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群芳谱】(修改版)(11-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1章复活素因
公孙无我这次大胜而归,一举歼灭了危害人间的魔宗,同时斩杀那么多的魔
教妖人,一下子就让公孙无我的名望盖过了诸葛驭我,成为了蜀山真正掌握实权
的老大!
毕竟,之前公孙无我继位掌门之后,门派之中也终究有些人是心中不服的,
但是现在的话,公孙无我为诸葛驭我报了仇又一举端掉了为祸人间的魔宗,不管
怎么看,公孙无我都是威望加大,做掌门自然是实至名归。
而公孙无我,也正是需要利用这一点,达成他未来的种种邪恶的目的和统治!
将屠媚,绿袍,玉无心还有丁隐带回蜀山以后,公孙无我下令,先将四人打
入伏魔谷!
监狱内,此时绿袍被困在伏魔谷内,怒目发火,不住挣扎。
「公孙无我,你这个小人!有种跟我一对一决斗!决斗!」上官警我依然是
那般的桀骜不驯,宛如一头发怒的雄狮一般。
「哎呀呀……警我师弟,这又是何必呢?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啊?」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无我,这个卑鄙的小人缓缓走进了关押绿袍的房间
「公孙无我,你这个卑鄙小人,有种放开我,再斗三百回合!」上官警我看
到仇人,气愤地大喊道。
「哎呀呀……想不到你被关在这里,依然是这样的桀骜不驯,看起来真的不
能放你出来啊!」公孙无我嘿嘿一笑,说道,「不过嘛,师弟今日前来,却是因
为有一桩好事儿要告诉你的!」
「好事儿?」上官警我愣了一下,冷笑道,「你跟我之见还能有什么好事儿
吗?!」
「当然了,当然有好事儿了……」公孙无我笑道,「你难道,不想在见见素
因师妹吗?」
「素因?」
听到这个名字,上官警我身子一抖。
素因,这可是上官警我这辈子最爱的人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
人啊!
「师弟我是很讲旧情的,今日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要帮助我亲爱的师哥的!」
公孙无我嘿嘿笑道,说着,手一挥,一块暗红色的石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赤魂石?」看到这块石头,上官警我身子一抖。
没错,公孙无我已经在回到蜀山后,秘密关押了丁隐,在依靠催动赤魂石再
度让他恢复记忆,把赤魂石从丁隐的体内取出来了,如今,丁隐已经死了。
「不错,正是你梦寐以求的赤魂石!」公孙无我嘿嘿笑道,「你知道,这块
石头可以让你心爱的人,我敬爱的素因师妹复活,所以你投靠屠霸,干了这么多
的坏事儿,都是为了它吧?」
「……」上官警我咬了咬牙,哼道,「公孙无我,想不到你什么都知道啊!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
「当然是帮助你复活素因了!」对于自己这位美丽的师妹,公孙无我又岂能
放过呢?
然后,公孙无我手一挥,一道红光打入到了上官警我的身体里,上官警我大
叫一声,一个身穿蓝衣的美女便从上官警我的身体里分离了出来,正是他有实无
名的妻子,曾经蜀山著名的美女,素因!
「素因!素因!」看到素因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之后,上官警我惊叫道,眼
中满是怜惜。
「警我……警我……」素因身体发抖,看着眼前的男人,眼中也是满满的爱
意。
此时,素因离开了上官警我的身体,可以说是非常的虚弱,脸上煞白。
「你快救救素因啊!」上官警我对着公孙无我大叫道。
「哈哈哈……你看起来很激动啊!」公孙无我呵呵一笑,手上催动赤魂石,
一股股力量袭向素因,带给她新的生机。
很快的,素因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算是彻底复活了。
「素因,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重逢了!」上官警我热泪盈眶,浑身发抖,
虽然此时是被锁着的,但是上官警我却感觉从未有过如此的快乐!
「警我,警我!」看到被锁住的上官警我,素因立刻扑了过去,但是却无论
如何也解不开他身上的锁链。
「公孙无我,你……你快帮他解开啊!」素因着急地对着公孙无我大叫道。
公孙无我呵呵笑道:「怎么可能呢?素因师妹,上官警我乃是大魔头,我怎
么可能放开他呢?」
「你想怎么样?」上官警我咬着牙看着公孙无我,「有种你杀了我!」
「你不怕死吗?」公孙无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上官警我。
「如今我已经跟素因重逢了,死又何惧?既然落到你手上,我知道我活不了!」
上官警我叫道。
「哎呀,我刚刚才复活了你老婆,就对我这么不客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
识好人心!」公孙无我呵呵笑着,无奈地摇头。
素因眼见公孙无我将她复活了,还以为公孙无我忽然变好了,打算放过他们
一家,但是她心里其实也不确定。
毕竟公孙无我是一个十分卑鄙的人,素因怎么也不敢真的奢望这个可恶的人
会放过自己一家,只能说道:「公孙师弟,我不奢求你能放过我和警我,但我只
是希望,你可以放过我们的女儿,只要你放了她,你怎么处置我们都行!」
公孙无我哈哈一笑,说道:「别这么悲观,你们先夫妻团聚吧,我就不打扰
你们了!」说着,公孙无我对着素因和上官警我挥挥手,转身走了出去。
不知道公孙无我搞什么鬼,但是上官警我和素因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如今这
对患难情侣终于在一起了,上官警我只觉得这辈子在没今天这么快活了。
公孙无我会这么好心,复活素因让他们夫妻在一起吗?
答案是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或许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公孙无我会这么做的吧,
但是现在自然不可能了。
对于素因这种超级大美女,公孙无我岂能放过?方才素因现身的时候,公孙
无我就被素因绝丽的美貌所吸引,怎么样也不可能放过这个美丽的女人。
现在上官警我为鱼肉,公孙无我为刀俎,怎么收拾这对苦命鸳鸯,自然都是
简单得很啊!
而现在嘛,公孙无我暂时顾不上素因和上官警我,先去解决另外一个女人—
—屠媚吧!
第012章屠媚知真相
对于屠媚这个女人,其实公孙无我还是以同情为主。
她本是西域魔地的小姐,当年被上官警我所骗,失身于他,后来怀上了孩子,
结果被其兄取出,告知她孩子死了,屠媚为此痛苦不已,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
屠梦一直都还活着。
她为了成为上官夫人,尽心尽力帮助绿袍,可是后面却发现这一切都是在为
他人做嫁衣,最后不甘之下,死在了上官警我怀里。
只能说,这个女人不论是容貌还是武功修为都属于上乘,本来不应该是这样
的结局,可惜却如此收场,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
当然了,改变悲剧,拯救美女,一直都是公孙无我义不容辞的事情,至于怎
么样折服这个女人,公孙无我其实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做了,这也是他复活素因的
原因之一。
很快的,来到了屠媚被关押的监狱。
此时的屠媚虽然被捆着,可是却还在不住挣扎,显然非常嚣张。
这个女人一见到公孙无我进来,立刻愤怒地大吼道:「公孙无我,有种你放
老娘出去,老娘不宰了你,我就对不起冥王圣母!」
「哈哈哈,别这么激动嘛,屠媚,你越激动不觉得就越漂亮吗?」公孙无我
嘿嘿笑道。
屠媚愣了一下,接着冷笑道:「想不到你这个蜀山掌门嘴还挺甜的啊,但是
我警告你,别以为就这样赢了我们西域魔宗,我大哥早晚会为我报仇的,你动手
吧,杀了我啊!啊!」
「屠媚,别这样啊,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可没有啥兴趣杀你,
更没兴趣跟你斗嘴!」公孙无我平静地说道。
「你要告诉我事情?什么事情?」屠媚愣一下,问道。
公孙无我嘿嘿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我想告诉你,素因
师妹还活着,而且我警我师弟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
「什么?!」此言一出,对屠媚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那个素因,素因还活着,这怎么可能?!屠媚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这个事情!
「你别胡说!」屠媚冷笑一声,说道,「那个贱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
警我告诉我的,你别想用这种胡话挑拨我跟警我之间的关系,有种你杀了我,杀
了我!」
屠媚压根儿就不相信公孙无我的话,她一直都认为,上官警我爱的是她,那
个贱人早就死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公孙无我一定是骗她的。
屠媚这种态度,公孙无我可是早就料到了,也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自己这一句
话,她就相信了自己。
所以,复活素因,就是为了让屠媚亲眼看到那一幕!
公孙无我嬉笑着坐在了屠媚身边,说道:「我还是跟你讲讲公孙无我的故事
吧,讲完之后,我会带你去看看,看看你最爱的男人,是怎么跟他唯一爱的女人
卿卿我我的!」
说完,公孙无我缓缓讲出了当年,上官警我和素因的故事。
这一桩桩,一件件,听得屠媚脸色发白,怎么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我不相信!」屠媚怎么也不敢相信,
上官警我居然一直在骗他!
屠媚一直都以为,上官警我要夺取赤魂石,第一是因为要为那个死去的婆娘
报仇,第二是为了成就无上霸业。
可是,按照公孙无我的话,原来上官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那个死去
的女人在一起,这让屠媚怎么能够接受?自己为他做的那一切,都是替那个女人
做的嫁衣?!
