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淫娘传】(改写版)(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江湖淫娘传·改写版】第1~2章
(三)绑架
在夜花夫人的安排下,君生化名为洪三,身份是吻花阁池山分舵的一个好手,
假意倒向了赤帝,给赤帝带来一个大好消息。
「吻花阁两个月前易主,雷天正式成为吻花阁的帮主。原帮主夫人夜花最近
打算带着前帮主的儿子君生退隐,退隐路线很隐秘,会路过在吻花阁势力范围内
很不起眼的池山分舵。随行人员不多也没有几个高手。」
赤帝闻听立刻蠢蠢欲动。在调查了这个自称洪三的好手背景,确认无可疑之
后,果断下令自己的妹妹乱蝶,带着她的心腹好手,前去绑架夜花夫人。「我要
那个女人抓活的,至于君泽的狗杂种,当场格杀即可!」
为了此次计划,赤帝紧急召回了军师、四武臣中的西岳。西岳根据洪三提供
的情报,针对夜花夫人的行程,做了一个隐秘的计划。
「我们不能带太多人去,那里毕竟是吻花阁的地盘,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
西岳制定计划时候对乱蝶说道:「君泽生前,就经常带夜花夫人去池山分舵泡温
泉。这次夜花夫人多半也是会去。我们的天字号计划,就是在她泡温泉时候伏击
她。洪三会把你们安排进侍女之中,你们不会直接服侍夜花洗浴,但是以你们的
本事,偷梁换柱不是什么难事。我已经针对池山分舵进行了渗透,具体计划在锦
囊里。」说着,西岳把一个锦囊交给了乱蝶。
「还有三个锦囊,我分别交给了你三个手下。如果天字号计划不成功,那么
用地字号计划,我会设法安排你们混入她们的队伍,在她们的队伍离开池山时候
打伏击,我会带人接应。人字号和影字号锦囊分别是撤退和应急计划。」
乱蝶舔了舔嘴唇。她早就对西岳这个文质彬彬又一身好武功的中年男人垂涎
三尺,可是西岳总是一副守身如玉的样子,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是赤帝的妹妹,
他不敢碰。据传说他和自己的三个手下有一腿,所以才会分别把锦囊给这三个骚
货。既然得不到你,那就拿你的女人泄泻火,乱蝶心想。当晚,三个手下,魅蛇、
媚狐和娇蝉被乱蝶玩得死去活来。
「我连你的淫性都考虑好了,所以安排的是两天后出发,让你们休息充足,
顺便还给你们备了好马。智慧的西岳敬上。」——西岳天字号计划第一句。
吻花阁池山分舵是在天蚕帮和吻花阁大战之后建立的,天蚕帮输掉了这块以
温泉闻名的地盘,连带着输掉了此地的洗浴行业。但是当地人中本来就有不少是
天蚕帮以前的旧部,吻花阁的脚跟也站不稳。考虑到花大精力清洗的投入还不如
此地的利润,吻花阁之后只把这块地方当做敛小钱的地方,对此地的组织架构建
设并不严谨。
相比夜花夫人满是破绽的行程,西岳下的功夫有点过头了。他买通了池山分
舵上上下下,几乎每个岗位都有一两个他的人,除了舵主。夜花夫人也确实如他
料想的一般,选择在池山泡温泉。
夜花夫人早就从儿子那里得到了消息,假模假样地安排了松散的守卫和可靠
的、不会武功的侍女。乱蝶一行人也顺利地在弄晕了几个侍女之后,换上她们的
衣服,混入了侍奉夜花夫人的近侍里。要不是三个手下拼命拦着加强调一旦得手,
夜花夫人才是正餐,乱蝶差点把那几个弄晕的侍女给先玩了。
