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因为初次高潮后的余韵,露娅两腿颤抖得厉害,连爬行都有困难,因此我一
路抱着她来到了浴室。
虽然四肢还有些无力,但是露娅仍坚持跪立着帮我脱衣服,这是她自认为少
数能为我做的事,更何况弄髒我的还是她的尿液。
我倒是觉得无所谓,身为精灵的露娅,因为饮食清淡的缘故,体液没有人类
女性那么重,除了刚来到这里的几天,因为运送过程中憋尿憋得狠了味道比较刺
鼻以外,调理一阵子以后,就变得像水一般清淡了。不过我也只就是不排斥而已,
可没有把女人的尿液当圣水的绅士兴趣,即便是露娅的也一样。
当露娅把我的裤子脱下以后,原本稍微褪去的潮红,又重新爬回了她的脸上。
我的肉棒已经勃起了,怒而待发。
成天和光溜溜的露娅待在一起、对她又搂又抱的,更何况身为主人,还拥有
合理享用她的权力,我当然早已积存了满腹的欲火,若不是过去接过不能对奴隶
出手的委託,我早把持不住了。
因此,在给露娅戴上项圈以后,我就陆陆续续教给了她侍奉的方法……说是
戴上项圈以后也不太对,因为具体的方法,早在露娅到达的第一天就开始练习了,
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正确的应用方法而已。
我拉过小板凳,两脚张开坐了下来,而露娅则是像小狗一样趴伏了下来,脑
袋前倾开始舔弄我的肉棒。
这就是将饮水触手的外观设计成男性阳具的目的了,虽然以自己的肉棒为模
板这点让人有些害羞,不过效果之好超出预期,当我第一次在露娅面前脱下裤子
时,她便已经明白了大半,羞红着脸颊在我身上展现她这几天的训练成果……
在口交方面,露娅现在使用的技术都是自己摸索来的,即便如此,她的小嘴
也能带给我无比的快感,训练时间如此短暂却能有这样的效果,都要归功於增加
饮水甜度的设计,饮水触手上能够增加甜味的感应点,都对应着我的敏感带,对
於甜味的本能追求,令露娅直觉到能有效刺激饮水触手的舔吮方式,并且这些方
式可以和侍奉我的方法完美衔接,使她成为我专属的口交爱奴。
由於我没有给具体的指导,露娅的侍奉我的方式,基本上能反应出她的习惯
和喜好。露娅大多先用舌尖轻点我的马眼,彷彿亲吻般来回舔舐,然后再将整个
龟头和肉棒前端含入嘴里,小舌头像漩涡一样来回卷动,整体以刺激前端为主,
就如同她对性爱抱持的态度,不甚明白,所以小心翼翼。
这么可爱的孩子,自愿光溜溜地跪在跨间奴力舔弄我的肉棒,即便我经历的
女人不算少数,露娅带给我的成就感依然无与伦比,应该归因於她是第一个以奴
隶的身份深爱着我的女孩吧!
露娅的口交方式有些温吞,如果其他奴隶用这种方法服侍他们的主人,大概
会被纠正一番,但是因为这套方法是为我量身订制的,整个龟头到肉棒前端整个
爽到不行……只是后半段没被照顾到仍有些遗憾,因此我决定适当地引导一下露
娅。
我一手盖到露娅的头上轻轻抚摸,一手穿过她的腋下捂住鸽乳轻轻揉捏。因
为露娅现在趴着,在重力的影响下,她的乳房摸上去感觉要比平时更大更膨松一
些,稍稍抚弄一下,乳头便再次硬挺起来,从上方俯视,露娅的脖颈已经红透,
并且这股红色正顺着脊骨向下蔓延。
当露娅性奋起来的时候,我一般会加大爱抚的力道,不过这次没有,只是维
持在一个不紧不慢的程度,就向她侍奉我的方式一样,有点放置游戏的感觉,但
是目的不在於此,我瞅准露娅在不停动作中,将肉棒含得比较深的瞬间,稍稍加
大了爱抚力度,但是在露娅的小嘴退回去以后,又立刻放缓下来。
或许是感觉到了瞬间的差异,露娅扭动起了小屁股,可能以为我是在捉弄她
吧?
