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离开卧房以后,我立刻传讯给卡莉大人抱怨了两句,然后准备午餐,让哥雷
姆送去给露娅姊妹。
久违地孤身一人享用午餐,比起露娅妹妹的事,我想到更多的反而是没有我
的喂食,露娅能好好吃饭吗?吃到一半的时候,收到了卡莉大人的回讯,教育我
以后要好好听上司说话,才不会漏掉重要的讯息。
什么啊?明明就是卡莉大人故意挖的坑……嘛啊,不过当时的我也确实处於
相当的混乱中,就算听到了,也确实没有判断隐意的能力就是了。
吃完午餐后,我在卧房外面安排了一只哥雷姆,如果露娅出来,会将她带往
我的去处,然后就去到了一号实验室,确认了露娅的妹妹只是小插曲,工作还是
要做的。
从刚刚离开到现在为止,大约过了三个小时,触手分身已经增加到了五百一
十二具,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不可能每一个都做到近身攻击,距离较远的触手分
身转换成了射击种子的远攻模式。
这些种子,是多种寄生型植物杂交而成的结果,主要分作两种,一种是打到
目标物以后会爆开,反贴在目标物身上,具有一定黏性,虽然能够剥除,但是会
花费不少力气,效果视部位而定,如果是后背或手臂大腿等等,顶多感到疼痛和
不适,但是万一命中关节和脸部可就有趣了,导致关节难以弯曲事小,被完全覆
盖脸部的话,别提视野的剥夺,宝具再厉害,也不可能让实验体不用呼吸。
另一种种子,同样也是爆裂型,不同的是射击的是果实,裂开以后才会从内
部爆出真正的种子,黏着在皮肤上以后,会开始吸取实验体的魔力。
我的职责在於调教而不是处刑,并且我也没有太猎奇的兴趣,所以一号实验
室中的机能主要是以控制和镇压为主,即便是这种寄生型的种子,也只针对魔力
作用,不会伤害她的肉体。不过,比起第一种限制行动的种子,实验体更加顾忌
第二种的吸收魔力型。
这是当然的,她的强大完全依赖着宝具,一旦没了魔力,她就会变回无助的
小女孩。
吸收魔力的种子不但细小,而且从死角依附在身上时,很难在第一时间发现,
实验体需要警戒的,并不只有远处那些专责射击的触手分身,所有近战的分身也
可能冷不丁地发出种子攻击。在高强度的战斗中,也没有一一拔除的余俗,这令
她必须时不时发出火焰灼烧全身,趁着逼退触手分身的空档,接着肉体的创伤会
快速复原。
跟我一样拥有再生回复啊?太好了,到时候看能不能把这项机能保留下来,
调教的时候就可以尝试用了可能会会受伤的方法了。
实验室中的机关是联动的,因为能够侦测实验体的残存魔力,将命令设定为
消耗魔力的情况下,只要确认了某种方法能够大量消耗实验体的魔力,便会提高
该模式的发生频率,除了魔力吸收和自燃,高速回复对她的消耗也相当可观,因
此五百一十二具触手分身中,有超过四百具都在发射魔力吸收种子。
实验体早已经狼狈不堪,持续的高强度战斗是一方面,再一方面就是反覆的
自然和回覆,衣服当然已经烧没了,头发也有烧焦的痕迹,乱七八糟地舞动着,
但是没有完全烧光,并非保护了起来,而是对头皮进行高速回复的同时一并再生
了,除此之外实验体的身上大小伤口无数,按照报告上的说法,她无论什么样的
伤口都能回复到无伤状态,只是那样太消耗体力了,现在的情况令她只能挑选重
要的地方进行回复。
与身姿相符的,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小脸上,已经爬满了疲惫。
我确认了一下,她现在所拥有的魔力,已经是开始时的两成不到了,并且过
半都是从实验室中吸收到的异质魔力,只要我有那个想法,瞬间就能让她无力化
了。
对实验体的消耗,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我开始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彻底
打倒她。
随着我的操控,地板上出现了无数的平滑触手,尝试着绊倒实验体;原本除
了强韧以外别无特点触手分身开始分泌黏液,不止变得更耐打,黏附在身上的黏
液烤乾后同样会限制行动;同时天花板洒落大量的水,只是普通的水,但是对於
植物性的触手们有相当的加成作用,在遮挡视野的同时,水气还能加强实验体动
作上的负担,并且产生打滑的可能性。
连番损招突然出现,实验体终於支持不住,被脚下突然窜出的触手绊住以后,
仰面倒在地上,触手分身团团扑上,再齐齐变回触手本相,与平滑触手一起压制
她的动作,同时数不清的种子也打了上去,女孩奋力自燃,可惜经过前面一定时
间的调整,触手因为生成了黏液而变得能稍微抵抗火焰,加上水气的影响,自燃
效果大打折扣。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的身体开始发光,下一瞬间,光芒就弹开了身上所有的
触手和种子,包覆着女孩形成金色大茧,同时开始从周围疯狂地吸收魔力。
原来如此,保命技吗?
