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虽然和精灵女孩互相传达了彼此的想法,但是因为我和她这几天都各自处在
崩溃的边缘,草草洗过澡、吃了点东西,再指派哥雷姆收拾一下屋内的髒乱后,
我便和她双双进入了梦乡,一觉直到现在。
因为工作,我常常有熬夜的经验,所以回复上要快了不少,当我醒过来的时
候,精灵女孩依然如往常一般,抱着我的手臂睡得正香,并且同样是一丝不挂的。
倒不是没有衣服穿,原本那套虽然被她亲手撕碎了,但是还有备用的衣物,
而我现在已经不打算继续羞辱她,打算让她穿上衣服,不过却是被女孩本人拒绝
了。
也不能说是拒绝,昨天我好说歹说,总算解释明白,穿上衣服并不代表我又
要送走她,她才勉强穿上衣服,只是在那之后她开始浑身痒痒,在床上扭来扭去,
根本睡不着觉,弄得我精神也开始紧崩,一度还以为是这套衣服质料不好,连续
换了几件,才终於发现不是衣服的问题,而是女孩自身的心理因素。
在我把项炼还给她后,又很快帮她弄了衣服,从隔天开始就对她避而不见,
最后还扬言要送她去雪滴岭……这些行为在在地造成女孩严重的心理压力,让她
把我对她的回避和想要送走她的原因,与项炼和衣服做了连结,只要这两个东西
穿戴在身上,就会造成她的不安,即便和她讲明白我那些行为的真正原因,依然
无法消除她的恐惧。
换句话说,这是女孩的又一个心理创伤。
无法言语、站立障碍、正常进食困难,现在连衣服都不能穿在身上……导致
这些症状的我还真是个人渣,不过当我向女孩保证会想办法治疗她以后,女孩只
是摇了摇头,然后抓着我的手去抚摸她的脑袋和下体,露出开心的模样,比起正
常人,似乎更因为现在的奴隶姿态而高兴的样子。
心情複杂啊……
精灵女孩暂时还没有要醒的迹象,而我的手臂被她牢牢抓住,因为舍不得把
她弄醒,所以也无法离开,过了一阵子,我端详起女孩的睡颜,既天真又纯净,
不禁令人着迷,接着我打量起了她的身体,因为这几天的饮食状况不正常,所以
女孩显得相当消瘦,不过皮肤还是漂亮的莹白,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令她的锁
骨曲线看起来格外迷人,视线继续向下,点缀在鸽乳上的小樱桃是淡粉色的,很
是可爱诱人,令我不禁呼吸急促。
……说起来,之前完全沉浸在触手调教当中,都没有好好观察过她的身体呢,
应该说不愧是精灵吗?即便年幼,也有着惊人的魅力。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伸手轻触她的脸颊,有些薄,比起其他部位不是那么
有弹性,但更柔软得多。稍稍上移,来到女孩的眼角,女孩的眼睛大大的,又漂
亮又乾净,但是现在紧紧闭着,只能看到通红的眼框,不禁让人有些心疼,好像
来到这里以后,她总是哭泣多过欢笑。抚过浮肿的眼睛,我轻轻捏了捏红通通的
鼻头,然后一边在她的小脸上画圈,一边滑到她的嘴角,擦掉一滴即将滑落的口
水。
令我讶异的是,因为我的触摸,精灵女孩伸出了舌头,像是要舔些什么东西
似的颤了两下,因为找不到目标物而停摆了。出於好玩,我把手指移了过去,在
女孩的舌尖点了一下,下一刻便传来温暖湿润的触感,她的舌头卷住我的手指,
轻轻舔吮。
真是的,居然连睡梦中都会本能地舔食棒状物,这孩子作为爱玩奴隶,已经
可以出道了呢!
