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45-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五章
于敏柔的唇从朱梓的嘴上扫过,飘忽到耳边,用几乎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媚音
说道:「王爷……好王爷……我要……小骚货要……」「要什么?要抱抱?要亲
亲?要摸摸?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朱梓逗于敏柔。
「要大肉棒插啊……要王爷的大肉棒狠狠地插我的小骚屄……」于敏柔急坏
了,抓着朱梓的大肉棒浪叫起来。「来」朱梓也迫不及待了,扶住了于敏柔的纤
腰。但出乎于敏柔意外的是,朱梓并没有直接插入,而是让于敏柔翻了个身。
于敏柔着急地「嗯……干吗啊……」不解地回头看着朱梓。突然,于敏柔似
乎明白了,妩媚地一笑:「讨厌……就喜欢这些羞人的姿势……」「这个姿势你
不是很喜欢的嘛!插得又深,摸得着的地方又多!」朱梓笑得很淫荡。「讨厌…
…」于敏柔发嗲道。
调整好姿势后变成了于敏柔在前,朱梓在后面紧贴着于敏柔的后背,全身赤
裸的于敏柔由于期盼变得娇喘连连,两只丰满的乳房挺拔地挂在胸前,于敏柔的
屁股尽力地向后挺着,似乎迫不及待地等着朱梓的入侵。
等了一会儿不见朱梓的动作,于敏柔着急了:「王爷……快点啊……下面痒
啊……要插啊……」但是朱梓似乎不为所动,挺着大肉棒就是不插入。「想插的
话自己动手啊!」朱梓捉弄着于敏柔。
这下于敏柔可急坏了,内心的焦急加上阴道的空虚让于敏柔彻底放下尊严了。
只见她一只手放到阴部,分开了早已湿成一片的阴唇,另一只手向后,熟练地一
把抓住朱梓的大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口,圆翘的屁股猛地向后一拱——「哦…
…」伴随着于敏柔满足的浪叫,大肉棒整根插进了了阴道。
于敏柔阴道里原本就混合了大量的淫水,相当湿润,朱梓一插进去就感觉湿
滑异常,非常舒服。新的一轮人肉大战开始了。只见朱梓一只手伸到于敏柔胸前,
放肆地蹂躏于敏柔一对舞动的巨乳,另一只手伸到于敏柔的阴部,用手指熟练而
有技巧地刺激着阴蒂。
这样一来,于敏柔全身敏感点全部被朱梓霸占,怪不得朱梓刚才说这个姿势
「插得又深,摸得着的地方又多」。于敏柔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在肉棒的抽插
刺激下,每一下都似乎顶到花心,从阴蒂和乳房上传来的巨大刺激让于敏柔觉得
身在天空中,整个人像是飞了起来。巨大的满足让于敏柔全身心地投入到对朱梓
的眷恋,对性爱的追求上去。
于敏柔配合着朱梓的抽插与抚摸,屁股不停地向后拱,以便肉棒插得更深,
右手抓住朱梓抚摸自己乳房的大手,主动地带着朱梓在两个巨乳上巡游,左手反
搂在朱梓的脖子上,反过身去、和弄得自己欲仙欲死的、最爱的朱梓湿吻了起来。
「哦……亲爱的……你太厉害了……太舒服了……」于敏柔被插得浪叫起来。
「喜欢这个姿势吗?」朱梓问道,肉棒狠狠地顶了一下。「哦……喜欢……太喜
欢了……这个姿势真的好淫荡啊……奶子、小花蕾、骚屄屄都爽死了……以后还
要这样干……」朱梓叫着说。
「哦!你真是太骚了!叫我夫君!我喜欢你叫我相公!」朱梓很兴奋,加快
了肉棒的抽插,手上的动作也更用劲了。「嗯……夫君……亲亲相公……你就是
臣妾的夫君……臣妾最最亲爱的相公……朱梓是臣妾的夫君……是臣妾们家的主
人……是臣妾唯一的相公……」于敏柔肆无忌惮地淫叫着。
「哦!骚货!说你爱我!」朱梓听了,愈发兴奋起来。肉棒的动作变成了冲
刺。「啊……啊……啊……啊……夫君……臣妾快被你干死了……我爱你……相