很可惜,如果一开始使用这个招式,或许还有机会,但现在已经为时以晚了
呢!
就在金茧形成的瞬间,我连接上了魔法阵,接管了实验室内的魔力控制权,
锁定了构成金茧的魔力,接着……分解。
透过实验室的墙壁,我可以清楚看到重新现身的实验体,小脸上佈满了错愕
和动摇。
不知道卡莉大人将她交给我处理,是不是考虑到了相性的问题呢?我的一号
实验室正好完全克制了女孩,虽然能够从外界吸收魔力并加以操作,但那依靠的
是宝具的力量而非自身的资质,因此难以察知实验室内魔力的异常,毫无顾忌地
加以吸收……在异质魔力已然过量的时间点,甚至可以说是我掌握了她身体的支
配权。
当然,吸收异质魔力是饮鸩止渴,但不吸收的话,实验体也就剩下被触手分
身打趴一条路,总之在被送来这里那一刻,她就注定了无法逃脱。
失去最后壁垒的金茧,触手分身再度一涌而上,女孩奋力挣扎,居然又给她
逮到一次机会站起来砍杀,不过王牌失效的动摇还有逐渐加重的伤势,正确确实
实地带走她的反抗能力,直到最后被打倒在地,连防禦都做不到,只能徒劳地自
燃、回复伤势,很快地连自然都做不到,触手越来越重的攻击,已然达到不全力
回复伤势便会有生命危险的程度。
我没有停下攻击,而是让触手在避开要害的前提下持续不断对实验体造成伤
害,逼她全力投入回复,打碎骨头、撕裂肌肉,直到最后身体超过七成都被异质
魔力给修复过为止。
实验室里,以女孩为中心,处处都是鲜血和烧焦的痕迹,正常人的话早就因
为失血过多而死了吧!幸亏宝具也强化了她的造血机能,即便如此她的小脸仍然
变成了毫无血色的病白。
即便落得这个下场,她的表情居然也没有丝毫绝望,反而是满满的坚定和觉
悟。
该不会是要自爆吧?虽然不知道宝具有没有这类机能,即使有也不会成功就
是了,毕竟她体内残存的所有魔力,都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阻止她的任何行动
不过是我转转念头的事罢了。
我消去所有的触手,迈步进入实验室。实验体仰倒在地,四肢不断抽搐着,
身上到处都是各种液体,就像是刚被触手凌辱过……的确是被凌辱了,在武力方
面。
看到我的出现,实验体勉强抬头看了我一眼,下个瞬间,一柄飞刀朝着我的
脑袋飞射而来。
真了不起的攻击性呢!我伸手夹住飞刀,轻轻松松地将它捏成碎片:「还很
有精神嘛!」
见到我如此轻易破坏她的武器,实验体的神色狠厉了起来。
被我破坏的飞刀,自然是宝具幻化出来的,但并非宝具本体,而是由魔力构
成,即便如此它的坚固程度也远超普通金属……若不是此刻构成飞刀的魔力受到
我的支配,可能还要费点劲儿。
实验体尚未发现魔力的秘密,以为我是凭腕力做到这点的……虽然我也确实
拥有那种程度的实力,不过现在并没有向她揭露真相的必要,就这么让她误解着
吧!
