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玄幻 欲劫】(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1春梦还是噩梦??
另一边,大陆最大的邪教圣魔门,此时绝色妩媚的紫心瑶,被关在一间囚牢
中,对着四边墙壁,紫心瑶「哎」的叹气一声,脑海不由来回想一个月前的事情,
那时遗迹天空破碎,一大群强者进来遗迹,寻找门派的弟子就带离遗迹,那时她
也被门派的长老带出了遗迹,回到圣魔门,当时她二话不说就离开了,一来在遗
迹最后那时,她还没有看见龙冥带凤莹莹回来,二来,在龙冥去追凤莹莹时,因
刚昏迷醒来时没有注意,但是当龙冥离开后,她就感觉全身传来一阵异样,乳头
传来一阵阵轻微的疼痛,秘处传来欢爱满足后的舒服,感觉秘处深处有液体流出
来,当时她神识检查一下身体,顿时就发现乳头通红,乳房布满指痕,吻痕,秘
处流着一丝丝的白色精液,她感受到精液有自己的气息和陌生人的气息,她不知
道那个人是谁,但她知道自己在昏迷时被人强奸了,那时她悲痛欲绝,到最害怕
让她无法承受的是,还是龙冥知道会离开他。
来到圣门,发现龙冥正拉着凤莹莹的娇手出来,她问他们去哪,龙冥说去城
镇,并霸气的捉住她的娇手,叫她也一起来,来到圣门附近的城镇,龙冥直接拉
着她跟凤莹莹到客栈开了一间房间,然后,接下来两天,他们三人就在床上渡过,
那两天三人异常疯狂,她内心异常害怕深爱的龙冥知道自己被人趁昏迷时奸淫,
所以异常的疯狂索要。,疯狂几天后,紫心瑶最后还是不舍的回到了圣魔门,刚
回去就看见师傅,也就是圣魔门的掌门,司徒倾城,坐在主位上,下面站着几个
弟子,正是遗迹幸存的人,她看见师傅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当时她就内心一惊,
不过还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是她知道疼爱自己的师傅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看自
己,肯定是自己不知何时做错可事情,于是她连忙拜见师傅道:「师傅。」
司徒倾城拥有绝色倾城的容颜,性感成熟,婀娜多姿的娇体,那时她高高在
上的坐在主位上,看了紫心瑶一眼,然后放出神识对紫心瑶娇体检查一下,眼神
更加冰冷,然后不带没有丝毫感情,问道:「心瑶,我记得,你进入遗迹之前还
是处子之身,现在你却已经并非清白之躯,说吧,你是不是在遗迹内寻找到了道
侣,并且已经跟他双修过了,还是有其他原因导致失去处子之身。,」
紫心瑶没想到师傅如此直接,脸色当时就红润起来,满脸羞涩,脑海很自然
浮现龙冥的身影,本来不想回答,但是看见师傅冰冷的眼神时,她内心不安,却
还是羞涩的点头回答道:「是的,师傅我在遗迹中确实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并
且已经跟他,欢,欢好过了。」
司徒倾城冰冷看着满脸羞涩的紫心瑶,继续问道:「那个人是谁,告诉我!?」
紫心瑶闻然,就准备冲口而出回答是圣门的龙冥,不过就在这时,她记起第
一天进去圣魔门时,司徒倾城对她说,我们圣魔门跟圣门是死敌,记住不能跟圣
门的人成为朋友,更加不能成为道侣,如果敢违背你将受到最大的惩罚,甚至我
会亲手杀了你,脑海闪过这段记忆后,紫心瑶顿时异常惊恐,不安,脸色发白,
她当时就支支吾吾,低着头,不敢看司徒倾城,支支吾吾起来:「他,他是。」
司徒倾城见状,眼神无比冰冷,不耐烦喝声叫道:「他到底是谁,快点说。」
旁边的弟子有男有女,看着紫心瑶低着头支支吾吾,随即就有个样貌清丽端