夜花夫人和紫露泡在温泉里,都只穿着肚兜和三角裆裤。两人的肌肤被温泉
泡得泛起了红晕,均是白里透红。紫露的身材健美,肌肤紧致;夜花夫人略微丰
满一些,相比紫露显得微胖一点。
夜花夫人泡得浑身酥软了,在一个妖艳的侍女的搀扶下去做按摩。紫露继续
泡着,把浴巾盖在自己的脸上。这时,有三个侍女走近紫露,手持毛巾、饮料和
点心,前来侍奉。
紫露没起疑心,让三个侍女解开了衣服,也只穿着肚兜和三角裆裤,前来喂
自己水食,给自己擦脸按摩。
夜花夫人被妖艳的侍女搀扶进了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上面铺着浴巾。夜
花夫人躺上了床。妖艳侍女拿着浴巾,给夜花夫人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水珠,就开
始为她按摩。
先是玉手,然后是左右胳膊,接着是腰腹。
侍女的一双手抹着精油,缓慢地在夜花夫人身上游走着,十根指头仿佛十个
舌头,轻柔地舔弄着夜花夫人的白嫩丰满的肌肤。
「这种精油有瘦身的功效,可以让夫人的腰肢更加纤细。」侍女介绍道。
「倒也不必,我天生身材比较圆润,腰上稍稍有点肉,但也不容易胖起来。」
夜花夫人回答说。
确实很圆润,侍女的双手在夜花夫人的腰间来回搓弄着,手指不时捏弄几下
腹部的软肉。夜花夫人虽然身上有肉,脂肪下包裹也是肌肉,因此手感非常之好,
软肉包裹肌肉,使得夜花夫人的身体摸起来又软又有弹性,韧性十足。
侍女按摩着,说:「接下来要为您按摩下胸部。」夜花夫人默许了。
侍女掀开了盖在夜花夫人胸脯上的浴巾,两只玉手攀上了夜花夫人的豪乳。
先在乳房下沿,摸着乳房形状的边缘,虎口把住双乳,摸弄了一番两个乳球的外
围,接着一圈圈往里揉搓。
夜花夫人闭着眼睛,只觉得双乳说不出的受用。丈夫在世时,何曾如此细腻
地爱抚过自己的双乳。那个死鬼,只会跟自己来硬的。每次交合之前,都要和自
己比武过招,两人每次都是只用招式不运功力地切磋,结果必然是力量不如男人
的夜花夫人被各种破招生擒,衣服被扯烂,身体被布条捆绑,然后被君泽扔上床
大干。夜花夫人猜测,许是君泽喜欢这种风格的做爱,那次用计让自己耗尽了体
力,然后在自己面前擒下并强奸了紫露。
想到这里,夜花夫人不禁微微夹紧了双腿。下身好像微微有一股热流在涌动,
胸口又被轻柔地爱抚着,那十根手指偶尔还会拨动几下自己的乳头,更刺激得自
己口干舌燥。夜花夫人舔了舔嘴唇,轻轻地哼了一声,也说不出是难受还是享受。
侍女按着按着,请夜花夫人转身趴下,要为夫人按摩背部。
「夫人,这张按摩床上有些机关,能让您趴着也觉得舒服,不会有任何不适。」
说着,侍女打开了床上的一个机关,夜花夫人趴下的位置上移出一块缺口,可以
把夜花夫人饱满的双乳放进去,而不会因为趴着而觉得不舒服。侍女又用一块浴
巾铺在夜花夫人身下,浴巾包裹着两个乳球在床下包住了夜花夫人吊在半空的两
个大乳房,不让这两个敏感部位受凉。为了不让浴巾从乳房上滑落,侍女稍微动
了动机关,让移开的木板恰好把夜花夫人的两个乳房卡住。紧接着,侍女又让夜
花夫人的脸也这样卡在了床板上,开始给夜花夫人按摩玉背。夜花夫人不知不觉
间,睡着了。
假扮侍女的乱蝶早就淫心大动,恨不得一口把夜花夫人的两个大奶给吃了。
之前按摩正面的时候她担心引起怀疑,没在夜花夫人的一双爆乳上多做停留,蜻
蜓点水地摸了几把乳头,刺激得夜花夫人的两个乳头不经意间勃起,像两个烟囱