「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我继续走到女孩身边,提起一只脚,踩
在了她的胸口上。
踩踏的行为,在调教中有双重意义,一个是彰显调教者的力量,另一个是羞
辱奴隶的人格,单以效果来说,让奴隶面部朝下时踩头的效果是最好的。
对强者露出胸腹,是自远古便传承在动物之间的仪式,代表着认输和臣服,
和普通的奴隶不同,实验体具备着相当的武力,因此踩踏胸口的效果远远优於头
部,女孩似乎完全不在意肺部遭到压迫的痛苦,恶狠狠地瞪向我:「卑鄙小人!
有种正面上我啊!「
啊哩?能够好好说话啊?明明依据报告,她不是沉默地屠戮,就是呐喊着无
意义的狂言,并未提到她有沟通能力……又或是没有目击者生还呢?
不管怎样,能够沟通这一点对我是有利的。
卡莉大人的委託,并不是真的要弄一个肉便器出来,而是魔族进行的一场报
复,实验体出身的国家已经毁了,这股怒火自然落在本人身上,也因此确立了调
教的重点:让她后悔。
单以调教手法而言,我在凌虐方面和淫魔岭的其他调教高手相比虽然是倒数,
但因为曾经的人类身份,我更懂得掌控被调教者的心智,这也是卡莉大人指派我
的原因,当然,即便是我也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最根本的,如果这女孩本身就
是一个疯子,想让她后悔几乎没有可能。
因此,和对待露娅不同,和实验体的前期接触,着重在於弄清楚她的性格,
否则后续的调教一律免谈。
「看来你还不瞭解自己的处境呢?」真是恶俗的反派台词,我自己说着也感
觉鸡皮疙瘩:「早在被捕获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败北了,我并不负责打败你,而
是对你施予制裁。」
这边估且抛出一些讯息,看看她会是什么反应。
「打败我?笑话!神的使者是不可能会输的!」在说出这句话以后,实验体
猛然抓住我的脚,看那个势头,应该是想把我的脚折断吧?
那啥?刚刚貌似听到了什么很蠢的名词,不过那个等等再说,现在还是先让
她明白自己的立场比较要紧,我的脚一抬、一收、再一踢,正正击中了她的侧腹,
把她狠狠踹飞,直接撞到了墙上,落地后开始咳血。
刚刚那一下可能伤到内脏了,不过既然她有高速回复,应该不要紧吧?
比起伤势,实验体似乎更惊愕於我的力量,也是啦,毕竟过去很长一段时间
她都专注於屠杀平民,很少和强者对战,我这个层次的敌人对她而言应该不多见
才是。
早在二十年前被卡莉大人所救那天开始,我就已经不是人类了。当年,因为
太过年轻,完全不知道人心险恶,身为平民却靠着出色的魔法才华进入最高端的
魔法学院,因为太过天真相信他人,最后被人设计,和当时的恋人一起被杀害…
…没错,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经死过一次了,当时正好外出游历的卡莉大人
捡到了我,运用秘法将我和恋人转生成魔族,重获新生。这是卡莉大人对我的大
恩,也是我宣誓用一生服侍她的原因。
由於为我转生的是卡莉大人,因此我拥有部分淫魔族的体质,但这是一个全
体皆为女性的种族,因此我的转生并不彻底,转生之初存在着许多后遗症,在那
之后卡莉大人以治疗为目的,辗转带我拜访了许多高级魔族的领地,魔族对於魔
法的研究相比人类算是落后的,治疗的过程中大多依靠着种族天赋或是单纯的力
量输送,也因此我间接获得了不少魔族的力量,肉体也被强化到了让人怀疑是不
是魔法师的程度……若非如此,卡莉大人也不会直接把拥有武力的傢伙交给我调
教了。
在巡回治疗的过程中,卡莉大人欠下了他族许多人情,我后来会成为顾问、
专责完成各项来自外族的委託,也有替卡莉大人偿还这些人情的原因在内。
单以个体强度而言,我在魔族当中算得上是仅次於魔族诸王的第二档次,因
为不是战斗入员,在这个区间里面我依然是倒数的,和全盛时期的实验体相比,
大概在伯仲之间,但要收拾已经大幅弱化的她,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什、什么啊,这、这种力量是……」挨了一记猛击后,实验体看上去有些
混乱。
「如你所愿,正面上你喔!」我装出轻浮的语气嘲笑道。
「既、既然有这种力量,为什么还要用那些卑鄙的技俩……」
我没有回答,一个健步上前,又是一脚正中实验体的肚子,再次将她踹飞--
在她身体下的,是成形到一半的飞针。
掌握了她大部分魔力的现在,我能够洞悉她几乎全部的行动,现在就一边摸
索她的性格、套问她的动机,一边让她明白过去仰赖的武力对我是完全没用的吧!
