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章
过了良久张无忌射完,才「啵」的一声将他的肉棒从张凤梧的牝户里拔了出
来,张凤梧「啊」地娇喘一声身子地一颤,无力地道:「……爹!……方才凤儿
又泄了……」殷玉龙瞧见张凤梧那原本粉嫩的小屄已经变成了个合不拢的粉红色
洞口,阴蒂充血变得饱满挺立,两瓣通红的花瓣裹满了白色粘稠的淫水泡沫,连
同屁眼都在无力地瓮张收缩着,屄口周围也沾满了白白的浆液,湿淋淋的显得十
分淫靡。有许多黄黄白白的粘稠阳精从她被肏得红红的花瓣口缓缓溢了出来,张
无忌射的阳精又稠又多,一会儿便大滴大滴地沿着她的屁眼和大腿流到了床榻之
上。
张无忌瞧着她笑道:「又泄了?想不到凤儿你模样长得绝美,在床上倒是个
淫妇骚屄!」他的肉棒射完精之后仍是硬梆梆地直直挺立着,上面沾满了张凤梧
花瓣里那些白白黏黏的浆液,赵敏笑着道:「老爷,凤儿这丫头可早就想着你了,
你这肉棒又这么厉害,也难怪一连让你肏泄了几次身子!」说着俯身张开檀口含
了上去,不一会便将他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张无忌用手指扣插着她的花瓣笑道:
「敏儿,今晚可有些冷落你了,你不会吃醋吧?」
赵敏舔着他的巨大肉棒,掠开发丝瞧着他媚然一笑道:「我们母女俩都是你
的人了,我还吃什么醋?你是凤儿的爹爹,这丫头也总算让你肏了,只是你以后,
得多疼着她些……」她还没说完,张凤梧已经娇羞着嗔道:「娘!……」赵敏笑
道:「你这小蹄子,方才让爹肏得那么浪,现在又害羞起来了?」
张无忌哈哈一笑,将张凤梧的两腿往上抬着压到了她的双乳,她的无毛牝户
和屁眼这些最羞耻的地方顿时毫无遮挡地暴露了出来,张无忌的肉棒刚刚射过精
仍然硬得笔挺,他用龟头裹着张凤梧牝户的淫水和阳精顶着她的菊门缓缓磨着,
张凤梧瞧着张无忌的巨大肉棒,喉中在无力地嗯啊呻吟着,娇躯似乎有些在微微
地紧张颤抖。一旁的赵敏拿过一个小瓶,将里面透明的药油都抹到了他的龟头和
张凤梧的菊门之上,笑着说道:「老爷,凤儿这后庭屁眼娇嫩的很呢,你可得怜
香惜玉着些!」
张无忌笑道:「哼,那老子可得细细品品!」他说着腰肢一挺,那硕大紫黑
的龟头顿时撑开了张凤梧的肛眼皱褶没入了她粉红的肠道,张凤梧呻吟一声眼角
滑了颗泪珠下来,娇啼着道:「爹,你轻一些……」张无忌这次倒是缓缓小幅抽
送着肉棒,他瞧着张凤梧笑道:「凤儿,你这屁眼果然比小屄更紧!」张凤梧红
着面道:「嗯!……那侍候爹多插一些,便不紧了……」赵敏听着掩口扑哧一笑,
对张凤梧道:「你这丫头,还想着让爹早些把你屁眼小屄肏松了么?」
张无忌哈哈笑着,肉棒渐渐抽插着已经整根没入了张凤梧的肠道之中,张凤
梧的呻吟之声也渐渐加大,她那湿漉漉的小屄口随着张无忌的抽送也一收一缩地,
不时地有白白的阳精被挤着流了出来,赵敏在旁揉着自己的乳房,还到张凤梧的
花瓣口刮起了一团张无忌的浓稠阳精,送到自己花园里用手指抽插自慰着。张无
忌笑着将她揽了过来,让她分开腿跨骑着,二女的牝户紧紧贴到了一起,赵敏身
下是张凤梧凸起的紫红小珍珠,她们光洁无毛的牝户相互磨动,顿时二女都失声
呻吟了起来。
红烛已经快要燃尽,殷玉龙也记不清今夜张无忌和她们母女二人已经肏了多
久时辰。伴着张凤梧高亢的喘息呻吟声,张无忌一边肏着张凤梧的菊门,一边搂
着赵敏和她亲吻着,屋中回响着啪啪的性交声音。这样又肏了一盏茶的功夫,张
无忌终于身子一震,他将肉棒从张凤梧屁眼里抽了出来,往上顶进了赵敏湿漉漉
的花瓣,赵敏睁大双眼有些意外地「唔」了一声,张无忌已经在她屄里身子一抖
一抖地射出了阳精。
张无忌好一会才射完,赵敏搂着他的脖颈对他笑道:「你这淫贼,怕我真吃
醋,射我屄里想讨好我么?」张无忌哼了声笑道:「怕什么?不过想顺便肏两下
你这小屄罢了!」赵敏格格一笑,扶起还在不住娇喘的张凤梧道:「凤儿,可舒
服了么?」张凤梧身子软软地满面娇红,无力地娇嗔道:「娘,凤儿受不了啦!
