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95) Gami

Gam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五章-跟踪>>
「龙?白色的翅膀吗?我想想…该不会是皇族吧?详细的情况可能要问祭祀
姐姐才清楚了。」
「奇怪你突然打听这个是想做什么呢?很可疑喔~难不成小法欧你还对别族
的女生有兴趣?」
「哼哼哼~这样可不行喔~你现在已经是洛洛的所有物了,你的一切都是姐
姐的东西喔!!」
「你的全都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小法欧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听洛洛的话了
喔~知道了吗?」
「小法欧~洛洛回来了喔!让你久等了,独自待在房间里应该很寂寞吧?我
们赶快来交配吧!!」
「这是洛洛今天亲手帮你缝制的叶衣喔,虽然这边有点歪掉了啊哈哈哈,但
是你不可以嫌弃喔。」
「呐~人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看得到大海吗?也有茂密的森林吗?下
雨时一样会打雷吗?」
「洛洛今天挖了一整天的土好累喔,全身都在痠痛呢,呼…小法欧你的按摩
手法还真是舒服呢。」
「哈嗯~不可以摸那边啦呜呜呜~~好养啊哈哈哈~可恶~坏法欧姐姐今天
晚上一定不饶你!!」
「来~这是刚刚辛苦工作完泡过温泉后流出来的甜美汗水,小法欧你可得要
全部舔乾净喔~?」
「不要舔得那么着急嘛……看你这个样子还真像小孩子呢,啊哈哈!你弄得
洛洛好痒好痒啊~」
「小法欧~~你居然敢偷吃!洛洛今晚要好好惩罚你!!明天看你还敢不敢
跑去找小米求爱!!」
「呵呵呵~这下小法欧你不会再欲求不满了吧?一口气连续二十次,你看都
满到溢出来了呢~?」
「呐~你是喜欢我多一点还是喜欢小米多一点呢?要说实话喔?不然今晚姐
姐把你彻底榨乾喔~」
「把你捡回家真是这一生最聪明的决定呢,虽然只是低劣品质的精元,不过
洛洛还是很喜欢喔!」
「如果洛洛当初那天没有开口把你要回来,小法欧你现在大概已经被交换到
其他的部族去了吧?」
「你会后悔成为洛洛的所有物吗?…是吗?听到你这样说洛洛很开心呢,来~
这是给你的奖励~」
「呐~小法欧你也觉得交配是件很舒服的事吗?呼呼~你点头了呢~那么我
们就再来一次吧~?」
「哈呜……好幸福的感觉…小法欧热呼呼的精液又全都进到洛洛的肚子里面
了呢…要融化了呜…」
「明天你又要被派去希尔妮雅那边取蜜了呢,既然这样……晚上我们就把整
周的份量都做完吧!」
「明天早上就要出发去魔都认证了呢,说实话洛洛好紧张呢,小法欧你说我
们能顺利成功吗?」
「说好了喔,就算认证失败,小法欧你也要和洛洛永远在一起喔!当然,还
有小米和伊芙喔!」
清晨明亮的曙光悄悄穿透了水蓝色的纱帘,从木窗之间的缝隙照射了进来,
带着温暖气息的阳光恰好逗留在一名少女的脸上,用好奇的眼光观察着这名美丽
的少女。被打搅了睡眠的少女微微的颤动了几下,接着她侧过了身,紧紧抱住了
手中柔软的枕头,似乎还不愿意从美好的梦乡中苏醒。
少女头顶上的触角一晃一晃的摆动着,试图将刺眼的阳光赶跑,但忙碌了许
久后依旧是徒劳无功。
再次被吵醒的少女又换了个姿势,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枕头之中,可是讨厌的
阳光却还是依依不饶的驱散着她的睡意,最终这名美丽的少女还是不敌阳光持续
的侵扰,掀起棉被钻出了舒适的被窝。
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少女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她
才像是终於清醒过来般的甩了甩头,将剩余的睡意赶出了她的小脑袋。少女有着
一头墨绿色的长发,柔顺的发丝像是瀑布般的垂到了腰际,还带着睏意的脸蛋上
两个小酒窝浅浅的凹下,配上她精緻的瓜子脸,流露出了一种可爱的迷人气质~~
不用说,这位美丽的少女就是咱们的女主角洛洛,呃…好吧是之一。
「呼…梦到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嗯…小法欧呢…?啊…对了…他现在
还在娼馆接受考验…」
「哼哼哼,居然藉由考验任务光明正大的偷吃,真是太可恶了,等到他回来
一定好好的惩罚他!」
洛洛气愤的挥舞着小拳头,头顶上的触角竖得直直的,用恶狠狠的语气宣告
着男主角悲惨的命运。
可怜的法欧如果在场,听到洛洛这句话应该会大呼冤枉吧…当初这个离谱的
『真心大考验』明明就是艾尔米娜先提出的,而且当时你们不是全都口径一致的
同意这个条件了吗?在『分赃』那些补品时你们不是也还讨价还价的很开心吗?
