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猎美记】(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4章贱货月如
此时的李洵的焚香谷已经有了好些娇妻,外面有个情妇小白,如今似乎在寻
找天狐一族的后裔,打算重振天狐一族,而谷内则有赵灵儿,丁香兰,丁秀兰,
燕虹,以及被囚禁的玉无心母女,风骚的屠媚,外加骚狐狸苏美娘和女儿苏媚。
如今,却要在加上韩梦慈了,不过焚香谷反正勾大,就是再多些妻妾也是住
得下。
李洵的目标,是睡遍整个仙侠世界的大美女。
将韩梦慈送到了焚香谷之后,李洵立刻赶往苏州,他还想想办法,把林月如
这么一个诱人的小妞彻底收为后宫。
至于怎么样将林月如收为后宫,李洵一时之间还没想好该怎么做才行。
林家堡在苏州的势力非常之大,南林北沈的实力还犹在四大世家之上,只在
大华国的护国神宗玉德仙坊和各大修真门派之下。
对于玉德仙坊,李洵对于这个门派倒是在知道之后颇为感兴趣。其实玉德仙
坊并不算是武林门派,而是天下文宗的源头,基本上大华国内所有的大儒,都和
玉德仙坊有关系。
不过,现在李洵管不上什么玉德仙坊,他还是要先想想林月如。
当晚的时候,李洵一个人潜入到了林家堡,以他的实力,想要悄无声息地进
入林家堡,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转眼间,摸到了林月如的闺房,这附近一个丫鬟都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被
林月如赶走了。
「田伯光……田伯光……呜呜呜……田伯光……」
忽然,房间内传来了阵阵哭声。
「田伯光?」李洵吃了一惊,他听出这个声音就是林月如,可是怎么会呼唤
田伯光这个名字?
想到这里,田伯光,哦,不对,应该是李洵,施展透视眼往房间里看去,登
时看到一幕无比香艳之景。
只见屋子里的林月如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粉红色的肚兜和亵裤,此时的内
裤已经被褪到了小腿处,露出乌黑阴毛下的娇嫩阴唇,林月如正一边流泪,两只
纤纤玉手一边狂热地抚摸自己丰满的乳房和诱人的小穴。
「我靠,林月如居然在自慰?!」看到这一幕,李洵差点儿没有惊叫出来,
想不到林家堡的大小姐居然也会玩儿这种游戏?太劲爆了?
「不行……我没感觉……啊……好难受……田伯光……你怎么就死了……死
了啊……呜呜呜呜……我不怪你了……你不要死了……」
林月如扣了一阵自己的阴部,然后就无力地躺在床上,低声哭泣。
「我晕……这小妞居然在想田伯光?!」李洵咋舌不已,心道这小妞怎么回
事儿啊?那个「田伯光」把她强奸了,她居然还在想那个田伯光?不会这么厉害
吧?!
想到这里,李洵决定试验一下……
屋子里的林月如正在哭泣,心中痛苦,欲火难耐。
「哈哈……林家大小姐,你是否在想本座啊?!」忽然,一个让林月如魂飞
魄散地声音出现在了林月如的耳边。
「啊?!」林月如惊叫一声,一下子坐起身来。
「田伯光,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是你的鬼魂回来了吗?!」林月如激动地
跳下床来,肚兜掉下来去一般,露出左边一半丰满的半乳球。
空气中那个声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哈哈哈……林家大小姐,你以为我田
伯光是那么容易死的吗?那个焚香谷的李洵杀不了我?怎么样?是不是很难过?
我是不灭的啊?!」
「不不不!」林月如立刻摇着美丽的脑袋,说道,「田伯光,我……我没有
……我好高兴,你没有死,我好开心,你知道吗……我……我本以为我喜欢的是
李大哥……可是我回家之后,却发现我怎么也忘不了你……求求你……求求你跟
我见一面,好不好?!」
「田伯光」明显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可是把
你强奸了啊?!」
林月如哭哭啼啼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知道我不知廉耻……可是……
可是我自从被……被你干了那回事儿之后……我……我回到家……就老是想起你
狠狠抓……抓我的奶子……还……还用你那根大家伙用力干我……你知道吗……
从小我就被所有人宠着,爱着,没人敢欺负我,骂我,我就是想找个人比武,他
们……他们也都让着我……我……我好想有人欺负我……呜呜呜呜……田伯光…
…我真的忘不了你……求求你……见见我吧……」我靠!难道这妞还是个斯德哥
尔摩综合征患者?「田伯光?」,也就是躲在暗中的李洵惊呆了,心道奶奶的,
难道原著林月如会喜欢李逍遥,就是因为李逍遥把她绑起来,还对她无礼了?