一样。这几把已经让乱蝶浑身燥热,小腹如同一团火在烧。等到把夜花夫人安排
得趴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乱蝶伸出舌头,在夜花夫人的腰背部轻轻地舔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夜花夫人
的反应。一旦夜花夫人有所动作,她就会立刻摁下床上的机关,让夜花夫人的双
腿掉进床下,这样她的胸、头颈部、腿部就都被困住,只要塞住她的嘴,再慢慢
炮制她就好。夜花夫人的双手摊在身体两边,放在床上,一旦用机关制住她的脖
子和双腿,她的手只能乱挥。
乱蝶很想立刻发动机关,但又忍不住这种类似于迷奸的感觉。她的舌头继续
在夜花夫人的腰背部游弋,逐渐地滑向夜花夫人的臀沟。这个过程中,乱蝶的动
作很轻很慢。察觉到夜花夫人不知不觉睡着的平稳呼吸声,乱蝶心里有底了。她
把舌头滑进了夜花夫人的盛臀之间,舌尖用力把一个臀瓣往一边顶,同时嘴唇和
牙齿轻咬着夜花夫人饱满的臀肉,双手也开始不老实地在夜花夫人饱满的腿上乱
摸,在她丰润的背上揉捏。
可惜不能玩她的胸,乱蝶心里暗暗遗憾。等把她弄到手,一定要把她全身都
玩个遍。
想到这里,乱蝶心里的火又燃了起来,嘴上的力道不经意间加重了一下,把
夜花夫人咬醒了。
夜花夫人身体本能地一扭动,脑袋挣扎着要从床上的洞里抬起来。乱蝶一惊
之下,直接拿起放在床边的机关配件,插在了夜花夫人放脑袋的床洞的上方,一
根横杠恰好卡住了夜花夫人的脖颈,让她无法抬头。同时乱蝶把夜花夫人的一条
左腿捏住,往床上一摁,咔嚓一声,夜花夫人小腿处的床板移开又回位,正好把
夜花夫人的整个小腿和膝盖卡在了床板下。这时候夜花夫人的左小腿、两个乳房、
头颈都被机关卡在床板下方,身体在床板上动弹不得,双手想伸到脖子附近解开
机关,却被乱蝶抓住两个手腕。惊醒之下的夜花夫人忘记了自己是要配合天蚕帮
被绑架,脱口而出喊了出来:「紫露,救我,有刺客!」
温泉里的紫露正靠在岸边,享受背后伪装成侍女的魅蛇的按摩,双臂各自落
在媚狐和娇蝉手里,被两女轻轻地捏弄着。一听夜花夫人的呼救,紫露猛地抬头,
想甩开脸上搭着的浴巾,本来半漂在水上的身体猛然下沉,双脚发力一踩温泉底
部,准备冲向夜花夫人的房间。
媚狐和娇蝉配合多年,早有默契,两人双手同时发力,攥住了紫露的双臂。
魅蛇则把紫露脸上的浴巾一摁,盖住了紫露的整张脸,然后把浴巾往紫露的嘴里
塞进去,反而让紫露不能叫出声来。
紫露双脚发力,踢出水面,各自踢向媚狐与娇蝉。无奈泡了许久的温泉,身
体早已发软无力,脚上的力量不够,速度也不快。媚狐和娇蝉各伸出一只手,抓
住了紫露的两个脚踝。两人各自抬起自己的一条腿,膝盖顶住紫露腰部两侧,两
人都是一手擒住紫露的脚踝、一手擒住紫露的小臂。两人双手默契地往紫露身体
两边一拉,把紫露整个人拉成了一个「大」字。
岸上的魅蛇扯起另一块湿浴巾,缠住了紫露的脑袋,让紫露呼吸不畅,一只
手也擒住了紫露的脖子,另一手促狭地捏住了紫露的一个饱满的乳房向上提,不
让紫露背靠岸边滑到水里去。
媚狐与娇蝉制住紫露的身体,把她抬到了岸上,四只手却依然抓住紫露的小
臂和脚踝不放。紫露的身体拼命地扭着,甩动着脸,想甩开脸上的浴巾。
魅蛇从紫露的头部站到了紫露的下身处。她跪在地上,双手抱住紫露的大腿
根,两臂紧紧箍住紫露的两个大腿,让紫露丰满紧绷的屁股和自己的胸贴在一起。
魅蛇贪婪地看着紫露粉红的下体和深深的臀沟,把嘴贴上了紫露的下体。