公……臣妾就爱你一个人……臣妾只爱你一个人……臣妾爱你的一切……夫君…
…快……快……快干死我……臣妾要来了……臣妾要死了……」于敏柔快到崩溃
的边缘,语无伦次起来。
「哦……敏柔你太骚了……嗯……好紧的骚屄啊……几天没插这么紧了又…
…嗯……哦……我也要射了……」朱梓动作变得剧烈,于敏柔的乳房被抓得完全
变了形。
「哦……哦……射……射……射在里面……王爷你全射在里面……小骚屄要
被烫……哦……哦……哦……夫君我来了……臣妾来了……」于敏柔突然全身僵
硬,强烈的高潮让她大叫起来。
「我也来了!敏柔!哦……哦……哦……你太骚了……太骚了……」朱梓受
不了于敏柔的淫荡,终于在于敏柔的阴道里射出了阳精。
「哦……哦……哦……嗯……嗯……哦……」于敏柔被精液烫的浑身舒坦,
高潮后呻吟起来。
整个世界安静了,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和「滋滋」的亲吻声。
一阵缠绵之后,两人相依着坐在了床上,朱梓开始询问当天的情况,为什么
堂堂王妃竟能被人挟持?她们两人是怎么见得面呢?于敏柔见他问起也瞒不住,
再说她也没想瞒,就把详细情况都告诉了朱梓,于敏柔说完之后以为朱梓会很生
气的责怪自己,说了一句:「王爷,我背叛了你,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任凭王爷
处罚。」
朱梓等她叙述完又听她说完这句话,居然笑了,这令于敏柔大感意外,心想
他不是最恨别人背叛他吗?怎么会有这种反应呢?只听朱梓说道:「爱妃,你放
心,我永远都不会处罚你的,你我情投意合,我怎舍得让你从我的身边消失,何
况你的初衷是好的,是想为我做些好事积点德,而且你做完之后并没有欺骗我,
如实的说了情况,我对你就更加没有责怪之意了,这不是你的错,我原本就不该
留着她。」
于敏柔听他这么一说,难掩感动的泪水,一下扑到了朱梓的怀里,心想这就
是我一辈子的男人。正在这时候,突然外面有人敲门,朱梓:「什么事?」仆人:
「王爷,陈老板要见你。」朱梓:「跟他说,我马上就来,请他先在议事厅等候。」
仆人:「是,王爷。」朱梓:「爱妃,我去去就来,你先歇着吧。」于敏柔:
「王爷请便,敏柔恭送王爷。」朱梓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着走出房间向议事厅而
来,到了议事厅见到陈理早已坐在厅内,朱梓:「二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陈理:「你一回来就忙着去见你的王妃,如此儿女情长怎么成大事,若不是
这个女人,到手的鸭子又怎么会飞?我看你应该把她跟那些丫鬟侍卫一起都杀了。」
朱梓:「二哥,你怎么这么说,敏柔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她也是受害者,你这么
看不过她,那我倒要问你了,你为什么当初要拦着我杀掉张凤梧,若不是你把她
待若上宾的伺候,她怎么有机会伤害敏柔,怎么有机会逃跑?」
陈理:「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无权过问。」朱梓:
「好,我无权过问,那你也无权责怪我的王妃,我知道你是看上那个女人了,是
不是?要不你怎么会如此反常。」陈理:「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能喜
欢你的于敏柔,我为什么不可以有自己中意的女人。」
朱梓:「当然可以,你是天地门的门主,江湖上谁敢小觑,你喜欢的谁敢有
异议?难道二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些事吗?我们兄弟真的因为女人就要反目
