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章
老郎中好像没听到似得,没理上官瑶淼,这时殷玉龙走了过来对瑶淼说道:
「瑶淼妹妹,不得无礼。」
上官瑶淼很不情愿的退到了一边,殷玉龙接着说道:「大夫,您不要见怪,
她年纪小不懂事,这个小男孩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请您赐教。」
举止神态很是恭敬,老郎中看了他一眼,不慌不忙地说道:「嗯,从脉象上
来看,乃形神涣散,於结于头,体内之症也,非一般药石可治耳,难也,难也。」
他说了一大通到底怎么回事几人都没听太懂,赵龙忍不住了,瞪着眼睛站到
了老郎中面前,气呼呼的喊道:「你这个老家伙,装什么圣人,之乎者也的,一
句也听不懂,你就说他到底能不能治不就行了吗,废什么话。」
旁边的上官瑶淼也附和道:「就是。」
那个老郎中看见赵龙瞪着眼睛凶神恶煞的样子,魁梧的身材在自己面前就好
像座山,吓得他话都说不出来了,手直哆嗦,张凤梧看到他这个样子,对他说:
「你不必害怕,如是说来,这位大哥是不会伤害你的,我们还有急事,请您还是
解释一下吧。」
老郎中看如此一个貌美的姑娘很是面善,当下定了定神说道:「这个孩子很
有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以至于形神不聚,难以恢复神智,还有他头部的瘀伤,表面
看起来虽无大碍,但里面淤积成了血块,更令他陷入深度昏迷,像个活死人。」
殷玉龙:「那可有办法医治。」
老郎中:「一般的药石根本起不了作用,除非能使他头部的血块融化,再唤
醒他的意识也许可以治好。」赵龙:「那你赶紧化啊,啰嗦什么。」
老郎中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血块积于头部,这本就人的关键位置,想
要融掉血块谈何容易,除非用针灸刺穴的方法,可老朽能力有限不敢冒这个险,
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又坐在椅子上喝起茶来。
几个人听了都陷入了沉思,该怎么办呢,自己还有要事要办,难道要带着他
一起走吗?谁又能治得好他呢?赵龙指着那喝茶的老郎中骂道:「你没本事救就
早说嘛,浪费时间。」
那老中看都没看他,仍自顾自得喝茶,殷玉龙拉过赵龙说道:「赵护法,算
了,这与他无关,我们还是先走吧,找家客栈住下来再作打算。」
说完来到案边放了一定银子说道:「多谢大夫,告辞了。」
然后来到榻边抱起小男孩跟众人一起走了,老郎中等他们出了医馆立马收起
了银子,露出了笑容。
殷玉龙等四人带着小男孩出了医馆之后便去找客栈,走了不远来到了一家悦
来客栈,要了两间房,上官瑶淼与张凤梧住一间,殷玉龙和赵龙住一间,因他们
两个大男人不会照顾孩子,就让这个小男孩跟张凤梧她们住在一起,由上官瑶淼
照顾,正好她也不过才十五六岁,最多比这个小男孩大个三四岁,也比较方便。
她们安置好了小男孩,就都聚到了殷玉龙的房间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殷玉龙说:「我们现在可以说自身难保,随时都有可能遇到追杀,现在又带
了个孩子,实在不是很方便,大家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说出来一起商量一下。」
赵龙:「殷少侠说得对,我们本身就有麻烦,而这个小男孩也是被人追杀,难免
那些人不会发现还有活口继续追来,那样我们就更麻烦了吗,我看不如找个人家
把孩子托付给他,这样我们也省事。」
张凤梧:「赵护法说的虽然有道理,可是现在小男孩昏迷不醒,谁家愿意要
呢,即使他醒了有人愿意要,赵护法说他还有可能被追杀,那样岂不是连累了那
家人,我们尚且怕麻烦,又怎么能把麻烦转嫁给别人呢?」
上官瑶淼:「带也不是,不带也不是,到底怎么办才好呢?我们连他是谁都
不知道,就救了他,他们家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人追杀他,看起来又不像是图财。」
殷玉龙:「瑶淼妹妹的问题也是我们大家的问题,我们素不相识,但萍水相
逢也算是缘分,我们跟他也算同病相怜,佛家有话不是常说要心存善念吗,救人
