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43-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
赵敏叫得一声「不」,接着牝户已被巨物撑开,整个龟头直闯而入,将个玉
门挤得滴水不漏:「啊!玉龙……」舒服畅悦的娇吟声,即时从赵敏口里逸出。
殷玉龙发觉内里紧窄无比,裹得阳具好生爽利,当下用力一捅,直杀了进去,满
满的塞爆了阴道:「好美,怎会这样紧?」赵敏知道已经无法挽回,只得尽张双
腿,任他乱捣,但阳具带来的震撼,却又美得入心入肺,龟头每次深投,总要咬
着花心嫩芽,酸麻甘酥,一时也难以形容。
殷玉龙也不知轻重深浅,死命疾捣,不觉百来回抽戳,才稍稍放缓。而赵敏
早就美得咬拳摇首,暗暗小丢两回,方知这个未来女婿的厉害,心里在想,若是
经她再番点导,将来必成一代淫棍,讨尽天下女子的芳心。待得殷玉龙趴在她身
上喘气,赵敏立即伸出双手,箍着他头颈,一对美眸只是牢牢盯着他:「你实在
太冲动了,一声不响就弄进来,现在咱母女二人都便宜你了!」
「你不要纸托下巴口轻轻哦!」话后亲了他一口:「你动一动好么,今晚就
尽情要娘吧,如果想射,就射进娘身体里,只要你喜欢就是了。」殷玉龙那肯怠
慢,徐缓抽送起来,叫道:「娘,你里面真的窄得紧要,勒得我好舒服!」
赵敏微笑道:「我和一般女子确是有些不同,而我却使用补物,收缩阴道。」
「原来是这样。」殷玉龙一笑。「关于这方面的事,我有时间再和你说。现在你
最重要的事,就是用力抽动你的大阳具,将我送上天去!」旋即扳下他脑袋,送
上甜甜的樱唇。
殷玉龙看见赵敏如此主动,立即盖上她小嘴,随即一团欲火涌上脑门,在想:
「张无忌藉机淫弄我的凤儿,老子就要他的女人本利归还。何况这个岳母娘又长
得波俏慢脸,一身肌肤嫩如处子,下面还有一个紧屄儿,如此出众的美娇娘,早
就不该让那个淫棍独自拥用!」
当下用力吻住赵敏,一手握住她的丰乳,下身使劲疾捅,干得啪嗒声响。
「啊!玉龙……我的儿……」赵敏美得大张玉腿,在他口腔里不停呻吟:「娘快
要不行,就……就快要出来了……」「娘,我干得好不好?」殷玉龙抬起上身盯
着她,看见赵敏轶态横出,脸上云谲波诡,知她快将高潮,不禁加重下身的力量,
再问道:「我和张无忌相比,谁弄得你舒服?」
赵敏高潮在即,整个人梦梦铳铳,岂能开声回答他,只「嗯」了一声,却掩
着嘴儿,双目满盈水光,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模样好不动人。殷玉龙痴痴的瞧
住她,阳具没一刻停顿,奋勇直捣。赵敏终于抵受不住,身子连连抖动,旋即大
泄而出。但殷玉龙仍不肯放过,依然记记尽根,直插得爱液迸溅,不觉流了一席。
赵敏双手抱紧他头颈,哀声道:「求你停……停下来,娘受不住了……」殷
玉龙听见,缓得一缓,又再发狠乱捣。赵敏躲一棒槌,挨一榔头,如何受得住,
只好伸手到二人交接处,一把握紧男人的肉棒,娇喘道:「你且停一停,先让娘
为你……为你舔一会。」殷玉龙心中大乐,连忙抽出阳具,急煎煎挪身到赵敏头
上来。
赵敏瞧他一眼,柔声说道:「你这个小鬼,便不要命的乱来!既然这样,娘
就成全你,教你早点泄出来。」五根玉指握住龙根,小嘴倏张,连汁带水把整个
龟头含住,只见她手口并用,不住吞阳吐龟,使出百般手段。
殷玉龙立时遍体皆酥,垂眼看着身下的美人,见她眼光如水,脸带桃花,着
实色色动人,殷玉龙看得心遥目荡,一时神无所主,手里拿住美人的玉乳,放情
抚捏!赵敏足足舔了盏茶时间,才吐出肉棒,轻声与殷玉龙道:「娘又想要了,
你再弄进来好么?」
殷玉龙听见,猛地点头,忙即跪到她双腿间,正欲重响战鼓,却看见赵敏已
为他大张双腿,露着一个嫩绰绰的蜜屄儿,殷玉龙觑眼看见,不禁暗咽涎唾,登
时受不住眼前的诱惑,当下俯身凑头,先在花唇抚弄一番,再将花蒂拭捻一会,
才探出舌头,来回乱舔。
「啊!玉龙……」赵敏没想他会如此做作,美得仰起花房,任他施为,口里
只管嚘嘤娇啼,岂知殷玉龙越弄越见厉害,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赵敏几乎便要大
叫出来,赶忙掩住嘴巴。舔得片刻工夫,赵敏又觉撑持不住,双腿间已见淫水如
注,答答下滴,竟又小泄了一回。
殷玉龙一边舔弄,一边握紧下身阳物,撸得风风火火,忽见赵敏汁水长流,
知她来了高潮,顿感自豪起来,当下乘胜追击,立刻直起身躯,提起七寸大棒,
直捣了进去,颠头簸脑的狠投急耸。强烈的胀塞感,挤得牝内膣肌连战,牢牢勒
绞住入侵的阳具,嗍得殷玉龙眉轩睁目,浑身舒爽,再看眼前的赵敏,见她目波
盈盈,似水荡漾,口里不停吐着嘤咛,实是迷人到极点!
