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97) Gami

Gam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七章-安琪儿的复仇行动>>
每月这个时候都会有大批看热闹的魔物娘来到娼馆欣赏生涩的新人们为了争
取一点点的生存福利,而不得不拚尽全力和其他拥有同样悲惨命运的同伴战斗角
逐竞技场的名次。看着胜者毫不留情的将平时同甘共苦的同伴击倒在地上,脸上
流露出狂喜的笑容,而败者则是颤抖着哭嚎看着自己的名次再次向下滑落……这
同时代表了他们在娼馆中的生存地位,不求上进者会受到地狱般的惩罚。
而这些新人们在经过基本的战力分组后,在下个月份就会并进娼馆男妓原有
的赛制之中,这时候他们才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为了争取那些旁人看
起来微不足道的小小福利,娼馆中的资深男妓们会亲手让这些可怜的菜鸟们知道
什么才叫做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往往新来到娼馆的男性,除非是原本就拥有
特别强大的实力,不然在前面几个月的排名都只有在竞技场垫底的份。
尤其是经由海族的魔物娘掳获的那些男性,基本上都是沿海地区的渔民或是
被击沉商船上的水手,根本不可能是那些被流放到魔禁大陆的强大罪犯的对手。
所以他们的命运也最为悲惨,排名始终无法提升如果又加上接客成绩不佳的话,
最轻的还只是送往幽影族的部落重新调教,而更悲惨点就只有沦为最下等的人肉
按摩棒了……任何客人都可以用便宜的价格,获得任意玩弄他们的权利。
娼馆的这个做法,让男妓们为了那点渺小的希望而不断的挣扎,求生的意志
让他们不会太早就被过度热情客人们玩到『坏掉』,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精元
也变得更为精粹,可以说是一举数得。
不但如此,作为特别的节目,竞技场更为娼馆带来了大量的人气,尤其是喜
欢强大男性的客人们,更是不会错过每个月的精彩赛事。而那些在竞技场中获得
最终胜利的男妓,更是成为魔物娘们争相品尝的对象,不要以为这是坏事,相对
的他们也获得了较好的待遇以及无数人羨慕不已的假期。
唯一的例外大概也只有法欧这种怪胎了,不但有独立的房间和卫浴设施,还
有专属的侍女团队在他每天接客过后帮他洗净以及按摩身体消除疲劳,就连每天
的早餐都有各种不同的香艳刺激吃法。
这样子的生活虽然看似幸福,但对於当事人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地狱,彷彿
就像是怕他逃跑一般。
「啊哈哈~那个叫爱伦特的新人已经击败第三个人了呢~不过看他喘成那样
大概也快要不行了。」
「听说他可是人类的贵族,你没看到他的皮肤白白嫩嫩的,看得我好想把他
压在身下欺负呢~?」
「真的?人类的贵族怎么会沦落到这里?啧啧…听你这么一说让我也忍不住
想要品尝看看呢~?」
「嘻嘻~乾脆待会等到比赛结束我们就选他好了如何?不知道人类的贵族尝
起来是什么滋味呢?」
「好啊!就这样决定了!虽然他的实力看起来似乎还差了一点,精元的品级
也多半不会太高,但他身上那种文弱的气质可是我从来没有碰过的呢,看他因为
快感而崩溃的样子一定非常有趣~?」
两个无可救药的花癡,安琪儿很快就帮她们下了评语,那种男人哪里好了?