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既然救了他那就要救到底,现在仍下他不管与那群杀手
有什么分别。」
张凤梧:「玉龙哥哥说得对,这个孩子有病在身,我们只有先治好了他才能
解答我们的疑问,如果现在把他扔下,岂不是让那帮杀手逍遥法外,干脆我们就
带他一起上路,反正怎么样都可能遇到麻烦,多他一个也不算多,就当买一送一
了。」
赵龙:「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带上他,可是我们又不会看病,怎么能治好他,
从他口中得知他们被追杀的来龙去脉呢?」
张凤梧:「这不用担心,我爹曾跟蝶谷医仙胡青牛学过医术,玉龙哥哥的伤
他都能治,何况是这个小男孩呢。」
赵龙:「如此甚好,那我们事不宜迟,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赶路,以免
夜长梦多。」
殷玉龙:「赵护法言之有理,我们应加快行程,这个孩子得病耽误不得,时
间一长怕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瑶淼妹妹,这小男孩的饮食起居就麻烦你来照顾
了。」
上官瑶淼:「没问题,我就把他当成我的弟弟就行了。」
殷玉龙:「好,那大家就早些休息吧,养足精神,我们看似五个人,但两人
都有病在身,一定得小心应对,不能对不起孩子母亲临终托孤的信任,也不能耽
误了我们自己的大事。」
几人都心领神会,互相点了点头,回房各自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殷玉龙就起来了,他来到了街上买了一个大筐,回来时大家都已
经醒了出了房门,看见他拿个筐都感到奇怪,上官瑶淼问道:「玉龙哥哥,你拿
个筐干什么啊?」
赵龙也附和道:「是啊,要它有什么用?」
殷玉龙:「这筐大有用处,我们可以把那个孩子放在筐里背在身上,这样既
省事又可以腾出两只手,还能把他隐藏起来不被人发现,赵龙听了说道:」这个
办法好,殷少侠果然聪明。「殷玉龙笑着摇了摇头,对张凤梧说道:」凤梧妹妹
你跟瑶淼去把那个孩子放在筐里,我们在楼下等你们,用过饭后我们就上路。
「张凤梧接过筐说道:」好,我们马上来。「
然后张凤梧跟上官瑶淼回到房里把小男孩好好的安置在了筐里面,这时殷玉
龙和赵龙已经在下面叫好了饭菜,等她们下来后,四人便一起吃了起来,而瑶淼
则还要不断的给那个小男孩喂粥喂水,照顾得十分仔细,真的像对待自己亲弟弟
一样,张凤梧没照顾过人,但看着瑶淼一个人忙也过意不去,时常给她帮帮忙。
他们吃完饭后想去买几匹马,可是这个镇子实在太小,没有几匹可以骑得快
马,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匹拉车的马,没办法只好又找了辆车,让张凤梧与上官
瑶淼带着小男孩坐在车里,赵龙和殷玉龙坐在马车的两边驾车而去,这样总比他
们走着要快了些。
这一路上也算安全,并没发生什么事情,麻烦的只是那个小男孩的病情,如
活死人一样什么都要别人帮忙,让这几个从没有过照顾孩子经验的人着实头疼,
总算到了福建泉州可以坐船出海了,灵蛇岛马上就要到了,张凤梧是异常的兴奋,
从没离开过父母身边,分开了这么长的时间甚是想念,急忙的去找船,说来也巧,
正好碰见了一艘要出海的大船,可以捎带他们一下。
这艘船上大部分都是水手,有大概十个人,还有一个是船长,这个船长看起
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两鬓有些斑白,但眼睛看起来十分精神,似乎向外放光,
太阳穴高高凸起,像是功夫不差,说话虽然极为热情,但脸上却是一点表情没有,
表现的十分木讷很不自然,张凤梧把殷玉龙等人叫到船上后,这个船长便给他们
每人都安排了房间,特别客气,殷玉龙和赵龙十分感激,频频道谢,问他贵姓,
船长说道:「免贵姓张。」双方又互相客气了几句,船长就说还有事要到舱外去
看看,有事的话可以叫其他水手,众人明白了,船长便转身向外走去,张凤梧这
时走过来故意撞了船长一下,只见船长一个趔趄就要倒下去了,突然张凤梧伸手
挽住了他,掐在了他的手腕上,没让他倒下,问了句:「不好意思,您没事吧。」
船长摇摇头说:「没事,老了,不中用了,站都站不稳了。」说着接着向外走去,
转了个弯消失在舱内。
张凤梧却越想越奇怪觉得不对劲,难道他真的不会武功?
