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异变
头顶,那破裂的空洞越来越大,小洞天半壁的苍穹一片漆黑。那血色巨眼飞
速的旋转交织起来,似乎在凝聚着毁天灭地的力量。闪电霹雳从中劈落,击裂山
石,贲飞离兮。奔雷阵阵,步步紧逼,地动山摇。
「东方不败,你疯了?空间洞口要关闭了,快放开我。」东方烨害怕了,胆
怯了。心髒如同脚下悬崖下的熔池,热浪翻滚极具的灼热岩浆。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东方不败真不要命了,他一个废柴死不足惜。
可自己虽不是天降贵胄,金堂玉马的大人物,却是东方家族,资质上佳,着重培
养的对象。一生顺利光亮,他不想死,他也不愿死。
东方不败的眼睛猩红,周身散发着一股死寂之气,根本不理睬他。火毒飞流
直窜血脉经络,鼓胀几欲挣破而出,燃烧成火焰。却在临界崩爆的刹那间,那枚
从小漂浮在他意识海中的晶莹如玉的光茧,发生了一些玄之又玄的微妙变化。
若是东方不败可以沉浸入自己的意识海中,就可以「看到」那枚光茧,正在
缓缓旋转着,搅动着他如混沌状态的意识海,渐而形成了一个微小的漩涡。
那漩涡产生了一股吸力,牵动了他的眉心,一丝丝遍布东方不败全身的火毒,
火系药性,被牵引吸入到了眉心之中,没入到了光茧之内。
光茧旋转之际,那些火毒被分离出来,而精纯的药性,却被吞噬一空。
每过一个呼吸间,光茧就好像壮大了一分,变得更加清晰,凝实,光洁细腻
如同纯白色的水晶玉石。
随着光茧越大,旋转速度越快,意识海漩涡吸力也越大。那些正在肆虐破坏
东方不败的五髒六腑,经脉血络的火毒药液,不断加速被吸扯着,如倒逆山泉般
流入到了眉心之中,被光茧贪婪的鲸吞蚕食掉。
突然,尖锐剑锋般的巨石从天而降,如刀切豆腐一样,轰然间,劈开了东方
不败前面石台的一角,滚入岩浆里面,消失不见。
飞石崩溅,东方烨避无可避,脸上炸开了花一般,血流满面。魂飞魄散刹那
「啊…」尖叫出声,感受到死亡气息裹挟而来的他,惊恐万状的惨叫了起来:
「我不想死啊,东方不败,不不。不败爷,我错了,我不该抢你的灵果。我是个
畜生,我混蛋。求求你,放开我吧,我发誓以后不再找你麻烦。以后你就是我的
老大,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这里还有支百年人参……」
一连串慌不择言的苦苦求饶话蹦了出来,刚才还嚣张跋扈,凶猛霸道的东方
烨。此刻就像是个被人蹂躏,可怜巴巴的小弱鸡,狼狈不堪到了极致,还把怀揣
的百年人参扔出来。
但是东方不败牙关紧咬,鲜血渗渗。抱紧东方烨的胳膊还是如一道铁箍一样,
死死的扣在自己的胸前。任凭他哭泣求饶,疯狂怒骂,都无动于衷。
东方不败那种奇妙的变化,还在渐渐发生。以前光茧幼嫩之时,便是如此蚕
食东方不败修炼出来的葵花真气。但那过程,却缓慢而漫长。足足两年时间,才
成长到玉米粒般大小。
在此期间,也是严重困扰着东方不败,让他修为进步几乎停滞,背负了废物
之名。
也曾让家族长辈检查过,最后认定东方不败体质为低等,不适合修炼,好不
容易修炼出来的真气十之八九都会浪费,凝聚不起来,未来前途渺茫。
家族里便寻了个茬,剥夺了他作为血脉子弟应有的月俸。这就给他本来缓慢
的修炼进度,雪上加了霜。可他从来都没有放弃修炼,只要心中还有希望,坚持,
忍耐,虽然效果不强,但总归它在进步。
东方不败坚信没有前进不了的脚步,到不了的明天,因为他仍在努力,从未
放弃。
虚空血色的漩涡凝聚的越来越大,就如同一张吞噬天地的大口。小洞天左右
