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35-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五章
殷玉龙看着上官瑶淼那明媚动人,宛如仙女的绝世玉容,再看着船长和大副
那丑陋满脸胡子的黑脸;看着上官瑶淼那亭亭玉立,曲线优美的雪白玉体,再看
着她被夹在两男人中,被两根恶心疣节的粗大肉棒插得她粉嫩紧小的肉屄和屁眼
一片湿淫狼藉;听着两根粗大肉棒在上官瑶淼光洁白皙的腿根捣出的那「噗哧!
噗哧!」声,听着上官瑶淼臀峰耻丘在两个男人胯间撞出的「啪!啪!」声。
这异样而强烈的对比,让殷玉龙感到异常的懊恼,火烧一般的愤懑,更可恶
的是,这几天中,搞不好他们天天都是如此玩弄上官瑶淼的!可是说不出为什么,
殷玉龙手中的肉棒却越发涨硬!足足小半个时辰,船长和大副胡乱的和上官瑶淼
聊着天,同时把大肉棒插在的肉穴和屁眼中,双插的享用着上官瑶淼那雪嫩迷人
的娇躯,殷玉龙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阻止,也不知道这样的
淫戏要持续多久,只能又是自责又是无奈的揉搓着自己的肉棒。
殷玉龙正全神贯注的窥视着屋内,可突然,「嘭!」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这意外让殷玉龙心里倏地一惊,可更令殷玉龙诧异的是,在房子上演淫靡交
媾的男女竟然毫不为所动,上官瑶淼也是毫不在意,依旧伏在船长身上轻喘娇吟
着!殷玉龙看向门口,「轰!」
门口竟然出现了一个五六十老年男子!那个男人个头不高,一米七的样子,
脸又圆又大,虽然还看得出是有点武功的,稀疏的淡黑色头发有些秃顶,糟老头
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赤裸着他那身有点皱皮的身躯,分开腿站在了上官瑶淼对面,
对着大副说道,「刚肏完隔壁那骚婊子……嘿……那边人多难排到……过来泄下
货先?」
「嘿……糟老头……嗯……这个小妞骚屄和屁眼可棒极了……嗯……以前…
…我可只肏过老掉牙的妓女……嗯……这个小妞,可是一副十五六岁的样子呀…
…嗯……你看这小妞的大屁股……又白又嫩的……都要挤出水似的……肏起来爽
歪了」大副舔着大嘴,得意的笑着,双手贪婪的抓揉着上官瑶淼丰腴腰臀上的白
皙嫩肉,放肆的抽插着那紧小粉橘的屁眼。
「肏……不管怎么样……没想到还有和船长大副一起肏一个小妞的日子……
嘿嘿……这几天可真刺激……嗯」糟老头谩骂的说着,双手捋着上官瑶淼的秀发,
把散乱的头发马尾似的抓在脑后,然后挺着屁股,毫不费力的把肉棒塞入了上官
瑶淼的檀口。
上官瑶淼仿佛已经陷入了痴迷,又或早就适应了这一切似的,丝毫没有挣扎,
就灵活的用檀口吞吐起糟老头那也是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一只白皙的纤纤
玉手同时抓揉着糟老头腿根的卵蛋,甚至按摩着糟老头的屁眼,含着那肉棒的同
时含混的娇吟着,「唔唔……好爹爹…啊…喜欢吗…喜欢人家这样吃你的大肉棒
么……唔啊……快点…唔…和船长大副一起……嗯…用大肉棒操人家…插满人家
每个肉洞……唔唔…」
在上官瑶淼那撩人细腻的服侍下,转眼,糟老头的巨大肉棒就在上官瑶淼的
檀口中更大更加挺硬。就在殷玉龙眼前,这两三个男人,把上官瑶淼那雪白赤裸,
玲珑凸浮的完美娇躯夹在了之中;三根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就插满了上官
瑶淼的檀口,嫩屄和菊门,开始一起抽插她身上那三个湿濡迷人的娇嫩肉洞;更
不敢让人相信的是,这样异常淫秽的一幕,也许已经发生了七八天,这三个男人,
已经无数次的把浓浓的阳精射入了殷玉龙爱人娇躯的深处,甚至已经把她轮奸成
孕,还有听糟老头说隔壁船舱更多人,想到的是张凤梧……在船舱中那甲板地上,
