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金钱】(二号外传)(0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号外传 编号11世界被入侵 第一章
「嗯呃……嗯……嗯……哦……哦……嗯呃啊……呀啊……呀……呀……啊
……疼,我疼啊……妈妈……啊……我疼,嗯啊……妈……我好疼……嗯……呃
……呃……求,求你了……轻……轻一点……啊……啊……轻点。不……不要,
呀……好疼……裂开了……要裂开了,啊……」
大声的哭喊求饶,从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肏着的少女口中不断的发出,即使
已经痛苦不堪,承受不住男人的狂猛奸淫,可是这种呻吟哭叫的声音里,却还能
听出女孩本身嗓音的娇美柔媚来。自然而然的,这样娇媚的呻吟求饶,会让奸淫
着她的男人更加的「性奋」,只能引来埋头暴肏猛干的男人更加狂乱的戳刺。
在一边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床上的她的妈妈,对于她的感觉也是能够感同身受
的。因为就在刚才,在给她的女儿开苞之前,这个健壮高大的男人,比用开苞她
女儿的方式更加粗暴的动作,疯狂粗野的蹂躏了她。
这番折磨让她现在不仅乳房上留下数处青紫的手指印记的淤青,肩头和后背
上也全是男人舔舐的口水,还有啃咬的牙印。而且,下体处的小屄也被肏得阴唇
外翻扩大,屄穴口闭合不上,一片狼藉的向外缓慢地流淌着剂量惊人的混杂着精
液的淫水。还有少量类似白带的分泌物跟淫水混杂,泛起了泡沫,整个屄穴显得
粘乎乎脏兮兮的。她的身体也丧失了一切力气,就连抬起一下手指或者转头看一
下女儿被肏的情况的气力也没有了。
就在方才的时候,她被这个比她要高出一头多的男人从后边压在床上,身子
紧贴着她的后背,宽厚的肩膀跟身躯完全地把她给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下,时而用
很长的舌头来回舔舐她的后背,令她一激灵地颤抖,时而半轻不重的从后面咬住
她的肩头啃噬,留下数个牙印痕迹。而在她身下,则是将两只硕大的好似蒲扇般
的大手伸到她的胸前,用力地揉搓着她那悬垂着摇晃的足有一尺大的巨乳,跟下
体处屄穴内来回肏弄的粗大鸡巴一起,对她是上下夹攻。
这对屄穴的连续狂肏猛干,对奶子的搓揉捏挤,虽然是粗暴狂野的蹂躏强暴
行为,可是所带来的快感刺激,却已经令她已是完全的不能思考,不能反应,彻
底的意识模糊,只会不住地从口中一阵阵喊出大声的浪叫呻吟了。她的嘴角处,
还因为连续的呻吟喊叫,长时间的不闭合而不断流出口水,顺着颌侧流到了尖尖
的下巴上,再跟随着她的身体被快速顶撞的颤动而跟身上的汗水一起飞散出去。
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子就那么单纯而直接的,在她下身两腿间的小小洞穴里面
来回的出入。每一次的抽出都几乎退到了头,龟头下的冠状沟都露到了外面,就
剩下了龟头前端的马眼部分埋在小屄的里头,下下都带得小阴唇和一部分阴道内
壁向外翻转出来,同时发出「呼……噗噗……」的声音。然后再猛烈的捅进里头,
从屄穴的边缘挤出淫水来,在小屄口处的这些滑滑的粘液都被搅拌得冒起了泡泡。
每一下的插入全都尽力的插进到她小屄的最深处,在阴道穹窿内全力冲刺,
顶到她硬挺的子宫颈上,撞得她每次的浪叫声调都在被撞到时发生改变,变成惊
呼。这种充满一股暴戾之气的粗暴的强奸性的肏干,所带来的强力快感刺激,让
女人彻底的沦陷。
这种强烈得好像一波波惊涛骇浪般袭来的快感,伴随着过粗的鸡巴狂猛的插