成仇吗?」陈理没有立刻回答,一阵沉寂过后,陈理:「三弟,刚才我有些激动
了,还请三弟见谅,我只是对你一回来就先顾着女人而不理大事的态度有些气愤
罢了。」
朱梓:「二哥说哪里话,我们是亲兄弟。」陈理:「好,这件事我们就翻过
去了,不再提起。我叫你来呢,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善后事宜,姓张的女人跑了,
去追查殷玉龙那小子的飞虎组又没有消息,他们知道我们好多秘密,我们需得提
前做好准备,不能再来个措手不及,你有什么想法?」
朱梓:「二哥言之有理,可是我们不知他们的下落,想要除掉他们也没办法,
怎么才能提前做准备呢?何况太子这个最大障碍也已经被我们除掉了,他们还能
有什么作为?」陈理:「正是因为我们除掉了太子才要更加小心,别忘了还有一
条漏网之鱼呢,如果被他们找到,我们就更危险了,所以我决定先下手为强,不
等他们告发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朱梓:「不知二哥你有何妙计?」陈理:「我早就收到消息说少林寺广发英
雄帖,邀约天下各门各派的人前去少林寺参加英雄大会,目的就是商量怎么对付
我,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难得他们凑得这么齐,我打算借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朱梓:「可是他们聚在一起势力就更大了,我们怎么一网打尽啊?」
陈理:「所以这就需要你们母子俩出些力了。」朱梓:「我们,我娘跟我能
出什么力?」陈理:「很简单,只要你们在朱元璋面前进言,说江湖各派人士聚
集少林寺图谋不轨,蓄意造反,朱元璋必会派兵围剿,我们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
灭了他们。」
朱梓:「那如何才能让朱元璋相信呢?」陈理:「这个我早就想好了,朱元
璋生性多疑,而英雄大会确有其事,你们向他进言他必会有所怀疑,这时我们再
送他个礼物,把太子朱标的尸体抬到他面前,就说是那些江湖人士所为,我已经
派人把朱标的尸体带回来了,朱元璋见了必定深信不疑,再加上你母亲深得他的
宠爱,你们的话当然就更有分量了。」
朱梓:「妙计啊,二哥,你真是神机妙算啊,如此一来,倒省了我们很多事
了,即使不能彻底消灭他们,也可令他们两败俱伤,他们鹬蚌相争,我们就可以
渔翁得利了,佩服,二哥思维之缜密小弟五体投地。」陈理:「三弟过奖了,距
离英雄大会还有五天了,事不宜迟,你明天就进京去见朱元璋,我们在少室山下
汇合。」
朱梓点了点头,回去准备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朱梓就骑快马出发了,这一路
上换马不换人,朱梓到了金陵后先去见了自己的娘亲阉贵妃,向她说明了情况,
阉贵妃一听也觉得此计甚妙,立刻跟儿子一起去见朱元璋,这时候朱元璋刚下朝,
正在养心殿批阅各地送来的奏章,见到阉贵妃和朱梓一起进来了,问道:「你们
来此有何事啊?梓儿,你身为一地之首,不在封地待着,为何不经传召擅离封地?」
阉贵妃:「回禀皇上,若非有大事,梓儿怎敢擅离职守,为了我大明江山的
安稳,即使死也心甘情愿,哪还有心思考虑未经传召的事啊,如果等到有了传召
再说,恐怕就晚了。」朱元璋听她这么一说,当下就有了好奇心,问道:「到底
什么事?起来回话。」
他们娘俩一听马上站了起来,随后叫人抬上了一具尸体,正是太子朱标,朱
元璋掀开盖着的白布一看,当时险些晕倒,吓的啊了一声,尸体上不知被砍了有
多少刀,血肉模糊,但还可以勉强认出是谁,朱元璋老来丧子,被这一幕惊得声
音都变了,但毕竟身为一国之君,而且久经阵战,缓了一会问道:「是谁干的?
