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20-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你就从了我一次罢
装好灵米,东方不败背了些上品灵米先行赶回去。而东方火舞则要和李叔一
起,押运着灵米回家。
到了这回家路上,东方不败便深吸一口气,轻身飞纵了起来。青木神气从小
腹气海处出发,顺着血络经脉,到了双腿之中,真气一『燃烧』起来,便让他嗖
得一声,身体轻飘飘的向前窜了丈余。
还没等落地,脚尖又是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拔高,柳叶般的向前飘荡而去,
逸动之间,轻灵而惬意。如此赶路,速度比步行快了数倍不止。
但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柳叶身法走的不是直线,而是左右飘忽,连前进
都忽快忽慢。这便是柳叶身法的特质所在了,柳叶,本就是随风而走。而此身法
的奥妙,也在于顺势而为,如同柳叶一般借着风势而行。
可气流变动,最是变化莫测。也正是如此,当柳叶身法修炼到高深处时,变
幻无常,诡诈莫测,让对手难以把握踪迹。
感受着清风拂面,翩然潇洒的在风中漫步,东方不败略显浮躁的心,渐而沉
淀,甯静而悠然。身形飘忽之间,心中也微微喜悦。此刻虽没全速施展,却比来
的时候,快了三成不止。一袭青衫磊落,双手背负的向前飘忽跃去,尽显少年那
清爽如风的潇洒飘逸。
沉浸期间,感觉着风,感受着天空和大地。世间万物,看似杂乱。可细细想
来,其中哪怕一处最细微之物,都有它的『道理』所在。
蓦然,他的心头生出了一股动人的明悟。仿佛沖破了一些晦涩之处,心前豁
然开朗。
一时间,身法展动而去时,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韵味道。
之前在农庄苦练,一直领悟不到柳叶身法的真韵。如今忽而明悟,初始略显
生疏,渐而娴熟,那丝随风飘絮的意蕴愈发圆润。身形展动间,说不出的轻逸自
如。
三十里地,普通人得走一两个时辰。
而东方不败施展着柳叶身法,不紧不慢赶路,两刻锺的光景便已经赶到家里。
如今他是后天中阶,青木神气质量齐增,一路赶来只是消耗一小半,额头微见汗
水。
翩然落到了家门口后,东方不败从忘我状态中清醒过来。却愕然发现自己竟
然在不知不觉中,领悟到了柳叶身法中的一些玄妙奥义。
果然在勤学苦练陷入了瓶颈后,转换一下思路往往会收到一些意料之外的效
果。
自从上次母亲和东方玄的秘密被我窥见后,我一直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
不过,让我庆幸的是,东方玄好像有事离开了东方家,这多少让我有些安心。
其实,最近的忙碌修炼中我早就把以前的事情淡忘了,只不过,当我梦见把
母亲按在床上,跪在她身后,猛力肏着她湿润收紧的小屄,抓着她白嫩毫无瑕疵
的丰臀的的时候,我就不禁想到那一晚。想到东方玄的六星连珠名屌是怎么玩弄
母亲肉洞的,想到那粗长的肉屌每一次直插到底把母亲弄得浪叫不止,想到那肉
屌又是怎样在母亲深处射干每一滴精液的。
想到这些,我的心头有些疼,本应该专属于我的母亲不但甘愿被那个獐头鼠
目的东方玄抽插,也许他以后每天都那样享受着母亲。
想到这样的场景,我感觉又是痛苦,又是兴奋,还伴随着一点点报複,还有
对母亲的爱意。这种时候,我只感觉自己的肉屌又会胀大一圈,然后我就会侵略
一般更加猛烈的抽插床上的母亲。最后,伴随着有些扭曲的快感,猛烈的射在裤