怎么现在把过错全都推到他的头上了?呜呜呜呜……
洛洛的身旁是还在睡梦中的米亚丝和伊芙,从窗口中照进来的阳光因为角度
的关系,刚好只有将床铺的三分之一笼罩在其中,所以只有昨晚运气不好猜拳猜
输的洛洛被吵了醒来。痛快的伸了个懒腰,洛洛钻出了被窝,悄悄的走进了浴室
之中,就怕发出声音将还在熟睡的米亚丝和伊芙吵醒。
将灯罩从水晶灯上拿下,柔和的晶光立刻透了出来,洛洛打开了浴室的水盆,
捧了点清水沾湿了她的触角,冰凉的感觉瞬间驱散了仅剩的睏意。稍微洗漱之后,
洛洛从怀里拿出法欧亲手帮她做的小木梳,将睡觉时被弄乱的头发整理好,全都
准备好后洛洛照了照镜子,看着倒影中自己充满精神的脸蛋~没问题今天一样充
满了活力!待会儿就出门先去买早餐,顺便去娼馆看看小法欧吧!
---------------------------------------------------
「哈啾…该死的狐狸小偷!居然把我珍藏的宝石全都搜刮走了,这下我连住
的地方都进不去了。」
就在洛洛醒来的几个小时之前,刚进入埃罗的安琪儿正可怜兮兮的在旅馆门
口徘徊着,死亡沙漠夜晚冰冷刺骨的寒风正呼呼的吹着,即使她身上有着保暖的
羽毛也无法完全抵挡住这彻骨的寒意。
原本她还不会变得那么狼狈的,可是就当她就快要到达魔都埃罗,在地平线
的那方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抹翠绿色时,好死不死遇到了一只凶暴的苍天魔
鹰。在缠斗了数个时辰后,好不容易将这只该死的畜生电成了烤肉的安琪儿,原
本还高兴的以为可以採收到魔鹰头上珍贵无比的金冠。
结果等她降落到苍天魔鹰坠落的地点时,却又发现自己居然闯进了死神魔虫
的巢穴……原本就在先前的战斗中消耗掉了她大部分的魔力,加上之前被伊芙
『惩罚』过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退,最后不但没有得到辛苦战斗后的战利品,还差
一点被魔虫咬掉了尾羽,真是让可怜的安琪儿欲哭无泪。
「哈啾…如果有拿到魔鹰的金冠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在这里挨饿受冻了…呜
呜呜……」在男性的精力大补品之中,苍天魔鹰的金冠在珍贵程度也是榜上有名
的,如果不是那群该死的死神魔虫她早就满载而归了,但现在说这些后悔也来不
及了,没得到战利品的下场就是只能缩在寒风中发抖。
「呜呜…好冷…终於要早上了…再等一会儿就暖活了……」安琪儿用翅膀摀
着娇躯窝在旅馆外头的角落,昨晚原本她还希望旅馆的大姐能答应让她先住一晚,
等到太阳升起后她再去猎捕些魔兽来支付住宿的费用。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原本
很好和善的旅馆大姐听到她没钱后居然就把她扔出店门口了…从其他旅客那听到
的说法似乎是大姐最近正在忙着筹备补品,无论是谁一律概不赊帐!