警我,你不能这么对我!屠媚心里无比痛苦。
「你骗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屠媚痛苦地大喊道,美丽的脸部都扭曲
了!她心里不住默念,这个男人是正道的伪君子,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欺骗
自己,绝对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公孙无我笑
道,「如果你不信,现在就可以跟我去见见这对苦命的鸳鸯!」
说完,公孙无我封了屠媚的武功,在解开她的铁链,然后将屠媚带着朝上官
警我和素因的那间囚室内。
将屠媚带出来之后,很快到了上官警我的囚室。
在外面,屠媚很快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只见一个蓝衣美女正在跟捆着的上官
警我说话,上官警我的脸上此时满是柔情,这样的表情,是屠媚从来没有见过的。
「不可能!不可能!」屠媚浑身发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但是却
也不能不相信,上官警我真的一直都在骗她!那个素因真的没有死!
「上官警我!」屠媚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冲进了囚室当中。
素因和上官警我现在正在说情话,可是却忽然被冲进来的屠媚给吓了一跳。
「屠媚?!」上官警我怎么也想不到屠媚居然会冲了进来。
素因皱了皱眉头,她知道屠媚是谁,这个可以算是自己情敌的女人,虽然素
因很相信上官警我对她的真心,可是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素因终究还是有点不大
开心的。
毕竟,任何一个女人,对自己的情敌,都不会有多大的好感。
没办法,这就是人,人性都是自私的,再好的圣母,玛丽苏,在面对自己的
感情上,终究都会有一些自私,这是人的天性使然。
而素因这个得到了上官警我所有的爱的女人,都会因此而陷入到这等地步,
那就更不要提屠媚这个从小就好强的女人呢!
看到眼前在一起的男女,屠媚起的脸色发白。
「上官警我,怎么回事儿?这个女人是谁?!」屠媚咬着牙,身子发抖,愤
怒地叫道。
「……」上官警我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对于屠媚,上官警我其实是没
有任何的爱意的,但是却有感激和愧疚。
当年,若不是自己欺骗了她,她怎么也不会痴恋自己这么多年,而当年若不
是她在西域屠霸面前求情,自己恐怕已经死在了西域。
而这么多年以来,屠媚一直是真心实意地帮助自己建立强大的霸业!可是,
自己终究还是欺骗了她……
第013章仇恨
「她是素因,我的妻子素因!」上官警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口说出了这
句话。
毕竟,不管怎么样,这种事情还是必须要说清楚的,自己不想再骗这个女人
了!
「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屠媚气的浑身发抖,仇恨地看着眼前美貌比
她还胜上一筹的美女,眼中满是杀意!
「公孙无我那个奸贼,告诉了我很多事情!」屠媚的语气之中满是冷意,
「他告诉我说,你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女人没有死,而她一直和你共用一个身体,
你为了复活她,和她在一起,所以才要那么辛苦地夺取赤魂石,是不是这样的?!」
上官警我皱了皱眉头:「是公孙无我告诉你的?」他一时之间还不知道公孙
无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挑拨他和屠媚的关系,如今自己等人已经落在
了他的手上,烈影神宗已经完蛋了,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回答我!上官警我,是不是真的?!」屠媚如同发狂似地大喊道。
「是,你说的都没错!」上官警我叹了口气,说道,「一切都和你说的一样!」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此言说出来的时候,屠媚早已经心碎了,
自己做的一切,都居然是为了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而做的嫁衣,自己这么多年的
辛苦,居然都是为了成全这对男女在一起?
那自己算什么?傻瓜?蠢女人?这怎么可以?
「我本以为……本以为,我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就可以嫁给你的……」屠媚
脸色煞白,眼神当中真恨不得活活吃了素因。
「对不起……」上官警我此时也就只能说出这句话了。
「对不起?你以为对不起就能解释了这一切?」屠媚怒极反笑,「我杀了你
这个贱人!」
说完,屠媚就要冲上前来,可是她此时道行被封,这里还有结界守护,屠媚
又如何能触碰得到素因和上官警我分毫?
很无情地,屠媚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弹了回来,结果被公孙无我拖住了后背。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女人,杀了她,杀了她!」屠媚哭泣着大喊道,
张牙舞爪地,似乎就想扑上来,将素因给碎尸万段一样。
「哎呀呀,好激动的女人啊,估计如果这个时候素因在她面前认她宰割,一
定会被她给撕成碎片的……」公孙无我抱着不住挣扎的屠媚这样想着。
嫉妒是很可怕的东西,女人一旦嫉妒起来更加可怕,公孙无我好不容易把屠
媚拖回了监牢。
「别喊了,为那种男人,值得吗?」公孙无我放开了屠媚,嘿嘿笑道。
「你……你让我去杀了那个女人!」屠媚哇哇大喊道,「还有她们那个孽种,
我要亲手掐死她们母女!」
「这么激动干啥?」公孙无我笑道,「那种男人,你就那么爱她,为啥不考
虑换个别的,比如……比如我啊!」
「你?」屠媚愣了一下,暂时平静了下来,瞪着眼睛看着公孙无我,「你不
是名门正派的掌门吗?难道也想学着风流一把,惦记我这种魔教妖女?!」
「有什么不行吗?」
公孙无我看着屠媚笑道:「难道蜀山掌门就不是男人?就不喜欢女人?屠媚
你天姿国色,除了上官警我那个傻子之外,这世间还有不被你所迷的男人嘛?」
对于女人,拍马公孙无我还是很精通的,果然,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到了屠媚
心坎儿上。
「想不到你嘴甜得很啊!」屠媚抿嘴一笑,随即哼道,「不过你想都别想,
你杀了我那么多手下,老娘这身子怎么也不可能给你用!」
「那你还打算给谁用?给上官警我?」公孙无我冷笑道,「当年他睡你完全
是为了利益,是为了灭掉你大哥,好到我师父面前邀功,娶素因。若不是这样,
你就是衣服全脱了躺在他的面前,他估计都是懒得看你一眼……」
「你你你……你胡说!胡说!」这番话说的可是相当难听的,更让此时感情
受到了很大打击的屠媚无法接受,挥掌向着公孙无我打来。
可是她现在道行都被封住了,又能有什么作为?轻而易举就被公孙无我制服,
抓住了手。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公孙无我哼道,「你以为在上官警我的心里,你算
什么?你就是一个他拿来和素因团聚的工具,你这么为他守着,值得吗?我公孙
无我,难道就比上官警我差?你为他守着,他却和素因团聚了,怎么?你不觉得
你是冤大头吗?!」
「……」屠媚身体一阵颤抖,这番话,让屠媚心里无比的难受!
「你真想和我好?」屠媚冷酷地看着公孙无我。
「是啊,迫切地想!」公孙无我笑道,「只要能和你好,我可以满足你一些
要求,当然,放你出去和杀素因是想都别想,因为……我还指望和你一直好下去,
并且还想和素因师妹也好呢!」
「你果然是个伪君子,而且还是个好色之徒!」屠媚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
「我就说嘛,你会这么好心,把那个贱人给救活了,原来是你在打她的主意,好,
这相当的好!」
此时,这个西域妖女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阵阵的邪恶,她的心已经被伤透了,
她只想报仇,报仇!
「怎么?我惦记素因,你感觉很高兴?」公孙无我笑得很开心,他要的就是
这种效果!
只要能好好把握屠媚对素因的仇恨,将来控制这个女人,把她囚禁在这里一
辈子被自己玩弄,那就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素因,屠媚,玉无心,还有屠媚的女儿屠梦,这些女人,公孙无我是宁可杀
错,不可放过,一个都不能落到其他的男人手上。
老子就是这么自私,我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凭什么不能霸占所有的女人?!
「当然高兴!」屠媚冷笑着看着公孙无我,说道,「你要我陪你也可以,但
我要你帮我好好玩弄那个叫素因的女人,我要你玩弄她的一切,让她这辈子都不
能跟上官警我在一起!」
对于素因,现在屠媚满是仇恨,只希望这个在上官警我心里的圣女成为公孙
无我这个可恶的男人的女人,这样她才能有报复的快感!
第014章占有屠媚
「这完全没有问题的!」公孙无我狞笑道,「因为这也是我的目的,怎么样?
