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献种

为她献种
第一次认识她是在UC的聊天室里面,“寂寞的我”聊天室,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因为实在无聊,于是注册了一个新的UC号码,起了一个“陪你一晚”的名字进去了,然后就是大家都经历过的对每一个看上去是女性的名字发信息,当然,XL我还是比较含蓄的,基本上都是发一个“您好,可以聊天吗”,毕竟一开始并没有完全想着找女人的心理,但是,这样的招呼也不会让别人太讨厌,也就有更大的可能性找到人聊天,至于后续的发展就看情况而定了。
那天的运气不错,刚刚发了没几个,就有一个“寂寞的我”(此名字为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给我回了信息“你好”。
于是开始和她文字聊天,无外乎是什么“怎么这么晚还在上网?”“老公没有在家陪你吗”(先声明一点,我比较喜欢年龄在27、28岁以上的女朋友,首先是成熟,其次是这个阶段的女性朋友基本上都是有正当工作的,我不愿意在网上找那些“职业选手”)之类的话。从聊天的过程中知道她现在29岁,老公在外地上班(她们都是在东北,不过不在一个地方,两地相隔大约300km),已经离开家1个半月了。于是,话题慢慢的向性方面转换,并开始探讨做爱的频率等,看看感觉差不多了,于是在UC的聊天室里面发出了视频请求,也很顺利的接受了。
她很谨慎,摄像头是对准了墙壁,我也很谨慎,摄像头对准了键盘,于是,我们约好一起转动摄像头出脸,出来以后,我看到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也别总是想着什么天仙之类的美女,真是那样的美女,要么就是你别琢磨泡上——毕竟人家追的人多了去了,没必要在网上找;要么就是完全的“职业”或“半职业”选手;再说了,大家都是普通人,这样挺好),当然,只是说没有多么的“漂亮”,但是身材还是可以的。穿着一个睡衣(扣子的),于是话题慢慢的开始“成人化”,经过大约15分钟的预热,我们开始了传说中的“视频激情”。
视频中看到她的胸部不大,但是也不小,应该正好是“不能一手掌握”,但又不会太大,腰部没有赘肉,芳草地的形状很漂亮,不是很茂密,但是也不少,密密的一条,一个小溪,旁边的肉颜色也是粉红色(当时觉得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后来才知道是真的粉红色,至于怎么知道的,大家慢慢看)。洞口里面的肉颜色更加粉嫩,里面的溪水已经涓涓而出……激情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大家充分发挥想象吧,反正就是那些事情。
激情之后,我并没有说再见,而是继续和她聊天(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想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就不要只图这一下),她还流露出了后悔的意思,于是一通的解释,说我们这么做并没有从实质上发生什么,但是却可以解放掉因为伴侣不在身边而带来的需求,至少比犯真正的错误要好等等。经过长时间的沟通,终于,她不再排斥,但是也一再说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这里插一句,经过后面的接触,能感觉出来,她那天真的是因为某些原因而第一次网上激情,呵呵,看来这个事情也是要靠运气的)
于是,继续聊天,并且在凌晨4点左右,我们互相加了好友。
第二天周日晚上,我又用了这个号码(幸好我登陆了以后不删除号码),到了晚上9点半左右,她又上来了,我先和她打了招呼,她好像很诧异,也许觉得我当时只不过为了“放松”一下,后来为了留个好印象才加,没想到今天还主动打招呼吧。
在第二天里面我们没有发生各位LY期待的“激情”等等事情,纯粹就是聊天,家庭琐事,我知道了她结婚5年了,还没有孩子,老公因为工作发展的问题现在在另外一个城市上班,她在当地的一个政府部门上班。她和老公基本上两个月左右才能相聚一次,而且也就是周末两天。
聊天期间,我问她“两个月聚一次,那你们还能出门吗”等等,她并没有太过分的反应,相反,还说得比较平淡,这让我感到一点机会。
第三天,上班,晚上回家上网没有看到……
第四天,上班,晚上回家上网没有见到……(管理,俺不是为了凑字数)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在一个多星期后的一个周四晚上,她竟然上网了(我一般只要对方不在总会发一个信息,也不多说,简单问候一下),然后告诉我,原来前几天她的母亲过世了……于是开始安慰,从9点多一直到11点多,到了11点多,忘了因为说什么她说起来没有孩子的事情,很难受,因为总是有很多同事朋友问她为什么不要孩子,我也很好奇,就问“是呀,为什么不要呢?”,原来她老公的JZ质量不好,反正就是这几年一直没有孩子,就这么聊天到了1点,才说明天上班,睡觉吧(我上班并不需要很正点的打卡)。
以后的日子,我们只要碰到总是会聊天,当然基本上还都回围绕“性”这方面,但是,她对于网上激情还是有一点排斥,所以很少再发生激情的事情,最多也就是让我看看乳房。当然,这就是我和其他的一些LY的区别,我不在乎一定要怎么样,上网就是为了找个人聊天,如果能“下载”更好,不能的话,有个聊天的朋友我也很开心。