殷玉龙看得淫火攻心,连忙握住赵敏双乳,搓圆捏扁,下身没棱没脑的疾捣,
弄得美人玉躯晃摇,七颠八倒,而那根硕大的巨龙,依然坚挺不衰,不曾漏出一
丝一滴。「我的儿!娘……娘受不住了,你快快泄……泄出来吧……」只见赵敏
香汗如珠,紧蹙双眉,看怕不用多时,敢情又要丢身了。
「娘再忍一忍……」殷玉龙兴头正旺,不肯停顿半刻,仍是大刀阔斧插个不
休,谁知这一忍,却忍了半个时辰,方见殷玉龙闷叫一声,送出子子孙孙,将个
岳母娘射得一丝两气,几乎魂不附体!殷玉龙泄得全身一软,趴在赵敏身上,不
住喘着大气,待得回过气来,搂住赵敏的娇躯,在她身上又亲又摸,再次追问道:
「到底我和张无忌相比,谁弄得你舒服?」
赵敏抬头看着他,柔声道:「你为何要和张无忌比较,莫非你害怕不及他,
担心无法满足凤儿和瑶淼?」殷玉龙虽然给她捅破了心事,但也不敢否认,说道:
「我确实是有点担心,到底我做得好不好?」赵敏秋波斜溜,探头过去亲了他一
口,见她略一沉吟,接着道:「好吧,娘就直话直说。张无忌在这方面,确实比
你强一些,他除了天赋异禀,拥有一根超乎常人的大阴茎外,在床上还很晓得疼
人,不会像你刚才一样,只顾狠命乱来!你要知道,攻人必须要攻心,对女人亦
如是,倘若给她遇着疼爱自己的男人,女人又岂有不着迷之理。」
殷玉龙犹如给她浇了一头冷水:「我……我该怎么办?」「你不用太担心,
先听娘说完。」赵敏伸出柔荑,轻抚着他的俊脸:「便因为女子喜欢人疼爱,当
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交媾,都会特别容易产生高潮,其道理就是这样。不过对女
子一味温柔,有时也会适得其反,皆因只要是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种被虐的心态,
男人只要用得适时,看尽时机,对女人稍稍作些凌虐的事情,随时会将她推向极
度满足的高峰。」
殷玉龙显得似懂非懂:「何为适当时机,该要怎样做。」赵敏淡淡一笑:
「男人对女子的心理和喜好,必须要有多些认知,起码要摸清自己女人的兴趣,
而张无忌对这方面,他就掌握得很好,所以每每都能取得女子的芳心,就是这个
原因。」殷玉龙默默地听着,赵敏接着道:「人的心理是相当复杂,女子就更甚,
她总是让你捉不到,猜不透,使男人难以估量!你可知道,张无忌为何要我带你
到暗道偷看?」
听见赵敏开头的说话,殷玉龙也十分认同,但听到最后那一句,又变得相当
惊讶:「莫非是有什么原因?」赵敏点头微笑:「张无忌这样做,当然有其原因,
就因为凤儿和瑶淼实在长得太美了,以她们的姿容,又有那个男人不想打她主意,
便是张无忌这等曾经享尽美色的男人,对她都赞不绝口,就可想而知!再加上凤
儿品性随和,瑶淼也是处处随方就圆,但凡这样的女子,必定耳软心活,极容易
受男人引诱!而且她们体质特殊,半正半邪,最易陷入情欲的深渊,以她们这样
的性子,又岂能忠于一个男人,安于一隅!」
这一番言语,确令殷玉龙忧心如捣,忐忑难安!「无忌知道你对凤儿和瑶淼
情根深种,担心你和她们成亲后,会难以接受妻子的背叛,倒不如在你未成婚之
前,让你把事情看个清楚明白,若然你认为自己无法忍受,就该下定决心,马上
斩断情丝,免得自己将来后悔。」
赵敏流点头微笑,又道:「要是你舍不得放弃凤儿和瑶淼,甘愿承受这个风
险都要娶她们为妻,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以后凤儿或瑶淼便是做了对不起你的
事情,你都不能怪责她,皆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为了夫妻将来的幸福,你现在