可怜的安琪儿当然不知道最近在埃罗闹得沸沸扬扬的娼馆红牌事件,为了品
尝到一生难得一次的最高品级精元是什么样的滋味,魔都中那些比较有能力的居
民纷纷开始将自己珍藏的稀有补品都拿了出来,补品价格飞涨,就为了抢在各部
族高层来到魔都佔光所有的名额前先一亲法欧的芳泽。
清晨的曙光终於撕开了昏暗的天幕,一丝丝的阳光逐渐温暖了大地,将前晚
冻人的寒意驱赶出去。
安琪儿甩了甩两颊耳羽上的冰渣,在暖风的吹抚下这些雪花状的细碎冰片全
都在空中化为了晶莹的水珠,反射出了七彩的光芒,顿时旅馆旁那不起眼的小角
落就升起了埃罗难得一见的美丽彩虹。
安琪儿在温暖阳光的沐浴中尽情的舒展自己受冻的娇躯,虽然对於魔物娘而
言这点小小的寒冷并不会影响身体的健康。但对於从小就习惯居住在炎热的幽暗
山谷的安琪儿而言,夜晚温度的急遽降低是她最为讨厌的事情,现在终於等到太
阳升起了,得先去附近的绿洲找点猎物填饱肚子才行。
宝蓝色的羽毛挣脱出了湿冷的怀抱,在暖风中逐渐变回原本应有的蓬松样貌,
如同太阳一般美丽的橙色发丝随着微风飘舞着,头发两旁别着的荆棘花装饰上还
沾有几滴未乾的露珠,让鹅黄色的花瓣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娇艳欲滴,完美
的衬托出了安琪儿那活泼且充满活力的娇蛮气质。
正当安琪儿暖活好了身子准备起飞前往附近的绿洲寻找自己的早餐时,眼尖
的她突然惊愕的发现从旅馆门口走出的洛洛,安琪儿心中一慌就急忙躲在了角落
的阴影处里,直到洛洛的身影消失在街角这才探出头来。啊哈哈!现在谁还敢说
本姑娘运气不好的?这下完全不费功夫就找到她们了!
安琪儿怎么可能忘记这只蚂蚁娘就是闯入她领地的元凶之一,原来她们就暂
住在这栋旅馆里面吗?
嗯…先跟踪看看她到底要去哪里,反正已经被本姑娘找到线索了,这次一定
要报那天的一箭之仇!
「哼哼~居然那么迟钝,你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本姑娘的掌握中了还不知道。」
见哼着不知名曲调的洛洛一直没有发现自己的跟踪行为,安琪儿的嘴角高高翘了
起来。嘿嘿…就趁你们晚上洗澡的时候,让你们好好享受一下酥麻的电击滋味~
光是想像那只臭狐狸被电成卷毛就让我快高潮了呢~
连续逛了好几家店铺,从小没有见识过这等繁华城市的洛洛开心的哼着歌,
一件又一件的饰品在她的手中经过,但她却没有看上任何一件。无论是洛洛、米
亚丝还是伊芙,她们身上配戴的饰品全都是法欧亲手制作的,她虽然非常喜欢这
种在店里寻宝的感觉,但其实大多数都只是好奇而已。
走马看花般的逛过了旅馆附近的饰品店,洛洛循着食物的香味很快就找到了
早上最热闹的市集区。
种类五花八门的奇特食材在各摊家厨师的巧手烹调下,散发着令人垂涎欲滴
的可口香气,让洛洛恨不得每种都品尝一下是什么滋味!每经过一摊她都会双眼
放光,盯得店主都以为有人要抢劫了。
要知道蚂蚁族的食物大多是很简单的,最常吃的就是将蒸煮过后的植物根茎
类用蜂蜜浸制,味道根据法欧的说法就像是甜味温和的地瓜蜜饯一样。另外还有
就是一些偶尔侵入蚁巢领域内的魔兽,虽然烧烤过后的滋味相当鲜美,但那主要
都是给辛苦护卫蚁巢的卫兵队享用的,洛洛很少能吃到。
眼看面前摆放着那么多的美味食物,每一种都看起来好好吃,洛洛的口水就
快要流出来了。最后某位店主被她盯的实在是受不了了,眼见附近围观的魔物娘
越来越多,她才咬牙直接送给了洛洛两串烤肉,这才解除了其他客人全被洛洛惊
人的气势吓到以为要抢劫而不敢进店的巨大危机……
当然,这个店主也不是真的那么好心…望着拿着烤肉串蹦蹦跳跳离开的洛洛,
店主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邪恶笑容,小蚂蚁你就嚐嚐特制的地狱辣度烤肉串吧,
