了着壮观的雪臀队列的开头,一个有着硕大美乳的贵妇人,男子拍
了拍贵妇那肥美的雪臀后便直接挺枪入洞,男子的肉棒刚一插进贵妇的小穴她便
浑身一抖,高潮了。
第二个是一名少妇,也是一插进小穴就高潮了。
我排到了最后一个,一刻多钟后终于到我了,男子用力地拍打了一下我的屁
股,顿时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臀瓣传到全身,这感觉就像是忙碌了一天后回到
家里泡一个澡似的,还没等我从这感觉中出来一股更大的快感从小穴中传来了,
空虚已久的小穴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所填满,仅仅只是一下,便将我带到了以前从
来没有到达过的高潮,我这一艘小船被这一棒打翻,落入了那美好的高潮当中。
后来我也不清楚我是怎么样回家的,在赐福礼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时的
回忆起那一根将我带到天堂的肉棒,每天晚上总是一边回忆着那一次,虽然只被
插了一次,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后来我又见到他了,他来这里宣旨,我要喊他做主人了,我成为了他的性奴
了吗?好开心啊。
他说到了晚上才可以肏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要先尝尝玉堂春和雪里梅的
处女穴,啊啊啊,好羡慕啊。
为了能让他第一时间的肏到我,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在我房间里等他呢,我在
主卧室外面等,等他一肏完玉堂春和雪里梅我就接班,怎么能让这么棒的肉棒来
找我呢,好困啊,才刚刚破了雪里梅的处女身,还有一段时间呢,先睡会。
(回到第三人称)
「小幼娘,醒醒了。」何浩用肉棒边拍打着韩幼娘的小脸边轻声的唤醒韩幼
娘。
「唔。」一声略带迷糊的声音后,韩幼娘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睁开眼睛便看
到一根粗大的肉棒在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脸。
「主人。」反应过来的韩幼娘急忙的跪倒在地,头紧紧的贴在地板上不敢抬
起,在等候主人恩宠时居然睡着了,太害羞了。
「小幼娘,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再把小屁股抬起来,对,就是这样。」何浩
没有让韩幼娘起来,而是让韩幼娘保持这个姿势来被他肏,此时的韩幼娘头紧紧
的贴在地面,而翘臀则高高的翘起等候她的主人用他的大肉棒来品尝她这紧实的
小屁股。
韩幼娘的小穴实际也只是被杨凌用了一次,韩幼娘的小穴已经开始放水迎客
了,不时的有一些淫液从韩幼娘那在外面看去只是一条蜜缝的小穴中流出来,韩
幼娘的小菊花也不时的动一下,仿佛是在抢小穴的生意一样的呼唤何浩胯下的肉
棒。
何浩将一节手指慢慢的插进韩幼娘的小穴里,感受一下韩幼娘小穴内部的美
妙滋味,韩幼娘的小穴里的嫩肉仿佛是高级的按摩技师一样,或轻或重的挤压我
的手指,不仅紧实,韩幼娘的淫液也比玉堂春雪里梅两女都要多。
「小幼娘,想不想主人肏你啊。」何浩抽出手指在韩幼娘的翘臀上抹了抹说
道。
「想,幼娘好想主人的大肉棒狠狠的插进幼娘的骚穴里,让主人的大肉棒插
进骚穴里面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廉耻,到处发骚的骚穴,让它不敢在主人以
外的男人面前发骚,主人快……啊……主人的……好大……插进来了……唔唔…
…主人……好爽……唔啊……主人……「还没等韩幼娘说完,何浩便猛地抓
住韩幼娘的纤腰,下身的肉棒猛烈一顶,肉棒瞬间进入了一紧实多水,阴道壁肉
如同海潮一般向着何浩的肉棒发动一波又一波冲锋的狭窄通道中。
「哦,小幼娘你的小穴真舒服啊,又紧又多水。」何浩闭着眼睛舒爽的说道。
「哦……谢主……人夸奖……主人能……喜欢幼娘……的小穴……是……幼
娘的福气……」
说完,韩幼娘开始慢慢的扭动屁股,迎合着何浩的肉棒的攻势。
何浩那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会一插到底,每一次都是抽出一半,然后在整根
没入韩幼娘的小屁股。
每一次肉棒的插入都会狠狠的顶一下柔软的花心一下,每一次花心被肉棒撞
击都会使韩幼娘娇躯一抖,子宫里的孩子则是享受着如同坐海盗船一般的快感。
