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里应外合
消息成功送出之后,天明第二天便主动提出要同幻月圣后一起前往大殿。
「我就知道,大殿内花红柳绿,相公终究是耐不住寂寞的人!」幻月圣后笑
道。
「非也非也!以前天某可不是这样子的,自从前天夜晚与娘子酣战之后,须
臾不能忘怀,一整天见不着……怪磨折人的。」天明回答道。
圣后大笑。
大殿内,天明侍立其旁,面对轻歌曼舞目不斜视,俨然一具木偶人似的,幻
月圣后对他中规中矩的表现甚是满意,而他只不过是在等一个消息。
一天很快便过去了,消息倒有不少,却没一个是天明想要的,第二天亦如是。
到了第三天,一直到日落西山还没有消息传来,天明心里直打鼓:难道苏步
中前辈人年纪大糊涂了,记不得联络的图标和地点?
正在焦灼不堪之际,雨月突然急急忙忙地撞进大殿来,失声禀报道:「启禀
圣后……圣后,有消息传……大门口突然失火了!」
幻月圣后从榻上一骨碌翻坐起,喝道:「何人竟然如此大胆,敢纵火烧我宫
门?」
「没烧到宫门,火是在大门对面的山头上。」雨月道。
「既然与咱们无关,慌张个甚?」圣后很是恼怒。
「火势很大!」雨月补充说。
「叫守门人密切关注火势,多备些水,以防万一。」圣后吩咐到,不耐烦地
倒回榻上。
雨月应诺而出。
「兴许是樵夫不小心失火,不必这么大惊小怪的!」天明在旁边柔声安慰道,
心中暗喜,脸上却表现得镇定自若。
前天傍晚,他趁着轮换守卫的间隙将信埋到离大门口不远的大槐树下,并刻
了一个「明」字在树干上作为标记——这些都是他和苏步中前辈事先约定的,他
要苏步中收到消息后在对面的山头上纵火为号,在亥时务必引领人马杀入接应。
金黄色的月轮才从东边的山头上升起之时,幻月圣后可没忘记三日之约,早
早地离了大殿,着婢女准备了美酒佳肴与天明在幻春宫内对酌。
圣后酒至半酣,神情便恍恍惚惚的,乜斜着醉眼吃吃地笑道:「娘子虽与相
公久干过一场,却未能尽吞肉具,实在是憾事一桩呐!」
天明闻言,顺手将其揽在怀里亲了一口:「今夜全给娘子好了!」
「如此甚好!但万万不可仓促行事!」圣后吊着天明的脖颈,在他耳畔怯怯
地叮嘱道。
天明正色道:「能遇到娘子,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自当尽心竭力以求娘
子畅快,自己也从中收获到快乐,如今你却怕痛,岂不辜负了相公的一片忠心?」
「非也!非也!」幻月圣后摇摇头,「娘子只是忌惮小相公没头没脑地撞进
来,若是缓缓往复抽送,小娘子一点也不害怕!」
言语之间,肉棒已在胯裆绷起来个高高的小帐篷,脆生生地疼痛不堪。
「嘻嘻,小相公竟能听懂人话!」幻月圣后摸一把,大笑,当即三下两下脱
了个精光,仰面躺倒在圆榻中央用被褥垫高臀部,两条腿如旗杆高高地扬起来。
天明一看穴口大咧,也不待宽衣解带,掏出肉具来握在手中,膝行至女人跨
前径直抵在穴口上宛转挨磨,只是不放到里面去。
「啊嘘……啊嘘……」圣后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相公还是先放一点进来
尝尝鲜吧!痒得娘子受不下了!」她焦灼不堪地哼哼道。
天明得令,遂将被淫水濡得油光滑亮的龟头探进穴中浅浅地抽送,晶莹透亮
的汁液从穴口源源不断地流溢出来,有如小儿之吐涎。
「再深些!深些啊……啊啊……」圣后情急,伸手来勾男人的胯股。
天明却抗命不从,忽然将龟头抽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亮闪闪地抖颤。
圣后忽觉穴内空得慌,娇声骂道,「啊哟!短命贼,你这是干什么来着?」
天明不语,兀自将裤子推之大腿弯处,挺着长甩甩的肉棒扑上来一下就是半
截送进去,闷声闷气地问道:「这下娘子满意了?」
「这还差不多,缓缓地抽罢!」幻月圣后闭目而笑,看上去十分受用。
天明置若罔闻,一挺腰有突进去两寸多。
「啊呀呀!」圣后大叫,却不言痛,兀自将牙关咬得「格格」作响。
天明伸下两只蒲扇大的手去将白墩墩地肉臀捧高起来,两腿蹲踞着一边抽插
一边看肉棒将粉亮亮的肉褶扯翻出来又塞没进去,好不快活。
「穴穴……痒啊!好痒啊……快活活……」幻月圣后开始肆无忌惮地呻唤起
来,声音抑扬顿挫,一时间淫水飞溅,流出来一波又来一波。
天明知其兴发,胆子陡然大起来,复又捅进二三寸去。
「啊哈哈!相公真想要了娘子的命啊?!」圣后颤声叫道,呼呼地喘了好一
会才勉强承受住,两条腿便搭到男人的肩头,臀部一挺一挺地迎凑过来,粘湿的
阴户频频撞在男人的胯里,发出极富节奏的声响:「啪嗒!啪嗒……」
天明也不甘处下风,和着节奏浪插不休,一边哑了嗓门问道:「娘子,穴内
是否又热又痒?」
「简直妙不可言啊!相公!」圣后答道,叫唤了一会儿又问道:「还剩多长
没放进来?」
天明撑起上半身来,垂头看看,道:「差不多还有三寸的样子。」
「天呐!都干到底了,咋还有三寸长啊?!」幻月圣后惊讶不已,连忙嘱咐
道:「到这个地步就可以了,千万不能全部放进来了。」
「既然已到此地步,小相公已忍无可忍!」天明牙关一咬,全根突进。
「呜哇哇……」圣后惨叫连连,推阻着男人的腰急急地道:「相公先别动!