谁这么大胆竟敢谋害我大明朝的太子?梓儿,快快如实道来。」
朱梓:「是,害死大哥的人是那些一直就很不安分的江湖人士,他们说父皇
无德,当了皇帝就忘了过去跟他们一样的日子,所以要杀了您取而代之,他们还
决定在五月初五召开英雄大会,公然聚众造反,杀死太子就是他们的第一步,这
是他们给父皇您的下马威啊。」
说着又把少林寺发的英雄帖递给了朱元璋,添油加醋的把事先计划好的都嫁
祸到了武林各大门派的身上,阉贵妃也在一旁不断帮腔,娘俩你一言我一语,说
得几乎自己都相信是真的了,朱元璋越听越生气,一下子把桌上的奏章都推到了
地上,看着地上的太子朱标,说道:「这帮不知好歹的人,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
韪跟朕作对,朕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朕这就派兵去围剿他们,梓儿,你亲
自带兵,一个都不准放过,少了一个人唯你是问。」
朱元璋当上皇帝后一直就很不放心江湖上的一些人物,他本来不过就是明教
一个分支机构的小头领,依靠明教等江湖力量得到了天下,因此他特别害怕有人
不服或是也像他一样来跟自己争皇位,所以他不断的把权力收归到自己手里,除
了自己他谁也不信,现在出了这种事正触到了他的软肋,儿子都被他们杀了,自
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看来自己的怀疑并没有错。
朱梓听到朱元璋下旨,心里都已经乐开了花,但表面不动声色,说道:「孩
儿定不辜负父皇厚望,一定铲除那群乱臣贼子。」说完拿着圣旨前去调兵奔赴少
林寺少室山下。朱元璋则由阉贵妃陪着回到了寝宫,因为受到太子惨死的打击,
回去便病倒了,随即马皇后也知道了此事,前来探望,她怀疑此事肯定有蹊跷,
但又说不出所以然,况且皇上病重也无法进言,只能先忍住了,默默承受丧子的
痛苦。
弹指间端阳正日已到,少林寺前殿后殿、左厢右厢,到处都挤满了各路英雄
好汉。各路武林人物之中,有的与天地门有仇,处心积虑的要杀之报仇雪恨;有
的掌门被俘,想借此寻得帮手,重整旗鼓;有的是相互间有私人恩怨,要乘机作
一了断;大多数却是为瞧热闹而来。
少林寺中派出百余名知客僧接待,引着在寺中各处休息。武当派殷梨亭和杨
不悔二人率领派中弟子早早的就到了,周芷若随同静空、静虚两位师姐和十几名
弟子随后也赶到了,见到殷梨亭和杨不悔,说道:「殷掌门,来得好早啊,殷夫
人还是风采依旧啊。」
殷梨亭:「周掌门来的也很快嘛。」杨不悔:「周掌门客气了,你才真正的
令人羡慕啊。」周芷若:「殷掌门、殷夫人,可曾收到令公子的消息?」杨不悔:
「周掌门见过玉龙吗?他怎么样?」殷梨亭:「玉龙下山已经一月有余了,未曾
来过什么书信,周掌门若有什么消息还请相告。」周芷若:「我的确见过令郎,
他还托我带口信给二位,我们进里面去,我详细讲给二位听吧。」殷梨亭:「好,
周掌门请。」周芷若:「殷掌门先请。」
说着武当两派的主要人物一起向休息处走去。此后一个时辰中,各路英雄越
聚越多,华山派、崆峒派、丐帮均有高手赴会,只有昆仑派无人上山,各派相识
的人中互相询问,可有昆仑派的消息?有远道而来的朋友说了:「昆仑派已经乱
成一锅粥了,他们的掌门不见了,派中弟子各怀鬼胎都想当掌门,争得不可开交,
哪有心思参加什么英雄大会啊。」
众好汉听了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少林寺内人山人海,到处都能看见手
拿刀剑的江湖打扮的人物,有成名已久的,有刚刚崭露头角的,还有一名不闻的,
不管认不认识,反正到了这就全都是自命英雄的,想结交一些江湖上的朋友,彼
此间互报名姓,交流事迹,喧闹极了,面对面交流都有些困难,耳边都是嗡嗡的
声音,大家只有提高嗓门喊起来,知道的是在召开英雄大会,不知道的还以为这
是战场上在厮杀呢。就在各路英雄还沉浸在交头接耳的谈论中的时候,突然不知
什么人喊了一声:「空闻方丈来了。」
接着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听到了这句话,纷纷停止了说话向大殿门前看去,
等着见见空闻方丈,看他要说什么,空闻方丈是有道高僧,江湖中人无不敬仰,
近年来他更是足不出寺,许多人更是无缘得见,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都翘首眺望,
只见一个身穿灰布僧衣,肩披袈裟的留着长白胡须的老僧缓缓走了出来,后面跟
着四个小和尚,左右两侧是空闻方丈的师弟空智和空性,分别为达摩院首座和戒
律院首座,三人站在门前高台上,慈祥和善,神采奕奕,太阳穴高高凸起,目光
深邃,年纪虽然不小了,但看起来相当精神健壮,少林绝技果然名不虚传,修炼
者皆可延年益寿,底下的人熙熙攘攘的赞叹起来,总算没白来。
第四十六章
紧接着左厢走过来一拨人,分别是武当派的殷梨亭和杨不悔,峨嵋派的周芷
