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
上官瑶淼雪腹一收,丰臀翘起,弓着背已趴在了张无忌身上。在水中办起事
来却一点不见含糊,肉棒挺进抽出无一不用尽了力气牟足了劲,上官瑶淼心花怒
放,吟吟之声不绝于耳,不久前还在懊悔自己的淫行浪态,这时却将其抛诸脑后
对他人的肉棒尽情承受。
欢愉间一条粗大肉棒突然闯入眼帘,龟头红的发紫,饱满滚圆,根柱青筋盘
结极是威武。上官瑶淼瞧来甚是情动笑道:「都好了,没什么疤痕了。」赵龙老
脸一红,扶着肉棒顶进上官瑶淼嘴中,只觉龟头一暖,呼了口气道:「今晚定要
让你瞧瞧它的厉害。」
上官瑶淼嘴上不答,一张樱桃小口将赵龙的肉棒吞进吐出,勾挑允舔,只由
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赵龙盈盈而笑。可上官瑶淼这番模样瞧在赵龙眼中却是实
打实的嘲笑了,赵龙一股怒意上涌,将肉棒从上官瑶淼口中抽了出来。谁知上官
瑶淼竟又是一笑,娇媚道:「瞧……才这一会你便不行了……还是张大教主的功
底扎实……嗯……记记都往瑶淼的花底去……啊……」张无忌听后:「我喜欢瑶
淼你叫我爹爹。」
赵龙一咬牙,亦不作辩解,急急蹲在赵龙身后,一手往雪臀上一掰,一手扶
着肉棒对着上官瑶淼屁眼,狠狠顶了进去,只听扑哧一声,粗硕的肉棒竟挺进了
半根。这一来大出赵龙所料,都说旱道难行,瑶淼姑娘的内里却甚是湿润滑腻,
他素来最爱此道,个中妙品自是碰过不少,可如上官瑶淼这般肠道温润,能允会
吸的极品却从未遇过。
加上臀肉紧紧搰来,比之蜜穴却又是另一番绝美不同,这一大意险些又叫自
己给泻了,看着水下雪白圆翘的臀股,心口猛跳不停,赵龙慌忙收了心神运起内
力止住泄意。赵龙这一招水下品菊可叫自己吃了亏,却也没让上官瑶淼好过,后
庭乃是上官瑶淼敏感之所在,平日揉弄舔舐已叫她抵受不住,此时生生闯进半截,
且还是前后夹攻,叫她如何能够。嚎吟一声,双手紧紧搂住张无忌的虎躯,一对
雪乳密密的挨着张无忌的胸口娇嗔道:「你……你这般硬来是想要人命吗?慢…
…慢慢的来……定叫你到了哪都一样。」
赵龙瞧出端倪,尽根而没,粗喘着气道:「慢慢的来你怎能过瘾,今夜我和
张大教主两双枪合璧,定要你知道我这柄金枪的厉害,看你今后还敢不敢瞧不起
它。」上官瑶淼臀股一抖,引着娇躯亦是一震。此次并没喊出声来,却将身前的
男人抱的更紧了。赵龙登时心满意足,双手扶上纤腰,合着张无忌,两人一前一
后插着蜜穴与后庭,夹着上官瑶淼大肆淫乐起来。
殷玉龙看着张凤梧在臂弯内沉沉酣睡,清新秀丽的眉眼,毫无瑕丝的雪腻肌
肤,一张绝美俏颜实是美的无以复加,纵然拥有了她,仍教她的美艳摄的心魂俱
痴,股股甜腻的体香迎面扑来,胸前雪乳巍巍挺立着,心神荡漾间下体竟不由自
主的硬了起来,丝丝热流涌入肉棒,硬挺的有些难以忍受。
此刻若将张凤梧叫醒实是于心不忍,心头一咯噔,想上官瑶淼怎还不回屋,
莫不是回自己屋里睡了吧,思虑间着实放心不下,轻轻将手抽出,为张凤梧盖好
床被,吹熄了油灯,便往上官瑶淼房里去了。匆匆来到上官瑶淼屋前,见房门紧
闭,屋内漆黑一片,不知她是睡了还是没回来,筹措了一阵还是敲了敲门,殷玉
龙等了半天不见屋内有人响应,心头一紧又再敲了几下,喊了数声,仍不见屋内
有任何动静。
殷玉龙一股不详之感溢满心头,想起赵龙张无忌奸淫张凤梧,脑海中又在胡
思乱想着一些淫逸画面,赶忙稳住心神,才发现手心后背都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哀嚎一声,已向浴室奔驰而去。澡房之中水声荡漾,淫语不绝,此刻已是赵龙在
前张无忌在后,两人轮流品鉴着上官瑶淼跨下的娇嫩洞穴。