我走过去,抓起实验体的一只脚,平举在前,让她的脑袋稍稍离开了地板。
人是需要立足点的生物,凌空的状态下必然会感到不安,加之头下脚上会引
起脑充血的症状,普通的奴隶被这么对待,往往会产生极大的恐怖,但是实验体
不然,也许是过去的战斗经验,让她对这个状态有着一定的适应性,也或许只是
单纯的凶性,在这种状态下,她自由的另一条腿依然向着我的脸部踹来,同时弯
腰抓住我的脚,应该是想要咬我的样子。
单以体重而言,实验体几乎要和露娅一样轻了,不过这并不会让我产生半分
的怜悯,完好状态的我,反应比她要快得多了,察觉抵抗的瞬间,我一个回旋,
将她抡在了墙壁上。
这一击,我用上了五成力道,除了惨嚎,实验体身上也发出令人不快的声音,
断了几根骨头呢?我松开手,女孩掉到了地上,身体向虾米一样弓起,又咳了几
口血。
应该不会因为下手太重杀了她吧?我透过魔力感知着她身体内部的回复状态,
发现不止内脏,连骨头都有修复的现象,我只能做到皮肉的再生,骨头还有点勉
强,真是优秀的恢复能力……嗯,貌似还有魔力包裹在外层进行暂时性的固定,
这么一来不太夸张的行动也能做到了,不愧是武者专用的宝具,机能齐全呢!
「怎么样?肯老实一点了吗?」我蹲了下来,作为被袭击者的立场,估且是
摆出了一副狞笑的样子。
女孩没有出声,取而代之的是从身体下抽出一把匕首,向我的眼睛刺了过来,
被我轻松夺走,反手一刀插在她的小腿肚,疼得她疵牙咧嘴。
以宝具的等级,这种生成的武器,按理来说在即将伤到使用者的瞬间就会自
动瓦解,不过这个机能被我干涉了,因此也伤得到她,她要什么时候才会察觉这
一点呢?
「我、我、我明白了……」
嗯?明白了?这傢伙有这么老实?
「必、必须要打倒你才行、这、这也是神的试炼对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明明已经伤得动弹不得,女孩的眼里仍透着慑人的狂气。
啥啥啥?神的试炼是啥鬼?话说,这是第二次提到了呢,那个神。
「你说的神,是拉伊丝吗?」这里估且确认了一下,多诺尔是实验体出身小
国的主流信仰,主管丰收和露水的女神。
「哈?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怎么可能与吾主相比……竟敢侮辱吾主!
你不得好死!「后续是一连串的咒骂,并不止只是现行的人类语言,还夹杂
着许多古语,以一个小女孩来说,这个词彙量真是过於丰富了。
因为没有被辱骂的兴趣,所以我掐住实验体的脖子,把她拎了起来,来回搧
了几个巴掌,直到她终於住嘴才停手。女孩的两边脸颊发红,瞪视我的眼神中满
满恨意。
我完全不在乎。
实验体所信仰的「神」是吗?真是个有趣的情报,她先前也说了神的使者一
类的话,更是进一步将那个神称之为吾主,难道她进行的那些屠杀行为,是来自
神的指示吗?还有,她的语气中把原本举国信仰的拉伊丝贬得一文不值,究竟是
狂信导致的结果,还是这个神的地位较拉伊丝女神为高呢?
