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管家的欲望】(致敬文)(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栾二一早起来,就匆匆忙忙出了内院。按规矩,他非奉召是不能进这内眷居
住的内院的,夫人月娘和老爷虽然信任他,但他却还是不肯越雷池一步,所以每
天都很早起来到前院去巡视。
这个时间,内院还是静悄悄的,外院却早已热闹起来,家人和仆妇们在偌大
的院落中穿梭忙碌着,栾二背着手慢慢踱过水廊,向右进了自己原来办公的地方。
老爷因身体原因,大部分的事都已交给了栾二,栾二每天把具体事务处理后
只用把一些紧要的事写成节略交由内院的丫头呈与施老爷检视即可,而施立仁对
栾二也是非常信任,几乎所有事均首肯他的安排,一来二往,施府中的人也就几
乎把栾二当成老爷般的人物了。
栾二进了办公处所,叫人招来自己的心腹沈虎。
那沈虎在栾二面前一点虎气也无,恭恭敬敬的立在栾二面前,栾二翘着二郎
腿,把桌上的一袋银币交于沈虎,道:「你还记得那个牛二吧」「是」沈虎躬了
躬身,在栾二面前他一句不敢多言,这是栾二订下的规矩,栾二救过沈虎的命,
沈虎自然是忠心信服。
「你去打死牛二的那家人家,女人我已放出来了,你去帮她维持下孝场,也
看着些,不要让牛家的人再来闹」「是」「如有人问起,你就说女人是施家的本
家,有困难,老爷叫你去帮忙的」「是」「待她孝服满后,我自会派人来交待你
下面的事」「是」「去吧」
看着沈虎转身离去的背影,栾二很满意这个心腹,从不多话,忠心办事,嗯,
待这些事了了,自己得给他指一房媳妇了。
栾二背着手出来,信步向落红堂走去。
落红堂是施府内对受惩罚的下人行刑的地方,所以一般人都避而远之,栾二
安排自己的心腹柳心儿掌管落红堂,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把落红堂当成了自己办一
些秘密事的地点。
此时的落红堂内,总管柳条儿全身赤裸的被绑缚在台上,一个矮小的男人正
拿着一只毛笔在柳条儿身上轻轻的划拉着,每到敏感处,柳条儿就发出一阵轻声
的呢喃,毛笔向下,轻轻扫过红肿的阴唇,惹得柳条儿全身用力弓起,口中更是
大声呻吟起来。柳条儿的贴身丫鬟翠儿也是全身一丝不挂,此时正跪在男人的腿
间,仰着头啜吸着男人半软的阳物。
栾二来到门前张眼向内一望,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便推门走了进来。男人见
是栾二,赶忙立起,伸手去找遮蔽的衣物。翠儿裸着身子对栾二磕了个头,寻了
件长袍给那男人披上,这男人此时才从早先的慌张中冷静了下来。
「舒服吗」栾二自顾寻了张椅子坐下。
「谢谢二爷」男人不是施府的人,虽然骨子里害怕栾二,但还是很快就平静
了下来,他将长袍一裹,遮盖住重要的地方,也在栾二对面寻了把长椅坐了下来。
只有柳条儿还绑在木台上,动弹不得。
「爷答应过你的,事成后柳条儿」他看了翠儿一眼,「和翠儿一并下嫁与你,
还有你们家原来的田产我也将双倍奉还,怎么」他后面的话语变得严厉起来:
「你就敢现在就来偷腥了?」
「回二爷」男人一笑,「小人是奉月夫人的招昨晚进来给老爷看病的,因为
时间太晚,月夫人就留下小人在外院住宿了,至于此时为何在落红院,嘿嘿,实
在是在下太过想念柳条儿,想着二爷早就许了小人的愿,就斗胆自个儿来寻了她」
「嗯,小别胜新婚嘛,爷也不想干涉你俩,但爷的事你可别忘记了,呵呵,
有一点纰漏,你知道爷的手段的」
「是」
「昨天晚上夫人召你进去,老爷身体如何?」
「回爷,小人家九世行医,施老爷这病实是胎中带来的先天之疾,」他说着