入抽出她因为用得少而且很久没用过而过分紧窄的小屄,而带来的近似于撑爆、
撕裂的疼痛感,粗野的揉搓挤捏她的奶子所传来的疼痛与快感并存的感觉,这些
东西一起袭击着她,包围着她,侵蚀着她。她从自己那个原来鸡巴就小,性交时
间也不够持久,还从不热衷研究性交技巧,每次都是草草射完了事。到后来被人
打伤后干脆直接就阳痿了的丈夫那里,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那种粗暴地被蹂躏
着,被彻底地侵略、摧毁,完全的征服的感受,摧枯拉朽的击垮了她一切形式的
抵抗。
她的呻吟和浪叫也从一开始的类似普通女人的叫床,逐渐的被肏得开始疯狂
的嘶吼、发泄,仿佛是极端痛苦的嚎叫一般,后来被肏得太过猛烈,她叫得也过
于高亢,声音破声后开始变得嘶哑起来,幸好男人很快的就放过了她,在一阵猛
过一阵的抽插肏干中,把浓稠的精液灌注进了她的躯体内部,结束了对她的疯狂
蹂躏,才让她不至于把嗓子给彻底的喊哑了。
在少女被这个在肏过她妈妈,在她妈妈的肥屄里面射出浓稠的精液后,鸡巴
仍然坚硬似铁的男人给连续奸淫了许久,被疲惫、疼痛跟恐惧以及男人的肏入抽
出搞得昏迷过去一次又再被他干得重新苏醒过来之后;终于在仍然坚挺的男人契
而不舍的抽插挺送中,她的恐惧、疼痛都被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麻木给战胜,而
后,抵触跟反抗的本能,败给了女人肉体追求性交获得肉欲的本能。
更何况那个男人身上被打翻了的整瓶的混杂了催情药物的香水洒得从额头一
直流到胯下的大肉棒上,浇了一个透透的。这药物对女性的催情作用要大大的强
于对男性,她能忍到被强奸到此刻才发作,已经是因为她的男人的粗暴虐待和凶
狠强奸的极端厌恶的心理,跟疼痛得近乎于撕裂的肉体感觉双重作用发挥到极致
所导致的了。再加上男人在肏她之前先干了她妈一轮,催情药香水在流淌的汗液
冲刷和蒸发下剩下的不算太多了,否则她在刚被开苞后不到一分钟就会浪叫着求
肏的。
她在男人粗鲁暴戾的反复奸淫中,仍旧产生了女人被肏时的所生出的快感,
并且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涌来,令她无法抵挡。她开始不由自主的轻轻扭动自己的
下身,本能的把已经被肏得红肿的下体向男人粗大的鸡巴迎凑过去,以求自己的
小屄被肏进得更深、更深。
正在奸淫着她的那个男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的变化,大声的发出了淫荡又
得意的笑声,说道:「我就知道,没有女人会不乐意挨肏,女人都是骚屄,都是
他妈的贱货,都是些欠肏的臭他妈屄的贱人!」
他一边喊,表情一边从色迷迷的淫荡,变成凶狠暴戾的样子,最后一句话甚
至是用带着仇恨的腔调嘶吼出来的。而同时他的手也紧紧的抓住了女孩的两只脚
踝,把它们用最大的力气向两边扯开,只是普通女学生的少女的两腿,被他用力
给强行的掰成了“一字马”的姿势,疼得本已被性交所带来的欣快感所征服的女
孩又再次大声的痛苦哀嚎起来,在一分多钟后甚至开始尖声的发出凄厉的惨叫,
呼喊着自己的下体要被撕裂了,要被分成两半了等等话语。
而男人则是哈哈一声后,带着狞笑的表情放开了那已经被他掰和捏得麻木而
又无力了的少女的双腿,然后又再次握起了它们末端女孩的脚丫,并把它们从极
限的分开变得并拢在一起,高高的垂直伸起,然后用一只手握住了女孩的两个脚
踝。跟着,他就开始用另外一只手的大巴掌狠狠的抽打女孩那在他的抽插挺送中
颤抖的,被他拉起双脚而带动得离开了床铺表面的雪白屁股蛋,第一下就在上面
留下了血红的巴掌印,而后连续不断的抽击打得少女发出连续的大声哭号,却绝