三个壮实男人紧紧围着一个全身一丝不挂,明艳动人,冰肌雪肤的妙龄少女,让
人更加难以相信的是,这三个男人就挺着粗大异常的肉棒,把肉棒恣意在女孩红
润的檀口,粉嫩的肉屄,和紧小的菊门中不住抽插,在一片水滋滋,粘滑湿淫的
汗迹淫液之中,一同奸淫蹂躏着那青春靓丽的女孩。
殷玉龙就被关在船舱杂物间中,近在咫尺的看着眼前这奇淫火热的现场,可
让殷玉龙揪心的是,那正被三个大汉大肉棒一同抽插的女孩就是他那娴雅温柔,
美艳出众的未婚妻上官瑶淼!上官瑶淼那娇柔白嫩的身子会不会被这三个壮汉压
坏?那三根巨大吓人的肉棒会不会真的把她身上三个粉嫩的肉洞捣松?上官瑶淼
这些天来如果真的天天被奸淫,她是不是已经怀孕了呢?想着这些,殷玉龙又心
痛又愤懑,可是却又异常兴奋,不敢眨眼似的,紧盯着门外的一幕,揉搓着自己
的小肉棒。
这场淫宴又已经足足进行了小半个时辰,在渐渐起效的催情药,和三个壮汉
用粗大异常的肉棒围攻之下,殷玉龙那平日蕙质兰心,娇羞腼腆的未婚妻已经被
干得娇痴迷离,淫液横流,早已经攀上了几个高潮。那三个壮汉也似乎快到了临
界,正加速用粗大的肉棒捣着上官瑶淼身上的三个肉洞,开始发动着总攻。
糟老头分开毛发浓密的大腿,一手抓着上官瑶淼顺滑的秀发,一手贪婪的抚
弄着粉颈香肩,同时把他那个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在上官瑶淼的檀口中猛捣着,低
喘着粗吼着,「嗯……肏……下贱的母狗……嗯啊……对吃我的肉棒……把我的
巨大肉棒全吞下去……嗯……就是这样……太棒了……嗯……你这下贱母狗……
天生就是婊子……嗯……对……更深一些」糟老头那根肉棒粗得吓人,可现在竟
然完全插入了上官瑶淼那娇巧动人的檀口,把红艳的樱唇大大的撑开,简直都要
把上官瑶淼的下颌骨撑得脱臼一般,而他那大肉杆每次抽插就完全没入上官瑶淼
的双唇,直到他满是棕色毛发的胯间紧紧贴上上官瑶淼的雪颊,根本就一半都插
入了上官瑶淼的食道,在敏感的喉头间急速抽送。
上官瑶淼平日的娴雅矜持已经被蹂躏得丝毫不剩,她被这大肉棒塞满喉咙,
已经几乎喘不过气来,美艳的俏脸被憋得通红,颀美的雪颈更是被里面男人的龟
头和肉棒撑大,而上官瑶淼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竭力分着檀口,仰着蜷首,
紧蹙着柳眉,任由眼泪不住涌溢出美眸和瑶鼻,呛出的唾液和胃液狼藉的流满雪
腮。
她一下下被迫吞入着男人那粗大吓人的巨大肉棒,痛苦不堪的呜咽哀求着,
「唔唔唔……别啊……受不了……唔唔唔……唔啊人家……不唔唔……不能呼吸
了……唔唔唔……别唔」而船长躺在地上上不住晃动,他双手钳住上官瑶淼那丰
腴雪峰的乳根,放肆的挤弄摇晃着,把那乳量惊人的白皙乳肉晃出一片片乳波乳
浪,同时挺动着他出神入化级别的巨大肉棒,用尽全身的力气似的,每一记抽插
都连根没入,把上官瑶淼那已经被插弄得有些红肿的娇嫩肉屄撑涨成夸张的正圆,
榨出更多春水,享受着被那紧窄火热的肉壁肉膜紧箍猛刮,再一下撞开女孩娇嫩
禁闭的子宫颈,感受着插入那火热幽深之处的强烈刺激,病猪似的哼哼着。
「嗯嗯……瑶淼……小荡妇……嗯嗯……你的骚屄太棒了……嗯嗯……又湿
又紧……还会自己夹……你真是天生的婊子……嗯嗯……肏了那么多天还是这么
棒……啊啊嗯……我的大肉棒都插到你的子宫里了……嗯……你的骚屄吸的我太
爽了……嗯嗯……夹死我了……嗯嗯……肏」大副就跪在上官瑶淼身后,肚子仿
佛比上官瑶淼纤细的腰肢宽上数倍,压在光洁的粉背上,大副就双手牢牢抓着白
嫩丰腴的腰股,揉搓着那柔中带劲的滑腻臀肉。
他一次次直插入底的把他那根硬涨粗长的吓人性器狠狠刺入上官瑶淼娇柔酥
橘的屁眼,大大的撑开那一曲娇软的嫩肉,插满紧窄幽曲的直肠,把雪白的臀丘
挤压的凹陷变形,再一次次猛地拔出那粗大的肉杆,带出一截紧箍在上面的粉嫩
肉膜,把那本是光洁紧小的屁眼拉得凸出臀缝。