庄的女弟子满脸冷笑,眼神嫉妒,幸灾乐祸看了一眼紫心瑶,然后就向着司徒倾
城恭敬道:「掌门,我知道紫心瑶师姐的道侣是谁,他就是圣门的龙冥,当时在
场的师兄师弟应该也有不少人看见,圣门的龙冥进入紫心瑶的楼阁内,而且遗迹
是两人眉来眼去。」
司徒倾城眼神冰冷,始终看着低头的爱徒紫心瑶,当女弟子说出是龙冥时,
她娇体就开始轻微颤抖起来,当女弟子说完后,她冰冷问道:「心瑶,是不是真
的,你的道侣真是圣魔门的龙冥。」
紫心瑶知道已经瞒不住了,当即跪下来,脸色苍白,声音颤抖认错道:「师
傅,徒儿知错,求师傅成全我们。」
司徒倾城闻然,当即异常愤怒,强大的气息不由来释放出来,并压想紫心瑶,
怒喝道:「紫心瑶,好大的胆子,为师从你第一天成为我弟子,就叮嘱你不要跟
圣门的人做朋友,更加不能成为道侣,你到底有没有将我的话记在心里,还是说
你故意跟为师作对。」
司徒倾城修为高深莫测,单单释放气息,就让下面的弟子喘不过气,仿佛被
一座大山压着,全部满脸惊恐的跪在地上,而且还不是专门针对他们,更不要说
专门针对的紫心瑶了,不过紫心瑶原本实力就高于旁边的弟子,在遗迹跟龙冥双
修时,修为更近一步,所以她现在也感觉喘不过气,娇体剧烈颤抖,嘴角也流出
了鲜血,不过却支持下来,她脸色苍白,眼神坚定,抬头看着司徒倾城,恳求道:
「我跟龙冥师兄是真心相爱的,求师傅成全。」
司徒倾城看见爱徒如此坚定,眉头不由来一皱,忽然就收回气息,沉吟一下,
轻声道:「很好,心瑶为师看出你很欢喜那个龙冥,为师也不是无情之人,这样
吧,你叫龙冥脱离圣门,拜入我圣魔门,我允许你跟他成亲成为夫妻,我想这个
你应该很容易做到吧。」
跪在地上的弟子满脸惊疑,没想到掌门竟然如此疼爱紫心瑶,竟然连自己立
下的门规也从中找个漏洞给她,不过他们不敢说什么,都扭头看着紫心瑶的回答,
可是让他们震惊的是,紫心瑶竟然满脸坚定,看着掌门恳求道:「师傅,对不起,
我做不到,而且我希望师傅能让我脱离圣魔门。」
司徒倾城闻然,当时也愣住了,她明明已经作出如此大的让步,然而紫心瑶
不领情,反而还要退出圣魔门,下一秒,她眼神杀意涌动,冰冷无情的看着紫心
瑶,有种要杀了她的冲动,不过她不是笨蛋,要不然也开创不了圣魔门,她认真
一想,当时就知道原因,不由沉声道:「心瑶你难道用了为师教你的秘法,你不
但俘虏不了那个龙冥,现在反而被他反噬俘虏你了。」
司徒倾城说完就看见紫心瑶,满脸惊慌,当即就知道了猜测没错,随即她说
出一阵玄妙的法语,手指对着紫心瑶,顿时一道法力射进紫心瑶的脑袋,下一秒,
跪在地上的紫心瑶,双手抱头,满脸疼痛,并发出痛苦的声音道:「啊,我的头
好痛。啊。」叫了几声,她就昏迷了。
当紫心瑶醒来时自己身处在这间地牢里面,当时就有弟子传话给她,说师傅
要她在这里面壁思过,过段时间会见她。
紫心瑶醒来后,回想之前师傅对她所做的事情,聪明的她立刻就知道,师傅
解除了双修秘法反噬成奴的后遗症,当时她就没有之前那样脑海不停响起龙冥要
她离开圣魔门的声音,那把声音有种蛊惑命令似得效果,是她无法抗拒本能顺从,
所以她现在已经对于离开圣魔门的想法已经没有了,毕竟这是养育她的地上,但
是她却对于龙冥的情感没有丝毫改变,依旧离不开他,想永远跟他在一起。
……
一张宽大的白布铺在地上,白布上躺着一名容貌绝色倾国倾城,圣洁高贵,
全身赤裸的女子,女子娇体上被一名样貌不错的男子压着,男子上身穿着衣服,
下身全裸,两人旁边有些一件件的衣服,有白色的衣裙,有粉色的抹胸,有白色
的内裤,异常凌乱,明显看出是被随意扔掉在地上的。
此时,女子乌黑修长的秀发异常凌乱,媚眼水汪汪,脸色艳红妩媚,眼神迷
离,娇手环抱男子的后颈,性感的红唇主动热情的回应男子的嘴唇,挺直饱满坚
