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三章
同时,张凤梧全身香汗淋漓,白嫩的玉手紧紧抓着赵龙的肩头和臂膀,固定
着身体,那雪白纤细仿佛柔若无骨的柳腰如同最激烈的热舞一样,猛烈的扭动着
画着圆圈,猛甩着她胸前白嫩丰满的豪乳,带动着雪白的丰臀画着圆夹揉磨转着
正插入她窄小阴道内的赵龙的肉棒;她雪白修长双腿保持着M形跨在赵龙身上,
娇小白皙的小脚丫抵着甲板上,粉红纤细的脚掌蹬着木箱,颀长而瘦不露骨的小
腿和浑圆光洁的大腿紧紧绷着,仿佛骑着快马一样,主动而猛烈的一起一浮,带
动着胯间粉嫩的花瓣贪婪的套弄着吸啜着阴道内的肉棒,动情的配合着赵龙肉棒
的大力抽插。
「啊嗷……啊啊嗷……受不了……啊……啊嗷嗷……啊啊」随着赵龙带着阴
蛊的肉棒的猛烈翻滚,张凤梧发情的母兽一样呻吟着。从孔洞的缝隙间可以清清
楚楚的看见两人满是淫液密合的生殖器。随着赵龙肉棒的每一次的插入,可清楚
的看到阴蛊上的倒刺搅拌着淫液刮着张凤梧粉嫩的两片花瓣,再没入湿滑的幽谷
口,这样的倒刺再猛烈掠过她柔软阴道内肉壁上每一寸嫩肉,带来强烈的刺痒;
每一次承受这样的奇痒,张凤梧那雪白的香臀都随着阴道内剧烈的抽搐而紧绷,
同时本就娇小紧窄的阴道口更是猛烈的收缩,牢牢的吸住赵龙插入的肉棒,吞噬
吮吸整根阴茎直到紧紧勒住肉棒的根部,仿佛深怕失去这根塞满她的阴茎一般;
而赵龙的肉棒也因张凤梧幽谷口和阴道内嫩肉那紧紧的夹磨,变得更加充血而肿
大,血脉贲张,这样也就让赵龙的肉棒和张凤梧阴道内的嫩肉贴得更紧;但是越
是这样,阴蛊上的倒刺就更加外刺更加深入,对张凤梧柔嫩的阴道内的刺激就更
大,百爪挠心一般的奇痒就更加难以停止,越痒越紧,越紧越痒,就好像是恶性
循环一样!
「嗯……小凤你好棒……你里面好会夹……嗯嗯……太爽了……嗯啊……你
这欠肏的嫩屄……嗯嗯……我要肏死你……嗯……要肏死你……嗯啊」赵龙大力
吼着,胯下的肉棒毫不止息的足足肏了张凤梧将近半个时辰,也许是阴蛊紧勒着
他肉棒的原因,赵龙竟然还一点儿泄身的意思都没有。倒是期间,不知道张凤梧
攀上了多少次高潮,整个木箱上都仿佛布满了张凤梧阴道内喷出的春水。
殷玉龙在船舱甲板孔洞外,一边肏着上官瑶淼,一边偷窥着船舱内的爱人被
赵龙肏得花枝乱颤,不停发出销魂蚀骨的叫床声,殷玉龙感觉只剩下鸡巴上的火
热不能消解,拼命的肏弄上官瑶淼。
「啊……好舒服……啊嗷……肏我……夫君……啊……肏我……啊嗷」上官
瑶淼用传音术只在殷玉龙耳边畅快呻吟着,玉臂紧紧靠在船舱甲板上,雪白的香
臀迎奉着殷玉龙肉棒的插入,颤抖的夹紧着,用力的扭动着,厮磨着娇嫩阴道中
殷玉龙略有所成的肉棒。两人被泄洪般的情欲淹没了,变成了一对仿佛是陶醉在
激烈的交合之中连体鸳鸯,两人的腿间,生殖器间,满是污秽的淫液,一次次分
离,一次次密合,在屋内上演着异常绮旎淫靡,情欲缠绵的活春宫。
殷玉龙在上官瑶淼紧窄无比的火热阴道内猛烈的抽插几百下,他再也忍受不
住,一把抱住了上官瑶淼正大开着雪白双腿抵死迎奉的娇躯,把上官瑶淼压在了
甲板上,传音吼着,「嗯啊……我要肏死你这个……嗯……荡妇……嗯啊……肏
死你这淫娃……嗯啊……干破你的肉洞……嗯啊……嗯」「啊啊啊……快……快
肏我……啊啊嗷……好痒……受不了……啊」上官瑶淼热烈浪叫回应着。
「嘿……我要肏死你……嗯……嗯……你是我的仙女……嗯……我要肏烂你
的小屄……嗯……干……嗯嗯」赵龙喘着沉重的粗气,然后用胳膊紧紧压向了张
凤梧的雪白胸脯,两只大手用力的开始拧捏张凤梧圆滚滚的嫩白乳峰,同时他大
腿颤抖的绷紧着,带动虎腰挺动着肉棒开始又狂猛又粗暴的在张凤梧腿间娇嫩紧
窄而淫液泛滥的阴道中横冲直撞。
「啊……赵龙啊啊嗷……好相公……啊啊嗷……受不了啊……啊啊嗷……我