必须想清楚。」
殷玉龙轻轻一叹:「对于这方面,我实在不知自己能否做到!每当我看见凤
儿还有瑶淼和别个男人亲热,心里就又酸又痛,便如喝了几坛子老醋,又如针刺
一样痛楚,总之难受之极!」赵敏一笑:「因为你实在太爱她们,才会有这样感
觉,瞧来你是无法放弃凤儿和瑶淼了!」
殷玉龙缓缓点头,旋即看着赵敏,说道:「娘,有一件事相当奇怪,我每次
只要看着她和其他男人好,不知为何,我竟然会产生一股莫名的兴奋,下面自自
然然就硬起来,就像刚才一样,光是想着凤儿和张无忌亲热,我就马上射了出来,
你道奇不奇怪!」
赵敏摇头道:「罢了,但这个亦很难怪你。」接着轻轻推了殷玉龙一把,低
声道:「给你压在身下闷气得很,你先将下面拔出来,我再慢慢和你说。」殷玉
龙笑道:「我着实有点不舍得离开,你的小牝屄丰腻紧煖,待在里面就是叫人受
用……」话后,抽出阳具滚到一旁,扭头看着赵敏的俏颜。
赵敏绽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侧过身子,压着殷玉龙半边胸口,把个丰乳牢牢
贴紧他,一只柔荑同时伸到他双腿间,握住仍未完全颓落的阳具,细细的为他捋
将起来,口里道:「要是你觉得舒服,待咱们说完话儿,你若想再要娘,大可把
它再弄进来,你说好吗?」「当然好。」殷玉龙喜道:「我也要他再尝一尝戴绿
头巾的滋味!」
赵敏听得此话,立时春情涌动,抬起脚胫缠上他一条大腿,悄悄磨蹭着水屄,
低笑道:「玉龙你恨无忌吃了凤儿,却又打不过他,若是你想报仇,就来找娘好
了,咱俩多送几顶绿帽儿与他,为你消消气。」殷玉龙心中大乐,暗忖:「俏岳
母娘这句说话,不是挑得明明白白么!」一笑道:「玉龙可不客气了,打后我便
将这口闷气全消在娘的身上,到时可不能翻口!」
赵敏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无忌不在,娘随时都可以给你。」殷玉龙揶揄
道:「我就是喜欢那淫贼在旁,在他面前和你好,一于将他气到半死。」赵敏脸
上一红,伸手轻轻捶他一下:「你这个小坏蛋,要是凤儿也在场,我倒无所谓,
到时不知是谁被气到半死哩!」
殷玉龙登时无语,赵敏又道:「不要再讲混话了,说回你刚才的问题吧,你
说看见心爱的女人和男人好,就会生出一股兴奋,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答。因为
不论男女,都会存在些许被虐的病态心理,只差程度的轻重而已,甚至轻到连自
己都难以察觉!」「是么?」殷玉龙糊涂起来,皱着眉头道:「哪有人会喜欢受
到虐待!」
赵敏摇了摇头:「我说的虐待,并非直接施与肉体上的虐待,而是精神上的
虐待。当你看见心爱的女子和别个男人好,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气恼,甚至想和
那个男人拼命,但又会不自觉地挑起一股难言的兴奋,这就是人类难以察觉的虐
心反应,而这种感觉,亦只会在亲临其境,亲眼目睹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平日根
本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殷玉龙兀自沉思,却发现自己确是如此,只要想到张凤梧和男人亲热,就会
立即抓狂起来,但与此同时,又会产生一阵无法形容的亢奋,满脑子里,总是幻
想着二人的淫邪情景。为此,他已不知手淫了多少次!只听赵敏又道:「不妨和
你说,咱们女人也有这种心态,而且除了精神上,还会喜欢男人对她肉体上的虐