……让凤儿歇了好么?」
赵敏笑道:「老爷,凤儿累了便让她先歇了吧,我侍候你到后面洗洗身子再
睡,好么?」张无忌笑道:「好!」说罢和赵敏二人一道进了后面的浴房之中。
此时已是深夜,房中残烛燃尽渐渐熄灭,殷玉龙有些不舍地瞧了一眼张凤梧,
她已经赤身裸体地在榻上沉沉睡去。殷玉龙心中想着张凤梧,脑海里尽是今晚她
侍候张无忌做爱的香艳画面,心情除了刺激恨不得马上重振雄风,杀张凤梧一个
丢盔弃甲。
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后当即决定要为殷玉龙和那个小男孩医治,如此一来第二
天张无忌便开始传授殷玉龙九阳神功为其疗伤,在殷玉龙自己修炼他空闲下来的
时候,还要给那个小男孩看病,以针灸刺穴疗法为其治疗。
几天下来,都是如此,殷玉龙勤学苦练,加上天资聪颖,已经九阴真经和九
阳神功融会贯通,诸多精要在张无忌的帮助下也一一解开,张无忌更是传了殷玉
龙十年功力,使得他的九阳神功和九阴真经都到了第八层境界,先天太极功还是
第七层,内伤好了实力恢复到超一流高手,肉棒也达到炉火纯青级别,每天还在
变大变粗,即将要突破到出神入化级别了,这又让殷玉龙想起周芷若说的大礼。
可是他虽然练会了,但却总感觉练的时候有些不舒服,像是走火入魔,体内
真气翻腾,像是水开了一样,似乎有一把火在烧自己,难受极了,可一停下来就
没事了,而且也感觉不到原来的伤处了,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而且感觉很舒畅,
所以也就没在乎,以为是练功时的正常反映,毕竟这是两门高深的绝世武功,岂
能那么容易练,也就没当回事就过去了。那个小男孩在几日来的救治中也有了些
好转,虽然还没醒但已经有了些意识,情况比较乐观。
而张凤梧看着殷玉龙练功那么辛苦,每天都来探望他,给他带好多好吃的,
十分关心,对自己的爹娘都没有这么上心,当然每次骚屄里都带着阳精就是了,
开始骚屄还只装了张无忌一人的,没过几天赵龙那厮恢复过来后,现在张凤梧来
看殷玉龙练功时骚屄和屁眼都还在流淌着阳精,也让张凤梧两边跑,伺候了爹爹
又要满足赵龙淫欲,恨不得两人一起来个前后贯穿。
这一切都被精明的赵敏看在眼里,知道女儿和自己一样的敏感身体,恐怕殷
玉龙以后要带许多帽子,但她却有些担心,因为这过程中上官瑶淼也常来看殷玉
龙,表现的同样热情,那个小男孩有赵敏帮着照顾,上官瑶淼就多了些空闲,以
赵敏聪明才智第一眼就知道上官瑶淼是周芷若的女儿,在回想张无忌看到的些许
惊讶后就没事了,加上周芷若又送东西来服软,那她爹肯定就是张无忌了。
她怕女儿给殷玉龙带绿帽,争不过上官瑶淼,因此她把张凤梧叫到了房间,
张凤梧:「娘,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赵敏:「凤儿,咱娘俩好久没好好说说
话了,娘有件事想问你。」张凤梧:「娘,你说吧。」赵敏:「凤儿,你外面有
男人的事,玉龙知道吗?」张凤梧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有些红,说道:「娘。」
赵敏:「还不好意思了,在娘面前怕什么,娘是过来人,都明白。」
张凤梧道:「玉龙哥哥有淫妻癖,他喜欢看凤儿找男人,在船上凤儿知道他
就在隔壁偷看,还有和爹的第一次也是,是爹告诉我的,」赵敏:「玉龙是个好
孩子,一表人才,为人正直,你俩也算门当户对,天生一对。以我女儿的条件绝
对配得上他,但你也要拉着上官瑶淼下水,让她和你一样淫荡,毕竟是你同父异
母的妹妹,找日让你爹吃了?」