他低着头,享受的看着自己的肉棒大肆蹂躏着女孩本不是性器的娇嫩肉孔,
下流的低吼着,「嗯嗯……你这下流的母狗……嗯……在前几天穿得人模人样的
……都不正眼看我这大副……嗯嗯……现在……现在还不是光着大屁股……被我
操屁眼……肏……太棒了……嗯嗯……看你这骚屁眼……已经被我肏得这么大了
……嗯嗯……看你以后还怎么装淑女……看你怎么和你男人交代……嗯嗯……肏
……母狗……看我把你的屁眼操烂……嗯嗯」湿滑粘稠的春水在上官瑶淼的阴道
中被船长的大肉棒不住捣动摩擦得更热更浓,一次次被挤出肉穴膣腔,又粘连在
大副的肉棒上,一下下捣入她的屁眼,淫液浆水早就流满了她雪白的腿根,溅满
了她丰挺的雪臀,更是把船长和大副两人的肚子和胯间也弄得一片湿淫粘滑,而
三人的胯间就在一片狼藉泥泞之中不住撞击,两个男人的巨大肉棒就在上官瑶淼
的膣穴和直肠中不住搅拌,气泡白沫不住从腿根两个肉洞中被捣出,伴随着一片
「噗滋!噗滋!噗滋滋!」「啪啪!啪!啪啪!」在黏液中肉挤肉,肉拍肉的糜
烂声响,那场面真是淫秽不堪到了极点。
三个雄壮男人就抱着上官瑶淼赤裸雪白的完美娇躯,发泄着下流的肉欲,用
三个大肉棒一同抽插着上官瑶淼身上娇嫩的三个肉洞,三个大汉又抽插了几百下,
终于抵御不住肉棒上女孩美肉粘膜那火热紧箍的刺激,三人几乎一同哆嗦抽搐起
来,他们把粗大的肉棒死命的挤入上官瑶淼的食道,直肠,和膣穴深处的子宫,
三对卵蛋交错紧收着,把浓浓的火热阳精猛地灌入了上官瑶淼娇躯的最深处!
三人脸上满是扭曲的极乐表情,杀猪一般的交错吼着,「啊嗯嗯……肏死你
……你这母狗……嗯嗯……看我用阳精把你的肚子灌满……啊嗯嗯……把你的肚
子搞大……嗯嗯……灌满你的小屁眼……嗯嗯……嗯嗯啊啊」在迷乱,痛楚,和
强烈的刺激之下,上官瑶淼小母犬似的跪在地上,雪白敏感的娇躯就被三团巨大
的身躯紧紧压在之中,三股烫热的阳精同时在她娇躯深处迸发,屈辱伴随着快感
让她也瞬间被肏上了肉欲的巅峰,她满是泪花的美眸圆睁着,向上无助的翻白,
精液,唾液,和泪水不住涌出她的嘴角,呛出她的瑶鼻,狼藉的流满她美艳的雪
腮,衬着她红嫩的樱唇,更显得淫艳不堪。
她全身的冰肌雪肤抑制不住的强烈颤抖哆嗦着,她嫩藕段似的玉臂无助的抱
着身下男人,纤美的柔荑死死抓着男人的胳膊,她雪白浑圆的臀丘和光润优美的
大腿簌簌的紧绷着,一下下把男人的阳精挤出屁眼,混着淫液喷出肉穴,她修长
纤细的小腿在强烈的刺激和快感中微颤着抬离了地面,肉鼓鼓,白嫩嫩的小脚丫
痴缠的紧绷着,在半空中轻晃,她被插满一根大肉棒的秀口中更是爆发出一阵高
亢而淫媚的呓语娇啼,「啊啊唔!……天!……嗷唔唔!……受不了……啊啊…
…被弄坏了……啊嗷……要死了……烫死人家了……唔啊啊啊啊啊!」就在眼前,
看着上官瑶淼被三个坏蛋把她三个肉体同时灌满阳精,一同把她肏得泻身,殷玉
龙心里又疼,又闷,可是这异常淫靡的一幕,又让殷玉龙感到兴奋异常,精关一
松,肉棒也在手中狂喷了出来……上官瑶淼无力的低吟着,藕臂本能的遮挡着胸
前的雪腻豪乳,无神的看着眼前的几个男人。船长可是丝毫没有心软,他从地上
费力的站了起来,一手抓着上官瑶淼的秀发,把她的娇躯拉了起来,随口大骂着,
「母狗,去找你姐姐过来,在把老子兄弟叫上来个聚会」「唔啊!」上官瑶淼痛
叫着用玉手护着秀发,被迫站起身,抽咽的哀求着,「唔,人家知道了,人家马
上就去,好夫君啊,求你放开人家嘛,唔唔」船长骂骂咧咧的放开了上官瑶淼,
而当上官瑶淼弯下雪白身子想要捡起地上的紫色连衣裙时。
坐在地上的糟老头却突然抬起腿,一脚踹在了上官瑶淼撅起的丰腴雪臀上,
下流的吼着,「肏,穿什么衣服,婊子光着身子去」「啊!」上官瑶淼惊慌的娇
呼着,娇软的身子失去平衡,一下跪伏在一旁的沙发上,她屈辱娇羞的回过蜷首,
美眸无助的望着糟老头,不知所措的哀求着,「唔……不要……好爹爹……唔…
…求你了……唔唔……你知道……人家……这样光着身子……怎么出去……」
「嘿,你这个骚货还怕羞怕男人看么?肏,这就是你今天乱跑的惩罚!快去!