别动!我感到有些头晕目眩,都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天明兴不可遏,两手紧紧地按住女人的小腹摇荡掀腾。
「亲爹爹!亲爹爹!大快活……快活死娘子也!」幻月圣后失声叫唤不已,
一颗头在枕头上滚来滚去地翻动,「叫你先停一停……这么快,受不了啊!」
天明哪里还听得进去?乒乒乓乓就是几百下,淫液汩汩流出,穴中浪响不绝
于耳,其声犹如好几个农夫赤着脚在泥泞的水田里艰难地跋涉。
「呜呜呜……呜呜……呜……」圣后的呜咽着,声音越来越低迷。
天明抬头一看,女人牙关紧闭白眼直翻,两条玉腿慵懒无力地耷拉着,忙伸
手到鼻孔上探探,鼻息微弱不堪,「若是这般不济事,倒省了不少麻烦!」天明
既惊且喜。
待要狂干一通将其送到气绝,幻月圣后忽然睁开双眼直直地瞪着他。
天明怔了一下,忙道:「娘子这副模样,险些没吓死相公,再也不敢胡来了!」
一边支起上半身,作势要将肉具抽出穴外。
圣后挣扎起来紧紧地搂抱着他,半晌才回过气来,娇声泣道:「小相公还没
尽兴,姑且就让它放在穴里罢,只是求求相公再也不要草率行事,倘若一口气上
不来,我这条老命就死在你胯下了!」
「我本山野庸人,若不是有幸遇到娘子,还不知道女人下面竟是这般美味呢!
要是没有娘子,往后的日子我该怎么办啊?」天明顺着她的话道。
肉具兴犹未尽,在肉穴内突突地跳个不止。
「刚才差一点就被相公弄死了。」回想刚才的情景,幻月圣后仍然心有余悸,
「今夜已不能再战,希望相公……姑且忍耐忍耐。」
「如此叠卧,甚是不便!」天明抽出肉具,将女人翻转侧身躺卧,掰着肉臀
将肉具徐徐推入穴中,贴伏在其身后拍了两下巴掌,屋里便陷入了一团漆黑。
「切不可妄动,扰人美梦。」幻月圣后挪挪臀部调整到舒适的位置。
「再不敢造次。」天明忙应道。
「这些年来,我一直想遇到一位奇男子共度余生,不曾想还真的遇到了。」
圣后在黑暗中幽幽地道。
「你我二人相见虽晚,然娘子无我无法快乐,我无娘子亦无用武之地,天作
之和,当有始有终。」天明一边道,一边伸手扯过被褥来盖上。
「唔嗯……」
肉具在肉穴中乖乖地潜伏着不动,天明挖空心思地说着让幻月圣后开心的话,
不知不觉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幻月圣后睡着了!
天明无法睡着,他不知道苏步中带领的人马是否已经抵达幻月宫?是否能及
时为他扫清宫外的障碍?目前他要做的就是在幻月圣后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吸走其
内力,这样交起手来胜算才会大很多。
「可是这样做谈何容易啊!」天明脑袋里乱糟糟的,说实话,要不是为了救
弟弟天明,他可舍不得幻月宫内的荣华富贵,极有可能在此终老一生。
时间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流逝,幻月圣后鼻息声声,依旧酣睡不醒。
「不成功!便成仁!」天明咬咬牙,冒着鱼死网破的危险暗暗运动真气,如
丝如缕的凉气顺着龟头流到丹田之内,这是一股至阴至寒的真气,与洞明道长传
给天明的那股至刚至阳的真气全然不同,只能一点点地消化融会。
半盏茶的工夫过去了,幻月圣后突然反手拧了一下天明的大腿,迷迷糊糊地
嘟囔道:「坏蛋!叫你别动你还动,涨死小娘子了!」
天明大吃一惊,忙敛气入腹,伏在幻月圣后光滑温热的背脊上大气也不敢出
一个。
片刻,均匀鼻息声复又响起——原来幻月圣后乃是在梦中呓语呢!
天明缓缓地吐了一口长气,刚要凝神运气,幻月圣后忽然臀部一缩,肉棒脱
落而出。
「听听……外面什么声音?」圣后转身道。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