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者】(先行体验篇)(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么优质的精液不知道多榨几次能不能精炼我的天罗香袜,不过一次就能
把天罗香袜颜色染成白色的精液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也许还真的能将我的天罗香
袜精炼到更高的层次」女子手扶着下巴,专注着想着自己的事情,在她没注意的
时候,由于刚刚射过一次,进入贤者时间的我回复了神智,虽然覆盖着口鼻的高
跟鞋依然在不间断的侵蚀着我脆弱的神经,但也能有了一点反抗的资本,回想刚
刚简单的就中了女子的媚术,越发觉得自己不争气,于是暗暗凝聚力量,双手被
绑压在身下,双腿也是,此刻的我完全不能施展法术,只能花更长的时间用口诀
来施展风刃术,单单的口诀施展会严重影响威力,而且我此刻的实力也因为受伤
受损,不过好在女子出神,也许能一击得手……
机不可失,我心中默念「风刃术!」一道风刃在我身前形成,向踩在我身上
的女子射去……法术带起的灵气鼓动惊动了女子,不过由于距离太近,自己又走
神,所以只能勉强的后仰身子,空翻到一边,风刃冲天而起,带起一蓬血花,只
见女子虽然避开了致命位置,但后仰的时候,穿着丝袜高跟的美腿还是被风刃切
到,高跟掉落在一边,丝袜则破成两半,勉强挂在腿上,丝袜的切口正中,一道
醒目的伤痕正在潺潺的渗着血迹……
「哼,果然不亏是金丹期的修士,我倒是小看你了,这伤痕,我会让你百倍
的还回来的!」女子狠狠的说道。
而我则借着女子闪身躲避的空档,翻身而起,绑在身后的双手用力的挣扎,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绑在手腕的丝袜撑开,而固定在口鼻的高跟鞋,由于
是女子法术所致,我不敢分神去解除,所以只能暂时留着,我凝神戒备着看起来
气急败坏的女子,同时慢慢的积蓄着自己的灵力。
女子看了一眼被我挣脱仍在一旁的丝袜,单手在背后偷偷的掐了个诀,丝袜
像有生命一般,钻入了地下,由于我专注防备着女子,并没有看到这诡异的一幕
……
「哼,你以为天罗香袜是那么好挣脱的?丝缚空间!」女子双手猛地变化手
诀,在我和女子外围忽然一道白色的物体冲了出来,将我和女子笼罩在了内部。
我慌忙扫视周围,发现,这尽然是刚才我挣脱的丝袜,此刻已经放大,将我和女
子一起装进了袜子里边,而且看起来还是密封的状态。我感觉到了危险,急忙向
靠近的位置冲去,同时手中发出两颗火球,既然是丝袜,火球应该可以轻松的击
破……然而,火球像是泥牛入海一样,碰到丝袜墙壁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刹
车不急的我则一头撞在了丝袜上边。本来以为会是坚硬似铁,可谁曾想,丝袜墙
壁和普通的丝袜一样,我直接陷了进去,在丝袜上边撞出了一个人形凹形,由于
我是裸体,身体正面和丝袜亲密接触,薄如蝉翼的丝袜轻易的覆盖了我的正面,
看似轻柔的丝袜尽然有一种粘稠的流动感,放佛有无数之柔嫩的小手在轻轻的抚
摸着你。「啊啊」我情不自禁喊出了声,随后发现这是个危险的陷阱,想要挣脱
而出,双手用力,将下身撑开一点距离,就当我觉得脱困在即的时候,背后传来
女子的声音,「哈哈,别急着走嘛,在享受一会吧,丝缚空间可不是谁都有福享
受的!」随着声音的传来,我的屁股被狠狠的踹了一脚,刚刚离开一点的肉棒,
便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再一次撞上了丝袜,随着直挺的肉棒撞上丝袜,丝袜被我撑