我并没有多做说明,而是持续着这种时缓时急的爱抚,也不知道是领会我的
用意,或单纯只是这种暗示方法奏效了,露娅开始尝试将整根肉棒吞进嘴里,而
我也相应加大了爱抚力度,可以感受到露娅的稚嫩身躯不断颤抖,与之相应的,
舔弄肉棒的速度也变快了,原本我就已经在爆发边缘,只是为了「矫正」露娅的
口交技术才强行忍耐,调教生效的现在,也就没了保留的必要,按着露娅的小脑
袋,我将精液全射进了她的嘴里。
原本露娅的小嘴就不大,又在刚才的引导中几乎将我的肉棒完全吞下,我的
精液几乎直接打在了她的喉咙上,呛得她直咳嗽,反射性地咬了我一下……不过
不太疼就是了。
我将肉棒拔出,拍着露娅的背脊,因为咳嗽的关系,有些精液从露娅的小嘴
中喷出来了,看到她顾不得难受,慌慌张张地接住那些精液、舔回肚子里的样子,
我只觉得可爱……确实当初是告诉她,把精液射进她的体内以后就有机会怀上小
宝宝,不过我并没有说明得要射在小穴里才行,加上只做过口交训练,小笨蛋露
娅似乎误以为吃下精液就可以怀孕了呢!
因为这个缘故,要不是我阻止,不然露娅也会去舔食掉在地板上的精液,明
明在性方面这么笨拙,却拼命地侍奉我、想要给我生孩子的露娅,真的是相当惹
人怜爱。
我将露娅抱在怀里,肌肤相贴时,彼此身上那种黏糊糊的感觉更加明显,虽
然不太舒服,但却有一种别样的色情感。
我喜欢用整个手掌包覆住露娅的耻丘上下滑动,用中指的指腹刺激她的阴蒂,
一片柔软中只有唯一一点硬硬凸起的感觉十分有趣,当我这么做的时候,露娅会
抓住我的腰部,背脊贴在我的胸口,然后试着将她的两脚摆到我的大腿外侧…
…这要归功於前期调教的成果,只要我开始抚摸露娅,她就会想办法摆出方
便我猥亵她的姿势,不过单靠腰力要做到这个姿势还是有些困难,更何况我没有
停止抚摸,股间传来的快感也令她本能地想夹紧双腿,这一次又失败了。
我呵呵笑着,抓住露娅的双脚拉到我的大腿外侧,是因为虽然努力过却失败
了,还是单纯因为姿势羞人呢?露娅的小脸红得发烫。重新开始揉捏她的阴蒂和
乳头时,我微微弯下脖子,用脸颊贴着她的小脸,轻轻蹭了两下,然后转头舔弄
她的脸蛋。
露娅嘤咛一声,眼睛都瞇起来了,可以感觉到原本泥泞的股间越发湿润,当
她开始喘息的时候,我进一步增强抚弄的力道,也许前不久才高潮过,露娅的娇
躯敏感依旧,这一次没花多少时间就达到了顶锋,并且在接连两次波峰后,露娅
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咦?是这样对她而言太刺激了,还是她本来就是会因为高潮晕厥的体质?
下次试着放缓力度好了。
确认露娅只是普通晕厥、没有生理上的危险后,因为我已经发泄过一次欲火,
所以也就不再叫醒她,而是抱着晕过去的露娅,开始沖洗身体,认认真真的、只
有沖洗……即使我的定力不差,现在也不得不压制一下欲望,才能忍住不去继去
欺负露娅。
清洗的过程中,露娅就醒过来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服侍我洗澡的样子,
不过初次体验快感,又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高强度的高潮,已经让她彻底没了力
气,只能依偎在我的怀里。
这几天下来,我发现露娅有点不喜欢洗澡……这么说也不对,应该算是一种
癖好吧?她似乎把身上留下的污迹当成爱意的证明,玩弄的过程,越是把她弄得
乱七八糟,露娅就会越加兴奋……失禁除外,现在的露娅,在我面前失禁时,害
羞还是远大於兴奋的,因为没有让她往这方面发展的预定,所以这样就可以了呢!