我不认为是后者,主掌丰收的拉伊丝女神,在人类的信仰体系内虽然不是最
重要的神祇,但是地位也不低,而那些更上一级的神祇之中,并没有能够解释实
验体言行的存在,我认为女孩将某样事物误信为神的可能性要高上一点。
「你说的『神』,是谁?」这里就先来个直球吧!
「你没有资格知道祂的名讳!」
果然如此,反正原本也不期望直接得到答案就是了,倒不如说我是故意用这
个问题引出女孩的警戒心,这样之后就有藉口对她施以拷问了。
并非想要知道答案,也不是为了取乐,从根本上我就不是一个嗜虐的人,不
然在露娅甘愿对我奉上一切后,我和她的相处方式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以
后拷问实验体埋下伏笔,单纯只是想要藉由拷问的行为掐灭她的反抗心而已。
「攻击异族,也是受到神的指使吗?」
为了将来的拷问,我先问了她几个问题,人脑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这些答
案其实对我们双方而言都不重要,但是只要我进行了提问,以实验体的立场,就
会产生绝对不能回答的想法,并且随着时间不断强化,这样当她最终吐露答案的
时候会更加悔恨。
「那些异族本来就该死,杀就杀了,怎么样?」预料之外地,女孩回应了我
的问题,并且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更加凶狠了:「倒是身为人类的你,居然帮
助异族,简直不知羞耻……」
啊啊,这就是她攻击人类的原因吗?只要和异族有所来往,便一律当成异端
杀掉,的确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会有的言行,只不过暂时无从判断这个想法是发
自内心,还是受到所谓的神的影响。
话说回来,居然拿人类的荣耀来压我啊?真是不好意思,比起人类,我更喜
欢异族这边呢!
我伸出手指,捏住实验体的阴蒂,像是要扯下来般用力一捏,女孩的咒骂立
刻变成高亢的惨叫。
这是当然的,我的指力强得可以直接捏碎玻璃弹珠,即便宝具带给她的肉体
一定的防禦加乘,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仍无法抵受这样的狠捏。
调教露娅的时候虽然也常常揉捏阴蒂,但我用的力道是非常轻柔的,而且就
算是处罚,也因为露娅是爱玩奴隶的缘故,手法上比起疼痛,更重视性的刺激;
面对实验体则不然,我没有半分怜惜的意思,并且掐捏阴蒂的方式也有所改
变,单纯是用利它佈满神经这个特点,予以实验体痛觉上的刺激。
实验体的脖子还被我抓着,根本无法逃离,四肢不断乱颤着往我身上招呼,
但这只是本能的挣扎而非蓄意攻击,根本破不了我的防禦,我放任她的欧打,专
注於痛觉的施加,朝着一个方向拧毛巾般扭动她的阴蒂,女孩的尖叫声上了一个
档次,然而我法有放过她的打算,捏着阴蒂的手前后用力扯动,持续的强力刺激
下,女孩最终翻起了白眼,四肢瘫在两旁不断抽搐,身体下方也流出了混杂些许
骚臭味的黄色液体,失禁了。
虽然作为战士很优秀,但是身为女性的弱点还是存在的,因为过度的疼痛,
女孩陷入了昏迷,插在腿上的匕首也消失了,明明没有干涉过消失的机能,她想
要自己消除也是做得到的,是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想不到吗?我把她放倒,估且检
查了一下,确认都是靠再生就能处理的伤势后,我凝聚一颗水球,用魔法降低温
度,泼到女孩的身上。
女孩打了一个激灵醒过来,嘴里喃喃说道:「对不起……原谅我……」
哈啊?这就屈服了?虽然刚刚的刺激的确不小,但考量到她刚刚表露出来的
狂信,感觉不会那么顺利才是……
我还在疑惑中,女孩又忽然惊声尖叫起来:「杀了你!杀了你!居然敢对神
的使者这么做……」一边说着,一边又变出一把小刀向我刺来。
啊咧?这不是还是有精神吗?