「妈的,林月如,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贱货啊!哈哈哈……那倒是非常有
意思啊!」李洵淫笑着说道,「想不想见我啊?贱货?!」
「想……我好想……求求你了……田伯光,只要你再见我一面……我什么都
愿意……」
「好,不过我问你,不会有谁会来这里吧?」
「不……不会的……你放心……我已经把下人都赶出了我的院子……啊……
求求你了……」林月如说完都跪下来了,浑圆的屁股翘起来,她跪下磕头。
「那好,把肚兜脱了,让本座看看你的奶子!本座在考虑该不该出来见你!」
林月如丝毫没有犹豫地一下子把肚兜给扯掉了,露出了鼓鼓的两颗丰满玉乳,
经过李洵那天的玩弄,初为人妇的林月如的奶子似乎又大了一圈,真是好美啊!
「妈的,奶子很大啊!」
「是啊!人家的奶子很大的……」林月如捧着自己的大奶子嗔道,「人家的
奶子很大……啊……你就出来见见人家嘛……」
「摸你的奶子,扣你的阴道,就他妈像刚才那样,自摸给我看!」李洵哼道。
「是是是……」林月如站在床边,扭动着浑圆的屁股,一只手按捏自己的丰
乳,另只手照着李洵说的话,把手插进自己的阴道,扣摸起来。
「啊……好舒服……有感觉了……就是这样……舒服……」
刚才林月如自己自摸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听到「田伯光」刺
激的话,林月如扣自己的阴道,摸自己的奶子,登时有了一种无比强烈的刺激,
林月如一下子坐倒在床上,发浪似地不住在自己的敏感部位抚摸。
「臭婊子,你摸得自己舒服吗?!」李洵淫笑着叫道。
「啊……舒服……好舒服……小婊子舒服死了……」
「妈的,果然是个贱货,给我坐起身来,这里有两个东西,你把它插进自己
的阴道还有屁眼!」
话音刚落,两个东西就落在了林月如的床边,林月如赶紧捡起来,居然是两
个粗大的角先生!
「这个……这个怎么用?」林月如一脸潮红,粗喘着气说道。
「不懂啊?傻女人,这都不会!」李洵没好气地说道,「那就让老子来教你!
现在跪在床上,像母狗一样的翘起屁股……对,就是这样,然后两手拿着角先生,
一根插进你的骚逼,一根插进自己的拉屎的肛门……」
林月如完全照着李洵的话,乖乖地躺在床上,翘起圆鼓鼓的的屁股,抓住两
根角先生就对着自己的肛门和屁眼狠狠插入自己的身体。
粗大的角先生令林月如的身体尝到了阵阵快乐,她翘着丰满的屁股,卖力地
用两只手在自己的阴部和肛门不断捅入粗大的木棍,那角先生上有润滑液,林月
如可以插得更方便。
「妈的……你这个贱货,怎么样?角先生插得你的肛门阴道舒服不?!」
「啊……田伯光……不如……不如你的鸡巴……鸡巴厉害……这个不好玩儿
……求你了……快来见我……」林月如有点失望地一边动作一边叫道。
「那你说,你是林家的千金还是妓院里的小婊子?我田伯光这辈子只喜欢妓
院里的小婊子,不喜欢千金……」
「不……我不是什么千金……我就是妓院里的小婊子……我最淫荡……啊…
…不行了……」
林月如,这个仙剑里人气极高的女人,现在却像是最低级的小淫妇一样,李
洵说什么,她都努力地配合,看的李洵当场愣住了,心道这难道就是斯德哥尔摩
综合症的厉害?!
「好!你这个小妓女既然要这样,那我就来了!」说完,一个人影出现在了。
林月如赶紧转过身,却呆住了:「李……李洵,怎么……怎么会是你?!」
她看到来人居然是李洵,登时傻了。
「还不明白?!」李洵一边淫笑着解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当初山洞
里那个田伯光,确实就是我李洵啊!」他现在说的是当初那个田伯光的声音,林
月如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天……真的……真的是你……我的老天……啊……我终于见到你了……田
伯光……我好想你……」林月如这骚货此时晃动着奶子,一下子扑进了李洵的怀
内,用一颗大奶子顶着李洵已经脱光了衣服的身体。
「人家……人家忘不了你这坏人……你强奸了我……我却好喜欢被你蹂躏的
感觉……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奇怪的感觉……我感觉在你的手上我不是一个什
么劳什子的千金小姐,我就是一个被你蹂躏,玩弄的小绵羊……呜呜呜……你终
于出现了……我不管你是李洵还是田伯光……我不要离开你……」
听到这美妇人的诉说,李洵心里不禁暗暗咋舌,他前世今生也玩儿过了不少
女人,却从未遇到过这种极品,被人强奸了,居然还想在被强奸,这什么情况!