挺的雪白柔软圣峰,迎合男子的大手,享受大手将圣峰揉搓成各种形状,粉嫩的
秘处本能包裹着男子的阳具,修长性感的美腿分开悬浮,随着阳具的抽插摇摆不
定,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凤莹莹,而男子却是被龙冥杀掉的剑中。
此刻就在旁边,却又另外一个凤莹莹现在哪里,看着自己主动迎合剑中,她
无比痛苦,痛不欲生,她刚才看着自己被剑中强吻时就试过要阻止,可是娇手却
穿过他们的身体,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剑中强吻几下后,自己突然主动热
情回应,然后看着剑中轻易将自己压在身下,接着一边吻一边脱衣服,而自己没
有丝毫反抗任由剑中解开衣服,脱掉,接着还看着自己主动分开双腿,眼睁睁看
着剑中提着坚挺丑陋的狰狞阳具插入秘处内,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一边热吻一
边抽插,这个过程凤莹莹看的无比痛苦,生不如死,悲痛欲绝,她在哪里哭着求
饶道:「呜呜,不要,求你不要,呜呜,凤莹莹你醒醒,他不是你的冥哥哥啊,
呜呜。」,当看见阳具往秘处插入时,她痛苦万分,哭道求饶道:「呜呜,不要
啊,呜呜,求求你不要插进去,呜呜,啊,不。求你不要,呜呜。」
可是,身前的两人完全无视她,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阳具插入秘处,并抽插
起来,凤莹莹跪在地上痛不欲生的看着自己主动的跟剑中欢好双修,狂流眼泪,
当看见阳具抽插进出时,带出一滴滴的淫水时,看见自己眼神迷离,享受时,她
更加痛苦万分,痛哭道:「呜呜,不,我不要啊,呜呜,我生生世世只爱冥哥哥
一个人,呜呜,不要,求求你们不要继续了。呜呜。」
可惜身前的两人完全无视她,不但如此,反而更加疯狂起来,只见两个嘴唇
分开,随即剑中埋头在自己的脖子一路往下狂吻,而自己却仰着头,脸色殷红,
极度妩媚迷人,满脸享受,眼神迷离,陶醉,红肿的樱唇半张,发出诱人的淫叫
道:「啊啊。啊哈,啊哈,好舒服,啊哈……」
当剑中埋头在饱满柔软雪白的圣峰狂吻,舔舐一遍后,眼神通红,兴奋,激
动,淫邪,张口吃下坚挺粉嫩的樱桃,含在嘴里贪婪吸吮时,凤莹莹看见自己,
娇手用力环抱剑中的脑袋,娇体颤抖,修长性感的美腿不由自主交叉缠绕剑中腰
间,仰着头,满脸陶醉享受,眼神迷离,喝望,红肿樱唇大张,发出极度淫荡的
娇吟道:「啊。啊啊,好舒服,啊啊,用力点,啊啊。快点,啊啊。」
凤莹莹生不如死,娇手捂住耳朵,痛不欲生的流着泪,摇头痛哭道:「啊。
不要说,我不要听,呜呜,冥哥哥,对不起,呜呜,」
片刻,剑中已经忍受不了,阳具用力一挺,凤莹莹就看见,自己不但没有阻
止,反而娇体开始扭动,满脸喝望,眼神迷离,哀求,发出淫荡的求欢声:「啊,
好热,啊啊,师兄不要停,给我,我要,嗯嗯,求你快点动,我下面好难受,嗯
嗯。」
凤莹莹生不如死恨不得自杀,流着泪,痛不欲生,摇着头,捂住耳朵,痛哭
道:「不,这不是我,呜呜,冥哥哥,救我,呜呜。」
可是回应她的却是,面前的自己无比热情主动,娇手按摩埋头吸吮乳头的脑
袋,并且故意挺着胸,让剑中更加方便,娇体扭动,随着剑中再次开始抽插,脸
色越发殷红,仰着的头颅,忽然扭头看着她,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陶醉,满
脸享受,异常妩媚勾人心魂,红肿的樱唇半张,吐气如兰,发出淫荡的娇吟道:
「啊啊,师兄,你好厉害,啊啊,我的奶子被你吸得好舒服,啊啊,」
「唧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啪啪啪」,「啪啪啪」