看了翠儿一眼,栾二哈哈一笑道:「翠儿无妨,你尽管说来」
「是」段天培吞了口口水,「小人一家是常给老爷看病的,他这病慢慢调理
本无大碍,但也就这样将就着,要想大好也是万万不能」
「嗯」栾二边听边点头「现在小人改了方子,想来老爷的病会慢慢好转起来
的」段天培说到此时,脸上竟浮起一丝浅浅的微笑,但那丝微笑中竟说不出的阴
毒。
「能好就好,只要按爷的吩咐,治好了老爷,爷许给你的自会到你面前,现
在嘛,翠儿就先送你出去,酬金加倍,翠儿也可先不必早回,就在你的诊堂中盘
桓数日吧」
「是」赤裸着身子立在边上侍候的翠儿躬身回道。
「那小的就告退了」段天培立起身来,顺势在服侍他穿衣的翠儿脸上摸了一
把。
段天培和翠儿走后,栾二过去解开了柳条儿身上的束缚,柳条儿顺势抱住他
的脖子,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粘在栾二的身上。
栾二在她大白屁股上拍了拍,道:「委屈你了」柳条儿依偎在他身上,嘟着
嘴道:「奴家到不委屈,只是爷真要遂了那姓段的愿,把奴和翠儿嫁与她么」
「爷怎么舍得」栾二双手在她身上摸索着,慢慢伸进了她的档间。
柳条儿赶忙起身,「爷别,那姓段的刚用过奴的身子,奴的身子脏」「你哪
里脏了」,栾二自顾寻着柳条儿下身密处摸捏着「你是为爷的大事献身,爷一辈
子都不会嫌你脏的」话虽这样说,随着栾二的摸捏,柳条儿下身密处已流出一道
浓浓的精液,正是段天培刚在她身上发泄出来的,将栾二的手指染得滑不溜手,
令栾二也是一阵恶心。
柳条儿跪在栾二面前,将他手指含在口中啜吸着,再慢慢舔尽,一边用内衣
为栾二揩拭,一边道:「爷,事成后准备怎么打发这姓段的呢?」
「此人是爷局中的重要一步,稍不得还要委屈下翠儿的」「奴和翠儿都是爷
的人,爷想怎样就怎样,怎能说委屈呢」
「爷来是有件事交待」,栾二把柳条儿搂在怀中,用手轻轻揉着她光滑的长
发「昨天爷把孙家那个小妮子发落到你这儿来了」「是」柳条儿见问正事,赶忙
从栾二怀中下来跪在栾二面前「是爷发落来的,奴儿也不敢问何事,想在爷平时
对这小妮子的好,就轻轻赏了几鞭子」「嗯,爷知道,你做得不错,但这只是前
戏,今天下午你要把孙家母女都弄过来,就说爷的东西丢了,发落在她们身上,
不用太过,让她们有个理由在落红堂呆上几天就行」「爷不要她们服侍了么」
「要的」栾二的眼睛高前幽幽望去「只是这几天我的院中不要人服侍,知道么?
你这几天非奉召也不要进内院」「是,奴儿明白」
栾二长身而起,道:「爷这几天有大事要办,不能在你这多留了,待事毕,
爷一定好好奖赏与你」说完大步而去,留下柳条儿呆呆的凝视着他的背影。
夜已深,施府又沉寂于漫长的幽静中。
月娘沐浴后,披了件细纱,带着贴身丫鬟紫娟漫步在内院幽静的小道中,月
光从疏密的树叶中淌下,组成斑驳的光影。她喜欢散步,特别是嫁给施立仁后,
漫长的黑夜就如她的梦魇般让她恐惧。
内院中很安静,紫娟也很安静,平时这个小姑娘早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了。
「紫娟,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呀」月娘回过头来调侃道,「夫人」紫娟低着头,
她前进一步牵住月娘手小手,带着她向右转,「我们走这边吧,那边奴婢感觉害
怕」,「害怕?」月娘抿嘴一笑「你这小妮子也有害怕的地方,再说那边我们也
经常去呀」话虽这样说,月娘还是顺着紫娟的牵引向右边小道上走去,这边也不
错,过去就是一个小湖,湖边星星点点的布着几个有头面的丫鬟们的住所,哦,
在湖的对面,穿过横跨小湖的九曲桥,就是彩儿的住所了,对了,彩儿睡了吗?