愿不愿意陪我?!「
屠媚惨笑一声,然后一把将公孙无我的脖颈抱住,轻轻在他脸上吐着热气,
柔声道:「你说呢?坏蛋!」
接着,公孙无我淫笑着搂抱住了屠媚曼妙的肉体,轻声道:「屠媚,我可是
早就喜欢你了……」
公孙无我说着,双手在屠媚丰满的肉体上四处抚摸,一边疯狂地亲吻起了屠
媚的脸颊和樱唇。
「啊……啊……不要……哎呀……啊……」
屠媚的娇躯在公孙无我的怀中轻轻扭动着,她此时为了报复,根本不在乎其
他的,所以倒是也顺从她了。
而公孙无我疯狂地亲吻,温柔地抚摸,已经令屠媚这个性感少妇的春情在一
刹那间被挑逗起来。
公孙无我拥吻着屠媚的樱唇,两个人热情地激吻在一起。
屠媚的嘴唇柔软细腻,她本人对接吻也很有经验,公孙无我吮吸着屠媚红唇
中的香津,屠媚的香舌主动和公孙无我的舌头缠绵在一起,两个人互相摇摆着头,
让双方的口唇尽情摩擦。
公孙无我很快把屠媚压在了旁边的床上,他抬起头来,看到性感美艳的屠媚
脸颊潮红,气喘吁吁,看起来已经是淫心发动。
公孙无我嘿嘿一笑,解开屠媚的衣服,看着她隆起的乳房,公孙无我隔着衣
服一边捏,一边说:「宝贝儿,你的奶子真大……」
公孙无我褪下来屠媚的上衣,这魔教性感女神的乳房立刻展现在了公孙无我
的面前,那两颗又圆又大的奶子高挺着,裹在性感的肚兜里,可人的丰满乳肉若
隐若现。
从遮掩的肚兜下可以看到,屠媚的乳房形状完美,又很有规模,绝对属于让
男人无法一手掌控的。
「啊……啊啊……啊啊……」
随着身上衣服一件件的减少,屠媚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随着她的喘息,
屠媚的胸部更是上下起伏,乳波晃动,春色无边,令公孙无我的欲火进一步扩大。
公孙无我不客气地把手伸到了屠媚的衣裙处,往里摸。
屠媚的屁股很大,很圆,公孙无我很想一睹全貌。
他不客气地将屠媚的裙子褪了下来,屠媚看到公孙无我要脱她的裙子,也是
主动抬高自己的大腿,公孙无我很容易地就除下了屠媚的裙子。
屠媚穿的是一条粉红四角内裤,隐隐可以看见黑黑的熟女阴毛。
她的大腿丰满修长,套着的肉色丝袜,和粉红色的内裤交织在一起,形成一
道无限的春光,此时的屠媚身上只有那羞人的肚兜和内裤了。
「我要你!我要占有你!」公孙无我低吼一声,起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那
根早已怒昂高挺的肉棒晃动着出现在了屠媚的面前。
屠媚看到公孙无我的大鸡巴,她是魔教的熟女,对越大的鸡巴越是喜欢,看
到公孙无我的肉棒,这骚货多年未有房事,春心荡漾,再加上心里对上官警我的
报复心理,再也顾不得许多!
她立刻主动把自己的胸兜解开,又脱下了自己的裤衩,张开双腿叫道:「公
孙无我,你的鸡巴好大啊啊!你插进来,我要!啊……我要!」
看到屠媚这性感美女的完美身体几乎赤裸,那丰满的大乳房,红润的小樱桃,
艳丽的熟女小穴,可人的大小阴唇,乌黑的茂密森林,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
而且,更加上屠媚那张熟悉而倾国倾城的玉脸,公孙无我如何抵挡得住这样
的诱惑?
他嘿嘿一笑,说道:「宝贝儿,我来了……」
公孙无我挺枪直上,肉棒迫不及待地顶入了屠媚的骚穴里。
「啊!啊!好大啊!啊!」屠媚被公孙无我的大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惊叫
一声,感觉无比的满足。
公孙无我的肉棒真的是太雄伟,太坚硬,太巨大,这一下插入了成熟美女屠
媚的小穴,这骚货立刻感到无比的满足。
「啊……啊啊……啊啊……公孙无我,你好厉害啊……啊……啊……太棒了
……」
屠媚感到公孙无我雄壮的身体已经开始大动起来,这公孙无我每动一下屠媚
都感到舒服,她立刻发浪起来。
「妈的,想不到这骚货的小穴还挺紧的……」
公孙无我的肉棒刺在屠媚的小穴里,只觉得屠媚厚实温热的阴道紧紧箍住自
己的棒身,自己每动一下,在摩擦当中都让公孙无我感到莫大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公孙无我,你操,操死我……啊……用力顶,
人家要要……啊啊……要你狠狠地插死人家……」
屠媚随着公孙无我雄壮的身体不住在她的小穴里蠕动,冲击她的花房,爽快
的不得了。
屠媚本就是个性欲颇大的少妇,这么多年为了上官警我独守空房,不可谓不
难受。
现在屠媚却被公孙无我这色男压在身下,那巨大钢炮的强大力道冲刺,令屠
媚享受到了从所未有的满足。
屠媚早已不再是处女之身,那蜜穴当中被强大的阳物这么一干,犹如山洪暴
发一般,蜜汁源源不断地流出。
屠媚内心感到无比的充实,从花心处传来的阵阵迷人的酥麻,犹如海啸一般,
令她沉醉其中,兴奋地大声浪叫。
「舒服吗?屠媚……」公孙无我一只手搓揉着屠媚丰满的奶子,另一只手温
柔地托起她洁白修长的玉腿,下身抽送地速度很快。
屠媚一脸潮红,环抱住公孙无我的颈部,大叫道:「舒服……啊……好舒服
啊……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公孙无我……你太厉害了……啊啊啊
……啊……」
公孙无我得意非凡,在屠媚身上猛烈抽送,他年轻的身体,强壮的性功能,
让屠媚这少妇在极乐当中享受到了一次又一次地快乐,不可自拔。
当公孙无我激烈地在屠媚的阴户内射出浓烈的精液之后,屠媚舒服的浑身战
栗,那蜜穴高潮澎湃,两个人大叫声中,瘫软在床上。
公孙无我喘了口气,将阳具抽出来,站起身来,指着那根巨物说道:「该你
用嘴服侍我了……」
屠媚顺从地捧住公孙无我的阳物,含入口中,轻轻吮吸,舔弄。
公孙无我高昂地叫唤了一声,感觉到屠媚的蜜唇熟练地吮吸自己的阴茎,那
巧丽如蛇的香舌滑过自己的龟头,上下摆动的头颅套弄着棒身,简直是太刺激了!
「啊……妈的,爽啊!啊!」屠媚吹了好一阵子,公孙无我再也忍耐不住,
阳精狂喷出来,弄得屠媚一嘴都是。但是屠媚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射入嘴里,熟练
一吐,便把公孙无我的阴茎吐了出来。
看到嘴角流下了精液的大胸熟女屠媚,公孙无我兴致又来,笑道:「还能再
干吗?」
「随时奉陪!人家还要!」
屠媚心想这个公孙无我还真是厉害,射了两次了居然还能干。
公孙无我于是将屠媚拽了起来,将她的娇躯顶在了墙上,将她两条大腿抬起
来,夹在腰间,以自身的体力支撑住屠媚的肉体,阳具从她下身顶了进去,疯狂
地干弄。
屠媚哪里经历过这样刺激的体位?被公孙无我干的立刻就是欲仙欲死。
激情大战一波接着一波,公孙无我实在是太强大了,这巨大的肉屌把屠媚送
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巅峰,两个人酣战良久,各种姿势都做过了,当真是快乐高兴,
温存不已……
第015章素因
良久之后,公孙无我心满意足地穿好衣服。
屠媚的眼中默默流下了眼泪,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强,让她刚才很舒服。可是,
自己却一点也不开心,毕竟公孙无我并不是她爱的男人。
「素因,你这个贱人,都是你,把我害得这么惨!我定要亲眼看到你如何在
别的男人身下被弄得惨!」屠媚咬着牙将衣裳穿好。
「你还不去弄了素因那个混蛋?!」屠媚咬着牙叫道,「对了,还有那个可
恶的玉无心,你也必须收拾了那个孽种!我要她们母女都不好过!」
乖乖,这女人一旦恨起某个男人来,真的相当可怕啊!公孙无我心里无奈地
想着。
「放心,那个女人逃不了的,我这就去收拾她!」说完,公孙无我转身走了
出去。
屠媚心里不禁非常的期待,素因这个女人被上官警我以外的男人弄。
很快的,公孙无我就将不住挣扎的素因给抓了过来。
「放开我,我要见警我!」素因和上官警我本来正在说话,却忽然被跑进来
的公孙无我一下子抓到了这里。
「屠媚,你也在这里?!」素因看到了屠媚,只见她披头散发,衣裳似乎有
些凌乱,她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不妙,但是却又不知道不妙在哪里。
「你就是素因?」此时,屠媚才算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打量眼前的情敌,这
个间接毁了她一辈子的女人。
不能不说,素因的美貌的确是超凡脱俗,跟屠媚的媚不同,素因属于那种仙
女级别的纯洁美人,屠媚的自问美貌上,自然是比不上眼前这个女人的。
但正因为这样,屠媚才会更加的嫉妒,嫉妒这个有男人,有孩子,有爱的幸
福女人。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一切,警我,女儿,爱情,而
我却什么也得不到,我的孩子就那么死了……为什么!」
所谓心约伤恨越强,屠媚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了素因面前,说道:
「我本以为,上官警我喜欢的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原来就是你这种货色啊!听说
当年你们并没有成亲,你没成婚就和上官警我干那事儿,还干大了肚皮,想来你
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吧!估计窑子里一抓就是一大把吧!」
素因显然很生气屠媚这么跟她说话,可是现在却面不改色,而是冷冷地说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忽然,素因明白了一件事,她精通医术,自然可以看出很多人没看出的事情,
她此时才忽然发现,屠媚似乎像是刚刚行过房事的!
