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88) Gami

Gam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八章-海之深红>>
——巴尼斯王国东南方西西里雅群岛海域附近——
『轰!!』巨大的铁锚破空而来,在船舷上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洞。坚固的
铁藜木在重达数百斤的铁锚面前像是纸糊的一样,爆裂开来的木片四处呼啸飞散,
将周围的商船护卫们炸得遍体麟伤。
「哇啊啊!海盗打过来了!救命啊!!」满肚肥肠的商人双手紧紧抱住头部,
躲在桌下瑟瑟发抖着,因为过於庞大而曝露在外的屁股还在拼命的向内挤着。在
同一个房间内,一名年约二十岁的金发贵族青年,正牢牢地抱着怀中的细剑,过
度紧张的用力让他身上穿着的华服都皱了起来。
金发青年看着他失态的叔叔,嘴唇嚅嗫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
是没有说出口。上方不断传来的爆鸣声响,以及一阵阵剧烈的震动,就可以知道
这场战斗是多么的激烈。随着船舱的晃动,越来越多的木屑以及灰尘落了下来,
让金发青年原本就白净英俊的脸孔变得更加苍白了。
爱伦特。依文斯——出生於巴尼斯王国,为老牌贵族世家依文斯伯爵的次子。
由於身为次子没能得到继承爵位的资格,因此在成年后就跟着经营家族商行的叔
叔出来旅行历练,试图在未来的几年内也能接手负责家族内部的商业事务,没想
到这次跟着商队出海居然那么倒楣的碰上这种事情。
巴尼斯王国由於北方被高耸的弯月山脉阻隔,所以除了东北方和它接壤的因
特嘉沙王国,以及西方的塔克帝国和西南方向的安特迪亚公国之外,通往内陆其
他国家的道路都极端的险峻难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领土范围内有只有平原和贫脊山脉存在的巴尼斯王国,在
矿石、木材等资源都相当的匮乏,因而不得不必须从其他国家购入。但其他国家
的商人也不是傻子,见到巴尼斯王国必须依靠进口资源才有办法生存,於是他们
也联合起来抬价,每次交易都狠狠剥了对方一层皮。
巴尼斯王国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束手待毙,在经过国王和大贵族们的紧急协商
之后,终於在大约距今三百多年前组织了由国家在背后支援的大型商队,冒险通
过有恶魔居住的海域前往其他各国来交易物资。虽然时常传出船队遭到恶魔们袭
击而全军覆没的噩耗,但为了国家的生存,巴尼斯王国的人民们还是不得不依靠
这种方式来维持国内的正常运转。
渐渐的,渔业及海运成为了巴尼斯王国最发达的产业,国内的粮食光是渔获
类就佔了生产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这对一个国家来说已经是非常庞大的比
例了。而巴尼斯王国同时也是整个爱尔琴大陆中,唯二拥有海军的国家,另外一
个有海军存在的国家则是前面所提到的因特嘉沙王国。
最初是为了应对巴尼斯王国才跟着设立的海军,但在几百年内并没有爆发战
争的松懈下,因特嘉沙王国的海军已经可以说是名存实亡了。虽然还是存在着这
样的编制,但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其实只是军部和财政官串通好用来侵吞国家经费
的幌子,实际上真的让他们上战场的话是不可能的。
被弯月山脉以及比壁山脉包夹在中间的因特嘉沙王国,虽然同样有着和巴尼
斯王国一样的运输困难问题。但由於北壁山脉阻挡了大量来自东方海面的水气,
产生了极丰富的降雨量,所以因特嘉沙王国的领土内有着大片的优质林木资源。
北壁山脉也不像弯月山脉属於矿产贫脊区域,在这样的背景支持下,因特嘉沙王
国的海上产业相对於巴尼斯王国就没那么发达,但也不容小觑。
----------------------------------------
依文斯家族,作为巴尼斯王国内最古老贵族的其中一员,在当年海运大发展
时期做了领头的先锋。
时迁至今,该家族下辖的商行多达了数百家遍佈在全国各处,成为了国内三
大龙头之一的超大型联合商行。而爱伦特的叔叔就是执掌家族内商业事务的第三
把手,拥有非常大的权势与地位。
而现在,这正在被海盗袭击的商队,就是依文斯家族的海龙船队,十数艘漆
成了深红色的巨大帆船,团团将剩余的七艘商船包围在了中央。从海面上漂浮的
残骸以及还冒着黑烟的船帆可以知道这个倒霉商队三艘外围的护卫舰,已经在猛
烈的炮火攻击下沉入了海底。不少水手在海面上拼命挣扎着,脸上满是惊恐,那
表情就好像是在说海底中有着可怕的恶魔会在下一秒将他们吞噬一样。
『哗啦!!』巨大的铁锚再次发出了死神的呼声,将一座刚充填好火药的炮
台直接砸毁,巨大的爆炸冲击让整艘商船整个倾斜摇晃,在海面上横向飘移了好
几米才稳定回复过来。原先想要开炮反击海盗船的水手在这股庞大的能量下被弹
飞到了半空中,在几秒钟后才带着一片血花坠进海中。
「哈哈哈哈哈哈!死吧死吧!全都给老娘去死吧!!」足有人类小腿般粗细
的铁链被一条纤细的手臂拉回,带着将近五百多斤的漆黑铁锚飞回了主人的手中。