剧烈的摇晃,不断倾斜。悬浮在空中的巨石,猛的撞击在山峰上面,山峰撞断,
轰然倒塌。小飞石更是肆虐的乱飞。天壁难以再抵挡那庞大的力量。
东方不败五髒烈焰焚烧炽热狂躁,他此刻的意识,混沌一片,只剩下唯一的
信念,不能让胸前的人逃脱。整个人犹如泥塑雕像,丝毫没有在意小洞天天翻地
覆的变化。
但此时他脑海里的光茧,因为朱色灵果这种二品奇珍进行的能量供给,正以
匪夷所思的速度成长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凝实。到最后,凝结成了一枚晶莹剔
透,散发着玉白毫光的菱形晶体。
这时候,它不再增大,但以更快的速度吸收着朱色灵果的能量,它的光芒越
来越亮,柔和而充满了温暖安详之感。
东方烨感觉快要窒息,心里哇凉到了谷底。真的要完了吗?没想到大鹏未曾
展翅,却死在了这种地方。
现下饮恨如鸠,不过是自酿的一杯苦酒。悔恨欲绝,自己没事去抢东方不败
的东西干嘛?这畜生绝对是个没有理智的傻子疯子。难道自己真的要在这里给他
陪葬吗?
小洞天入口外,两个平时跟随在东方烨后面耀武扬威的东方家子弟,左等右
等,一直在等待着东方烨拿到东方不败的好东西,凯旋而归。
可是小洞天关闭在即。胆大的那位,透过那入口的屏障,望里面一瞧,隐隐
约约间看到里面,诡异的漩涡,悬石飞舞,碎末粉尘弥漫。废柴东方不败禁锢住
了东方烨,东方烨却无计可施,挣扎不休。两人所在的石台不断的倾斜,石块滚
落进熔池中,岩浆四溅。他惊惧的体如筛糠,二股战战。
「不!」东方烨狂吼咆哮,生平第一次苦苦求饶后的屈辱感顿生。现在又被
东方不败的无声禁锢,直接把他锁定在死亡的之地,滔天的恨意,沖天而起,伴
着绝望崩溃,把他逼得疯狂狠戾起来。
天际血色的漩涡中惊爆耀眼的霹雳,如万壑争流般披挂下来,拉成一道道匹
练。穿透着一切阻碍物,击成粉尘,烟雾沸腾如巨浪直达苍穹。轰鸣声不绝于耳,
如同死亡的丧锺催魂夺命。小洞天的缝隙只剩下一人大小,还在不断的收缩。
东方烨脸孔青紫扭曲,额头青筋暴起,汗水直淌,伴着满脸的血迹,形成一
道道沟壑,更显得面目狰狞。
他感觉到背后东方不败,那火辣滚烫的身躯,红雾在不断的轻颤,焚烧着四
周的空气,发出微弱的『噼啪』声,如同一捆木材燃烧到了极致,爆发出惊人的
力量,把自己勒的五髒剧痛。
罡风嘶吼不断,东方不败发丝带着红色的雾气,金蛇狂舞于空中,如一头金
毛的狂狮。他脚下的岩石,愕然间也出现了裂缝。此时那脑海中的玉茧,更是贪
婪的吸收着药力最后的奉贡,更圆润洁白,似乎徜徉在温床上面,厚积薄发,等
待着破茧而出的时刻。
虚空巨大的血色漩涡,遮盖了整个苍穹,呼啸着旋转直下,如一个锅盖整个
的扣下,绞碎小洞天里所有一切。空气变得稀薄如纸,让人无法呼吸。
东方烨张大了嘴巴,如脱水之鱼。和东方不败的战斗,消耗了他不少的真气,
仅剩下的也很微弱,垂死挣扎间,也在阴沉狡诈计算着东方不败油尽灯枯,陨落
的时间,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命悬一线的交织片刻。东方烨孤注一掷,不断的催发气海,集合彙聚所剩火
属性真气,注入进右手的手掌。手掌通红起来,中间一个气状雾态火球凝聚起来。
夹缝里求生最后的一搏,就在此一举。
一颗飞石打中了东方不败的脑袋,他灵台间顿时有了一丝清明,四肢麻木的
无法动弹,他几乎被火焰烤干了,嘴唇干裂的破碎出殷红的血迹,唯有那血液的
流淌证实他生命的存在。
脚下那招葵花漫天威力消弥渐弱,扎根在石台的脚,晃动起来。他明白死亡
