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02-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太監了?
英俊男人听到西门冰顔,高潮时叫喊的名字,顿时炸毛了,狠狠的甩开,还
在不停颤动享受着高潮余韵中的美妙娇躯。
还没等西门冰顔挣扎起来,闭月羞花般的绝美脸庞,就迎来了一记重重的耳
光,剧烈的疼痛让西门冰顔知道,自己在高潮泄身中,不自觉的喊出了东方不败
名字,让这男人十分没面子。
东方不败看见心爱的女人,被扇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啊,我要杀了你」大
吼一声,如猛兽扑向猎物般飞身便扑向英俊男人,只是双眼一花,就感到腹部传
来万斤巨力,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几米远,落地时还滚了几圈。
东方不败心里知道,自己后天初阶的实力,完全看不见对手如何出招,那混
蛋起码有着宗师的实力,想着前世几十年才到的宗师,现在面前一个比自己大不
了几岁的混蛋,居然也起码是宗师,心里对实力的渴望到了疯狂地步。
英俊男人一脚把东方不败踢飞出去,俊脸轻蔑的一笑:「好好看着我虐玩你
女人吧!」
西门冰顔噙着眼泪,被迫舔弄着英俊男人的肉屌,此时西门冰顔双手被捆绑
在身后,修长玉腿跪在地上,撅着挺翘的雪臀。
西门冰顔看着躺在地上想要站起来的东方不败,耳边响起那厌恶透顶的声音:
「冰顔,想想你的家人,还有那小子的性命。」心中所有的矜持跟尊严全部粉碎,
爲了不让东方不败痛苦,只能忍住眼泪悲鸣跟心中的痛苦,尽力吸吮着男人的粗
大肉屌,希望从这个万劫不复的地狱赶快解脱。
英俊男人看着自己混合着两人淫液和处女血的粗大肉屌,在西门冰顔嫣红的
檀口中吞吐进出,鲜红的指痕在白皙绝美的脸蛋格外清晰,俏脸因爲羞愤痛苦而
扭曲,闻着西门冰顔混合着花香的汗味,心中充满强烈报复跟蹂躏的快感,相较
之下,刚才那叫喊,跟淩辱胯下绝美的西门冰顔比起,全部抛诸在脑后。
英俊男人从背后抽插西门冰顔独特紧致的乳燕双飞肉屄,嘴中还恶狠狠地叫
道:「婊子,装什麽贞烈,还不快摇你下贱的屁股让少爷快活!」
说完,一边用力拍打西门冰顔白皙的香臀,一边紧抓着水蛇般纤细的腰肢,
下半身猛烈地抽插,两人下身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响。
东方不败在妹妹东方火舞的帮助下,艰难坐着,腹部的剧烈疼痛,差点没让
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看着心爱女人又被那畜生奸淫,那奇异感觉又侵袭而来,
让那没尝过女人的大屌,不争气有了抬头的迹象。
英俊男人在后面用力拍打着西门冰顔雪白的香臀,此时好像剥了皮一样火辣
辣的疼痛,在强烈的痛苦之下,西门冰顔只能顺从英俊男人的命令,扭动着自己
的纤腰跟满布指痕的嫩臀来迎合男人的抽插。西门冰顔双手被绑在身后,丰满的
乳房随着身体的扭动,两只玉兔不断地跳跃。
英俊男人怕西门冰顔支撑不住,心思更是恶毒,将原本抓着西门冰顔纤腰的
手探到了菊门,食指往前戳了进去,快要支持不住的西门冰顔感到后庭一阵痛楚,
一向爱洁的她无法想象自己污秽的地方遭到侵犯,不禁强烈地扭动挣扎着,同时
紧缩着肉洞,想摆男人手指对后庭的淫虐。
在乳燕双飞独特的震动和蜜户强烈的收缩跟西门冰顔激烈的反应之下,英俊