若和静空、静虚,丐帮的史红石和传功长老李继涛;右厢也走过来一拨人,华山
新任掌门鲜仁和一名弟子,崆峒派崆峒三老,其他二老已经过世,昆仑派无人前
来,因此六大门派只有五大门派,空闻方丈见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示意一下寺
中僧人,一个中年和尚走了出来站到了前面,正是那日给丐帮送英雄帖的圆心大
师,他清了清嗓子,挥了挥手示意各好汉安静,接着说道:「今日,各位英雄来
到我少林寺,本寺空闻方丈及众僧人弟子均感十分荣幸,相信大家也清楚少林寺
邀请大家召开这英雄大会的目的,天地门滥杀无辜为祸武林,今天来的人中有不
少都吃过他们的亏,像丐帮的长老就曾死于天地门之手,华山和昆仑两派的掌门
至今还杳无音信,还有武当派的殷掌门之子也在调查天地门的时候被打成重伤,
这一笔笔血债岂能轻易就算了,大家说是不是?」
群豪听完他这番言论无不热血沸腾,纷纷大声的喊着:「对,不能就这么算
了。」「血债血偿」「为死去的人报仇,杀光他们」。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现
在就赶去找天地门算账,但大多数都是墙头草,在随声附和。
圆心大师挥了挥手又接着说道:「大家静一静,大家的心情我等理解,也十
分佩服大家的勇气,但凡事不可鲁莽,须得从长计议,敝寺空闻方丈有几句话想
跟大家说一下,各位英雄暂且压一压心中怒火,仔细听来。」说完退到了一边,
空闻方丈走上前来双手合十说了一声:「阿弥陀佛。」
下面有的人见空闻大师要说话了,喊道:「空闻方丈,有什么吩咐你就说吧,
我等绝不含糊,为少林寺马首是瞻。」有的人:「没错,天地门如此猖狂,我们
就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其他人随声附和:「对,就是,方丈您说吧,空闻大
师,你说吧。」
空闻方丈不慌不忙的微微一笑,说道:「阿弥陀佛,感谢各位对老衲的厚爱,
老衲惭愧啊,二十年前成昆从少林寺逃走,至今都没消息,还害的武当遭遇大劫,
这本就是本寺得失职,如今又出了一个天地门,残害我武林同道,我等若再不站
出来,怎对得起少林寺历代高僧积攒下来的声誉,怎对得起少林寺匡扶正义的宗
旨?我等虽为出家人不喜好恶斗狠,戒杀伤害人,但佛家讲究劝人向善,为了天
下安宁,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阻止杀戮,还江湖一个平静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
任。」
底下群豪听了纷纷喝彩,群情激奋。空闻方丈接着说道:「据丐帮史帮主带
回来的消息说武当殷掌门的公子殷玉龙日前已查到了天地门的底细,找到了他们
图谋不轨的证据,他们与长沙潭王府相互勾结,企图称霸武林,夺取天下,谋逆
造反,野心不可谓不大,手段不可谓不毒,我们召开大会就是要大家团结起来共
同对付他们,否则就会被他们个个击破,当年的六国就是互不信任彼此不联合才
被秦始皇所灭,我们要吸取教训,不给他们以可趁之机,维护天下苍生的安危。」
下面的人有人喊道:「大师说的有理,该怎么办你就吩咐吧,我等必定照办。」
空闻:「多谢大家看得起老衲,既然大家都明白这其中道理,至于具体怎么办,
大家可以各抒己见嘛,各派掌门也都在此,我们就是要商量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应
对。」说完下面又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就在这时候山下突然跑来一个小和尚气喘吁吁的来到空闻方丈面前,空闻方
丈见到他的样子,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如此惊慌。」小和尚:「禀方丈,山
下聚集了好多官兵,奔山上来了。」
少林寺为了迎接各路英雄和防止有人来捣乱,早就在山下几里的地方安排了
僧人,有什么事随时来汇报,而且周芷若来到之后跟少林各位高僧及各派掌门都
说了殷玉龙曾提过的建议,又跟史红石两人相互补充的把殷玉龙和张凤梧探来的
的情况一一告诉了众人,所以大家更加警惕,密切注意周围动向,这个小和尚就
是安排在山下的放哨的人,他跑上来就证明有情况出现了,可是来了许多官兵到
让这些人摸不着头脑了,空闻:「你看清了吗?确定是官兵。」
小和尚:「没错,就是官兵。」不一会儿,又跑上来一个小和尚,说道:
「方丈,不好了,寺院被包围了,山下还聚集着好多人呢。」各派掌门听他这么
一说,确定了确实来得是官兵,但为何会包围寺院呢?朝廷与江湖向来井水不犯
河水,朱元璋原来也是江湖人物,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我们召开英雄大会他来凑什么热闹啊?