的抽插撞击声。
即便凤莹莹捂住耳朵也没用,依然无比清楚的听见,她生不如死,流着泪,
痛不欲生求饶道:「不,呜呜。求求你们,不要再继续了,呜呜。,冥哥哥。救
救我,呜呜,」
又多了片刻,凤莹莹闭上眼睛想不看也没用,依旧能看见身前让她生不如死
的画面,只见自己仰着头,脸色潮红,满脸享受,眼神迷离,陶醉,失神,娇体
痉挛,娇手紧抱埋头吸吮乳头的脑袋,双腿用力夹住剑中腰间,红肿的樱唇大张,
吐气如兰,发出舒服的娇吟道:「啊啊,师兄用力点。啊啊。再快点,啊啊,要
来了,啊哈,啊哈,啊。」
就在这时,凤莹莹听见背后传来龙冥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惊呼道:「莹莹,
你……」
凤莹莹连忙扭头,顿时看见深爱的龙冥,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看着身
后的自己,而龙冥身穿还有紫心瑶和上官云,以及狐魅,他们都瞪大眼睛不可思
议的看着自己,那一刻她懵了,随即无比惊恐,慌乱,焦急道:「冥哥哥,不是
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过回应她的却是,龙冥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忽然变成满脸微笑,看着自
己眼神柔和道:「莹莹。你不用解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不过算了,既然你
喜欢这个人,那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其实我最近也很烦恼,身边这么多知
己,我也兼顾不了,现在好了,少了你,我就可以兼顾了。」
紫心瑶,上官云,狐魅,她们闻然满脸欢喜,微笑着看着自己异口同声道:
「凤姐姐,多谢你,少了你,我们以后就可以跟你的冥哥哥永远在一起了。」
刚说完,紫心瑶就满脸微张,调笑道:「咯咯,姐姐你的身材真好,难怪那
个家伙如此疯狂。」
接着,上官云满脸羞涩,惊叹道:「姐姐,你好淫荡,我们都看见你跟他的
全部过程,啊,姐姐你跟他是不是很舒服啊,我看见你很享受的样子,真是羡慕。」
狐魅满脸坏笑,娇笑道:「咯咯,凤姐姐,你肯定很舒服吧,你看流了好多
淫水啊,咯咯,你看你的乳头,都竖起来了,肯定被吸得很舒服,真让人羡慕啊,
哇,姐姐你看,你又痉挛了,是不是又高潮了,」
龙冥站在一直面带微笑,眼神柔和的看着,狐魅说完后,他就温声道:「莹
莹再见了,我们走吧,」说完就转身离开。
而紫心瑶她们满脸幸福,欢喜的转身跟随龙冥离开,凤莹莹惊恐,恐惧万分,
无比焦急起来边追边哭道:「呜呜,冥哥哥,我知道错了,呜呜,求你不要离开
我,呜呜,冥哥哥,求你不要走,等等我,呜呜,」可是追了很久,龙冥他们的
身影越来越远,最后直到消失不见。
凤莹莹无比绝望,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扭头一看,顿时看见剑中拔出阳具,
自己双腿竖立大大分开,清楚看见粉嫩的秘处撑开一个洞,流出大量混合的精液,
表情还满脸满足,陶醉,下一秒,凤莹莹不知手中何时有了一把剑,没有犹豫,
往胸口心脏位置插进去,接着就是一片漆黑。
一片漆黑时,突然听见龙冥轻微的呼唤声道:「莹莹,醒醒。」,开始呼唤
声很微弱,接着越来越大,最后无比清楚响亮。
现实中,躺在床上,身体被被子覆盖,容貌绝色倾城倾国,圣洁高贵的凤莹
莹,眼睛紧闭,眉头紧皱,额头布满汗水,眼睛流着泪水,摇着头,红唇微张无