虽然这样的露娅也很可爱,不过我个人还是倾向她保持乾爽,嘛,股间除外
就是了,毕竟现在的我心血来潮就会抱起露娅玩弄一番,为了之后做爱进行的准
备,我会把手指伸进她的腟道内探索,一点一点慢慢进行开发,所以常时间的湿
润状态会方便许多。
可能是口水滴到身上或流出过量的汗水很快会被我擦乾,但股间却无所谓的
关系,露娅分泌淫水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刚刚已经帮她清洗乾净了,但是才过
了这么一会儿,她的股间便又再次呈现湿答答的状态……察觉这个现象后,洗完
澡帮露娅擦乾身体时,我总是会把股间留到最后,开玩笑地问她怎么擦也擦不乾,
露娅羞红着脸的样子真是十分有趣。
洗过澡以后,我感到有些懒洋洋的,不过精神健旺许多,露娅就不行了,连
续的高潮带走她大量的体力,因此我将她抱回卧房休息,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
却是被她拉住了衣角,从她的小脸上,可以看到些许的不安。
只是我不在身边,就会感到不安……这就是露娅现在对我的依赖程度了,老
实说,这让我在愧疚之余,也感到有些高兴。我轻柔地抚摸露娅的头发,告诉她
好好休息,一觉醒来后就会多一个姊妹,对她的脸颊额头亲了又亲,好容易是把
她哄睡下了,我这才离开了卧房。
………………
来到七号实验室,哥雷姆已经按照我的吩咐,将露娅的同族摆在实验台上。
露娅的同族,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巨大的灰色水晶里,这是相当高级的封印
魔法,能够使对象在一定程度内维持封印瞬间的状态,直到解除。
即便捕获露娅的那只部队算得上精锐,但是部队的主体只有寥寥几名死灵法
师,其他全是无智的骷髅,考虑到作战和撤退,要施展这样的魔法也是不小的负
担,这个前提下还选择使用封印术,表示这名精灵的情况并不乐观,报告里也有
提到过,她被下了剂量过重的媚药。
不过,既然选择了封印,表示她至少还是有救的。
对於人类来说,精灵奴隶几乎就是玩物而已,根本不会在意对她们造成的伤
害,这名女孩至少很快就被发现并被封印了起来,其他被下了更多媚药,或者是
发现时间太晚的精灵……五十年前,堕落者便已经将议案上交给了魔族议会,昭
告全体魔族,但凡发现媚药中毒末期的精灵,均可就地击杀。
人类,真是罪孽深重的种族。
我将手贴在水晶上,念动咒语,不一会儿,水晶便开始扩散。
扩散,却并非解除,只是藉由实验室的特殊架构,将封印扩散开来,让我可
以在维持封印效果的情况下,着手媚药的排除作业。
水晶扩散后,露出了内藏的精灵,如报告上所说,和露娅差不多的年纪,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种族年纪相同加上同个村落出身的关系,感觉她和露娅的外貌异
常相似,只不过皮肤呈现日晒后的褐色,头发也从金黄变成淡黄,这是堕落精灵
化的前期症状。
首先,我脱下了她的衣服。
什么啊?这是为了治疗好吗?如果真有那个意思,我还不如去找露娅呢!
把精灵女孩扒得只剩项炼后,我感到有些愰惚,除了肤色不同,她的体态和
露娅实在是太相似了。
人们在判断一个生物的时候,会在大脑里面建立一个资料库,将新遭遇的生
物和以前认知的种类进行比对,用以辨别个体差异,我接触过的精灵……不算少
了,但像露娅这么小的,并不太多,会是因为这个关系,让我觉得她们两人格外
神似吗?
