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二章
朱梓:「东山再起?娘都不在了,还有什么用?你们带着敏柔逃命去吧,我
要留下来,我要去找娘。」于敏柔:「不,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你去哪我
就去哪。」说完一下扑到了朱梓的身上,哭了起来。送信的人:「少主,别再说
傻话了,快走吧,你要为夫人报仇啊。」
朱梓:「我不要报仇,我一直都在报仇,娘不在了,还报什么仇。」这时外
面来人报告:「不好了,燕王的军队到了,已经把王府围住了,马上就要攻进来
了。」
送信人一听赶紧吩咐护送朱梓回来的飞龙、飞豹两个组的人去拉朱梓,准备
带着他冲出去,可是朱梓死活不走,挣开众人说道:「不要管我,你们都走吧,
我是不会走的,回去告诉我二哥,都没用,什么都没用,我们完了。」
这些人本就不属于朱梓属下,而且个个冷血无情,绝不会顾念什么,见他不
愿走,领了他说的话向外冲去,送信人见他们走了想拦也拦不住,着急的来回看
着,一脸的无奈,没想到少主竟是这么无能,拔出剑刎颈自杀了。
朱梓看了看他,摇了摇头,领着于敏柔回到了两人的卧室,两人并肩坐下,
于敏柔依偎在朱梓的怀里,朱梓说:「敏柔,你怕吗?」
于敏柔:「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朱梓:「好,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敏柔,你记住我不叫朱梓,我叫陈靖仇,
下辈子你我见面时不要认错了人。」于敏柔:「我记住了。」
两人说着话,朱梓推到了烛台,烛火烧着了床帘,接着大火蔓延了整个房间,
两人葬身火海。外面此时已经打了进来,到达内院时大火已经控制不住了,烤得
人无法靠近,如此豪华的一座王府就这么变成了废墟,朱棣也只能空手回去复命
了。
朱梓这个人虽然聪明,但他从小受母亲摆布,俨然成了一个工具,没有母亲
这个精神支柱他也就失去了活着的理由,他的命运也注定他是这个下场。而陈理
的人个个武艺高强,很轻松的杀出一条路逃回了老巢,等陈理从西北一无所获的
回来,属下把情况跟他一说,本就心情不好的他又经受这个打击,一下子真的成
了孤家寡人了,气得他当场掐死了一名手下,血肉模糊,吓得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他,等他稍微冷静一下后,他开始吩咐手下人严守少林寺通往各地的路口,将从
少林寺下来的各派首要人物全都抓了起来。
然后自己亲自赶往少林寺易容成一名小和尚混了进去,找到空闻方丈的房间
趁其不备一掌震碎了空闻的五脏六腑,不费吹灰之力杀了人逃走了,接下来他安
排人在此守着,等殷玉龙等人来的时候把信交给他,约定两人将在龙虎山一决雌
雄,新帐旧账一起算个明白。
殷玉龙和张凤梧两人收到天地门的战书得知陈理抓了六大门派的人囚于龙虎
山,殷玉龙便邀齐峨眉、少林、华山、昆仑、崆峒、丐帮等各帮各派的约有四五
十人赶赴龙虎山。
龙虎山本名云锦山,第一代天师于此炼九天神丹,丹成而龙虎见,因以山名。
其方圆200平方公里,境内峰峦叠嶂,树木葱笼,碧水常流,如缎如带,
并以二十四岩、九十九峰、一百零八景著称;道教宫观庙宇星罗棋布于山巅峰下
河旁岩上,据山志所载原有大小道教建筑五十余处,其中著名的如上清宫、正一
观、天师府、静应观、凝真观、元禧观、逍遥观、天谷观、灵宝观、云锦观、祈
真观、金仙观、真应观等等,因屡遭天灾兵火,大部分建筑先后被毁废,今仅存
天师府一座,后来因张定边带着陈理逃跑,辗转来到此地,张定边本人十分推崇
道教,认为此地为龙兴之地,便跟陈理定居于此,经过多年的经营,原来的天师
府现在已经是天地门总坛了。
这天师府分地上与地下两层,地上为天地门平时居住活动的地方,也是为了
掩人耳目,地下则是各种机关石室,是他们进行秘密活动,关押犯人的地方,也
可供其躲避灾祸。
殷玉龙等人到了之后,便在天师府对面一处破旧的道观中安顿下来,刚坐下
准备歇一会,就听外面一阵哗哗的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靠近了道观,殷玉龙和张