可是他的太阳穴明明高高鼓起,显然是内功深厚,而且眼睛最不会骗人,他
虽看起来年纪大,但眼睛却精神得很,决不像个老人家,但是我刚刚对他进行试
探,他的表现又说明他没有武功,而我掐他手腕时发现他的脉搏也像是普通人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我多疑了?
不可能啊,除非他武功深不可测到可以随意隐藏自己的武功的地步,我必须
得小心,不能这一路无事,马上要到家了栽了跟头。
小心驶得万年船,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殷玉龙、张凤梧、上官瑶淼和赵龙四人带着被他们救下的小男孩上了准备出
海的船,正是行驶在了通往灵蛇岛的海域上。
????上船后上官瑶淼与张凤梧和小男孩一个船舱,殷玉龙和赵龙一个。
半夜殷玉龙过来偷香,完事后殷玉龙睡得迷糊间,隐约听到隔壁传来娇淫声,便
寻找声音来源,在破旧的船舱夹板上找到个拇指般大小的孔洞,只见对面的船舱
在月光的照射下,隐约看见。
一女孩雪白的双手被麻绳绑在床尾,她两只纤细的脚踝被分开绑在床头两端,
白玉似的双腿半悬在空中,正随着她腿间一精壮汉子的抽插一下下无助而诱人的
摆动着。「……嗯……啊……好爽……你的小屄好紧呀……嗯嗯……嗯……好爽
……嗯嗯嗯……真是极品……嗯嗯……」精壮汉子喘着气,低沉的呻吟着。
殷玉龙听到大汉的声音知道那是赵龙,大半夜哪来的女孩?「……唔唔……
嗯……唔……嗯……」女孩发出娇羞的呜咽声,估计是什么堵在嘴里吧。由于被
赵龙健壮的身体挡着,看不清究竟。
赵龙一身黝黑肌肉完全看不出来已经上五十多的人,健壮身体离洞口比较近,
占了整个交媾场面的主体。他上身前倾,两只手揉搓着身下女孩的乳房,强劲有
力的屁股正带动着胯下的巨物在身下女孩的腿间耕作着。
虽然看见赵龙那毛发浓密的胯下有点恶心,但是看着这刺激而有些变态的交
媾场面,看着年轻白嫩的女孩被恣意蹂躏着,殷玉龙的小肉棒还是异常火热,让
他忍不住大力揉搓着。被赵龙的背影遮挡着,女孩的身体除了玉臂和双腿外,对
着孔洞露出的就是在赵龙胯下的半个丰满白皙的臀部,小巧粉嫩的菊花,和正在
被赵龙那出神入化级的肉棒抽插,泛着水光的粉色嫩穴。
女孩白皙的臀肉正被赵龙的身体压得一次次变形,有着粉嫩细肉的屄口非常
小巧,随着每次的抽插,紧紧刮着赵龙肉棒的表面。花瓣内如汪汪泉水,正被肉
棒的插入挤出白色的泡沫和晶莹的体液。春水横流,女孩雪白的香臀满是亮晶晶
的液体,看的人口干舌燥。
突然,殷玉龙有些惊奇的察觉,回想起张凤梧说船上的人意图不轨,说自己
武功下降了,瑶淼又比较小,张凤梧就承担守夜人,看着被赵龙正肏得花枝乱颤
的一双雪白而完美的长腿,那颀长的小腿弧线,那粉嫩圆润的脚掌,玉珠一样的
脚趾,突然这些让殷玉龙觉得有些熟悉,一种让殷玉龙不敢相信的假设偷偷像阴
影一样爬上了心头。
这怎么可能!不行,不行,我不能乱想,一定是瑶淼说我的想法淫妻癖又作
怪了。殷玉龙摇了摇头,暗暗想到,不可能是我凤儿,凤梧怎么会和赵龙在一起
呢?船舱中的赵龙开始了加速的抽插,他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飞速的在女孩
泛着淫光的小屄中进进出出,粉嫩湿腻的花园被捣出阵阵白沫。而同时女孩配合
得摆动着玉腿,香臀一次次紧绷,一次次磨人的加紧甬道内的肉棒。
「……嗯……好爽……嗯……太棒了……嗯嗯……你这个荡妇……嗯……肉
屄还会动……嗯……好爽……啊嗯……就是这样……呃嗯……继续……干……真
他妈的淫荡……嗯……」赵龙满足的低吼着,然后突然死死抓住了女孩的纤腰,