吓得来吃饭的客人再次夺门而出…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洛洛拿到烤肉串后并没有马上享用,而是放进了手中的
篮子里,看来是打算回去后再和夥伴们一起分享了,至於最后会是谁遭殃吃到这
些加料的食物…这就没人能知道了…
逛着逛着,洛洛手中的篮子也很快的就装满了,早就因为食物的香气而饿得
肚子咕咕叫的安琪儿终於获得了解脱。见到洛洛晃着头顶的触角,再度哼着歌离
开了热闹的市集区,她迅速跟了上去。
「总共买了三人份的食物?那只可恶的沙虫娘没有和她们一起行动吗……」
安琪儿仔细想了一想,也是!沙虫娘那种体型应该是无法进入街道的,所以敌人
一共就是两只蚂蚁娘加上那只臭狐狸吗?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安琪儿在思考时总是忽略了『某个人』的存在。
就这样,她继续跟踪着洛洛,见她买完早餐后又逛了几个服饰店,就在安琪儿快
要等的不耐烦时,洛洛终於像是满足了她的好奇心,提着篮子转进了前方另一个
街角,而从这已经隐隐可以看到某栋黑色的华丽建筑。
「咦?这个方向是…难不成她一大早就打算去人类娼馆玩乐!?」安琪儿吃
了一惊,没想到这只看似清纯的蚂蚁娘也有这样的嗜好。就在她稍微恍神的期间,
洛洛已经走进了娼馆的大门,这下换安琪儿在犹豫要不要跟进去了,进到里面光
是听那些淫声浪语而无法自己享用可是非常难受的。
「呜呜…现在身上没钱…报仇的事情比较重要…反正大门就只有这一个…本
姑娘就在这里埋伏!」
口中嘟囔了好几分钟,安琪儿这才看起来下定了决心,这时她突然注意到有
许多居民围在娼馆的佈告栏前,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女性特有的八卦
本能瞬间觉醒,安琪儿立刻凑了过去。
好奇的踮起脚尖,安琪儿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探出头来,可当她终於看到佈
告栏上的内容时,她的表情就像是突然遭受到电击一样的呆住了。她眨了眨眼睛,
再次认真的,非常仔细的,将佈告栏上的内容从头到尾重新看了一遍,这才摇摇
晃晃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脑完全变成一片空白。
最高品级的精元?最近才新来的男妓?再联想到刚才那只蚂蚁娘一大清早就
带着早餐进到娼馆的事情……绝对不会有错!!这佈告栏上面提到的傢伙百分之
百一定是那个…法法法法……法……
大脑中刚闪过法欧的容貌,安琪儿的脸蛋就在一瞬间变成了熟透的番茄,口
中说的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无法连贯,无论如何就是说不出那个名字。等到屁股
一阵疼痛传来,安琪儿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腿软了,两腿间更是在不知不觉中完全
湿透,而且体内还不断涌出一股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
「呜…这是怎么回事…?一定都是那只臭狐娘害的…居然让我光是…光是…
就差一点高潮了……」
蹲坐在娼馆门口大约半个小时后,安琪儿才终於恢复了正常,接着她也再也
不等待洛洛,也不敢再去想法欧的名字和样貌,连身上沾满尘土的狼狈样子也不
顾,就像受惊吓般的飞也似的逃跑了。
-------------------------------------------------
正午的烈日悬在空中,尽情的释放着自身的热情,已经完全恢复理智的安琪
儿走在街道上,正在研拟向伊芙她们报仇的计画。虽然过程中出了一点『小小』
的意外,但她还是获得了想要的情报,反正已经知道她们就住在那栋旅馆了,等
本姑娘逮到机会一定要把那只臭狐狸电成烧焦卷毛狐!!