下面的人看这些个掌门帮主脸现疑云,你一言我一语不知说的什么,而这么
一会的功夫跑来了两个小和尚,似乎有什么大事,到底怎么了?下面的人七嘴八
舌的猜测。这时听到寺院外有人在喊:「寺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
快出来投降,也许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大队人马攻进去,你们就死
无葬生之地了,听明白了吗?」
说话的人似乎武功不差,喊的时候中气很足,显然是练过多年的内功,虽不
是震耳欲聋,但人人都挺清楚了这几句话,顿时寺内大雄宝殿外乱成了一片,说
什么的都有,有些慌了神,刚才还义愤填膺,充满激情的好汉现在都有些不知所
措,听到被官兵包围都没了刚才的威风,看着台上站着的少林高僧和各派掌门这
些江湖上成名已久颇具影响的人物,希望他们赶快想办法做决定。
台上的这些人还在琢磨怎么回事,听完刚才的喊话要他们投降,更觉有些莫
名其妙,防了半天天地门怎么把官兵给防来了,殷梨亭这时走了出来说道:「空
闻大师,现在情况不明朗,我看我们须得派一个人出去看看情况,等清楚了怎么
回事方可作决定啊。」
空闻:「殷掌门言之有理,不知各位谁愿意前去啊?」这时鲜仁站了出来,
说了句:「我去。」空闻:「好,鲜掌门,就由你去看看情况,千万小心,不可
孤身冒险,弄明白了就赶紧回来,大家共同应对。」鲜仁:「我明白,我去了。」
说完向寺外走去,下面众人很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都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很快鲜仁来到了寺外,见不远处站着一队人马,山下的人已经开始安营扎寨了,
他来的这队人马跟前站住抱拳说道:「各位军爷,敢问哪位是领头的将军啊?」
这时一位身穿铠甲的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汉子站了出来:「我就是,你是
出来投降的吗?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里面的人都在干什么?」鲜仁:「这位
将军,我来是想问问,为何要包围少林寺,我们犯了什么罪?」
将军:「犯了什么罪?你们罪大恶极,在此聚众造反,奉皇上之命前来围剿
你们。」鲜仁一听吓了一跳,心想造反?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连忙说道:
「将军,你们弄错了吧?我们怎么可能会聚众造反呢?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将军:「误会个屁,你们在此集会是不是事实,几天前你们还谋害了太子,
现在聚众在一起就是想动手了,是吧?皇上早就收到了消息,证据确凿,所以特
命八皇子潭王爷亲自领兵平叛,圣旨在此,你有何话说?」嚣张的看着鲜仁,似
乎要马上杀了他一样。
鲜仁听那个将军说完,终于明白了,这的确是来消灭我们的,罪名就是我们
聚众造反,朱梓亲自带兵,看来这明显是他在皇帝面前说了什么故意冲我们来的,
想将我们一网打尽,没想到居然用这种栽赃嫁祸的办法,我们算是百口难辨了,
可是说我们谋害太子,这是怎么回事?太子死了吗?