要没命了……啊……要丢了……啊……啊啊嗷……饶了我吧……啊……啊啊嗷」
张凤梧仿佛被原始的情欲冲垮一般,淫媚入骨的娇声浪叫着。她那雪白动人的玉
体随着赵龙的猛力插入拼命的扭动着,胸前的一对丰满白皙的玉乳被赵龙放肆的
捏成各种形状,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红印,仿佛被揉得要破一样;她那柔软的蜂腰
被赵龙大力的压弯着,晶莹的纤纤玉指无力的撑着地面,让她整个雪白滑润的富
有柔韧性的身体向背后弯曲成了一个拱桥,仿佛快要对折似的;她满是汗液的平
滑腹部被紧紧拉伸着,同时随着赵龙的一次次插入,被赵龙六块腹肌肚皮一下下
撞击着;张凤梧饱满如馒头一样的白嫩阴阜随着丰胰臀肉的收缩而急促的贲起着,
迎奉着赵龙肉棒的快速的抽插;她紧窄的阴道口上嫣红的肉芽被刺激的如同红樱
桃一样闪着亮光;而她粉嫩的两片肉瓣早已淫滑不堪,被蹂躏得变成了诱人的鲜
红色,随着赵龙肉棒迅速的插入,被阴蛊上的倒刺刮刷得抽搐一样的阵阵紧缩着,
死死的箍着其中的肉棒,同时被挤出一股股乳白色泛着泡沫的黏稠的爱液淫浆。
赵龙突然猛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压着张凤梧满是嫣红手印的丰硕乳
肉,同时用肉棒最猛烈的挤开张凤梧幽谷口的嫩肉死命的刺向她阴道深处的肉球。
赵龙全身痉挛的狂吼着「嗯啊……好夫人……啊……让我……嗯……用阳精把你
灌满……嗯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要死了……啊啊……快……啊
嗷……快射进来吧……啊啊嗷」张凤梧淫媚放纵的娇啼着,随后贝齿紧咬,美眸
紧闭,她完美无瑕的雪白玉体极度的痉挛着,哆嗦着,天生紧窄的阴道剧烈的收
缩着,淫滑湿嫩的膣内肉壁死死的缠绕着赵龙深插其中的肉棒,随即子宫深处一
阵阵抽搐,紧握,猛地喷出大量的阴精!
同时赵龙那胀痛火热,被张凤梧天赋异禀般有力的阴道嫩肉紧紧箍住,已经
到达临界的肉棒,被张凤梧子宫内激射而出的淫液所触发,瞬间爆发着,将一股
股火热浓稠的阳精直灌入张凤梧幽深的子宫,烫得张凤梧再一次发出高亢畅美的
呻吟声……两人就这样瘫软在木箱上一动不动,殷玉龙一边爱抚着上官瑶淼,一
边看着张凤梧的极度欢快,肉棒在也亢奋的射精后缓缓变软,心中只剩下空虚,
接着慢慢的意识模糊,接着扑通倒了下来。
上官瑶淼武功较高,隐约听见那个船长说道:「怎么样,他们有什么动静吗?」
一个水手回答道:「没有,都已经倒下了,我们放了一船的迷魂香。」
船长:「嗯,好,看住他们,跑他们是跑不了,我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水手:「是,不过,属下有些不明白,我们找了他们这么久,跟着他们不就
是要把他们都除掉吗?为什么还留着他们,跟他们一起出海。」
船长:「没错,我们的任务是除掉他们,可那个孩子还在他们手里,飞鹰组
的人做事不干净,我们飞虎组就要给他们擦屁股,再说他们要去找张无忌,我们
正好可以跟着他们找到张无忌,把他也除掉,岂不是一举两得,我们又能立一大
功,在门主面前不就更能抬得起头了吗。」
水手:「您说的是,属下愚钝,还是船长您高明啊。」
船长:「现在让老子好好享受那两美人,呵呵。」上官瑶淼实在撑不住了也
是晕死过去。
一片漆黑中,殷玉龙脑子一片昏沉沉的,耳边也是眩晕的嗡鸣声……殷玉龙
感到全身刺痛而无力,浑身伤痕蕾蕾,肯定给毒打了一顿,在晕倒前还在弄着上
官瑶淼。
上官瑶淼那带着可爱天真的绝美俏脸,恍然间浮现在殷玉龙眼前,她的五官
是那么柔美而精致,又是那么典雅和英傲;她那双璀璨而深邃的剪水双瞳是无比
勾魂摄魄,静如幽潭,动如灵雨,让人看了,就仿佛会深陷其中;而她那鲜滋饱