男人左曲右弯的粗大肉屌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下体好像被一团温暖的火焰包围住,
西门冰顔湿漉漉的蜜户不断地抽搐,肉壁彷佛有无数的触手按摩着入侵的肉屌,
花瓣蛤肉不断的紧缩。
「有感觉了吧,真是犯贱,果然是天生的婊子,比其他女人干起来还带劲!」
英俊男人奸笑着。
「嗯…嗯!…啊!…肏死你…啊…」男人沉重的喘息着,叫着,在西门冰顔
身上发泄着兽欲,好像短袍比赛一样冲刺着,硬邦邦的肉屌上满是淫液火速的在
西门冰顔蜜洞中抽动着。
「肏…看我射在你里面…嗯!…你这个骚货…嗯嗯…把你肏大肚子…看你还
装清纯……啊……」男人吼着,高大威猛的身体猛烈的抽插着西门冰顔。
「啊!…」英俊男人满脸是汗,同时大吼着,粗大肉屌完全插在西门冰顔的
身体里,然后把满是子孙种子的阳精深深的射了进去。
英俊男人射完阳精后,迅速把还没疲软的肉屌抽出,来到西门冰顔面前,将
下身带有血色淫液的肉屌深深插进西门冰顔紧窄的喉咙,一下下猛烈撞击抽插着
她的嫣红檀口。
西门冰顔在男人激烈的蹂躏之下,真是尝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英俊男人从前面猛烈深入地插着西门冰顔的喉咙,西门冰顔在呼吸不足的情
况下翻起了白眼,混合着唾液、淫液、自己的处女血,男人的阳精滴出自己的嘴
角。
英俊男人下身抽插着西门冰顔樱桃般的红艳小嘴,两手粗鲁地揉捏她那双丰
盈的双乳,西门冰顔被男人用狗爬的姿势奸淫着,两边硕大的乳房随着抽插摇晃。
男人完全不懂怜香惜玉,伸手用指尖掐着西门冰顔粉红的乳尖,手掌抓着乳肉往
前拉扯,苦于嘴巴被男人抽插,无法发出惨叫,痛得忍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呻吟。
英俊男人看着绝美的少女,在努力吹箫时,把那原来因射完阳精,有点软化
的肉屌又坚硬起来,恢复起杀气腾腾状态,那苍蝇般的东方不败,看到西门冰顔
被无情虐待,又像公牛般冲了过来。
因爲英俊男人射完阳精后的姿势变动,正好让西门冰顔那,耻丘丰润,犹如
出炉肉包子蜜户正对着东方不败,看着白玉馒头中间的猩红的水沟,鲜嫩晶莹,
花瓣蛤肉正在有节奏的收缩,仿佛鲜花在绽放,湿漉漉的幽谷往外挤压阳精,似
对东方不败说,满了,装不下了,阳精沿着冰蓝色的毛发,一滴一滴的往地上冲
去,地上与毛发间,还连着晶莹丝线,显得格外淫靡。
东方不败看着心爱女人被男人抽插并在领地上做了记号,血气上涌的他,裤
子的摩擦使得他,发射了两世爲人的第一炮,那舒爽的感觉只让人沉迷陶醉,当
看着西门冰顔被插进檀口时,几乎呼吸不过来时,忘记了腹部疼痛,忘记了所有,
站起来似苍鹰扑兔,淩空掠下,气势霸道强横。
英俊男人姿势不变,只是出了一脚,便把公牛般的东方不败踩在了脚下,躺
在地上的东方不败正好看着西门冰顔檀口被插入的情景,沿着口角流下的,不知
是阳精还是唾液,正滴在东方不败铁青的俊脸上。
英俊男人就这样玩弄了半晌,看着死狗般的东方不败,变态的征服快感席卷
全身,只觉腰部一麻,在西门冰顔嫣红的檀口射出了腥臭的阳精。
英俊男人单手按住西门冰顔的头,迫使西门冰顔把男人射出的阳精吞入喉头,
西门冰顔在身心俱创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反抗的意念,乖乖地把恶心腥臭的精液
咽了进去,因量太多,一下没有咽下,嘴角溢出几滴,沿着瓜子下巴滴在东方不
败脸上。
西门冰顔双肩着地,丰臀往上翘,羞耻地趴着,可怜兮兮地道:「少爷,你
已经奸淫了我,赶快放了我跟不败!」
