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师父的H生活】(01-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这里是哪里?」
李克法醒了过来,他躺在一块冰凉的石头上,只记得自己因自少相依为命的
母亲死去,在安葬母亲后因伤心过度,生了轻生的念头,跳下悬崖,途中失去意
识,
「呜……呜……妈妈~ 」
李克法虽仍十分伤心,但再也不敢轻生,只是全身害怕得发抖,固噜~ 他肚
子饿了,他在母亲离去后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现在只感到前腹贴后背。
此时,一名女子走了过来,说「孩子你饿了吗,来姐姐让你吸奶。」,说罢
便解开衣服,露出两个乳房,把李克法抱到怀里,李克法已有点神智不清,「妈
妈!」含着女子的粉嫩乳头,不停吸吮,吸出一股股清凉,甜美的奶汁,女子
「啊~ 」一声,把李克法抱得更紧。
阴月看着胸前的孩子,一边体味乳头的快感,一边回想昨天救下这孩子的原
因。
阴阳宗的宗旨是男女融和,阴阳双修,但不可滥交,以免修为不纯,所以历
代门人都找同门或自行养成一个伴侣用来双修。阴月这一代门人只有她一个人,
她师父与师父的男伴因欲抢太阴石,师父男伴身死,师父受重创,发现阴月后因
阴月的天生名器和水系天灵根而收她为徒,在教导她十年后伤重身亡。
阴月昨天刚打算出谷找以后的双修伴侣,李克法就从天而降,本不欲理会,
却发现李克法也是天生名器,虽不知是何名器以及甚么灵根,但因功法其实未完
全掌握及抱着侥幸的心态,救了那个小男孩,见其没有受伤只是昏了过去,便放
其在太阴石上。
详细检查后,知晓李克法身具多种名器,也是雷火双灵根,是一个极好的双
修人选,今天见他醒了,便打算立刻收他为徒,养成正太,走到附近却听到他肚
子发响,见他全身发抖,双目含泪,一时心软打开衣服,用自己乳汁喂李克法。
她的乳汁是因其功法九阴神功而出现,她练了四年还未完全掌握,阴气失控,
使身体的乳汁和淫水不停流出,此时被李克法吸乳,反舒缓乳房的压力,李克法
吸了一会,便睡着了,阴月只好等明天再收他为徒。
第二章拜师
翌日,李克法再次醒过来,面前是一个很美的大姐姐。
乌黑的秀发直达其臀部,皮肤雪白,五官媚惑,水灵的眼睛和丰盈的小嘴,
身材丰满但不显胖,穿着紧身的道袍,胸部像是要沖破衣襟,臀部也欲破衣而出,
不过胸前有两点湿润并有两?在湿痕上凸起,跨部内陷,湿透,可见有一道凹痕
不断左右拉开,缩回,好像有张小嘴在衣服内流口水,正是之前的 妈妈,而
非过世的母亲。
李克法心想 这古怪女人莫非就是那些说书人说的妖道?她为甚么要捉我到
此?难道就是要养大养胖我后就用藏在衣服下的嘴吃掉我?肯定是这样!否则怎
会不停流口水?这次我死定了!
阴月见李克法快醒了,便走了过去,恰好阴气严重失控,乳汁,淫水喷发,
弄湿了内衣,只好先脱下,但阴气使她性欲高涨,膣内不停蠕动,阴唇不断开合,
流出阴蜜,此时李克法刚醒,便仔细打量阴月,她强忍羞涩和欲望,说「xia
o孩子你叫甚么名字?」
「呜呜呜!不,不要吃掉我!」
阴月差点忍不住笑出来,说「不用怕,我是你师父,现在来收你为徒。」
「不用骗我,你下面的怪嘴已出卖你了,你虽藏起它,但你的口水已滴湿衣
服,还不是想吃了我?」
阴月又好气又好笑,妩媚地说「不错,我就是要用下面的嘴吃掉你的小丁丁,
但你无可奈何。」
「呜…」李克法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的确奈何不了这妖道,难道真的要
被吃掉小丁丁?