起了一个突出的帐篷,强烈的快感袭来,肉棒仿佛插进了一个温柔的蜜洞中一般,
丝袜独特的摩擦感在加上粘稠的触感,我顿时觉得腰膝酸软,力气仿佛被抽了出
去,被我撑起的丝袜,慢慢的贴了上来变成和我下体一样的尺寸,分豪不差的覆
盖在我的下体。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和女子交合的经验,但我依然能感觉到,这种
让人崩溃的快感,绝对是普通交合所给予不了的……
就在我还没从快感中回过神,女子踩着我的屁股,将我摆成了大字型,在我
双脚腕附近弹出两道蓝色的光芒,我脚腕附近的丝袜开始融合,将我双腿的脚腕
部位紧紧的束缚在了丝袜墙壁上,而双手出射出的红色光芒也将我双手的手腕固
定在了里边,而且我的双手还呈握拳的状态被一层丝袜束缚……
女子放下踩在我屁股上的脚「嗯,准备结束,这丝缚空间是我功法里边最厉
害的秘术,就算了金丹期被束缚住都不容易挣脱,现在我们来玩一些有意思的游
戏吧,顺便把刚才的债还了!」女子阴森的说道,说着便脱下了被切裂的丝袜,
甩手将一头系在我的脖子上,女子手里边抓着另一头,女子用力的拉了拉手中的
丝袜,我明显感觉到呼吸不畅,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友,其实呢,妾身对
体术也有一些研究,尤其是对付男人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啪的一声,
女子一脚踢在了我分开的双腿之间,剧烈的疼痛袭来,随后便是剧痛转化的快感,
快感太强烈,我瞬间失神嘴角流出了口水,而女子的大力,将我踢的离地而起,
顺着丝袜直上而去,诡异的丝袜并没有因为我的上升而解除束缚,就连肉棒上覆
盖的丝袜都像水流一般随我直上而去,急速的上升,换来的就是丝袜凶猛的摩擦,
乳头勃起,变得酥麻异常,而肉棒经过剧痛的快感,和摩擦的刺激,射出了浓浓
的精液,而射出的精液被丝袜吸收,更是放出了一股催情的香气,让我刚刚射完
的肉棒完全没有软下去的意思,而由于上升,链接在我脖子上的丝袜扯的更加的
紧,我完全不能呼吸了,窒息使得我的感官更加的敏锐,受到的快感更加的强烈,
刚刚射完的肉棒又一次喷涌而出……而下方的女子此时则用力扯动手中的丝袜,
我升到极限的身体,便开始快速的下坠,下坠时,覆盖在肉棒上的丝袜传来强烈
的吸力,让我的肉棒更加膨胀。女子看着即将落地的我,嘴角泛出了嗜虐的笑容,
将腿使劲向后抬起,对着坠落的我便又是一脚「贱货,给老娘射!射!!射!!!!」
快速的三脚踢在了我脆弱的蛋蛋上边,我仿佛听到蛋蛋碎裂的声音「哈哈哈,你
还真是变态呀,这招天堂地狱落,一般人中招早就不能人道了,你却爽的口水横
流,真不知道你这种废物是如何修炼到金丹期的,还是赶快跪在老娘的脚下,舔
着老娘的脚,乖乖的献上你的真元,说不定老娘哪天高兴,在赏你去天堂,啊哈
啊哈哈哈」女子一边将我踢的上下翻飞,一边出言羞辱着我,可是现在的我已经
完全失神了,根本没能听到女子说的话,恐怕现在随便来一个人,便能在我的识
海中下上禁制,轻易的制服我……
女子并不知道我的情况,依然没有松懈,卖力的责备着我,每一次的踢飞,
我的精液都会喷溅而出,而丝缚空间的丝袜和女子手中的丝袜,已经开始变成淡
淡的紫色了……
「啊。哥哥好弱呀,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以后怎么面对强大的敌人呢,
好烦呀,虽然我和哥哥签了族契,可是条件定的太宽松了,现在随便一个人都能
征服哥哥,不行,我得想个办法。」雪莉坐在一棵竹子的顶端,看着被女子折磨