英俊男人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一个活色生香、气质坚贞的美女,现在跟
狗一样趴在地上,被绳索绑成比婊子还不如的羞耻样子,不禁一阵得意,英俊男
人对着西门冰顔笑道:「哼,老子是成全你的愿望,让你过一过婊子的日子,如
果你反抗或逃跑的话,就等着帮东方不败和你家族收屍吧!」
西门冰顔听到男人用东方不败和亲人要挟,心凉了一半,只能低下头,恨恨
地说:「你们千万不要伤害我家人,我…我…我听你们的就是了!」
「看你这麽乖的份上,我绕了东方不败一条狗命,不过要收点利息。」英俊
男人阴险的笑道。
说完,没等几人反应过来,看着东方不败那可以喷火的犀利眼神,如果眼神
可以杀人的话,英俊男人应该被千刀万剐了,不过英俊男人看着那杀人的眼神,
仿佛是格外享受,狠狠的一脚踢在东方不败的肉屌上。
东方不败感到一阵嘶声裂肺般的锥心疼痛,由下身迅速传到大脑,子孙袋犹
如两生鸡蛋被捏爆,黄的白的一塌糊涂,肉屌也如火腿,被人恨踩几下,血肉模
糊,巨疼让东方不败还没喊出声就昏死过去。
东方火舞看见大哥生死不知,也顾不上那麽多,正想冲上去救助大哥,就被
英俊男人一下打晕过去。
西门冰顔刚想去看东方不败的情况,就被英俊男人略带威胁的眼神盯了回去。
英俊男人做完一切潇洒的带着西门冰顔离开了。
第二天,东方不败醒来,知道下身成了烂肉,已被人切了下来,以前不知道
泄身是如此美妙的事情就算了,刚体会了一次,就没了,东方不败的心就有一团
炽热的火焰升腾起来,点燃了他的血,熊熊燃烧,沸腾不已,这时倾尽五湖四海
的水都洗不清的仇恨。
我一定要找到可以恢复的天材地宝,神丹妙药……那个家伙,迟早有一天,
我会让你后悔的。他的心中,怒吼着,呐喊着!
……
时间,回归到小洞天中。
脚踏崖石,手握松枝,几十丈的崖壁上,东方不败呈「火」字形状贴在上面。
劲风吹来,微显颤抖的双腿,显然已经疲惫不堪,脚下岩石略显松动,只见
他抬头望去,不过半丈距离,就到一处山涧平台上。
忘记了身心发出的疲惫感,心中腾起一种激动,脚下试踩了一下。岩石虽然
松动,但还能承受身体重量,咬了咬牙身体借岩石做支点,一跃而起,单手抓住
崖顶一块岩石,四肢悬挂在空中,顾不上再探岩石松硬,如此重复再次用力。
耳边传来一阵侧风,人似脚下踏了浮云一样,身体越过顶端,「噗通」一声,
整个人瘫趴在崖顶边缘。似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放松,东方不败深吐一口闷气,激
起岩石上一层尘土,急忙来了个翻身,面目向上双目微闭,嘴角露出难得的笑容。
蓦然之间,随着扑面而来的罡风中嗅到了一缕淡淡的异香。沁香丝丝袅袅钻
入心肺,让他精神爲之一振。
那是一块仅有丈许方圆的孤立平台。一溜仅有筷子粗细的山涧清泉,从斑驳
崖壁深处泊泊淌出,沿着青苔密布的石缝蜿蜒而下,飘落到了凸石上,四下溅成
了细微水珠后,被罡风一吹,化作了湿润润、凉飕飕的水雾。
浓郁云雾缭绕之间,山水流淌之处,长着一株犹似盆栽的墨绿色矮粗奇树。
树木形状怪异,根须强壮,向外分岔着几条歪七扭八的树枝。其中最粗的枝节上
挂着一枚娇红欲滴,朱润通透,灵气逼人的异果。
正是这枚熟透了的漂亮果实,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扑鼻异香。让人一望之
下,便口舌生津,生出了一股将其一口吞下的强烈欲望。
「朱色灵果?」东方不败惊喜莫名的低呼,疲惫的眼神中精芒大闪,心跳加