你要是再磨蹭,今晚就把你男人收拾一下!」船长下流的盯着上官瑶淼雪白的腿
根,恐吓的大吼着,「唔唔……不要……求你了……放过人家吧……唔唔……人
家以后一定听话的……」上官瑶淼屈辱的跪在了迪科腿边,美眸泛着泪花,抓着
迪科的肥腿,抽咽着哀求着。
面对上官瑶淼梨花带雨的恳求,船长竟然丝毫没有心软,他一脚踢上绵软的
乳房,把上官瑶淼踢到在一旁,咧着嘴低吼着,「快去!婊子!」上官瑶淼万般
无奈的啜泣着,紧蹙着柳眉,含着泪花,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上官瑶淼美艳的
俏脸羞得通红,美眸中又是屈辱又是无助,可她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只能光着亭
亭玉立的娇躯,任由肉洞中男人的阳精不停倒流出来,流满她雪白大腿的内侧,
一丝不挂的走出了船舱。
竟然狠心对美艳的上官瑶淼拳打脚踢!他们打算继续凌辱瑶淼,更是要瑶淼
叫上凤梧一起过来。殷玉龙简直不敢想象,心爱的女人竟然光着雪白的娇躯,肉
屄中带着男人的阳精,在深夜走出船舱门,暴露着她诱人的身体,可自己什么也
做不了!
殷玉龙感觉手心冒汗,心脏狂跳,躲在船舱杂物间中,心里乱如麻——不知
道过了多久,当人再次出现时只见张凤梧红着俏脸,光着雪白的身子,张凤梧走
到了船舱中,船长就一把将张凤梧的柳腰揽到了怀里,抓揉着浑圆的雪乳,下流
的问道,「嘿,怎么瑶淼没过来,去了小半个时辰?说!怎么回事?」
张凤梧勉强的推着着船长的胳膊,俏脸修得红到了耳根,别过蜷首,无奈而
娇羞的嘤嗡着,「唔唔……水手们……看到瑶淼那个样子……啊……就起了色心
……啊……就开始欺负了瑶淼……说要每人在骚屄泄一次才放过来」
周六日坏笑的凑了过来,掰开张凤梧雪白的双腿,中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抠
挖起粉嫩的肉屄和屁眼,抠出股股白浊的阳精,含混的哼着,「嗯呃,哪些崽子
们,怎么欺负你的?咦,你骚屄和屁眼里怎么都这么湿呀,这么脏呀说!」「啊
啊!」张凤梧紧闭着美眸,深蹙着柳眉,忍受不住糟老头那粗鲁的抠挖给她两个
肉洞带来的痛楚和刺激,娇声呻吟着,「啊……痛……啊……水手们……就用他
的……用他的大肉棒欺负人家啦……啊啊……他们就用肉棒操了人家的骚屄……
啊……啊……其他水手……也在……就一起……啊……操了人家屁眼……啊……」
不但上官瑶淼被陌生的男人一起肏了她的嫩穴和屁眼,连最爱的凤梧也是这
样,不但船长自己要凌辱张凤梧和上官瑶淼,竟然还让她们的手下奸污!殷玉龙
心里的震惊和愤怒简直要撕破胸口,可是竟然又感到莫名的兴奋,想着张凤梧就
深夜光着身子去找男人,送上门去,想着张凤梧被一群男人一起奸污,虽然无比
的自责和扭曲,可殷玉龙的下体又禁不住有些充血。
「嘿嘿,骚货,我现在大肉棒想」放松「一下呢,你可要好好服侍呀,要不
然,可就和上次一样,三天不给你水喝知道么?」船长威胁的说着,然后就把张
凤梧的身子推到了地上,抓着乌黑的秀发,让张凤梧跪在他腿间,把俏脸紧紧按
在了他胯下。张凤梧美眸泛着泪花,她万般无奈的跪在地上,想要反抗,又似乎
不敢用力挣扎的抓着船长的手腕,最后还是蹙着黛眉,顺从的把船长整个软小的
肉棒全吞入了口中。
殷玉龙本以为船长要开始抽插,可是不敢相信,船长竟然静止的坐在木箱,
放松似的喘着气,殷玉龙有些疑惑的看向张凤梧那满是屈辱的绯红俏脸,心中骤
然大骇——黄色闪亮的液体竟然溢出了张凤梧的唇角!船长竟然是在撒尿!而张
凤梧面对船长的威胁,不但不敢反抗,而且就如同在用喝水一般,雪腮轻鼓,喉
咙涌动,竟然乖乖的把船长腥臊的整泡尿全吞了下去!
