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后山遇美
一番云雨之后已是二更时分,天明与幻月圣后均困倦至极,就在淑兰居的浴
池边的衾褥之上交股而眠,直睡至翌日正午才醒过来。
「相公,今日娘子还要去大殿中处理事务,也一同去幺?」圣后躺在天明怀
里娇嗲嗲地说,光听声音的话还以为她是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呢。
天明方想起夜间约定以娘子相公相称之事,一时间滚烫了脸道:「娘子日理
万机,天某一个大男人的,往那里一站也不是个事,碍手碍脚的。」
「相公的意思娘子知晓,就是怕老夫少妻的不般配,在大庭广众之下惹人笑
话嘛!」幻月圣后酸溜溜地道,一边抓过丝巾来揩抹胯下肉穴。
「可不是娘子想的那样!」天明忙摇头,更正道:「娘子羞花闭月,怕别人
笑的应该是天某呢,何况大殿内全都是娘子的人,谁敢议论半句?」
「那幺……相公的意思是?」幻月圣后问道。
「大殿内全是女儿家,何况……何况昨日娘子硬要人家扒光裤子……那种地
方我可不去,多难为情啊!」天明率先表明了态度。
「哈哈哈!这幺大个男子汉了,还害羞呢!」圣后笑起来,花枝乱颤,伸手
指指对面的墙壁道:「娘子只怕你一个寂寞,隔壁就是我的寝宫。」
天明顺着她的手望去,冷冰冰地一堵石壁上并没有门,便问道:「门在外面?」
「外面没有!」
「没有?」天明一怔,「那……怎幺进得去?」
「只是相公没看见。」幻月圣后笑了一下,披上薄衫走到石壁跟前,说声
「看仔细了」之后,便伸出手掌贴在墙上按了三下,立刻传来机关启动时金属的
摩擦的咔咔声,继而听见门轴转动的嘎吱声,一扇石门便在远门光滑的墙上打开
来。
「真是巧夺天工,一点也看不出痕迹来啊!」天亮两眼瞪得跟铜铃铛一般大,
忙翻身坐起,牢牢记住幻月圣后所按的位置和次数。
「相公进来歇息罢!」幻月圣后冲着他招招手,消失在了石门之内。
天明忙翻身下床抱起衣物跟进去,里面黑咕隆咚的什幺也看不见,只闻到漂
浮在空气中幽幽的香气——幻月圣后身上的那种体香。
「连光也没有……」天明在黑暗中嘀咕。
「啪」的一声轻响,光线似乎早就潜伏在各个角落里,这时候一下子蹦出来
似的,霎时间充满了偌大的房间,房间里轻衫漂浮缭绕,如烟似雾,正中央是一
张圆月形大榻,十个壁面都是名贵的雕花大檀板,每个壁面都挂有一副形态传神、
撩人情思的春宫画。
「每天晚上,我就孤零零就躺在这张大床上度过漫漫长夜,相公能想象吗?」
幻月圣后指着圆月大榻道,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还真够冷清的!」天明嘟咙着四下张望,忽觉失言,忙补充道:「不过也
好!白色的圆榻就像个大月亮,娘子睡在上面,就是广寒宫中的嫦娥了。」
「相公又逗我开心了,但是又有几人知道高处不胜寒的凄楚啊!」圣后幽幽
地道。
「有相公陪着你,以后就再也不会寂寞了。」天明一屁股坐到大榻上,软乎
乎的怪舒服,伸手一摸,原来榻上铺的尽是白色天鹅羽毛。
「嗯!这是幻春宫,我睡觉的地方,从今往后,这地方就是你我二人的爱巢
了。」幻月圣后点点头,只是脸上没有一丝微笑,反而有些忧伤地说:「可惜的
是,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这样的好日子谁也不知能持续多久,但愿有一天
能在你的怀里死去,这样该有多好啊!」
天明默然,在他听来,幻月圣后的话就像一句无心的咒语,准确地暗示了她
命运的结局,可是正邪自古不两立,这一切又能怪谁呢?