后来,慢慢的我们都开始说对方的生活,我也给她出主意,怎么办(毕竟总是很多人问她,而且她和她老公的事情连双方父母也不知道),于是我们的关系变成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关系……
就这样联系了两个月之后,在一天晚上我们聊天的时候,又谈到孩子的问题,她说,她曾经和她老公说,不行就她在外面“劫色”弄一个,她老公也同意了。于是我开玩笑的说,要不,你劫色就劫我算了。然后又义正严词的和她分析,即便她老公同意了,也一定要经过多次确认,免得万一真的出了事情的话,会影响到她的家庭(因为在聊天过程中,感觉他们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因为孩子的问题让他们很苦恼),她当然很感谢我的分析问题,很感谢我能从一个朋友的角度来出主意。(插一句,她是东北的,我是北京的,我让她劫色劫我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的,没想到最后真的成真了)
就这样,我们又聊了一个多月。
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老公不同意“劫色”方案,让她去做人工授精,于是我开玩笑的说,那如果你一个人来北京做的话,我可以帮你“人工授精”呀(这种时候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开这种玩笑也都能接受)。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呵呵”的笑。
过了一周左右,她突然在网上问我的电话,原来真的要来北京做手术,于是告诉她我的手机,约好如果是她一个人来的话,给我打电话,我请客吃饭(当时还真没有想什么“人工授精”的事情)。
三天以后,接到电话,她真的要一个人来北京,原来她老公因为单位的一个紧急的事情不允许请假(呵呵,这不是上天给我机会吗)。
第四天早上(周六)她来到了北京,当然,我没有联系她,我也是当天晚上才知道她来了的。
当天的下午四点多,她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来了北京,住在XXXX,于是我说,那晚上请你吃饭吧。于是直接往她住的酒店去了,没办法,北京的交通,既然晚上请她吃饭,当然不能晚上八点到了,呵呵,大家肯定也都理解的。
五点多到了酒店,打电话,我们一起在酒店旁边吃了麻辣诱惑,我喝了两瓶啤酒,她也喝了大半瓶,剩下的我也喝了。吃完后,我说请她看电影,她说“不要了,喝了点儿酒,要不到房间聊会儿天吧”,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来到了她的房间,进房间一看,因为她是一个人来的,所以没有要普通的标间,要的是大床房(大家都知道大床房什么意思吧),我们开开电视,也不能坐在窗户旁边的椅子上呀,于是只好两个人都坐在床上一起看电视,这时候,突然感觉气氛有些暧昧,我们经历了大概半分钟左右的沉默,我看了她一眼,看她也在偷偷看我,而且脸上好像有点儿害羞的样子……
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我们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舌头互相探索者,纠缠着……
我慢慢的脱下她的衣服,用舌头把她流出来的溪水全部舔干净,但是却怎么也舔不干净(因为我们在网上聊的时间很长,基本都知道对方的情况,知道没有问题,所以才放心的舔),因为她流出来的水越来越多,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并且把我拉起来(我的头还在她的三角地带呢),然后一头扎到我的JB那里,一口含住,用她的舌头对我进行服务,能感觉出来,她原来肯定很少做,因为含着的时候有时候牙齿会弄到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她第一次给男人口交,呵呵,这么说来,总有一个“第一次”给了我),就这样,我们互相安慰了一会儿以后,就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当然,这时候我也已经验证了上面说的颜色问题),我的坚挺进入了她的温暖,她的温暖包容着我的坚挺……这中间的过程细节就不再多说了,大家也都知道过程一般都是什么样子。
完事以后,我们抱着对方躺在床上,我问她为什么会想这么做,她说“还不是因为你说如果一个人来的话,你就给我‘人工授精’?”呵呵呵,当然是开玩笑的,后来她说反正也是要做的,在网上看到我人很不错,诚实(没办法,我本来也不是完全为了一夜情去的),能为她着想(既然是作为朋友,当然帮她分析了),所以在做手术以前能和我做一次也很开心。而且那几天正好是她的危险期,而我也没有做任何的保护措施,我问她没关系嘛?她说人工授精还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精子,至少我给她的感觉很好,所以不要保护措施,反正老公也不知道,不过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后来,为了我的“人工授精”的使命完成的更好,又做了2次,第二天周日,又做了3次……
只是她做完手术后,跟我说绝不要用电话联系,除非她联系我,而她父母也为了照顾她所以上网也很少了,不过在一次聊天中,她告诉我已经怀上了,还说,希望是我的种……
(以上事件纯虚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