第三十六章
「唔唔……不要……啊……啊嗯……」张凤梧屈辱而无助的娇吟着,可是却
又不敢反抗,就顺从的跪在船长肥腿间,一直含着软小的肉棒,大口大口喝着船
长又热又苦的尿液!
船长坐在木箱上,脸上满是放松舒爽的神情,就在张凤梧口中足足尿了小半
刻钟!而不等张凤梧咳嗽着清理雪腮上黄色的尿液,大副就一把又将张凤梧拉了
过去,直接把肉棒塞入张凤梧口中,立刻也尿了起来,同时满足而下流的轻哼着,
「嗯,太棒了,一晚上都没尿了现在可要尿个够,被美人的小嘴吸着撒尿真是太
爽了」「啊……不要……唔……人家……啊唔……人家喝不下了……唔……」
张凤梧娇怨的哀求着,可是大副充耳不闻,硬生生把张凤梧按在跨下,满足
的尿着。半晌之后,糟老头自然也没有放过张凤梧,拉到了他腿间,抓着张凤梧
美艳的秀靥,把软小的肉棒全塞入了张凤梧的樱唇,一边撒着尿,一边得意的坏
笑起来,「嘿,有个小妞当便池,真是太方便了,这几天来,撒尿都不需要出房
门,嘿嘿,这种生活还真没享受过呢」
殷玉龙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自己百般宠爱的女人赤裸着完美的雪白娇躯跪
在男人的胯下,看着她真的如同被轮上的茅房一般,被三个男子轮番在她口中撒
尿,看着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孩仰着明艳动人的雪靥,轮流含着男人的肉棒,真的
如茅房一般用小嘴吞下一泡泡腥骚的尿液——殷玉龙心里的震惊已经麻木,心里
的恨已经冰冷,心里的怨已经凝结……当三人把最后的几粒「大力神」服下,再
加上三人把张凤梧围在甲板地上,三双眼睛盯着张凤梧那美艳精致的俏脸,极富
女人味的青春雪白胴体,三条舌头,六只大手不住在那细滑得如琼脂,娇嫩得好
似要滴水的完美娇肤上游走,享受着视觉和触觉上的盛宴,三人胯下的肉棒,不
一会儿就又都硬了起来,恢复成出神入化境界。
「嘿,凤梧啊,这几天用了不少新鲜的姿势玩你的骚屄,你这练武的身材可
真棒,今天再给我们摆出个放荡的姿势,今天白天的事情就不追究瑶淼了,要是
我们不满意,就在收拾一下殷玉龙,知道么!」船长粗喘的威胁着,小眼色迷迷
的盯着牝犬似跪在地上的张凤梧,肥厚的手掌拍打着那高高翘起,白皙肥美的浑
圆粉臀。
「对!快,摆几个下流的姿势,让我们好好玩一玩,我的大肉棒又等不及了」
大副低吼着,一手短粗的中指和食指同时在张凤梧湿漉漉的嫩屄中进进出出的抠
挖着,另一手贪婪的抓揉着那白皙莹润,软腴酥腻,混不露骨的香滑小脚丫。
「嘿,小母狗,听说你有过不少男朋友呢,玩过很多花样吧。今天来个新的
骚一点的」糟老头肥脸上满是享受的神色,放肆的说着,他舔着张凤梧雪白的耳
垂,肥手抓揉着胸前那凝酪堆雪似的丰腴绵乳,把那乳厚极佳,垂得浑圆的酥嫩
乳球捏得美肉四溢,不住绷弹。张凤梧美眸半眯瞥向一旁,雪白的贝齿咬着红馥
馥的樱唇,鼻音娇腻,似无奈似娇羞的轻吟着,「啊唔……好夫君……好爹爹…
…啊……人家淫荡的身子就是给你们玩的……啊……啊……一定会让你们大肉棒
好好插的……」
张凤梧说着,就轻轻挣开了几人的环抱,仿佛发情的小母狗似的跪伏着,边
妩媚的扭动着腴润浑圆的丰臀,边四肢着地的爬下,跪伏在了地上,她玉手紧紧
撑着地面,藕臂有力的挺得笔直,她一双修长的玉腿微分缓缓,渐渐伸直,小脚
丫蹬着地面,逐渐前移,最后就仿佛分在了玉手两侧。张凤梧的藕臂和玉腿都保
持着绷直,只有腰肢深深的弯着,这样的姿势就如同四肢着地的对折着白皙赤裸
的娇躯,让她那丰润浑圆的雪臀就诱人的翘的高高的。
紧接着,更让人吃惊的是,张凤梧盈盈的蜂腰越压越弯,而她分在娇躯两侧
的笔直玉腿稍稍一弹,就从两边轻巧抬离了地面,她保持着完美的平衡,玉足绷
直,缓缓的越抬越高,就分在身体两侧,在半空一字形大大分开!张凤梧就靠一
双白皙纤细的藕臂支撑着全身的重量,仰着蜷首,压着柳腰,维持着平衡,雪白
的娇躯一丝不挂,摆出了让人目眩的倒立一字马!