裆里或者墙上……
想着母亲那曼妙躯体,有好些天没见到母亲了,满怀喜悦,推门而入。
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告知母亲,关于灵田的巨大收获。与她分享快乐和喜悦,
沖扫掉阴霾积郁之气。谁知庭院之中,传来厌恶的声音,向母亲屋子走去。
东方玄抓住一个丰乳用力揉捏起来,坚硬带有肉粒的大肉屌顶在东方灵萍的
牝户上。
「嗯……不……啊……」东方灵萍的乳头被东方玄用力地捏了一下,轻轻呻
吟一声。
东方玄一只手捏着东方灵萍臀肉,同时把东方灵萍往自己怀里按,又用原本
玩弄乳房的手伸进东方灵萍的亵裤中,在花瓣蛤肉上重重地搓弄起来,东方灵萍
娇躯一颤,说:「啊……不……不行……你真的要奸淫我吗?」
东方灵萍试着去推东方玄,东方玄立马分出两只手指插进了东方灵萍泥泞不
堪的蜜屄,东方灵萍轻吟一声当即全身酥软。
「东方阿姨不要在矜持了,你看你流了好多水。」东方玄淫笑着说完,便张
嘴含住了东方灵萍一个乳头,用力吸允起来。
「嗯……不……住手……唔……」东方灵萍上下同时受袭,两处酥痒传遍全
身,她顿时意识模糊,呻吟起来。
被东方玄如此玩弄给东方灵萍的肉体刺激格外强烈。
东方玄一只手不停玩弄着东方灵萍湿润的花唇蛤肉和勃起充血的小珍珠,一
只手用力揉捏着成熟丰满的乳房,同时慢慢转换自己身子的角度,缓缓移到东方
灵萍身后。东方玄那只在东方灵萍亵裤中的手已经为所欲为,开始伸出三根手指
在蜜屄里抽插起来。
听见东方玄声音,我心中有些痛,但是同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肉屌也突然
肿胀了起来。我一手套弄着肉屌,站了起来,偷偷的向屋里看去,里面是两个赤
裸的身体,沉浸在放荡的性爱中,根本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嗯……嗯……啊……」东方灵萍随着东方玄的动作节奏急促呻吟起来,她
的意识几乎已经完全被蜜屄里抽插的手指带来的快感所吸引,不再想其他事情。
东方玄觉得时机成熟,开始不动声色将东方灵萍的亵裤褪下一截,然后将带
有六个疙瘩肉屌的坚硬粗大龟头慢慢向东方灵萍肉屄靠近。当东方灵萍股间的肌
肤感受到东方玄硕大火热的龟头贴在的时候,她猛然惊醒,当即挣脱东方玄,不
停地低声念道:「不,不,不……」不知道到底是在自言自语,让自己让自己平
静下来,还是在告诫东方玄住手。
眼看就要得手,东方玄哪里会甘心,连忙说道:「东方阿姨,你就从了我一
次罢,不然我可真的是日日夜夜胡思乱想了。」
东方灵萍冷静了下来,沉默着。
「反正东方阿姨已经跟我有过一次了,就再满足我一次罢。」东方玄继续说
道,言语之中尽是渴望。
又沉默了片刻,东方灵萍终于低声答道:「就这一次,以后你就死心。」
东方玄窃喜。
仅仅是前些天,东方玄就肏了母亲一整晚。上次我忍着这口气,也被火舞中
间打断了,而短短的几天后,这样事情居然又重演了。
我感觉心里装的太多,仿佛要窒息一般,最终,我只管抛开一切,大力揉搓
着自己的肉屌。
东方灵萍夹紧双腿护着自己丰满的双乳,视线刻意避过东方玄胯下那雄伟的
大疙瘩肉屌,问道:「东方玄你还拉开窗帘做什么,会被人看见的?」
「不拉开窗帘怎么肏得尽兴,东方阿姨不是更兴奋?」看着平时正经的美艳
东方灵萍如此娇羞模样,东方玄心情畅快,随口反问了一句,向东方灵萍走去。
「你怎么总是满口淫秽下流的话?」东方灵萍心头狂跳,却已经不是先前的
慌张。
「东方阿姨你还矜持什么,既然已经答应我了,就应该尽兴地快活一次,是
不是?」东方玄淫笑着,眯着小眼直直地盯着面红耳赤的东方灵萍。