弱不禁风的看起来就没几两肉,想必精元也只有低品的程度而已吧?和他比起来
…那个傢伙的精元才叫人难以忘怀…
似乎回想起了某件羞耻的回忆,安琪儿的脸又红了起来,但很快的她又被接
下来的话题吸引过去。
「对了~这次不是听说娼馆来了一个新的红牌吗,怎么没看到他出现在新人
的参赛名单里面呢?」
「哎?你不知道吗?我跟你说喔,听说那个红牌不是被幽影族买来的,而是
因为认证考验………」
「你没骗我吧?啊~~真是羨慕呢,没想到居然有人类愿意为了妻子挑战艾
尔米娜大人的考验…」
「对吧!对吧!我家丈夫可是光听到幽影族的名字就腿软了,更别提参加考
验了,真是没用……」
听着旁边位置上的两位客人的嘻笑私语,安琪儿终於搞清楚了佈告栏上那则
公告背后的真正原因。
真是太可恶了…那个法法法…咳…那个傢伙…居然因为这个原因就接受了那
么夸张的考验…绝对无法原谅!!安琪儿低着头,口中喃喃自语的,身后美丽的
尾羽也因为生气而不知不觉翘了起来。
----------------------------------------
不用说这里就是法欧所在的人类娼馆,说实话安琪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
会跑到这边,原本她是打算潜入旅馆报复那只臭狐狸的,结果自从见了那个佈告
栏上的内容后,安琪儿整夜睡不着觉,翻来覆去脑中都是法欧的身影。最后整个
晚上她都在自慰,等到早上起来时床铺早已湿濡的一蹋糊涂,连她自己看了都不
禁脸红,等到她想起报仇的事情时,伊芙她们早就已经不在房间里面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是早就摆脱那个恶梦了吗?安琪儿烦躁的揪着自己的头
发,连她平时最重视的翎羽被弄乱了都没有发现。她已经陷入了混乱的状态,现
在的她只希望尽快摆脱这种让她心烦不已的感觉,所以她决定待会看到那个傢伙
时直接将他掳走,带回去好好的凌虐一番作为报复!!
「这位客人,请问您有看上哪位男性吗?」突如其来的询问声让安琪儿吓了
一条,转头一看原来是一名幽影族侍女。笑靥如花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红晕,轻
快的活泼语调让人一听到就不知不觉心情放松,她们的身上皆只披着一件半透明
的薄纱,隐隐约约裸露出大片诱人的柔腻艳紫色肌肤。
没来得及从刚才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安琪儿拼命挥舞着翅膀,却结结巴巴的
说不出任何话来,在她面前的美丽侍女歪着头,不清楚这位客人怎么会惊慌成这
个样子。她只是看她坐着发呆都快要整整一天了,原先以为她是看着下方的比赛
入迷了,但后来又发现不太像这才大胆的去询问她的。
「我我我我…才才没有在想那个家家家伙……」慌乱了一阵子,安琪儿这才
好不容易的缓过气来,看着身前眼中充满疑惑的美丽侍女,她尴尬无比的不知道
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跟她说本姑娘刚刚正在想着该怎么将你们娼馆里的红牌掳走
吧?真的这样说大概下一秒她就会被抓起来丢出店外了。
「咦?这不是安琪儿吗!??」正当她努力思考着拙劣的藉口时,一个惊讶
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安琪儿就像炸毛的猫一样瞬间变的全身僵硬,然后她就像是
做坏事被抓到了一样,艰难的转过身来,从她抽搐的嘴角以及低垂的耳羽就可以
看得出来她有多不想遇到眼前这位女性。
「………妈妈…」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最后安琪儿还是说出了这个称呼。原
来眼前这位拥有亮丽蓝紫色羽毛的雷鸟族女性就是安琪儿的母亲,橘金色的长发
随意的披在肩膀上,微卷的发丝在四周水晶吊灯的映照下反射着点点柔光,与她
身上美丽整齐的羽毛相互衬托,展现出了高贵的气质。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妈啊?你不是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了吗?」美艳成熟的
雷鸟娘双翅插在腰上,双眼中是带着怒意的神色,但如果你仔细看其实可以看见
其中隐藏着找到失踪已久的女儿的激动。
「你不是因为不满意妈妈帮你找的丈夫,所以才离家出走说要自己去爱尔琴
大陆抓一个回来吗?」
「失踪了整整半年以上…也不託人带封信回家……哼哼…结果呢?能让你满
意的男性找到了吗?」
安琪儿的母亲用怀疑的眼光紧盯着女儿不放,很明显是把她出现在这边的理
由,误解为女儿只是因为闹脾气不想那么快结婚,所以随便找个理由离家出走,
然后跑到娼馆来享乐被自己抓个正着!
「已经找到…啊…没没没有…还没有找到……事情不是妈妈你想的那样…听
…你听我解释啊……」
安琪儿慌乱的挥舞着翅膀,试图将眼前的误会解释给妈妈听清楚,但显然她
的举动反而越描越黑。
「我知道你眼界高看不上那个傢伙,但是他可是妈妈好不容易才物色来的男
性,中高品级的精元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你要知道族中的姐妹可没有你那么好
的选择,就连你爸爸都只有中品而已!