不过,既然这女人如此淫贱,李洵就不管这么多了,对准她浑圆的屁股就是
狠狠地拍打了一下。
「啊!」林月如发出了一声痛苦中带着欢喜的叫声,屁股随着李洵的动作而
轻轻摇晃。
「妈的……小贱货,我打你的屁股,舒服不舒服?!」李洵笑道。
「舒服……啊……你打的人家舒服死了……」林月如带着哭腔说道,「好舒
服啊……从小到大……都没人敢打我……我……我被打了……我被打屁股了……
田伯光,不,李洵,李大哥,求求你,再狠狠地打人家的屁股……」
「好,那就趴下吧,你这和个臭婊子!」李洵淫笑着说道。
「是,小贱货这就趴下,求爷赐打!」林月如配合着趴在了地上,翘起圆鼓
鼓的美臀,那两瓣雪白的肥肉看的李洵的鸡巴硬的更厉害了。
不会客气地,李洵的手狠狠挥起来,对着小贱货那雪白丰满的臀部就是一阵
阵强烈的抽打。
这几下,李洵的手法却是颇为重,林月如雪白的臀肉被李洵才打了三四下,
就起了诱人的红晕。
可是吃疼之下,身下的这个骚货,却不但不觉得痛苦,反而激发了她内心变
态的渴望被人蹂躏的心思。
她之前这么多年颐指气使惯了,直到被李洵的大鸡巴奸污,她才知道,自己
其实是无比渴望被男人这么蹂躏的。
现在被打了从未被男人抽打过的俏白屁股,林月如兴奋地随着李洵的手掌大
叫道:「啊……太舒服……好棒啊,打的我舒服死了……啊!」
随着李洵一阵阵抽打,很快,林月如的阴道里居然狂喷出了潮水,林月如满
足地翘着屁股躺在地上,嗔道:「舒服死了……哎呀……要被你打死了……」
「贱货,转过身来!」李洵恶狠狠地说道。
林月如赶紧羞羞答答地转过身来,看到眼前便是那根粗大无比的巨物,不禁
有些害羞地别过头去。
「别光看着,张嘴含住鸡巴!口交吹箫,知道不知道?!」李洵叫道、「这
个……好羞人……」还没说完,李洵对着她洁白的脸颊就是狠狠来了一巴掌、
「妈的,你刚才不是说你是妓院里的妓女吗?妓女不懂口交,叫他妈什么妓女啊?
懂不懂行!」李洵臭骂道,对这个女人,李洵已经没了一点尊重。
「是是是,妓女遵命!」被打了一巴掌的林月如立刻毫不犹豫地张嘴咬着李
洵的鸡巴,这个南武林盟主之女,林家堡无数人敬畏的千金,就这样翘着屁股趴
在地上,给男人口交。
林月如虽然口交技术不算过关,可现在却是十分用心地用自己的小嘴儿给男
人服侍鸡巴,李洵的巨物大的厉害,达到七寸长的肉棒,放在未来怕似只有非洲
黑人才有,这样的粗硬,林月如含起来好些困难,柔嫩的小嘴儿都被塞满了。
嘴里含着臭臭的巨物,现在颇有些受虐倾向的林月如却似乎更加兴奋,张着
小嘴艰难地动作着,可却似乎要让李洵激动地便要死去一般,好爽啊!