上官瑶淼双眼迷离,一边巨乳随着赵龙的顶耸亦被他含进了嘴中,双手不停
的在赵龙臂膀、脖颈、面庞上抚摸着,好似正在鼓舞他的勇猛冲刺,赵龙身心俱
酥,瞧着上官瑶淼的俏颜将雪乳缓缓吐出道:「让你看不起我……让你看不起我
……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话语间更是狠足了劲,配合着张无忌的肉棒对着前后两穴同进同出着,上官
瑶淼微显狂乱,夹在两人之中扭腰提臀着,显是爱煞了这般滋味,双手轻轻抚着
赵龙的面庞,冲他娇媚一笑,在他嘴唇上不停亲吻道:「你……你两耍赖…嗯…
仗着……人多便来欺负我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若是……若是我凤梧姐在这…
…嗯……定叫你们谁也别想挨过一时半刻。」
张无忌二人心头猛跳,想着雪儿的倾国之貌,比之诗儿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真要品评,两者各有千秋,也委实难分高下。一个灵动妩媚,娇艳无匹。一个
玉洁冰清,楚楚可人。但一想到若能同时淫玩这对天仙丽人,将这两个有夫之妇
同时臣服于胯下,这等诱惑恐怕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御的住。意淫着那美
妙画面,张无忌二人越加痴狂起来,急挺着腰股,在上官瑶淼花穴与菊眼内大进
大出,淫声水声顿时飘荡满屋。
赵龙一手握紧丰乳,一手抚着雪臀,急喘着气道:「你去,你让她快来,瞧
我们两不把你们一起搞上天去。」上官瑶淼挨在两人之中已不知高潮了几回,顶
着这一轮急攻只怕又是难以挺过,娇腻着声喘息道:「来……来就来…嗯…你…
…你们……当她真就是守身如玉的烈女吗……唔……她……她若是荡起来……只
怕臀儿比瑶淼扭的还厉害……啊……」
被上官瑶淼这般淫语一挑,张无忌二人再也把持不住,一同将肉棒顶进了上
官瑶淼最深处,精口一开,已是狂喷怒射起来。两人只觉间中一层肉膜隔绝,激
射中亦能感到对方的抖动,不由得淫欲上涌,更是射的一塌糊涂。上官瑶淼花心
肠径俱是一热,酥麻之感如电流传便全身,雪腹一裹,连同着两人一块高潮了…
…殷玉龙带着急躁的心绪急速向澡房奔去,回想着这几日来上官瑶淼与赵龙的窃
窃私语,眉目间似嗔似羞的神色,终于来到澡房门前,见屋内灯烛闪动,不时有
隐隐水声传出,想是上官瑶淼仍在其内。微微舒了口气,焦灼的心情亦随之安逸
不少。
正想推门而入,一丝念想闪过脑门,不知那赵龙会不会在外窥视上官瑶淼沐
浴。不待多想,已小心翼翼的在澡房外巡视了一周,见并无异像,方轻轻推门而
入。上官瑶淼警惕性极高,便是一丝声响也已被她察觉,殷玉龙一脚还未踏入,
她已惊叫出声:「谁?」
殷玉龙不由一笑,心头玩心大起,尖着声答道:「嘿嘿,大爷乃纵横数省,
临幸数千美女的采花大盗,人称」小神龙「的便是在下了。今日见姑娘貌美如仙,
实乃本人此生仅见。故此特来一会,忘姑娘成全。」上官瑶淼听出是殷玉龙,便
噗嗤一笑腻声道:「如此甚好,」小神虫「之名如雷贯耳,小女子早已钦慕,只
盼能有一会。」
殷玉龙不知为何,明知这是玩笑心中竟仍有一许醋意泛起,便不再装模作样,
改回原本声音道:「可在下听闻姑娘已是有夫之妇,怎可如此失贞败德?」上官
瑶淼娇哼一声,坏笑道:「休提我那无用的相公,跟了他这般久,还不曾见她把
我喂饱过。你这歹人未免忒也有趣,道上何时定下的规矩,这有夫之妇是采不得
的?难不成做你们这一行当的都有了德性?」
殷玉龙欲哭无泪,顷刻间竟是哑口无言。本想吓她几句让她今后识得自己的
厉害,不想却被她倒打一耙,使的我措手不及。缓步越过屏障,见上官瑶淼正笑
脸盈盈的瞧着殷玉龙。秀发披散脑后,已被水花尽数打湿。雪腻肌肤经热水一蒸,