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命揉搓着眼睛后,才敢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
就是《奇珍异草录》中的《灵果篇》,所描绘记述的『朱色灵果』。不管是树木
形状,还是果实模样,俱与彩绘中一般无二。
仿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百感交集难掩心中喜悦。
「嘶…」倒吸了口冷气后。东方不败挥了下拳头,欣喜若狂,心脏狂跳,
「这,这可是」二品奇珍「啊,这还是一枚正好成熟的朱色灵果,价值数千金。」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冒险报名进入了小洞天探索,以爲九死一生,才瞒着
家人私自过来。再到冒险攀登悬崖,这一路过来的危险和辛苦都值了。
此时身体疲惫感好似早已消失不见,换做是心旷神怡一般,心情顿时没了往
日的低落。见他目不转睛,脸上挂满了惊喜之色。要知道得到这灵果对自己来说
改变会有太多,甚至可能改变目前的窘境,给家人带来不可估量的改变。
心跳好似要到了喉咙口,东方不败吞咽了一口口水,干裂的嘴唇透漏着一路
的艰辛,顾不及身体的异样,像似周边没有了任何动静,只有他和眼前灵果,心
中却悲喜交加一般。悲爲这一路的艰苦,喜爲面前灵果的出现,将要给自己带来
的希望。
哪怕再别无所获,仅靠这一枚朱色灵果,就足以爲家族立下大功。别说换一
枚活血生肌丹了,就算十枚八枚都不是问题。不,不不。要换就索性换一枚能治
疗经脉的三品灵丹回天丹,虽不知道可不可以恢复肉屌,但起码能长出一点吧,
东方不败心里如此想着。
想起自己能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更让东方不败对这次小洞天之行感到庆
幸。
冷静,必须冷静,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东方不败深呼吸了几下,强行按捺住
喜悦而浮躁的心。双膝虔诚跪下,掏出了一方早已经准备好的碧绿玉盒,万分小
心翼翼的摘下了朱色灵果。
像是手捧珍惜宝贝,生怕它会摔落而丢失了一样,心跳感传到手心,极力压
制悸动的心情,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体会着得到的果实。灵果入手微微有些滚
热,半透明的果实之中,仿佛有一道精髓的赤色灵气缓缓流转。晶莹动人,异香
扑鼻。真不愧爲二品奇珍,连卖相都那麽好。
朱色灵果是一种极爲难得的天材地宝,用途很广。可以佐以其他奇珍材料炼
制各种灵丹,淬炼经脉体魄,妙用无穷。但稍稍可惜的是,朱色灵果的强大药效
中蕴含着一缕热毒,必须经过处理后才能吞服,不然轻则经脉俱焚,重则毙命。
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后,他才将此珍宝小心放进玉盒之中,纳入怀中,手掌
轻拍了一下胸膛,掖了一下衣领,感觉存放稳妥,方才舒缓了一下情绪。
算算时间,若再不抓紧,小洞天的入口就要关闭了。要是不能在空间缝隙闭
合前出去,麻烦就大了。
东方不败沉敛心神,喝了几口清冽冰爽的山涧泉水,精神大振。盘腿恢复了
一下葵花真气后,便开始向下攀爬。上山容易下山难,期间自又是一番惊心动魄,
险死还生。这种小洞天飘忽无常,入口不定。但成千上万年来,早已经被不知道
多少人光临探索过了。
如果只是在一些没有危险的山涧水潭旁随便转转,又怎麽可能搜到好东西呢?