因为舔吮时脑袋产生的些微震动,女孩很快醒了过来,一开始还是迷迷糊糊
的样子,睁开眼睛认出我后,随即露出了高兴的表情,然而接着察觉自己在舔吮
我的手指,很快又羞红了脸,松开嘴巴。
我没有马上抽回手指,而是停留在女孩的眼前,她很快会意,瞇起眼睛再次
伸出舌头,把我手指上的唾液舔食乾净。
观察精灵女孩的可爱反应时,我注意到她紧紧夹着我另一只手的双腿正不断
摩挲,因此抽回手指后,我坐起身来,然后坏笑着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召唤出了
排泄触手,贴到她的下体上。
共同生活了十几天,并且主导了各种调教的我,如今已经很熟悉精灵女孩的
肉体了,从她刚刚的夹腿姿势,我马上就判断出她想尿尿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撒尿,不过之前可从没有像现在一样,和我面
对面贴得这么近,察觉到自己的表情会被我一丝不漏地看在眼里,精灵女孩的脸
颊仍染上了一抹酡红,就连撒完尿后,因为被带走大量体热而引发的尿颤都更剧
烈了。
将满面通红的女孩放下以后,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两样东西,看到其中一样的
瞬间,女孩立刻脸色一变。
她的项炼。
见到女孩的表情,我立刻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掌缘贴着她的颈动脉摩擦,女
孩很快平静下来,同时我开口澄清现在不会强行要求她戴上项炼,并且告诉她,
昨天在她尿出来那一刻,我便把项炼踢飞了,她并没有真的尿到项炼上。
听了我的解释,女孩的神情複杂,仍带着些许不安,但更多的是松一口气。
然后,我将项炼递给女孩,询问她是否要拿回项炼,并且强调无论她如何选
择,我都再不会赶她离开。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拿起项炼戴到了脖子上,然后挺起身子,正对着我,又
一次取下项炼,用双手撑开递到我的面前,我自然而然地身体前倾,让她把项炼
戴到我的脖子上。
精灵族的项炼,在她们来说不仅仅是身份证明和心灵寄託,依据不同的场合
仪式,也有不同的表答涵意,以女孩和我之间的关系,既可以诠释为她对我的臣
服,也可以当成是一种爱意的表现,精灵伴侣之间互相交换项炼,其意义不亚於
人类的婚礼,这就是项炼对精灵女孩如此重要的原因。
为了调教,我对精灵文化也有相当的研究,深知其代表的意义,所以也能明
白女孩昨天的行为究竟包含着怎样的觉悟,同时也大概能推测到女孩此时的反应,
坦率地接受她的项炼、服从和情感。
接着我拿起了另一样东西,昨天卡莉大人交给我的小盒子,打开后,如我所
料,里面放着一个奴隶项圈。
……该说不愧是卡莉大人吗?彷彿预料到了一切似的。
精灵族虽然也会驯养动物,但是他们没有使用项圈的习惯,年纪尚幼的女孩,
并不是很明白它的意义,於是我作了一些解释……相当详尽的解释。听到项圈最
早是人类用来管束牲畜,女孩羞红了脸;提到宠物也会使用项圈时,女孩眨眨眼
睛,似乎没有听过宠物的概念,於是我作了一番延伸,察觉我们之间的许多互动
模式与宠物重叠,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当她知道项圈是奴隶的证明时,眼神都开
始发光了;最后我告诉她,只要戴上项圈,她从此就是我的所有物时,女孩甚至
身体前倾,迫不急待想要戴上项圈的样子。
其实打从一开始知道项圈是戴在脖子上时,女孩的眼里就充满了期待,或许