东方灵萍不敢看东方玄,此时她的一只手被东方玄抓住握着粗大狰狞的疙瘩
肉屌上,一瓣丰满的臀部被一只手环过纤腰用力地拉扯着,胸前一个乳房也被东
方玄肆意玩弄。
看着母亲成熟妩媚的身躯,被那王八蛋揉捏,还撸起管来,恨不得那根是我
的管,看得我又是气恼,又是嫉妒。
东方灵萍不禁眯起了凤目,皱起了细长娥眉,不知道是享受还是忍受,不知
不觉,她的手开始自觉地握好东方玄的疙瘩肉屌,似乎是在感受疙瘩肉屌的粗硬
和雄壮力量。
东方玄色心急切,胡乱吸允着东方灵萍的一个乳头,两手抓住东方灵萍的丰
臀把她抱起来便补倒在床上。
此时东方灵萍仰面躺着,双手的手腕被东方玄两只手按在头上两侧,香肩脖
颈和锁骨被东方玄反複来回疯狂亲吻舔弄着。
感受着东方玄粗重的鼻息,东方灵萍肌肤上的酥痒蔓延全身,她的欲火越烧
越高,眯着凤目娇喘起来。
看着身下东方灵萍一对丰满的酥胸,东方玄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他不再按
着东方灵萍的双手,他抓住一个丰满雪白的酥乳,手指用力抓握,捏得东方灵萍
不禁轻轻嘤咛一声。之后东方玄对这个乳房又是按住搓揉又是抓住拉扯,肆意玩
弄着,同时东方玄开始用嘴含住了另一个乳房的乳头,时而吸允发出咂咂的声音,
时而抿着嘴用嘴唇夹着乳头拉起。
「嗯……嗯……嗯……」东方灵萍不禁开始轻声呻吟,被东方玄如此玩弄一
番,她的花唇蛤肉已经愈加湿腻。
我又担心,又兴奋,这场面比什么都刺激,而且就在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
只是那正被玩弄的女主角就是把我带大的母亲,那个温柔,靓丽而风华绝代的母
亲。怎会这样!我心中又疼又痒,而肉屌却更加火热了。
把玩东方灵萍酥胸的同时,东方玄一只手伸到了她的最私密的地方,那里已
经泥泞不堪,滑腻的花唇蛤肉和勃立的小珍珠都在诉说着东方灵萍的肉体欲望。
东方玄将手指伸进东方灵萍湿哒哒幽谷里,缓缓抽插了十来下下,刚才已经
被手指快速地抽插过,东方灵萍的蜜屄全是淫水。东方玄收回沾满淫水的手,伸
到东方灵萍脸前,戏谑地说道:「阿姨,快看看你流了多少水。」
东方灵萍撇开头,不睁开凤目。东方玄放肆地将淫水涂抹在东方灵萍又红又
热的脸上,之后抬起东方灵萍两条修长有力的腿,将双腿往东方灵萍胸前压,如
此动作,臀部也被提了起来。
东方玄跪在床上,继续将东方灵萍的臀部抬高,并且用膝盖抵着东方灵萍的
背,最后东方灵萍股间的两个羞耻的肉洞便朝上展现在东方玄的眼前。
「嗯……你做什么?不要弄得这么羞人……啊……」东方灵萍柔声说道。
「这有什么羞人的,反正我能把阿姨弄舒服就行。」东方玄说着,便开始用
三根手指玩弄起东方灵萍绽放在他眼前的花瓣蛤肉。
「啊……嗯……嗯……」东方灵萍呻吟起来,似乎是默认了东方玄的话。
东方玄的三根手指开始快速抽插,蜜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随着东方玄的手
指飞溅出来些许,打在东方灵萍赤裸的皮肤上,甚至脸上也被溅了几点。
如此玩弄一阵之后东方玄自己已经忍不住了,他放低了东方灵萍的臀部,同
时直起身子,扶着那根硬得生疼的疙瘩肉屌,淫笑着说:「阿姨,我要开始肏你
了!」然后东方玄调整好位置,让东方灵萍的蜜户仍旧朝上绽开,东方玄用自己
的疙瘩肉屌拍着那道泥泞不堪的淫裂,他故意拍得很重,打出微微水花,发出细
细水声,充满嘲讽。
东方灵萍被少族长的大肉屌抽打得娇躯一颤一颤,菊洞的褶皱紧缩,连肉屄
似乎都微微蠕动,心中万分羞耻。
肏!我心中大骂着。这个禽兽,肏了我母亲,还要摆十分淫荡的姿势来肏!