想要有所收获,就必须冒险。
足足花费了两个多时辰,东方不败才落到了山脚下,脚踩实地的感觉很舒心。
一整天下来,衣衫早已经褴褛不堪。双腿双臂余力全无,颤抖不已。身上就像是
被乱刀砍了一遍,鲜血淋漓。
但这所有的一切,在一枚朱色灵果下都是值得的。这可是一枚二品奇珍,就
算是对家族来说,都是罕见的珍宝。这一次,一定要让肉屌恢复起来。东方不败
挥了下拳头,怀揣着激动而愉悦的心情,开始向入口缝隙方向行去。
「哗啦啦…」脚下岩石微微一阵抖动,一些碎乱石块滚落下来。『小洞天』
中的颤动频率越来越高了,仅仅半柱香的时间就又地震了一次。这标志着小洞天
出入口空间,也会越来越不稳固。催促着进来探宝者,要抓紧时间出去。
第三章交锋
否则空间缝隙闭合,便会被困死在小洞天中。以小洞天的不确定性,天知道
是几十年,亦或是数百年后,在大陆的某一个角落会再度开啓。
没人想要在小洞天中困死一生。而小洞天的缝隙,则是如同一只竖长的人眼,
五顔六色的光晕不断萦绕其中,显得神秘而诡异。东方不败暗喜,只要出了小洞
天就安全了。
当即便将气海内稀薄的淡青色真气一运转,大部分灌输到了双腿之中,一个
箭步就往空间缝隙蹿去。他身躯轻盈如羽,一个蹬步之下,便能似蹿似飘出丈许
远。这便是真气的妙用了,让他即便只有后天初阶,也和不事修炼的凡人有着鸿
沟。
几十丈的距离,他全速爆发下,短短数个呼吸间就能渡过。
但世事无常,变故骤起。还未冷静一下情绪,面前出现一人,让本还心潮澎
湃的身心顿时警觉起来。
一道灼热劲风从上前方奔袭而下,目标直指东方不败的同时,一个得意阴笑
声响起:「东方不败,我可恭候你多时了。」
东方不败心头骤紧,抬头望去。只见锦袍猎猎的一个高大少年似苍鹰扑兔,
淩空掠下,气势霸道强横。他居高临下的一掌拍下,手掌中隐约有薄薄淡红火焰
跃动,掌风热浪逼人。
这一式『火焰掌』,威势霸道,热浪灼灼,显然已经达到『初窥门径』的层
次了。可见此人在这一招数上,还是颇下功夫的。
电光火石,危险陡来。千钧一发之际,东方不败对于同级别的偷袭,是没放
在心上的。
身躯骤停,前腿弯曲,脊椎挺直,后脚脚尖扣入地中,双肘交叉,呈防守弓
步状。褴褛双臂处,隐隐有一道淡薄到几乎不可见的青色真气散逸开来。
这一招,正是东方不败修炼的葵花诀中经典的防守架势『葵花漫天』。
「轰」的一声,掌肘相交。
淡红色的火气四下散逸,将东方不败的双臂裹了进去。一道如石子投水般的
细微波纹,向四面八方溅散而去。
东方不败只觉得一股劲气如铁锤般狠狠砸在双臂上,巨大的冲击力震得他
『葵花漫天』架子被破,双脚交替踩地,蹬蹬蹬向后倒退了七八步,才勉强止住
了退势,站稳了脚跟。
裸露的双肘,多了几处焦黑,自然下垂着微微颤抖不已。那白皙的脸庞一阵
泛红,哇的一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反观来人,飘然落地,单手背负,气定神闲,颇有一副贵族少爷的气息。
东方不败认得这锦袍少年,他叫东方烨,比自己大三个月,从家族辈分上来
说,是他的堂哥。从修爲上来说,要比自己高出一大截,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跨入
了后天中阶。
如今看他气息内敛绵长,太阳穴微微鼓胀,恐怕距离后天高阶也仅隔一线了。
「东方不败,没想到你这个废物竟然能把『王八功』练出了一丝神韵意味,
倒也难得。」
东方烨一击得手后,背负双手,悠然自得的踱步逼近:「我早知你去了险峰
寻宝,刚才看你贼头贼脑,料定你这次定有收获,找到什麽好东西了?让兄长我
见识见识。」
东方不败心头一凛,没想到再三小心,还是被人暗中的盯上了。
但朱色灵果是自己不畏艰险,幸运交加下得来的二品奇珍,而且还关乎到自
己肉屌是否能再长出来。
此物对整个家族来说,都是非常珍贵难得的收获,怎能如此便宜了东方烨。
「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一直缄口的东方不败,终于开了口,往后面退