不停歇,一边狠肏,一边猛打她的屁股,不到一分三十秒,这两下夹攻的虐待就
把少女给再一次折磨得昏迷了过去。
***********************************
这里,就是张超被送出的那个地方:编号11主新手世界。
而这个正在强奸少女的家伙,就是跟随着自己的老大,仗着同样强大的另外
一个「系统」,专门入侵其他「系统」世界的一个「破坏者、侵略者」的那种系
统的帮助,进入到了这个编号11的主新手世界,把这里给当成了一个普通的,
就像当初他们死之前,在地球时那样行凶作恶的场所,开始了他们所谓的「享受
生活」。
他们算上「老大」一共有四个人,正好在地球上死掉之前,就是在一起认识
的。这个占据了这一家,强奸母女的家伙,就是这四个在地球上就是犯罪团伙的
家伙中,外号「水哥」的江海洋。而他们的老大,现在正在另外一户人家里,玩
弄着一名金发少女,搞得她承受不了,死去活来的。
第 二 章
这是座普通双层木质结构民房里的一间不大的卧室,它很普通,这种女中学
生的卧室在美国有上千万个。书桌上除了喜欢的歌星的CD和演员的相片、画册
外,就是一些少女杂志,学习上的东西少得可怜。书包靠着桌脚边放在地上,手
机被随便的跟MP4一起丢在了床上。墙壁上除了一张歌星海报外,还挂着主人
的一件随时会穿的运动外套。衣柜的门上挂着一串装饰物,上边还插了一支玫瑰
花,只是现在已经有些因为缺水而半枯萎了。
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屋外的大风吹得只拉开了一半的窗帘被刮起老高。一
个男青年站在窗前,宽阔的肩头在窗帘上映了一个大大的背影,头发和敞开的休
闲服衣角都被风吹得上下翻飞。
在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个在欧美白人中极为少见的——绝大多数白人女性
在达到十五岁后就逐渐开始长得健硕结实了——纤细柔弱的少女,嫩黄色的短袖
T恤衫的被推到举在头上的双手那里,在她的手腕处堆在双手之上,显露出了胸
前一对丰满得简直像一对皮球的介乎于D罩杯跟E罩杯之间的乳房。
浅粉色的胸罩的罩杯也被往上推去,遮住了颈下锁骨位置白皙的肌肤,但是
却暴露出了一对挺拔的大奶子,两个勃起翘立的粉红色的乳头如同小樱桃般,简
直是在诱人吞食。下身是被白色带条纹的长筒运动袜包裹住小腿部位的两条修长
双腿,白皙柔嫩,十分诱人的大腿上方,黄色带花边超短裙的裙摆,被人掀起卷
到腰部,露出里边穿着的小内裤。
从窗口吹进来的呼呼的风反复地卷起她下身被掀到腰腹部的超短裙,轻轻地
反复来回抖动着,发出“啪啪”地声响。而她下体小巧的少女内裤本来就遮掩不
住她浓密的阴毛,而且还明显的被人朝侧面拉开过,只是现在因为她的姿势变化
了,所以又挪回了阴道的正面,遮盖住了它所包裹着的饱满的大阴唇。
阴唇顶在偏斜地挡住小屄的内裤,在表面弄出明显的肉沟的轮廓,里头被肏
过后所留下的男人精液跟被干所分泌的淫水把内裤给完全打湿了,男人的精液甚
至从内裤卷起的边缘渗出流下,而淫水也仍在不住地渗出着,然后再在她的屁股
沟下边,汇入跟方才性交过程中飞溅与流下的在床上所形成的大片水渍痕迹。
窗前站立着的年轻人有着一张典型的东亚人中较为英俊的面孔,可是这张虽
然漂亮但是却略微显得有些阴鸷的脸上,此时却是毫无表情,完全如同一张扑克
牌般的漠然。他似乎正望向窗外,可是却不知道他视线的焦点在哪里。
外面虽然已经没有了那么密集和紧凑的爆炸声,但是还是偶尔会有不大的爆
裂声以及枪声,在这个半阴不晴的下午,从各个方向传过来,偶尔还会有不知是
什么怪物的嘶吼和咆哮,伴随着呼啸的风飘得很远。
就在窗下的这条街上,一群腹穿肚烂,肠子流出体外,满脸都是玻璃和木头