意识发着梦话道:「冥哥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离开我,,」,而
旁边被她吵醒的龙冥,此时一手支撑起身体,一边大手按在被子上轻摇她娇体,
满脸关心,温声到:「莹莹,醒醒。」
下一秒,眼睛紧闭的凤莹莹,猛得睁开眼睛,眼神迷惘,随即呼吸急促娇喘,
过了几个呼吸后,她眼神才开始清明,顿时感觉全身被汗水湿透,眼睛还在流着
泪,她不由来伸出娇手摸了摸眼角的泪水。
龙冥看见凤莹莹如此,不由温声关心问道:「莹莹,你是不是发噩梦了,有
我在,不用怕的。」
凤莹莹闻然,扭头一看,看着满脸关心的深爱俊美龙冥,脑海很自然浮现刚
才发梦,龙冥带着紫心瑶他们离开的画面,下一秒,凤莹莹媚眼泪水汪汪,流着
泪,连忙抱着龙冥,痛哭道:「呜呜,冥哥哥,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
龙冥被凤莹莹压会床上躺在,他轻抚凤莹莹光滑的后背,安慰保证道:「傻
瓜,我又怎么会离开你呢,我保证,我就算死也不会离开你的,乖,不要哭了。」
凤莹莹闻然先是安心,随即脑海浮现自己跟剑中的欢好画面,内心无比愧疚,
悲痛欲绝,松开龙冥后,接着就娇体一动压在龙冥的身上,娇手轻轻夹住俊美的
脸庞,低头就强吻龙冥的嘴唇。
身体被被子覆盖,只露出头颅的,龙冥没想到凤莹莹如此突然的行为,先是
一愣,随即清楚感觉压在身上凤莹莹赤裸的娇体湿漉漉,异常温热,他知道凤莹
莹刚才发噩梦了,没有推开她询问,而且大手抱着她的娇体,嘴唇热情的回应。
吻了片刻,凤莹莹收回夹着龙冥脸庞的娇手,伸进被子内,下一秒,隆隆而
起的被子开始起伏,一个呼吸后,被子停止了起伏。龙冥感觉阳具进去了一个湿
润的紧致温暖地方,他当然知道这是凤莹莹的秘处内,他清楚感受到秘处很是湿
润,内心不由来有些疑惑,不知凤莹莹到底是发噩梦,还是在发春梦,其实连凤
莹莹也没注意到,虽然梦境是与剑中的欢好画面,对她来说确实是痛不欲生难以
忘记的痛苦的恶梦,不过同时却又是一个春梦,看着自己跟剑中的疯狂欢爱,无
意识下身体的本能作出了反应,秘处流出了淫水,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坚挺起来。?。
而当事人凤莹莹内心此时只想跟深爱的龙冥结合为一体,没有流着自己的秘
处湿润,她此刻无比疯狂的热吻龙冥的嘴唇,而将阳具塞进秘处后,她就感觉无
比安心,也没有想过要欢好……
又吻了片刻,龙冥感觉凤莹莹没有丝毫要欢好的意思,但是他感觉阳具被秘
处包裹传来的舒服,还是忍不住下体动起来。
凤莹莹感觉秘处包裹的阳具,开始不停的轻微抽插着,她脸色艳红,离开龙
冥的嘴唇,满脸泪痕,媚眼泪水汪汪,眼神羞涩,轻声惊呼娇吟道:「啊,啊哈,
冥哥哥,你干嘛,啊哈。」
龙冥闻然被凤莹莹逗笑了,明明是她将自己的阳具塞进秘处内,现在却又问
自己干嘛,不过他也不点破,而且满脸坏笑反问道:「那你认为我想干嘛??」
龙冥说完就抱着凤莹莹的娇体,翻身压着她,看着满脸泪痕,媚眼水汪汪,
楚楚可怜的凤莹莹,他不由来擦拭干净她的泪痕,温声道:「凤莹莹,我们成亲
吧。」
凤莹莹闻然,娇体一颤,随即满脸幸福,流着泪水,用力点头道:「恩。」
接着两人的嘴唇与红唇再次紧紧贴在一起,并且疯狂的摩擦起来,舌头与娇
舌在热情交缠,唾液在混合争夺吞咽,覆盖两人的被子床尾位置,突然高高隆起
两个「山峰」,接着传出低沉的「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大床也在轻微
震动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