待,有这种心态的女人,为数着实不少。还有一点,每当女子红杏出墙,背叛爱
人或夫君和男人欢好时,这种背德的行为,确实会令女子感到格外兴奋,更加投
入性爱。为何无忌刚才在凤儿跟前,总是不住口提起你,无忌就是要挑起她的背
叛感,将她推上肉欲的高峰。这种行为,也是虐心的一种。」
殷玉龙笑问道:「娘,你现在可有这种感觉?」赵敏听见,忍不住在他身上
挤了一挤,微微点头道:「当然会有,而且非常强烈!我不只是无忌的女人,亦
是你的未来岳娘,却瞒着自己的女儿,这种背叛的罪恶感,恐怕一般女人都难以
尝到!」殷玉龙又笑道:「这是好还是不好?」殷玉龙瞄了他一眼:「你还说,
若不是你硬要抱我上床榻,人家才不会对不起无忌和女儿,更不会弄到这个田地,
任由你予取予求!」说罢,握紧男人的阳具,肆情疾套。
「啊!娘……」殷玉龙呻吟一声,看着赵敏道:「娘你弄得我好舒服,下面
……又硬起来了,很想要……」赵敏「嗤」声一笑:「你不说娘都知道,人家都
握不拢了,还硬得这般烫人!可是,我还没教你怎样讨好女人呢,难道你不想听
么?」殷玉龙道:「我当然想听,只是……只是下面忍得难受!」
赵敏柔声道:「娘真的怕你了,你且侧过身子向着我。」殷玉龙依她所言,
侧起身躯卧着。只见赵敏抬起一条美腿,绕过他的身子,牢牢缠绕着殷玉龙的熊
腰,把个粉屄儿紧紧贴住他,玉手把住肉棒,轻轻撸动几回,便将龟头挤了进去:
「嗯,娘又要给你撑满了……」一阵出奇的紧窄,直勒得花翎玉眉舒嘴张,马上
腰肢使力,望里狠狠一捅,只闻得「吱」一声响过,登时尽根,龟头已点着深宫
的肉芽。
「啊!」赵敏娇呼起来,花心顿感又酥又麻,却又美得无从言喻,立即手扳
脚缠,箍紧男人的屁股,不许他妄动,半张着水盈盈的美眸,哀求道:「你且停
一停,便这样顶着人家好了,千万不可动。」殷玉龙听见,也不知就里,只好停
住动作,问道:「娘,有什么不对吗?」赵敏轻轻摇头:「没有事,娘很舒服,
只是给你一下挑着花心子,酸得想要泄出来!」接着亲了他一下:「我曾经历过
多个男人,若论到阴茎的坚硬,就只有你最厉害,就连无忌都比不上你。」
今回你就好好的卧着,让娘侍侯你好吗?「一话说毕,掇身跨上殷玉龙下身,
牝户仍然满满地裹住男人的阳具。殷玉龙张大眼睛,视线全落在赵敏的俏脸上,
当真越看越觉她美冠一方,风仪端丽,再看她的酥胸,浑圆饱满,乳首粉艳迷人,
宛如未经人事的少女般鲜嫩,直看得他心迷意荡,双手同时伸向前去,十指抓捏,
将一对美乳纳入手中,痴痴的说道:」娘这对奶子真美,又圆又大,还这般柔软
……「
赵敏向以自豪的身段,已不知迷倒多少个男人,便是无忌亦称赞不已,此刻
听见殷玉龙的说话,亦不觉得意外,只是微微一笑,移开他贪婪的大手,佝偻腹
肢,身子向前弯下,把一个乳房送到殷玉龙嘴前,低声道:「娘知道你的心意,
你爱怎样便怎样好了……」
殷玉龙眼见一颗乳头抵在唇边,那里还再忍得,当即张嘴含入口中,大肆吸
吮起来。「嗯!你轻一些……」赵敏双手支撑上身,垂下头来,瞧着男人的馋相,
殷玉龙当下吮紧奶头,下身从下往上徐徐挺动,开始抽送起来。赵敏忍不住呻吟
一声,快感随之而来。只觉殷玉龙的肉棒又硬又烫,龟头老是刮着柔嫩的膣壁,
弄得阴道酥麻爽利,登时便给他挑起了欲筋,连忙撅起丰臀,任其施为:「啊…
…我的儿!娘太喜欢你了……」
殷玉龙吐出口里的蓓蕾,双手搂紧美人的纤腰,棒下着力抽送:「玉龙也很
喜欢娘……」发觉牝内果然美妙无穷,不但湿滑柔腻,而且紧绷烫热,煨得整条
阳具爽乎乎的,简直销魂蚀骨!赵敏娇喘着道:「你若是喜欢娘,就……就用力
狠狠干,把你的……热情全射给我……」「我会的……」殷玉龙雄赳赳的杀将起
来,直干得她满脸痴迷,花魂离体!