这样一来,张凤梧那一对嫩如水掐豆腐,白得晃眼,大得让人乍舌,乳量极
为惊人的雪腻豪乳,就失去依托,从她毫无赘肉的胸肋惹眼的垂下,就如同她纤
细的娇躯上挂着两个丰硕挺实,贮满酥酪奶浆的浑圆乳袋;长年坚持的练武,让
她那丰厚的乳肌柔韧劲软,酥绵弹滑,令她那沉甸甸,颤巍巍的傲人乳球,即使
下缘坠得浑圆饱实,连接胸肋和锁骨的上端却依旧保持着完美动人的弧线;她那
满溢出臂围的完美乳廓丰腴莹润,圆得不可思议,加上那顶端那可口微翘的粉嫩
乳蒂,足让人欲仙欲死。
她一双格外修长的白皙玉腿是那般完美,浑圆臀丘连接的腿根稍稍一收,曲
线流畅的雪白大腿接着又变得浑圆玉润,弹性十足,弧线收紧在光滑娇巧,透着
粉酥酥的膝头,而下面暗含着肌肉的优美小腿肚线条分明,透着青春的气息,加
上她练武特有的,格外纤长笔直的嫩白足胫,以及雪腻圆润的脚踝,肉呼呼,粉
嘟嘟,白嫩娇巧,细腻莹润,足趾和足掌又透着娴雅酥橘的香滑小脚丫,简直诱
人以死。
而她一双完美的玉腿就摆成一字马在空中大大的分开着,就让她那白皙腴润
的腿心完全暴露着,而且高高的翘挺在空中,仿佛绽开的百合花一般,让人一览
无遗;亭亭玉立的娇躯相比,她那粉嫩的蜜洞,更显得是异常的娇小,毫无多余
的皱褶沉淀,如含苞欲放的玫瑰似的,是无比精致的酥粉可人;她扬在半空雪白
浑圆的臀峰间,光洁如玉的雪肤中,她那紧小的菊门就如同一抹淡淡的酥橘,小
巧光洁,几乎嫩得不可见;可现在,她那好似圣洁的嫩穴和菊门外却满是湿粘的
淫液,挂着白浊的精斑,这异常强烈的刺激,让这美轮美奂的画面中加上了一股
让人血脉贲张的绮旎淫媚。
张凤梧那白皙柔软的赤裸胴体,竟然可以摆出即平衡而娇柔,又矫捷而有力;
充满着优美雅致,而又散发着魅惑奇淫;将翩若惊鸿的美学极致和肉香弥漫的色
欲横流,两种强烈而又仿佛对立的感觉完美结合在一起的惊艳姿势!就连在梦中,
殷玉龙也没想过如此玩弄张凤梧玲珑动人的玉体,看着三个壮汉揉着肉棒一步步
走向张凤梧,殷玉龙心里虽是燃烧着愤怒,可更多的,却是扭曲的刺激和兴奋,
恨不得冲出门去,加入那几个壮汉的行列,用大肉棒把平日在自己面前总装作一
副羞涩腼腆的爱人狠狠肏得大声求饶。
「啊啊……好相公……好爹爹……啊……喜欢人家这个样子……啊……喜欢
这个姿势么……啊……人家腿分得好羞人呢……唔……人家的小屄和屁眼全被看
见了呢……唔啊……快来嘛……快用大肉棒插人家嘛……啊……就用这个下流的
姿势肏人家嘛……」张凤梧白嫩的娇躯保持着高难度的姿势,美眸半闭,吐息湿
热的娇吟轻啼着。
张凤梧虽然是殷玉龙的爱人,可现在殷玉龙却只能在一旁幻想,而那三个壮
汉却真正准备开始享用张凤梧那摆出倒立一字马的美艳胴体!
