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第二部)(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操大学暗恋的曾雅思
中午时分,凌战醒来,扭头看见千娇百媚,端庄妩媚的颜倾城抱着他熟睡,
他感受到胸膛被柔软压着,他不由抬起手,轻轻抬起覆盖身体的被子,低头一看,
随即就看见颜倾城极度诱惑的赤裸娇体,被内传出阵阵诱人清香,看着饱满乳房
压在胸膛变形了,阳具不由自主的坚挺坚硬起来,他当时就想翻身压着颜倾城抽
插,不过他忍住了,因为颜倾城刚刚破处,好艰难的压制下来,下床去洗脸。
就在洗完脸时,手机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林虎打来,他先是奇怪,
好像不认识林虎这个人,不过接着脑海的共享的记忆让他知道,鬼上身的自己跟
这个林虎关系不一般,他觉得还是接听好点,就按了接通,道:「喂。」
手机里传出林虎的声音道:「喂,师傅,你现在有空吗……」
凌战想说没空,但是想了想,听见他叫自己师傅,很好奇,觉得去见见这个
林虎,看看他是什么人,于是回答道:「有空,有什么事情吗??」
林虎连忙道:「额,其实也没什么事情,雅思她好想你,又不意思打给你,
所以要我打给你,看你可不可以陪她逛逛街。」
凌战闻然,脑海浮现鬼上身时与曾雅思一起的记忆,他当时满脸兴奋,不由
想起以前上课经常偷看她的记忆,想也没想就道:「可以啊,你告诉我地址,我
立刻过来。」
两分钟后,凌战挂了电话,满脸高兴,兴奋,他回到房间发现颜倾城醒了,
他顿时不知如何开口。
颜倾城看见凌战欲言又止的表情,微笑道:「相公,怎么了,刚才听见你跟
谁通电话,说要出去,如果,有事你就去吧,你不用理我的,不过我下面两天左
右就好了,你到时就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心你那些女人了。」
凌战闻然,感到好羞愧,觉得颜倾城真的太好了,不但千娇百媚,端庄妩媚,
身材性感凹凸有致,气质高雅,而且温柔,体贴,他爬上床钻进被子内,压着颜
倾城,近距离看着她,眼神爱慕,幸福,温柔道:「颜倾,你实在太好了,我真
的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受,我只知道,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你。」说完就低
头吻着她性感的红唇。
「唔唔。」颜倾城闻然,眼神欢喜,爱慕,抬起娇手环抱他后颈,主动热情
回应,同时,覆盖他们身体的被子,床尾忽然隆起两个凸点。
两人吻了几分钟,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两人深情对视几眼,然后凌战呼吸
粗喘温柔问道:「倾城,可以吗。」
颜倾城媚眼水汪汪,眼神爱慕,春意盎然,点点头:「嗯」的一声,然后,
松开环抱他后颈的娇手,伸进被子内。
紧接着,颜倾城眉头微皱,再次抬起娇手,捉住凌战的肩旁,紧接着随着被
子的轻微起伏,颜倾城艳红的脸色开始转白,眉头越皱越紧,呼吸急促,红唇越
张越大,倒吸着冷气,娇手越来越用力捉住凌战肩旁,额头开始冒出细微的冷汗
汗珠,眼神疼痛,忽然,她猛得仰头,「啊。」的发出一声痛呼。
同一时间凌战感受阳具被秘处紧紧包裹着,凌战看见颜倾城这么疼痛很是心
痛,不过这种情况他说什么也没什么有,于是他,低头在嫩白修长的脖子狂吻起
来,双手按在饱满的乳房揉搓起来,阳具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
「啊。啊。相公,啊,」颜倾城仰着头,眉头紧皱,脸色发白,娇手用尽全
力捉住凌战肩旁,感受秘处传来充实发涨,酥麻,酥痒的快感,但是疼痛却太厉
害完全掩盖快感,她强忍着不喊痛,却忍不住发出痛呼。
「啪啪啪」,「啪啪啪」被子起伏不定,传出的低沉撞击声越来快。
随着阳具的抽插,乳房被揉搓,秘处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颜倾城眉头舒展