第四十四章
殷玉龙张凤梧上官瑶淼都是心照不宣的练了「绿龙红凤」神技,张凤梧和上
官瑶淼自然找赵龙和张无忌,每日必须要射九次,而殷玉龙则报复性淫玩赵敏。
几日后,为了检验他们练的效果如何,张无忌决定让他们来一次实战的机会,由
张无忌、赵敏、赵龙三个人跟殷玉龙和张凤梧还有上官瑶淼三个人打,要他们用
出全力就以这套武功应敌,看他们是否配合默契,当然张无忌并不用他的神功相
对,只使用武当剑法,其他人则使用自己平生所学,要求不可手下留情,但点到
为止。
安排好之后,便摆开了阵势,殷玉龙和张凤梧上官瑶淼背靠背站在一起被其
他三人围在中间,张无忌说了声:「上。」三人一起向他俩攻来,张无忌、赵敏
两人拿剑,赵龙用他的九节鞭,各施所学有如狂风暴雨,殷玉龙和张凤梧还有上
官瑶淼不慌不忙,互相看了一眼,运用起武功与他们三人对打起来。
攻击的三人毫不留情,每一招都攻势很盛,不留防守余地,步步紧逼,殷玉
龙和张凤梧上官瑶淼三人毫无畏惧之色,一招一式都使用的井然有序,互为攻守,
密不透风,一时间竟不落于下风,双方对打的场面绝不亚于一场世界大战,周围
飞沙走石,草飞叶落,有如一场龙卷风将六个人腾空卷起,越打越看不清双方是
在谁打谁了。
可是殷玉龙张凤梧上官瑶淼使用的虽然是神技,可以省力,但毕竟初学乍练,
而且对方还是三大高手,拖延长了势必对己不利,三人对望一眼心领神会,将真
气运于刀剑催动内力加快了招式变幻,放弃了防守,只是一味的进攻,而就在这
时候殷玉龙突然感觉体内真气翻滚,燥热难忍,内力聚不到一起,像是在打架,
又出现了之前修炼两大神功时的症状,可是殷玉龙没在乎,一心想要在这考验中
胜出,于是他强运内力,不管五脏六腑如火烧般的难受,坚持猛烈的进攻,谁知
他这么一逞强不要命,终于忍受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众人一看都是惊呼一声,
吓了一跳,赶紧停手查看情况,殷玉龙眼前一黑站立不住晕倒在地。
谁知殷玉龙强运内力使真气逆行走火入魔而吐血晕倒,着实吓坏了众人,都
瞪着眼睛张大了嘴看着这突然发生的的场面,张无忌见状率先反应,立刻点了他
身上的几处要穴护住他的心脉,然后将他抬进了屋内给他运功疗伤,疗伤时需要
安静,于是关上了门让众人在门外等候不可打扰。
张凤梧在一旁急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紧盯着门口一刻也不愿离开,赵敏则
走过来安慰女儿,说道:「不用担心,你爹一定会救他的。」张凤梧点了点头,
紧紧的抓住母亲,担心的不得了,上官瑶淼也站在门口,双手合十不断的祈祷,
赵龙则唉声叹气的走来走去,弄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过了几个时辰,门吱呀一声开了,张无忌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众人立马围
了上来,紧盯着张无忌等他开口说一下情况,赵敏:「无忌哥哥,情况怎么样?」
张无忌:「暂时没什么大碍,让他先休息一会。唉,都怪我太大意了,没事先想
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强行修炼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两大神功,看似治好了内伤,
增强了内力,又练了神技,使得他的体内真气是越聚越多,却没有正常运行。
这一阴一阳两股真气根本无法融合,而是形成了两股势力,平时还没什么,
一旦在对战时催动真气使用内力,这两股势力便相互碰撞呼之欲出,两者互不相
让就打起了架,而使用的人就像身处沸水之中一样,燥热难耐,若不及时停止就
会像玉龙现在这样,五脏六腑如火烧般难受最终导致口吐鲜血走火入魔,这时候
若再没有人及时为他疏导,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张凤梧:「爹,那玉龙哥哥还有没有救?您一定要救他啊。」张无忌:「我
自当是竭尽全力,可目前我只能暂时封住他体内的真气,并没有办法将他体内的
真气融为一体,还好他练的时间不长,根基不深,如果时间长了就是不催动真气,
真气也会破体而出,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是让这两股真气不再运动停止相撞。赵龙:」