逼近,心中却平静无波。残留的那点微末的真气都续入双臂,坚持到底,依旧牢
不可破。他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乱蓬蓬的头发散落下来。
小洞天震颤不绝,地狱的死神正式的粉墨登场。石台霍拉一声,被劈成碎屑。
两人都震动弹跳了一下,东方烨把未成形的火球,趁机反置,猛的砸向后面
东方不败的脑门,一击火光激射,带动着空气微波震动。
千钧一发间,东方不败面对致命一击,面不改色,不畏惧死。
不热血,妄青春。青春的热血应该洒在着天地间。
东方不败,咔嚓一声,把僵硬的脖子一侧。此刻,一个平常的简单的动作,
就如蚂蚁搬大石那样艰辛。
东方烨后置的火焰掌,劲爆的打在了东方不败的肩膀上面,一种炙肉的焦糊
味传来,肩头一片血肉模糊。
东方烨心弦如束丝遇利刃铮的一声崩断,万念俱灰,两眼发直,手掌焦黑一
片,透出森森白骨。
他耗尽了所有的真气,使出最后的一点力气,不死不休,低头一口咬住东方
不败的手臂,鲜血殷殷,分不清是谁的血。
毁天灭地的巨大血色漩涡,整个悬在了两人的头顶,几乎触手可及。猩红雷
霆直劈而下,似乎把天地间的一切要破碎化尘吞噬掉,突然地底象竹笋一般『嗖
嗖嗖』冒出许多的石柱,如死神的尖利的爪子。
一根尖利石柱从石台的缝隙间,沖天而起,生生把东方烨从脚到头的穿透,
人肉串一般直插入血色的漩涡里面。
「噗」一声,东方烨顿时变成一团血雾,混合在粉尘里面,灰飞烟灭,搅入
漩涡中。一个人在世间所有的痕迹,如风筝断线,难再续。
东方不败被巨大的力量,甩飞了出去。他如同被焚烧完的枯木,浑身软绵绵,
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下,倒在熔池中的一块凸出的石块上面,他的脸上没有悲
伤愤怒不甘,只有对亲人想念和祝福。
小洞天缝隙骤然关闭。一股气旋把在外面胆大的那位家族子弟,推出了几丈
远。
那血腥惊悚的画面把他震闷了,他躺在地上,抖抖簌簌,口吐白沫,惊恐的
都不会说话了。
……
时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溜了过去。
那枚光茧在吸收光了所有朱色灵果带来的能量后,终于停止了变化,安安静
静的悬浮在了东方不败的意识海中。时间,仿佛停止。不知是刹那间,亦或永恒。
「咔嚓。」
就在这静谧到极致的瞬间,光茧晶石顶部,裂开了一缕微不可见的细络。
玄妙的事情发生了,一根比头发丝儿粗不了多少玉白嫩芽。颤巍巍的从晶石
纹络处钻了出来,虽嫩小,却充满着一股生机盎然气息。水润嫩芽发育很快,片
刻之后,便已经有缝衣针般粗细了。
顶端的芽孢,颤巍巍间,绽放出了一枚碧绿沁透的嫩叶。
那枚成长在东方不败意识海中的光茧晶石,赫然是一枚种子。此时此刻,种
子吸收满了发育所需能量,终于长出了嫩芽细叶。
那株嫩茎遂看似娇弱,但色泽光莹,呈玉白半透明状,隐约间似乎有一些柔
白色的细微光粒,萦绕流转。而那刚舒展开来的绿色嫩叶,也是晶莹欲滴,绿意
盎然。
让人一见之下,就能祛除浮躁,心平气甯,又会为如此奇妙的生命而心生淡
然喜悦之感。
若是细细观察,可以看到嫩茎绿叶之中,布满了微不可查的纹理脉络。而在
叶片上,无数个肉眼根本看不到的细微孔洞之中,渗透出了一丝绿液。
千川万流,最后彙聚成了一滴饱满绿泪,最后压得刚长开的嫩叶弯下了腰。
「嗒…」
那一滴绿液从嫩叶上滚落而下,滴到了他的意识海中,激荡起了一圈圈看似
无形的波浪。那滴青翠绿液,化作无数绿色光点,涌入到了眉心之中。顺着人体
经络血脉,向全身蔓延而去。