我真有些受不了了,想运起真气就把这,白白享用我母亲的混蛋打个头破血
流。又想到,凭什么上去,娘要嫁人,天要下雨。
东方玄用命令的语气说:「东方阿姨,睁开眼睛!看我的大肉屌是怎么肏你
骚屄的!」
东方灵萍仍旧偏开头,眯着凤目,微微呻吟,在理智的敦促下软弱地说道:
「嗯……不……不要再羞辱我……嗯……」
见东方灵萍不理会,东方玄又说道:「你都答应我让我肏了,还有什么矜持
的,快看!」东方玄说完便挤进了一个龟头。
「嗯啊……」东方灵萍花唇蛤肉突然被挤开,感受着龟头的侵入,东方灵萍
不禁轻吟一声,睁开了凤目。
东方灵萍看到东方玄的肉屌粗大异常,充满雄性力量,上面盘着的血筋臌胀,
狰狞丑陋,尤其突出的几个肉疙瘩,肉屌抵在自己淫水汩汩的蜜屄上,龟头已经
进去。惊羞地看了狰狞的肉屌一眼后,东方灵萍发觉居高临下的东方玄正淫邪戏
谑地看她,便羞耻地闭上眼睛,说道:「仅此一次……以后你不要再胡搅蛮缠。」
东方玄抓住东方灵萍两只美脚的脚裸,用一只手握住,然后高高提起。如此
一来,东方灵萍两条美腿便闭拢竖起,整个美腿和丰满臀部的曲线展现出来。
此刻东方玄没有多余心思留恋东方灵萍的美腿美臀曲线,突然发力将粗大的
肉屌往东方灵萍蜜屄里插去。
「啊……」蜜屄里的肉屌忽然一下子插到最深处,东方灵萍顿时高声颤吟一
声,娇躯一震,双腿绷直,十个精巧的脚趾头用力紧勾。
「真她妈紧,不愧是名器六面埋伏,小嫩屄吸得真用力!」虽东方玄早有准
备,但还是被夹得差点出精,要不是功力深厚,普通人一进去就射了。
看着东方灵萍的反应,东方玄无比得意,把母亲两只脚裸扛在自己一边肩膀
上,然后开始有快速而大力地抽插起来。
屋里,就在不到五米的距离,我看着东方玄如打桩机一样把丑陋粗大的肉屌
上下飞速的插入我母亲的嫩屄,每一次都整条插入,直没入根部,从母亲的嫩屄
中挤出黏糊的淫液,再带出白色的泡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东方玄小腹和阴囊急速地拍击着东
方灵萍的臀肉,一阵肉浪连连扩散开来。
东方玄的沖击是如此强力,如此快速。
「啊……啊……啊……不……啊……太深……啊……轻点……」如此强力快
速的沖击,东方灵萍始料未及,不可抑制地淫叫起来。
清脆肉体撞击的声和东方灵萍的呻吟声顿时响彻房间。
粗长的肉屌随着东方玄猛烈地沖击每次都刺中东方灵萍的花心深处,龟头的
棱角和茎身的肉疙瘩,刮擦着东方灵萍花径的每个褶皱角落,东方灵萍的娇躯被
沖撞得频频抖动,胸前丰满的双乳也随之上下晃动,煞是抢眼。
淫屄传来的快感实在太过强烈,就像丰臀的肉浪一样一波一波传遍东方灵萍
的全身,东方灵萍再次体验到了自己那晚被东方玄肏得死去活来的感觉,那是肉
体久违的舒畅,魂魄飘飘然的快乐。
「啊……哦……好……好粗……啊……嗯啊……」
此时的东方灵萍更加真切清楚地感受到,东方玄的大阳具是多么粗!多么长!