全身颤抖着,粗大的肉棒完全没入女孩被操的粉红的屄口,喷射出的大量阳精从
两人密合的缝隙间溢出的同时,他大声的吼着,「啊!……好爽……凤梧!……
我要……嗯……射在你里面……嗯……凤梧……我要用阳精……把你注满……嗯
……给你相公戴个大绿帽……啊……」肏!殷玉龙如石像一样楞定在了哪里,而
心脏中也仿佛突然装满了冰冷的铅块…寂静的夜风有些冰冷,星光也十分黯淡,
这让杂乱的船舱内充满了一片漆黑和凉意。殷玉龙伏在孔洞外,赤裸着下身,手
紧握着不堪一击的小肉棒。可是身体却突然僵硬,头脑中也仿佛注入了水银,船
舱内的活春宫刚刚告一段落,赵龙从孔洞内移开了,他那比自己还要粗大一圈的
巨大肉棒带着一丝春水离开了女孩的身体,女孩那熟悉而有着绝美的面容映入了
眼帘,让殷玉龙心神一阵模糊,险些栽倒在地上。
「啊,真是爽到心里了,嘿。张姑娘里面嫩嫩的还会动,真是…让人受不了
啊。」赵龙满足的声音隔着船舱在黑夜中响起,船舱里的赵龙瘫坐在床边的椅子
上,挺着那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然后一把将床上女孩口中的裹衣扯了出来。
「你……你快解开我……你怎么叫那么大声……会让玉龙哥哥知道的……」
张凤梧的声音娇羞而无力,听得殷玉龙一阵心痛。
张凤梧白嫩的身体完全赤裸着,娇美的脸庞有谈谈的妖媚,仰着秀靥,美眸
有些失神的看着一旁,乌黑秀发散乱在床上,格外的妩媚。她雪白的手腕和脚踝
被麻绳绑在床尾和床头上,无力的垂着。她雪白的胸口由于刚刚激烈的性爱而一
起一浮的喘息着,浑圆饱满一对玉乳仿佛抵抗引力一般挺立着,只是上面满是红
色的手印,一定是刚刚留下的吧,看了让人无比怜惜。她纤纤的柳腰被腰下的枕
头顶得弯曲着,平坦白皙的腹部上留着两个人的汗液。而她那双让我魂牵梦绕的
雪白长腿正淫荡的摆着M型,被麻绳捆在脚踝,大大的分开着,把女孩那最私密
的柔嫩花蕊一览无遗的展示着。
从孔洞看过去,张凤梧那粉嫩花瓣一样的小巧阴阜满是春水,中间裂缝处由
于失去了刚刚插入的巨大肉棒而渐渐萎缩,而赵龙白色的阳精正缓缓倒流出来,
顺着白皙的会阴流过娇小粉嫩的菊门,蔓延在雪白的臀肉上,最后荫湿了床单。
天啊!怎么会这样!看到了女孩的面容,殷玉龙心中像装满了铅块,床上那
女孩,竟然真的是张凤梧!殷玉龙简直觉得是在做梦,一个噩梦,又生气又是气
堵,火热的醋意烧着胸膛,但那小肉棒却是更硬了三分。
「好,好,宝贝儿……别那么着急么,我立刻就解开你。反正你出来都会点
了他们穴位……而且这样不是很刺激么,你刚才不也扭的那么放荡,」赵龙有些
结巴的说着,咧着嘴得意的笑了笑,一边解开了张凤梧已经有些被勒得发红的手
腕上的麻绳。
「哼~」张凤梧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回应,在双手自由后自己解
开了白嫩脚踝上的束缚。赵龙「嘿嘿」笑着,满是胡子的脸皱成一团,手不老实
的抚着张凤梧平滑的粉背,张凤梧不满的扭着身体,可是她整个赤裸的身体都已
经被占有了,这样抗拒似乎仅仅是象征意味的,完全没有实际意义。
「讨厌……」张凤梧嘟着红润的嘴唇,拧着柳眉,秋水般的眼睛瞪着赵龙。
肏!这是怎么回事,船舱的两人就像是有些闹别扭的情人!服侍着别的男人
的肉棒?而且这个男人居然还是自己的兄弟。又看见赵龙的肉棒比现在自己的小
肉棒粗大了不是一个档次上。殷玉龙心中一团混乱,完全没有头绪,只剩下醋意,
可是看着张凤梧雪白而火辣的胴体殷玉龙的肉棒竟然更加硬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