张凤梧听了娘的衷告,坐在赵敏身边说道:「娘亲放心啦,瑶淼妹妹早和爹
爹还有赵龙有关系了,那时候可骚了。」赵敏点了点头,拉着女儿让她靠在自己
身上,抚摸着她的头,心里想着女儿要是真能做到最好了,母亲真心的希望女儿
幸福,自己虽然找到了幸福却经历了无数坎坷,她希望女儿的幸福不用这么的辛
苦。
上官瑶淼轻轻将门掩上,取出瓶罐拧开其中标着玫瑰二字的红罐,把内里花
瓣均匀洒落在浴桶之中。看着水中层层波澜荡开,把腰间细带一扯,解下周身衣
裙。一双如凝脂白玉般的雪手轻轻抚过傲乳,抚过细腰,抚过翘臀,望着身下一
对笔直修长的绝美雪足。
看着浮满水面的花瓣,雪手随意起落把玩着。双眼迷离间几日来的淫行浪态
一一闪现眼前。羞人的耳语,凶猛的撞击,还有那最后涌入花底的滚滚阳精,无
一不让自己血脉沸燃,沉溺其间。一手不由的揉上难以抓握的巨乳,一手已伸入
雪胯之间,掏弄着娇嫩的花蕾。轻吟一声,一股白浊涌落水中,忽的想起相公也
曾在这水中留下什么,爱人的英姿俊貌,浓情溺爱顿时填的心口满满当当,挥之
不去。
小指勾动,不经意间触及敏感的阴蒂,雪躯微微一颤,屄内又是一股暖腻流
出,正要将中指插入。忽听门外「哐当」一声,诗儿忙止住,小心问道:「谁…
…谁啊?」屋外传来赵龙颤抖的嗓音:「瑶淼姑娘,是我赵龙啊。」
上官瑶淼柳眉一扬不耐烦道:「有什么事明儿再说。」赵龙壮着胆回道:
「姑娘您可是答应了我的,只要赵某不死就可以给一次在下,不假吧?」当时上
官瑶淼看赵龙可怜,卵蛋都被吊爆了一个,肉棒眼看就要没了,想要自寻死路,
可爱善良的上官瑶淼就只好说只要好好活下去,就让赵龙玩弄一次的诺言,其实
这是张凤梧联合赵龙设计上官瑶淼的,张凤梧要拉上官瑶淼同流合污,以后才能
一起做好姐妹。
赵龙没两天就来让上官瑶淼视线诺言来了,看着地上赵龙,上官瑶淼心头一
软,更是难以左右,摇摆间早已没了思量。赵龙见她筹措,心中皆是一喜,自知
机不可失,匆匆站起脱了衣裤,随手往柴堆上一抛,已一同跃入桶中。
上官瑶淼一怔,不想赵龙竟这般大胆。羞恼之余瞥见赵龙那出神入化级别的
肉棒,不禁俏脸一红,心头不禁砰砰乱跳,花底一酸,雪躯又再热了起来。可矛
盾的心性仍是让她向后退去,直至粉背触及桶边方嗔道:「你未免忒也放肆,本
姑娘尚未应允,你竟敢踏进桶来。你这般肆意侮辱于我,真当我不敢将你们杀了
吗?」
赵龙走至上官瑶淼身旁蹲下,两手纷纷钻入水中,已迫不及待的在她雪肌上
游走。赵龙自嘲一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姑娘人中龙凤,姿色艳惊
当世。我不过是个低三下四的乞丐,有何资格能与姑娘欢愉。心知今夜即做了这
等天理难容之事,他日定当不得好死。可我从未有过一丝后悔,为了心慕之人,
便是逆天行事又有何惧。只盼完事之后,姑娘便将我杀了吧,小人以死感激诗儿
姑娘恩赐。」
言语激动之余已捧起上官瑶淼绝美俏颜,对着她水润红唇吻了下去。上官瑶
淼浑身经赵龙爱抚,不禁越为燥热起来,听赵龙说的痴狂,为了能与自己交欢竟
可连性命也不要,越想越是疼惜,少女怜悯心性已是波澜泛起,见赵龙肥厚的大
嘴将自己唇齿罩住,先前的厌恶之感竟已悄悄的消散殆尽,心头懒懒洋洋的已是
任其所为。
赵龙巨大的肉棒坚挺,心神俱痴,大嘴连连允吸着上官瑶淼口中的津液,肥
舌不时闯进游走。一来二回间竟有一许软腻搭了上来,嫩滑灵动,香甜可口。此
时更已渡进自己口中,允着舌头缠挑翻滚。赵龙见她竟是反客为主,唇舌交汇间
更不见丝毫羞怯。不禁暗赞一声尤物,肥躯已被奔涌欲血引得颤抖不停,本就勃
起的肉棒此时更是硬如铁柱,直涨的下身隐隐发疼。