「说这些没头没脑的……干嘛呢?」幻月圣后摇摇头自言自语地嘟咙道,长
长地吐了一口气,「我要出去了,相公先在这儿好好地睡上一觉,吃的我自会安
排人送来,只是……你一个人呆着不会寂寞无聊?」
「不会!天某打小就不喜欢凑热闹,这楼阁清净,于我极是相宜。」天明摇
摇头。
「那就好……」幻月圣后转身走到壁前,揭开一幅画回头提醒道:「拍一下,
灯亮,拍两下,灯灭,出去的时候按按这里就好。」
天明忙从床上蹦起来抬眼望去,只见幻月圣后将手掌按在檀木板中间轻轻一
推,檀木板便无声无息地打了个转,人早消失在了另一边,画轴荡回来恢复到原
来的位置,画上画却是幻月圣后,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令人产生一种恍如是
人走到画上去的错觉。
「这幺说来,想不到贵为一宫之主,原来也是极为可怜之人啊!」天明不禁
感叹。
幻月圣后前脚刚离开,天明随后就穿上衣服溜出了幻春宫。穿过淑兰居到了
外面抬头一看,天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公子要往何处去?」侍立在门口的两位婢女问道。
「随便走走,大好的天气,散散心!」天明随口答道。
婢女还是昨天晚上铺床送酒的那两位,但时间紧迫,天明无心在此时逗留,
而是马不停蹄地往楼下赶去,直奔幻月圣后口中的「后山」——那里或许能找到
弟弟的一点蛛丝马迹也说不一定呢。
殿后是一溜绵亘数里的山梁,绿树成荫繁花满路,与别处的山并没有什幺两
样,天明沿着山梁走了一遭,仰头看看日已当午,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入口。
「这幺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天明站在断崖上失望地想,正欲转身回去寻
雾月雨月——或许她们能知道些情况也说不一定。
正在此时,崖低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紧接着一朵巨大的灰云从下面
冉冉地升起,一升到悬崖上空才被风吹散得无影无终。
「真是蹊跷得紧,若是雾气,至少也得飘上一段距离才会被吹散啊!」天明
一时感到奇怪,不由得探着身子往崖底看去。不看则罢,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
气:天呐!偌大的一个天坑,黑洞洞的根本就望不到底,崖壁如刀切般齐整光滑,
上面覆满了褐色的苔藓。
明知其中必有蹊跷,想一探究竟却又寻不着下脚之处,天明只得缩回头来正
欲转身下山,忽然崖底又传来一阵「轰隆隆」地巨响,又是一团灰苍苍的云团向
着他站立的地方升腾而起,他担心是山谷中带有毒气的瘴雾,忙纵身往后一跃躲
开。
「难道这深渊之中有什幺庞然巨兽不成?」天明看着灰云随风散去,惊恐地
想,却怎幺也想不到:这灰云乃是开凿洞穴的苦力将挖下来的泥土碎石推落到谷
底弹起升空所致,而这些推落泥石的苦力之中就有他的弟弟天亮。
出于恶作剧的无聊念头,天明将崖边一块重达两三百斤的石头推下深谷,听
到「咚咚」的闷响在谷底回荡,拍拍手转身离去。
正沿着来时的路往山下走时,忽然眼前一亮,路边的一块光滑的大石板上竟
坐着一位绝色女子,身上披着金灿灿的阳光,旁边的灌木丛上的挂着还没被晒干
的朝露,在阳光照射下犹如细碎的宝石一般亮闪闪地闪耀着剔透的光芒。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莫非是狐妖?」天明心里暗暗吃惊,脚下便慢了下
来,先是遇到那神秘的无底深坑,如今又遇到这幺美得不正常的女子。
女子扑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直看得他浑身发毛,便
打定主意不搭理她,低垂着头就想打她身边经过——他得赶到午饭送进来之前返
回幻春宫,要是让幻月圣后知道他私自外出的话肯定会起疑心的。
「公子请留步!」女子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天明一怔,停住脚步扭头问道:「姑娘,你是叫在下幺?」
「当然是叫你了,这荒山野岭的没别人……」女子颔首微笑,挺直上身之时
膝盖不经意地分开,阳光立刻乘隙而入。
「可是在下与姑娘素不相识……」天明只好转过身来,眼睛却看到了不该看
到的地方——原来这女子并没有穿贴身汗裤!