一直以来都作为吸血鬼般存在的奇异种子,在长出了第一片嫩叶之时,终于
给出了回馈。
充满勃勃生机的翠绿光点,顷刻间就蔓延遍了他的全身,那些被火毒肆虐过
的经络,内髒,皮肤。甚至是断裂的骨骼,都在那抹充满无限生机的绿意下,渐
渐恢複,愈合。
他的身体内部,正在起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翻天覆地变化。最后,连他身体
表面所受的伤,都渐而愈合,干枯的痂口,只要一剥开就能见到新嫩的皮肤。
意识处在混沌之中的东方不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恢複了一丝清明。
清澈而黑白分明的双眸,缓缓睁开,有些迷茫。
似乎前一瞬的记忆,依旧停留在死死抱住了东方烨,准备抱着他一起死的印
象。
现在情况到底怎么了,是死了吗?
「不对劲啊?」东方不败轻松的一跃而起,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处在了
绝妙的状态之中。疑惑的挠了挠头,之前不是被打伤了,还吃了朱色灵果,中了
火毒吗?
怎么一眨眼,伤势全好了?难道已经过去了很多天?
不对不对,朱色灵果的火毒异常凶猛。根据典籍中描述,就算是宗师吃了,
也会元气大伤,久不能愈。
然而自己区区一个初阶后天,些微稀薄的葵花真气,又怎能安然无恙呢?
边屏息凝神的思索着,闭上眼睛用内观之术掠过意识海时。却是猛然一惊,
那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意识海,是处在人体前庭中,一处非实非虚之处。说实,那是因为意识海确
确实实存在。说虚,那是一处五感无法触及之处。只有通过感知,才能感应到其
存在。
在以前,东方不败也能勉强感应到自己的意识海,混沌模糊,其中有着让自
己担忧又期待的光茧。但此刻的意识海,却是敦厚凝实,前所未有的清晰。正中
央,安安静静的漂浮着一枚漂亮晶石,晶石上生长着一根嫩芽绿叶。
这?这是什么?东方不败今天吃惊的事情,着实太多了。他对吞噬自己真气
的光茧有过太多猜测,但是没能猜出会是如此状态。原来那个光茧,竟然是一枚
种子,而且还能生根发芽的种子。
种子,并不稀奇。但稀罕的是,这是在意识海中的一枚会发芽的种子。意识
海,对感知不强者来说本身是虚幻之地。确切的说,那是精神之地。而那枚种子,
显然也不会有真真切切的实体,如意识海一样,似虚非虚,似实非实,介于现实
和虚幻之间。
就在他疑惑之间,一股莫名的信息沖击着他的意识。让他恍惚间,好似看到
了意识海中的那小小嫩株,正在不断发育成长,最终长成了一颗直耸云霄,华冠
遮天蔽日的巨树。
巨树散发着摄人心魂的威势,浓郁的绿色气息和光华。犹若实质,散落在人
身上。
在巨树中央一根枝干上,结出了一个三尺来许的果实。果实青葱透亮,隐隐
透着一抹玉莹皓白之色。不多片刻,果实成熟后呈花瓣般绽开。
中间竟然蜷缩着一名肌肤白皙的女孩,女孩张开纯净如冰的双眸,一具象牙
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
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
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
人娇态。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