了几步,心里还仅存着一丝侥幸。
「没有值钱的东西?那你让我检查检查,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废物今天有什麽
样的狗屎运。」今天东方烨在这个『小洞天』的门口收获颇丰,那些能欺负的人,
无一从他眼中漏网,怀里正揣着抢来的一根百年人参,属一品灵药。而东方不败,
虽然是自己的堂弟,但也是吃定了他。
「东方烨,你欺人太甚。」东方不败先是被英俊男人爆了肉屌,成了太监,
现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瘪三也来踩几下,心中的悲愤感油然而生,他擦了擦嘴
角的鲜血,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嘻,笑话,像是这种废物,修炼三年才达到后天初级,不是谁都可以欺负
的吗?」东方烨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眼神里充满了不屑的意味。
听到这话,东方不败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心里着千百种的不甘,自己修炼
比他们都勤奋百倍。因意识海中由前世葵花真气转变的『光茧』害人,修炼而来
的真气十之八九被抢,使之修爲根基浅薄,停滞不前。面对着如此叫嚣的东方烨,
却是无力反抗。
「废物,你是不是很想打我?你最好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如果真是什麽好
东西,我让你挠我两拳也没关系,你还能早点回家跟你娘团聚。」东方烨一脸洋
洋得意,朝着东方不败踱着步走了过去。
「你!」
一口怒气涌出,涨红了脸,屈辱和愤怒在他的胸口猛烈的交织,让他的心一
阵一阵的抽搐。
「生气啦?废物,你是废物,你们一家都是废物,你这废物让人打爆了肉屌,
成了太监,还被人当面带着奸夫当场破了处,当衆打脸,屁都不敢放一个,把我
们东方家脸都丢尽了,你说你怎麽还有脸面待在家族里?换我的话,早就找根茅
草悬梁自尽了。」
看到东方不败已经激动了起来,他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快感,语气更加
变本加厉,咄咄逼人。
东方不败心里燃起了熊熊大火,五脏六腑像是在焚烧一样,一股烈焰猛的冲
进他的脑子里,眼前顿时漆黑一片,然后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
「哈哈。不过,你那个妹妹东方火舞确实不错,长得漂亮,天赋又高。啧啧,
如果你跪着求我把你妹妹娶了,说不定我会让我的父亲跟族长求个情,给你家一
点残废补贴。」
东方不败的胸膛已经裹不住了满腔怒火,愤怒到极点,他似乎感觉到周围的
空气停止了流动,现在只能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以及急促的呼吸声。他攥紧了拳
头,想要把对方撕碎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就算被他打死,也不能让他羞辱自己
家人。
「东方烨,你太过分了。」东方不败怒声呸道,眼神灼热如剑。
「你还敢嘴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被他这麽盯着看的东方烨心里有一些
不自在,看到这个家伙又臭又硬,脸上一阵阴冷的杀气一带而过。
打这个废物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然后一个箭步向他冲去,呼喝间一拳自肋下猛地冲出,拳劲火热,刚烈凶猛。
拳未至,已经热浪袭人。
东方不败接了英俊男人两脚,受了内伤,东方烨杀意又起,这一掌是使出了