凤梧率先跑出来观看,其他人也随后跟来,只见外面站着一队身穿黑袍,手拿弯
刀,只露出了两个眼睛的人马,而且他们头上的黑巾上有一个月亮形状的标志,
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天地门的,他们来的好快啊,我们刚一落脚就被他们发现了,
看来这一路我们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他们早就布置好了一切,就等我们来呢。
只见这队人中出来一个身材高大,体形肥胖的人,手里拿着一封请柬,他说
道:「请问哪位是殷玉龙殷少侠?哪位是张凤梧张姑娘?」
殷玉龙和张凤梧站出来说道:「我们就是。」
黑衣人:「在下是奉门主之命来给二位送请柬的,门主想请二位到天师府一
叙。」
说着把请柬递了过来,殷玉龙接过请柬打开,两人一看果然是请他们的,但
却没说明是什么事情,二人有些闹不明白,不知陈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去又
无凶险呢?二人相互看了看,殷玉龙问道:「你们门主可曾说过有什么事吗?」
黑衣人:「属下只管送信,其他一概不知,二位去了便知道了。」
张凤梧:「回去告诉你们的门主,我们一定准时赴约。」黑衣人:「好,告
辞。」
说完,一挥手,一群人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行动之快可以看出训
练非常有素,看着情形完全是在向在场的人示威。
殷玉龙:「凤梧妹妹,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他们了,我们势单力薄,不清楚
对方情况,恐怕这是一场鸿门宴啊。」
张凤梧:「即使是鸿门宴,刘邦不也是全身而退吗?我们也可趁机摸摸他们
的情况,看这个陈理在打什么主意。」
殷玉龙:「嗯,没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就去这一趟。」说完转身想
跟大家交代一下,这时丐帮执法长老走出来说道:「殷少侠,此去前途难料,老
朽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这有一个东西交给你,关键时候可助你脱险。」
说完拿出一个黑色的圆球,像一个药丸,放到了殷玉龙手上,殷玉龙接过后
说:「多谢周长老。」周世芳点了点头。
其他人也不知该怎么表达,对方只请他们二人,这些人也不能跟去,只能一
一说一句注意安全,保重小心之类的话,然后目送他们二人离去。
殷玉龙、张凤梧来到天师府门前,抬头看到门上悬挂着的牌匾上甜食府三个
大字苍劲有力,门前站着四名天地门手下,见到他们殷玉龙递上请柬,其中一个
人也不说话,示意他们两人跟他走。进了门之后道路两边站的全是天地门的人,
每个人都是全身裹着黑布,手拿一把弯刀,像根木头一样矗立在一边,他们两人
环顾着四周,边走边看,每个角落都能看见天地门黑衣人的身影,观内的空地十
分整洁,只摆着几个火盆,其他什么都没有,他们跟着那名手下径直进了前厅有
绕进了后堂,来到一个不大的小院。
小院只有一间房,修的却很别致,外形感觉有点像滕王阁,走到里面更是古
朴典雅,名家字画,古董玉器,摆了一屋子,屋子中间有张桌子,已经摆满了酒
菜,那名手下把他们带进来就走了,屋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张凤梧马上拿出了
一枚银针试了试酒菜,知道没毒才放下心来,殷玉龙则围着屋子四处查看了一番,
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陈理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怎么还不见人来?正在两人还在思考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响了,进来一个穿
紫袍的人,如刀的小胡须,面无表情的脸,张凤梧一看见他说道:「是你?」紫