酡红间更显娇艳,裸肩微微露出水面,圆润饱满之中更带三分骨感,让人一瞥之
下心神晃荡,本来就硬的肉棒涨的更大了。秀颜间水珠点点,衬着甜甜笑意更是
不可方物,宛似一支水中芙蓉,美奂绝伦。
浴桶中花瓣浮荡,虽看不见丽人水下之姿,可就瞧这洛神之貌已是不枉了。
冲她轻轻一笑之后,微颤着呼吸痴迷道:「瑶淼,你真美。」上官瑶淼贝齿轻咬
红唇,眉目间亦是娇羞一片,看着我吟吟道:「你这小淫贼长的也挺俊呀。」
两人不由纷纷笑了起来,上官瑶淼将双臂往桶边一搭,挨靠着身子娇嗔道:
「你怎不陪凤梧姐姐去,这还敢往我这跑。」殷玉龙嘿嘿笑道:「她睡了,我又
想你想的紧,便过来瞧瞧你。」上官瑶淼啐了殷玉龙一口,虽是不屑,眼中却不
乏欢喜之意,小手一拉将殷玉龙引到桶边蹲下,抚着那英俊的面庞轻声道:「快
回去吧,今夜凤梧姐姐不能没有你,瑶淼永远都知道你对我的好。」
殷玉龙望着眼前丽人,阵阵香气迎面扑来,微显湿热的雪腻小手在面颊耳后
轻轻游走。强忍着激荡心情在她掌心轻轻一吻道:「可是……可是我想要你。」
上官瑶淼抿嘴一笑,声音却变的娇媚无比,削肩微微颤抖着,在殷玉龙唇上一吻
后摇头道:「小……小淫贼,来日方长啊,若……若是实在……实在受不住了…
…便自个儿将就一晚吧,别让凤梧姐姐醒了找不着你才好,快快……回屋去吧。」
殷玉龙一阵筹措,却仍不愿离开。见她脸色渐渐变的严肃,知道拗她不过,
只好扫兴道:「那你也早些回屋去,别着凉了。」上官瑶淼点着头甜甜一笑,一
直这般看着把殷玉龙送出了屋。待确认殷玉龙走后,上官瑶淼方长长呼出一口气,
一双玉足在水下轻蹬了几脚,忽的「哗哗」水声大作,两颗头颅从中冒了出来,
正是张无忌与赵龙。
上官瑶淼心口猛跳,俏颜娇红,一双水眸似嗔似怒的看着张无忌二人,显是
心绪仍未平复。两人嘿嘿直笑,赵龙则是借机献媚道:「好在瑶淼小姐机智聪慧,
竟能临危不乱把掌全域,轻易便瞒过令相公,让他乖乖的对你言听计从。」上官
瑶淼白了他一眼,艳红着脸蛋儿啐道:「你也不是啥好东西,方才相公都已经蹲
在桶边了,你居然还敢用那玩意在人家里面乱顶,若非人家死死忍住,这会可就
出大事了。」
赵龙憨憨笑着,把上官瑶淼的责怪全做耳旁风吹过。腰股一挺,肉柱又再钻
进了深处,飞快的抽插起来。原来从殷玉龙进门前到现在,这根东西从始至终便
没有离开上官瑶淼的蜜穴过。纵是殷玉龙进了门来,赵龙仍是在水下悄悄耸动,
联想着佳人当着爱郎之面,胯下却含着一根他人肉棒的娇羞模样,享受着那窃淫
他人爱妻的喜乐。
上官瑶淼满心羞愧,可是每每遭人调弄便使得周身欲念难以自控,纵然方才
殷玉龙近在眼前,心中所承载的也不是自责与内疚,却是满溢而出的刺激与快感。
而赵龙的这一轮疾冲更是衬了上官瑶淼心中之所欲,回想着相公方才的蜜语
柔情与痴痴索求于己的哀怜模样,自己却忍心将其回拒,让他苦苦受着淫欲灼烧,
只能望着早已入寝的美人仙姿彻夜难眠。而自己却任由着他人的肉棒在花瓣与后
庭两穴中肆意的抽插承欢,只是为了满足这一夜熊熊燃烧的欲望。
张无忌二人亦是从中尝尽了甜头,心中连连赞叹此等尤物实是世间难有。牝
户与后庭两穴的紧致与温润无不在催促着双龙急急挺进,异样的快感与心理让两
人早已忘却了疲累,仿若两只永不停歇的千里马,搂抱着玉人纵情驰骋着。
上官瑶淼忍着喘息低声娇吟,或许是做贼心虚的原因,纵使前后双穴其开,
周身俱酥,仍是紧紧抿着双唇,不愿叫出声来。似乎深怕一个不小心便给索爱不
成,黯然而去的殷玉龙听见了。这一来更使得周身绵绵软软,蜜穴与菊眼之中敏
感至极。前后经两人一番捣弄,百抽刚过,便觉雪腹隐隐翻动,穴内肉壁绞着肉
棒不停收缩,一股电流经频频被龟头点戳的花心传遍全身,最后再奔腾而回,化
作一股股浓稠浆液,尽数击打在赵龙的龟头上。
