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五章主动
东方不败口喷鲜血,豆大的汗珠与鲜血一起滴落。虽然挡住了致命冲击,还
是猛烈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而青衣人,一招过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刚才已经将真气消耗十之八九,现
在只能站在原地,脸色苍白,喘着粗气。
东方不败站起身来,伫立原地,眼神锐利眼中一晃而过。身形一窜,一拳猛
轰而去。对方倾身一躲,东方不败左脚往前猛跺,胸口同时顺势前倾,一式威风
八面的葵花抖威狠狠顶上。
「咚」的一声猛烈撞击,只见一口鲜血在空中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鲜血
洒落草地之时,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苍茫的树林间,只留下东方不败大口大口厚
重的喘息的声音。
搜刮了一番,半死的身体收进卵蛋空间当小树苗的紧急花肥,里面物品倒让
东方不败眼前一亮,一本凡品中阶的【土行诀】,中间夹着三百两金票,倒也价
值不菲。
收拾一番就继续往家里掠去。
消失的无影无踪。
入夜,东方不败家中。
饭后,东方玄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找东方灵萍,他来到东方不败的住处,看见
东方灵萍提着两个水桶走在小回廊上,东方玄知道东方灵萍要打水沐浴。
东方玄心念一动,悄悄地跟了过去。
待东方灵萍进屋倒了水之后,东方玄又等了片刻。东方玄悄悄地推门进去,
尽量不发出声音,再加上浴盆里的水声掩盖,东方玄料想东方灵萍是不会发现的。
东方玄鬼鬼祟祟地在挂着衣裙丝带的屏风后探出一个脑袋,大浴盆中飘浮着
片片花瓣的水面上是成熟东方灵萍半露的酥胸,映入眼帘的还有深深的乳沟,以
及那裸露的饱满香肩,东方灵萍的头发盘起在头上,没有被水弄湿。
东方玄看得口干舌燥,这时东方灵萍转头往东方玄这边一看,两人都大吃一
惊。
其实偷看的又何止东方玄一个人,东方不败刚回来就看见母亲打水洗澡,想
着这几天修炼都没偷看过母亲那成熟娇躯了。
透过木板夹缝,屋中的一幕直映入我眼帘——明亮的灯光下,母亲东方灵萍
那美艳的俏脸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她完美的肌肤白皙的好似天山上的冰魄,水嫩
得如同朝露中的雪莲,衬着她那一头漆黑如墨的闪亮青丝,让那白更纯粹耀眼,
让那墨更神秘深邃。
东方灵萍怎么也没想到东方玄居然来偷看她洗澡,当即把裸露的香肩和双乳
埋在水中,口中嗔道:「你这混账东方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好大胆子!」
东方玄吓得惊慌失措,可是随即厚起脸皮来,他出了屏风,说道:「母亲,
孩儿来孝顺您的,我来帮你搓背罢。」
「放肆!你快滚出去!」东方灵萍厉声骂道。
「母亲,我承认我是狗改不了吃屎。」眼睛一直盯着东方灵萍露出一大半的
双乳,透过清水,东方玄隐约能看到那两点醉人的嫣红。
东方玄直接把裤子完全退下,把那根早已憋得十分难受而粗大的,六星连珠
肉屌弹了出来,狰狞昂立。
看着东方玄的死皮赖脸,脑子浮现出母亲东方灵萍光着粉臀,被东方玄这个
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男人骑在跨下,被她儿子似的男人干得婉转娇吟的幻想,我心