摇摇头,将杂念甩出脑海,我继续观察精灵女孩的身体,明明还没有进行任
何的刺激,乳头和阴蒂却已经勃起了,下体也有些微水迹,这在对性淡漠的精灵
来说绝对是异常现象,同时也侧面证明了女孩媚药中毒的严重程度。
虽然我没有亲手实验过,但是作为首席魔法顾问,我在这方面的资料有相当
高的查阅权限,因此从过去的报告中瞭解到,即便是能令人类因欲望而发疯的媚
药剂量,也不过是能让精灵皮肤微微泛红而已……如果把年幼所以性器发育更不
成熟这点也考虑进去,精灵女孩至少挨了三倍以上的媚药吧?
完全没有手软的意思,那些奴隶贩子真是彻彻底底的人渣。
精灵女孩已经开始堕落精灵化了,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我所能做的,也就
只有缓解媚药挑起的欲望,以及设法排除对她脑袋身体造成的伤害而已。
我先用针在女孩的手指上轻轻扎了一下,取了一点血液进行化验,这是必要
步骤,得要确认媚药种类,才能决定治疗方法。
确认媚药种类以后,我召唤出了两条触手,托住精灵女孩的腋下让她坐起来,
在她身上按押一会后,开始按摩肩、颈、头部。
即便封印即时,仍有些许媚药侵入了脑部,这是必须优先处理的事项。我运
用按摩的手法,将颈部以下有媚药淤积的地方向下推去,半个多小时后,已经处
理得差不多了,我再拿出一个特制的颈圈稍作调整,然后套在女孩的脖子上。
并非奴隶颈圈,现在使用的,纯粹是治疗用途,透过特制的魔法阵,可以隔
着皮肤抑制媚药的循环,让它们可以从脑部往下流动,但不会逆向侵入大脑。缺
点是为了保证效果,脖子会有点拘束的感觉,这也是没办法的,相比变成白痴的
严重后果,这种程度还请忍耐一下吧!
完成了媚药的隔离,下一步就是对已经侵入脑部的媚药进行排除,幸好精灵
女孩所中的媚药,在奴隶商人常用的五种当中,属於可以安全排除的两种。剩下
的三种,即便由我和卡莉大人联手治疗,其中两种仍然存在三成到七成的死亡风
险,最后一种则是完全没有排除的手段。
我继续按摩精灵女孩的头部和脸部,花了近半个小时将媚药驱赶到后脑,然
后为她戴上一个发箍,和项圈一样,这个发箍有着暂时阻断媚药流动的效果,接
着我拿出一组银针,从中挑了两根出来,又再按押了一遍女孩的脑袋确认以后,
深吸一口气、憋住,双手疾挥,银针接连不断地刺上女孩的后脑,大量的血液喷
了出来。
女孩的血,是桃红色的,带着阵阵腥甜,里面满满的都是媚毒。
对这种媚药,放血是安全直接的排毒方法,缺点是在驱赶媚药的过程中,会
对女孩的视觉产生一定的压迫,造成她在治疗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视力衰退,不
过现在淫魔岭和雪滴岭也已经掌握了相关的复健技术,因此在安全和效率上仍是
性价比最高的治疗手段。
直到女孩流出的血液转为正常的鲜红,我才收针停手、取下发箍,虽然脑部
还有些许媚药残留,但那点量已经不会对她的脑袋造成危害了,过一段时间就会
自然代谢掉,所以并不需要冒着风险强行排空。
淤积在体内的其他媚药,也可以透过类似的手法处理掉,只不过那就不是一
蹴可几了,毕竟放血过多可是会死人的,以精灵的体质,大约半个月可以进行一
次放血,到时候再视情况调整吧!正好之前也和补给官谈论过了改进伙食的问题,
下次顺便要求一些补血的食物好了。
完成初步的治疗以后,我将染满鲜血的衣服换下,然后解除触手,帮精灵女
孩穿上衣服,唤来哥雷姆清理地上的血迹,然后解除了封印。
精灵女孩悠悠醒转过来,小脸上满是疲惫。这是当然的,封印术只能维持她
的身体状况不恶化而已,沉睡了这么久,精神上依然会感到萎靡,更何况她刚刚