总是这样被刺对心脏不好,万一反应过度又把骨头弄断了,之后调教起来也
不方便,因此这次卸除她的武器以后,我把她肩膀、肘部和手腕的关节弄脱臼了,
过程中稍稍遇到了一点阻力,是因为宝具对这类伤势有抑制的加成吗?说起来像
这种能让普通人发挥强大战力的道具,对於运动伤害的保护都很优秀呢!
反过来说,女孩因为很少受这种伤,因此抵抗能力很弱,只是卸除关节而已,
就已经让她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嗯,刚刚问到哪里了?嘛算了。「怎么样?肯老实一点了吗?」
女孩闻言撇过头去,不予回应。
啊哩?小孩子赌气啊?现在可不是能容许这么做的场合喔?我再次伸手捏住
她的阴蒂,低沉语气又问了一遍:「如何?肯老实一点了吗?」
是因为敏感部位被人把玩的刺激还是想起刚才的痛楚呢?实验体全身一颤,
仍不肯转过头来,但是开口了:「没什么……这一切都是试炼而已,没什么……」
又是试炼啊,这个说法跟刚刚的神的试炼一样吗?「会赋予这种试炼的神,
真是过份的傢伙呢!」
「不准你说吾主的坏啊呀噫噫噫————!」
女孩反驳的瞬间,我捏了她的阴蒂一下,力道只有刚刚的一半,但也足够她
疼上一阵子了。
「神的试炼,都是什么样的?」
「谁会告诉你噫呀呀呀————!」
学不乖呢。
「谁是神?」
「你没资格知绕啊呀呀呀————!」
糟糕,她的反应有点有趣。
「为什么要杀死异族?」
「他们活栽哎噫噫噫————!」
「他们惹到你了?」
「他们本来就不该被生恰柴噫噫噫————!」
实验体一边回答一边踹了过来,所以我将她其中一侧的髋关节卸掉了。
「听说你连人类也不放过?」
「……啊呀呀呀————!」
因为这次女孩保持了沉默,因此我把另一边的关节也卸掉了。
「回答呢?」
「还不是他们跟那些下等种族有交求嘎啊啊啊————!」
果然跟报告上一样,实验体因为那些人类和异族有来往所以进行了攻击,虽
然她这次老实回答了,但是我听不惯下等种族的说法,所以捏着她的阴蒂向上提
起,扯动了四肢的伤势。
「杀死异族,是神指使的吗?」
「就算吾主不说,我也会把那些下三看啊呀呀呀————!」
嘴巴就是不肯放乾净呢,我分别抓住她的两边乳头,用力向上提起,令她发
出了惨叫。
明明年纪体态都比露娅还小,实验体的发育却要好上一些,阴部长出了些许
胎毛,胸部也要大上一点,也因此乳头上的神经更加密集,被我这样欺负,乳头
已经勃起了,但并不是性兴奋,大脑控制性感和痛觉的部位本就有所重叠,异常
的刺激使得两者混杂在一起了,因为实验体是人类,所以这方面的机能好好体现
了,要我来说,生理上将两者完全错开的精灵族在这方面还比较异常。
「肯老实一点了吗?」
「呼、呼、呼……咕呀啊啊啊————!」
这次实验体倒不是不想回答,但是因为刚才的刺激令她不住喘息,所以回应
的速度慢了,为了进一步加深她的恐惧,我同时抓住她的阴蒂和一边乳头,向上
用力一拉再同时松开,随着女孩的惨叫,她的身体被上提了半尺多高,又再重重
摔落地面,敏感部位传来的剧烈刺激牵动全身的伤势,令她疼昏过去。
我适时打出一颗冰冷的水球,将她的意识拉了回来。
某些情况下的昏迷,其实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过度疲乏或衰弱的大脑
进行休息,以免精神被压垮,但是我连这点也毫不留情地攻击了。
「……对不起、救救我……」
再次醒转,女孩嘴里吐露出了求饶的话语。
连番的疼痛,已经让她精神开始恍惚,不过我不认为她会这么轻易向我示弱,
她哀求的对象,很可能是来自过去的记忆——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反
过来也是成立的,但不管什么原因,女孩行使的大屠杀都已经超过了可以被原谅
的等级。
「你在向谁对不起呢?」
会是异族吗?因为幼时曾经被异族伤害,因此埋下了恨意的种子之类的?唔,
好像有些俗套,而且再怎么说她都是公主,可能发生那种事吗?回头委託别人调
查看看好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杀了你!」
说完,女孩身上突然长出尖刺,向我袭来。
啊哩?还有力气抵抗啊?也对啦,现在女孩只是没有能够伤人的正常魔力而
已,我并未禁止过魔力的吸收,已经被她纳入体内的那些异质魔力,也都可以正
常使用……换句话说,我默许了她对我的袭击,至於目的……当然是为了名正言
顺地反击啦!