的我,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女修虽然体质一般,气息斑驳,不过看其法器应该修
行的是在上古天狐的媚功——天香丝踏诀。如果真的是天香丝踏诀,不如……」
雪莉自语这里,眼睛开始放光,狡黠的目光看着远处折磨我的女子,嘴角露出了
微笑,此时雪莉的表情,完全是猎人看见猎物的表情……
雪莉穿过包围我和女子的丝袜墙壁,回头看了看略有沉思「看来这所谓的丝
缚空间对女性好像没有限制效果,可是正宗的天香丝踏诀是男女通吃的媚术典籍,
现在尽然对我没有一点影响,看来是她功法出了问题,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
雪莉静静的悬在高出,一边看着我被女子虐,一边思考着所谓的功法……
女子见我射出的精液开始变淡,便趁着我落地的一瞬间,将让我欲仙欲死的
美腿抬过头顶,一个下劈,将我身体压成7字形,而已经爽到流口水的我,完全
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动的被女子压在美腿之下,「废物,才不到一刻钟就射
不出来,老娘还想将你收做鼎炉,这种精液量,哼,连一头畜生都不如!」其实
女子内心已经很满意了,连续不停的被天堂地狱落折磨一刻钟,精液更是射出无
数,连自己的天香罗袜都已经精炼完毕,简直是完美的鼎炉,不过为了让面前的
鼎炉更加的屈服,所以采用更加羞辱的话语来激发鼎炉的奴性。
「哼,你们男修不是都喜欢蹂躏女修吗?暴力活塞用自己的贱根将女修插的
哭爹喊娘?说实话,妾身也很有兴趣呢,不过不是你来插我而是我来插你哈哈哈
哈,至于你们男修那贱根,哼哼,就用妾身的鞋跟代替好了!」说着猛的收回压
在我身上的美腿,穿上掉落在一旁的高跟鞋,精准的将鞋跟插进了我的后庭,猝
不及防的我,惊呼了一声。
「哈啊?这就开始爽的叫了?啊?说,想要什么!」女子缓缓的扭动玉足,
插在我后庭的鞋跟缓缓的轻触着我的前列腺,迫使我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呜啊…我,贵……我啊……呜……要」口鼻被高跟鞋所阻,脖子又被女子
的丝袜束缚,我发出的请求,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到底是畜生,连人话都不会说,好好说出你想要的!」女子放松了对我的
脖子束缚。
「我要,给我射,让我射吧,」我穿着粗气说道。
「哈?你是在命令我嘛?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女子开始缓慢的抽动着玉足,
鞋跟在我的后庭缓慢的进出,可是完全不能满足我。
「求您,让我射吧,只要能射我什么都愿意!」理智已经被我抛在了脑后。
女子嘴角噙着笑意,用力的扯住了手中的丝袜,将我的头拉的抬起,「您?你不
觉得应该换个称呼吗?比如一个更高贵的,而你这连贱畜都不如的家伙还有资格
称自己是我吗?我可是人类的自称……」女子引导着我走向深渊……
「啊啊,主人,您是高贵的主人,我是一头只懂射精取悦主人的贱奴,请主
人赏赐给贱奴快乐,让贱奴射出下贱的精液……」我脖子上的那个项圈发出粉红
色的光芒,同时我眼神开始涣散,无意识的说出了屈辱的宣言。女子虽然是想将
我往这方面诱导,可没想到我一下子就变成这样,随后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我脖
子上的项圈,冷冷的说道「下贱的奴隶,说!希望主人怎么赏赐你!大声的喊出