碎片扎出来的创口,同时浑身上下的伤口处还随着移动而不断掉下腐肉的丧尸,
正在向一个因为恐惧而哇哇大叫的家伙缓慢的包拢过去。那个人一边十分狼狈的
在一片狼藉的大街上逃窜,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各种杂物碎片和建筑垃圾中艰难前
行,一边回头用一把手枪向追得比较近的丧尸射击。
他的枪法还是颇准的,连续三枪的射击,单手回头侧身的姿势,却能两发爆
头直接干掉了两只丧尸,另外一枪也把另一只丧尸那露出体外的半截肠子打得断
掉了一截。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更加幸运,在破碎的水泥渣子,掉落的汽车车门和
各种瓶罐和破纸碎布之中跌跌撞撞的逃跑的他,突然之间脖子就被一根粗长的带
有尖锐粗糙的肉刺的舌头勒住了。
抓住他的是一只隐蔽在一辆报废的破车后的怪物,虽然身体很长,但是却佝
偻起来半趴着。长达四米半以上的舌头向箭矢一般飞射出去,准确的勒住了那个
逃跑者的脖子,并且在半秒内开始收紧,在一秒半的时间内,那个人的颈部的所
有动静脉血管跟气管全都被勒紧压迫,他几乎是立刻就无法正常呼吸了。缺氧跟
脑部缺血,让他在三秒后就只能双手抓住表面粗糙并带着短小肉刺的舌头表面,
徒劳的挣扎着;五秒后他就痛苦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不足八秒他的眼前就开始
发黑,此时他已经被那只怪物通过收回舌头的方式拉回到了身边。
十秒后他就被勒得半昏迷了,随后被怪物前肢上所生的利爪刺入并豁开下颌
部的痛苦,他其实还没有感受到,就因为极度的缺氧跟颈部的浅静脉不住的出血
而从浅昏迷开始过度到深昏迷。他还没有死,就被这怪物开始分尸并吞食起来,
可是昏迷中的他却没有嘶喊号叫的痛呼,因为他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就在这只长得颇有些类似生化危机游戏里的“舔食者”的怪物蹲在破损的汽
车后头,啃食着这个新捕捉到的猎物的时候,一柄飞刀打着旋儿划出一条弧线,
绕过破车的车尾部,噗哧一声插入了它相比于人类的腰肋部位。
一声怪异的低声嘶吼,似乎受伤不重的怪物四爪用力按地,腾空弹起朝着飞
刀来的方向飞扑过去,却被一个绕出一道弯的某个物体准确地砸中头面部,被直
接给拍得掉落地上,向侧面连滚了数个滚,才重新四肢着地的爬起身来。这时砸
中它的东西已经掉下来地,原来是个玩具铁鸟,已经被砸得变了形,瘪了下去。
在它刚刚翻过身爬起来的时候,传来了一阵“嗡嗡嗡嗡”的声音,一把不断
振动着的消防队切割器直直的向它捅了过来。怪物腾身跃起避开了这一下鲁莽的
直击,但是它挥出去攻击的爪子也也被使用切割器的那人戴着透明面罩的头盔撞
中,非但没有取得攻击成果,反而被撞得一根指爪断裂,其他的骨骼部分也疼痛
难忍。
而在那人身后,一个穿着打扮类似户外运动驴友一般的人左手端着一支霰弹
枪,轰地一枪将12颗弹丸全都给轰在了怪物的背部、左前肢跟头、肩部上,而
后右手上握持的单单刀刃长度就超过一米一的单刀朝着怪物的头部就劈砍下来。
勉强在地上翻身躲过迎头一斩的怪物没有能够躲开随后的反手横撩,两只前肢中
一只被彻底切断,另一只也只剩下了一半皮肉连着,骨骼被完全斩断了。
后头又冲上了一个身着利落的紧身打扮的人,左右手各执一柄只有那把大刀
一半长的短剑,左手的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亮,右手的则是刺眼的青白色光芒。
一柄短剑就像切开豆腐一般容易的卸掉了怪物的整个肩颈部,另一柄则是在它背