多么充满雄性力量!肏得如此之深!不仅填满她肉屄的每一个空虚的角落,更是
让她的肉屄胀满得无比充实!这是多年来东方灵萍在丈夫和东方浩那里从来没有
得到过的惊人体验。
东方玄一只手掰开东方灵萍嫩屄周边一侧臀肉,清楚地看到自己大疙瘩肉屌
在可能是丈母娘的淫屄中飞快地进进出出,带着勃涨的花唇意外翻卷,让淫水汩
汩流出飞溅。
「噗嗤……噗嗤……噗嗤……」
东方灵萍的肉屄淫水越来越多,被东方玄的大肉屌肏弄得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不……啊……嗯……不行了……不行了……啊……」
第二十一章有了一就有二
东方玄仍旧强力而快速沖击着,力度丝毫不减,似是有使不完的力气。
「啪…啪…啪…啪…」急促清脆的臀肉拍击声继续在房中回响。
本来,母亲是属于我的,是我躺在她的温暖怀抱吸吮着那饱满坚挺的丰乳。
而现在,仅仅过了几天,就看到了另一个大肉屌占有了母亲的身体,自由的在她
最秘密最娇嫩的蜜户中随意进出,而且还会把传宗接代的种子射在母亲的最深处,
我的家。
自责缠绕着我,但是一种奇怪的兴奋,令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的粉嫩的蜜
户被另一个肉屌一次次插入,而且,这种兴奋的感觉甚至比平日撸管刺激多了。
这次东方灵萍饥渴已久的肉体,在粗壮的肉屌猛烈肏弄之下,很快便到达男
女交媾的欢愉巅峰,一大股淫水从花屄深处泻出,浇灌在东方玄的龟头上。
一阵酥爽从龟头传来,东方玄停止了抽插,待母亲淫屄深处的抽搐微弱下来,
东方玄忽然拔出硕大的肉屌,从母亲的淫屄里带出一大股淫液。
东方玄不抽出来就要出精了,名器在高潮时的的阵阵紧缩和吸力太强了,花
心紧紧咬住龟头,花茎从不同角度吸吮着肉屌上的疙瘩,花瓣蛤肉挤压着肉屌根
部,似要吸干抹尽最后一滴阳精,泄意压都压不住,只能先抽出冷静下。
东方玄将东方灵萍的双腿从肩上放了下来,东方灵萍当即瘫软在床,意识昏
昏然,只顾着频频娇喘。在东方灵萍回味高潮余韵之际,东方玄大肆在东方灵萍
身上抚弄。
高潮慢慢退去,东方灵萍睁开了凤目,颓然地问道:「现在你如意了罢?」
「还没完呢,阿姨!」东方玄将胯下狰狞的疙瘩肉屌在东方灵萍眼前晃了晃。
「你……你怎么……怎么还硬着……」东方灵萍怔怔地看着东方玄坚挺的肉
屌,口中吞吞吐吐地说道,似乎是不敢相信。
「如果只能肏漂亮阿姨一次,我怎么舍得这么快就完事。来,东方阿姨给我
舔舔。」
东方玄说玩便将肉屌往东方灵萍脸上凑。
「不……不行,我……再……再让你弄一次就是。」东方灵萍坐起身子避开,
吞吐地说道。
「东方阿姨,就这么一次,你还不让我尽兴,我怎么会甘心!」
东方灵萍看了看东方玄的粗大肉屌,又看了看一脸苦相的东方玄,犹豫了片
刻之后,东方灵萍望着东方玄的肉屌舔了舔干燥的红唇,尽力张大性感的嘴略显
艰难地将硕大的肉屌含了进去。
东方灵萍盯着大肉屌,舔嘴唇的那副模样,让东方玄看得快意无限,淫兴大
起,不过心中的意淫回味立马被肉体上的刺激打断。东方玄感觉到东方灵萍的舌
头在他龟头上打转,之后握住他肉屌的根部,用湿热温软的嘴上下套弄起来。
东方灵萍伏在床上,口含东方玄大肉屌,此时的情景是如此淫靡。
被东方灵萍伺候了一阵之后,东方玄说:「东方阿姨,让我坐在床沿罢,我
喜欢那样。」
东方灵萍吐出硕大的肉屌,微微皱眉嗔道:「你怎么这么多事?」
看着东方灵萍那副模样,东方玄不禁笑起来。
东方玄坐在床沿,大大开着粗壮的双腿。东方灵萍下了床,赤裸娇躯蹲在东
方玄胯间,一只手扶着东方玄的大腿,一只手握住东方玄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肉屌,