来,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
「操我,求主人用神圣且高贵的鞋跟,狠狠的操我的屁眼,让我射的停不下
来,将我操的爬不起来!!!」我大声的喊道「哼,真是一头下贱的猪,你连奴
隶对不配当!如你所愿!」女子的玉足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开始抽查,虽然快,但
异常的精准,鞋跟每次进入都会准确的触碰到前列腺,我的身体被女子带动着前
后摆动,就像是后庭在被女子的鞋跟干,我则前后抽插着覆盖在肉棒上的丝袜一
样。强烈的快感让我难以把持,浆液喷射而出,射在了包裹肉棒的丝袜上「贱货,
在射,今天如果不能将丝袜精练到深紫色,老娘废了你!」女子一边厉喝,一边
抽插这我的后庭,而我则配合女子的蹂躏,又一次射出了白浆……
「啊呀呀呀,这可不妙呀,『七禁器』果然厉害,即使中幻境中带上的次品
都这么厉害,哥哥完全就被控制了嘛,看来得想办法摘掉那个该死的项圈,不过
这女修的手法到是还说的过去,哥哥已经屈服,下面该是收尾了吧,就是不知道
这女修会用那种方式,天香丝踏诀里边到是有相关的秘术,就是不知道她掌握了
没有……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得去救哥哥才行。」站在高处的雪莉拍
了下自己的头,身影一晃消失在视线中。而下边女子已经一边抽插这我的后庭,
一边双手掐诀,看女子满头大汗的样子,这个秘术显然比较复杂,她施展还是有
一定难度的。
「生物的本能,繁衍的根本,亘古而来的本性,激发原始的冲动,呼唤性欲
之能,吞噬面前之人的理智,化作忠诚的奴隶!奴隶之印!」女子念完法咒,一
个复杂的印记浮现而出,向我缓缓的飘来。「贱货,放开你的识海,接纳主人的
印记,从此,你将拥有一位高贵的主人!女子兴奋的说道。
此时的我完全被项圈影响,乖乖的放开了识海,眼看印记即将飘进我的识海
……「嗨,可以了,到此为止~ 」一只稚嫩的小手抓住了飘来的印记。雪莉浮现
在了女子和我的中间,女子先是一愣神,随后眼色一冷,果断出手,插着我后庭
的脚用力一蹬将我深深的揣进了丝袜的伸出,同时束缚我脖子的丝袜解开,一甩
手扔向了雪莉。女子的反应可谓是迅速,将失去反抗能力的我先暂时踹进丝袜,
腾出手来对付当出现的雪莉。
只见丝袜化作紫色的匹练,瞬间将雪莉的双手和双脚捆在了一起,雪莉看着
将自己捆绑的丝袜,轻轻的嗅了嗅。「嗯,这天香罗袜看来已经精练到高级了,
连我都有一点迷醉呢」雪莉淡淡的说道。女子看着被束缚的雪莉还能这么淡定,
小心的说道「你就是白天跟在这个废物身边的小女孩吧,你现在离去,我绝对不
会为难你……」忽然出现的雪莉给女子一种危机感,所以选择了劝退雪莉。
雪莉没有接女子的话,自顾的说道「天香丝踏诀,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天香
和丝踏,修习者,需要选择一个部分修行,待得一部分圆满后才可以兼修另一部
分,最终将两部分融合贯通,方可大成,一开始双修的,除非身具特殊体质『天
香体』否则难有成就……你是天香体吗?」雪莉歪着脑袋问道「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知道天香丝踏诀?信口雌黄,上古媚术岂是你一个小女孩能懂的?天香
体?我听都没听过,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让我起疑心,如果你再不褪去,那就别怪
妾身不客气了,哼,让你尝尝妾身穿了三天的内裤!」说着脱下身穿的内裤,缓
缓的像雪莉走来。