「开玩笑罢了,我最多含着你的丁丁,不会吃掉,来,跪下拜三下,给我沖
一杯茶,我带你踏上长生之路!」李克法自知无力反抗,顺从地拜三拜,敬上一
杯茶。「唔,我乃阴阳宗第三十六代宗主,阴月,你现在是我的首席大弟子,叫
我师父大人就可以,徒弟你叫甚么?」
「我叫李克法,师父大人。」
第三章初习指技(上)
「啊,李克法,不错的名字,如今你是法字辈,你就以法克为名吧!为师跟
你说说我阴阳宗的背景。」
阴月解释了阴阳宗的宗旨和功法,并向李克法说明他的体质和修行方法,
「法克你知道甚么是灵根和名器吗?灵根是指我们的修仙资质,普遍分五行,也
有其他不同属性,如你就是雷火双属性地灵根,为师则是水属性天灵根,灵根属
性越少,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越快,其实不同灵根间没有高下之分,属性多分薄
了吸收速度,但相对可用不同法力,法克你的灵根虽修行速度比为师慢,但比师
父我能用多一种法力,所以不用灰心。」
李法克哭丧着脸,心想:我才不是因天赋差而伤心,而是因天赋比你差,将
来怕是没有逃跑的可能而伤心!「
阴月继续解释,「名器则是指男性的肉棒与卵蛋,即是你的丁丁和蛋蛋,以
及女性的阴部,口腔和菊花,即是你妈生下你,嘴及拉便便的地方,这些就是大
部分名器的位置,阴月看到满脸迷惘的李法克,不由想到以前的自己恐怕也是这
样看着师父吧。
「也许让你接触这些太早了,总之名器有助修行,而你身具黄金指,赤电霸
王龙及太阳蛋至少三种名器,待你长大也许会出现更多,」
阴月说到这里,想到以后的性福生活,下身又湿了。
李法克好奇地看着座椅上的师父突然脸色发红,夹紧双脚,大腿不停摩擦,
不知她因幻想而阴气失控,情欲双重爆发,已忍不住欲望。
阴月此时被情欲遮蔽了双眼,想到李法克的黄金指已能使用,不用自己解决,
便说:「我的好徒弟,快过来!」
李法克心感不妙,打算当作听不见,阴月二话不说,一挥手便使李法克凌空
飞到阴月脚前。
阴月解开袍子,露出迷人的娇躯,巨大的胸部上两点粉红严重凸起,流出白
色的乳液,双腿修长,身材姣好,娇嫩雪白的身体一尘不染,白里透红,阴月把
肥大的屁股向前一挪,张开一双美腿,使阴户突出。
阴月的阴户本已湿透,凸出后被风一吹淫水甚至流进菊花,滴到地下,
「啊……」敏感的阴唇也不停开合,露出不停流出淫水的阴道口,李法克一
个XX岁xiao孩,跪下刚好面对阴月的阴户,这就是怪嘴的真面目?那个
小洞就是吃人的地方吧,但小洞上面又有一个更小的洞,那是甚么?最上面还有
一粒凸起的疮,真是既古怪又恐怖!
阴月见李法克到了阴部前,恢复了些许神智,召出一个黑色池子,这池子成
正方型,四十平方米,一米深,却是阴月师父用太阴石做出来,名为阴水池的法
宝,能储存世间所有阴性液体,并化为法力,阴月自XX岁起就在师父教导下开
始在阴水池边自慰,六年来日复日,年复年,风雨不改地每日自慰至少三次,如
阴气爆发更会一整天在池边自慰,虽她努力不懈,水灵根更使她的淫水源源不尽,
第二次高潮起必是潮吹,但阴水池依然只满了一半。
阴月召出阴水池后,自己坐在池边,可怜的李法克却掉了下去,顺带一提,
李法克被检查后一直是赤身裸体,此时一屁股坐在池底,不少心喝了一口池水,
池水香甜冰凉又粘稠,李克法只感到浑身发凉,粘稠冰凉的池水吓了他一跳,连
忙站起来,面前又是阴月的阴户,
「法克,师父教你第一件事就是手技,你在我示范动作之后试试重複我的动
作直到我满意,否则不让你吃饭!」
李法克自饿过一次肚子后已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只好乖乖地听从指示,阴月
把左手放在阴蒂上,挑起并捏弄或打转,右手食指和中指把两个指节插进阴道,
不断抽插,「啊……嗯~ 啊~ 噢……」重複二十分钟后一阵颤抖,「呜嗯……」
只见阴月全身潮红,阴道流出大量淫水,看来已是高潮了一次。
「来,到你试试,黄金指是名器之一,你应很快学会这些技巧!」
第四章初习指技(下)
李克法不甘地模仿阴月的动作,把左手放在阴蒂上,右手食指中指插进阴月
淫靡的阴道里,只感到许多肉粒包着手指,湿漉漉的,不停蠕动,好像要把他的
手指吞进去,
「啊~ 啊~ 啊……!」阴月在李克法把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时不禁大声淫叫,
李克法的手指像有魔力一般,使她刚高潮的淫穴好像有一阵强烈的电流经过,阵
阵快感扩散至全身,这是阴月第一次被除自己手指的物体进入膣内,加上刚高潮
的淫穴比平常更敏感,使她又快要高潮了!