张教主,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张无忌:「除非有一个人的武功兼济阴阳两种真力,可以压得住玉龙体内的
阴阳两股真气能为他疏导,可是去哪找这种人呢,想要练成这种武功谈何容易,
即使有人练,恐怕也会出现像玉龙这样的情况,这毕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武功。」
张凤梧:「有这种人,打伤玉龙哥哥的天地门门主就会这种功夫,我曾听朱
梓说过只有他本人能治这种内伤,我起初以为合周掌门的九阴真经和爹的九阳神
功就可以破解他的武功,治好玉龙哥哥身上阴阳相并的内伤,没想到是我异想天
开了,是我害了玉龙哥哥,我现在就去找他,求他救救玉龙哥哥,他要什么我都
答应。」
说着就要进去带着殷玉龙走。赵敏走过来拉住她,说道:「傻丫头,你冷静
一下,既然是他打伤的,他又怎么肯去救呢,他要杀你们还来不及呢,岂可自投
罗网。」张凤梧着急的失去了方寸,没办法趴在母亲怀里留下了泪水。张无忌:
「你娘说的对,即使我们跟天地门没有仇,谁又愿意冒险耗费内力去就一个素不
相识的人呢?为他疏导真气时十分危险,倘若出错不但玉龙会体内真气翻滚导致
筋脉爆裂身亡,就连救他的人也会武功尽失成为废人。我们要从长计议,不能急
于一时。」
就在这时候殷玉龙突然咳嗽了一声,上官瑶淼急忙跑到了床前,高兴的叫了
一声:「玉龙哥哥,你醒了。」众人听到这句话也都奔了过来,殷玉龙:「水,
水。」上官瑶淼听他要水马上跑到桌边倒了一杯水又回到床边扶起殷玉龙喂他喝
了水,张凤梧也忙坐到床前,还没来得及擦干泪水便拉着殷玉龙的手问道:「玉
龙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殷玉龙:「没事,好多了。」赵龙:「没事就好啊,你可吓坏我们了。」殷
玉龙:「让大家担心了,真是过意不去,张师兄,我怎么会这样?」张无忌:
「你是走火入魔了。」于是就把他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殷玉龙明白的点了点
头。
赵敏这时候一直在思考,为了不让女儿伤心,为了给他的无忌哥哥排忧解难,
她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殷玉龙,她根据张无忌说的情况又看了看殷玉龙说道:
「无忌哥哥,你说玉龙催动真气使用内力时会出现体温升高,像是被火烧的情况,
那么如果让他处于极寒之地,会不会就可以避免这种燥热,降低走火入魔的危险
呢?」
张无忌:「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只要降低了体温就不会有难受痛苦的感
觉,冷热相济就可以保持头脑清醒,这样他便可以自行疏导了。」张凤梧:「那
娘,哪里有这种极寒之地啊?」赵敏笑了笑:「这个你爹知道。」张凤梧:「爹,
在哪啊?你快说嘛。」张无忌:「这极寒之地就是明教光明上的碧水寒潭,此潭
即使在三伏酷暑之季也是寒冷彻骨,普通人下去就会被冻死,但这却正适合玉龙
练功疗伤。」
张凤梧:「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赵敏:「你这个丫头,真是个急
性子,总得等到玉龙行动自如一切打点好才能去吧,再说你们带回来那个孩子也
要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吧。」就在这时候,上官瑶淼突然走进来喊了一声:「那个
孩子醒了。」
众人听她这么一喊都露出了笑容,总算在不幸中听到了个好消息,原来刚才
上官瑶淼出去为殷玉龙换洗毛巾,经过小男孩的房间时发下他醒了,于是赶紧跑
来相告,没想到这么巧,正说到他的时候他就醒了,众人赶紧过去看望,殷玉龙
也想跟去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没办法,张凤梧和上官瑶淼只好搀着他一起来到
了小男孩的房间。
小男孩一睁眼就见到了这么多陌生人,显得有些害怕,向四周环视了一下,
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上官瑶淼走了过来,对他说:「小