水,曲线完美的红润樱唇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上一口,带着唇角那像花朵绽放
的小酒窝,还有那被赵龙肏弄的张凤梧。
殷玉龙心中呐喊着,竭力张开眼睛,缓缓恢复了意识,才感觉身体是在一个
狭小的昏暗空间中。眼前有一排排的缝隙,仿佛是百叶窗般,殷玉龙感觉头上灼
烧的疼痛,不清楚是否在流血,想要用手去抚按,可是顿时心中一惊,蓦地感到
自己手腕似乎被胶带捆在了背后,而嘴上竟然也塞了破布,功力也被封住了。
心中的骇然让殷玉龙更是清醒了不少,借着缝隙中泄入的光线,看着四周还
在摇晃的地板,知道还在船上,发现自己似乎在船舱的杂物间,空间不大,眼前
是大门看那横七竖八的木板封住了就知道出不去,周围是一堆杂物和木箱,而殷
玉龙就倒在墙角,被麻绳所捆绑。
是船上的水手放的迷药,把自己困在这里了么!然后就没有了。耳边嗡鸣声
逐渐减少,让殷玉龙似乎听见了门外的对话。只见一个人说话了,听那声音知道
是哪位船长。「嘿……真不错完成任务了……还搞到这两个妞了…这两个妞可是
极品……都肏了七八天了……她们的小屄还是那么紧……而且越肏水越多……真
是棒……现在到了灵蛇岛……我都不想回去交任务了」船长淫笑的声音传来。
「……女人真是个好东西……怎么玩,都玩不腻……嘿……船长,这两个妞
刚才吃了那些加了催情药的干粮了么?……她们现在似乎还不够骚呀……」另一
个水手说着。「……嘿……别急……她们都吃了一周了……嗯……估计该加量了
吧……」随着嗡鸣声变小,殷玉龙听力渐渐恢复,外面的声音更加清晰,甚至也
听见了女孩娇娇腻腻的小声呻吟,「……啊唔……啊啊……啊……嗯啊……」
殷玉龙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沉重的不安,仿佛阴云一般盘踞了心头。船长和
一个水手正在玩弄女孩么?而且他们还喂给女孩吃有催情药的干粮,并且玩弄了
女孩七八天了!女孩是张凤梧和上官瑶淼么!殷玉龙虽然这样推想着,可心中的
忐忑却丝毫没有减少,立刻把身子凑到了船舱门边,脸贴在门上,手在背后被捆
着,费力的从甲板的缝隙中向外望去。
隔壁的船舱异常震撼——在船舱地板上铺了层棉被什么的破布,上面正躺着
一对火热交媾的男女,两人的腿根就正对着殷玉龙,那泛着春水,水亮湿滑,正
紧密交合的男女生殖器就近在咫尺,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微分的双腿结实有力,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加上那密密麻麻的毛发遍
布大腿屁股,看着就异常恶心。男人的腿根肮脏黝黑,一团杂乱的毛发中是两个
鸡蛋大小的卵蛋,折折皱皱的阴囊不堪入目,和卵蛋一起,正「品」字形一般挺
立的,是一根出神入化级别带着凸出经脉的肉棒,被淫水湿濡的油光发亮,正半
截没入了女孩粉嫩娇柔的幽谷。
一个肌肤白皙如雪,娇嫩好似掐水的女孩正跪伏在床上,玲珑婀娜的娇躯和
男人那壮实得有两倍宽的身体形成鲜明而淫靡的对比;那女孩分着一双模特般格
外修长,带着少女独有酥粉的雪白玉腿,就跪在床上,骑在男人的胯间,紧贴在
男人身上。女孩娇巧香滑的小脚丫就搭在男人的肉腿上,她白皙玉润的脚掌也是
娇嫩万分,没有任何瑕疵和死皮,微颤的掌缘足跟和紧扣的足趾透着娴雅的酥橘,
更是无比诱人;而女孩那浑圆雪腻,肥软又不失结实,翘挺到让人无法侧目的粉
臀,正对着杂物间的门,下流而色情的轻撅着,那充满女人味的弧线看得人顿时
血脉泵张。
女孩光洁如玉的腿根正大大的分开着,中间那本应紧小的细嫩穴口正被撑开
成了夸张的正圆,光洁白皙而微微隆起的大阴唇已经被摩擦得粉红肿胀,而屄口
周围的娇肤更是都被紧绷得仿佛半透明,紧紧在了男人粗大的生殖器上,随着男