「肏,这个姿势真是太他妈骚了!这个小妞可真是天生的荡妇呀,看这大腿
分的小屄全看个一清二楚,这次我可要好好玩玩这粉嫩的小肉洞」大副急色的喘
着,身体抢在船长和糟老头之前,凑到了张凤梧雪白的腿间,他一双大手贪婪的
抚弄着张凤梧那大大伸展开的玉腿内侧,挺着他那根巨大硬涨的肉棒,沾着淫水,
用紫红的龟头在蜜穴洞口的嫩肉中缓缓顶着。
张凤梧这倒立一字马姿势的高度和角度都刚刚好,就把她完全暴露的白嫩阴
阜正凑到男人的跨下,就好似任君品尝一般。大副一手按住张凤梧高高翘起的粉
臀,一手握着他出神入化级别的粗大肉棒,毫不费力,就轻轻一拱,就把他那个
大肉棒一下挤入了张凤梧那在半空中完全展露的粉嫩幽谷。
「啊!」大副肉棒的刺入的同时,张凤梧品茗般轻啜着,大大分开的玉腿禁
不住簌簌的颤抖,随着大副那根大肉棒一寸寸插的更深,张凤梧更是紧闭起美眸,
似羞赧似舒爽的娇吟起来,「啊……好相公……好棒……你的大肉棒……啊嗯…
…全进来了……啊……好大好粗……啊……你好厉害……把人家的小洞都插满了
……啊……把人家里面全撑开了呢」大副光秃的脑袋上泛着油亮,他小眼闪着贪
婪的淫光,越过肚子,费力的紧盯着他自己大肉棒刺入湿滑紧小嫩屄的结合处,
就好像在欣赏他把恶心的阳物插入女孩下体的一幕,他双手死死钳住张凤梧白皙
娇腻的腿根,开始晃动起一身的肌肉,就如同推着手推车一般,压着张凤梧那摆
出倒立一字马的雪白娇躯,索利的把大肉棒在紧窄火热的阴道中抽送起来。
「嗯……你这个小母狗……这姿势真是太淫荡了……嗯……你的大腿好嫩…
…肉棒插得好深……嗯……这么插起来真是太痛快了……嗯……给那么多崽子肏
……哦嗯……你的小骚屄还是这么紧了……嗯嗯」大副下来的低喘着,脸上扭在
一起,一副爽到心眼里的模样,他的屁股也是越拱越快,那出神入化级别的大肉
棒不可思议的一次次整支没入张凤梧雪腻的腿根,抽插着那倒立一字马的雪白娇
躯,粗长的阳物挤开湿濡火热的阴道肉壁,直插入娇躯最幽深处那敏感娇幼的子
宫,在女孩那最神圣私密,本是孕育后代的肉腔中大肆抽送,「噗哧!噗哧!」
的捣出大量的四溅淫水,而他恶心下垂的卵袋就粘连着淫液,一下下「啪!啪!」
的打在张凤梧那白嫩玉润的耻丘小腹上。
张凤梧那双白嫩纤细的藕臂就勉强支撑着倒立在半空的娇躯,保持着平衡,
还要承受着大副那身体一次次的冲击,她分成完美一字马的修长玉腿在空中无助
的轻摆,雪腻腿根那本是紧小的肉屄被不停扩张着,她那两片娇腻酥粉的花瓣被
紧紧箍在男人那根大肉棒上,带着黏液被不停翻卷摩擦,在肉洞口被捣得进进出
出。她胸前那一对白皙浑圆,饱满沉坠的傲人雪乳就不住前后摇晃,一下下相互
挤蹭,拍打,那劲滑弹手,又肥肉迭溢的雪腻乳肉就一记记拍打在她那纤细挺直
的藕臂上,撞击在她身后男人的腿上,晃出白花花的一片乳波乳浪,看得人目眩
神驰。
在大副越来越猛烈的抽插之下,张凤梧仿佛已经有些晕眩,她紧蹙着柳眉,
美艳的俏脸泛着撩人的晕红,美眸朦胧如海,红嫩的檀口迸发出如泣如诉的妩媚
娇吟,「啊……天……好相公……你那里好大……唔啊
????殷玉龙看着心爱的女人摆出高难度的姿势被男人奸淫,自己却只能
躲在旁边偷窥!殷玉龙只觉得愤懑而压抑,无奈而心痛,可是却又仿佛比自己和
张凤梧亲热时更加兴奋,肉棒硬得发痛,只能不住的揉搓。
一旁的船长也是按耐不住兽欲,揉着肉棒,面对着大副,站在了张凤梧身前,
大腿分开站在张凤梧玉手两侧,而他满是黑毛的污秽胯下就正骑在张凤梧蜷首上,
垂下的卵袋直贴着张凤梧头顶的秀发,他肥大的双手又摆弄起摆在半空的浑圆粉
臀,捏拧着那软腴滑腻的白皙臀肉,大拇指掰开张凤梧丰满翘挺的臀瓣,把鸭蛋
大的紫红龟头顶向了那娇小如花蕊的酥粉菊门,肥脸堆满淫笑,下流的低喘着。
「你这个姿势可真棒……女人可真是撒谎的婊子……看你上船时那一副高傲
的样子……要不是看到那老乞丐……在船舱操你大屁股的场面……还真被你骗了
……怎么样?你是不是就常摆出这淫荡的姿势……让你的玉龙哥哥天天肏你呀…