敏感部位受到攻击,紫露的呼吸更加急促,脸上的浴巾却让自己呼吸不畅。
魅蛇舔吃了几口,给紫露卸下了蒙脸的浴巾,又把堵嘴的浴巾塞得更深了一点,
随后继续埋头舔吃紫露的下体。此时媚狐与娇蝉已经站了起来,四只手依然拉扯
着紫露的四肢,两女分别伸出两只脚踩在紫露腰部两侧,固定住紫露的身体。
瞬间身体被制,紫露甚至来不及施展武功,便落入三女之手,任人鱼肉。
魅蛇双手在紫露大腿和屁股上游走着,嘴巴老实不客气,一直不离紫露下体。
紫露受到刺激,本已无力的娇躯一再扭动,却因为被固定住而做不出多少挣扎。
在魅蛇的蛇信子一样的舌头的舔弄之下,很快紫露的浑身忽然紧绷了起来,大腿
好像拼命要夹紧一般,腰部如同痉挛一样弹动着——她第一次被舔泄身了。
而房间里的夜花夫人,仅仅在叫出一声之后,也被乱蝶堵上了嘴。乱蝶先用
浴巾困住了夜花夫人的双手,把捆好的双手拉过夜花夫人的头顶,捆在按摩床的
床头,再用一块玉筒塞进了夜花夫人的嘴里,逼得夜花夫人的牙齿被玉筒顶住,
舌头被卡在玉筒中间。料理完之后,乱蝶一拍机关,卡着夜花夫人的按摩床立了
起来。
乱蝶转到夜花夫人的正面,夜花夫人猛地两腿一踢,踢向乱蝶的两肋,却被
早有准备的乱蝶用两个胳膊夹在腋下。彻底动弹不得的夜花夫人只能任由乱蝶张
开檀口,淫邪地伸出玉舌,吃进自己乳球、舔弄自己已经直立成条状的乳头。透
过玉筒,夜花夫人口中的呻吟声逐渐大了起来,身体也在不自主地颤动着,一身
白嫩的美肉抖抖的,整个人却丝毫不显得肥胖,真是丰满得恰到好处。
乱蝶吃完了一个乳球,又换另一个,来回咬吃着两个坚硬的乳头,不时用牙
齿摩擦几下,这让夜花夫人的身体扭动得格外剧烈。
待到夜花夫人扭了一会,已经无力反抗的时候,乱蝶一只手摸着夜花夫人的
膝盖和小腿,另一手攀上了两个充满弹性又绵柔的胸脯,舌头伸进了玉筒,和夜
花夫人的香舌搅在一起。玩了一会,乱蝶双手捏住夜花夫人的双乳,淫邪地说道:
「夜花夫人,夜花骚货,我可是久仰你的艳名啊~」
夜花夫人只能呜呜地发出一阵声音。乱蝶转身到了夜花夫人毫无防备的身后,
抱住夜花夫人圆润有肉的腰肢,舌头舔上了夜花夫人的脖颈,恣意地吮吸着。
本就已经无力的夜花夫人再受刺激,依然本能地扭动了几下,但幅度已经小
了很多。乱蝶两手在夜花夫人手感极佳的腰腹部乱摸了一番,左手伸向了夜花夫
人的下体,猛地抓住了夜花夫人的整个阴部。这让瘫软的夜花夫人如受了刺激一
样,身体一紧,小腿踢出绷得直直的,一身肌肉也绷得紧紧的。乱蝶右手绕到夜
花夫人的背部,顺着滑溜溜的玉背滑到了夜花夫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屁股的
皮肤手感好极了。她右手抓住夜花夫人的右臀,把这充满韧性的软臀捏紧又松开。
左手被夜花夫人的体液彻底打湿后,乱蝶取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双头蛇阳具,
一头插入自己的下身,另一头对准夜花夫人悬空的屁股,在丰臀上画了几个圈:
「小骚货,我早就忍不住了,你呢~」同时伸出手,把玩着夜花夫人的腰臀,舌
头频频伸出,直取夜花夫人的美背。
当乱蝶感受到夜花夫人下体的湿润时,她把双头蛇的另一头移到了夜花夫人
的阴道口,然后双手把夫人的腰往后拉,下体把双头蛇顶进了夜花夫人的玉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