部脊椎的中段刺了下去,然后转动搅动一下后才抽了出来。
怪物发出一声比猫被踩了尾巴尖利百倍的惨叫声,垂死挣扎的飞射出了自己
折叠的舌头,却在“驴友”打扮者面前被一层半透明的类似手机贴膜般大小、厚
度的光幕给阻挡住了,只能接受没有能够主动摸到对手任何一下,就被彻底杀死
掉的命运。
枪声跟怪物的嘶吼,引来了原来追着那个被怪物吃掉的倒霉逃跑者的丧尸,
那个穿紧身衣双持短剑的人收起短剑,一晃就在手里多了一只14点5毫米口径
的手枪,一枪就把十米外一只张着大嘴扑过来的丧尸连头颅带脖子的下半部分给
撕碎扯烂了,而脑袋上半部分则是被掀起飞了出去。
一声轰鸣,“驴友”的霰弹枪把一个从汽车引擎盖上跳下的,穿着类似餐馆
服务员的年轻女丧尸给轰得向侧面倒飞了出去。而戴着封闭头盔使用切割器的大
个子则是收起切割器,晃动着带着合金外壳手套的左手,一拳打在一个肩头手臂
和腹部都全是血污的中年男人丧尸的面门上,清脆的颈椎折断声连二十米外都能
听得到,那丧尸的头颅向后一仰,然后就好像只有一点儿皮连着一般的吊在了身
子后面,而后它被那大个子一脚给踹飞出两米多远,趴在那里不动了。
跟着,他又挥起右拳,打得一只穿着校车司机制服的丧尸脑袋像空易拉罐一
般瘪了下去,紧身衣男则是耍酷的再次丢出两柄飞刀,一柄正中一只丧尸的鼻梁
正中,从那里穿了进去钉在了脑袋里面,另一柄自下颌处向上穿刺入口腔,再穿
破薄弱的骨板扎进了脑腔。到此,剩下几只幸存的丧尸也被这三个家伙给全灭掉
了。他们踩过地面上的丧尸尸首和破烂垃圾,目光四处打量着周围,沿着这条街
巷朝前走去。
一直隐身在窗口后面的那个穿休闲服的男子在他们三个离开后,一直面无表
情脸上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而又阴森的笑容,这时,那张床上躺着的被奸
过的少女发出一声娇柔的呻吟,醒了过来。
第三章
「战争真是残酷,连死人都没有安全感。」田慧东那被保命道具护住的灵魂
从地上爬起来,蹲坐在一旁盯着自己的尸体看。方才在用班用轻机枪火力压制对
方的步枪手,掩护身边的战友们向敌方阵地冲击后,正准备转移阵地的他,被敌
人高地的精确射手一个长点射打中脖子。
子弹撕裂了他脂肪丰厚的脖子跟宽阔的肩背,自侧面射入从对侧后方穿出,
力量把他这个身高有一百八十七厘米,体重达到了一百千克的胖子给带得翻了个
身,从面向缓坡顶端的冲锋方向,变成了背朝冲锋路线,面向坡下之后,又摇晃
了几下,最后居然是脑后向着坡顶「仰倒」在地。
此刻,他那被特殊道具保护住的灵魂就蹲在已经下滑了十几米后停住的自己
的尸首旁,看着那被冲击力打得断掉了带子的钢盔都飞了出去的脑袋,伸出手摸
了摸自己的脸,手上没有什么感觉,却也不像影视剧里演得那样,因为灵魂是虚
影而从自己的肉体里头穿过去,能切实的摸到自己的身体,只是没有感觉而已。
此时猛烈的炮击袭来,他的灵魂甚至都因为剧烈的冲击波跟气浪而一阵阵地
波动、抖动着,虽然他早就从系统的背景知识跟道具介绍里知道,他的灵魂其实
就跟一些传统游戏里的无敌单位一样,虽然有碰撞体积,但是既没有数据交换也
没有数据影响,所以即不会被伤害也不会被吹飞。这些波动跟抖动,只是那位大
神在创造游戏系统时,随手加进来的「画面效果」「贴图特效」而已,是用来看
着好玩的。
所以即使炮弹跟子弹多次打中了他的身体或者身边,他也只是在那瞎念叨着
玩儿而已,并不是真的感到所谓「没有安全感」,他知道系统认可的保命道具的
优先级跟强力性。
在他阵亡的缓坡前方大约二十几米外,冲锋路上被数发子弹击中额头的饶海
龙就倒在了那片才冒出青苗的田地里。没办法,敌人的士兵并没有进入掩体而是
宁肯冒着炮火攻击,在横飞的弹片,波浪般的冲击波跟一股股的烈焰中,也要进