「看来还得动手,真是麻烦呀,算了,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天香丝踏诀吧」
雪莉看着走近的女子,轻轻的说道女子捏开雪莉的嘴巴,将被蜜汁浸湿的内裤塞
在了雪莉的嘴里,看着眼角噙着泪水的雪莉「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下面有你好
受的,哈哈,时间差不多了。3,2,1!」女子数到一的时候,雪莉的眼神开
始涣散,见到雪莉空洞的眼神,女子笑出了声「哈哈,我还以为如何厉害呢,原
来也是个贱货,含着老娘的内裤都能失神,哈哈,跪下,你这贱货,舔脚!!」
看着缓缓跪倒的雪莉,开始轻柔的舔舐着自己的脚,女子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面前的小萝莉绝美无双,娇嫩的容颜是自己拍马难极的,虽然自己也是难得一见
的美人,但和小萝莉一笔,自己就黯然失色了。
「好了,满足一下你的意淫,现在该回归现实了吧」雪莉的声音从自己上方
传来,放佛就在自己身体上方……女子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自己莫名的倒了下去,
眼睛一黑,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想方才男子那般,想地毯一样。不过不
一样的是,男子是被自己踩在脚下,而现在的自己这是努力的将腰身抬高,身体
呈拱桥状,雪莉就坐在自己的肚子上,轻柔的小手拨弄着自己露出来的阴蒂,而
自己嘴里波动自己舌头的,赫然是小萝莉秀美的小脚!!
女子大惊,急忙想要反抗,但惊恐的发现,自己意识完好,但无法感知身体
的控制权。「天香修到高深处,可以影响人的思维,制造幻境,麻痹神经。可以
轻易让人在幻境中堕落,而且,越到高深的地方,所散发的气味越淡,直至最后
的无色无味。」雪莉一边解释,一边把玩着女子的下体,快感一波波的袭来,女
子的身体开始扭动,但女子发现,身体的扭动并不是她在控制的。
「别怕,你身体只是在追寻本能而已,」雪莉淡淡的说道,随后,左手两个
手指夹住女子的阴蒂,急速的捻动了两下,猛地将之拉扯放开,在阴蒂回弹的时
候,两个手指快速的弹在了回缩的阴蒂上。女子双目圆睁,身体开始痉挛,一股
股阴精如喷泉般喷了出来。雪莉将手指射进女子的蜜穴,沾出一点蜜汁,伸出香
舌舔了一下「嗯,味道一般,我就说你难有成就,你又不是天香体。」
女子惊恐的说道「仙子饶命,妾身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仙子原谅,只要仙子
放了妾身,妾身立刻远离此地,不在掺和风家与山家之事,」女子开始求饶「啊,
那可不行,你将哥哥折磨的那么惨,雪莉说过,除了雪莉,没有人可以欺负哥哥
的。」雪莉狡黠的说道,看着女子绝望的眼神嘴角一歪「不过嘛,如果你做我的
奴隶,我就可以放了你哦,而且,我还可以教你真正的天香丝踏诀,你学的那个,
根本就是残次品~ 」雪莉露出小恶魔般的微笑女子知道今天难以善了,加上天香
丝踏诀的诱惑,心想,「不如先委身与她,待得日后骗取功法,自己媚术大成,
在报仇也不晚,、」于是装作不情愿的说道「既然落到仙子手上,妾身也只能悉
听尊便了。」
雪莉嘴角露出了笑意,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最后一步吧,让你见识一下
「丝踏」。
「仙子住手,亲身已经答应为奴,为何还要如此!」女子对于雪莉的媚术感
到十分的恐惧。
「好奇怪呀,你不会以为你简单的一句话雪莉就信了吧?雪莉看起来很傻吗?