袍人:「张姑娘还记得我?」
张凤梧:「何止记得。」殷玉龙:「凤梧妹妹,你认识他?」
张凤梧:「他就是我跟你说过我在潭王府见过的那个叫陈理的富商,没想到
那个陈理和这个陈理居然是一个人。」
陈理:「二位不要站着说话了,坐吧,酒菜都备好了,就当韦尔位远道而来
接风洗尘了。」
说着三人都坐下了,陈理举起酒杯说道:「来,我先敬二位一杯。」殷玉龙
和张凤梧没有理他,陈理自己喝了这杯酒,接着说道:「怎么?这酒菜不合口味
吗?我去叫人重做。」
殷玉龙:「陈门主,明人不做暗事,你请我们来到底有何事?我爹娘和各派
掌门是不是在你手上?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还请你放了他们,有事咱们算。」
陈理:「我请你们来,的确有事跟你们商量,如果你们肯答应我会立马放人,
如果不答应,我就一天杀一个,如果你们不信我先给你们做个示范。」
说着门突然打开了,门前站着一个被捆绑着的老者,正是崆峒三老的老大,
陈理坐着没动,突然伸出了手,他的手臂似乎突然加长了,五根手指从崆峒大老
的胸前穿了过去,把他的心掏了出来,崆峒大老当时气绝身亡。陈理把还在跳动
着的心放在了桌子上,擦了擦手,说道:「怎么样?」
殷玉龙和张凤梧二人气的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瞪着陈理几乎有想把他活
剥了的冲动,他太狠了,如此血腥眼睛都不眨一下,殷玉龙:「陈理,你太没人
性了,简直禽兽不如,竟然这样把别人的生命不当回事,你不怕报应吗?」
张凤梧:「你就没感情吗?我倒想看一看你的心,是不是黑的,或者你根本
没有心。」
两人对他的憎恨气愤都不知该怎么表达了,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以前只是
听说他的恶性,现在亲眼见到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太恐怖了。
陈理听完他们的控诉说道:「我没人性,我没感情,这都是你们害的,你们
这些正道武林人士自命不凡,代表着公理正义,你们说对的就没人能反驳,有人
反驳就会不被你们认为邪魔外道,倒行逆施,你们都是伪君子,你们让我从小家
破人亡,四处流浪,让我唯一的亲人也死在你们的手上,你们断了我的后路,我
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你们一点点的都给我还回来。」
张凤梧:「你这是强词夺理,变态行为,你的观点太极端了,杀人让你快乐
了吗?你这样只会让你的仇恨更深,你永远体会不到做人的快乐,你已经不是人
了,你是魔鬼。」
陈理:「我是魔鬼,那有怎么样?你们的命运还不是掌握在我手里,你们有
什么可以跟我抗衡的。」
殷玉龙:「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吧。」
陈理:「听好了,我要张姑娘嫁给我,而你则要答应永远被囚禁在我天地门
中不得离开,做到这两条我就可以放了那些人,从此不再追究。」
张凤梧:「要我嫁给你,你休想。」殷玉龙:「别做梦了,就是死我们也不
会受你摆布。」
陈理:「不要这么急着回绝,我对张姑娘可是一见倾心啊,我给你们三天时
间考虑,三天之后你们若还没想好,你们就看看他吧,不要忘了你的爹娘也在这
里。」他说的同时又指了指刚才被他杀死的崆峒大老。
殷玉龙和张凤梧虽满心的痛恨想出手杀了他,可人质还没救出来,现在又是
在人家的地方,不可冲动,两人强压怒火,说道:「你最好信守若言,这三天之
内不准伤害他们,要好好招待他们,否则我们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陈理:「这个自然,我会好好招待他们,你们不要让我等太久啊,我的耐性
有限。来人,送客。」
说完外面来了一名他的手下,殷玉龙和张凤梧看了看陈理,跟着那个人出去
了。
两个人这一路走的感觉特别漫长,谁也没说话,都在想着陈理提出的条件,
殷玉龙想这件事本来跟凤梧妹妹没什么关系,是我把她卷了进来,现在陈理打上
了她的主意,我该怎么办?