是把它当作我对於项炼的回馈,也或许是把项炼的寄託转移到项圈上头,又或许
是真心想以奴隶的身份留在我的身边……
当我把项圈戴到女孩的脖子上时,她流下了喜悦的泪水,靠在我的身上不停
摩蹭,面对这样的女孩,我忽然感觉到一股难言的魅力,用力回了一个大大的拥
抱,双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感受她逐渐加强的脉动,还有微微张开吐漏着诱人气
息的小嘴,我忍不住吻了下去。
当我的舌头撬开牙关、卷住女孩的粉舌时,她瘫在我的臂弯中,彷彿整个人
都要融化了,即便如此,她依然笨拙但努力地回应着我的亲吻,当我的手指按上
她细腻的肌肤,可以感受到过去不曾有过的颤抖,炙热的呼吸烧灼着我的脸颊,
然后我摸到了女孩的下体,发现她的腟道口有些黏滑,并且阴蒂居然有了充血凸
起的迹象……
居然发情了。
精灵女孩的身体,已经开始反应出了她对我的情感,不过我并没有马上动她,
她还太过稚嫩不成熟,真正让她成为女人前,还需要好好开发调教。我已经不想
再伤害她了,与之对应的,既然她成为了我的奴隶,我会全力以赴,让她享受到
作为女人和爱玩奴隶的快乐。
昨天虽然疲累,但我仍将结果用书信回报给了卡莉大人,照理来说今天应该
当面向她说明报告的,不过卡莉大人来讯让我先暂时放下所有的工作,好好照顾
我的新后宫。
可以想像卡莉大人写下书信时慧黠的表情,不过我完全无法反驳,取而代之
的是满满的感谢,感谢她为我选择了精灵女孩,同时也感谢她指派我进行这个实
验。
原本的实验后半部有些残酷的内容,为了避免对精灵女孩生出感情而影响自
己下手的力度,所以我并没有询问过她的名字,心里也用代号或实验体称呼她,
但是现在正式将她收作奴隶,就不得不问清楚了。
我在纸上写下了精灵文字,打算用拼凑的方式问出女孩的名字,却是被她摇
着头拒绝回答了,跟着她指着自己的项圈和我的项炼,好一番比手划脚,熟悉精
灵文化的我大概明白,她是想让我为她新取一个名字。
精灵族的文化独特,在他们来说,为他人献上忠诚以后,连同过去的名字也
必须一起舍弃,这并非他们不看重姓名,而是看重的方式不同。
我决定将精灵女孩取名为露娅,因为她的眼睛纯净漂亮。
确立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后,彷彿是要补偿连续几天以来的冷淡一般,我将难
得的休假全部耗费在了露娅身上,特别喜欢爬到我的腿上向我索吻,或者什么也
不作,只是懒洋洋地被我摸遍全身上下。
现在的露娅,已经开始觉醒性感了,刺激三点会充血变硬,小穴也会开始分
泌爱液,或许是因为交换项炼和项圈这个具体的动作,让她在本能上将我视作了
生理上的伴侣,不过她在这方面的知识差不多是一张白纸,向她解释可费了我不
少工夫……还没有成功。
最主要的症结在於两点,其一是精灵语中关於性爱的词彙异常稀少,以露娅
的年纪几乎接触不到,甚至可以说她对性的认知,只有「色色的事」和「色色的
事是不好的」这样片面的认知,连具体哪里不好都不晓得。
另外一点在於露娅实在是太纯洁了,在送到我这里来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关
於性方面的接触,所以并未把我对她做的调教与性进行连结,只认为是支配与服
从的展现,并且现在的她已经开始认同甚至喜欢上这种感觉,偏偏对性的唯一认
知是不好的事,同样的事却在新旧价值观中有着一正一反的两种解读,光是这点
就足以令她的小脑袋产生混乱。
直到最后,我告诉露娅做爱以后会生下小孩子,她才终於明白了……一点点,
看着我的眼神变得不同,能够感受到某种热切,似乎是觉醒了肉食性的一面?