…小母狗?」「啊……人家……人家才没有撒谎呢……那时……唔啊……那时是
赵龙欺负人家……啊啊啊……玉龙哥哥从来……唔……从来没有这玩过人家呢…
…啊啊……船长……好相公……人家这个姿势……是只给你们用的……唔……喜
欢么……喜欢人家的骚样么……啊……快插进来嘛……好相公……啊唔……人家
想要你的大肉棒……啊……用你的出神入化级别的大肉棒把人家屁眼也插满……
啊啊!」张凤梧仿佛丢弃了所有顾虑,完全沉迷于肉欲一般妩媚娇吟着,她雪白
赤裸的娇躯保持着无比诱惑的倒立一字马,白皙的腿根又分开了几分,好似渴望
着船长大肉棒插入一般,把浑圆肉感的臀瓣迎奉的向船长展开着。
船长勉强踮着脚,和大副的肚子顶在一起,全压在张凤梧展开的玉腿上,寻
找着角度,把鸭蛋大的紫红龟头一点点顶入张凤梧那湿润粉橘的屁眼,他哆嗦着,
用全身的力气下压着,他那根出神入化级别的巨大鸡巴就缓缓挤开了张凤梧紧凑
的臀瓣,把那雪白丰润的臀丘戳得凹陷变形,不像话的撑开了娇那嫩淡粉的小肉
孔,一截截把他满是疣节的恶心鸡巴刺入了张凤梧幽曲狭小的直肠。
「嗯嗯……你这欠肏的小母狗……嗯啊……那天看你上船时,扭着你这又肥
又嫩的大屁股……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嗯……之后你还偷偷被一个老乞丐肏…
…嗯……你这么想要男人的大肉棒……我就满足你……嗯嗯……看我的大肉棒肏
烂你的屁眼……嗯嗯……把你的屁眼操大操松……嗯……操得殷玉龙以后都认不
出来……嗯嗯!」船长肆无忌惮的低吼着,就扶着张凤梧摆出倒立一字马的雪白
娇躯,掐住玉润的腿弯,屁股有节奏的开始挺着,用巨大吓人的肉棒开始抽插起
那异常娇嫩紧小的屁眼。
他一记记猛地插入,就把张凤梧白皙丰腴的臀丘挤开,连带着一圈菊门附近
的粉橘细肉,把大肉棒全塞入张凤梧的娇躯,把那雪润浑圆的屁股蛋儿挤压得变
形;他再猛地一下下整支拔出鸡巴,拖拽出紧小肉腔内一截粉红肉膜,带出湿濡
的肠液,把本是光洁雪滑,弧度优美的腿根拉得紧绷凸出,异常的下流而惊人。
张凤梧真的是被催情药迷醉了么?还是她真的喜欢上这样被男人粗暴的凌辱?
看着张凤梧一脸媚态的求着船长用大肉棒操她屁眼,殷玉龙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
放浪的女孩是平日那贤淑,大家闺秀的动人女友。
一旁,糟老头也耐不住寂寞身体挪向了张凤梧,跪在地上,把胯间凑到张凤
梧美艳的秀靥前,粉紫的龟头顶着张凤梧的红唇雪腮,悻悻的哼着,「嗯,你们
这两个混蛋,每次都先抢这个小妞的骚屄和屁眼,算了,你们是不懂享受,这个
小淫妇的嘴巴也够骚呢,每次都能插过喉咙,把肉棒插到她白嫩的小脖子里,把
她肏得一脸眼泪,别提多刺激了,不过这个小妞今晚的跟我睡,好让我再多玩她
几次」「肏,你这个贪心的老鬼!让她跟你睡?肏一次最少的要五十两」船长大
大咧咧的低吼着,一双满是绒毛的大手不停抚弄把握着张凤梧那白嫩纤细,格外
修长,在空中摆出完美一字马的动人玉腿,同时摇晃着他虎腰,挺动着大肉棒,
狠狠捣着娇细直肠内的肉膜肉壁。
「嗯,船长别那么小气么,我可是你老部下了,以前的事情就算了,这次我
给你的三十两可是实打实的,今晚让这个小淫娃好好陪我还不行,再说你问这个
小妞她明明就更喜欢我这种有经验的大肉棒,是不是?乖女儿?」糟老头红着老
脸,狡辩的低吼着,把巨大鸡巴顶入张凤梧红彤彤的樱唇。
张凤梧白嫩柔软的娇躯维持着高难度的淫荡姿势,微颤的藕臂支撑着身子,
勉强承受着把她夹在中间的船长和大副猛烈的冲撞,竭力迎奉着那两个粗肉棒在
她嫩穴和屁眼中的奸污抽插,她微蹙着如画的黛眉,极大的美眸带着慵懒和迷醉,
美艳的俏脸上一副似难耐痛楚,又似甜美舒爽的媚态,边主动分开鲜滋丰润的樱
唇,吞入了糟老头的肉棒,边娇腻腻的含着肉棒浪吟着。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