行拦阻射击,只能说他的运气不是太好,被炮击给打得整个排级单位防守的阵地
上只有稀疏的三五支枪在开火,可是他还是倒在了这段还不到一百米的冲击路途
中。
再往前,过了那段田地,是一道上头有人行走留下自然小道的土坎,杜旭国
的尸体就在那里。一个人射击掩护两个小组成功跃进的他,就在前方小组开始为
他进行掩护,开始进行跃进前,被对方的大口径狙击步枪射中胸口,穿破了防弹
衣后仍然使他当场毙命,子弹的冲击力把已经踏上土坎,准备向前跃出的他给推
了回来,骨碌碌地滚落在了土坎下面,他的钢盔掉落去了一边,面部朝下啃了一
嘴泥土的扑在土坎下的平地上。
越过土坎,再向前穿越了一条干枯的小溪还有一段废弃的旧铁道后,就到了
敌方的前哨工事。吴柏霖没有合上双眼的尸体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了一个散兵坑边
的土堆上,与敌人对射连续击毙两人的他被一发口径不明的炮弹落在了这个他自
己独立消灭此处敌人后,单独占据的散兵坑里,把他直接从坑中给炸得飞起了一
米多高,尸体落在了坑外。
再向前大约二三十米的距离,杨凤洲突入战壕后沿交通壕突击到敌人一线阵
地的背后,在打倒了两名敌人后,被敌人临死前拉开的手榴弹炸伤并被冲飞出战
壕外面半个身体,腰部咯在战壕边缘,跟着被敌人的射手补了枪,当场身亡。
队伍已经阵亡过半,但是还活着的四个人已经跟其他本世界所属势力的战友
们一起冲上了敌人的主阵地。一阵激烈的厮杀后,秦宝文这个习武出身的小个子
在白刃格斗刺杀一人刺伤一人后,被一个高大的敌军飞扑过来撞到了用废弃房屋
废墟改造的工事底部,尾椎骨爆裂性骨折并被强壮沉重的敌军跟自己的身体压在
了自身的左腿上,胫骨腓骨一起骨折。赶来帮忙用手枪爆头该敌人的张武生的子
弹,在穿透敌人颅骨后,又擦过了秦宝文防弹衣没保护住的脖子侧面,于是他终
于昏迷了。
洪运跟吴京两个人在负责指挥他们的NPC班长中弹阵亡后,自行迂回从侧
面绕过正面阵地,爬过碎石跟石壁,自侧后方突然杀出,成功解决了高地上的敌
人狙击位置的三人小组,并顺势突下,两颗手榴弹跟四十发子弹扫过去,全歼了
主阵地上最大的三号碉堡的十名守军,算是把主阵地的敌人战力基本消灭了。
跟着后续一个排的援兵赶到,占据了此处小高地,算是打通了道路,后续的
装甲部队可以从此地前方的土路上继续前进,向前支援了。任务终于完成了,但
是已经减员超过五分之三,只剩下了九个人的队伍,终于还是在惩罚任务的最后
一步没能挺住,阵亡五人。
于是这次惩罚任务就成了人称「现代战争大区」的四号主城第141小队的
最后一次任务,在领取了任务完成的奖励之后,141小队就会被系统给强制解
散,小队驻地收回,小队仓库关闭,所有集体物品被平均分配给剩余成员,队伍
积分清零,队伍排位撤销,剩下幸存的四名成员将会被直接送回到四号「主城」
成为无队伍的单人玩家。
本来用一般的保命道具保存住灵魂的玩家们,他们的灵魂会被系统暂时帮着
保管,等待本队的其他玩家们使用道具、仪式或者请到会复活法术的玩家帮助,
把他们给复活。再么就是靠系统的「恩典」,去在下一个任务世界里,顺带着一
块完成关于他们的复活任务。然后到再下一次的任务世界前,他们就会被直接重
新获得肉体,复活在小队的驻地。
可是现在小队已经面临着解散,等到本世界的任务一结束,他们就不是一队
的人了。就算原队友们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复活者或者准备好了复活仪式,再
或者愿意给他们这些成了魂魄的家伙去做复活任务,那又去哪里寻找他们的魂魄
呢,没有小队驻地,他们的魂魄会出现在哪里?能保存多久?都是未知数,也许
只有系统才会知道。一旦魂魄消散,这些保命道具不是白买了吗?