残念的肉食性呢,露娅完全不明白做爱和生小孩的因果关系,甚至连做爱是
啥也不懂,只是单方面、没有目的性地渴望我对她做各种各样的事罢了。
虽然直接将全套的知识教给露娅也是选项之一,不过看着她笨拙地用身体在
我身上蹭来蹭去,误以为这样就是作爱时,那纯真却妖冶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
所以我决定暂时什么都不告诉她,让她自己探索,感觉可以观察到各种有趣的现
象。
相较之前,我们有几个生活习惯稍稍做出了调整,吃饭的时候,露娅不再自
己单独坐一张椅子,而是被我抱在怀里嘴对嘴的喂食。
这是需要一点技术的,不说容易呛到的汤品饮料,一般的固体食物,撕咬下
来以后,我的头不能弯得太低,也必须尽快送到她的嘴里,否则唾液会影响口感
甚至稀释食物的味道。不过露娅完全不在意这些,彷彿把我的口水当成最美味的
调味料一般,每次都会把小粉舌伸进我的嘴里,然后被舌技远超她几个次元的我
吻得气喘吁吁。
现在的露娅,虽然说不上是淫水泛滥,但是因为成天裸着身子被我把玩身体,
股间几乎没有乾下来的时候;另外,由於对性的理解或者说是误解,露娅自己也
会尽可能保持湿漉漉的状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某次午餐时间,先我一步吃饱
的她爬到餐桌下,身体朝上,四肢反撑在地,用她光溜溜的股间来摩擦我的小腿。
明明对於快感还是一知半解,居然能主动做出如此下流的动作,没得说,我
立刻抓住她纤幼的腰肢,以头下脚上的姿势抱到我的腿上,分开两腿用力舔吮她
的下体,原本都是浅粉色的阴蒂和小穴,很快地开始充血发红,尤其是褪开包皮
后的小豆豆,颜色艳丽得如同草莓,是最最诱人的餐后甜点,受到了我的重点照
顾,当我粗糙的舌面开始在上头来回舔食,哼哼唧唧中,露娅开始涌现淫秽的果
汁。
这种不是尿尿的水水,是露娅对我爱的证明——最开始露娅无法分辨爱液和
尿液的时候,我是这么向她解释的,结果后来不管是我抚弄过她后让她吃下自己
的爱液,或者是我舔弄她的下体,都会让她兴奋得直打哆嗦。
不过从那一次以后,我们就没有那样玩过了,我居然疏忽了露娅才刚吃饱的
事实,就让她做出头下脚上的动作,在那之后食道逆流引发了她一阵不适,因此
我好好反省了一下。
晚上睡觉前,也由我单方面为露娅洗澡,变成互相搓洗身体,前段时间造成
的伤口已经癒合得差不多了,因此露娅现在可以在身上打上肥皂,把自己当作一
块大型澡巾来清洁我的身体,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用股间夹住我的腿脚手臂来回
摩擦,赤裸裸的幼小身躯沾满肥皂泡、努力扭动着小屁股服侍我的样子,不得不
说真是色气惊人。
露娅很喜欢这个动作的样子,如果我不适当制止她,她可以持续做到洗澡水
凉掉,到那个时候我身上的爱液几乎都要比肥皂泡多了,往往需要再洗一遍。不
过,我并不是每次都会制止露娅,虽然洗两次澡很麻烦,但是因为太过努力导致
隔天早上腰痠背痛,下不了床只能任我摆佈的露娅格外的可爱。
陪露娅玩耍时,我想到之前一次处罚过后,她反而露出有点开心的表情,因
此测试了一下她是否有被虐待的素质,结论是并不明显,被打屁股并不会让她更
加兴奋,翻阅了当时的调教日记,我认为她当时之所以会开心,是因为那阵子虽
然离开了实验室,但除了日常的三餐,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埋首於工作中,唯独那
一次为了处罚而在她身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
虽然不是不能期待露娅在悦虐方面的潜力,但是我更想珍惜她对我的依赖,
所以那类调教就暂时搁置吧!