弟弟,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你忘了是我们救了你吗?」小男孩看着这个姐姐,
又看了看其他人,回想了一会,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流下了眼泪,哭着喊道:
「爹,娘。」上官瑶淼忙坐到他身边安慰他,边给他擦眼泪边说:「不要怕,坏
人都已经被杀死了,你是个男子汉,怎么能哭呢?你要坚强,爹娘不在了,你还
有我们这些哥哥姐姐啊,你要勇敢一些,将来为你爹娘报仇。」
张凤梧也走过来说道:「是啊,我们会帮你的,别哭了,告诉姐姐,你叫什
么啊?他们为什么要杀你爹娘啊?」小男孩停止了哭声,抽泣着说道:「我叫朱
允文,我爹是皇太子朱标。」众人一听无不大吃一惊,他居然是太子遗孤,太子
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呢?难道是朱梓动手了?张凤梧又追问道:「那你们为什
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你知道追杀你们的是什么人吗?」
朱允文:「我跟娘是跟随爹微服私访的,为了伪装我们扮成普通的一家三口,
对外说是做生意的商人,我不认识那些追杀我们的人,可我听爹说过,他早就料
到途中会有麻烦,他曾对我和娘说过,万一他遇到不测,肯定是一人所为,绝对
不会有别人,因为爹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爹是他掌权的最大威胁。」众人听到
这里都竖起了耳朵打起了精神,问道:「那人是谁?」接下来朱允文便从头到尾
的叙述了起来。
原来阉贵妃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准备复仇开始就利用自己的身份收买宫里的太
监和宫女,为她搜集各种消息,监视宫里的人,包括皇帝朱元璋的一举一动,她
还利用朱元璋对自己的宠爱暗中勾结朝中大臣,包庇亲信铲除异己,再加上朱元
璋本就生性多疑,总觉得身边的人会害自己,会夺了他的皇权,这就更给了阉贵
妃机会,谁要是对她不满在皇帝面前说她的坏话,她就给朱元璋吹枕边风,那个
斗胆进言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后来朱元璋成立了情报机构锦衣卫,专门盯着
身边的大臣,阉贵妃便借这个机会收买了锦衣卫指挥使,办起事来更加方便,势
力越来越大,而她完全由当初的柔弱少妇变成了现在阴狠毒辣的复仇工具,就连
马皇后都不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马皇后有功于大明朝的建立,曾于乱军之中救过朱元璋的命,朱元
璋感激于她,曾发誓不会动摇她的地位,恐怕她也会遭了阉贵妃的毒手,也正是
因为这样,宫里还有一个可以跟阉贵妃抗衡的力量,没有让她只手遮天。
马皇后经常凭着自己的地位帮着那些被害的人说说话,劝一劝朱元璋,有时
还会事先通知那些即将被害的人让他们逃跑,挽救了不少人,赢得了很多人的支
持,也为朱元璋拉拢住了很多人心,更重要的是她把自己的儿子朱标扶植成了太
子,无形中又增强了己方的力量,而且朱标从小就跟着父亲四处征战,为人谦恭
有礼,颇具才能,深得朱元璋喜爱,朱元璋经常把一些事务交给他来办,这样阉
贵妃的阻力就更大了,她再想要办什么事就不容易了,毕竟县官不如现管,给朱
元璋吹枕边风的时候他答应了,可办事时朱标却是按自己的意思行事,她白忙活
了一场,十分恼怒。
可她并没有就此罢手,心想你有儿子我也有儿子,朱梓从小就被她培养成了
将来用来复仇的工具,于是她便在朱元璋面前为他求了一门差事,朱元璋爱屋及
乌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封朱梓为潭王,总揽湖南湖北两省事务。
如此一来阉贵妃又在这一回合扳回了一分,她们娘俩里应外合,俨然成立了
一个小朝廷,弄得很多重臣是人人自危,朝廷内外敢怒不敢言,马皇后和太子朱
标想要劝谏一下朱元璋,可他已被完全迷住了,再说这些人本就让朱元璋起了疑
心,晚上睡不着觉,阉贵妃一添油加醋正中他的下怀,况且忠言逆耳,怎及得上
美人的甜言蜜语,根本就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马皇后和太子是干着急。