「屠媚,你……你和公孙无我……你们……你们……」素因不敢置信地说道。
「看起来你看出来了?」公孙无我嘻嘻一笑,放开素因,说道,「我跟屠媚
已经在一起了!」
「你身为正派的掌门,怎么可以……可以跟魔教妖女!」素因显然非常愤怒,
虽然她已经算是脱离了蜀山,可是心里的正道观念却是一直存在,再加上心里对
屠媚一直没什么好感,这才说出这句话。
「素因啊素因!」公孙无我嘿嘿笑道,「素因,我问你,你跟我认识了这么
多年,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当年让师父
把你许配给诸葛驭我,就是我公孙无我的建议!」
「你……你……」此时素因才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当然,这是她自己认为
都知道了,其实还有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的。
「公孙无我,你到底想干什么?」素因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冷冷地问
道。
「我想干什么?」公孙无我缓缓坐在了石台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道,
「我想做什么?我喜欢你啊,素因师妹!」
「你无耻!」看到公孙无我说出喜欢她的时候的表情,聪明的素因如何不明
白眼前这个男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虽然早已知道公孙无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却也没想到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素因气愤地喊出来。
屠媚狞笑道:「贱人,你以为在这里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公孙无我,你还不
上啊?!」
素因这下才知道自己真的遇到了麻烦,一下子退到最后,咬着牙叫道:「你
别过来,公孙无我,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立刻撞死在这里!」
公孙无我却没有丝毫上前的意思,笑道:「师妹不必紧张,我是不会干那种
无耻的事情的,我不会强迫师妹你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公孙无我伸了个懒腰,笑道:「也许,我们该换个玩儿法……」
「你……你想干什么?」素因有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公孙无我不答,先把素因带下去,然后回答对屠媚说:「公孙无我笑道,」
如果你屠媚能好好地以后在这伏魔谷伺候本座的话,本座还会告诉你一件事
情,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
「额?跟我很重要的事情?」屠媚愣了一下,接着哼道,「那我倒是想听听,
你说说看!」
公孙无我嘿嘿一笑,说道:「那就是,你跟上官警我的孩子,其实还活在这
个世界上呢!」
「额,还活在这个世界……啊?!」屠媚忽然反应了过来,一脸不可置信地
看着公孙无我。
「你说什么?!」屠媚身躯发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孩子还
活在世界上?!你说什么?你没骗我?!」
如果说屠媚心中有什么遗憾的话,那自然就是那个一直没出生的孩子了。
那个孩子是屠媚的命根子啊!可是当年就这么没了,这么多年了,这件事情
一直都是屠媚心里的一根毒刺,让她午夜梦回的时候,都是无比痛苦。
「当然没骗你,你的孩子确实还活着!」公孙无我说出这番话,也是为了防
止屠媚有轻生的念头,毕竟如今她是当年被男人欺骗,肚子大了孩子又没了,如
今更是知道自己一直在为他人做嫁衣,自己是一定要杀死上官警我的,公孙无我
还真有点儿担心自己杀了上官警我,这个女人会受不了这种刺激,就这样轻生了。
如此一个美丽的小娘,公孙无我如何舍得她死去啊?所以现在自然是要告诉
她这件事情了!
而且,公孙无我也相信,依靠屠媚女儿,也就是屠霸如今的女儿屠梦这颗棋
子,公孙无我相信,一定能好好控制好眼前这个女人的!
于是,公孙无我笑道:「你的孩子当然还活着,如果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
啊!」
「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屠媚一听到自己的孩子的消息,登时变得无比
激动,比刚才知道了素因的事情更是激动得多。
「哈哈哈哈……你好激动啊!别着急,先说说,如果我告诉你的话,我能得
到什么好处啊?」公孙无我微笑道。
屠媚愣了一下,接着妩媚一笑,说道:「人家都陪你做过那种事情了,你还
想要什么好处?只要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在哪里,我以后就一心一意伺候你,好
不好?!」
为了自己的孩子的消息,屠媚那是什么都能付出的,相比上官警我,其实屠
媚更看重自己的孩子,毕竟每个母亲都是这样的。
所以,屠媚愿意为了孩子的消息,一辈子伺候公孙无我,这点也在公孙无我
的预料当中。
第016章无耻的威胁
很快的,公孙无我将玉无心和素因带到了上官警我身边。
玉无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母亲居然还活着,一时之间悲喜交加。
「娘!」玉无心一下子扑到了素因和上官警我的身边,「你真的……是我…
…是我娘……「
「玉儿,娘对不起你……害得你……害得你……」素因哭泣着楼抱住最爱的
女儿,一家三口团聚在了一起。
「你们一家三口,也团聚够了吧?」忽然,公孙无我狞笑道。
「公孙无我,你想干什么?!」上官警我预感到了估计公孙无我又要干什么
坏事儿了,立刻喝道
「干什么?哈哈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公孙无我说完,手掌抓一把,
上官警我惊叫一声,已经被公孙无我掐住了喉咙
「你想干什么?!」玉无心和素因大惊,想要扑过来,救上官警我,却被公
孙无我手掌一拍,一道巨力打出,素因和玉无心就被打倒在地。
「果然是迷人心扉的母女花啊!」公孙无我发出了淫邪地笑容,「如果不想
你这位父亲有什么事儿的话,你们母女赶快给我脱得精光!让本座好好亵玩儿一
番!」
「什么?!」玉无心和素因万万想不到公孙无我居然会说出这等不要脸的话
来,均是又惊又怒。
而上官警我眼见公孙无我居然还想侮辱他的爱妻,不禁气的浑身发抖,在公
孙无我的手中不住挣扎,可是却丝毫不起作用。
毕竟,他此时法力被禁制,而且公孙无我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上官警我根
本不可能挣脱得了公孙无我的魔掌!
「公孙无我,你是正道中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情??!」玉无心气愤地大喊
道。
「哈哈哈……玉无心,你当真是天真的可爱!」公孙无我淫笑道,「什么正
道,什么邪道,我公孙无我就是你父亲安插在蜀山的间谍,山中人!你该知道我
是谁了吧?!」
「你……你就是山中人?!」玉无心知道眼前之人便是山中人,气的浑身发
抖,可是自知不是公孙无我对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休想!」素因咬牙说道,「我就是死也不会受你的侮辱,大不了我们一
家三口,今日就命丧于此!」
「哎呀呀,真是刚烈的女人啊!」公孙无我笑道,「我公孙无我就是要以征
服你这样的烈马为荣,你想死我不拦着你,但是我有赤魂石之力,你自杀几次,
我就能救活你几次!信不信啊?!」
素因和玉无心这才想起,公孙无我拥有赤魂石的力量,自己二人是不可能自
杀成功的!
公孙无我看着还在不住挣扎的上官警我,嘿嘿一笑,说道:「看起来,不给
你点儿颜色看看是不行的了!」
说着,公孙无我催动赤魂石之力,登时,激发了上官警我体内由屠霸弄上去
的蛊咒。
「啊!啊啊!」登时,上官警我体内犹如有万只虫子在啃咬他的身子一样,
公孙无我松开了他,点了他的穴道,上官警我痛苦地大叫,浑身真是生不如死!
「爹!」
「警我!」
玉无心和素因流着泪扑到了上官警我身边。
「你这个恶魔,对我爹做了什么?!」玉无心气愤地大骂道。
「我?我可没给你爹用什么咒语!」公孙无我笑道,「我不过就是激发了屠
霸下在他身上的血蛊之咒罢了,怎么样吧?上官警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
觉不错吧?我要看着你痛苦的样子!」说完,公孙无我得意地不住大笑。
「公孙无我,你这个卑鄙小人!啊啊……」上官警我痛苦地大叫,身子却怎
么也动不了。
「不要,不要……」素因哭喊着抱着上官警我,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这个样
子,素因真是恨不得代替他承受这样的痛苦。
「求求你,你救救我爹吧,你要怎么玩弄我都可以!求你了!」玉无心毫无
办法之下,只好扑到了公孙无我的身前,对他进行哀求。
「嘿嘿,玉儿,本座想要什么,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你们母女一起伺候本
座一起,本座就放你们全家一起离开,从此再也不来打扰你们,可你们不答应啊!」
公孙无我装作很无辜地耸了耸肩膀。
「你……你这个无耻的淫魔!」玉无心破口大骂。
「……是不是只要我陪你,你就可以放过警我?!」素因搂抱着自己的男人,
抬头看着公孙无我,咬着牙说道。
「不不不,必须是你们母女一起的!」公孙无我嘿嘿笑道。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同意玉儿干这种事情!」素因叫道,「我可以陪你,