不行,我得赶紧回去跟大家说一下,必须想办法平反,不然我们就要全都交
代在这了,而且死的是不明不白。想到这就要往回走,那个将军看他要走,喊了
声:「站住,哪里去?你还没交代清楚呢。」鲜仁没理他仍坚持往回走,将军见
了对周围官兵说了一句:「把他给我拿下,别让他跑了。」
官兵听到命令立刻追上来想要抓住鲜仁,鲜仁回头一看那些官兵个个手拿着
枪刺过来,他一回身拔出手中的剑,剑光一扫,官兵手中的枪都被削去了一截,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鲜仁收起宝剑,脚一踮地施展轻功飞了起来,离开了官兵的
视线,向寺内奔去。
空闻方丈为首的各路英雄好汉都在翘首等着他回来,远远看着他的身影,就
迫不及待的前来迎接,大家心里都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都等着他来诉说情由呢,
如果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总围着不让下去,即使他们不打上来,如此时间一长少林
寺就是准备再多的食物,也会断水断粮,这么一大群人就是连树都啃了也会被饿
死在这。
说话间鲜仁已来到了众人眼前,空闻方丈率先走上前来问道:「鲜掌门,情
况如何?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官兵?」鲜仁:「方丈,各位掌门,山下是八皇子
潭王朱梓奉旨带兵前来剿灭我们的,好像是太子被人杀死了,不知为什么皇上居
然认为是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所为,而且说我们在这召开英雄大会是在聚众造反。」
殷梨亭:「什么,竟有这等事,这分明是栽赃陷害嘛,皇上怎如此糊涂,听
信小人谗言。」周芷若:「看来他们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不然怎么来得如此之快,
他们既有意为之,必定早就想好了蒙骗皇上的说辞,而且皇上此人行凶狭窄生性
多疑这是尽人皆知,他本就不放心我们这群人,如今有人设计诬陷,他当然深信
不疑,正好趁机除了我们。」
空闻:「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要蒙受这不白之冤,眼下我们该怎么办,诸位
有何高见?」崆峒三老老二:「干脆我们杀下山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
有几个人也附和道:「就是,跟他们决一死战,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又是
一条好汉。」空闻:「不可,此番冲下山去就表示我们承认了我们是反贼,那样
死也死的太冤了,不值得。」
崆峒三老老大:「那方丈,你认为如何是好?」周芷若:「我看我们暂且按
兵不动,派人下山去查看一下,最好是等晚上趁着夜色找到薄弱的地方冲出去一
些人,向江湖上散布消息寻找救援,另一方面搜集证据为我们洗脱冤屈,要不然
即使逃得了现在的围剿,日后必定也会有很多麻烦,大家以为如何?」
空闻:「如此甚好,我等虽不怕他们,但也不能做无谓牺牲,我们不能背负
着反贼的名声,否则死了也会遭后人耻笑,我看就这么办,冲出去多少算多少,
冲出去后就按周掌门说的办。」其他几人相互商量了一下,觉得这的确是目前最
好的办法,决定按周芷若说的做,下山寻找突破口,随后空闻方丈又向大家通报
了情况,底下一片哗然,没想到参加个大会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个结果,无缘无故
成了反贼,有些人按奈不住就要冲下山去。
空闻方丈赶紧安抚大家,希望大家按计划行事不可鲁莽,而底下却满是轰叫,
群情激奋,有些人就想杀出去,不愿这么忍着憋在这里,也有些人开始害怕担心,
想下山投降,但又碍于颜面迟迟未动的静静观察着,正在这时山下又传来了叫喊
声:「山上的反贼听着,速速下山投降,否则大军就冲进去了,奈何你武功再高
也难逃这天罗地网。」
全都是劝降的声音,一句接一句,口气软硬兼施,却没有上山的动静,而山
上少林寺里面的人中那些个掌门帮主和江湖上威名赫赫的人物自是不怕,心中早
有了打算,可下面的各路好汉却说什么的都有,各怀鬼胎,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有些人终于等不及统一行动,天刚一黑就耐不住性子,不愿就这么困在这里,
像笼子里的鸟,还要听外面的人不断的乡里喊叫劝降,简直是耻辱,所以携着一
帮人想碰碰运气偷偷地向山下走去,出了寺门一看并无人拦截,道路两旁除了树