李克法不知阴月快要高潮,他此时好像明白了甚么,手指不停抽插,一插,
一抠,一拔,不断重覆,
「啊~ 嗯~ 噢~ 啊~ 啊……!!」阴月终於敌不过快感,再次高潮了!
只见她小嘴微张,臀部向上一挺,浑身不停抽搐,李克法you细的手指根
本无法阻挡汹涌的潮水,强劲的水流从子宫中喷出来,再度弄湿了李克法刚乾下
来的脸,乳房好像也抵受不住强烈的快感,两道乳白色的液体从乳头喷射而出,
为李克法和池水增添颜色,李克法虽被喷了一面,但他因黄金指觉醒而沉迷於手
技之中,阴月的高潮潮吹并不能阻止他的动作,他的手指仍然不停挑逗阴月的阴
蒂和阴道。
「噢……噢呜~ 噢~ 呜……」阴月已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只知不下二十次,
池水已升高了以往一星期的深度,她现在双眼反白,瞳孔收缩至一点,浑身苍白,
不复之前的红润,连番高潮已伤到根基,但阴月沉浸於欲望之中,不能制止李克
法。
又不知过了多久,李克法此时终於停下来,却是他xiao孩之身,耐力已
不足以坚持下去,手指已无力再动,「啪!」的一下,面部向下趴在阴月的阴部
上,睡着了,阴月也终於从不停的高潮中解脱,晕了过去。
第五章早餐
过了一天,阴月醒了过来,只感到浑身发冷,手脚无力,下半身发麻,
「嘤,好累,可恶的小混蛋。」阴月勉强抬起上半身,胸前的巨乳抖了抖,
乳头隐隐作痛,却是喷了太多乳汁,把乳头撑大了。
阴月看着李克法熟睡的俊俏小脸,也生不起气来,只好收起阴水池,勉强运
功抱起李克法,把他带回房间,放到床上,自己也躺在旁边,再度休息起来。
过了一会,李克法也醒了,只见眼前无光,只能感到自已被一件柔软的东西
压住,头部也被两件柔软的事物夹住,难以呼吸。
李克法虽想挣扎,但疲倦和饥饿的身体却无力活动,想尽办法也只能微微移
动。正是李克法被阴月趴着,you小的身躯被阴月的胸部至大腿压住,无力挣
扎。
李克法的轻微挣扎只能蹭了蹭阴月的身体,蹭到一片滑腻的肌肤,李克法虽
未能人道,但还感到十分舒服,阴茎一阵发胀。与此同时,阴月也被李克法惊醒,
感到怀中的躯体的挣扎,不由抱着徒弟,以报复徒弟之前的一指之仇。
又过了一会,李克法终於受不住饥饿,肚子叫了起来,阴月也自觉已经报仇
雪恨,放过了他,在床上转半个圈,成了男上女下的体位,说:「小傢伙,这次
为师就放你一马,来,吸你的早餐吧。」
李克法顿时明白师父的意思,连忙一口咬在阴月的左乳头,吸吮起来,一道
香甜的乳汁喷入口中。
阴月感到快感连连,右乳头也不禁流出乳汁,在挺拔的丰乳上缓缓流下,在
粉红的乳晕上不太显眼,在雪白的肌肤上更完全消失。
眼尖的李克法却发现了这奇景,一道乳汁已满足不了他的肚子,於是一把抓
过阴月的右乳头,塞进嘴里,同时吸出两道乳汁。
阴月被李克法的粗鲁行为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沉浸在胸前的强烈快感,「啊
~ 啊~ 嗯!!」
阴月却是因为胸前的快感再次高潮了!她现在全身发红发热,迷蒙的双眼注
视着李克法,渴望他为自己带来更多快感。
可惜,李克法已经吃饱,只见他松口放开两个乳头,口水拉出一条淫靡的线,
连接着三者,李克法打了个饱嗝,看到阴月渴望的眼神,说:「师父你饿了吗?
我不吃了,你吃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