安琪儿在街道上漫无目的散步着,仔细思考计划中的每一个细节,和伊芙战
斗过的她很清楚对方的强大,正面冲突是绝对不可行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趁半夜
偷袭她们。这时候,空气中突然飘来了一阵食物的香气,安琪儿的肚子顿时响起
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饿好久了。
「麻烦给我一份食物,还要一杯新鲜的椰子汁!」循着食物的香气,安琪儿
走进了街道旁的一间用黑曜岩搭建而成的店里,刚进门就开口嚷着要食物和饮料
……但她似乎忘了某件最重要的事情。
「来哩~」热腾腾的食物上桌,安琪儿立刻就忘却了早上的事情,埋头享用
着食物的美味。填饱了肚子,安琪儿随手就想掏出几片宝石碎片来付帐,可是当
她将翼爪伸进羽衣中之后,整个人就这样僵在了当场,脸上不知不觉冒出了细密
的冷汗,眼神游移见到店主走进厨房就想偷溜出大门。
「咳嗯!这位亲爱的客人,虽然希望只是我误会了……但是…你该不会是忘
记带钱出门了吧…?」
就在安琪儿以为自己可以成功溜走的时候,有着一脸和蔼样貌的店主就在这
一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手中的汤勺中还装着香气迷人的燉粥,但这时安琪儿
却一点都没有心情去欣赏店主的手艺。
「呃…这个…那个…我只是………」见安琪儿吱吱呜呜言词闪烁,精明的店
主哪里还不知道她身上没钱?眼睛微微瞇起,和蔼店主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
魔力波动,店内的温度瞬间开始升高,周围的桌椅发出木头乾裂的劈啪声,空气
更是产生了肉眼可见的严重扭曲,吓得安琪儿急忙后退。
「居然想在老娘的店里吃白食~小姑娘你的胆子真大啊~~」只见店主的掌
心『蓬』的一声突然燃起了一朵赤红的火焰,将手中的汤勺瞬间烧熔成一团滚烫
的铁汁。身后带着爪钩的暗红色蜥蜴尾巴愤怒的甩动着,从那些被轻轻碰到就四
分五裂的桌椅就可以知道这些爪钩有多么的锐利恐怖。
「呜…我不是……」望着隐隐释放出杀气的店主,惊恐无比的安琪儿一咬牙
就挥翅甩出一道雷电,双脚一蹬就想冲破屋顶逃走。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那
足以让敌人瞬间麻痺的雷电,居然只在店主的身上闪烁了几下,冒出几朵小小的
电花后就消散了,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逃跑了。
「忘记告诉你了呢,老娘的家乡可是天天打雷喷火的,你这点程度的雷电只
会让我麻一下而已。」
居然是火岩蜥蜴族!?呜呜呜…都怪自己刚刚顾着吃饭没仔细看……可怜的
安琪儿就像是拎小鸡般的被店主提在半空中,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她在这种情况下
完全不是身高接近两米的店主的对手。
只见店主随手一挥,手中凝聚的火焰就化为一团炽热的火云,将店内唯一弱
点的木造顶棚保护在其中,让安琪儿原先打算奋力一击从屋顶逃跑的计画完全泡
汤。橙色的眼睛咕溜咕溜的转动,就在安琪儿还在苦思该怎么解决这个危机的时
候,店主的左手已经伸了出来,揪住了她长长的尾羽。
「真是漂亮的尾羽呢,想必这位吃白食的雷鸟小姐应该『不介意』我拔个几
根充当你的餐费吧?」
轻轻抚摸着安琪儿每天精心保养的心爱尾羽,和蔼的店主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将安琪儿整个吓呆。
「不…不要…我晚点一定会付钱的……原谅我…呜…拜託…呜呜呜呜………」
「等等…你不会是说真的……咿呜…快……快来个人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呜!」

………
………………
厚重的木门重重关上,将安琪儿的惨叫声完全封闭在里面……
今日,魔都埃罗繁华的市区街道上,依旧非常热闹且充满着活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