开来,脸色越来越红,秘处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少,或者说快感越来越强烈,掩盖
了疼痛。
「啊哈,啊哈,相公,啊哈,啊哈,」房间内,床上颜倾城仰着头,媚眼水
汪汪半眯着,眼神迷蒙享受,娇手无力抱着胸口的脑袋,脸色艳红,红唇半张,
发出诱人的娇吟,这时原本覆盖整个身体的被子被翻到一边去,凌战压着全身赤
裸的颜倾城,一边埋头含着花生米大小的香嫩乳头吸吮,一边大手揉搓饱满的乳
房,一手环抱盈盈一握的柳腰,双腿跪在颜倾城两腿之间,阳具快速抽插着红肿
的秘处,每一下的抽插,都带出鲜血与淫水滴落在床上。
几分钟后,「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猛烈响亮。
「啊哈,啊哈。啊啊,相公,啊哈,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哈,要来了,
啊,啊,高潮了,啊,」
「哦,老婆,你夹得好紧,我,我也不行了,啊,」
「啊,顶在花心了,啊,好热,啊……」
床上凌战压着颜倾城,两人紧紧相拥着,赤裸的身体紧紧贴着,饱满的乳房
被压的变形,凌战双腿跪着,双手紧抱她娇体,颜倾城性感的美腿交叉缠绕他腰
间,娇手紧抱他身体,阳具没入秘处,秘处紧紧包裹阳具,两人紧密相连,结合
为一体。
「呼呼」,颜倾城脸色潮红,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勾人心魂,红唇
半张,呼吸娇喘急促,娇体痉挛,满脸享受着高潮的余蕴,凌战脸色红润,紧抱
娇体,眼神迷离,满脸陶醉,呼吸粗喘享受着高潮。
十多分钟后,床上颜倾城脸色红润的躺在床上,双腿垂直分开,娇手无力躺
在床上,饱满挺拔的乳房布满口水,坚挺吸吮的通红的乳头湿漉漉,沾满口水,
散发极度诱人的光泽,浓郁的阴毛内,红肿的秘处被擦拭干净,她媚眼水汪汪,
扭头看着地上几团被处女血染红的纸团,眼神幸福,欢喜。
至于凌战已经穿上衣服,前往林虎给出的地址驾车去了。
凌战停好车后,直接进去酒店,来到所说的房号,他站在房门前,内心有些
紧张,他知道里面的是班上的班花,学校里的系花曾雅思,他脑海不由浮现那时
初次看见她就被惊艳的心情,从那天起他就暗恋曾雅思了,每次上课他都经常偷
看她,好几次更是被她看见了,害得他脸色通红,慌乱移开了眼睛。
凌战深呼吸一口气,心跳加速,轻轻敲门,几秒后,房门打开,出现眼前的
是,身穿绿色吊带连衣裙,容貌端庄靓丽,身材高挑性感的曾雅思,这一刻,凌
战原本要说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是愣愣看着暗恋的曾雅思。
而曾雅思打开门看见思念,爱慕的凌战,看见他愣愣看着自己,内心又羞又
欢喜,不过随即浮现那段被强奸犯,强奸的画面,虽然那之后凌战安慰她他不介
意,不过看着他身边这么多美女,个个没有比她差的,她那时内心又痛苦又自卑,
觉得已经配不上凌战,然后就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一天,那天她刚好碰见林虎,她
知道林虎是凌战的朋友,更是解救她的人,不但如此还是她那晚醉酒,夺取她清
白的第一个男人,那天,林虎邀请她去酒吧,她想了想答应了,那晚她喝了很多
酒,她醉酒了,她哭着跟林虎倾诉,那晚她跟林虎上床了,醒来后,她发现身边
的是林虎,内心又痛苦又难过,林虎似乎看出她的悲伤,他跟她说,已经跟凌战
通了电话,这段时间她就跟他,那一刻,她感觉凌战抛弃自己了,她痛苦万分,
痛哭不已,后来还是经过林虎的安慰,说凌战没有抛弃她,只有她想回去就随时
可以,然后从那天她就跟着林虎了,因为一来她觉得被强奸了配不上凌战,二来
林虎床上功夫不比凌战差,每次她都高潮迭起,直到今天她还是忍不住,要林虎
打给凌战。
看着爱慕,思念已久的凌战,曾雅思媚眼泪水瞬间充满泪水,然后无声的流
出眼泪,她扑向凌战怀中,紧抱他,哭道:「呜呜,凌战,呜呜,我好想你,呜
呜。」
凌战听见曾雅思哭泣,感受被紧抱,他回过神来,他脑海浮现曾雅思跟鬼上
身的自己过去记忆,不过他感觉很不真实,所以内心倒是没有太介意她被强奸的