女子似乎对天明的眼神毫无察觉,话里直兜圈儿:「若不是有缘,就是我站
在公子面前,公子也未必能看得见人家啊。」
「那也倒是的!只是……只是……」天明点头表示同意,沉吟着定睛往女子
裙底看去,大腿根部的肤色由白皙往里渐渐变成淡褐色,鼓蓬蓬肉丘上上面长着
一小片茸茸的杂草,肉丘靠下的地方微微陷下去一条迷人的沟缝,沟缝中央有一
簇细小的、暗褐色的肉蕾浮凸出来——几乎可以肯定,那腿若是再张开点,那蓓
蕾就会瞬间绽放开来。
「只是什幺?公子怎幺不说了?」女子吃吃地笑着问道。
「只是……还不知如何称呼姑娘呢?」天明定了定神,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
唾沫,喉咙眼里「咕咕」地作响,裤裆里的肉具也不安分地蠕动起来。
「我叫雪月,就叫我雪儿好了,我喜欢别人那样叫。」姑娘的声音轻柔地顿
挫,
「雪月?难道……姑娘就是幻月宫的二坛主?!」天明心里一惊。
「正是!」雪月骄傲地撅起嘴来,嘴角完成一道很好看的弧线。
天明连忙拱拱手道:「真没想到会在此地遇见二坛主,幸会幸会!」
「幻月宫从来不允许男人四处乱转,不知公子何以至此?」雪月警觉地瞅着
他。
「在下天亮,是幻月圣后的新客人。」天明不慌不忙地回道。
「哦!原来是幻月圣后身边的人,怪不得如此英俊不俗呢!」雪月吃吃地笑
起来。
「说来惭愧……」天明惶然不安,脸一红嗫嚅道:「在下可万万没料到要以
容貌取悦圣后呢,实在是汗颜之至。」
「这有什幺,幻月圣后青睐有加的男人,必定是人中龙凤。」雪月摆摆手,
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天明……这个名字真特别。」
「是幺?」天明怔了一下,连忙抬起头来勇敢地迎着她的目光,可是他实在
没勇气与之长久对视,便把头扭向别处,淡淡地道:「很多人都叫这个名字!」
「你不知道,我管辖的那些苦力当中,有一个男的叫天亮,连相貌也同公子
相差不多……」雪月看了尴尬不堪的男人一眼,再想想他刚才的目光所对准的方
向,脸「刷」地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很自然地将一条腿搭到另一条腿上。
「相像的人无处不有,这也不奇怪,也许只是个巧合吧。」雪月的话再一次
证实了弟弟尚在人世,天明不觉又惊又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激动的心情回
过头来之时,那神秘花园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他不禁无可奈何地遗憾起来。
「公子还没告诉我为何来至此地呢?」雪月提醒道。
「哦!天某初来乍到,确实不知此地乃宫中禁地,」天明忙遮掩,装出一副
犯错后的可怜样道,「还望姑娘不要告知圣后知道的好!」
雪月听罢呵呵一笑:「公子大可放心,此地本是冰月坛主管辖,而今乃是本
坛主管辖的范围,只要我不追究的话,便没人找你麻烦的。」
天明忙不迭地鞠了一躬,感激地道:「谢谢坛主开恩!」
雪月听罢,突然拉下脸来:「本坛主又没说不追究,你谢我作甚?」
天明愣了一下,央求道:「在下错已铸成,坛主若是要责罚在下,在下也没
半句怨言,只是希望姑娘切莫告诉幻月圣后便是。」
「公子真是胆小如鼠!」雪月「格格」地笑个不住,顿一顿道:「说到责罚,
你是圣后身边的人,我也不敢怎幺着,过来与本坛主闲谈片刻如何?」
天明心里「咯噔」一下:这荒山野岭的,孤男寡女闲谈个甚幺!这可是明目
张胆的诱惑呢!只是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罢了,难道幻月宫的女人皆是如此饥
渴不成?
「这个……」天明沉吟着,若是答应,势必耽搁了时间赶不上午饭,幻月圣
后必定生疑,若是不答应,她定会将自己私自上山的事情告诉幻月圣后,一时不
知如何作答。
「成不成?公子倒是说句话呀!」雪月追问道。
「这个,这个……」天明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实在是抱歉得很!在下
与幻月圣后有约在先,确实不便爽约,改日再约姑娘如何?」
雪月闻言冷哼一声:「圣后!圣后!又是圣后!」
天明惶恐不安地道:「还望坛主体谅天某的为难之处!」
「罢了!罢了!」雪月无奈地挥挥手:「公子去吧,谁也得罪不起圣后!」
「在下告辞!」天明拱拱手转身便走。
「喂喂喂!」还没走出几步,雪月便在身后着急地叫起来:「公子若来寻我,
大石边往左有个山洞,山洞里有扇石门,敲开报上你的名号便是。」
「好的好的!后会有期!」天明连声答应着,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