自从把她许给栾大管家后,自己到从没去她那儿看过,是不是该过去找找彩儿陪
自己聊聊呢,这个紫娟毕竟小了些,还是彩儿与自己合得来,可惜这么早把她嫁
了。这个栾大管家也不错,生得高大威猛,做事却这么细致,老爷身体不好,这
个家也多亏了他忙前忙后的,把彩儿嫁给他也算对得住他了。
月娘就这么一路想着,顺着心思就过了湖,慢慢靠近了彩儿的居所。
「唉呀,夫人」紫娟此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怎么了?紫娟」月娘急忙回
过头来扶住突然变得委顿的紫娟,紫娟捂着肚子,呻吟着道「夫人,奴婢突然内
急」「哦,我到是什么事呢,前面就是你彩儿姐姐的住处,你去那儿借个厕所吧」
「那怎么好意思呀,大管家想来也在,奴婢可有点怕她,就让奴婢就近找个地方
方便一下吧,夫人您先往前走走,奴婢一会就赶过来」「也好,那我住前走走,
你随后找过来吧」
「是」紫娟匆匆点点头,提着裙子就往林子深处跑去。她哪里是内急,边跑
脑中闪现的都是栾大管家下午找到她是的那番话「你失散的娘我已给你找到,你
按照我先前的吩咐把事办好了,过几天你们娘俩就可以团聚了………」大管家要
做什么呢,要自己把夫人往这儿引,还要自己回避?
月娘哪知道这些,她对这一带很是熟悉,虽然月光已经很薄了,但她依然从
容的穿梭在掩映在树丛中的道路上,不一会儿便接近了彩儿的住所。
彩儿居住的地方类似于一所四合院,因在内院,前进并无大门,所以月娘也
就长驱直入了,过了前进是一个照壁,绕过照壁,左厢是孙家母女的居所,此时
一片漆黑,显是早就睡去,右厢是厨房等杂房,现在也是一片沉静,只有当中的
主人房此时灯火通明,月娘自彩儿结婚搬过来后,就没来过这,此时看见正面房
中有灯,知道彩儿未睡,心中自是高兴,也不想惊动她,慢慢踱到门前,正欲推
门而入,却听里面传来一声悠扬的呻吟声,正是彩儿的声音。
月娘一愣,脸腾的一下红了,正想退出,却听里面传来栾二的声音「彩儿,
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夫人那儿」,听到谈到自己,月娘稍稍停了下脚步,「奴儿还
不是想你」「奴儿?!」月娘一惊,彩儿是栾二明媒正娶的正房,怎么却自称奴
儿,难道栾二对彩儿不好,刚才听到的呻吟声是栾二在欺压彩儿么,可听那声音,
分明是一种极度的满足啊。
月娘停下脚步,心中好奇心大起,又关心彩儿,也未多想,悄悄踱到窗前,
沾了口水捅开纸糊的窗纸向内望去。
此时的栾二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中,而彩儿却一丝不挂的骑跨在栾二身
上上下耸动着,月娘一眼望去,只见一支粗如儿臂的阳物正插入在彩儿阴中,随
着彩儿上下耸动一进一出,只带得两片充血红肿的阴唇翻进翻出,带得一片片浓
白的汁液洒得满地都是。
月娘见到此情景,更是惊得差点呼出声来,自从嫁给施立仁以来,自以为所
有的男人阳物皆如夫君般精细,此时一见栾二那物事,比夫君不知道粗大了多少
倍,而彩儿一声叠一声的呻吟更是不绝于耳,让月娘既脸红,又不愿就此离去。
看了一小会,月娘已是身软,只觉一股暖流从腿间流出,更是目眩神密,只
得用手轻轻撑在旁边的立柱上。那栾二似是对彩儿的耸动不耐烦了,忽的将彩儿
托起,双手挽住彩儿双腿站立起来,竟然就这样抱着彩儿一边耸动一边在房中走
动起来,彩儿的呻吟声便更加浓密起来。耸动了一会,栾二竟然向窗前走来,此