很多姐妹到现在连男人都还没有机会品尝过呢,结果妈妈都帮你找好了,你
却嫌这嫌那个不好。「
「再说那傢伙妈妈早已帮你电得外焦里嫩的,绝对会服服贴贴遵从你的命令
的,你不是一直嚷着要找一个听话温柔的男性来当丈夫吗?难不成这样还不符合
你的条件?你不要可是还有很多姐妹抢着想要和他结婚呢,你再这样挑剔下去小
心会嫁不出去喔,你看你姐姐都已经有两个女儿了!」
「还有你的翎羽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歪成这样也不整理?维持羽毛的整齐可
是基本的礼仪,妈妈不是从小就教过你了吗?啊啊啊~还有这是怎么一回事?我
女儿最美丽的尾羽居然断掉了三根!?
你该不会拿去卖钱了吧?还有你这羽衣破破烂烂的也不赶快换!难不成才离
家半年你就学坏了?「
「还有还有你最喜爱的那些羽饰呢?你不是每次出门都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
亮亮的才肯出门吗?」
「你该不会把那些宝石全都花在这里了吧?你到底看上了里面的哪个傢伙快
带出来给妈妈看看!」
连珠炮般的碎碎念在耳边响个不停,安琪儿痛苦的摀着耳朵,试图躲避这恐
怖的音波攻击,周围的客人们也因为这边发出的喧闹声而逐渐好奇的围了过来。
见到女儿还是一副不愿意受教的样子,雷鸟妈妈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了,翼羽摀
着脸抽抽噎噎的一颤一颤,更引得无数的客人窃窃私语。
安琪儿就是最怕母亲这样,动不动就爱碎碎念,然后接下来只要不马上回应
她就哭给你看,加上她根本不喜欢母亲帮她找的男人,这才一个人偷偷离家出走
的。凭着星辰方位的指引,她离开了温暖的家乡,飞过了灼热的熔岩火山,翻越
了阴森的幽暗山谷,经过了热闹的魔都埃罗,穿越了大片荒芜的沙漠,因为体力
耗尽而找了一座小小的绿洲休息了一阵子,结果就遇上了法欧一行人。
至於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就别再提了,对安琪儿而言那绝对是她一生中都不
愿意承认的耻辱回忆…
看着哭哭啼啼引来众人围观的母亲,安琪儿头疼无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她都不愿意相信,反而还让她哭的更加大声,最后她不得不将
求救的目光投向母亲身旁的侍女身上。
「呃…菲尔丝族长大人,您预约的时间快要到了…您看是不是……?」被求
救的目光击中,身材高挑的幽影族侍女似乎也对眼前这场母女的闹剧相当头疼。
她迟疑了一会儿突然眼光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有用的办法,果然这句话一出口,
安琪儿的母亲——菲尔丝的哭声终於慢慢的减弱下来。
「话说…还没有问妈妈你怎么会突然跑来这里……?」预约?什么预约?从
来没有听说过来娼馆还要预约的……除非是…某个不好的预感从安琪儿的心底升
起,语气间竟然不知不觉带了点颤抖。
「呜…呜呜…当然是来参加一年一度的圣礼啊……」还不等安琪儿松一口气,
母亲的下一句话就将她打入冰窟。「然后…然后我……听说娼馆里来了一个拥有
最高品级精元的红牌…我就………」
所以说…妈妈就是法法法……那个傢伙今天要侍奉的客人?开什么玩笑!?
只有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他…他可是我我我我的…呜呜啊啊啊!!安琪儿的
脑海瞬间一片混乱,眼中满是打着转的圆圈圈,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居然一
把扯住她妈妈的尾羽,强行推开围观的群众拖了就走。
「好痛~为什么要拉我走?琪琪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妹妹吗?最高品级的男
性可是难得一见……」
『劈啪!』一声,菲尔丝哭闹的声音顿时停止,全身闪烁着蓝紫色电弧的安
琪儿就这样拖着被电昏的母亲,在众多客人以及侍女目瞪口呆的视线中飞出了大
门,然后消失在湛蓝的天空之中……
----------------------------------------
同一时间,在侍女的带领下被包夹在中间的法欧恰好经过了安琪儿紧盯了整
整一天的转角,听到了身后走廊传来的吵杂喧闹声。他好奇的转过头来,却因为
密集的人墙而没有注意到中间那拥有宝蓝色羽毛的美丽身影,在侍女们『紧迫盯
人』的推挤之下,最终他无奈的被带往了娼馆的深处。
这时可怜的法欧还不知道,他今天必须侍奉的客人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而
离开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才刚刚与他擦身而过,这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
不幸?恐怕只有创世女神才会知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