中一阵混着兴奋的痛楚。
东方灵萍惊羞,东方玄的肉屌,如此粗,如此长,特别是那茎身上的几个疙
瘩,不论是在记忆里还是视线中,东方灵萍都难以忽略。肉屌有力地翘动了两下,
那么晃眼,把东方灵萍晃得心气异动。
「不是说长久不……上次我纵……纵容了你一回,离现在也没过多久,难道
你就受不了么!」
「反正我已经很难受了,我最近越是想着母亲就越难受,可是我没法不想母
亲你,尤其晚上的时候,我一想到母亲……一想就全身躁动,心神不甯,睡不安
稳,母亲你快治好我罢!」
东方玄此时像个恶病缠身的可怜人,善良的东方灵萍见这情形怎能毫无感触。
东方灵萍犹豫了片刻,说道:「你先去我房间等我,到时我再做打算。」
天!我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天旋地转,险些栽倒在地。
不是吧!母亲真的居然邀请东方玄进她房间等她么!这样不就是默认了他是
母亲的情人了吗?心里想到成熟的母亲即将让人肏弄,那种心酸的刺激,让不争
气的肉屌越来越大。
「母亲,我给你搓搓背罢。」东方玄裤子也不提,直接走到大浴桶东方灵萍
靠头的那一侧,从这角度望去,母亲那深深的乳沟更加抢眼,若是没有那多余的
花瓣,估计可以看到母亲的两条美腿和那最显眼的黑草丛。
「不用,出去,你快出去!」
「没关系,我也帮我娘洗过背,母亲对我这么好,比我亲娘还好,我当然更
要好好报答母亲。」东方玄说完就拿过东方灵萍刚才搭在浴桶边上的帕巾,直接
给东方灵萍擦起肩膀来。
「不……不用,你难道不懂男女有别吗?」东方灵萍把肩膀缩进了水里。
「我跟母亲都有过肌肤之亲了,怎么母亲你还在意这些,现在我给你搓搓背
能算什么。」
「我还没答应你……」东方灵萍轻声说道。
东方玄拿着帕巾缓缓擦拭东方灵萍裸肩,又用另一只手沾着水轻轻抚摸东方
灵萍脖颈。随着清水的荡漾,东方玄偶尔能看见东方灵萍雪乳的全貌,在这个角
度东方玄伸长脖子避过挺拔双峰的障碍,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母亲曲起的两腿之间
那黑色隐秘之地。
我看见二人如此亲昵,瞧得几乎鼻头出火,但眼见敬爱的母亲和人打情骂俏,
却又生了一股难言的兴奋,胯下的肉屌竟然比刚才更加硬直起来,着实教人难过,
只得用手牢牢握紧,自套自撸,方略微舒缓!
东方灵萍面红耳赤,东方玄的动作轻缓而暧昧,两人都沉默着,屋内只有浴
盆里的水声。
东方玄一边用毛巾擦拭,一边用手抚摸东方灵萍圆润饱满的香肩,慢慢地,
他开始擦拭东方灵萍性感的锁骨,这边轻轻擦拭,另一只手却探到东方灵萍肋间,
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东方灵萍的乳房。
东方灵萍的呼吸不知不觉已经变得沉重,除了上次被东方玄狠狠奸淫了一番,
她这些天基本就没享受过鱼水之乐,这下被男人稍微抚弄片刻体内的欲火就渐渐
地被点燃。
东方玄抓住东方灵萍的一个丰乳,刚要轻轻捏弄,这时东方灵萍全身微微一
颤,身子前倾,两手攀在了浴桶另一边,把光滑的雪背露出大半,说:「你不是
要给母亲擦背吗?」
东方玄只好轻轻擦拭母亲光洁的背部肌肤,他轻轻拨开水面的花瓣,欣赏水
中母亲的纤腰和丰满的翘臀。母亲的挺拔雪乳在肋间露出一部分,稍微侧过头还
能看见那一个嫣红的奶头,东方玄口干舌燥,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东方灵萍发觉
东方玄没了动作,微微转头说:「你不用擦了,我马上就洗完。」
东方玄也亟不可待地要享受母亲成熟动人的胴体,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提