人肉棒的缓缓挺动,涌溢着汩汩的淫液水浆。
更让殷玉龙心中无比骇然的是,在床上的一旁,还跪着另一个赤裸着精壮汉
子,那男人似乎比船长大上几岁,圆滚滚的脑袋已经剃光,却留着凌乱的络腮胡
子,一身的肌肉黝黑带着绒毛,虽然似乎比船长的结实一些,胳膊就有殷玉龙大
腿粗。那个男人的面容殷玉龙似乎见过,突然想起来,这是船长的大副,上船是
见过一次。
殷玉龙惊讶得心中如翻江倒海,门外传来船长混着粗喘的声音,「嗯……大
副……快一起……嗯……来干这个妞吧……今天折腾了一天……来……好好发泄
一下……」「嘿……放心……今天不会放过这个小荡妇的……不过,这一周来,
天天干个十几次,肉棒都有些疼了,要不是还有几粒」大力神「把老子肉棒提升
到出神入化……不过这个小妞的屁股又白又圆,又软又嫩,真是让人受不了呀」
「嘿……大副……你老吹嘘你的肉棒大……嗯……我看是大而不中用吧……嗯」
看不到船长的脸,只能听见他那嘲笑的腔调,看着他躺在床上,摆着粗腿,一下
下向上用巨大肉棒捣着女孩粉嫩的肉屄。
殷玉龙心中暗骂着,可是还不等多想,那个大副就揉着也是出神入化级的肉
棒,跪到了女孩身后,低声淫笑着,「嘿……到底是谁的鸡巴不中用?……今天
就继续之前的比赛,看谁干这个小妞的时间长」大副那和船长一样恶心屁股出现
在视野中央,而他腿根挺立的肉棒更是吓人,和船长那巨大鸡巴一般粗大,虽然
稍稍短上一些,可是和船长的肉棒不同,他的肉棒斜斜的向上翘着,紧紧顶着他
自己的肚子,硬度简直就如同一根撬棍!
还不等殷玉龙想明白将要发生什么,那个大副就把一双肥手抓上了女孩那丰
腴白皙的臀丘,大拇指陷入了那软腻的臀肉,狠狠向两边掰着,暴露出女孩那光
洁粉嫩,没有任何多余肉褶和色泽沉淀的紧小干净的菊门。而不可思议的是,女
孩仿佛已经适应和习惯了一般,配合的放松舒张着菊花,随着男人大拇指的力道,
那狭小酥橘的肉洞竟然缓缓张开,露出了里面湿润粉嫩的肉膜,形成了一个黑色
孔洞,仿佛等待着男人的侵入一般!
「肏……这个小妞可真是天生的婊子……和隔壁船舱的那婊子差不多,屁眼
都这么漂亮,这么灵活……这七八天,天天让我们十多人肏,都没肏烂,要不是
服了」大力神「把肉棒提了一个等级……」大副有些皱褶的脸下流的笑着,往女
孩的屁眼中吐了几口吐沫,然后把鸭蛋大的紫红色龟头顶在女孩那已经张开的粉
嫩菊门中,恶心的屁股一耸,那吓人的粗鸡巴就一下挤进去了半截!
「啊」女孩爆发一声娇腻而痛楚的娇呼,可是她却没有反抗,就轻晃着圆润
丰腴的雪臀,任由大副一寸寸把肉棒往她直肠更深处顶去,直把她白皙肥美的臀
肉插得凹陷变形。殷玉龙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两个壮如牛犊的大汉,竟然
三明治一般同时奸淫蹂躏着一个女孩玲珑白皙的纤美娇躯!两个壮汉一上一下,
完全挤压在女孩赤裸雪白的娇躯上,几乎把女孩全淹没了!
眼前的一幕清晰异常,不足一米的地方,两个男人黝黑雄壮,就暴露女孩那
一截雪白玉润的臀肉和光洁娇柔的大腿根,而女孩最私密,最敏感的两个粉嫩肉
洞不但完全暴露着,而且正被两根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一上一下牢牢插入其
中。
女孩那本是紧小酥粉,娇嫩万分的肉缝和菊门,全都被不像话的大大撑开着,
仿佛涨满了视线,两个肉洞之间粉嫩光洁的会阴已经被两边的肉棒挤压成了一层
肉膜,更是在两个根肥大肉棒交错的抽插中淌满淫液,不住变形,仿佛都快要不
堪蹂躏,被贯穿了一般!女孩那纤美玲珑的娇躯怎么能容下这两个可怕的肉棒呀!
而更让殷玉龙心头大骇的是,那女孩的娇啼声,竟然有几分熟悉!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