有着一头深红色大波浪卷发的美艳少妇只是微微一沉,就将需要四五个普通人才
能勉强抬起的巨大铁锚轻轻松松地扛在了肩膀上。
「船长!别忘了那个约定…我们能留活口还是尽量别杀掉这些傢伙们才好…
…」红发少妇的身旁站着一名身穿淡蓝色法师袍的年轻女性,拿着水晶球正在用
镜影术监控整个战场情况的少女皱着眉头,望着那坠入海中的水手,有些不满的
对着一打发了性就停不下手的伊芮莉船长发了些牢骚。
「安啦~安啦~我会控制好分寸的,毕竟这些全都是白花花的金币啊!哈哈
哈!!」名为伊芮莉的海盗船船长在狂笑中再次将肩上的铁锚甩了出去,随着剧
烈的爆炸声响又在对面商船的船舷上击出一个深入船舱内部的破洞。深红色的斗
气也在同时向着四周袭卷而去,炸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碎裂残骸,在卷起的暴风中
将船舱肆虐得破破烂烂,眼看再这样下去这艘商船就快要撑不住了。
而在包围网的另一侧,其中一艘第一层甲板已经被攻佔的商船上,一名穿着
绿色风衣的蒙面女海盗每一刀劈出,飞射而出的斗气利刃都会夺走一名水手的战
斗能力。如果你仔细观察,可以惊人的发现每个倒下的水手其实都没有受到致命
的伤害,仅仅是在皮甲以及武器被撕碎后受到了强大的冲击而晕了过去。
如此精确的斗气操控能力代表了对方至少是初阶剑师以上的水准,这在各国
军队中已经是足以成为队长级的人物,现在却出现在这个海盗团之中,由此就可
以得知这个海盗团不是一般的强大!!
「来…来人啊!快来人挡下这个怪物啊啊啊!!」和这艘正面临着危机的商
船不同,另一艘商船则是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一名眼神狠利的矮小老妇人,
用着她那看似弱不禁风的瘦弱身躯,双手各抡着一把重型战鎚,那一看就令人头
皮发麻的三角锥尖锐前端上,正染满了赤红的鲜血。
看着眼前拿着各式兵器将她团团包围的水手们,老妇人嘴角勾起了嗜杀的冷
笑,不慌不忙的提起了双手的战鎚. 在老妇人的动作下,围着她的水手们不但没
有群起围攻,反而因为恐惧而一步步的往后退。前一刻那可怕的画面还在他们的
脑海中挥之不去……无论是穿着全身铠甲的护卫队长,还是身手敏捷的战斗水手,
在那怪物般的老妇人手下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就全被击败了。
整艘商船上的武装力量已经被老妇人彻底击垮,这让这些没有经过正式战斗
训练的水手们如何提起勇气再去反抗呢?看着自己手上那绑着菜刀的拖把桿,一
名水手首先受不了恐惧而转身向后奔逃,有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一个个水
手眼看已经没希望了,全都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溃散。
「嘿嘿嘿…今天…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走……」老妇人发出了阴森的笑声,一
个箭步就带着她那驼背的身躯,以不可思议般的速度冲进了溃逃的水手群中。惨
嚎声、骨裂声、以及鲜血洒落的声响顿时演奏出了一首首甲板上的杀戮奏鸣曲,
让一旁跟随着老妇人进攻的海盗们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七艘商船在十多艘海盗船的分割围攻下已经完全失去了还击的能力,花费大
量金钱雇佣的护卫队们也早在一开始就在猛烈的攻击中被一一擒获,少数运气不
好的甚至永远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屍体。
落入海中的水手们一个个惊恐地在海面上挣扎着,拼命向还没有沉没的商船
游了过去。但在周围海盗船上的海盗们,却都只是用弓箭指着他们,而没有射杀
这些水手的打算。只有一些试图向外围突困的水手,受到了这些弓箭手的热情招
待,让他们不得不惊恐的乖乖游回了包围网之中。
---------------------------------------
『轰!!』又一艘商船的武装在伊芮莉沉重铁锚的狂暴攻击下化为七零八落
的残骸碎片,从那些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的水手们来看,他们在这恐怖的破
坏力面前已经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勇气。
「哈哈哈哈哈!快点投降吧!乖乖投降老娘还可以大发慈悲饶过你们的小命!!」
伊芮莉狂笑着再次甩动双手,在铁链的哗啦声中,漆黑的铁锚回旋横扫而出,将
一艘试图逃跑商船的桅杆击成了两截。两人合抱才有办法抱住的桅杆,在缠绕了
深红色斗气的铁锚撞击下连一秒都撑不过,脆弱的就像是牙籤一样,带着水手的
一片惨嚎瞬间倾倒将甲板砸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火属性的斗气本来就是以狂暴闻名,现在在铁锚这种非常人能使用的极沉重
武器加成下,成为了摧毁船只的最大杀器,无论是船上的护卫队还是拥有奥秘魔