张凤梧在想,难怪当初在王府他的举动那么奇怪,看来他早就对我有企图了,
我答应他,那我跟玉龙哥哥怎么办,不答应,玉龙哥哥也会为难,他的爹娘,那
么多武林人士,玉龙哥哥是怎么想的,他会怎么办?
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感觉走了很长时间才回到道观,众人见他们平
安无事的回来,终于松了口气,都上前来问道「怎么样?没事吧」,「天地门有
什么举动?他们怎么说?」,「见到各位掌门了吗?」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
两人还被烦恼缠绕,哪有心思听他们说,更别说回答了。
殷玉龙:「各位,我们感觉有些累了,想先休息一下,被抓的人暂时不会有
事,各位放心,明天我们再想办法,比武日期还没到。」
众人听了人质暂时不会有事,也就不再问了,看他这么累,就让他去休息了,
大家各自找位置坐了下来。
殷玉龙和张凤梧也各找地方坐了下来,两人还在想刚才的事,面对无理要求,
答不答应都是艰难的抉择,痛苦的结果,只能躲在一边纠结犯愁,哪还有心思休
息睡觉啊,辗转反侧不知所措,现在才真的体会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上
就没有真正的快乐。
等众人都睡着了,殷玉龙一个人起身走到了外面,张凤梧见他出去了,也起
来跟了出去,究竟怎么办总要商量一下,束手待毙也不是办法,殷玉龙看见张凤
梧跟了出来,回头说:「凤梧妹妹,你也没睡啊,我们一起走走吧。」
张凤梧:「好。」两人借着不太明亮的月色,望着残缺的月亮相伴而行。
点点星空下,殷玉龙和张凤梧并肩走着,此时已是初夏六月,外面并不是很
亮,偶尔一阵微风袭来,倒也有点清爽舒适,两人都憋了一肚子话,这时却不知
该说什么了,他们相处已久,又彼此倾心,平时可以说是嬉笑怒骂无所不谈,如
今身处这等幽静的环境,两人近在咫尺,几乎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越是这样
越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们还在为白天的事烦心,换成任何一个人估计都会向
他们一样难以抉择。
自古忠孝难两全,情感更是不易选择,江湖水深,有什么事是真的能说得一
清二楚的,没有那么多的非黑即白,很多时候都是活在灰色地带的,一定要弄明
白是很艰难痛苦的,他们两人就这么走着,几次面对着都是欲言又止,开不了口,
索性就避开这个话题,不去谈了。
殷玉龙:「凤梧妹妹,我们上次一起月下散步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吗?」
张凤梧:「当然记得,就是我跟你去武当的那天,只不过那天月亮是圆的,
今天它只出现了一半。」
殷玉龙:「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也不必纠结
于此,即使出了一半,另一半也没有消失,它只是在黑暗里守候。凤梧妹妹,你
记住,我会像那另一半月亮一样,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也不代表我离开了
你,我的心和我的灵魂会永远守候着你,围绕着你。」
张凤梧:「我也是,月亮能发光全靠太阳,你是我的太阳,如果你不在照耀
我,我也就不存在了。」
两人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温度,此刻他们就是一个人,天上地下,
生死相随。
道观内大家都已睡醒,殷玉龙和张凤梧走了进来,殷玉龙:「诸位都醒了,
昨晚睡得可好。」
峨眉贝锦仪:「殷少侠,张姑娘,二位何以起得这么早?外面有什么情况吗?」
殷玉龙:「哦,我是跟凤梧妹妹商量一下昨天陈理跟我们提出的条件,顺便
注意一下他们有什么动静。」
贝锦仪:「条件?他们提了什么条件?你昨天怎么没说?」
张凤梧:「没什么,他所说的话都是针对我们的,我们觉得没必要跟大家说,
所以就没说,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救各派掌门要紧。」
贝锦仪还欲再问,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殷少侠、张姑娘在吗?」
殷玉龙和张凤梧听到叫他们,心想不会是陈理派人来催了吧,这一天还没过
去呢,他不会出尔反尔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