与悦虐游戏暂时放缓的,还有性感带的开发,现在我对露娅只维持了日常的
接触和爱抚,并没有跃进式的刺激,一方面是担心在这种异常状态下继续催熟露
娅的身体,会导致她的心智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虽然这样的露娅也很可爱,但
万一无法说话站立穿衣服这些毛病因此治不好就糟糕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露
娅实在是太可爱了,如果继续增添她的女性魅力,我怕自己会把持不住,直接将
她就地正法。
作为替代,我开始寻找能让露娅稍稍回归正常生活的方式,庄园内并没有适
合她的游戏道具,是有一些娱乐用途的触手,但这当然不在选项之中,我向补给
官要了一些小孩子用的玩具和绘本,结果对方送来了情趣玩具和春宫图……
究竟是哪里传达错误了呢?原本还以为是卡莉大人的恶作剧,不过向补给官
确认时,看到对方一脸困惑的样子,我才发现了自己的失误,这里可是淫魔岭啊
……
我考虑着添置一些适合露娅的玩具,以免之后当我投入工作时会令她觉得无
聊,不过在实际进行前,大约是为露娅戴上项圈过后五天左右,卡莉大人来到庄
园作客了。
但明明该是身为下属的我该要先去拜访的,不过卡莉大人不是很在乎这些礼
节,她今天来访的目的是想要看看我和露娅的相处模式。
全身赤裸、只戴着项圈的露娅依偎在我的脚边,仰着小脸怯生生地看着卡莉
大人,双腿也紧紧闭合着。平日和我独处的时候,露娅就像是个不知羞耻的女孩
子,但是现在的她只对我敞开心扉,对於在外人面前裸露身体还是有些抗拒,上
次补给官送东西来的时候,她便躲得远远的,不过,当我稍稍表露希望她面见卡
莉大人的意愿时,她倒是马上就答应了。
卡莉大人坐在沙发上品着红茶,微笑地看着我。
平常是以探访奴隶的调教进度为目的的话,这个环节就该要让露娅表演了,
不过我没有做任何准备,饮水触手和排泄触手前段时间也已经让卡莉大人验收过
了,现在总不能让露娅表演服从姿势吧?
不过,我是不可能就这样被难倒的,轻轻抚弄着惶惶不安的露娅,我告诉她
最初是卡莉大人决定将她送给我调教的,并且她现在佩戴的项圈,也是卡莉大人
准备的。
听完我的话以后,露娅望向卡莉大人的目光立刻变得亲切了。
真可爱。
我轻轻拍了拍露娅的屁股,示意她过去卡莉大人身边,明白我的目的,卡莉
大人也对露娅投以鼓励的眼神,当露娅终於鼓起勇气,笨手笨脚地爬过去后,卡
莉大人两手托住她的腋下,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和我玩耍养成的习惯,露娅很自然地便将双脚打开,跨坐
到卡莉大人的腿上,但很快就变得面红耳赤,应该是想到现在抱着她的人不是我
了吧!
「你好可爱呢!」卡莉大人用精灵语讚美着,轻轻捏了捏露娅的脸颊,令她
越发扭捏了:「我可以摸摸她吗?」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
「请便。」
身为调教者以外的人随意触摸调教中的奴隶,可能会导致调教结果产生偏差,
不过针对露娅的调教已经告一段落了,况且作为我的奴隶,和卡莉大人接触的机
会多的是,让她早点熟悉没有坏处。
得到我的许可,卡莉大人也不客气,一手抚摸着露娅的头发,一手则是轻轻
揉着胸部,很快地,露娅便开始喘息。
虽说精灵族一般不会对恋慕对象以外产生反应,不过在卡莉大人到来之前,
露娅正在和我玩耍,开关已经被打开了,正重要的是,卡莉大人和我在奴隶调教
方面合作了多年,我们的爱抚手法多有相似的地方,不会偏离露娅习惯的套路,
这也是我不拒绝卡莉大人的原因。
卡莉大人简单地抚弄了一遍露娅的敏感带,弄得她整张小脸都红扑扑的,然
后把她递还回我的怀里。该说不愧是卡莉大人吗?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确实以
恋慕对象以外的身份挑起了露娅的情欲,可惜也仅此而已了,从她肌肤传来的些
微颤抖,我知道她现在正渴望着我的爱抚。
平常的露娅,早就贴上来撒娇了,不过现在在卡莉大人面前,所是她抑制住
了这方面的欲望。
於是,我坏笑着将露娅翻了个身,让她正面朝向卡莉大人,同时把她的两脚
拉到我的双腿外侧,我再将膝盖撑开,令露娅股间大开,在她的娇呼声中,开始
揉捏她的乳头和阴蒂。因为太过害羞,露娅的手伸到背后抱住我的脖子,一边忍
耐快感一边扭动腰肢。
作为穿不了衣服的爱玩奴隶,矜持什么的果然是不必要的呢!