全力,远远超越了他『葵花漫天』防守的强度。
「哇。」的一声,被打翻在石台上的东方不败脸色苍白,又吐了一大口鲜血。
「哼。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点把东西交出来。」东方烨一脸的杀气,朝
着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东方不败一步一步走来,一式『火焰掌』在手心,已
经是蓄势待发。
东方不败一口鲜血喷出,洒在石台上面,如殷红的梅,凄厉的开放。他慢慢
的挺起自己的背梁。
一只膝盖死磕着那尖锐的乱石,拼命挣扎的抬起另一只血肉模糊的脚,艰难
的站立起来,整个人如屹立于悬崖的巍巍青松。
他一手狠狠的擦拭着嘴角,汩汩不断的血水,深邃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愤恨的瞪视着东方烨。
头顶,一道猩红霹雳,刷的如一道利箭直插小洞天的半边天壁,聚光闪耀间
一丝裂缝龟裂开来。
「轰隆隆……」
雷声由远及近滚滚而来,只见一只血色巨眼的漩涡,带着无名的力量碾磨着
天壁的裂缝,碎片崩裂四散激射下来。
东方烨呼吸也急速起来,知道小洞天一时半刻马上要关闭了,此时不走更待
何时?可心头堵着一口闷气,不上不下要憋死自己,真没想到这个废物,被打成
这样,还能站起来,真不怕死吗?他阴毒的眼神中讥讽不屑,变成了一种执念,
不得到东方不败的东西,他誓不罢休。
「最后一次,把宝物给我。」东方烨脸色狰狞的咆哮,虽不知东方不败得了
什麽好东西,但看他如此模样,定然不是凡物。
东方不败看着他蛮横的势在必得,心中悲愤欲绝,满腹心酸间仰天长笑,心
中铮铮有声:「对自己如此的侮辱,我如何可以承受,西门冰顔已经是永远的疼
了,我就算只剩一口气,也会抗争到底。」
掏出了玉盒,拿出了朱色灵果。
「啊?是朱色灵果?」东方烨惊喜过望,果然是宝贝,好东西。欣喜之下,
刚想窜步过去抢时。
东方不败却冷笑了一声,那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一抬手就把朱色灵果和
血直接吞下。
不轻狂,妄少年!
「你疯了?」东方烨瞠目结舌,心中发毛,惊悚间有着惧然。一个后天初阶
的蝼蚁,竟敢吞下没有淬炼过的朱色灵果,简直干柴遇烈火,找死的行径。産生
火毒攻心,剧烈的燃烧他有限的生命,完全是自取灭亡。他死了不打紧,可这难
得的宝贝却没了。
不过东方不败找死的举动,彻底的激怒了他。就算他吞噬了朱色灵果,那又
怎麽样?废柴虚弱的真气,能支撑多久。自己绝对有能力把他当蝼蚁一样踩死。
「畜生啊,你这个暴殄天物的畜生。」怒容满面的东方烨身形一晃,体内气
海中的真气顺着经脉汹涌而出,一抹热浪灼灼的火色光芒缠绕在手掌上,劲风淩
厉掠到东方不败面前,致命狠戾的朝他的胸口轰来。
东方烨的凶猛灼热的掌风,迎面扑来,东方不败架起拳头硬生生的相迎,准
备死磕到底。
相撞间,东方不败心脏一个刺痛,双拳没有招架住,还是被东方烨一掌拍中
胸口,一拳被东方烨轰飞出去,倒在了石台边缘。二腿悬空在熔池的上空,险象
环生。
而他气海真气轰的一声,从他的气海里拔苗助长猛的催生,如木材堆里乍燃
的火焰,强袭全身,他胸口剧烈的起伏不断,朱色灵果药效开始爆发。
此时,烈风整个呼呼从破碎的天壁里面倒灌进来,卷起飞沙走石,横飞直撞。
小洞天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洞口边缘的石块纷纷掉落,堵塞了部分洞口,入口也
只剩下一半。
「废物,居然吃了二品奇珍,激发了灵药力量,也不过尔尔。」
东方烨一脸阴狠的怒斥,更带着不出自己所料的得意,随即穷凶极恶上前,
想把东方不败逼落熔池,想让他死的连骨头渣也没有。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他