「————!」
长出尖刺这招我早看过了,就算没有,以她的虚弱程度和我对魔力的掌控,
也根本伤不到我,我再次抓住女孩的阴蒂和乳头,直接来了过肩摔,将她抡到我
的背后。
如果一般的女性被这么做,重要部位都有可能被扯裂,但是女孩的体质经过
宝具强化,阴蒂和乳头都还好好地连在身上,与两者一起留下的,还有钻心的疼
痛,这次她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直接晕了过去。
当然,马上又被我的水球泼醒了。
「呵、嘎啊、啊啊、嘎呀呀……」
再次清醒过来,因为过度疼痛,女孩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不断地呻吟
着。对喔,差点忘了刚刚已经把她的手脚关节都弄脱臼了,这一摔肯定很疼吧?
我估且是先帮她把卸除的关节都装回去了,毕竟我还不清楚宝具的自癒能力
到哪个地步,说不定会留下永久型的伤,而这次调教的目的不在於把她弄残废,
所以这方面的暴力得要适可而止。
「咕嘎呀呀呀————!」
虽然是治疗,但是我的手法很粗暴……说粗暴也不太正确,应该说我选择了
可以确实治好、但是却能活活把人疼晕的关键复位法,当然,在不会造成额外伤
害的前提下,我选择了能够进一步放大疼痛的力道和角度。
「再问一次,肯老实一点了吗?」
为了向实验体施加压力,我露出了微笑,虽然关节都被接回去了,但是从反
应可以知道她以前很少受到这样的伤势,应该说虽然战斗经验丰富,但是被宝具
守护得太好,因此对痛苦的抵抗能力反而不如一般的战士,光是这些疼痛就足以
令她爬不起来。
「呼……呼……呼……」
女孩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为了防止她再晕过去,我先上了颗水球,冰
水泼上肌肤的瞬间,她狠狠抽了一下,随即更加剧烈地喘息起来。
我没有继续催促,说到底这回调教的目的在於弄清楚她的性格,好为往后的
调教打下基础。受到这种程度的压迫,她究竟是会屈服呢?还是抗拒到底呢?
「咈唔……」
女孩的声音太细微了,即便是我被魔族力量强化过的听力也听不到,所以我
低下头去,想要听清楚她会说些什么。
「吾、吾主……如、如果这就是试炼的话,我、我也会超越给您看的……」
啊咧?还在说这个啊?总觉得我已经开始明白实验体的核心是什么了,就在
这个时候,女孩弓起了腰肢,张嘴向我咬来。
轻松躲过偷袭,我一把抓起她的左脚,又一次地将她抡到墙上。听这个声音,
又断了几根骨头呢?刚刚复位的关节,好像也有几处又脱臼了,啊啊,又晕过去
了呢!不过,下午还很长喔?
我再次将水球打到她的脸上。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