因此,系统也告诉了他们弥补的办法,并给了充分的时间不结束这个世界的
任务,甚至特别令灵魂们在队友跟前显形并能够沟通,让他们商量一下,接下来
的行动:
队伍里还活着的四名队员,收到了系统发给他们的系统消息,让他们做出自
己的选择——要么直接放弃阵亡后被保命道具保留了灵魂的的五名队友,让他们
就此被丢回「主城」的不知何处,最终要么消散,要么运气好能在各个系统能到
达或者能掌控的世界里随机投胎,变成NPC,再转世一次后就失去记忆,彻底
成为土著。还是自愿放弃任务结束后回「主城」做休息调整,买卖物品,并接收
小队解散后分配给各个个人的小队物资,而是就这样在这个任务世界结束后,直
接进入一个系统给予的任务世界,去完成为队友复活而战的任务。
这几乎可以说是逼迫他们去送死,因为惩罚任务世界战罢,物资匮乏伤痕累
累的几名小队幸存者可以说是弹尽粮绝了。无法经过休整跟准备物品,进行买卖
就直接丢进新世界去完成复活队友的任务,这几乎就是十死无生的绝境。系统若
是仅仅这样,那就是逼着他们自杀了,所以说当然不能单纯如此。即使这个复活
队友的任务世界,从实际意义和表面称呼来说,也都是「惩罚任务世界」。
虽然他们没有回「主城」里自己的驻地休息、调整的机会,更没有机会去摆
摊的市场或者拍卖行卖出这个世界的收益。在系统直接为他们进行了副本结算,
并确认他们准备好了之后,他们直接就在返程的运兵车里消失,出现在了完成复
活队友任务的「惩罚世界」副本为他们所安排的的起始点上。
当然了,令死人能再活一次,是没有那么简单的。「惩罚世界」的意思很明
确,是一种惩罚,这种惩罚是让队友能重新活过来的价钱,这个价值是很高的,
这些人没有一个买得起真正的保命道具,他们所具有的「保命」道具,保命,其
实是保住这个人的灵魂。然后再寻找复活仪式需要的道具,或者会复活法术、技
能的人来帮助。
再么就是这样,通过复活任务的「惩罚世界」的副本,才能够让自己的队员
用新的身体,重新回到队伍里来。「惩罚世界」几乎就是死亡世界,可以说是以
命换命,所以系统会在要完成「惩罚世界」目标的队伍进入之后,就立刻在同时
于另一个世界让死掉的被复活目标附体还魂,并且在那个世界,也要完成任务达
成目标,否则同样算是失败掉了。
这种复活任务世界在第四主城虽然被传播得很广,甚至这些信息都是跟保护
灵魂不灭的「保命」道具搭配销售的,但是具体的内容跟细节却从未有人透露出
来过,甚至有人怀疑是否有人知道具体的细节跟内容。这次他们几个赶上了,才
知道,「控制核心」在四号主城安排的系统,所给出的能够复活的战斗任务世界
每次都是完全不同的,复活任务、所处世界、进入位置、复活任务外的任务,等
等一系列东西都绝不重复。
把那五个人还魂,给了他们新的身体,算是预付款。那么两个世界的队员都
完成任务,就是交货,而达成世界目标,通过副本后回到安全世界成功归队,就
是结清尾款。很简单,但是也很残酷,在「惩罚世界」做复活队友任务的队伍要
么在任务中死亡全灭,要么达成不了最终目标,任务失败,需要复活的队友不被
承认复活,在那个世界活过一世后,就此死去,要么魂飞魄散,要么转世成为世
界内的NPC。而复活在新身体里的那些队员们,要是无法达成目标,也同样是
跟着所在的世界,一起走完整个世界的寿命,然后一起被「天地反覆」「世界重
生」的毁灭混沌吞噬消灭掉。
没有任何物资补给,甚至治疗伤病都做不到的四个人,就这么去完成复活队
友的任务那是直接送死。而被复活的五个人,在非战斗世界被复活后完成非战斗
类任务目标,却是光板复活,连衣服都没有一身,纯粹的白手起家,也是几乎不
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在「控制核心」的安排下,四号主城的系统会给予他们权限允许下的帮
助,而这个帮助,就是帮助他们引导来一个「包养」他们的老板,让他们整个小