可惜,露娅有着先天的体质问题,加上觉醒性感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即
便经历连日的开发,再加上卡莉大人的视奸这个外在因素,也还未能让她达到高
潮,最终只是像章鱼一样瘫软在我的怀里。
卡莉大人只是品着红茶,从容微笑着看我欺负露娅,突然给验收中的奴隶来
点惊喜这种事,我们以前可没少干,而过后卡莉大人少不得来句评价:「你们看
起来就像兄妹一样呢!」
「哪来这么丧失的兄妹啊……」
「这里可是淫魔岭喔?」
「淫魔族全部都是女性吧?」
「那,姊妹?」
「先不提我是男的,姊妹之间也不会这样子吧?」
「欸……在淫魔族里面很正常喔?我以前跟洁芮……」
「……」
「……」
卡莉大人提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可怕的沉默瞬间笼罩了整个客厅。
这个气氛很快地感染了露娅,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扭动着身体,在
我身上轻轻蹭着,我拍了拍她的头以示安抚,然后转向卡莉大人:「抱歉。」
「不是你的错,这认是我主动提起来的。」卡莉大人叹了口气,放下红茶揉
了揉眉心,转开话题:「话说回来,你还能继续那个实验吗?」
我望向卡莉大人,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前阵子的我确实不在状态,不过经历了这次变故,加上和露娅几天相处下来,
我的精神已经安定了不少,并且仔细思考过后,发现这次的实验存在许多可疑之
处,比如实验的内容要求的太特定、太细緻了;比如那位恶魔公在性爱方面是出
了名的洁癖,居然会和猪头魔王进行交流;再比如,口口声声说我温柔的卡莉大
人,居然破天荒地指派我进行这种一不小心就会摧毁人格的实验……
不过……
「当然,请务必让我来做。」我沉声回答道,拒绝的选项,从一开始就是不
存在的:「但是,我没办法在露娅身上继续实验了,要麻烦卡莉大人再准备一个
实验体。」
「那是当然的,毕竟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也舍不得呢!」卡莉大人再次捧起
了红茶,轻轻啜了一口:「其实,关於新的实验体,我已经准备好了。」
「喔?」我有些惊讶:「露娅的同族?」
明明发生实验终止这种事故,卡莉大人居然没有询问我对新的实验体有什么
要求,就预先做了准备?能想到的原因,也就只有手边有现成的素材了吧!
「不是……嗯,也可以说是吧。应该说,这次我准备了两个人给你,其中一
个是实验体,另外一个是露娅的同族,有一个同族在,对她的回复应该很有帮助,
你说过想要治好她的对吧?」
我点点头,不过一口气再塞来两个人吗?还要算上露娅,好久没有这么热闹
过了:「新的实验体……」
「是前阵子抓获的俘虏,经过魔族议会讨论后,决定交给我们淫魔岭处置。」
听了卡莉大人的说明,我不禁蹙起了眉头。
淫魔岭包办的业务多种多样,其中一类比较特殊的,就是对战俘的处理,尤
其是一些女性战俘,通常是把她们调教成娼妇后流放到魔族各处,鼓舞士气的同
时威慑他族。
然而,这次的实验体让我感到棘手,会由卡莉大人对我进行委託,本身就代
表对方的身份不一般了,而且处置方式居然还要经过议会,这代表魔族这边对她
怨念不一般啊!更何况这次的实验本就複杂了,一下子平添了许多变数……
「放心吧!我把之前的调教成果向那位恶魔公分享了,他对於依赖方面的实
验很满意,接下来这个实验体,不做这个方面的尝试也没关系。」
嗯?听了卡莉大人的话,我不禁感到疑惑,实验体估且不论,这次的实验是
心理和肉体层面双管齐下,如果不对心理层面进行监控,可不能保证做了触手调
教以后,那位恶魔公的女人不会由爱生恨啊?