但是你不许动我的女儿……」
「娘!」玉无心此时看着母亲说出这种话来,立刻摇头叫道,「不,你不可
以干这种事情!」
说完,玉无心再度看向公孙无我,叫道:「公孙无我,你要上女人就上我,
不许动我娘!」
「我说你们两母女脑袋有问题吧?」公孙无我说道,「我就是要把你们母女
一起淫辱,才会觉得有成就感!你们如果不希望上官警我这么痛苦下去,最好就
答应老子,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
看着怀中不住惨叫的上官警我,玉无心和素因均是心如刀割。
「我看你们母女之间也不可能主动了!老子先暂时解除上官警我的痛苦,我
自己来吧!」
公孙无我哼了一声,在上官警我身上派了一下,上官警我的痛苦登时消失。
「素因,玉儿,不可以,你们不可以!」上官警我气都没喘一下,就立刻大
喊道,「我绝对不允许你们被这恶贼侮辱……」
「哈哈哈……上官警我,你就睁大眼睛看清楚!」公孙无我说完,一下子懒
腰将素因的身子抱在怀里,伸手就开始撕扯她的衣裳。
「不要……你这个禽兽,放开我!」素因惊怒交加,双手不走捶打公孙无我。
玉无心更是气愤地冲上来,一掌掌朝公孙无我的后心击打过来:「混蛋,放
开我娘!」
「挣扎啊,有种你们继续挣扎啊!打啊!老子在催动血咒,让上官警我爽一
把,怎么样?」公孙无我停止了撕扯素因的衣裳,淫笑道。
玉无心和素因这对母女花呆住了,她们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在看到上官警我受
苦了。
「素因,玉儿,不要听他的!」上官警我愤怒地大吼道,「你让他折磨我吧,
我承受得住,你们不能答应啊!」
「对不起,警我!」素因咬着牙转过头看着丈夫,哽咽道,「素因不能在忍
受你痛苦的样子,为了救你,素因没别的办法!」
说完,素因一脸残酷地看着公孙无我:「恶贼,如果你敢不遵守承诺,我做
鬼也不放过你的!」
公孙无我狞笑道:「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
然后公孙无我笑着对上官警我说道:「好好看清楚,你老婆怎么被本座玩弄
的欲仙欲死!」
「恶贼,你要是敢碰她们一下,我就跟你拼了!」上官警我激烈地怒吼。
公孙无我才懒得管他了,他拉过一盘痛苦的玉无心,将这对性感的母女花并
排凑在一起,对着她们身上的衣服就是疯狂地撕扯。
随着衣裳一件件的离体,玉无心和素因都是生不如死,痛苦无比,自己母女
居然会一起被眼前这个恶贼所侮辱,还是当着丈夫(父亲)的面面前。
而公孙无我却是越脱越兴奋,眼前这对可是真正的母女花,而且还是夫前戏
人妻,父前淫其女,这样的刺激,真是没享受过。
转眼间,这对母女花已经被公孙无我脱了个精光。
「哈哈哈……不错啊,母女都美,倒像是姐妹!」
公孙无我淫笑着打量着这对母女花性感的胴体,素因虽然已经是母亲了,可
是她不论是身段还是相貌,都宛如二十多岁的少女一般。
而相比身材,玉无心的皮肤要比素因白一些,娇嫩一些,可是论奶子,却是
素因比玉无心大一些,而屁股、大腿的丰满程度,年长的素因都要胜过娇嫩的玉
无心一筹。
「对不起……素因,玉儿,我没用,保护不了你们……」
上官警我看到公孙无我这个恶贼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然后粗鲁地趴在了自
己的爱妻和爱女的身上大展轻薄手段,这个一生可怜的男人,绝望地闭上眼睛,
不忍再看。
公孙无我一边淫笑一边施展挑逗之法在这对妖媚的母女花身上大占便宜,他
扑在素因的身上,一面抚摸素因的玉乳,一面用手挑拨旁边玉无心的阴道。
玉无心和素因均是羞耻无比,却又不敢反抗,只能在这恶魔的淫弄下羞耻地
闭上眼睛承受着。
「哎呀呀……不愧是母女花,这身上的妙处还真是差不多,小穴柔软,奶子
都是大,不过玉儿,你的奶子可要比你娘小啊!」公孙无我淫笑着说道。
玉无心和素因本来在最亲的人面前被男人玩弄就觉得羞耻,如今这个男人居
然还一边玩儿一边评论自己母女的身材,玉无心和素因真是羞愧欲死。
公孙无我现在是得意非常,素因和玉无心均是世间绝色女子,而且既是母女
花,又因为外表年龄差不多,看起来更像是一对姐妹花。
将这样的性感尤物玩弄在身下,大展男人神威,真可以说是世间快事儿啊!
当公孙无我施展出熟练的调情手法之时,他自从穿越此位面便似乎无师自通
的房中秘术,确自有其厉害之处,素因和玉无心虽然内心万分痛恨眼前的淫贼,
可是当他手法划过肌肤的时候,素因和玉无心依然慢慢感觉到,那蚀骨销魂的快
感。
「这恶贼手法好生厉害……我的身体……身体有了反应……不行,我不能屈
服,决不能喊出来……」玉无心羞耻地想着。
「这恶贼手段厉害,我是被逼的,可是我的身体……身体竟然被他挑逗的开
始舒服起来……不行……我是警我的妻子,我现在只是为了警我而屈辱……绝对
不能当众主动出丑……」素因心里是这般想的。
「来,为老子舔鸡巴吧!你们母女一起用嘴舔!」抚摸了一阵之后,公孙无
我显得十分过瘾,这对母女的感觉开始强烈起来,公孙无我都感觉她们的小穴开
始湿了。
于是,为了进一步淫辱她们,公孙无我挺着那根粗硬的肉棍叫道。
「什么?你……你要我们……」素因和玉无心本以为只是给公孙无我淫辱一
番就可以完事儿,就当被鬼压了吧,可哪里知道,这个家伙居然还要自己母女给
她舔那丑恶的东西。
「怎么?你们母女聋了吗?或者是听不懂汉语啊?」公孙无我狞笑道,「还
不快点儿,是不是想老子让你们的男人父亲生不如死!」
「不要,素因,玉儿,你们不能做这种事情!」
上官警我一听公孙无我居然要自己的爱妻和女儿用嘴去服侍他那丑恶的东西,
他如何忍受得住,此时被公孙无我这么一折腾,上官警我的气焰也减弱了不少。
「求求你们不要……不要这么做……你们这么做我更生不如死……公孙无我,
你要怎么样对我都行,求你放了她们吧!」
上官警我宁愿自己在受到那生不如死的痛苦,也不希望看到爱妻和女儿去干
那种勾栏妓院里婊子干的事情啊!
第017章淫辱玉无心母女
「少他娘的废话!」
公孙无我狞笑着抖动着鸡巴,说道:「如果不想你丈夫,还有你老爹生不如
死,就乖乖地动嘴!」
说到这里,公孙无我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本座也不怕告诉你们,我已经是天下无敌,所以如果你们想要咬断本座的鸡巴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想得好!如果你们敢这么做,本座一定会让上官警我付
出代价!」
玉无心和素因痛苦地盯着那根狰狞的巨物,再看看一旁哀求的上官警我,二
女均不愿意他在受什么苦难了。
「对不起,警我,原谅我……」素因轻轻说了一声,终于屈辱地将赤裸的身
体跪在了公孙无我的面前。
她为了自己的丈夫,只能不甘地为公孙无我舔鸡巴。
抓住那根坚硬的火龙,素因只觉握在手心的阳具无比硕大,犹如一根大铁棍
一般。
她只跟上官警我造过一次爱,两个人当时做了很短的时间,素因其实没有真
正尝到过做女人的快感。
公孙无我这根鸡巴素因摸到的时候,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个念头:这根鸡巴比
警我的大好多啊!
公孙无我淫笑着凑了凑阳物,素因咬了咬牙,轻轻张开诱人的小嘴儿,将她
含在了嘴里。
腥臭的味道,粗大的棒子,令素因感觉厌恶欲呕,可她还是只能顺从着为公
孙无我这个淫魔含这根丑恶的大鸟。
「素因!」
看到自己心爱的妻子居然如同勾栏妓院里的女人一样,给男人含那最丑恶的
东西,上官警我已经彻底生不如死,一时之间,呆呆地流泪看着这一幕,竟然连
骂都骂不出来了。
「哈哈哈……玉无心,你还等什么啊?还不快跟你母亲一样过来服侍本座?!」
身下的女人跪在地上,撅着粉白的屁股,屈辱地给这个男人口交,公孙无我
一边享受,一边对着玉无心勾手指头。
玉无心看到母亲抓着这恶人的丑恶大鸡巴,给他舔鸡巴,心里别提恶心了,
可是公孙无我对她发出命令以后,看了看身旁的父亲,她终于还是跪在了自己赤
裸的母亲身边。
「你的,舔阴囊的,花姑娘的!」公孙无我还不忘学几下日本鬼子!
玉无心能听明白公孙无我什么意思,她现在也无力抵抗,只能忍着恶心凑上
去,张开香舌舔公孙无我的囊袋。
素因一边含吮公孙无我的鸡巴一边流泪,自己母女一起屈辱地脱光衣服,给
一个自己母女都痛恨的男人干这种事情,还是当着自己丈夫,女儿父亲的面,素
因真恨不得干脆死了好。
她虽然早就不是处女了,可是给男人含鸡巴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技术未免
不够成熟,可是也舒服地公孙无我不住哼叫。
让素因口含了一会儿,公孙无我舒服地抽出鸡巴,顶在玉无心的面前,说道:
「该你了!」
盯着粗硬的大鸟,玉无心只觉得胃部一阵翻腾,可是她没有犹豫,自己母亲
都做了,自己也没有选择。
娇美的玉无心张开小嘴儿,将恶心的家伙包在口中,学着刚才母亲的样子,
笨拙地含弄。
素因看到女儿卑微地做这种事情,心如刀割,心想:「玉儿,娘对不起你啊
……」
玉无心笨拙的口技连她母亲都不如,但是公孙无我想到了玉无心的身份,还
有母女一起口交的快感,心里就特别舒服。
公孙无我享受了一会儿,一把抽出鸡巴,玉无心一阵咳嗽。
「小玉,上官警我,看我怎么搞你们的老母,女人!」
公孙无我淫笑着就把素因压在身下。
「不要!」素因知道自己就要被延期阿基诺的男人所玷污,下意识地哭喊了
一声。
可是,这阻止不了淫邪地公孙无我,他将素因洁白的大腿分开,看到中间粉
嫩的女子牝户。
「好美啊!估计就被上官警我用过一次吧?这下可便宜本座了!」
公孙无我低头凑到了素因诱人的私处,抚摸了几下素因黑黑的阴毛,然后张
开嘴就开始吸吮素因的鲍鱼。
「啊!」从未被男人舔过那种地方的素因感到一阵如电击一般的刺激传来,
让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刚喊完,素因就后悔了,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恶贼面前如此?