上官瑶淼细舌连吐,与赵龙互饮唾液。忽觉乳尖一麻,胸前粉嫩的小奶头已
被人含入口中。「嘤咛」一声,上体尽皆酥了,两人都是一惊。待赵龙看清楚来
人又是淫笑的玩弄起上官瑶淼,来人就是张无忌,张无忌第一眼看上官瑶淼就知
道是自己女儿,血脉感应是很神奇的,加上和周芷若还那么像。张无忌早想肏这
女儿了,只是没什么机会,现在偷看到小女儿在偷人,实在忍不了了。而上官瑶
淼看见是张大教主,心里就对张无忌又奇异的感觉,加上哪比赵龙还要大一圈的
登峰造极级别的肉棒,雪手一摆,已将张无忌二人的肉棒握于掌间撸了起来……
张无忌二人浑身频频抖动,上官瑶淼羊脂白玉般的身躯早被二人来来回回舔
了数遍,上官瑶淼娇喘于于,绮念缠绕,却碍于小妇人心性不愿开口索要,心想
二人终有口舌酸疼之时,又何需自己垂颜,再者两人同舐较之一人岂止胜过百倍,
这般滋味着实不错,心防一放,便任由着他二人胡闹了。
赵龙品鉴数周,始终觉得上官瑶淼胯下花蕾最是诱人,粉嫩洁净不说,就那
时收时放,喷涌不休的丰润蜜液就足以让人如痴如狂,还散发浓郁的兰花香气。
双手微一用劲,将上官瑶淼抬放在了木桶边缘,轻轻将她雪胯打开,就着那鲜嫩
牝户一埋头,已狠命舔吸起来。
张无忌也是老江湖,赵龙的一系列动作早在张无忌的预料之中。上官瑶淼方
才坐上桶边,张无忌也已跨出桶外,结实的六块腹肌顶着上官瑶淼微向后倾的滑
腻玉背,双手经过臂下,一把将一对硕乳握住,食中指把着小奶头轻轻搓弄。
这番一来可叫上官瑶淼好受了,雪手伸起轻轻抚着张无忌英俊的脸庞,转过
娇颜难耐的看着他,痴痴媚态只怕寻遍天下亦无一人能够抵挡。张无忌虎躯一震,
狠狠咽下一口唾沫,见她唇间水光盈盈,对着红唇激吻而下,喘息间两条舌头重
又勾搭在了一块。
赵龙见上官瑶淼春水越流越是厉害,正要开口调笑几句,却被她一手死死摁
在屄口,双腿紧闭,将他头颅卡住。赵龙立时为之气闷,忙张开嘴大口喘气,谁
知便这一刹,蜜穴中竟有一股水流激射而出,尽皆奔进赵龙嘴中,微涩微酸之间
交杂着一许淡淡骚膻,赵龙心头猛跳,竟不管它是尿是水一股脑全喝进了肚中。
上官瑶淼娇呼一声,忙紧收小腹止住尿液,全因体质敏感,又经两人这一折
腾,高潮之时竟把持不住尿了出来,初时确实是想借此羞辱他一番以解心头之气,
却万想不到他竟如历甘露一般将其尽数饮下,胸口砰砰乱跳,一朵红云印着雪躯
俏颜更是艳丽,心中羞惭无比,看着赵龙喃喃了半天方道:「你……你怎不躲开
呀?」
那知不见赵龙回答,张无忌已搂着诗儿重回桶中,捧着她浑圆挺翘的美臀,
上官瑶淼惊呼连连,雪胯重被打开,前后两洞尽收赵龙眼底,伸出舌头抵在洞口
狠狠向里头钻入,顿时酥麻之感游遍全身。上官瑶淼美眸紧闭,贝齿咬着下唇不
断摇头,苦苦忍住的尿意又再复返,筹措间却听赵龙在下边喘着粗气道:「求瑶
淼姑娘再赐些圣水给我吧。」
此言一入耳,上官瑶淼顿时欲血澎湃,双手攀上巨乳,揪着乳头狠狠一捏,
尿液立时喷洒而下,赵龙晃着脑袋忙伸长了舌头去接,猴急的深怕它走漏了一滴。
上官瑶淼眼中满是羞涩,心头却甚是激动,羞着脸妮声道:「你……不嫌脏呀…
…竟连人家的尿水也抢着喝?」赵龙抬起头嘿嘿直笑道:「你是仙子,但凡从你
身子里出来的都不寻常,我自当要抢着喝。」
上官瑶淼噗嗤一笑,心头一乐,脑中竟闪过一念:什么时候也让玉龙哥哥尝
尝我的的东西,此念未消已惹的心头频频猛跳,正胡思乱想之际又被张无忌二人
放入了水中。只见眼前一花,一张英俊脸已近在咫尺。还未缓过神来,但觉花瓣
一紧,一根十分巨大粗硬灼热的事物已填了进来,蜜穴之中登时满满当当妙不可
言。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