抽出鸡巴后,李洵挺了挺自己的肉棍,捏了一把林月如丰满的乳房,叫道:
「妈的,你这个小贱货,想不想被老子操啊?!」
「操?!」林月如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叫道,「啊啊……要操……求
哥哥……你快操我,操死我吧!」
如此淫贱的女人,李洵是不会客气地,把她抱起来,顶墙壁上,叫道:「不
要脸的女人,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肉棒粗鲁地插入林月如的阴道,林月如立刻无比享受。
好大啊,真的好厉害!林月如这一次品尝到了比上次跟快乐的感觉,李洵这
次对她的操弄比上次还粗鲁,动作无比激烈,丝毫也不怜香惜玉,手掌配合着鸡
巴的动作,狠狠地抓林月如晃动的大奶子。
但这样粗暴的动作,却让林月如真是感到自己的魂儿都要飞了,叫喊声越发
大声,越叫越淫乱,仿佛恨不得身上的男人越用力越好。
这是李洵第一次如此疯狂地和一个女人做爱,如果之前干的女人叫男女交合,
现在的李洵就是真正在蹂躏一个女人,而且是对这个女人毫无尊严地蹂躏。
「来个狗爬式,小母狗懂吗?!」李洵狞笑道,林月如乖乖地趴在地上,翘
着屁股叫道:「怎么不懂……我……我就是小母狗……蹂躏死我吧……」
李洵狞笑道:「林家大小姐就是这种烂货啊?!你妈死得早,可惜她看不到
自己的女儿这样了!」
「谁……谁说我娘死了!」在李洵的肉茎冲入了林月如的后庭花的时候,林
月如哼道。
「什么?你妈没死?!」李洵挺着鸡巴,有些惊奇,心想原著里,林月如的
母亲不是死了吗?怎么在这里,没有死吗?!「
「当然……啊……当然没死……我娘在我出生……出生后就……就离开了我
们林家……啊……因为……这里面的原因……啊……等会儿再说……啊……干死
我吧……哎呀……」
李洵现在也暂时管不到林月如的母亲为什么没有死,肉茎插在菊花里,被肛
门顶的好爽啊!
「月如小贱货,以后你要叫我主人,知道吗啊?!否则老子就不干你了……」
「是是……月如小贱货以后都是主人的,小穴,乳房,屁眼,小嘴,都是主
人的……啊……干死我……顶我啊……」
他一边用力怕打林月如的屁股,一边用力冲刺,插得林月如的菊花不住发颤,
这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美女真是要被插得爽死了,被打,被爆菊花,捏奶,亲吻,
撕咬,林月如被被后入的李洵一一玩弄,越弄她的高潮越来越厉害,身体真是要
完全散开,化作迷雾一般。
「娘的……贱货!这么快就高潮了……」李洵感觉才不过玩儿一会儿,林月
如的屁眼里就喷出了大量的黄水,眼看着这就是所谓的屁眼高潮,不满足的李洵
拔出肉屌,从后干入林月如的小穴。
把林天南的女儿当成小母狗一样的干,不管是前入还是后入都是那么刺激,
李洵的鸡巴特别卖力,今晚对着这小贱货就是恶狠狠地操。
一个时辰以后,李洵满足地搂着小穴和屁眼都被弄红肿了,浑身似乎都要散
开的林月如,笑道:「月如小贱货,以后就跟着主人,离开林家堡,好不好?」
林月如羞羞答答地靠在李洵怀里,被李洵的折磨反而越弄越开心的她顺从着
对李洵说道:「主人,人家以后都跟着你……只是不跟我爹说吗?」
「妈的,如果说出来,你爹知道我对你干这事儿,我们还能在一起吗?你这
小贱货是不是没脑子啊?」李洵臭骂道。
「是是,小贱货知道了,人家都听你的……」林月如嗔道。
「对了,月如,跟我说说你娘的事情吧?」李洵微笑道。
林月如毫不犹豫,说道:「恩,我都说给主人听,其实,我娘的事情很少有
人知道的……我娘叫柳静荷,她就是当今四大世家之一的欧阳世家家主欧阳英的
妻子……」
「我晕……欧阳英的老婆是你娘?」听到此言,李洵彻底呆住了,奶奶的,
这么说欧阳倩和欧阳慧就是林月如同父异母的妹妹?
「其实……其实我爹和我娘当年属于酒后乱性……」林月如低声说道,「这
事情就我和爹知道,当年,欧阳英叔叔和我娘来林家堡,当晚我爹,娘以及欧阳
叔叔喝酒,那天他们喝的酒是烈酒,哪知道欧阳叔叔先喝醉了,而我爹那个时候
也喝多了,就……就把我娘给……
事后我爹很后悔,想要自尽以谢欧阳叔叔,可是欧阳叔叔没怪我爹爹……之
后我娘怀孕了,欧阳叔叔很大度地允许我娘生下我,交给我爹抚养……生了我之
后,我娘就……就回了折剑山庄,对外认我为干女儿……我……我每年会去看我
娘一次……「
「我靠,想不到欧阳英那个伪君子居然被被林天南戴了绿帽,这个消息可是
劲爆的很啊!哈哈哈哈……」李洵心里别提多幸灾乐祸了。
不过,欧阳倩姐妹,那可是自己一定要收的,既然欧阳夫人还是林月如的母
亲,那就更不能放过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