可是,接下来,公孙无我就开始动情地亲吻、舔吮素因可人的美鲍,一边舔
公孙无我一边把手往上伸展,抚摸素因诱人奶子。
每个女人,其实都希望心爱的男人能为自己舔西,因为那样会让女人觉得很
有温暖感。
素因从没被男人舔过那种地方,现在虽然很讨厌公孙无我,可是她很快被舔
的舒服极了,小穴不但湿了,而且她竟然控制不住地开始呻吟起来。
「啊……啊啊……哎呀……啊……嗯……」
「哈哈哈……我就说嘛……本座舔西的手段那是世界第一,你开始抵受不住
了吧?」
公孙无我给素因舔的手段用上了高超的技术,素因不过也是个有点修为的普
通女人,如何抵受得住?
公孙无我动情地舔了素因十几分钟,素因满面潮红,终于陷入了情欲的漩涡。
一旁的玉无心看到母亲居然被这恶贼,搞得淫荡起来,不禁看呆了,而上官
警我,早已经看的发愣不已,一句话似乎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是心死了,还是看
呆了。
「素因夫人,你想不想要本座的鸡巴?」公孙无我将粗大的巨物顶在素因的
鲍鱼口,轻轻摩擦。
阴户的酥麻,被奇特手段挑拨的极乐,令素因的神智在这一刻似乎崩溃了。
「我……我要……」素因咬着牙,羞红着脸蹦出了这句话。
公孙无我大为满意,这个女人,终于还是屈服了。
「啊!」随着素因一声诱人的呻吟,公孙无我的巨物已经深入其中,狠狠地
插进了素因的阴道内。
霎时间,素因只觉浑身被无比强烈的快感包围,她在此时,几乎忘记了丈夫,
忘记了女儿,更背叛了自己对上官警我的深爱,她只想享受这种极乐的刺激。
「啊……啊……好大……不行了……啊……哎呀……啊……」
素因的身体被彻底挑拨起了性欲,公孙无我对能干玉无心的老母感觉特别刺
激,鸡巴更是将什么「九浅一深」、「直捣黄龙」、「摩旋疯转」等手段对着这
个女人施展。
「娘怎么会……怎么会这么淫荡?」
玉无心看到母亲被这个可恶的混蛋淫辱,可是她似乎看起来不像是在被强奸,
而是在通奸,跟刚才的刚烈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娘这是在背叛爹……可是……可是看着娘这样……难道真的很舒服……」
看到这里,玉无心不禁想起了刚才跟公孙无我大战的情景,她的身体由于刚
刚成为妇人,异常的敏感,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别的男人淫辱,她本来就有点湿润
的小穴不禁更有感觉了……
玉无心呆呆地看着母亲被淫辱,这个恶贼干了母亲一会儿,居然将鸡巴抽出
来,然后把母亲……母亲摆成了一个像母狗爬的姿势……
「天啊,还能这么干?」
玉无心目瞪口呆地看着丰满白嫩的母亲撅摆着浑圆的大白屁股,被这个可恶
的男人从后面的排泄口插进去。
「不可以……啊……你不能干那里……那里是……那里是排泄的……」
素因的屁眼还从来没被男人干过,如今却被公孙无我这个混蛋从后插入,她
感觉好疼,丰满的屁股不禁不住摆动。
但是,公孙无我却更加兴奋,生过孩子的女人果然不一样,屁股要比玉无心
这样的雏儿挺翘的多,他满足地将肉棒顶入素因的肛门内,狠狠地干。
他的鸡巴刚才已经操的素因的小穴欲仙欲死,如今又深深干入素因的肛门里,
他大力抽动,下下深入素因的屁眼花心,顶的素因很快摆脱了痛苦。
玉无心呆愣地看着母亲撅摆着屁股,一开始似乎还在挣扎,开始没过一会儿,
似乎就叫喊的很……很淫荡,如今居然……居然还顺从起来。
娘怎么这么下贱……玉无心羞红着脸低下头。
忽然,玉无心只见公孙无我怒吼一声,鸡巴以超快的速度顶弄,接着母亲爽
快地呻吟一声,玉无心能看到母亲的肛门里射出了很多黄水。
公孙无我满足地抽出鸡巴,母亲如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洁白的屁股还在轻轻
发抖,肛门里流出了男人黏糊糊的精液和黄黄的粪水。
「让我在爽一把吧,玉无心小姑娘!」公孙无我在素因的肛门里喷射之后,
又不怀好意地看着玉无心。
「你不可以……」玉无心还没反对两句,就被公孙无我抱住了身体。
「刚才开了你的前门,现在来光顾你玉无心的后庭花,『妖姬脸似花含露,
玉树流光照后庭』!多好的诗词啊!」公孙无我说完,就把玉无心摆成了后庭花
的姿势。
「不要……你不可以……放开我!」无比羞耻的玉无心摇晃着白嫩嫩的屁股,
不住挣扎。
「你的屁股可不如你娘的大……小了点儿……」公孙无我轻而易举地扶住了
玉无心的屁股,一边抚摸一边笑道。
然后,伴随着玉无心一声痛苦地大叫,公孙无我已经是阳物一挺,狠狠地将
自己的鸡巴挺入了玉无心娇嫩的菊花内。
玉无心前些日子经历了处女破身的疼痛,今日又被强开了菊花,真是要疼死
了,真恨不得将身上正在蠕动的男人千刀万剐才好,可是此时的她只能无助地撅
摆着浑圆的屁股,勉强承受。
当着自己父母的面,被男人从后面干肛门,这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做人?玉无
心心里是越来痛恨眼前的男人。
但是任凭玉无心在怎么痛恨公孙无我,也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公孙无
我的大手将玉无心的身子抱起来,双手从后伸前,一边按住玉无心诱人的双乳把
玩儿,一边狠狠地干她的菊花。
男人的粗暴狂热,干的玉无心浑身不住发抖,她羞辱地撅着粉嫩的屁股,被
干的连连大叫:「啊啊……住手……啊……混蛋……恶魔……我……哎呀……」
公孙无我的鸡巴不住往她肛门里延伸,渐渐地也带给了玉无心快感,而公孙
无我更不住以厉害的调情手段亵玩儿玉无心的胴体,玉无心慢慢进入了状态,抵
抗能力也是不住减弱。
「啪啪啪」一阵疯狂耸动,玉无心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声,其中有快乐,有痛
苦,有哀愁,有发泄,但是越干玉无心显然身体越爽。
「哈哈哈……玉无心,怎么样?哥干的你爽吧?」
「恶贼……我……不……不爽……你……混蛋……」
「是吗?那哥就在弄的更大力,你总是要爽的……」
「啊……不要……哎呀……不能大力了……啊……要死了……啊……」
「那你说,我的鸡巴操的你的屁眼爽不爽?」
「呜呜呜……爽……爽……啊……你轻点……啊……爽死了……」
被公孙无我操的屁眼舒服的玉无心,终于在他的手法下,逐渐投降,顺从,
最终更被操的欲仙欲死,如她母亲一般,像条母狗一样,被干的欢乐不已。
公孙无我又舒服地淫辱了玉无心好几百下,操的这女人的肛门都肿了,自己
也被往了高潮几度,公孙无我这才爽快地一阵发射后,抖了抖鸡巴,满足地退出
了她的身体。
「好了,舒服地够了,现在也该进行事情了!」
公孙无我爽够了之后,一掌过去,就将上官警我给打的脑浆迸裂。
「警我!」
「爹!」
素因和玉无心看到公孙无我竟然将上官警我给打死了,登时如坠冰窖。
「你怎么可以杀了警我?!」两个光屁股的女人,扑到了上官警我的面前,
素因对着公孙无我大叫道。
她们母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二女牺牲了贞操,最终,居然还是救不了自己
父亲(丈夫)。
「杀了他又怎么样?」公孙无我狞笑一声,接着双手一挥,大叫道,「实话
告诉你们,本座现在可以让任何人不死不灭,我现在就诅咒玉无心和素因母女不
死不灭,不伤不害!」他穿越之后便有此能力。
玉无心和素因此时只觉得身体似乎不一样了,好像真的达到了不死不灭的地
步!
「你……你……」素因和玉无心一阵眩晕,她们已经察觉到,自己母女似乎
真的变成了不死不灭之身,那岂不是说,要永远和上官警我阴阳相隔?
此时,这对母女才终于明白,公孙无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讲信用。
「恶贼,我跟你拼了!」素因喘着气站起身来,就朝公孙无我扑过来,结果
被公孙无我一下子制服了。
玉无心母女又被关押了起来,两母女生不如死,可是偏偏又怎么也死不了!
公孙无我从来不指望自己可以让玉无心母女变心爱上自己,对他们,公孙无
我的目的就是囚禁起来,想玩儿的时候就去找她们玩儿就行了。
反正他是蜀山掌门,蜀山如今的弟子大部分也是他的派系,他怕个毛线!
被关起来的素因母女痛不欲生,可是又能如何?她们是逃不出公孙无我的魔
掌的!