事情,他感觉这样站在走廊不好,于是温声道:「雅思,我们进去好吗,这样被
人看见不好!!」
曾雅思闻然,点点头,抬起头,满脸泪痕,流着泪,看了一眼凌战,然后就
捉住他的手拉进房间内。
曾雅思直接拉着凌战来到床前,然后刚站好,她就娇手轻轻夹住凌战脸蛋,
流着泪,媚眼泪水汪汪,楚楚可怜,眼神爱慕,看了他一眼后,就强吻他的嘴唇。
凌战先是一愣,感受嘴唇的柔软后,他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他没有推开曾
雅思,而是双手紧抱暗恋很久的她,嘴唇反客为主索吻她红唇。
房间内,凌战跟曾雅思相拥热情热吻,吻了几分钟,两人嘴唇与红唇热情摩
擦,舌头与娇舌疯狂娇喘,唾液混合被争夺吞咽,同时两人松开紧抱对方的手,
开始脱对方的衣服,当两人嘴唇第一次分开,两人将对方的衣服扔在地上,然后
急不及待再次相拥热吻,并且往床上倒下去。
几分钟后,房间地上床上都是衣服,有绿色的连衣裙,粉色的胸罩,白色的
内裤,黑色的衣服,牛仔裤,蓝色内裤,床上,肌肤雪白全身赤裸的曾雅思躺着,
娇体被全身赤裸白净的凌战压着,两人相拥热情激吻。
又过了两分钟,两人呼吸急促,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了,不过依旧热情激吻,
曾雅思垂直的双腿竖起,大大分开,娇手只见伸到下面,握住凌战粗长坚硬的阳
具,往湿润的秘处口塞进去。
激吻曾雅思的凌战感觉到阳具头部塞进湿润温暖的地方,他知道哪里是曾雅
思的秘处内,那一刻他呼吸更加粗喘,没有丝毫犹豫,因为眼前的人就是暗恋很
久的曾雅思,他下体用力一挺,顿时阳具很顺利的就插进了秘处内,那一刻他先
感受阳具前方有阻碍,然后阳具被紧紧包裹着,最后他感觉跟自己激吻的曾雅思
停止了,并且娇体一颤,呼吸更加娇喘,这时凌战脑海一片空白,感觉好像再做
春梦,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鬼上身,那段时间他感觉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今
天醒来他早上就操了清纯艳丽的陈晓颖和妩媚端庄的梁艳芬,之后碰见千娇百媚
的颜倾城,更是不久前破了她的处女膜,跟她做了三次,现在更是上了暗恋很久
的系花曾雅思,这种艳遇连连的情况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仿佛醒来他变成世上
最英俊的男子,漂亮的美女都争着跟他上床,任由他抽插,这比中了一千万的双
色球更加不可思议。
不过两个呼吸后,曾雅思红唇又开始激吻他,娇手再次环抱他后颈,凌战瞬
间回过神来,感受嘴唇的柔软,阳具被紧紧包裹,他知道这是现实,当时他就眼
神炽热兴奋,激动,立刻疯狂激吻曾雅思,阳具开始缓慢进出秘处,双手按在饱
满的乳房上揉搓,揉捏。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快。
「啊啊,啊哈,好舒服,啊哈,」曾雅思仰着头,脸色殷红,媚眼泪水汪汪,
满脸泪痕,眼神迷离享受,娇手轻抚胸口的脑袋,感受乳房被吸吮传来的酥痒,
感受秘处久违的充实发涨,被抽插传来的酥痒,酥麻,虽然很久没有跟凌战做爱,
但是她还是还是清楚感觉到,现在身上的凌战比之前的凌战,技术差太多了,不
过她没有出声,因为她不知道凌战在想什么,或者他现在只想靠本能索取,之后
满足再使用技巧,不过即使这样,因为阳具的粗长,抽插起来她也感觉快感连连。
然而曾雅思不知道现在的凌战根本不是她所爱慕的凌战,只见这时暗恋她的
凌战,一边大手揉搓,揉捏玩弄饱满嫩滑,柔软的挺拔乳房,乳头,一边嘴巴含
着幻想很多次,梦寐以求的香嫩乳头吸吮,贪婪吞咽淡淡乳香味的唾液,一边猛
烈抽插以前日思夜想的秘处。
「啊啊,啊哈,啊哈,老公,我不行了,啊哈,要高潮了,啊。」曾雅思仰
着头,娇手抱着心爱的凌战身体,挺着胸,双腿抬起悬浮伸直,脸色潮红,眼神
迷离享受,红唇半张发出愉悦的娇吟。
凌战感受阳具被秘处夹着,传来舒服的快感,并且听见暗恋的曾雅思的高潮
娇吟,内心一时间又兴奋又刺激,顿时就忍不住猛烈的抽插几十下后,阳具用力