队都成为这个老板的「附属品」。由这个老板来支援他们所需要的物资、药品、
资金等等后勤补给,甚至这位老板还能为他们开启系统商店。并且这种「包养」
是囊括全队的,也是说两边不同世界中的队员,都能得到他的支持跟帮助。
但是相应的,他们在这些世界完成任务的努力也是为了他而做的。
进入到惩罚世界的四个人,视野中预先设定的读取界面一结束,看到的就是
黑漆漆的夜空,他们就是站在一家人屋前的草坪上。这是一块坡顶地的边缘,其
他的房子都是面向穿过房屋中间的道路,就只有在最外侧,道路拐角处的这一家
是朝着山坡的方向开门的。
因此,他们站在草地上,看到的是只有几点黯淡星光的天空,还有不远处山
脚下一片黑乎乎,只偶尔有星星点点微弱亮光的街区。跟着在视野中就开始出现
各种「目标」的提示,任务的简介,还有关于本世界场景的介绍。
「惩罚世界,果然名不虚传。当得上『惩罚』二字。」担任副队长的张文生
看着关于世界的介绍,还有各种必须完成的任务的相关信息,「啧」地咋了一下
舌头。而队长王凯则是表示出不出所料:「要不是拿出命来搏命,怎么能换来他
们的重生。系统这就是让我们在赌博,拿出我们的命来作为抵押,换来了他们几
个复活,就是筹码,然后再由我们和他们,一起共同来赌上这一次。既然是赌博
就当然很凶险了,要么赢下来,要么被『通杀』啦。」
「病毒外加辐射,全球生物大变异,怪物横行。人类死后立刻变丧尸,除了
烧毁身体、冷冻保存之外,就只有『彻底』毁坏中枢神经系统才能制止。就算非
丧尸,非感染变异者的普通尸体,也还依旧保存感染性。而我们对这些病毒……
并不免疫。「收容来的他队队员郝运,格斗射击双精,就是脾气不好的小伙
子看到了介绍跟任务简报里的内容,摸着下巴念了出来,
另外一个脑袋有些一根筋的矮个子队员邱博文一边警戒四周,一边对介绍里
所说的物资供给、任务收获的内容表达不满,「果然是『惩罚世界』,够狠。所
有任务奖励跟整个世界里搜寻到的东西,凡是能被认定为系统物品,我们全都不
能用,需要跟『老板』报备并上交,或者由老板为我们开通,跟那边世界的五个
做了『跨界交易』,交给那边。甚至任务奖励金钱都是他们那个世界的支票,而
不是系统金钱,并且还需要由『老板』来『中转』,才能传递到那个世界。这不
就等于我们整个世界的目标完成下来,除了经验值吗也得不到吗?全得靠着那位
『老板』开通的『跨界交易』,得到那个世界他们五个人交易过来的物品,才能
算是我们真正的收获了。」
「你说得没有错,而他们在那个世界,也要靠着我们所供应的物品跟金钱,
才能活得下、混得开、走得远,『老板』是有很多钱,但是并不会白给我们,而
且从介绍来看,系统限制了他投给那边的钱数,所能提供的也受限制。我们彼此
都要依靠对面,也需要信任对面,而这就是信任自己的队友,这不正是我们应该
做到的,而且一直在做的吗?否则我们怎么会冒着自己也死掉的风险来复活他们
五个,队伍散了就散了呗。既然我们来了,就说明我们会信任跟帮助彼此,那就
没什么好怕的。」队长对这些做了总结性发言,并定下了基调后,就当先打头转
身离开了草地,转身向后面的屋子走去,其他几个人也都跟在了后面。
他们,就这样沉默着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探索,去完成他们的初始任
务。而在另一个世界,已经死亡的五个人在得知了自己要去的世界跟需要完成的
目标是在进入新的身体之前,所以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在重新获得生
命之后,他们还是受到了不小的心理冲击,至于他们的接受能力是不是足够,系
统从来不考虑这个问题,能给你复活的机会就不错了,活了之后的事情?你自己
来搞定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