第018章丁家姐妹
公孙无我在睡了玉无心等女之后,便打算先去余杭镇看看。
这个世界,仙剑派的掌门是一贫,也就是李逍遥,而他的妻子赵灵儿虽然是
女娲后人,可是却没死。
因此,公孙无我去余杭镇见不到李逍遥,却可以看看是否能见到丁香兰姐妹。
……
余杭乃是江南大镇,位于杭嘉湖平原南端,西倚天目山,南濒钱塘江,中贯
东苕溪和大运河,自古富庶繁华,人文荟萃,既有天目诸山的灵秀之气,又得东
南沿海的浩荡之风。
待公孙无我飞到了余杭之后,很快便打听到了,镇上确实有丁家姐妹花,并
不认识李逍遥,这下公孙无我就开心了。
……
余杭镇的县令名叫汪有财,是个十足的大贪官,在任期间搜刮了不少民脂民
膏,为人贪财小气,虽然没有把余杭镇搞得乌烟瘴气,但也确实治理的不算好。
而现在,在汪县令的房间内,这个平日里颐指气使的贪官却不断地再给一个
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磕头。
「饶命啊!求求大仙饶了我这条狗命!」被汪县令磕头的,正是公孙无我!
公孙无我微笑着看着眼前不住磕头的肥胖县令,他在一刻钟之前闯入了汪县
令的房间,对他秀了一把肌肉,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厉害。
汪县令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当见识到了公孙无我那强大的法力之后,吓
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起任何反抗之心,这不,立刻就乖乖跪在公孙无我的面前,
磕头求饶了。
「汪县令,我想你应该知道……」公孙无我狞笑着对汪县令这个肥胖的家伙
说道,「我可以随时把你这个贪官污吏给全家杀光,别说是你,就算是皇帝老子,
本座若想杀也不是杀不成的!」
「求,求大仙不要杀下官,下官家里……家里有不少金银,可以……可以送
给大仙的……」汪县令颤抖着身子对公孙无我磕头道。
「我不要金银,只要你帮我做事情,可以吗?」公孙无我微笑道。
汪县令为了保命,那是什么事儿都肯干:「只要……只要大仙一句话,我,
我汪有财肝脑涂地,一定效忠啊!」
「非常好!」公孙无我狞笑着扶起了汪有财,说道,「现在,我要你帮我做
件事情,做得好了,那自然是大大有赏的,要是做不好,嘿嘿嘿,可别怪我对你
不客气!」
「好好好,大仙尽管说,尽管说!」汪有财陪笑道。
……
余杭镇丁家虽然贫穷,但是丁老汉家中只因有一对美貌的姐妹花——丁香兰
和丁秀兰,所以在整个余杭镇,倒也算是非常出名的!
而在家里的丁老汉,本来正在准备晚饭,可这个时候,一群官差忽然跑了进
来。
「官爷,你们要干什么?」丁老汉吓了一跳,不知所措。
「少废话,丁老头,你跟我们走一趟!」当差的不由分说,抓起丁老汉就走。
……
李家。
「香兰姐姐,秀兰姐姐,不好了!」如今才八岁的王小虎急匆匆地跑进了客
栈里。
丁香兰和丁秀兰乃是余杭镇著名的姐妹花,丁香兰今年十八岁,丁秀兰比丁
香兰小上一岁,十七了,两姐妹虽然比不上赵灵儿那般国色天香,却也是身材玲
珑,小家碧玉,优雅完美。
其中丁香兰的姿色还在妹妹丁秀兰之上,可是丁秀兰身上的活泼可人的青春
气息,丁香兰却是弱了一筹,所以二姐妹可以说是各有所长,难分伯仲。
丁家姐妹这天正在外面逛街,忽然看到王小虎跑了进来,不禁愣了一下,丁
香兰问道:「小虎子,出什么事儿了?」
「丁家姐姐,不好了……」王小虎喘着粗气,叫道,「我看见,丁,丁大伯
被当官的给抓走了!」
「什么?!」丁家姐妹大吃一惊。
……
「差大哥,我爹到底怎么了?」县衙门口,丁香兰,丁秀兰姐妹拉着一个衙
役询问丁大伯的事情。
那名衙役色眯眯地看着这对姐妹花,说道:「你们说那个丁老头啊?被县官
大人给请到府上去了,估计等会儿就会出来的!」
「可是,可是我爹他又没犯法,这是为什么啊……」丁秀兰十分生气地叫道。
「这我们又不是县官大老爷,我们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抓你们的爹啊?」衙
役笑道,「不过我想如果你们的父亲没犯法的话,应该也没什么事儿的……总之
你们先回去等着吧,你们这样在县衙门口,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丁香兰跟丁秀兰毫无办法,只好自己二人先回去了。
第019章父母之命
回到了家里之后,丁香兰和丁秀兰姐妹均是有些着急地等待着,不知道自己
的爹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丁老汉终于回来了,这让丁家姐妹又惊又喜。
丁老汉虽然被称之为老汉,但其实今年也就刚刚四十七岁,只是古人寿命短,
所以快五十的人被叫做老汉也是可以的。
「爹,您可回来了!」丁香兰和丁秀兰赶紧扑到了丁老汉的身边,扶着他的
手臂叫道,「那些官差没把你们怎么样吧?」
丁老汉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爹能有什么事儿啊?只是,香兰,秀兰,
爹今天回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件好事儿的!」
丁香兰和丁秀兰吃了一惊,丁秀兰问道:「爹,什么好事儿啊?」
丁老伯微笑道:「爹啊,今天上县衙,其实是为你们张罗婚事去了!」
此言一出,丁家姐妹大吃一惊。
「爹,婚事?什么婚事?」丁香兰身子微微发抖,颤声道。
丁老伯笑道:「那是县令大人的远方表弟,姓公孙,名叫公孙无我,这位公
孙公子乃是人中龙凤,不但长的英俊,而且还是县令大人的亲戚,如果你们嫁给
他,那未来我们家就什么也不愁了……」
「我们?爹,你是让我们一起嫁给那个……那个什么公孙公子?」丁秀兰惊
讶地叫道。
「姐妹同侍一夫,那不是很正常嘛?」丁老汉说道,在这个时代,男尊女卑,
姐妹一同嫁给一个男人,确实非常正常,没人会说什么不对的。
「爹,我不同意!」丁香兰毅然拒绝,她实在不愿意就这样嫁给一个不认识
的男人。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你们还想违抗父命吗?!」
丁老伯眼睛一瞪,有点生气了。
「这……」身受封建礼教约束的丁香兰和丁秀兰登时浑身一抖,什么话也说
不出来了,她们本就是十分传统的女人,虽然没怎么读过书,可是女训、女则还
是读过的,她们深深知道,父母之命是不可违抗的!
回到房间里,一对姐妹花是抱头痛哭啊!
「妹妹,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对不起逍遥哥哥啊……」丁香兰流泪
哽咽道。
丁秀兰也是毫无办法,她们是端庄正经的闺女儿,绝对不可能行私奔之事,
如今她们除了顺从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啊?
丁老汉在外面听着女儿的哭声,虽然心中颇为不忍,但是却也不会改变心意。
刚才,在县衙里,县令大老爷亲口对着自己提亲,而且还当众取出一万两白
银,作为贺礼。
一万两白银啊,这可是丁老汉这辈子都没见过的巨款啊!穷了一辈子的他,
当场就呆住了,接着,就同意了这桩婚事。
「我已经穷了一辈子了,吃的是糠咽的是菜,如果我的女儿嫁给了县令大人
的亲戚,我们一家都会过得好好的,所以这桩婚事是没错的!」丁老汉在心里这
么对自己鼓励。
晚上,丁家吃饭的时候,三个人都是默然无语。
「香兰,秀兰,吃啊,今天可是有鱼有肉啊!」丁老伯从县衙里出来的时候,
被县令大人送了好些银子,今晚丁家可以说是相当热闹,酒肉俱有,十分丰盛。
「爹,你真的,要让我们姐妹一起嫁给那个公孙公子?」看到姐姐一脸愁容,
丁秀兰吃了一口饭,低声问道。
「都已经定下了婚事了,最近几日就有一个黄道吉日,到时候你们姐妹一起
出嫁,我们一家就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丁老伯呵呵笑道。
丁香兰沉默了一下,默默流下泪水,说道:「那个……那个公孙公子,他…
…他娶妻了吗?「
丁老伯欢喜地说道:「就这点上就是天大的好事儿,那位公孙公子如今没有
娶妻,你们嫁过去就是正妻,那该有多好啊!」
姐妹二人听了这话,稍微松了口气,不是去做妾就好。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看起来,也只能依从了!」默默闭上眼睛的丁
香兰接受了这个事实!
看到两个女儿默不作声,似乎是答应了嫁给公孙无我,丁老汉十分欣慰,毕
竟每个父母,都希望孩子嫁给高富帅,而不是嫁给一个店小二。
这一切,自然也都是公孙无我的阴谋,对于丁香兰和丁秀兰这对余杭镇的著
名姐妹花,他自然是无比觊觎的,若是不弄上手,那可相当遗憾。
于是,他这才控制了那个县令,让他先将丁香兰和丁秀兰的父亲带到了县衙
里,以真金白银加上正式提亲为引诱,终于成功让这个老汉答应将女儿嫁给公孙
无我!
第020章洞房双飞双兰妹
终于,丁香兰,丁秀兰姐妹一起嫁给公孙无我。
此时的那个汪有财,身上已经被公孙无我下了恶咒,无论如何不敢反抗公孙
无我,于是立刻用了自己的家财,在余杭镇给公孙无我办了一栋豪宅,又送了好
些家财。
虽然内心很舍不得,可是此时公孙无我为刀俎,自己为鱼肉又有什么办法呢?
两个貌美如花的闺女儿就这样嫁入了余杭镇的这座豪宅内,公孙无我也算第
一次结婚吧!