时的彩儿如八爪鱼般紧紧抱着栾二,任他的巨大疯狂的出入自己体内,而窗外的
月娘更是睁大了双眼,紧紧盯着二人交合之处,只觉得全身如万千蚂蚁叮咬般难
受,直想大声呼喊出来。
栾二在窗前耸动了一会后,将彩儿放下,令她如狗儿般趴下,自己从后面再
次凶猛的进入了彩儿身体,彩儿头向后一仰,终于发出一声快乐的呐喊,那呐喊
如咆哮般悠长,带着满满的满足。
月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她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游荡在湖边的小路
上,也忘记紫娟到底去了哪儿,只觉全身火烧般的发烫,下体、乳头麻痒难耐,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活春宫,也是第一次看见另一个男人的身体,那身体是如此的
雄壮,让她有一种需要被征服的感觉。
月娘就这样一个人回到了居室,此时施立仁服了药已沉沉睡去,服侍在边上
的丫鬟赶忙前来侍候,轻声道「夫人回来了,老爷已经睡下了,咦,紫娟呢」,
月娘这才想起这么久也没见到紫娟,也不知那小妮子跑哪去了,她此时也懒得再
理这些事,轻声道「紫娟我打发她去做事了,水热上了吗?我累了,再沐浴一下
就睡了」「是,水一直热着的,奴婢这就服侍您沐浴」,「不用了,我一个人静
静,你就在这看着点老爷吧」「是」
月娘独自一个进了浴室,浴池中的水还在枭枭的冒着热气,氤氲的泛起一片
水气,月娘自个儿脱光身子泡进池水中,暖暖的热水轻拂着她光洁的身体,她把
头向后仰起,闭上双睑,她想静一静却满脑一时是栾二那威猛的身体,一时是栾
二与彩儿的结合部,一时是栾二那粗长的阳物,她的纤纤小手不自禁的抚摸上自
己的椒乳,摸上光嫩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向腿间,在那儿揉弄起来,口中也不自
觉的呻吟起来。
又是一个有月的夜晚。月娘独自一人漫步在林荫小道中。她没有带丫鬟,因
为她要去一个不想让她们知道的地方。
栾二房中依然灯火通明。
栾二正在沐浴。偌大的桶中,栾二面对房门裸身坐着,只穿着小衣的彩儿在
栾二后面为他擦拭身体。当栾二立起身时,他的阳物虽然软垂着,却依然粗如儿
臂,就那样对着躲在窗外的月娘。
月娘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让她神往的地方,她已经连续几天躲在窗外偷窥了,
栾二总是用不同的姿势进入彩儿的身体,而每次进入都会引来彩儿娇弱的喘呤,
每次拨出,都会飞溅浓稠的汁液。
此时栾二似乎说了声什么,彩儿脱光了身上最后的束缚,跨步进了大桶内,
跪在栾二面前。此时从月娘的角度,只能看见彩儿半头黑发,却见她双手捧起栾
二软垂的阳物,伸舌舔了舔,便整个儿的含了进去。
月娘惊讶的睁大双眼。她不是没看过彩儿口交,那是在自己的床上,她是一
个好洁的人,对口交一直怀着一种不洁感,所以施立仁不举时,总是彩儿用口吮
吸才能让他有那么一点勃起,可施立仁的牙签般的阳物岂能与眼前这粗大的阳物
相比较,月娘实在是惊讶彩儿的小口怎么能包得住,可惜从她的角度无法看清彩
儿的模样,到是栾二本来软垂的阳物忽然醒来般如毒龙般硬挺起来。
栾二似乎是刻意表演般竟然侧过身子,这样,月娘从窗外便能清晰的看见栾
二巨大的阳物在彩儿小口中肆意的进出了。月娘含弄了一会后又吐出来,转而低
头去舔栾二的两颗如鹅蛋般大小的卵子,小手也不停的搓弄着栾二的阳物,栾二