上裤子欢喜地说道:「好嘞,玄儿在母亲房里等着!」
东方玄满心欢喜地进了东方灵萍的房间,躺在原本东方灵萍睡的床上,闻着
她的淡淡香味,心情雀跃,直接就脱了衣服。
没过多久,东方灵萍轻轻推门而入,东方玄兴奋坐起,看着母亲如出水芙蓉
的美颜,东方玄喜悦地唤道:「母亲,你来了!」
看着全身赤裸,粗大的疙瘩肉屌挺立,一脸兴奋的东方玄,东方灵萍面腮红
润,心气浮动。
东方玄看着东方灵萍已然春情有点勃发,心底已经乐开花,口中说道:「玄
儿定当好好侍奉母亲!」
东方玄说完就去脱东方灵萍衣服,东方灵萍由他。
我也偷偷来到就在一面土墙之隔的地方,肏!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东方玄死缠
烂打,几句的花言巧语哄得心花怒放,看着她那本属于我享用的白嫩美乳被那王
八蛋大口吸吮,看着自平日娴雅高贵的母亲被那个东方玄轻易的挑逗得春心荡漾
——而这一切,还是自己母亲主动奉上的,我心里仿佛被铅块压被刀刃割,可是
身下的肉屌却硬得不行,只能自己更用力的套弄。
东方玄解开东方灵萍腰带,扒开外面长衫,岂料东方灵萍里面没穿亵衣,那
丰满的乳房直接暴露在东方玄眼前,东方玄两眼发光,已经迫不及待要把美艳母
亲剥得干干净净。
任由着东方玄急切脱衣,东方灵萍认真地对东方玄说:「玄儿,你始终要记
住,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照顾不败他们兄妹,你莫要……」
东方玄立马接话:「当然,母亲又不像淫荡女人一样,被我弄过一次就爱上
了我的大肉屌。母亲是为了东方不败不被人杀,才用身体跟我交易,不是饥渴难
耐,红杏出墙。母亲这么好,我一定报答母亲的莫大恩情。」
我听见母亲这样说,心里不由的欣慰了下,母亲不是喜欢东方玄,是为了自
己和火舞。却还是挡不住肉屌的火热。
东方玄说完就去脱母亲身上最后一件单薄亵裤。
东方灵萍被东方玄说得一脸羞红,轻轻抬起美臀让亵裤顺利脱下。
如此一来,美艳母亲的成熟胴体就完全展现在东方玄的眼前。东方灵萍的美
臀丰润饱满,绝对是极品。纤细有力的柳腰丝毫没有赘肉,再往上看,东方灵萍
的一对迷人双峰高耸挺拔,两点嫣红像是熟透的樱桃,娇艳欲滴,任东方玄采撷。
深深的性感锁骨和圆润的香肩,再是雪白的脖颈,全被东方玄收进眼里。
东方玄做梦都想把东方火舞和东方灵萍两个绝色母女花一起弄上床,来个一
龙戏二凤,那真是艳福无边啊!不过现在……等把眼前的美艳母亲搞定之后,也
可以试试来个双飞!东方玄越想越美……看着东方玄那要把自己生吞的火热眼神,
东方灵萍一脸羞红,自己的娇躯艳色尽被这好色东方玄看光了,平时的尊严脸面
也像那衣物一样不再遮掩她此时的娇羞姿态!
东方玄看了看东方灵萍的羞耻表情,心中暗笑,抓住东方灵萍的一个白腻的
裸乳,张嘴含着吸允起来。东方玄嘴里含着娇艳的乳头又吸又舔,发出「吧唧吧
唧」的声音,另一只手自然也不闲着,把东方灵萍另一个柔软饱满的乳房捏成各
种奇怪形状,他巴不得自己多几只手,尽情玩弄母亲的成熟肉体。
现在的东方玄心中也打好了算盘,他尽量不心急,循序渐进,慢慢用疙瘩肉
屌把东方灵萍征服,让高高在上的美艳母亲臣服在自己胯下。
「嗯……」东方灵萍呼吸越来越重,体内的欲火被挑了起来,被东方玄稍微
用力地捏弄一下之后,发出一声细若蚊蝇的呻吟。
东方玄缓缓空出一只手,慢慢抚摸着东方灵萍的腰,再往下抚摸东方灵萍的
丰臀,东方玄开始揉捏起母亲细腻柔软的臀肉。
东方灵萍只是闭着凤目,睫毛轻轻跳动,感受着东方玄的抚弄,棱角分明的
性感朱唇微微开合,细细娇喘着。
东方玄加紧攻势,玩弄母亲丰满美臀的大手伸进东方灵萍的腚沟里,东方灵
萍娇躯微微一颤,嘴里又发出细不可闻的「嗯」声。东方玄用中指搓弄东方灵萍