「你不是说过,再複杂的事情,只要拆解开来,就连史莱姆都能完成吗?反
正那位恶魔公也不着急,所以我就和他商量了一下,同意你把实验分次做好呢!」
「那位恶魔公有这么好说话吗?」我仍是感到不可思议,我对那位恶魔公认
识不多,只知道他是真爱教徒,其他方面的瞭解基本为零,可传闻中多数的恶魔
公大多任性固执,毕竟他们拥有的力量太强大了。
「这个嘛……见仁见智喽!不过他听说你居然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成功地
让精灵爱上你,对你很是欣赏呢!还让我将来一定要把你引荐给他认识。」
原来如此,不愧是恋爱脑呢,既然不用太顾虑实验体的感情,那就好办得多
了:「对於实验体的处置……有什么要求?调教结束后,打算进行什么处置?」
这类委託,一般都是报复性的,虽然和我的本性不和,但是这些俘虏不管是
作为战士还是刽子手,只要上战场就代表有了一定的觉悟,所以我对这种做法没
太多意见;另一方面,淫魔族除了我以外,还有许多人精擅此道,卡莉大人便是
箇中好手,需要轮到我出手的委託,要嘛是心智太过坚定,不嘛就是手上太多血
腥,前者只需要我瓦解意志就好,后者……卡莉大人还没有指派过我太残酷的调
教,至少没有一项比得过这次实验的结局。
这次的实验体,听上去后一种情况,就是不知道卡莉大人这次要我做到什么
程度。
「没有指定处置方式,到时候看你是要留下来还是交给我都可以,至於要求
嘛……就肉便器吧?」卡莉大人嘴角上扬,但是眼里没有丝毫笑意:「到时候看
过资料你就明白了,议会的原话是,除了放她离开以外,其他方面由我们全权处
置,我个人是认为至少要让她完全失去人类的身份才可以呢!」
听了卡莉大人的话,我心中不禁一寒……不是针对卡莉大人,虽然也有手腕
铁血的地方,但那是身为淫魔族之王的义务,卡莉大人的本质还是很温柔的,并
且作为女性,过往她对这些俘虏的处理其实都是从轻量性,更不可能爆出肉便器
这种粗口……能让卡莉大人作出如此决策,新的实验体究竟是杀了多少人?
这已经不是报复或威慑的问题了,对於实验体的调教,必须要足够残忍,这
是留下她性命的原因,不这样做,无法告慰那些死者的在天之灵,现在我担心的,
反而是自己的处置手段不够残忍,甚至连自己都不能满意……
以往交付这类委託,卡莉大人都会告诉我尽力就好,但是这一次……「交给
你了。」
「我会尽力的。」
「那么,就剩下两件事了呢!」交代完实验体的事,卡莉大人终於再次流露
出笑意:「差不多该让艾米莉亚回来了吧?」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禁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
「哎呀?你的脸都红啰?」我闻言反射性地往脸颊上一摸,接着便看到卡莉
大人促狭的笑容:「明明就很想念她的嘛!」
我再次点了点头。卡莉大人很少对我摆出淫魔族之王的风范,总是像个邻家
大姊姊,而我在她面前,永远像个孩子。
「既然这么在意她,为什么当初还要让她离开呢?」
「就是因为在乎,所以才更害怕伤害她。」
「哎呀哎呀……所以说,曼雷夫就是太温柔太固执了呢!」
「对、对啦……」这阵子一直被卡莉大人这么强调着,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些狼狈地问道:「刚刚说的第二件事,是什么啊?」
「还用说?当然是照顾好露娅啊?」
即便卡莉大人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呢!
「哈呼?」讨论公事的时候,我和卡莉大人用的都是魔族语,露娅自然完全
听不懂,也不敢打扰我们,不过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好奇地抬头看着卡莉大人。
「卡莉大人的意思,是让我好好照顾你。」我用精灵语向露娅说道。
听了我的翻译,露娅啊呜啊呜地向卡莉大人点着头,连小粉舌都吐出来了,
真好懂啊。
「啊啦,对於这么可爱的露娅,姊姊也有一个任务呢!」卡莉大人也切换回
了精灵语,笑着捏捏露娅的脸颊。
露娅点头点得更用力了,如果她有长尾巴的话,现在一定拼命摇起来了吧?
「要好好陪伴曼雷夫……也就是你的主人,然后帮他生个小孩吧!」
「卡莉大人!」真是的,总是喜欢开一些奇奇怪怪的玩笑……
「啊,抱歉抱歉,至少要生一打才行呢!」
「喂!」露娅会当真的啊啊啊!
看到跨坐在我的身上,开始扭动小屁股的露娅,我不禁露出了苦笑。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