呃……有时候看起来是有点傻,不管了,等雪莉把你体内的天香精给榨出来,那
时候你才算是我的奴隶。」
天香精是修炼天香丝踏诀才会在体内凝练的特殊晶体,这晶体和主人的神魂
相连,一旦被摧毁,主人也将神魂碎裂而亡,而相对的。只要有这晶体存在,主
人便可以免疫修真界大部分的催情药和迷幻药以及毒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女子闭口不言,现在说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希望自己可以抗住面前这小萝
莉的媚术,然后在找机会反击吧,要不然,今天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丝踏,你完全没有掌握精髓,所有的招数都是在浪费灵力,华而不实。丝
缚空间根本就不需要弄那么大出来,比如……」雪莉拿起刚才捆绑自己的深紫色
的天罗香袜,随手一挥,丝袜便敷在了女子的身上,像是一层皮肤一样。女子身
体开始猛烈的抖动,缩小范围的丝缚空间的刺激,不是那种大范围可比的,女子
受到的刺激可能是我刚才受到的10倍……雪莉看了一眼乳头和阴蒂勃起,在丝
袜内挣扎的女子,原地转了一圈,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暗色系的哥特萝莉装。
本来应该有的蕾丝花边长筒袜缺没有出现在雪莉的腿上。光滑的玉腿格外的吸引
眼球。
「还有你那个什么『天堂地狱落』更是一点使用价值都没有,想要利用天罗
香袜的摩擦来刺激受术者,根本不需要那样,丝踏的精髓就是利用『美』来诱使
猎物甘愿的跪在你的脚下,被你踩踏,被你榨取……」说着,飞身而起,踩在女
子呈拱桥状的身体上。只见深紫色的丝袜开始蔓延而上,包裹住了雪莉的双腿,
在大腿根部形成一个美丽的蕾丝花边,女子就像是被雪莉脚上的袜子装进去了一
般。雪莉露出了圣洁的微笑,完全没有女子施展时的那放浪表情。雪莉开始缓缓
的跳起了舞蹈,舞姿轻柔美丽,让人看得如此如醉,即使被包裹在丝袜里边的女
子也露出了迷醉的表情。随着雪莉双腿的舞动,丝袜也被带动的流动了起来,开
始摩擦这女子的身体,随着舞姿越快,摩擦的速度越快。女子终于一声尖叫,射
出了阴精。雪莉看了一眼射出的阴精,「下面让你见识一下丝踏最基本的技巧,
震!虽然是最基本的技巧,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直接刺激性器还是会崩溃的,
所以,就用你的大咪咪来试试吧,哈哈」雪莉旋转身体,双脚准确的踩在了女子
的双乳之上,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正好卡住看女子的乳头,「雪莉满意的点了点头,」
丝踏舞震「双腿开始肉眼难辨的震动,女子的身体也随着震动,而丝袜也被带动
着,全方位的刺激着女子的身体。女子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但身体还在一阵阵
的痉挛,不受控制的射出阴精,在射到第九次的时候,雪莉挥手,将女子蜜穴附
近的丝袜打开。伸手一吸,一股粉红色的阴精喷射而出,被雪莉吸在手心,凝结
成一颗粉色的圆球。圆球散发的香气使得整个竹林都弥漫着异样的香气。雪莉没
有管昏死在地的女子,走到我的位置,将我从丝袜中解放出来,」笨哥哥,连这
种小角色都解决不了,还说保护雪莉,哼,就会吹牛皮。雪莉要走了,我要去机
巧山去找母亲,雪莉将刚收的奴隶交给哥哥保管了,让她来锻炼你,可别被玩坏
哦。雪莉等着哥哥可以帮到我的那天……「说着雪莉温柔的摸着我的脸,将圆球
打进了我的识海。
「不要,不要走,雪莉……雪莉……」虽然我已经昏过去,但放佛感觉到了
雪莉的情绪,我呓语的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笨哥哥,做梦都惹人家哭,放心,雪莉不会离开你的,雪莉只是有事情需
要出去一下……」雪莉眼角开始滚出泪水,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片刻后,缓缓