肥美的花唇蛤肉和后庭小菊洞,母亲的腚沟里早已经流了蜜汁。在东方玄的来回
搓弄下,淫水把东方灵萍的腚沟完全侵湿,肥美多汁的花唇蛤肉和后庭菊花变得
润滑湿腻。
随着东方玄那只大手在幽谷不停玩弄,东方灵萍的娇喘声已经越来越明显,
几乎就要呻吟起来。
东方玄的头从乳尖往上侵略,掠过锁骨和香肩,再吻上脖颈,又来到东方灵
萍耳根处。粗重的男人气息打在肌肤上,东方灵萍娇躯微微颤动。最后东方玄的
大嘴贴上了东方灵萍的性感红唇,东方灵萍当即闭起檀口别开脑袋躲避东方玄的
进攻。
东方玄不依不饶地在母亲美丽的脸庞亲吻,甚至像狗一样伸出舌头轻舔东方
灵萍的脸颊,接着他一张大嘴又寻着母亲的嘴唇移去,东方灵萍又把头别向另一
边。东方玄那只在东方灵萍股间作怪的手也换到了前面,拨弄着母亲勃起的小珍
珠。
东方灵萍被东方玄弄得越来越难受,微微喘气说道:「玄儿,别弄了……」
东方玄停了下来,半跪在床榻上,扶着坚硬的粗大疙瘩肉屌,挺直身板对东
方灵萍说道:「那好,母亲你帮我舔一舔罢,好干正事。」
东方灵萍瞥了疙瘩肉屌一眼,说道:「玄儿,你又忘了刚才母亲告诉你的话
么。」
东方玄继续摇晃着他的疙瘩肉屌要求道:「母亲,反正都是在做这事,弄硬
一点等下我们都舒服。」
东方灵萍皱起秀眉,轻声嗔道:「东方玄!你再这样我就不做了。」
「好罢,那我们办正事。」东方玄不敢过分,来日方长,以后再说罢。
东方玄抱着东方灵萍的纤腰,想把她身子翻转过来,让她跪趴着。
东方灵萍不依,东方玄问道:「那母亲想怎么做?」
东方灵萍红着脸,却不说话。
东方玄没办法,也等不及了,他趴在东方灵萍的身上,用膝盖把母亲的双腿
分开,然后扶着肉屌对准东方灵萍湿润无比的花屄口,用龟头在东方灵萍泥泞的
花唇蛤肉上蹭弄一番,东方灵萍美臀微微扭动,有点抗拒,双腿开始闭拢曲起,
膝盖顶着东方玄大腿不让他作弄。
东方玄再次分开东方灵萍的腿,疙瘩肉屌迅速对准花屄口挤进一个龟头,东
方灵萍轻轻呻吟了一声。东方玄均匀发力,将疙瘩肉屌耸进去一大截,随着疙瘩
肉屌的插入,东方灵萍发出轻轻长吟,全身绷紧。东方灵萍的蜜屄很紧,就像处
女一样,不愧是名器,怎么肏都不变形。
便在此时,床榻处传来一声娇媚的呻吟,听得我整个心都化掉,却见东方玄
已提枪上马,大半根肉屌正慢慢进入母亲的蜜屄中。
我胸口堵得发紧,可是肉屌却涨得比什么时候都大,我咬着牙,没有办法,
无从发泄,身下的肉屌硬涨得更疼,只有更大力的套弄着,而一对眼睛,始终不
离床榻上绮丽风光。
东方玄感觉自己的肉屌被层层柔软紧致的嫩肉包裹,滑腻的淫水已经充盈蜜
屄,随着疙瘩肉屌的缓缓进入,肉壁的摩擦让他舒服至极,进到花心处,半开的
花心还有节奏的吸吮龟头,名器六面埋伏就是爽,在肏普通女人都没滋味了。
东方灵萍再次感受到了东方玄的疙瘩肉屌,肉屌将花屄撑得满满的,每一个
疙瘩深入都刮擦着花屄里的嫩肉,一个疙瘩两个疙瘩,层层蚌肉被挤开,蜜屄如
此充实,肉疙瘩摩擦肉壁是如此敏感。
肉屌缓缓插到深处的时候,在汩汩淫水的作用下,东方灵萍的蜜屄发出极其
淫靡令人羞耻的声音,那声音就像老农在水田插秧一脚踩进泥洼时一样。
「母亲的小屄好多水啊。」东方玄调戏道。
东方灵萍闭着凤目,脸腮通红,秀眉紧蹙,自己蜜屄里的声音让她无地自容,
此时她显然不堪羞辱。
东方玄嘴上淫笑,腰部开始耸动,让自己的疙瘩肉屌在母亲的蜜屄里进进出
出。
就在大约三米的眼前,一切都是那么一清二楚,床上母亲M字大开的雪白玉
腿上淡淡的清络,她淡粉娇嫩的会阴上正流下的一股晶莹的爱液,还有她紧小屄
口外那又小又嫩,光润精致的两片酥粉花瓣,都仿佛近得触手可及。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