一挺内射暗恋的女神。
凌战高潮后,觉得已经无比满足,起码今天他不想再做爱了,于是他拔出阳
具后,拿纸巾擦拭两人的下体后,在躺会床上。
至于曾雅思全程看着凌战,眼神伤心,泪水汪汪,欲言又止,当他躺会床上
后,她连忙抱着他的身体,泪水汪汪,楚楚可怜看着他哽咽道:「凌战,你是不
是觉得跟我做爱没有意思了??」
凌战见状连忙侧身拥抱她,温柔问道:「没有啊,为什么这样问??」
「如果不是那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快结束,以前人家求你都不停,现在人家才
高潮一次,还没有满足,你就不做了,这样还不是你不想跟我做吗,呜呜。」曾
雅思看着凌战,紧抱他,脑海回想跟他做爱的画面,眼神伤心羞涩,泪水汪汪反
问他,最后更是忍不住哭了,凌战闻然顿时内心一惊,接着他醒悟,曾雅思以及
其他美女,喜欢,爱慕的不是自己,而是鬼上身的他,他原本只是觉得这些女神
跟鬼上身的他发生关系,那么现在他恢复过来,那样她们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自
己的女人,会接受他不会离开他,直到这时他意识到了危机,他可以想象如果被
曾雅思她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她们所爱的那个凌战,只是身体不变而已,他知道可
能开始一段时间她们还能接受,但是脑海的记忆让他知道鬼上身的自己床上功夫
极度厉害可以称为宗师的绝世高手,虽然记忆共享有那种高超玄妙性爱技巧的方
法,但是他学不了,因为需要什么真气的提前下,不过有关赵雪她们敏感部位,
他可以好好利用。
因此凌战这一刻他内心的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让她们知道我不是她们所认识
的那个凌战,不然我将会失去她们,还要学习各种性技巧,提高性爱技巧。
凌战脑海这样决定后,说谎道:「额,其实我早上没有吃早餐,而且还没有
吃饭,所以有些体力不足,所以就打算快点完事去吃饭,雅思,你不要再胡思乱
想了,我怎会不想跟你做爱呢,我恨不得天天跟你做爱呢???」
曾雅思闻然,内心无比欢喜,立刻不哭了,看着凌战,满脸关心,眼神心痛,
温柔道:「你还没有吃饭啊,都怪我太猴急了,老公,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
现在我们就去吃饭好不好??,」
凌战见蒙混过关,立刻道:「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我好饿了。」
曾雅思眼看凌战要起床,立刻翻身一压,看着满脸疑惑的他,温柔娇羞道:
「我打电话叫外卖就行了,今天我不准你下床,除非你满足我为止。」
凌战见状,内心一阵哀嚎,虽然他感觉现在的身体,体力,体质都好很多,
高潮几次还不觉得阳具发痛,还能继续,但是今天已经做了好多次了,他真的不
想再做,但是为了不让曾雅思发现眼前的自己并不是她所认识的凌战,他只好硬
着头皮,点点头无奈道:「嗯。」
曾雅思见状满脸笑容,异常迷人,凌战看呆了,不过她现在一边拿着手机拨
打电话,一边挺直身体,一娇手握住半软半硬的粗长阳具套弄。
没多久,曾雅思放好手机后,发现手中的阳具已经坚硬起来,眼神异样连连,
立刻微微起身,握住阳具对准湿润的秘处口,然后慢慢坐下去,几秒后,她低着
头,脸色殷红,眼神迷蒙享受,红唇微张娇吟道:「啊。好大,啊。好涨,好舒
服。啊……」
紧接着,房间里享受「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唔唔唔。」的曾
雅思热吻发出的娇吟声,只见床上曾雅思压着凌战,两人一边热吻,一边相拥,
下体两人同时以女上男下的性爱姿势,配合着做爱。
一个小时后,凌战无比疲倦,他跟曾雅思做爱一共高潮了两次,曾雅思却高
潮了三次,这还是他不想做爱,之前高潮多次的情况下,要是正常情况下,他可
能要高潮四次,好不容易曾雅思满足了,他就疲倦的抱着她睡觉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