法传承的施术者都无法阻挡这种攻击。
海盗船上的旗帜在海风中腊腊作响着,宣告着这场胜利的终结。带着铁钩的
接衔甲板一块块的落下,将海盗船与失去抵抗能力的商船连接在一起,全副武装
的海盗们迅速的登板制住了放下武器的水手们,偶有零星的抵抗也在绝对的武力
压制下瞬间被制服,所有人都被捆绑带到了甲板上。
爱伦特和他的叔叔也在其中,吓破胆的贵族商人浑身哆嗦颤抖着,那几乎快
到看不到手指的短小肥手上不断的渗出大量的手汗。而爱伦特怀中那把细剑在被
俘虏时就已经被搜走,现在的他面色苍白,不过大体上还算是比较镇定,身上的
华服在商船被攻破前已经机警地换成了水手的麻布衣。
脸上涂上黑灰的他,如果不是仔细看恐怕还会把他当成是一名瘦弱的水手,
不过在心细的人眼中看起来,他身上的那股贵族气质无论他如何尽力掩饰都还是
那么的明显。爱伦特混杂在俘虏群中,蓝色眼珠估溜估溜的转,不断在观察海盗
们的一举一动,看样子是在试图找机会抢夺救生艇逃跑。
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在这边!爱伦特紧咬着牙根,不断催眠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看这些海盗们松散的纪律一定有可能找到机会逃跑的,千望别放弃任何的希望!!
这时,四处寻找着逃生机会的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这群海盗中…
似乎没有男性的存在……居然全都是女海盗!?
虽然还有一些蒙着面的傢伙无法确认,但那些露出真面目的海盗们无论老少,
清一色全都是女性。
完全由女性所组成的海盗团…?爱伦特仅仅皱着眉,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这个海盗团……低头苦思自己是在何时听过这个情报的爱伦特,当他看到那面在
海风中腊腊作响的海盗旗时,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回想起了一个恐怖的名字——
『海之深红』!掌控了海上监狱的强大犯罪集团!!
众所皆知的,在光明教廷制定的法律下,这些犯了罪行的犯人在经过审判后,
就会交由各国的下属法判机构负责执行刑罚。那些被判处流放之罪的男人们,无
一例外地被送往了地狱的所在,也就是恶魔们所居住的魔禁大陆,成为那些吞噬
人类血肉的恐怖恶魔们的食物。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邪恶的恶魔们只会袭击男性,女性的血肉在牠们
的眼中看起来似乎是不合胃口。所以教廷在无奈下,只好把这些犯了不可饶恕罪
行的女性犯罪者,流放到各国得边疆让她们开垦荒地,只有极少部分不太危险又
具有美貌姿色的女犯人会沦为贵族们的奴隶及玩物。
而海上监狱,就是巴尼斯王国数百年以来流放女性重刑犯的罪恶之地。原本
在军队的管理下一切都顺利的运转着,直到了三十年前那巨大暴风雨的一夜……
守军队长在那寒冷又狂暴的夜晚怠忽了职守,在喝酒醉后精虫上脑的将一名危险
的女重刑犯提取了出来,试图发泄积压已久的欲望。
结果直到第二天,轮值的卫兵才发现他们的长官已经陈屍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而那名危险的重刑犯在将身上的镣铐打开后就失踪了。知道这件事情的守军副队
长立刻下令进行了全岛的搜捕行动,但在经过了一整天的大型搜索后依旧是一点
线索都没找到,焦头烂额的守军副队长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将这件事上报给王国军
部,虽然这样做就代表了他的饭碗即将不保。
可当他要命令传令兵去负责传递这该死的消息之时,一个更可怕的噩耗传到
了他的耳中。那个重刑犯居然趁着士兵们在岛上搜索的兵力空档,趁机入侵了黑
牢,将所有的犯人们都放了出来!!
「怎么可能!!!」那可是有着三名高阶剑师守护的禁区,区区一个重刑犯
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不引起其余守卫的注意就跑了进去!?就算是一般的
军队,在他们三人的面前也不是对手啊!!但很可惜的,这个疑问在这名可怜的
副队长直到最后身死前都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他不知道,他那个白癡队长放出来的重刑犯居然有巅峰大剑师的可怕实
力。在资料上,这名仅仅只有纪录了大剑士实力的重刑犯,一直都是隐藏了实力,
等待着机会逃出这该死的地方。
而这个独自一人就将整座海上监狱数百年牢不可破传说完全覆灭,最终夺为
己用的重刑犯,就是现在正在爱伦特斜前方不远处,肩上扛着巨大铁锚的美艳少
妇——深红海盗团船长,伊芮莉!!
更让爱伦特背脊瞬间一片寒冷的是,深红海盗团那从不留活口的恐怖恶名!!
不行!我必须冷静!现在还不是时候!爱伦特紧握的拳头颤抖着,将内心的
恐惧再次压下……
——新法历500年10月7日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