似乎很享受的坐在了桶沿上,一会又把双腿抬起,彩儿很配合的伸出香舌,转向
了栾二的菊花。
窗外的月娘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一会,栾二放下双腿,轻轻
托起彩儿的身子,把头深深的埋入彩儿的跨间,彩儿愉悦的欢歌声很快就响彻夜
空,月娘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股间喷射而出,浸湿了她的亵裤,她已不敢再逗留,
留下一滩淫水悄悄的潜了出去。而栾二,此时却意味深长的望向她留下的小小的
窗洞。
又一个夜晚,月娘卧房中,房中的红烛爆着清脆的烛花,施立仁光着身子仰
躺在床上,同样赤裸的月娘依偎在他怀里,小手轻轻的摆弄着施立仁如蚯蚓般的
阳物,在她不断的搓弄下,那软小的阳物渐渐有了些生气,月娘其实过去从来不
愿用手碰触施立仁那儿的,但自从看见彩儿为栾二口交的场景后,她紧闭的心房
也似乎有了某些松动,但口交却一直拒绝着。
彩儿嫁给栾二后,在床前服侍的就转移给了相对大些的紫娟了,此时她一丝
不挂的立在床前,手中端着一个小托盘,托盘中放着一些药物和丝绢以备施立仁
随时取用。
在月娘的示意下,紫娟把托盘放在边上的茶几上也爬上了床,她跪伏在施立
仁腿间,捧起他那半软不硬的阳物,用香舌在马眼上舔拭了几下,然后整个儿的
含了进去。施立仁的阳物不大,所以即使紫娟的小口也很轻松的吞了下去。
月娘从前是不看的,今天她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紫娟那灵动的香舌,她不知道
的是,紫娟虽还是处女,她的口技却早就被栾二训练的炉火纯青,只一小会儿施
立仁的阳物就挺立了起来,看上去似乎要比过去还要粗壮些。
施立仁挣扎着爬起来,月娘却羞涩的伸出柔夷在施立仁胸腔上点了一下,施
立仁便无力的倒了下去,月娘娇羞的跨上施立仁的身体,这个体位月娘与施立仁
从未试过,但自从她看见彩儿与栾二的性交后,知道这种体位男人可以节省很多
气力,想着自家相公单薄的身体,就强按着羞涩的心理采取了这种主动的体位。
当月娘发出一缕满足的呻吟声将施立仁的阳物纳入体内时,立在边上的紫娟
却不经意的向边上闪了闪。此时,在主卧边上的房间中,栾二正通过一个小孔目
不转睛的盯着床上的一切。从他的视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月娘的交合部位,
那儿,施立仁短小的阳具正插入在一片粉红的水洞中。月娘已婚三年了,可阴部
竟然有如处女般娇嫩,这一半原因是夫妻双方同房时间过少,另一半也是月娘天
生的媚体所致。
此时的月娘正尽情的在施立仁身体上起伏着,她第一次使用这个体位,感觉
有些吃力,但下体的快感却一波波袭来,慢慢汇聚着,就在要达到最高潮时,施
立仁却突然软了下来,月娘忽然就感觉那火热的阳物一下子褪去了温度,整个下
体忽然就空落落的,而身体的无力感、空虚感占满了整个胸腔。她伏在施立仁瘦
弱的身躯上,感受到他那突起的肋骨压痛了她饱满的乳房,当软垂的阳物最终从
她体内滑出时,她只能用手按住自己的小嘴,堵住不满的娇啼。
栾二从孔中看着这一切,看着月娘不安的摩擦着双腿,满意的退了出去。
栾二一路快速的走了回去,他满脸带着阴沉的笑容,在施家忍辱负重这么多
年了,他的计划就要实现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