虽然说是婚礼,但是公孙无我也办的颇为草率,反正彩礼已经给那个丁老头
了,该怎么办就是老子的事情了。
等拜完天地处理好一切事情之后,公孙无我这才慢悠悠地缓缓走进了自己的
洞房,看到了坐在床边,盖着盖头的两个新娘子。
公孙无我淫笑着关上门,缓缓走了过去,揭开了两个美人儿的盖头。
灯光之下,胆碱丁家姐妹花温婉如玉,秀雅端庄,虽然不能说是倾国倾城的
绝色,但是乡间女子的一股小家碧玉,却是难以掩盖,令公孙无我越看越是喜欢。
丁香兰和丁秀兰此时才算是真正见到了她们姐妹花的男人,只见眼前之人身
材高大,虽然不算多帅气,却也是威武雄壮,两个美女心中也不禁松了口气,毕
竟没有哪个女子,愿意嫁给一个丑八怪为妻。
「香兰,秀兰,从此以后,你们便是我公孙无我的女人呢……」公孙无我淫
笑着轻轻握住了两个美人儿的玉手,「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们的!」
看着公孙无我眼中温和的目光,丁香兰和丁秀兰只觉得浑身一热,一股说不
出的奇特感觉包围了这对姐妹花,她们羞的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公孙无我依靠自己的实力和身体,已经将自己体内凝聚出了一个魔种,
这个魔种的功效就和韩柏那个类似,可以BUG一般的吸引女性,而且,魔种似
乎已经融合进了周文的神魂当中,威力大增。
而当此时刻,公孙无我便用这魔种之力,没费多大功夫,便让丁香兰和丁秀
兰姐妹花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
「你看,你们是不是应该服侍我宽衣上床呢?」公孙无我微笑道。
丁家姐妹害羞地对望一眼,心里均想:「如今已经是他的人了,自然是必须
这么做的……」
「是,妾身遵命……」两个女子现在也收起了往日的活泼,就连丁秀兰也是
必须规规矩矩的,二女害羞地伸手,就去为公孙无我脱衣服。
虽然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两个女人都很贤惠,慢慢帮助公孙无我将身
上的衣服给脱下来。
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两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均是看的眼花缭乱,羞态难奈,
尤其是公孙无我胯下那根巨大的硬物,更是带给两个女人视觉上的极大冲击。
公孙无我淫笑着将丁香兰和丁秀兰姐妹推倒在床上,便伸手去解两名少女的
衣裳,香兰和秀兰羞涩地闭上双眼,她们只觉眼前的男子好有吸引力。
一件件,公孙无我淫笑着脱去了二女的衣服,转眼间暴露在外的,是两具香
嫩白皙的少女玉体,二女的裸体都是各有所长,论胸部,秀兰可要比香兰大一些,
可是大腿修长,臀部丰满,秀兰却又不如香兰了。
两名少女如今身无寸缕,真是又羞又臊,而公孙无我挺着一根肉棍,却又一
下子压在香兰身上,抓住她优美的乳房含在口中,便逗弄起她的身子。
公孙无我的魔种实在厉害,再加上丁香兰也是在思春的年纪,公孙无我才不
过抚弄了一下,她便控制不住了。
「啊……唉……啊……不要……恩……」丁香兰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诱人的呻
吟。
公孙无我的双手口唇对这对姐妹花都没放过,时而亲吻香兰胸部大腿,时而
揉捏秀兰臀腰私处,他手段厉害,双手带着强大魔种的魔气力量,挑拨女人当真
可以让贞女心动,任你是刚烈贞妇,恐怕也要动心,更何况这两对未经人事的普
通女子?
双手爱抚着二女的私处,公孙无我知道那里已经水漫金山,不禁笑道:「香
兰,秀兰,你们想要相公疼爱你们吗?」
「我们……我们要……相公,疼我……」
「哎呀,不行了……秀兰要难受死了……好想要啊……」
本来,以二女端庄的性格,是不可能在床上喊出这等淫秽的词语,可是此时
的她们,遇到了强大的公孙无我,他的手法刺激的两个美丽少女春心动荡,犹如
吃了春药一般,让她们无法在装矜持了。
公孙无我于是先从妹妹秀兰开始,一压其身,下身一顶,便见梅花片片。
「啊……啊啊……相公,轻点……」由于身体早已经被挑拨的神魂颠倒,所
以虽然破身之痛不轻,可是秀兰却依然抵受得住,甚至还觉得那根巨物插在自己
下面,还很刺激。
公孙无我压在秀兰娇嫩的身子上,一边淫她一边还不时抚摸香兰的身体,香
兰听到妹妹传来的一阵阵叫喊声,看着她被男人压在身下玩弄,心里更是羞臊,
而被公孙无我把玩儿身体,又令丁香兰的玉体的情欲被进一步拨弄开来。
秀兰这丫头倒是个活泼的女子,床上能力倒也是不含糊,借着阴部淫水的滋
润,公孙无我冲刺起来感觉很快就顺畅无比。
「啊……秀兰,舒服吗?」公孙无我亲吻着秀兰的乳房问道。
在公孙无我魔种外加巨大鸡巴的搞弄下,很快秀兰就脱离了痛苦,下身传来
的阵阵无与伦比的快感,令秀兰尝到甜头后便无顾忌地呻吟起来,因为控制不住
啊!
听公孙无我这帮询问,秀兰不禁下意识地喊道:「啊……舒服……真的要舒
服死了……啊……好哥哥……你弄死秀兰吧……」
「妹妹,真的……真的这么舒服吗?」一旁的丁香兰看到妹妹居然这般说,
忍不住低声问道。
秀兰喘着气,叫道:「是啊……姐姐……这种……这种事情真的好舒服,我
……我知道不该这么说……但是我控制不住……哎呀……顶死人家了……」
看到清丽动人的丁秀兰被自己搞得如此放荡,公孙无我不禁心里更欢喜,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凝聚成功黄易小说里的魔种,但是这魔种真他娘的好使
唤,轻而易举就让丁家姐妹臣服。
过了一会儿,丁秀兰早在公孙无我的冲刺中不堪政伐,公孙无我于是淫笑着
搂着赤裸的香兰,笑道:「好妹子,我们来做吧……」
「这……不要……不可以……」害臊的丁香兰想要躲避,可是却又如何躲得
开?再加上她的身体也已经有了反应,如今不过是半推半就,被公孙无我很快地
骑了。
「啊……」随着她的呻吟,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公孙无我喘
着粗气,感觉到丁香兰的处子穴比她妹妹还要好用,不禁更加兴奋地干起来。
虽然刚才干过一个丁秀兰,可是公孙无我的钢炮战斗力丝毫未曾减弱,强壮
的身体如打桩一般快速抽插,因为有魔种加成,能极大减少女子破身时候的痛苦,
公孙无我便是用此方法,对着丁香兰的肉体淫弄。
当然,受益良多的丁香兰的破身疼痛很快不见了,不一会儿就被无边的欲海
所淹没,尽情地在公孙无我的下身享受起了绝佳的刺激。
「哎呀……不行了……好大啊……啊……相公……好舒服……香兰要被你弄
死了……啊……」
身下的丁香兰,被越弄越是放荡,和刚才被淫弄的香兰,差距也大不到哪里
去。
「姐姐,你……你叫的也真是……真是……」此时赤裸在一旁的秀兰忍不住
轻轻抚摸姐姐的奶子,嘴里还在害羞。
「哈哈哈……你我三人夫妻之间,房事尽可叫的浪荡!」最爽的公孙无我不
知羞耻地一边操一边说。
屋里的春光自然是无限之好,两个冰清玉洁的大美女便在公孙无我的淫弄下,
不知道攀上了几度高潮,公孙无我满足地对着两个美女的小穴当便壶一样地射了
好几次。
最后,两个美女更是在公孙无我的诱惑下,跪趴在床上,为他服侍巨大的阳
物。
香兰和秀兰虽然羞耻于这种口活,可是确实被公孙无我操的太爽了,身体受
制于人,再加上心里对自己相公的顺从,她们姐妹这才一起帮着公孙无我口交。
看着正在舔舐自己阴囊的秀兰,还有将自己的大钢炮包在口中的香兰,公孙
无我得意地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肉棍,十分开心。
吃着公孙无我肉棍的丁家姐妹丝毫不知道自己男人的龌龊,她们经过了一开
始的羞涩,下身被射精数次后,此时已经完全可以熟练地为公孙无我这个大淫魔,
服侍那根令她们无比快乐的鸡巴了。
「香兰,秀兰,我的鸡巴好不好吃?」
「好吃……太好吃了……」
「我们要吃,好好吃……」
这对姐妹花下意识地配合着公孙无我淫荡的言语,那样子真是好骚啊!看的
公孙无我眼里直放光!
丁香兰和丁秀兰如此不知廉耻地为一个男人吃着鸡巴,含着卵蛋,内心对于
以前的爱情早已经因为在公孙无我面前没了尊严而彻底消失,如今的她们,只知
道哦啊好好顺从眼前的男子便是了……
就这样,一晚上的折腾,丁香兰和丁秀兰姐妹也不知道被公孙无我弄了几次,
最终三个人乱七八糟地睡了过去。
而到了第二天,公孙无我也要打算前去苏州了!那里,还有林月如这样的大
美人儿在等着他呢。
至于丁家姐妹,公孙无我先用御剑术带回了蜀山。
蜀山掌门是可以成婚的,不然诸葛驭我也不会生下诸葛紫英,而一夫多妻在
这个时代也是完全没问题的,所以蜀山掌门哪怕娶个几十个妻子,也根本没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