再次张嘴含了进去。
东方灵萍用嘴伺候了少族长不久,东方玄又有话说:「东方阿姨,你别这样
蹲着,把屁股翘起来,让我摸摸。」
东方灵萍吐出肉屌望着一脸坏笑的东方玄,皱着细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
跪在地上高高翘起了丰满的臀部。
东方玄身子前倾伸手去把玩东方灵萍的美臀,抓起一团丰腴的臀肉用力揉捏
一会儿之后,东方玄用手在母亲股间抹了一下,一阵湿腻感觉从指间传来。东方
灵萍娇躯一颤,顿时大羞,却只得埋头继续舔弄东方玄的大肉屌,直爽得东方玄
倒抽凉气。
我看着这一切,虽然心痛,但是又无比的兴奋,这样的兴奋是撸管不能带来
的,甚至西门冰颜都不行。看着母亲尽心服侍男人,那丰满诱人的香臀,夹着男
人的精水正对这我,看着相当多的淫液从那被肏得有点红肿的花瓣蛤肉涌出,但
是却不想闭上眼睛,错过这样的活春宫。
东方玄又在东方灵萍丰臀上捏弄了一会儿便收起了手,不再有其他作为。
东方灵萍熟练地用嘴套弄着东方玄的大肉屌,发现原本应该在臀部的作怪的
手已经不在,无意间抬眼看了看东方玄,发现东方玄在淫笑。东方玄笑得极其得
意而下流,东方灵萍顿觉羞恼,又吐出肉屌嗔道:「现在你也该满意了罢。」
东方玄连忙说道:「阿姨,我还没尽兴呢。」
「那你又在笑什么?」
「我能笑什么,只是高兴。」
东方灵萍哪里知道自己跪在少族长胯间口含大肉屌的情形是让东方玄看得多
么爽快。
「那你可以……可以了罢?」东方灵萍说。
「可以什么?母亲是等不及要我再肏你么?」
东方灵萍抿着嘴,红着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东方玄忍不住又淫笑起来,说:「既然阿姨还没有等不及,那就继续罢。」
东方灵萍只好伏下头继续舔弄东方玄的肉屌。
东方玄舒爽之时,说道:「阿姨你舔肉屌当真厉害,阿姨我现在等不及了,
来让我肏你罢。」
东方灵萍不再说什么,坐到了床上。东方玄立马将东方灵萍身子摆成跪伏在
床上撅起雪白香臀的姿势,东方灵萍没有太多抗拒,任由少族长将她摆成如此羞
耻的姿势。
看着美艳的东方灵萍撅起肥美的屁股对着床外等着自己肏弄,东方玄心中大
爽,本想当即挺枪上马,可是看到阿姨那淫水泛滥的湿屄时,顿时又心生调戏之
念。
东方玄用三根手指插进东方灵萍淫屄抠挖了几下,然后抽出手把淫水抹在阿
姨美臀上,说道:「看来阿姨也已经等不及了,我定然好好肏阿姨一顿,让阿姨
快活似神仙。」
只见东方灵萍臀部在被抹上淫水的时候缩了一下,不再有其他反应,估计已
经羞得无地自容,东方玄又添油加醋地说道:「哎,可惜我不是阿姨的儿子,如
果我是阿姨的儿子,我必定天天孝顺母亲舒服,那我俩可就真是活在人间神仙,
快活无比了!母亲你说是不是?」说完,东方玄在东方灵萍臀肉上轻轻拍了一下,
似乎是要东方灵萍回话。
东方灵萍听到东方玄提到儿子,心里不由颤动了下,只好回头嗔道:「胡说
什么,你要做便快点。」
肏,我才是母亲真正的儿子,这王八蛋想抢我位子了。手却撸的更快,更猛,
似自己即将进入母亲的蜜户。
东方玄不敢再拖沓,当即扶起粗胀的大肉屌抵在东方灵萍无比湿腻的淫屄口,
双手扶着东方灵萍的丰满挺翘美臀,说道:「母亲,我要肏了!」
东方玄似乎听见东方灵萍「嗯」了一声,不过当下他也不想那么多,只管发
力挺腰将硕大的肉屌刺到东方灵萍蜜屄最深出。
「啪!」
「嗯啊……」
臀肉被撞击的声音几乎跟东方灵萍呻吟声同时响起,接着东方玄又是狂风暴
雨般肏弄起来。
「啊……啊……啊……好深……啊……轻点……啊……」东方灵萍听见东方