仔细考虑之后,觉得必须掌握他们图谋不轨的证据才能彻底打垮他们,否则
早晚有一天大明朝要毁在她们娘俩手里,于是朱标便主动请命代天巡狩,安抚百
姓,体察民情,实际上是暗中调查朱梓贪赃枉法,勾结地方官员,招兵买马企图
造反的罪证,出发的时候他让太子銮驾走大道,自己则带着妻儿化妆成了普通的
商人,可他没有料到阉贵妃早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阉贵妃了如指
掌。
朱标刚一出城门就有人悄悄报告给了阉贵妃,阉贵妃则马上把儿子朱梓秘密
召回到了身边商量对策,他们认为这是个除掉太子的好机会,一方面可以避免暴
露自己,另一方面可以扫清障碍,取而代之成为太子,可谓一石二鸟。
当即朱梓便返回了长沙潭王府,找到了陈理,把计划告诉了他,请他帮忙杀
了朱标,陈理思考之后一口答应,于是一路跟踪朱标一家人到了蜀地边界,正好
被殷玉龙等人看到了他们灭口的一幕。
江湖险恶,秋水多风浪,奸佞小人最喜欢好人犯错,英雄大会眼下便成了陈
理与朱梓最大的口实,成了他们把江湖各派一网打尽的最好的机会,虽然殷玉龙
也曾想到他们会这样做,但他不会料到朱梓是光明正大的进行打击,把自己的罪
行栽赃嫁祸到了这些武林人士的身上。
此事还要从朱梓与陈理在抓到张凤梧的几天后突然消失说起,就在殷玉龙和
张凤梧夜探王府那天起朱梓就得知太子朱标将要代天巡狩,与陈理商量下决定要
杀掉朱标,随后他的母亲阉贵妃又来信召他进京,对他说明了太子此次主动要求
代天巡狩的实际目的,这就更坚定了他要杀掉太子的决心,等他回到王府就开始
跟陈理商量起刺杀细节,由阉贵妃安插的眼线跟朱梓联系打探情况,而陈理则派
自己天地门的人动手,因此他们来不及处理张凤梧,就把她软禁在王府之内,两
人外出准备去对付太子。
谁知太子的銮驾是个烟雾弹,太子带着家人微服走小路去调查他们了,这期
间就耽误了些时日,当他们发现太子的踪迹后,太子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再不
动手就来不及了,所以陈理派出手下的飞鹰组在属地边界劫杀太子,命令就是一
个活口不留,要干净利落,于是太子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毒手。
只不过在动手过程中的突发变故使他们忘记了一条漏网之鱼,成为他们的心
腹大患,当飞鹰组回去复命时交代情况,朱梓一听没有孩子,少了一个人,心下
一想觉得坏了,斩草没有除根,陈理马上又飞鸽传书给一直在追查殷玉龙等人的
飞虎组叫他们注意这些情况,必要时一起全都解决了。
安排好之后,两人又一起回到了潭王府,没想到外面的事情出了状况,家里
也不太平,张凤梧竟然挟持王妃逃走了,朱梓雷霆大怒,竟然把平时伺候和保护
王妃的丫鬟、侍卫全都杀了。朱梓处理完这些,也来不及跟陈理研究这其中的细
节,就跑去看望于敏柔,两人一相见就抱在了一起,似乎是几世没见过面了,各
种甜言蜜语关心的话都说了出来,这场面任何人看了估计都会感动。
朱梓被于敏柔浪得快要融化了,一只手从身后托着于敏柔的翘臀,尽量想自
己身上靠,一只手开始抚摸浑圆的乳房,肉棒也受到了刺激,慢慢变大……
于敏柔的身体也开始变热,声音变得急促起来。身体向朱梓贴拢,屁股向前
一挺一挺,不停地用自己的阴部刺激朱梓的肉棒,嘴里发出「嗯……嗯……嗯…
…」的媚叫,刺激着朱梓的大脑。
「怎么?小浪货!才歇了多久,又想要了?」朱梓促狭道。「人家是想要了
嘛!那你给不给人家啊!就是不知道弟弟还能不能翘起来啊!」于敏柔媚眼如丝,
风骚入骨地扭着身体。
朱梓快要炸开了:「你个骚货!自己看!小弟弟已经在向你讨好,要你赏它
泡个温泉呢!」于敏柔低头一看——朱梓的大肉棒翘了起来,在于敏柔言语的刺
激下,黑黑的茎身上布满了一条条凸起的血管,硕大的龟头在灯光下显得尤为刚
猛,由于兴奋,马眼处流出几丝淫液……
于敏柔整个人都开始激动了,伸手抓住巨大的肉棒,上下来回搓弄,搭在朱
梓身上的长腿变成紧紧扣住朱梓的腰——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更多的在朱梓身上摩
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布满全身的痒得到缓解。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