失去了那么多血液。
过了一会儿,精灵女孩才终於清醒,看到我的瞬间,惊叫了一声向后退去,
若不是我眼明手快将她拉住,可能都要直接摔下实验台了。
哥雷姆的清理远未完成,等精灵女孩注意到身后地板上的大片血迹后,少不
得又是一阵惊恐,我连忙用精灵语说道:「别慌,那是你的血!」
理所当然地,精灵女孩更慌了。
我这个笨蛋。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我才总算跟她解释清楚自己不是奴隶贩子,并且让她明
白自己在遇袭以后,又被魔族部队给夺回的事实,在这个过程中,女孩一直盯着
我看,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仍静静地听我说完,然后神色複杂地看着自己
已经变色的双手,呢喃道:「所以这里是魔族岭吗?我……已经变成堕落精灵了?」
「就是那样,」我松了口气,总算能沟通了。
出奇的是,女孩并没有询问我其他问题,比如说我明明是个人类,怎么能证
明这里是魔族岭,而我刚才说的那些不是谎言之类,而是就此沉默了下来。
她不问,我也不用多费口舌,向她解释了一下治疗的情况和后续影响,告诉
她项圈虽然戴着不舒服,但是暂时不能取下后,我跟着说道:「治疗完成后,如
果你想回精灵族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们对待堕落者是什么态度,你应该是清楚的
吧?」
精灵女孩神情更加複杂了,不过仍然是点了点头。
我接触过的大部分堕落者都是这样的,身为前精灵,精灵族对待堕落者是什
么态度再清楚不过,也因此说明情况以后,大多能接纳现状,女孩也不例外,不
过短时间内仍无法释然的样子。
接着,女孩又问起了自己的村庄,我据实以告,究竟是因为已经预见了下场
还是其他原因呢?女孩虽然露出难过的表情,但并没有掉眼泪,只是接着问起了
族人的下落,还有没有其他在我这里接受治疗的精灵。
「现在大部份的倖存者都在淫魔岭接受治疗,结束以后会集体送到雪滴岭,
你愿意的话,也可以过去。」接着我话峰一转,向她说道:「我这边是有一个你
的族人,不过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决定留在这里,不打算去雪滴岭……卡莉大
人把你交给我治疗,其中一个目的也是希望你能协助我照顾她,不过这要看你的
意愿,并不勉强。」
「照顾?」精灵女孩问道:「她受伤了?」
「嗯……也不能说是受伤……」我有些支吾,精灵女孩和露娅既是同族,又
年纪相近,应该是互相认识的吧?露娅现在的状态,明眼人就晓得不是单纯的受
伤可以解释的:「总之,我先带你去看看她?」
「麻烦你了。」女孩点了点头,从实验台下到地上。或许是媚药的影响,或
许是放血造成的虚弱,也或许是封印时间太长的缘故,她走路有些摇晃,不过仍
拒绝了我的搀扶,自己扶着墙壁吃力地走着。
我并不催促,和当初的露娅不同,至少露娅在运送来这里的过程中是清醒的,
虽然依旧感到不安,但至少有足够的时间平抚心情并接受现状;这个精灵女孩则
不然,她的最后记忆恐怕是被人类下药,刚刚又从我这里得到了那么多情报,混
乱是一定的。
来到卧房以后,露娅还在休息,不过已经清醒了,看到我们两人的出现,先
是惊叫了一声,但是认出精灵女孩后,立刻啊呜啊呜欢快地叫了起来。
看来她们两人果然是认识的。
精灵女孩顾不得虚弱,直接跑上前去,途中一个踉跄,几乎是用飞扑的势头
冲到床上,同时呼喊出声:「姊姊!」
咦?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