玄喊母亲,让蜜户一阵收缩,知道拗不过东方玄也就慢慢接受了。刚才已经被如
此肏过一次的东方灵萍此时立马进入状态,呻吟起来。
「轻点?我以为母亲要被用力肏才舒服。」
东方玄调戏道,挺动腰胯的力度和速度又增了两分。
「啪…啪…啪…啪…」
「啊……不……啊……你太用力……嗯啊……太用力了……啊……哦……」
「那我轻一点……母亲现在舒服么?」东方玄稍微轻了一点。
「啊……啊……再轻点……嗯……」
「现在母亲舒服了么?」
「嗯唔……啊……啊……」每喊一下母亲,都让东方灵萍不自然想到儿子在
肏弄自己,让本来就敏感的蜜户,更是快感连连。
「噗嗤……噗嗤……噗嗤……」
东方玄有节奏地抽插着,东方灵萍淫水肆流。
「还不舒服吗?」东方玄力度越来越轻。
「嗯……不……嗯……刚才那样……就好……」
「这样舒服么?」
「啊……嗯……舒服……啊……」
终于听到东方灵萍这么说,东方玄越肏越来劲,继续有节奏地挺动着腰杆。
母亲肉感而白嫩的臀部正对着我,可以清晰的看见,被粗大的肉屌蹂躏过多
之后,她娇嫩的小屄口已经变成了鲜红色,大量的精液淫色、水混合在一起,从
小屄中一次次被东方玄的大肉屌挤出,沿着母亲的臀肉流到床上。床上的被单的
淫秽的液体早已流成河一般。
随着东方玄的抽插,母亲的呻吟,让我随着他们的节奏撸动,时快时慢,似
我在那恨肏母亲那粉屄。
「啊……哦……啊……啊……」东方灵萍檀口微张,从中不停地发出满足地
呻吟,一双勾魂的凤眼轻眯,昭示着自己多么享受肉体上的欢愉。
「既然我肏得你这么舒服,那想不想以后继续让我肏?」
东方灵萍跪伏在床,高高撅起屁股迎接着身后男人有力的撞击,娇躯被沖击
得前后耸动,胸前丰满的双乳也随之前后摇荡。
「啊……不……不……啊……不能……」东方灵萍一边呻吟,一边摇头。
东方玄忽然将肉屌抽出,只留一个龟头让东方灵萍滑润的淫屄包裹着,然后
突然发力重重地肏到最深处,龟头直顶花心,小腹撞出一波臀浪,发出「啪!」
的一声。
「啊……」
「想不想继续被我肏?想不想?」东方玄狠狠地问道。
不见东方灵萍回答,东方玄把住她的美臀,缓缓地将肉屌抽离,当龟头即将
离开东方灵萍花屄的时候,又忽然发力沖刺进去,龟头再次击中花心,让东方灵
萍娇吟一声。当粗腰发力沖刺的同时东方玄口中问道:「想不想?」
「啪!」
「嗯啊……」
「想不想?」
「啪!」
「啊……」
东方玄像是拷问犯人一般,想让东方灵萍屈服。如此反複多次,东方灵萍总
是只在承受强力沖击的时候高吟一声,没有其他反应。
之后东方玄不再问话,开始又快又猛地大力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哦……好深……」
被如此猛肏了一阵之后,东方灵萍肉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呻吟声越来越高。
「舒服吗?」
「啊……舒服……哦……啊……」
「被我大肉屌肏得爽吗?」
「啊……啊……爽……爽……」此刻沉浸在肉欲中的东方灵萍心里想着什么
便答什么。
「想不想以后继续让我肏?」
「想……啊……想……别停……哦……到了……哦……要到了……」东方灵
萍已经完全被暴肏得意乱情迷。
一阵强力抽插之后便把东方灵萍送上了快乐的巅峰,蜜屄深处的一股淫水泻
出。
东方玄感受着嫩屄的收缩,更是愈加凶猛挺动腰身,接着狠顶几下,似要把
疙瘩肉屌进入那神秘的花心中去。东方灵萍感到肉屌无比坚硬,知道要出精了,
喊道:「恩……不要……射进来……会怀孕的……啊……」
东方玄哪里好忍得住,腰部一麻精关大开,粗大的肉疙瘩屌强有力地跳动,
火热的精液随着每次跳动击打在东方灵萍敏感的花心上,直射得东方灵萍丰臀扭