上官瑶淼双眼一阵翻白,雪躯紧绷着连连抖动,两只小手紧紧抓住身前赵龙
的臂膀,十指深深陷进臂上肉里。身下的快感与双臂的绞痛同时刺激着赵龙的神
经,突觉腰眼一麻,心知已是难以挨过,双手狠狠握住上官瑶淼腻白绵软的巨乳,
将肉棒挺进仍在抽搐不停的蜜穴最深处,畅快淋漓的射了起来。
上官瑶淼如一块软泥般瘫进赵龙怀里,双乳挨在赵龙胸口无力的喘着气,好
一会才回过气来,腻着声道:「怕了你两了,这般捣法非被给你们弄出命来不可。」
赵龙亦不好过,抱着上官瑶淼靠在桶边不停大口吸着气。张无忌却稍显如意,双
手把玩着上官瑶淼圆润的丰臀道:「瑶淼这么快便挨不住了?我还有许多花样没
有使弄出来呢。不如咱们换个地,让我好好的给伺候瑶淼上一夜,如何?」
上官瑶淼胸口小鹿乱窜,想着今夜将继续这荒唐,不由的面红耳赤起来,心
中却是又想又怕。红腻着雪颜竟已羞的快说不出话来,沉吟了半响方咬着水润的
下唇支吾道:「都已上了贼船了,今夜还由着我吗?不过你两可得收着点,别把
人家玩坏了明日便不好和玉龙哥哥交代了。」
两人欣喜不已,嘴中却连说不敢。匆匆着了衣,三人便这般偷偷摸摸的进了
赵龙房中,继续着那淫靡不堪的苟且……又过了两天,张无忌觉得殷玉龙已经练
得差不多了,把他和张凤梧都叫到了面前,赵敏也在一旁相伴,表情很郑重,似
乎有事要交代,赵龙和上官瑶淼也闲来无事,赶来凑凑热闹,想着也许能见到张
无忌施展武功也可以长长见识。
张凤梧:「爹,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啊?」殷玉龙:「是啊,师兄,你有什
么吩咐,请尽管讲来。」赵敏:「你们不要着急,好好听着就是了,总之是好事
情。」
殷玉龙和张凤梧不敢怠慢,站在一旁仔细倾听,张无忌:「今天叫你们来呢,
是想传授你们一套武功,这套武功是我跟敏儿独居海岛二十年所创,是一套可以
突破宗师成就先天的武功,必须两个人一起练才能发挥其威力,虽然算不上什么
高深莫测的武艺,但若两人配合得好可以修炼一年比得上其他人十年,你俩好好
记着。」
张无忌道:「这武功要深爱着对方为第一条件,不爱对方是没作用的,」然
后就在殷玉龙耳边交口诀了,赵敏拉着张凤梧要说时,看了上官瑶淼后也叫上她
一起学,当殷玉龙听完后又点被震惊了。那武功叫「绿龙红凤」绿帽神技,「红
凤绝」每日接受一次阳精洗礼,相当于修炼一天,一天最高可以接受九次,「绿
龙决」只有一个功效就是把「红凤绝」效果翻倍,两种神技要一起使用,分开就
没效果了。
张无忌又道:「这武功虽是我创造的,但我老了过了修炼的最好年龄,最高
境界就是超宗师级别,所以希望你们年轻的学习,好让我见证下我辈中人还是可
以突破先天高手的,」说完还传音给殷玉龙几句话。赵敏:「凤儿,玉龙,瑶淼,
口诀已经都告诉你们了,就看你们练不练了,学无止境,越是熟练发挥出的威力
就越大,重要的在配合,要有默契,切记啊。」
殷玉龙回去的路上都在深思要不要练,回想起张无忌说的话:自己爹殷梨亭
有绿帽淫妻癖,张无忌的爹张翠山也有,甚至武当张真人迷恋峨眉郭襄时更是带
了无数绿帽,所以做王八没什么不好,何况我两个女儿都是先天特殊体质,你一
人很难满足她们的,以后偷偷摸摸来偷人,还不如光明正大给她男人,在说了我
看你在船上时看着她们被奸淫是多么兴奋和激动。
是夜,天色晴霁,星月交辉,殷玉龙在房间没看见张凤梧和上官瑶淼,知道
她们有可能去找张无忌了,于是要去哪里找找,远远已见张无忌的房间透着灯光,
殷玉龙心头丕丕地跳,正要走近前去,忽见一人站在花坛前,殷玉龙看见,猛然
一惊,再仔细一看,却见那人荷袂迎风,蹁跹袅娜,一张俏脸娇若春花,正是这
里的主人赵敏。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