何浩和韩幼娘的肉体碰撞声越来越大,啪啪啪声仿佛是一首美妙的交响曲,
一青铜一雪白的人肉乐器,各种用他们的性器演奏着这首美妙的欲望之歌。
「小幼娘,我让你选我的肉棒还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突然何浩向韩幼娘问
道。
「主人……快肏……幼娘……幼娘还想要……快嘛主人……快来宠幸……你
的小幼娘……幼娘的骚……穴好想要……主人……你给幼娘……嘛……主人……」
韩幼娘没有回答何浩的问题,而是选择了转移话题。
何浩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直接将肉棒从韩幼娘的小穴中拔了出来。
「小幼娘,你是要你的孩子还是要我的肉棒啊。」
「主人……肏你的小幼娘……快来肏你的……小幼娘……」韩幼娘带着哭腔
对何浩说到,一边说着还一边往后送臀,想要将何浩的肉棒重新纳入体内。
何浩看到韩幼娘还不屈服,他可没有时间和韩幼娘耗,所以他决定用外挂了。
敏感增加十倍。
韩幼娘感觉从小穴里传来的空虚感仿佛增加了十倍一样,韩幼娘原本还可以
抵挡住的欲望和空虚感顿时冲破了韩幼娘的精神防线。
「我要主人的肉棒,唔唔,我要主人的肉棒,唔唔。」被欲望打败的韩幼娘
哭泣着向何浩求欢,在孩子和主人的肉棒之间,韩幼娘选择了主人的肉棒。
「这才乖嘛。」何浩的肉棒对准韩幼娘的小穴,猛地一挺,粗大的肉棒顿时
又回到了这美妙的通道当中。
「呜呜……主人……肏死幼娘……呜呜……肏死幼娘……幼娘是……你的…
…肏死你的……幼娘……主人「韩幼娘一边大声的发出诱人的叫床声,一边
疯狂的扭动屁股,一幅要崩坏的样子。
因为韩幼娘这近似癫狂似的动作,何浩感觉到韩幼娘的小穴也在疯狂的挤压
着他的肉棒。
「小幼娘,想要主人的肉棒也不用这么着急吗?」在韩幼娘的疯狂攻势下何
浩感觉自己快要到极限了,被一个女人弄到高潮,这不是让他这个新任的淫神声
明扫地吗?
还没等何浩准备好维护自己新任淫神的名声,他便感觉腰身一麻,顿时精门
大开。
「小幼娘,怀上主人的孩子吧。」既然射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何浩
只好将射了三分之一的肉棒顶进韩幼娘怀孕的子宫当中。
蕴含着淫神神力的精子一进入韩幼娘的子宫便向着子宫的原住民发动了进攻,
一个的凡人胎儿怎么会是淫神力量的对手,这原住民顿时化作血水流出韩幼娘的
身体,而这原住民留下的遗产,一颗健康的卵子,这颗卵子立即遭到了数亿精子
的轮奸。
「主人……射进来……让幼娘……怀上……您的孩……子……幼娘要……替
主人……生一个……漂亮的……女孩……让她也做……主人的性……奴……啊!」
韩幼娘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在听到何浩要让她怀上主人的孩子后,那黯淡无
光的眼睛顿时燃起了一道火焰与希望,当何浩的精子成功的让韩幼娘的卵子受孕
时,韩幼娘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韩幼娘的小穴中一道水柱喷射而出,刚刚把肉
棒从韩幼娘小穴中拔出来的何浩感觉自己的下身被一道喷泉喷的那叫个湿啊。
本来何浩还想教训一下韩幼娘的,可是一看到韩幼娘在喷潮后便沉沉的睡去,
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了,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啊。
何浩刚想开口让雪里梅来抱韩幼娘上床,可是一看,雪里梅和玉堂春两女也
沉沉的睡去了。
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了,还好韩幼娘不重,不然以他这只强化了精神力的
身体,有点难说了。
将韩幼娘搬上床后,何浩就把韩幼娘当成了一个高级的抱枕,抱在怀里。
不过在睡前他给在江南的分身发去了开始行动的命令。
江南某青楼
一名明显被酒色掏空身子的瘦弱男子突然从睡眠中睁开眼睛,「本体终于要
动手了,看来京城的那些骚货们都被本体肏成性奴了,看来我要快点行动才行啊。」
「杨泉公子,天亮了吗?」睡在杨泉身旁的青楼头牌被杨泉的自言自语吵醒
后迷糊的向杨泉问道。
「骚货,先来给我泄泄火吧。」说完杨泉一翻身将那头牌压在身下,他胯下
那和他身材完全不配的粗大肉棒整根没入一个略显干燥的小穴中。
「杨公子,等一……哦……好棒……」
富有节奏的啪啪声和妩媚的叫床声响彻整个青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