摆。
他就这样猛烈的足足射了一分锺,最后,终于全身颤抖着把肉屌死死挤在我
母亲的深处,把精液直灌了进去。我也由于喷射之后的疲惫,而身心都有些麻木
了。
东方玄抱着东方灵萍侧身倒在床上,任肉屌泡在东方灵萍的淫屄里。东方灵
萍歇息了良久,从激烈的高潮中醒转回来,无力地说道:「你怎么射进来,怀孕
怎么办,还有我刚才说的都是胡话,你不能当真。」
「怀孕就生呗!还有刚才怎么是胡话,明明都是心里话。」
「我……我刚才是一时糊涂,我们先前已经说好,到此为止罢,你以后不能
再……啊……」东方灵萍话还没说完,就被东方玄仍旧坚硬地肉屌重重地顶了一
下,顿时娇吟一声。
东方灵萍慌张地想起身,岂料东方玄抱住她的纤腰快速用力抽插十几下,刚
从激烈高潮中恢複过来的东方灵萍顿时被肏得全身瘫软,使不出力。之后东方玄
让东方灵萍趴在床上,扶着自己肉屌对着那道淫裂刺了进去,开始伏身沖刺起来。
「啊……不……啊……啊……停下……啊……啊……哦……」东方灵萍趴在
床上呻吟着,随着东方玄的力度音调时高时低,偶尔被肏得仰起头,高声淫叫,
丰满的臀肉被东方玄的小腹撞得「啪啪」响。
东方玄只是一味地抽插,抽插……
不久,东方灵萍又再次被少族长肏上了高潮,可是这次东方玄根本不待东方
灵萍休息,继续猛烈抽插。
体内的硕大肉屌在肆意妄为,连绵不绝的肉体刺激占据了东方灵萍的整个意
识,快感像潮水一样澎湃袭来,东方灵萍只能一直呻吟着,用丰满的臀部承受着
少族长的大力肏弄。
「啪…啪…啪…啪…」
「噗嗤……噗嗤……」
「啊……啊……啊……哦……」
淫靡的声音在屋内回荡。
这一天,母亲先后被男人内射了五次,真担心以后会多个弟弟妹妹,虽然看
着那一切,我感到非常的刺激。
东方灵萍自己都不知道被东方玄肏了多久,只感觉自己反複高潮了很多次,
一直处于飘飘然的状态,迷醉得不知道思量事情。最后体内的肉屌跳动着射精之
后,东方灵萍只听见东方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我可不当母亲的话是胡话,
下次没人在的时候,母亲便等着我再来罢。」
许久之后,东方灵萍醒转过来,一脸醉红,她感觉自己全身酥软无力,私处
一片狼藉。
此时东方玄已经离开,东方灵萍想起东方玄最后说的那句话,想来东方玄定
然还是会来纠缠她,那今晚的事情到底成了什么?
东方灵萍木讷的想着,开始回顾今晚的点点滴滴。她又悔又羞,自己居然说
出那样羞耻的话,可是东方灵萍知道自己的胡话只是东方玄的借口和话柄,东方
玄在心里就根本没打算把今晚当成最后一次。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徒弟东方玄可以如此肆意妄为,嚣张无赖,而自己却
生不起气,难道那一晚之后自己在东方玄面前便真的难以重拾妇人廉耻了吗?东
方灵萍自己无法不在意那晚的事情,而东方玄平时的表现也是时刻在告诉东方灵
萍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东方灵萍平时为人母亲,东方不败和东方火舞对她敬爱有加,可是东方玄虽
然人前言行还算合理,跟东方灵萍独处的时候却总是玩笑地说话,有意无意地调
戏她。现在,东方玄潜进东方灵萍的房间,捏她乳房,摸她私处,用下流淫秽的
话羞辱她,胡搅蛮缠要求和她欢好一次,把她羞耻的淫水涂抹在她脸上,让她翘
起臀部跪着含阳具,把她摆成淫荡的模样粗暴地肏弄……
东方玄得寸进尺,东方灵萍在他面前更加颜面丧尽。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