心头之恨。
东方不败忍耐着烈焰焚烧的痛苦,一手死命的扣住石台,不让自己掉落进沸
腾的熔池里面。艰难的抬起头来,眼神冷冽傲然,脸色却越发的坚毅。咬牙一个
纵身跳上石台,脊椎如万载青松般坚挺如柱,以一招葵花漫天爲基石,脚尖如须
根般扎入岩石。那挺拔而略显孤傲的少年身躯,如孤崖上迎着寒风绰绰的一株不
折青木。
时间紧迫,东方烨想速战速决,一招未成,轰,火焰掌残暴而毁灭性的气劲,
肆虐般的试图摧毁一切,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狡猾的直接攻向东方不败的太阳
穴。
但这一次,东方不败没有再退半步,双拳护住头侧,往前一送。拳掌相交,
暴躁的能量在双拳之间猛烈的爆炸开来,一声沉闷的轰爆声响彻虚空。两人脚下
岩石也被震的微微一震,石屑四射。
近距离碰撞下,东方不败就如狂风骤雨下的一根青竹,韧性挺拔。双臂的血
肉,经脉,五脏六腑,都承受着狂暴冲击力的肆虐。一袭青衫此时已破碎不堪,
血迹斑斑,丝丝缕缕被气劲甩起。激荡之下,再次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实力的差
距,并不能轻易抹平。
从吞下朱色灵果的那一刹那,东方不败已经知道自己下场了。不是被暴怒的
东方烨打死,就是火毒侵蚀五脏六腑,焚烧疼痛而死。
朱色灵果虽然是珍贵的天材地宝,但这世界上很多天生灵药若是不经过处理,
都会拥有致命的毒素。譬如这朱色灵果之中,就蕴含着大量致命的火毒。哪怕是
东方烨这种火系真气修炼者,也绝然扛不住此等火毒。
无比疼痛的灼烧感,已经遍布东方不败五脏六腑之中。让他的体内,每一瞬,
每一息都处在火焰炙烤之中。
与此同时,朱色灵果强大的药性,也开始发挥作用,灼烧着他的血脉经络。
况且此药性属火,与东方不败所修炼的葵花诀绝然不同,这反而是加速了东
方不败的取死之道。
明知无可幸免的东方不败,眼睛通红的怒吼一声,状若猛兽般的扑了上去。
从肺腑之中,窜到了体表的火毒,形成了薄薄一层的火焰状的赤红色雾气。
哪怕是死,也要拉着东方烨一起死。要不是他如此逼迫自己,自己就能长出
粗大的肉屌,可惜没尝过哪怕一个女人。
东方烨暴喝一声,长身而起,竟如苍鹰博兔般,右臂燃起熊熊火焰,在虚空
中旋转了一圈,以泰山压顶之力,右掌猛的击向了东方不败。
但这一掌,显然没有起到明显效果。在东方不败本能的驱使下,他的体内充
满了狂暴的火性能量,硬碰硬的扛住了东方烨这一击,仅仅是断了两根胸肋骨,
喷出一口热血而已。
东方烨被热血喷了一脸,蕴含着火毒的鲜血顿时开始灼烧他的皮肤,痛苦和
惊惧让他惨叫不已。但他的噩梦显然才刚刚开始,东方不败一个飘忽的窜身到了
他背后,将他一把拦腰熊抱住。
东方不败体内经脉鼓胀欲裂,狂躁的火系能量猛烈的撕扯着,火热的气息在
身体内弥漫。体内爆烈、狂躁的火系能量爆涌出来。
猛地把东方烨紧紧抱住,脊椎挺立,双脚脚尖,分别前后角度不同的扎入了
岩石缝隙之中。
又是一招防守招数葵花漫天,但这一次,他是双手如同藤蔓触须般死死缠住
了东方烨,裹挟着他一起扎根当场。
抛开火毒在东方不败体内荼毒之外,那些狂躁却精纯的灵液,临时性的让他
力量暴增了一大截。再加上东方烨被锁的不得动弹,乱了方寸,任凭他再三挣扎,
却像是被一颗万载古藤缠住,脱不开身。
东方烨惊惧的两眼爆突,肝胆俱裂,狠命的蹬动脚后跟,怎麽也挣脱不了东
方不败的钳制。看着小洞天岌岌可危,随时都要崩落,那洞口也收缩的直剩下一
半,再不出去那麽只有葬身此地。
东方不败满头发丝,随着浑身红色雾气蒸腾,冲天而起,如火焰燃烧疯狂的
跳跃乱舞。任凭东方烨真气暴增,暴虐的狠击,他脚下生根一般,和岩石融爲一
体,巍然不动。
东方烨背后如紧贴一个烈火熊熊的大火炉,火急火燎的炙烤着他,他一个专
修火系的后天中阶,也快承受不住这种摧古拉朽的炙热烘烤。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