木杂草空无一人,于是这帮人大摇大摆的走下山来,走了一半也没人攻击,向山
下往往也黑漆漆一片,根本不像有安营扎寨的人,这帮人更加放松了警惕,加快
脚步向前走,马上就要到山脚下的时候,眼前突然亮起了火光,周围都是火把,
照的他们眼睛都睁不开,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乱箭就射了过来,很快就倒下了
十几个人,这时这些人开始害怕了,拿起手中的兵刃开始反抗。
可是他们已经被包围了,环顾四周全是手拿铁枪的士兵,再做什么都是徒劳,
悔之晚矣,全都当了俘虏,被押进了朱梓的中军大帐。
原来朱梓早就料到在自己的一番威逼利诱之下会有人忍不住想下山来,而自
己正烦恼对山上的情况一无所知,贸然上山可能会吃亏,所以先一步颁下命令让
众将士守株待兔,果然就有人中计了,于是朱梓开始询问抓来的俘虏山上的情况,
开始被抓的这些人还很有骨气,守口如瓶,半个字也没透露,可是禁不住严刑拷
打,有的人忍受不过就全都招了,把山上的人准备半夜偷袭逃出搬救兵的计划一
字不落的说了出来。朱梓大喜,立马派人在各个出口都严加把守,还布了暗器,
就连平时没人经过的地方也布置了暗哨,把少林寺围的如铁通一般,山上的人是
插翅也难逃了。
然而山上的人却不知道这一切,还在按计划做着部署,这些关键人物中只有
鲜仁最年轻,决定就由他带人冲出去,其他人各带一队人马袭击不同地方造成混
乱,让鲜仁趁机打开一个缺口,到了外面先散布消息寻求救援,然后找到殷玉龙,
殷玉龙最清楚天地门与朱梓的情况,可以协助查找证据洗刷冤屈,解决现在的危
机,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大家开始各自准备,休息调整,等时间一到再一起行事。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过了二更大家用完饭养足精神悄悄的摸下山来,空闻
方丈带人从正面攻击,殷梨亭带人向后面而来,周芷若攻北面,南面交给崆峒三
老,史红石则负责掩护鲜仁在混乱中寻找空隙突破出去,如果有机会可以两人一
起出去,毕竟丐帮势力遍天下,更能帮主鲜仁搬来救兵。慢慢的各路人马都来到
了山下准备向外冲,行动最快的还是少林寺,少林寺僧人训练有素,在空闻方丈
的带领下率先跟把守的士兵遭遇了,双方大战起来,刀枪棍棒相交的声音此起彼
伏,空闻方丈手持禅杖使起达摩八法神禅杖法周围几丈内无人能近身,只要被禅
杖碰到必定骨碎头裂一命呜呼,即使被杖风扫到也会变成残疾,普通人拿着枪根
本起不了作用,空闻方丈一路向前无人可挡,冲上来的将士无一幸免全都送了命,
节节败退,再加上少林武僧个个习武,人人身怀绝技,这些个士兵哪是他们的对
手,死伤无数,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这时有人赶紧跑回去向朱梓禀报,朱梓一听大发雷霆,下令赶紧叫人再补上
去,绝不能放走一个人,报信将士没办法只好服从,跑回去传达将令,只许前进
不准后退,这些将士听后没办法也只有玩了命了,豁出去进行抵抗,倒也还起了
点作用,一时间竟也压制住了少林僧人的进攻,没放出去一个人。
朱梓在帐内走来走出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把陈理派给他帮忙的飞龙、飞豹两
个小组派了上去,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杀人工具,心狠手辣,进攻快速,绝不
拖泥带水,从飞鹰组刺杀太子时就能看出来,他们一上来,很快便遏制住了少林
僧人的突袭,奈何空闻方丈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汗也逐渐淌了下来,带
兵的将军一看这些和尚有些坚持不住了,立马又加派人手,把弓弩手安排上来开
始放箭,霎那间万箭齐发犹如雨点般射向少林僧人,少林僧人眨眼的功夫就有几
人中箭,或肩膀、或大腿、还有的直接射进了心脏,空闻方丈带领的这队人马开
始呈现败势,一步步向后退去。
其他几路人马更惨,他们不像少林僧人一样服从规矩,一打起来不管不顾,
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功夫再好怎敌得过长期操练身经百战的正规军队,再加上
朱梓早就有所准备,布置了许多机关暗器,殷梨亭和周芷若的人到了山下刚准备
迈步往外冲,就踩上了铁蒺藜,痛的大家嗷嗷直叫,连路都走不了了还怎么往外
冲,而且这么一叫更暴露了自己,乱箭又射了过来,又死伤无数,等剑雨过去,
人只剩一小半了,再跟那成千上万的士兵对抗明显是以卵击石了,没办法只好退
回山上。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