的站起来,看着一个方向出神……
「嗯……」一身轻声的哼唧,女子悠悠的醒了过来。随后慌忙做起来内视,
发现自己辛苦凝结的天香精已经没在了,只能无奈的露出苦笑。
「别愁眉苦脸的了,跟着我,你不会后悔的,如果不是我有急事要离开,我
也不会把哥哥交给你的,你的天香精我已经把它和哥哥的神魂融合了,如果哥哥
神魂崩溃,那么。你也难逃一死,好好保护好他,哥哥吸收了你的天香精,很快
就能恢复巅峰实力,寻常人难是敌手,你需要注意的就是,别让哥哥被其他修有
媚功的女修乘虚而入,哥哥对媚功抵抗基本是负数。你要多多的训练他,我允许
你再合理的范围内随意榨取,毕竟哥哥不是一般人,而且哥哥的绝品精液对你也
很有吸引力吧?当然,如果哥哥犯错,在不上根本的前提下,你可以给他点教训
惩罚一下。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你还有什么疑问吗?」雪莉神色淡然,
的说出了这一席话,此刻的她,完全没有一点小萝莉的稚嫩,有的只是仿佛女王
般的睿智。女子被深深的震撼到了,也许跟着她是个不错的选择,女子内心的独
白。
「那个,前不久我还和你哥哥为敌,如何能让他信任我,和他同行?」女子
问出了现在的难题「你是花蛇一族吧?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不是人类,不过听说花
蛇被灭族了,你能活到现在,一定也有辛酸的故事吧?哥哥是浩天宗冷尘,把你
的故事说给他听,在说你仰慕他很久了,知道他是冷尘后就主动住手,希望得到
他的原谅。以哥哥老好人的性格,一定会同情你的,到时候,你就一路跟着他便
好,他不会强行赶你的。」说着手一抬,一条黑色的蛇鞭和一个玉简出现在了雪
莉的手上「这鞭,名叫缚奴蛇鞭,是见很难得的法宝,里边还有一个器灵,关键
时刻可以求助它,不过那家伙比较贪婪,事后需要付出代价,慎用,而这枚玉简,
是天香丝踏诀的丝踏部。以你的条件学习丝踏部可以事半功倍,现在交给你了,
不管你以前叫什么,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蛇奴,当然,对外你可以自由称
乎自己,好了,我时间不多了,要走了,记住,将哥哥引到阴魔血鬼那里,去找
月魔和龙鬼……」雪莉的声音随着身形的变淡也渐渐的消失。
「自由吗?也许是巧合吧,我本来就叫做蛇夫人」女子看着消失的雪莉淡淡
的说道。
蛇夫人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蛇鞭和玉简,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天香丝踏诀可
是失传的功法,这位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小主人尽然随便的就拿出来了,而且,
内含器灵的法宝,这最起码也是灵宝级别的法宝。看来自己这次装大运了,虽然
小命捏在了别人手里,但说不定是自己的一次机缘,想到这里,看向昏倒在地的
我,眼神开始变得柔和了一些。
「看来主人是想帮山家,那么就让我来吧。冷尘,呵,真没想到差点变成我
的鼎炉的男人尽然是名满天下的冷尘,」蛇夫人用鞭梢婆娑着我的身体,「乖乖
的等着我,我去料理风家,然后我会谨遵主人的命令,好好的照顾你的……」蛇
夫人缓缓的走向竹林外边,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雪莉,看来你知道我是试练者,
为什么呢?我们简单一点不好吗?看来我要尽快变强啊,还好有芙蕾雅的祝福,
雪莉,等着我。唉,你临走还把个麻烦留给我,也罢,毕竟是你的好意,我就留
下她吧,」我摸着自己的下巴自语道「这个项圈还真是碍事呀,如果不是它最后
搞鬼,我也不可能这么狼狈。看来的想个办法解决呀,算了,现在就等……嗯…
蛇夫人这称乎到是不错,挺让人遐想的,奇怪,我最近的欲望异常的高涨啊。算
了,不管了先睡一觉吧。等我睡醒,估计事情也该结束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